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四卷第一幕出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真妹控

    录入:kid

    弄清楚「圣女」法术的发动条件之后,我现在能够随心自如地施展法术了。

    但是,发动条件让我很头痛。

    没想到发动条件是脑中要想著团长,实在太超乎我的预期了!

    每次施展法术都要这么做,简直羞耻到不行!

    尽管我说不出口,但在内心大叫一下应该不为过吧……

    不过令人庆幸的是,了解发动方法后,药草实验便有了眉目。

    毕竟一直都没有进展嘛。

    所谓的实验,指的是培育有特殊栽培条件的药草。

    那个条件被称为祝福,我从来没看过这种栽培条件。

    其实,祝福似乎就是「圣女」的法术。

    以往因为不晓得发动法术的方法,导致实验陷入停滞,但终于可以往前推进了,让我的心情开朗起来。

    我立刻去蒸馏室找柯琳娜女士,把我想进行祝福实验一事告诉她,她便帮忙准备实验用品,然后跟我一起去城堡后面的药草田。

    作好准备后,就开始做实验了。

    虽然鼓足干劲是件好事,但实验本身其实非常简单。

    对预先准备好的盆栽施予祝福,再撒下药草种子。

    就这样而已。

    之后只要观察药草是否有健康地成长起来就行了。

    撒完几种不同的药草种子后,当我们正要返回蒸馏室之际,莱昂先生来了。

    我以为他只是碰巧经过,但实际并非如此。

    他说他是特地来邀请我加入佣兵团的。

    我很感谢他的赏识。

    但是,我并不会一直待在克劳斯纳领,所以不能加入佣兵团。

    于是我打算郑重地拒绝他,结果团长这时候也出现了。

    我不由得屏住呼吸,这是很合情合理的反应。

    因为站在那里的团长与平常不同,浑身散发的氛围很符合冰霜骑士这个外号。

    不过,团长的冰冷视线是扫向莱昂先生。

    莱昂先生太想让我加入佣兵团,一时激动就抓住了我的肩膀,因此团长似乎以为我们发生了争执。

    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团长散发的氛围便稍稍和缓了些。

    然后,当团长在解释我不能加入佣兵团的原因时,莱昂先生好像突然发觉一件事。

    「不,等一下。你该不会是『圣女』吧?」

    在城堡后面的药草田,莱昂先生用傻愣的表情这么说道。

    看著他的模样,我才想起自己还没有跟他表明身分。

    「我没告诉过你吗?」

    「我根本没听说啊!好痛!」

    我果然没告诉他这件事啊……

    当我露出僵硬的笑容一问,便得到了预料中的回答。

    回想起来,我好像真的只有把名字告诉他而已。

    莱昂先生见我笑著蒙混过去,就用搞笑艺人般的气势吐槽我。

    但马上就捱了一记柯琳娜女士的物理性吐槽。

    「请容我重新自我介绍,我是『圣女』,名叫圣•小鸟游。」

    主动表明是「圣女」的感觉有点怪。

    我该不会以后每次都必须自报身分吧?

    可以的话,我恳切地谢绝这种事情。

    当我暗自在内心皱眉头之际,莱昂先生听我报上身分后,神情也有点复杂,说了些「你太客气了」这种令人摸不著头绪的话。

    柯琳娜女士则一脸无言地看著莱昂先生。

    「她身为『圣女』,是绝不可能加入佣兵团的。你还有其他想问的吗?」

    「啊,没有……」

    「既然如此,差不多可以了吧?我也有事情要找她。」

    团长认为这个话题已经告一段落,便朝莱昂先生这么说道。

    尽管比一开始和缓许多,但因为面无表情的缘故,团长的脸色比平常还要严厉。

    而且语气还带了点敌意,应该不是我的错觉吧?

