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三卷第五幕圣女的法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话说回来,真没想到这麦子会有那种效果啊。」

    柯琳娜女士一边仔细端详著放在桌上的古代小麦,一边佩服似的说道。

    做完义大利面的隔天,我人一到蒸馏室,立刻就被大家团团包围起来。

    柯琳娜女士似乎把古代小麦的事情告诉他们了。

    蒸馏室本来就聚集著一群对药草很感兴趣的人。

    我早料到会有这样的发展。

    只不过,那时候我还没从第三骑士团的人们身上得知效果的事情,所以很快就解散了。

    当然,大家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我。

    我去骑士团的待命所送药水,回来后再度被包围了。

    于是我向大家说明调查的结果。

    「麦子也有许多不同的种类,这种麦子含有特别丰富的营养素,因而受到关注。」

    「就是之前提到的药膳吗?」

    「严格来说并不是,但很类似。」

    关注著古代小麦的,是某位在中世纪欧洲被称为圣女的修女。

    我因为喜欢芳疗而去书店寻找相关书籍之际,偶然从一本书上得知这位修女的事情。

    这位修女认为饮食是维持健康的重要因素。

    也许是这个缘故,虽然她是个精通医学和药草学的人物,但也在饮食文化上留下一笔丰功伟业。

    当时那本书上,就写到了古代小麦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呀,真是令人愈发有兴趣了。还有其他受到关注的食材吗?」

    「因为实在太多了,我没办法立刻进行说明。」

    「那么,之后你再慢慢告诉我吧。现在先著眼在这个麦子上。」

    虽然有一种被称为超级食物而受到瞩目的食品,但其实我记得不是很清楚。

    我在背部流冷汗的情况下搪塞过去,似乎暂且转移了她的兴头。

    柯琳娜女士捏起古代小麦,嘴里念念有词,开始思索著什么。

    或许她是在思考之前提过的药水新配方。

    不过,用小麦做药水……

    会做出什么样的东西呢?

    麦子……饮料……啤酒?

    那是大麦吧。

    「做得出比上级HP药水更强效的药水吗?」

    「哎呀,圣是想做更强效的HP药水吗?」

    「是的。我查过很多资料,但都没有找到效果比上级更强的药水配方。」

    从追加在料理的效果来看,如果能将古代小麦做成药水,也许有办法做出我一直心心念念的超越上级的药水。

    我甚至在想,说不定可以像秘传配方一样,在以往的上级HP药水中加入古代小麦就好,把事情想得很简单。

    虽然从过去至今查过各种文献都找不到,但我还是怀抱著小小的期待,觉得柯琳娜女士可能会知道些什么。

    我不经意地询问柯琳娜女士后,她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

    「以前是有的。」

    「咦?以前有吗?」

    「是啊,但现在已经没了。」

    已经没了?

    这个冲击性的新事实,让我忍不住睁大了眼。

    环视周遭,蒸馏室的人们似乎都知道这件事,没有人像我一样感到惊讶。

    我再次看向柯琳娜女士,她则招手叫我进去内侧的房间。

    跟过去后,她从有锁的附门式书柜上取出一本书,翻开书页。

    那上面似乎记录著各种药水的配方。

    「你看,这就是最上级HP药水的配方。」

    「这就是……」

    「效果强,价格也相对昂贵。使用的药草本来就不是能够轻易取得的东西,恐怕要花不少钱。再说,连蒸馏室都没几个有办法制作的人。」

    毕竟是被称为药师的圣地,克劳斯纳领的药师们等级都很高。

    实际上,就算拿王都的药师来比较,无论是制药技能的等级还是经验方面,都与克劳斯纳领的药师相差悬殊。

    这番话是这里的首席药师柯琳娜女士说的,所以可能会有偏颇之处。

    不过,虽然我不晓得王都药师的程度到哪里,但跟研究所的人们比起来,蒸馏室的药师们确实等级较高。

    这里有好几个人的制药技能等级都足以制作上级药水,研究所那边只有我而已。

    尽管如此,若说到制作最上级药水,现在似乎没有人具备相应的等级。

    明明聚集这么多优秀的药师,过去做得出来的最上级药水却再也没办法制作,这是有其原因的。

    那就是采不到药草材料,无法提高制药技能的等级。

    据说那种药草原本只能在比克劳斯纳领更北边的地区采到。

    不仅如此,在北部地区的生长地点也很有限,必须深入森林才找得到。

    尽管是这么珍贵的药草,但从某一天开始就可以在克劳斯纳领种植了。

    「咦?种植吗?」

    「对,『从前』有在种植。」

    「『从前』有在种植?」

    微妙的说法让我偏过头,而柯琳娜女士就把详细情形告诉我了。

    从前克劳斯纳领有一名非常优秀的药师。

    那名药师奠定流传至今的制药基础,被称为这个国家的制药之祖。

    让克劳斯纳领的药师们心怀敬意称其为「药师大人」的这名人物,该说是不意外吗?

    有句话说某某与天才只有一线之隔,「药师大人」似乎是个很有名的怪人。

    爱讲是非的人们都把「药师大人」叫做药草狂热分子。

    没错。

    这名「药师大人」也是让克劳斯纳领能够种植各种药草的人物。

    有的药草在此之前都只能去外头采野生的,而「药师大人」开创栽培方法,只为了可以随心所欲地制作药水。

    如果采不到材料,想办法让它采得到不就好了吗?这句话不确定「药师大人」有没有说过就是了。

    最上级药水的药草材料也是「药师大人」开创出栽培方法的药草之一。

    当然,就算说开创了栽培方法,也并不是那么简单就栽培得起来的东西。

    据柯琳娜女士所说,需要许多条件才栽培得起来。

    「栽培条件大部分都是隐藏起来的。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但恐怕是缺乏了某种条件吧。后来最上级药水所使用的药草就长不起来了。」

    「条件是隐藏的吗?」

    「对,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所有的条件。」

    说到这里,柯琳娜女士又从书柜上取出一本书,然后递给我。

    她并未翻开就直接递过来,我的视线在这本书的封面和她的脸庞之间来回移动。

    她用下巴比了比,示意我打开看看,于是我快速地翻了几页……

    我忍不住皱起眉来,这应该是很理所当然的反应。

    因为记述在上面的,就是刚才她说过「隐藏起来」的内容。

    「那个……这些内容给我看没关系吗?」

    「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既然我都允许了,还会有什么问题?」

    是这样子的吗?

    尽管我感到疑惑,但还是翻页寻找我要查的药草写在哪里。

    没多久就找到了那一页,当我正在阅读的时候,站在旁边的柯琳娜女士就默默嘀咕了一句。

    「这算是机密事项,不可外传。不过,就算知道条件也无可奈何就是了。」

    柯琳娜女士这句话的意思,我直到稍微阅读过内容后才听懂。

    ◆

    柯琳娜女士递给我的书上,记载著各种药草的栽培方法。

    我在找的最上级HP药水所使用的药草也不例外。

    其中的栽培条件处,除了光、水量、温度和整土所需的肥料之外,还有个不常见的词汇刊载其中。

    「……祝福?」

    祝福这个词通常不会在植物的栽培条件上看到吧。

    根据词汇的印象,我脑海中浮现出某个人在药草田前祈祷的模样。

    这是哪里的宗教吗?

    与此同时,我对这种情景心里非常有底,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噢,不会吧。

    我战战兢兢地看向身旁的柯琳娜女士,便与她对上了视线。

    「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不……我并不清楚。」

    我没有说谎。

    就算心里有底,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正解。

    更何况一开始写下栽培条件的是「药师大人」,并不是「圣女」。

    既然如此,听到祝福这个词汇,我想到的东西很有可能会和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士所说,就算得到药草了,如果制药技能等级不够,也做不出最上级HP药水。

我打开状态资讯以回答她的问题。

小鸟游 圣Lv.56/圣女

HP:5,003/5,003

MP:6,173/6,173

战斗技能:

圣属性魔法:Lv.∞

生产技能:

制药:Lv.32

烹饪:Lv.15

比以前看到的时候更高了……

做上级HP药水已经升不了级,我还以为等级应该不会再成长了。

这要多亏我是用柯琳娜女士教的秘传配方来做上级HP药水吗?