    莱昂先生可能也有相同的感觉,他看起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似乎决定抽身走人。

    他向我们行一礼,接著便离开了。

    「那么,我也回去了。」

    「咦?」

    「你们两个不是有话要说吗?」

    看到柯琳娜女士丢下我一人迈步离去,我错愕地叫了一声后,她就回头这么说道。

    啊,没错。

    团长刚才说有事找我。

    我想起这件事,猛然会意过来,而柯琳娜女士好像也察觉到我忘了。

    她一边说「真是的」,一边无奈地叹了口气。接著再次举步往前,就这样朝蒸馏室的方向走回去。

    之后,只剩下我和团长两人。

    「你在工作吗?」

    「啊,没有,正好做完了。」

    在我怔怔地目送柯琳娜女士的背影远去时,旁边传来了一句问话。

    我一抬头,便发现团长正注视著摆在架子上的盆栽。

    那张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庞倏然一变,露出带著歉意的神情。

    我连忙告诉他工作已经做完了,他看起来才松了口气。

    「你在种什么?虽然好像也不用问就是了。」

    「是药草。」

    「果然不出所料呢。」

    「不出所料是什么意思嘛!」

    我噘嘴抗议,而团长则笑出声来。

    不过,看到我和蒸馏室的主人柯琳娜女士一起工作,应该马上就会猜到种的是药草吧。

    但愿不是因为他把我当作热爱药草成痴的狂热者。

    「对了,您刚才说有事找我吧?」

    「嗯,没错,有点事情想跟你讨论。在这里站著谈也不好,要不要换个地方?」

    是什么事情呢?

    既然他建议换地方谈,看来不是三言两语就说得完的事。

    那么,移动到室内慢慢谈应该比较好吧。

    想到这里,我就在团长的示意下迈步走了起来。

    一路上,不知为何聊起了莱昂先生。

    然而,我能说的事情并不多。

    毕竟我和他虽然认识,但只有打过招呼而已,最多不过就偶尔闲聊一下吧。

    所以,就算团长问我们聊过什么,我也答不太上来。

    当我提到闲聊的内容也几乎都跟药水有关时,团长唇边便泛起笑意。

    「我前阵子遇到其他佣兵,他们也纷纷夸奖药水的效力很强哦。」

    「唔……这样啊。」

    接著,在说到我还得到莱昂先生以外的其他佣兵赞赏时,团长就噗哧一声笑了。

    我问他怎么了,他就笑著将原因告诉我。

    原来他想起研究所刚开始批售药水给骑士团那阵子的事情。

    经他这么一提,骑士们当初的反应确实跟佣兵们一样。

    回想起当时,我也忍不住勾起嘴角。

    聊著聊著,团长散发的氛围便恢复以往了。

    幸好没有延续刚才那种令人精神紧绷的气氛,就这样沉默地走在路上。

    和散发那种氛围的人单独走在一起可是很煎熬的。

    「我看他很热情邀请你入团的样子,他之前就会这样吗?」

    「没有,他是第一次邀我入团。」

    「这是第一次……」

    团长用手托著下巴,垂著头似乎在思索些什么。

    不过,也许是怎么想也得不出答案,他眉间的皱纹逐渐加深。

    「你知道他为何要这么做吗?」

    「他邀我入团的原因吗?」

    他似乎是在思索莱昂先生邀请我加入佣兵团的原因。

    这个我当然知道。

    「前几天,我用魔法治好了讨伐完魔物回来的佣兵团,应该是出于那个缘故吧。」

    「用魔法?」

    「是的。我一开始打算把蒸馏室的药水送过去,但他们说太浪费了……」

    我说起前几天的事情后,团长就带著紧锁的眉头盯著我看。

    这个眼神,就是所谓的不以为然吧?

    呃……果然不该那么做吗?看来真的很不应该呢。

    我默默地将视线从团长身上移开,结果就听到他大叹了一口气。

    各方面来说都很抱歉。

    当我在内心不断道歉时,目的地就到了。

    团长带我来到的地方是骑士团的待命所。

    走进待命所的团长办公室后,他就让我在迎宾沙发上坐下。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既然他带我来这里,就表示他要讨论关于讨伐魔物的事情吧?

    我们在沙发坐下,彼此都呼出一口气之后,我开口说:

    「所以,您的要事是什么?」

    「是有关今后的计画。」

    「是指讨伐魔物方面的计画吗?」

    「对,周边调查已经告一段落,差不多该正式进行讨伐了。」

    终于要开始了啊?