如果是这样,我会很开心。

因为这表示就算没有最上级HP药水,我还是可以继续升级。

「现在是32级哦。」

「你说什么?」

我难掩喜悦地这么答道,结果柯琳娜女士就蹙眉看著我。

她的眼神太锐利,我不禁退后了一步。

「怎么了吗?」

「你的等级比我想像中的还要高哪。」

「是这样吗?」

「对啊,都比我高了。」

咦?是吗?

当我还在吃惊时,只见她换上了傻眼的表情。

「每天做那么大量药水,就会达到这种等级吗?」

「呃……抱歉。」

我招架不住柯琳娜女士的傻眼视线,不由得就道歉了。

虽然药水的制作量吓到了蒸馏室的药师们,但柯琳娜女士什么都没说,我就没特别放在心上。

不过,看来还是太多了。

因为这阵子不止是佣兵团,骑士团的份我也有在做。

我是不是该稍微克制一点?

「这个等级就可以做最上级HP药水了。剩下的问题只有材料了吧。」

「是的……」

柯琳娜女士用手抵著下巴,开始思索著什么。

我用眼角余光看著她,脑中也在思考最上级HP药水的事情。

等级足以做最上级HP药水并没有让我感到很惊讶。

因为我已经料想到了。

从每10级就能做更高一阶的药水来看,超过30级的话应该就可以做了。

之后只要凑到材料,我就又可以开始练等级了。

问题在于材料。

现在不容易弄到手,没办法立刻准备。

由于条件不齐全,也不能种植。

唔嗯……

该把心里有底的那件事告诉柯琳娜女士吗?

我还在烦恼时,便见柯琳娜女士有了动作。

她走到放在房间一角的对开式橱柜,把柜门打开。

与我预料的相反,里面还有一道金属门。

我原本在想金属制的橱柜真少见,不过那似乎是保险箱。

她看起来是把保险箱的钥匙挂在脖子上,从衣服下面掏了出来。

然后,从保险箱里出现的是一本非常老旧的书。

厚度比不上记载著药水配方和药草栽培方法的书籍。

那是什么书呢?

我目不转睛地注视著,而柯琳娜女士就把那本书递给我了。

接过书后,我轻轻翻开封面。

尽管封面乾净完整,内页却从边缘开始变色,可以感受到岁月的痕迹。

我谨慎地翻页阅读,发现这好像是某个人的日记。

「这是日记吗?」

「没错。不过,这是很贵重的文献。」

文献?

我大致浏览一遍,感觉只是普通的日记,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真的是很贵重的东西哦。只能一个人在这个房间看。」

「只能一个人吗?」

「对。那本书是机密中的机密,不能给其他人看到。」

如此重大的机密给我看没问题吗?虽然很想这么问,但柯琳娜女士的回答一定会跟刚才一样吧。

她用眼神催促我看下去,于是我的视线再次落在日记上。

为了仔细地阅读,我把日记放在房内的桌子上,然后在椅子上坐下。

读了一下子后,我不由得便想到写这本日记的是谁了。

写下这本日记的,应该是「药师大人」。

正如同一般的日记,上面写著日常的大小事情。

这些事情当中,也有提到与栽培药草有关的试验过程。

「写在这里的是……」

我说到一半打住,然后看向坐在隔壁的柯琳娜女士,她则静静地点了点头。

看来我的推测是正确的。

刚才那本栽培方法的书上没有提到的试验过程,全都连同「药师大人」当时的心境一起写在这里。

虽然通往成功的路途并不平坦,但「药师大人」似乎连其中的迂回曲折都很享受。

不过,日记中不是只有药草,还叙述著对克莱斯纳领及领民的爱。

在阅读日记的途中,我便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克劳斯纳领本来没有特产品。

如同斯兰塔尼亚王国的大半领地,主要种植的只有小麦。

某一年小麦严重歉收,不止是克劳斯纳领,整个斯兰塔尼亚王国都发生大规模的饥荒,甚至还有人饿死。

看到饥饿的领民,身为「领主女儿」的「药师大人」感到非常心痛。

她寻思能否种植小麦以外的农作物来取代税金上缴给国家,于是便开始栽培药草。

当然,后来被称为「药师大人」的她,在选定农作物时,兴趣一定占了很大的因素。

但是,从日记可以看出领民才是她行动的出发点。

每当成功栽培出各种药草时,她就会因为对领民挨饿的担忧又减少一些而感到开心。

继续翻页后,关于某种药草的记述便接连不断地出现。

栽培的情况看起来很不顺利,比至今培育起来的药草都还要窒碍难行。

那种药草似乎相当重要,没办法先搁置在一旁转去培育其他药草。

从记述来看,也想像得到「药师大人」焦急的模样。

由于都是差不多的内容,我就大略地浏览过去,接著便看到「药师大人」大声称快的部分。

看来她发现了最后的条件。

我稍微往前翻回几页,便知道了那个条件。

那就是祝福。

不仅如此。

还有一个我无法忽略的记述。

「金色的魔力……」

啊,果然。

当我在发愣时,柯琳娜女士朝我出声了。

「你知道是指什么吗?」

对,非常清楚。

发现冲击性的事实后,过了几天。

我一直在翻阅「药师大人」的日记。

今天也从早上开始就窝在蒸馏室的内侧房间里。

我并不是对于看别人的日记无一丝抗拒。

但是,顾不上那么多了……

这全都是为了能够使用「圣女」的法术。

我就这样一边为自己找藉口,一边阅读。

从日记上的描述来看,祝福和「圣女」的法术是一样的。

一如所料。

而且从使用金色的魔力来看,我觉得「药师大人」应该也是「圣女」。

我向柯琳娜女士确认后,她表示我的推测是正确的。

不过,祝福是「圣女」的法术并不为人所知。

若要问为什么?因为这正是机密情报。

祝福的详细内容只会传给克劳斯纳领的每一任领主以及蒸馏室的负责人。

日记之所以是绝密资料也是这个缘故。

我担心自己看了这种资料可能会惹领主生气,但只是杞人忧天而已。

因为已经事先取得了领主的同意。

听到这样我就放心了。

仔细想想,就算柯琳娜女士是蒸馏室的负责人,也不可能未经领主同意就让外人看领内的绝密资料。

了解祝福是什么后,就能直接进入下一个阶段,但在这里又遇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圣女」法术的发动条件还没弄清楚。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这几天一直在阅读「药师大人」的日记。