    从团长口中听闻讨伐一事,我的意识便切换到工作模式。

    自然而然挺直背脊。

    虽然之前听过一次骑士们的报告,不过他们在那之后也依然扎实稳健地持续进行调查的样子。

    据说预定范围内的调查在昨天完成了。

    接著,针对这座城镇周边魔物的情况,团长将已知消息重新说明给我听。

    魔物的数量跟上次听到的一样。

    据消息指出,和从前的王都周边差不多。

    当地居民也认为魔物变得比以前更多。

    然而,按佣兵们的说法,他们反倒觉得最近变少了。

    也有人表示,具体而言是骑士团来到这里之后才变少的。

    我大概猜得到原因是什么。

    「王都也遇过类似的情况吧?」

    「是呀。」

    看到团长露出苦笑,我也只能回以苦笑。

    在魔物的数量上,好像是因为我们来到克劳斯纳领,状况才逐渐好转。

    但问题在于克劳斯纳领周边出现的魔物强度。

    克劳斯纳领周边出现了比王都周边更高阶的魔物。

    既然是高阶魔物,就表示相当棘手。

    简直就像是我在日本玩过的角色扮演游戏。

    在游戏中,随著离开起始的城镇,出现的魔物会逐步强化。

    莫非这个世界也一样,离王都愈远,出现的魔物就愈强?

    不可能吧……

    玩笑话暂且不提。

    虽说出现的数量相同,但若是有高阶魔物在其中的话,讨伐起来当然困难许多。

    王宫骑士都是万中选一的菁英,强者不在少数,只是他们这阵子都专注于讨伐王都周边的魔物。

    出现在王都周边与克劳斯纳领的魔物种类也不尽相同,想必对战的要点也有所不同吧。

    不用说,团长一定也会小心谨慎地行事;不过我想,损伤人数应该会比王都的讨伐战还要多。

    仅凭药水要来治疗增加的伤患也相当有限。

    这时候就轮到恢复魔法登场了。

    「所以,从下次开始,我也要参与讨伐魔物了吧?」

    「真的很抱歉,虽然宫廷魔导师团的人员也加入了这次的远征,但会使用恢复魔法的人并不多。」

    「没关系,我本来就是抱著这个打算才来的。」

    没错,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讨伐魔物,制作药水是兴趣。

    我没说出口,只暗自在心中补上这一句。

    「能够一日来回的范围都大致调查过了,目前还没发现上次那种沼泽。尽管出现的魔物很强,但应该不会像西边森林那样一次大量来袭。」

    「上次那种沼泽?」

    「就是西边森林的黑色沼泽。从魔物增加的倾向来看,我以为这里可能也会有……」

    原来如此,没发现那种沼泽啊……

    坦白说,刚来克劳斯纳领的时候,我没办法随心所欲地施展「圣女」的法术,一直很担心发现黑色沼泽后该怎么办。

    可是,现在不同了。

    尽管还很生硬,但我已经知道如何释放金色魔力了。

    没发现沼泽让我有一点遗憾。

    毕竟在王都周边的时候,光是净化掉黑色沼泽,魔物的数量就瞬间锐减了。

    我还在想,只要找到沼泽的话,克劳斯纳领的问题应该也能够得到解决吧。

    虽然发动法术的条件非常令人头痛就是了。

    ………………

    …………

    ……

    「怎么了?」

    「咦?」

    「我看你的脸有点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我没事啦!」

    我连忙摇头。

    然而团长依旧很担心,我只好拚命强调自己真的没事,好不容易才把场子圆回来。

    我怎么可能跟他解释脸红的原因啦!

    ◆

    旭日东升后不久,蒸馏室里只响起铿铿锵锵的器具声。

    尽管偶尔会穿插药师们的对话,大家基本上在工作中都很安静。

    照惯例,我也默默地做著药水。

    从团长那里知晓情况后,终于从明天开始就要正式出发去讨伐魔物了。

    纵使我也会同行,也并不代表完全不需要药水。

    基于有备无患的道理,还是要像以往那样带上药水,所以我们才会在这里作准备。

    「虽然早就听过传闻,不过你真的不能用常理来定论耶。」

    背后传来的搭话声吓到了我,身体不由得震颤一下。

    听到那带有傻眼意味的嗓音,我回头一看,便发现莱昂先生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和语气如出一辙。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在我的印象中,莱昂先生每次来蒸馏室总是会弄出很大的声响,但我今天浑然未觉。

    看来是我太过专心于手上的工作,连周围的声响都没听到。

    暂且撇开这一点不谈,刚才那一句话让我很在意。

    「传闻?」

    「对啊,说新来的药师能够做出大量的药水。」

    他注视著摆在桌上的药水,那种眼神让我感到似曾相识。

    具体来说,就是跟裘德、所长和柯琳娜女士他们很类似。

    看到那种傻掉的眼神,我觉得有点尴尬,忍不住露出苦笑。

    「那是哪来的传闻呀?」

    「当然是从蒸馏室传出来的啊,再来就是我们团里的家伙吧。」

    「佣兵们也有?」

    「我们不是都会来这里取药水吗?当时有人看到你做药水的情况。」

    看来也被佣兵们看光光了。

    虽然我没有特地遮掩起来不给人看,但还是有一种闯祸的感觉。

    我不由得半垂著眼眸,结果莱昂先生似乎误会了什么,急忙开口说:

    「啊……非常抱歉,我会注意言辞的。」

    「咦?」

    「奇怪?不是吗?」

    「你是指什么?」

    「我想说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语气很不敬,不该如此对待『圣女』大人……」

    「我没有这么想,你照平常那样说话就可以了,改变语气反倒让我伤脑筋。」

    他突然改变语气,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因为他想起我的身分是「圣女」。

    然后看到我半垂著眼眸,他就误以为是自己的态度不佳惹我不高兴了。

    真是大错特错。

    如果他打从一开始就很客气还没关系,途中才拘谨起来实在有一点……

    态度变亲近就算了,要是换成毕恭毕敬的模样,总觉得被刻意隔开了距离,会让我有些难过。

    「这样啊?那我就保持老样子啰?」

    「拜托你了。」

    「哎呀,其实我也觉得这样比较好,因为我实在说不惯敬语嘛。」

    说完,莱昂先生咧嘴一笑。

    我见状也跟著笑了。

    他答应保持老样子让我松了口气的同时,我再次询问传闻的事情。

    据他所说,第一个目击者回到佣兵团后,就大声嚷嚷自己看到新来的药师做了数量多到不寻常的药水。

    尽管那名佣兵将亲眼所见的情景描述给大家听,起初没有人相信。

    想当然会如此。

    因为以一般的药师而言,一天只做得出十瓶中级药水,我却一瓶接一瓶地做,差点淹没了整张桌面。

    然而,因为那名佣兵信誓旦旦地表示是真的,勾起了某些人的好奇心,于是就以取药水为藉口,接二连三地跑来蒸馏室确认。

    难怪每次来取药水的人都不同。

    结果自然不必说,第一个目击者的证言已获得证实。

    「所以莱昂先生也来一探究竟吗?」

    「呃,可以这么说吧。」

    从对话的走向来看,我以为莱昂先生也一样是来确认传闻是否属实,但他不知为何有点含糊其辞。

    莫非还有其他目的?

    我偏著头仰望他,他便搔了搔头,缓缓地开口说: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这些药水是要给骑士团的吗?」

    「对,准备给佣兵团的药水已经做完了。」

    「这样啊,呃,不对……」

    我还当他在担心佣兵团的药水被耽搁了,但似乎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由于他迟迟不肯说出下文,我便一边重新开始手上的工作,一边等他开口。