想要从中找到一些线索。

不过,没什么进展。

我找不到符合期待的特别记述。

看完手上的日记后,我就这样坐在椅子上伸懒腰。

虽然字迹很美,但也许是长时间阅读手写文字,让我的眼睛很累。

我用双手按摩左右的眼头。

往窗户看过去,只见阳光射进房间深处。

从太阳的高度来看,现在大概是下午三点左右吧。

说起来,不久前好像有听到报时的钟声。

从早上就一直在阅读,出去转换一下心情好了。

心动不如马上行动,于是我从椅子上站起身。

「哎呀?你要出去吗?」

「我想说出去转换一下心情。」

「这样或许也不错哦。」

我从内侧的房间出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来后,柯琳娜女士就朝我出声了。

我回应她之后,她回以苦笑。

看来我脸上应该带著异常疲惫的表情。

她还打气似的拍了拍我的背。

离开蒸馏室后,我前往城堡的后面。

那里有一小片药草田,作为药草栽培的实验之用。

虽然并没有像蒸馏室那样充满药草的味道,但走到旁边总会有一股疗愈的感觉,所以很适合去那里转换心情。

抵达药草田后,我叹了一口气。

我在田地旁边蹲下,把下巴靠在双手上面,用这个姿势怔怔地望著景色。

由于视角很低,只看得到偶尔随风摇曳的药草。

脑袋稍微放空一阵子后,就是黄昏了。

话说回来,调查比想像中还要来得困难重重。

药草栽培的试验写得相当详尽。

因此,我原本还期待写到祝福时会提及发动条件,但只字未提。

写在上面的全是其他栽培条件和领民的事情。

唔嗯……

或许我有看漏的地方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我一边望著药草,一边回想日记的内容。

撇除药草栽培,第二多的内容就是领民的事情。

之后就是一些日常生活的琐碎内容。

说起来,上面有提到几个人的名字呢。

出现特别多次的是一个男性的名字。

从叙述的感觉来看,应该是弟弟吧?

唯独这个人的相关记述比其他人还要多,所以我格外印象深刻。

对了对了,第一次使用祝福的时候也是为了弟弟呢。

她本来是为了治疗领地的流行病,才试图栽培药草。

虽然这个疾病的恶化速度很慢,但若没有治疗,病人就会渐渐虚弱而死。

在药草栽培不顺利的期间,领民也接二连三地病倒,最后连弟弟也病倒了。

因此她非常焦急。

那种药草很难取得,在不知道出去寻找比较快,还是培育起来比较快的情况下,她将赌注押在栽培上。

结果她赢了。

把培育起来的药草做成药水后,弟弟和领民都平安地康复了。

弟弟的症状稳定下来的那一天,文字被某种东西打湿,晕染开来。

「唔……太神秘了。」

尽管回想了一下,但在我记得的范围内没有值得在意的部分。

既然如此,我不记得的部分会有线索吗?

我并不是整本日记的内容都背得滚瓜烂熟,所以也是有这个可能。

不过,会不会只是一些不会停留在记忆里的琐碎小事呢?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答案,而且脚也发麻了,所以我便站起来。

然后就这样抬起手伸展腰部。

也许是一直在阅读日记的缘故,背部传来骨头发出的声响。

虽然不太确定有没有转换到心情,但已经过了满长一段时间,差不多该回去了。

我掉头往蒸馏室前进,结果就听到喧嚣的人声。

我循著声音看过去,只见佣兵团的人们往城堡过来了。

他们看起来跟平常不太一样,我凝神细看,发现他们动作有点匆忙。

我在围起来的人墙中看到认识的身影,便走了过去。

随著走近他们,我就知道为什么会有那种氛围了。

他们好像去讨伐过魔物,可以看到零零星星的伤患。

也有人必须借助其他人的肩膀才能走路。

「没事吧?」

「哦?是小姑娘啊。」

我奔向莱昂先生,他的脸上就从凝重的表情瞬间转为笑容。

大部分的佣兵们都用「这家伙是谁啊?」的眼神看我,但有几个人看到我之后,纷纷和缓了表情。

那些都是来过蒸馏室取药水的人,所以我们认得彼此。

大概是旁边的人在问,有人正在说明我的身分,从那边传来了蒸馏室这个词汇。

「你们是讨伐完魔物回来的吗?」

「是啊,森林外围附近跑出平常不会出现的魔物,刚刚才去讨伐回来而已。一堆生猛的魔物,真是吃不消啊。」

「辛苦你们了。所以伤患很多吗?」

「是啊,不过跟平常比起来,活蹦乱跳的人算多了啦。这都多亏了小姑娘你做的药水呢。」

听著莱昂先生和我交谈的人们,在这时候叫嚷了起来。

「原来那个药水是小姐你做的啊!」

「托你的福我才能得救呢。」

「没有那个的话,我现在早就死啦。」

「给你喝的那个药水,效力很惊人对吧?」

看来增强五成的魔咒依然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以莱昂先生的一句话为开端,佣兵们把我包围起来,还纷纷向我道谢。

尽管我已经习惯第三骑士团的骑士们了,但被比他们更厚的肌肉给围住,还是让我觉得压力有点大。

我的嘴角好像在隐隐抽搐,这是因为压力的缘故,希望大家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们接下来要去城堡治疗吗?」