    「呃,你也会参加这次的讨伐吗?」

    「会啊,这就是我从王都来这里的目的嘛。」

    「是跟骑士团一起没错吧?」

    「对。」

    莱昂先生一副极为难以启齿的模样,问了我关于讨伐魔物的事情。

    我想不通他问这个干么,便抬头看他,结果就对上一双担忧的眼眸。

    「怎么了?」

    「就是,我在想,真的不要紧吗?」

    「什么不要紧?」

    「讨伐啊。」

    「咦?」

    「我知道你已经参加过森林的讨伐战,但还是觉得很担心。」

    「你是在担心战力方面的问题吗?」

    「与其说是战力……」

    我偏过头,不解他在担心什么,他便断断续续地解释给我听。

    他是透过王都传来的风声,得知我参加过王都西边葛修森林的魔物讨伐战。

    除此之外,团长也告诉过他一些讨伐时的情况。

    所以,他也知道我曾经像一般宫廷魔导师那样为骑士们提供支援。

    但葛修森林的魔物强度不同于克劳斯纳领的森林。

    即使我曾经到森林讨伐过魔物,他还是非常担心我能否跟上这次的讨伐战。

    因为克劳斯纳领的魔物虽然比过去一段时期有所减少,不过数量依然相当多。

    而且减少的只有离领都周边非常近、出现在草原上的魔物,与王都相隔遥远的森林几乎未受影响的样子。

    在这个世界普遍而言,森林中的魔物会比草原上的魔物还要难以对付。

    更进一步来说,王都周边与克劳斯纳领两相比较之下,是克劳斯纳领的魔物胜出一筹。

    综合以上几点,莱昂先生大概是认为这次的讨伐战会比葛修森林那次更加艰辛吧。

    这份担忧很合理。

    「我没去过这一带的森林,没办法保证些什么,但我想不会贸然走进森林深处的,所以应该不要紧。」

    「毕竟森林内部的魔物比外缘强啊,如果突然说要进入内部的话,就算是骑士团我也得拦阻下来不可。」

    「没错,我也会阻止的。」

    「这样一来,如你所说,看情况慢慢往内部进攻就不用担心了吗?」

    「对。别看我这样,我可是满强的呢。」

    「哦?这么有自信啊?」

    我笑咪咪地用类似开玩笑的语气说道,而莱昂先生也打趣似的回了这么一句话。

    是的,这并不是玩笑话。倘若单纯论基础等级,我搞不好排得上第一。

    只不过,我不会讲出来就是了。

    「尽管我会参加,但主要的工作还是后勤支援,不会站到最前线,骑士们也会保护我的安全。」

    「这样啊?看来我真是白操心了。」

    「别这么说,谢谢你为我担心。」

    我很感谢莱昂先生替我著想这么多。

    他不愧是佣兵团的领袖,应该非常懂得体恤他人吧。

    毕竟我明明没有加入佣兵团,他却还是会为我感到担心,甚至特地抽空来看我的情况。

    后来,我们聊了一点森林中的形势,莱昂先生便离开蒸馏室了。

    ◆

    隔天一大早,我和团长一起前往领主的办公室。

    我从今天起也要加入讨伐战,所以临行前来领主的办公室接受致意。

    领主以繁琐的贵族措辞向我们致意,不过归纳起来就是请我们路上小心、请平安归来的意思。

    根据团长的行前说明,不会从第一天就过于躁进,我想应该可以放心吧。

    「等一下集合完毕就要出发了吗?」

    「没错,我简单致词过后就会出发。」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嗯?你也愿意说几句提振士气的话吗?」

    「没关系,这个就不用了。」

    在前往骑士团集合地点的路上,我便和团长谈起接下来的计画。

    虽然差点误触地雷,但幸好回避成功了。

    在一大群人面前致词实在太恐怖了。

    我很怕成为大家注目的焦点。

    不过,这本来就是一句玩笑话吧。

    当我断然拒绝后,团长的双肩就微微抖动了一下。

    从他手握拳头抵在嘴边的动作来看,八成是及时忍住才没喷笑出来。

    他最近对我的态度是不是渐渐变得跟所长一样了?

    团长和所长从小一起长大,这种闹人的方式可能很像吧。

    我不由得半垂著眼睛瞪他,而他这次似乎没能忍住,压低嗓音笑了起来。

    抵达集合场所后,比以往更庞大的人数震撼到我了。

    除了骑士团之外,还有佣兵团参加这次的讨伐战,才会促成这样的大场面吧。

    尽管如此,其实只有这次才会这么多人。

    据说,由于「圣女」第一次参战,于是包含首次亮相的意义在内,佣兵团这次也特别与我们同行。

    前往备好的马车时,虽然经过了佣兵们身边,但他们并未把目光聚焦在「圣女」身上。

    大概是因为我和宫廷魔导师们一样穿著长袍,并用兜帽盖著头的缘故吧。

    宫廷魔导师们正好行经附近,我混入其中就更不易被发觉了。

    「来。」

    上马车前,我不禁呆看著团长伸过来的手。

    将视线从手移到他的脸上后,就看到一张灿烂得近乎眩目的笑容。

    呃……对了,这是护送吧。

    「谢谢。」

    我的内心莫名地紧张,露出微笑向他道谢,然后缓缓地将指尖放在他的手掌上。

    呜……我果然还是习惯不了这种事情。

    我在王都经常和他共乘一匹马,而且交情也好到可以互开玩笑了。

    我以为自己早习惯与团长接触;纵然这只是护送而已,不过牵手之类的时候还是会感到紧张。

    也许是看穿了我的内心,即将钻进马车之际、我正打算放开手时,团长握紧我的指尖。

    虽然是一瞬间的事情,但造成的杀伤力已足够让我的脸颊热烫起来。

    在马车的座椅上坐下之后,我回头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结果他就露出得逞的笑容。

    看来是故意的。

    马车的门就这样关上,接著团长往骑士团成员列队的方向走去。

    不久,团长致词结束后,我们就要出发了。

    保持平常心,保持平常心。

    尽管脸颊还有一点烫,但待会自然就会冷却下来。

    现在把注意力集中在讨伐上吧。

    我一边从马车内眺望流逝而过的景色,一边思考著这种事情。

    「圣,再一下子就到了。」

    「好、好的,谢谢。」

    快要抵达时,团长就骑著马到马车这边,告诉我目的地不远了。

    目的地比想像中还要近,一小时左右就能抵达。

    我坐著伸懒腰,然后打开放在旁边的包包。

    确认过包包里放著为防万一所准备的刀子和药水之后,似乎正好抵达目的地。

    如同上马车的时候,我握住团长的手跳下马车。

    「唔嗯────」

    「哈哈,累了吗?」

    「没有啦,只是坐太久了,身体很僵硬。」

    来到外头,解脱感一涌而上,我忍不住用力地伸了个懒腰。

    在马车里伸一次懒腰才不够舒缓筋骨呢。

    结果被团长笑了,害我有点难为情。

    「终、终于到了呢!这是我第一次来克劳斯纳领的森林,还满期待的。」

    「你很好奇里面生长著什么样的药草吗?」

    「没错!呃,不是啦……」

    「还是老样子呢。虽然讨伐魔物中不太方便,但途中休息时可以在周边稍微看一下,我也会陪你一起去的。」

    「不不不,怎么敢劳烦霍克大人……」

    我似乎不该强行转移话题的,一个不慎就说出真心话了。

    团长精准地猜中我的心思,即使我连忙想掩饰过去也没用。

    坐马车时,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试图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将注意力集中在讨伐上呢?

    就算对方是团长,我的心情也太松懈了。

    明明接下来就要进入森林了,照这种状态真的没问题吗?

    连我都有一点担心自己。

    当我在内心抱头苦恼之际,团长察觉到有人接近,浑身的氛围倏然一变。

    我的视线移往团长面对的方向,便见莱昂先生朝我们走过来。

    「莱昂先生?」

    「嗨!」

    我听说过一部分的佣兵团今天会与我们同行,不过身为团长的莱昂先生似乎也来了。

    看到莱昂先生随性地举起单手打招呼,团长就直勾勾地盯著他。

    呃,是那个吗?

    觉得莱昂先生在「圣女」面前的言行太不庄重?