「是啊,虽说药水比平常还要好用,但有些人还是必须治疗一下。」

「那么,我去蒸馏室拿新的药水过来。」

「不用了,不需要用到药水。这点程度用绷带包扎起来就够了。」

「可是有的人伤势满严重的……」

「啊……说得也是。该怎么办呢……」

虽然莱昂先生拒绝拿新的药水,说是没必要用,但佣兵们里面也有人是没办法一个人走路的。

我又问了一次那些人是否也不需要,他就支支吾吾了起来。

他一脸伤脑筋地搔了搔头。

与其等待自然愈合,用药水一下子就能治好,更有效率。

身为专业人士的莱昂先生他们应该明白这一点。

但他之所以推辞不要药水,可能是在挂心药草有点短缺的问题吧?

说不定还有规定一天能使用的药水量。

因为批售给佣兵团的药水数量都是固定的。

唔……既然如此,乾脆我在这里用恢复魔法快速地治一治吧?

莱昂先生他们不仅要巡逻,每天好像还要跟魔物战斗,在身体状况绝佳的情况下去工作比较好。

有人会问:难道城堡没有会使用恢复魔法的人吗?

还真的没有。

起初得知这件事时,我感到很不可思议,心想「这里不是领都吗?」但似乎外地都是如此。

会使用魔法的人很少,而且其中能使用恢复魔法的人更少,所以会魔法的人几乎都去王都了。

没错,就是去宫廷魔导师团。

因为比起在外地的城堡工作,宫廷魔导师团给的薪水更丰厚。将这件事告诉我的人是这么说的。

「那个,如果不介意,让我来治疗吧?」

「嗯?你说药水的话……」

「呃,不是药水,是用魔法。」

「啊?」

如我所料,包含莱昂先生在内,旁边的佣兵们都一脸震惊地僵在原地。

应该是没想到这么刚好,身边就有会使用恢复魔法的人吧。

「小姑娘你不是药师吗?」

「呃……」

莱昂先生恢复过来后,用诧异的表情这么问道。这该怎么回答才好呢?

我是药用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员,但也具备制药技能,姑且可以说是药师吧?

「我是药师。」

「「「…………」」」

总觉得他们都在用「这家伙在说什么?」的眼神看我,但我不会在意的。

一旦在意就输了。

看开后,我便问:「要让我治疗吗?」而莱昂先生像是放弃了思考,答道:「拜托你了。」

顺利获得许可后,我向附近的人施展「治愈」。

虽然有的人伤势很严重,但并没有那种攸关性命的伤势,所以不分优先顺序应该也没关系。

与其说用魔法治疗很少见,不如说很多人都是初次见到,所有目睹「治愈」效果的人,双眼顿时都发亮了起来。

其实这样的人数用具有范围效果的「范围治愈」比较省事,但我这次低调一点,只用「治愈」进行恢复。

名称里有「范围」的魔法,所要求的技能等级也很高。

光是会使用恢复魔法就是稀有动物了,要是还被发现等级很高,我有一股各方面都会变得很麻烦的预感。

因此,就算很麻烦,我还是不会使用「范围治愈」的。

我的这份决心被莱昂先生的一句话给摧毁了。

「你的技术也很好嘛。」

「有吗?」

「嗯,我之前看过宫廷魔导师进行治疗的模样,小姑娘你看起来比较厉害。」

「谢、谢谢夸奖。」

「你这么优秀的话,搞不好等一下就会被骑士团叫过去了。」

「咦?」

「因为那边的损伤也满严重的。」

骑士团也有受到损伤?

是指第三骑士团吗?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是啊,回来的时候是跟他们一起的,他们那边的损伤更大。」

「他们好像走得比我们更里面,应该是这个缘故吧。」

「里面现在魔物太多了,简直一团混乱。必须做好足够的准备才能进去。」

「那个,骑士团是指王都过来的骑士团吗?」

「嗯,没错。」

佣兵的肯定让我的背脊瞬间冻结。

脑海里浮现出平常的骑士们,接著是团长的笑容。

然后,曾几何时见过的光景浮现出来。

「喂!」

「『范围治愈』。」

莱昂先生看到我的魔力急速高涨,吃惊地喊了一声,但这时候的我根本听不进去。

咏唱完将在场所有佣兵都纳入范围里的「范围治愈」后,我不理会背后传来的呼喊声,往骑士团的待命所奔了过去。

在城堡内,我一边用眼角余光看到侍女露出惊吓的表情,一边往前方的骑士团待命所冲刺。

上次像这样全力奔跑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呢?

我觉得自己比在原本的世界时跑得更快了。

现在的话,搞不好还可以参加奥运。

想著这种事情的同时,我也拚命地驱动双脚。

我自己也知道现在不是想其他事情的时候,但不这么做的话,我会陷入焦虑的情绪之中。

我想起刚才佣兵们所说的话。

他们说骑士团那边的损伤比较大,究竟是多严重的损伤呢?

我在王都参加过讨伐,也有看到骑士们当时受伤的情况。

如果和当时的损伤差不多,那倒还不打紧。

同行的宫廷魔导师团的人们也能完全治好。

但是,既然受到的损伤比佣兵团更严重,伤患应该会比平常还多。

毕竟按平常的话,伤患都比刚才的佣兵团还要少。

他不会有事吧?

突然浮上心头的想法,让我紧紧抿住嘴唇。

什么状态都无所谓,只要他活著就好。

这样的话,我就会全力治好他。

立下新的决心后,我便前往骑士团的待命所。

看得到待命所的同时,我也看见骑士们一个接一个地回来。

伤患果然很多。

借助别人肩膀走路的人也比佣兵团还多。

我不禁皱起了眉。

待命所的入口挤满了伤患。

「圣──!」

我走到旁边后,其中一人察觉到我在这里,便扬起声音叫道。

他的声音让周遭的骑士们也看向我这边。

每个人都从疲惫的表情转为放心的模样。

「没事吧?」

「嗯,就像你看到的,不过没人死亡。」

听到他这么说,我也松了口气。

「里面在进行治疗……」

「我来帮忙!」

「抱歉,还好有你帮忙。」

我打断骑士的声音这么表示之后,他便带著歉意向我道谢了。

不不不。

虽然我对药师的圣地有兴趣,但毕竟是跟著来讨伐魔物的。

参与治疗工作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并不需要他带著歉意来拜托我。

因此,我回了骑士一个笑容。

尽管入口拥挤,但察觉到我要经过的人们都接二连三地让路给我。

进入大厅后,里面的拥挤程度也不输给入口。

在大厅的内侧,宫廷魔导师们坐在椅子上,伤患在他们面前排队。

看样子是在治疗轻度伤患。

左右两侧,有的重度伤患沿著墙坐在地上,有的则躺著。

其他魔导师在他们之间走动,按顺序施展恢复魔法。

那么,团长在哪呢?

不管我要做什么,一开始最好还是先确认情况,再商量要怎么行动。

想到这里,我环视周遭,并没有看到熟悉的金发。

他还没回来吗?

还是说……

看不到他的身影,也扩大了我胸中的窒闷感。

不,刚才的骑士不是说过了吗?

没有人死亡。

我摇摇头,把讨厌的想法甩掉。

当我四处张望寻找团长时,偶然对上视线的骑士就朝我招了招手。

仔细一看,那里形成了人墙。

或许团长就在那里面。

我快步走过去,从人墙缝隙看到团长坐在椅子上。

这是怎么回事?

总觉得他看起来筋疲力尽,始终低垂著头,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霍克大……」

我正要出声喊他时,整个人就僵住了。

有个像仆从的人正用白布贴著团长的头。

隐约可见暗淡的红色渗出了白布。

他的头受伤了吗?

……头?

我脸上血色尽失。

头部的伤很不妙。

必须尽快治疗才行!

冒出这个念头的瞬间,一股熟悉的感觉从胸部周围渗出。

「这是!」

「圣!」

咦?为什么?