    虽然礼节很重要,但我个人觉得别表现出毕恭毕敬的姿态比较好,所以不希望其他人在这件事上吹毛求疵。

    关于这一点,我可能要主动向团长说明才对。

    当我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游移不定时,莱昂先生就对团长微微低下头。

    「今天就万事拜托了。」

    「嗯,我们也要仰赖你们的协助。尽管已经作过调查,但毕竟还是你们更了解森林。」

    「过奖了,也望『圣女』大人多加关照。」

    「咦?」

    突然听到「圣女」这声称呼,我睁大了眼睛,而莱昂先生则瞥了团长一眼。

    啊,难道是……

    「这是我该说的。若你不介意的话,像以往那样跟我说话就可以了,太过拘礼会让我感到不自在。」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照做无妨。」

    「非常感谢,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莱昂先生看似是个粗枝大叶的人,但没想到观察满入微的。

    好助攻!

    我在内心对他比赞后,莱昂先生说了声「那待会见啦」,便飒爽地折返回去了。

    情绪切换的速度有够快。

    我忍不住笑著抬头看团长,而他也看向我,眼角微微弯起。

    「稍作歇息再出发吧。」

    「好的。我看那里好像在煮水,要不要我去帮忙泡杯茶?」

    「没关系,侍从似乎把我们的份都准备好了,就一起喝吧。」

    「好。」

    虽说很近,但毕竟还是移动了一段距离,所以他们好像决定休息后再进去森林。

    如同团长所说,侍从已经备好茶了。

    不止泡茶,连折凳都摆出来了。

    我坐在折凳上,边与团长交谈边喝了一杯茶,没过多久,四周的人似乎都作好准备。

    将手上的杯子递给侍从后,他们也动作俐落地收拾打点起我们周遭的东西。

    于是,随著我们动身,四周的人们也接连走进森林。

    克劳斯纳领的森林植被乍看之下,与王都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仔细一瞧,就会发现到处都长满王都周边所没有的药草。

    「你在看什么?」

    「有些药草我从来没见过。」

    「药草?你应该不是药师吧?」

    「我是药用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员。」

    「你不是『圣女』哦?」

    「这个嘛,可以的话,我比较想当成副业。」

    我将个人希望说出口后,走在旁边的莱昂先生就噗哧一笑。

    这次也和西边森林那时候一样,骑士们分成若干组。

    其中两组有分派佣兵,我所待的小组也有分派到佣兵。

    莱昂先生以外的佣兵都走在最前头,只有他跟我走在一起。

    顺带一提,我的左边是团长。

    「喂喂,讲这种话没问题吗?」

    「没问题啦。」

    莱昂先生用眼神指了指团长,小声地这么问道,但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事吧。

    一不留神,我就把下文吞了回去。

    「没问题,不会有事的。」

    接著,团长说出了我吞回去的话语。

    我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喷笑出来,实在值得夸奖。

    「真奇怪啊。」

    「哪里奇怪?」

    「魔物比预期中的少很多。」

    「哦……」

    走了一阵子后,莱昂先生喃喃说道。

    我歪起头问他,结果他的回答跟当时在王都周边森林的骑士们相同。

    虽然我本身没什么实际感受,不过听说在举行过「圣女召唤仪式」之后,王都周边的魔物就减少了,克劳斯纳领可能也是如此吧。

    实际上,团长听到莱昂先生的低语,便露出了不出所料的表情。

    「果然减少了吗?」

    「对。尽管我听骑士团说魔物数量有所下降,但真的变得很少。」

    「王都那边也是类似的情况。」

    「这样啊?」

    面对团长时,莱昂先生依然保持应对贵族该有的言行举止。

    他要表现出自己只是因为「圣女」主动要求,所以才会用较为轻松自然的态度来对待「圣女」。

    不这么做的话,爱搬弄是非的人可能会因此对他指指点点。

    话说回来,一开始去王都南方的萨乌尔森林时,也曾遇到这种情况。

    那时候,即使走进森林,魔物仍旧不见踪影。

    这座森林的魔物果然如同传闻更为强悍,我们确实遇到过几次魔物,并非完全遇不到。

    然而,频率似乎还是比莱昂先生和团长预期的少非常多。

    个中原由我当然很清楚。

    因此,希望他们两人不要同时盯著我看。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