尽管我不明所以而感到慌乱,但从我体内漫出去的魔力没有停止。

白色与金色的魔力轻柔地在周围飘浮,逐渐盈满大厅。

骑士们察觉魔力在四周飘浮后,也骚动了起来。

哎,该怎么办?

不,总之……

我暂且中断快要混乱起来的思绪,回想一开始的目的。

没错,是治疗。

必须治疗才行。

这么一想的瞬间,法术发动了,充满于大厅的魔力产生反应。

比以往还强烈的光芒溢出,把视野染成一片白。

接著,光芒止息后,和期待中的一样,大厅的伤患们都痊愈了。

视野恢复后发出的巨大欢呼声,就体现出了这一点。

「圣?」

「啊……霍克大人,您没事吧?」

「嗯,我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

「什么没有太严重的伤……头部原本不是还受伤了吗?」

「不要紧,只是血导致伤口看起来很严重而已。」

突然间发动法术让我愣在了原地,但团长叫了我一声后,我便猛然回过神。

当然,刚才的法术也治好了团长的伤势。

仆从的手已经从团长头上收了回来,不过已经没有在流血了。

这让我松了一口气。

「对了,刚才的法术难道是……」

「是的……」

不用全说出来我也知道。

应该是要问刚才的法术是不是「圣女」的法术吧。

团长说到一半,我就点了点头。

话说回来,为什么「圣女」的法术会在刚才那个时间点发动呢?

那跟使用恢复魔法时不一样,并不是我主动让魔力扩散至体外。

应该是有什么决定性因素吧……

思考了许多后,我突然想起「药师大人」的日记里曾提到一件事。

没记错的话,「药师大人」发动「圣女」的法术时,好像是弟弟的病状恶化,因而感到很焦急。

焦急是决定性因素?

要说跟这次的状况一样的话,或许也没错。

因为我看到团长受伤之际,就惊慌失措了起来。

不止是这次,上次在西边森林发动法术的时候也是。

但是,跟之前在研究所的状况有点不同。

那时候,我确实也是因为迟迟找不到提高药水效果的方法而感到焦急。

然而,倘若那种程度的焦急就能发动法术,在宫廷魔导师团的演习场也会成功发动才对。

站在我旁边的师团长所给予的压力也不是盖的。

我当时应该已经够焦急了。

但还是没有发动。

如果不是焦急,究竟是什么……

「……圣。圣?」

听到呼唤声,我忽地回过神。

看来我不小心沉思起来了。

大概是因为叫了我好几次都没反应,我和团长对上视线,就看到他一脸担心的模样。

「抱歉,我稍微想了一下事情。」

「这样啊。是关于『圣女』的法术吗?」

「对,我在思考发动的原因……」

「唔嗯……」

听到我这么说,团长用手抵著下巴,思索了起来。

周遭的骑士们似乎也有在听,于是大家一起集思广益。

他们能够像这样帮忙一起想,让我非常感激。

毕竟有时候听听其他人的意见,也会产生新的想法。

和大家一起东想西想互相提供意见,总觉得很有伙伴的感觉。

伙伴……伙伴啊……

回想起来,在研究所初次发动「圣女」的法术时,我也正在思考研究所和第三骑士团这些人们的事情。

难道说,思考伙伴的事情才是决定性因素吗?

唔……以决定性因素而言,好像有点薄弱?

可是,我感觉已经很接近了。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记得研究所那时候……

我尽力回想第一次发动法术时所想过的事情,并依循记忆去思考,结果就在某个地方出现了变化。

胸口有股隐隐的骚动。

我一瞬间感到吃惊,停下思绪后,那股骚动也平息了。

我忍不住皱起眉头。

「圣,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

团长看到我的表情,便出声关心,但我没办法老实告诉他。

呜……

就算这么看著我,我也说不出口。

因为……因为……

一想到团长,法术就发动了,这种话你要我怎么说出口啊?

太羞耻了,我做不到!绝对做不到!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