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三卷第二幕克劳斯纳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圣。」

    一道呼喊声从马车外传来,我转向窗外,发现团长在旁边骑著马。

    团长看向前方说:「可以看到了哦。」

    听他这么说,我也跟著稍微探出头看向前方,便见到耸立于山丘上的城堡,以及从城堡延伸到山脚的城镇,还有环绕四周的城墙。

    那是我们的目的地──克劳斯纳领的领都。

    「哇!」

    现在是午后时分。

    瓦屋顶沐浴在稍微西斜的阳光下,显得橘色更加鲜艳。

    城墙与城堡是石造的,所以和镇上的建筑物相反,色调比较暗。

    但是,这般风景让我联想到自己一直很想去的欧洲景色,忍不住发出了欢呼声。

    什么?你说我至今为止所居住的王都也长这样?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但王都和克劳斯纳领的风情有点不一样。

    也许是因为这个缘故,格外触动我的心……

    在我为映入眼帘的景致感动不已时,马车也依然在前进。

    包括我在内的一行人穿过森林,来到田地绵延的平原上。

    再一下下就抵达目的地了。

    离开王都后,我们「几乎」是一直线地来到这里。

    这很理所当然,毕竟是赶著去解决克劳斯纳领的危机。

    只不过参加远征的部队规模还满庞大的,我们并没有走得太急。

    由于需要耗费几天才能抵达克劳斯纳领,所以也有在途经的城镇过夜。

    当时遇到了很多状况。

    发生问题的不是只有克劳斯纳领而已,各地区的领主都会跑来向骑士团求助。

    因此,在城镇过夜时,当地领主就会拜托我们帮忙处理各式各样的事情。

    只要在能力范围内,我们都想尽量帮忙,但这趟旅程必须赶路,大部分的请求都拒绝了。

    大多数领主听了我们的解释都愿意体谅,不过也有人不肯轻易罢休,紧缠著不放……

    而且出于政治因素,我不能擅自决定要帮忙,真的很伤脑筋。

    拒绝的时候内心都会非常难受,重复好几次后,实在会令人感到精神疲惫。

    虽然我有留意不要表现在脸上,但似乎被团长看穿了。

    他在途中调整计画,特意不选在当地的领都过夜。

    当我正在回想旅途上的经历之际,马车穿越平原地区,终于来到城门前。

    可能是因为要进入镇上,马车慢慢地降速。

    多亏有事先通知,我们没有被挡在城门外,就这样一路前往领主居住的城堡。

    路上看到的街貌比王都还要狭小雅致,但还是颇为繁荣。

    之前听说魔物增生不少,影响到主要产业的药草栽培,所以我以为气氛也会比较阴郁一点,不过并非如此。

    擦肩而过的人们表情,真要说的话,是偏向开朗的。

    难道没有想像中的那么严重吗?

    还是说,这座城镇的居民拥有强健的精神构造?

    在我思考这种事情时,好像已经抵达城堡入口了。

    马车停下来。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提起干劲。

    接下来必须以「圣女」的身分来行动才行。

    如同在事前会议上听到的,我在马车内静待车门从外侧打开。

    据说尊贵之人不能自己下车。

    稍候片刻,马车的车门就从外侧打开,外头的阳光照射进来。

    我从入口探出头,看到团长站在旁边,朝准备下马车的我伸出了手。

    尽管我有在上礼仪课,但并没有因此习惯让人护送,所以觉得有一点难为情。

    抱著难以言喻的复杂心境,我的脸颊隐约发僵。

    嗯,用笑容掩饰过去吧。

    我一边注意别让表情变得太奇怪,一边轻轻抓住伸过来的手,走下马车。

    从脚边抬起视线后,便看到佣人们排列在城堡的玄关前,一名衣饰华贵的男性站在他们中间。

    看起来年龄应该落在五字头的后半段。

    发色是参杂白发的灰色,身高比我高一点。

    那就是领主吗?

    在团长的引导之下,我走到那个人的前面。

    团长停下脚步,而我站到他旁边后,那名男性就开口了。

    「欢迎大驾光临。我是负责治理这块领土的丹尼尔•克劳斯纳。」

    克劳斯纳大人在打招呼的同时,还用优美的动作弯腰行礼,后面的佣人们也配合他一同鞠躬。

    「圣女」与地方领主之间,「圣女」的地位比较高。

    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看到别人对自己毕恭毕敬的,还是让我感到非常不自在。

    毕竟我从以前到现在都是一般老百姓。

    这种事情还是尽快让它结束吧。

    我忍著不让笑容僵掉,也打招呼回去。

    「我叫做圣•小鸟游,这阵子要劳烦您照顾了。」

    「我是统领第三骑士团的艾尔柏特•霍克,请多指教。」

    团长接在我后面打完招呼后,克劳斯纳大人就抬起了头。

    接著,他代表佣人们将管家和侍女长介绍给我们。

    管家和侍女长看起来也跟克劳斯纳大人一样五十几岁。

    管家身材修长,侍女长则相反,外型有福态,身高比我矮。

    听说有事情找这两位就可以了。

    他们两人都散发著温和的氛围,感觉很好攀谈,让我松了一口气。

    「两位远道而来,一定累了吧。这边先带两位前往房间。关于领地的事情,就稍作歇息后再议。」

    「谢谢您的费心。」

    简单打完招呼后,他们立刻带我们去房间。

    虽说半路上有休息,但毕竟还是坐了一整天的马车,这样的贴心安排很令人感激。

    我这边是由侍女长带我去的,所以我跟在她的后面。

    分配给我的房间似乎是楼上。

    由于没有电梯,我们是爬楼梯上去的。

    我一边爬楼梯,一边心想自己这一年来,已经相当习惯上下楼梯了。

    王宫的天花板很高,楼梯也相对较长。

    拜此所赐,换作在日本一定都是搭电梯的距离,我现在也可以轻而易举地爬上去了。

    当我一边想著这种事情一边走路时,似乎就抵达房间了。

    侍女长打开房间的门。

    她带我来到的房间看起来采光很好,也相当宽阔。

    大部分的家具都是色调沉稳、带有年代感。

    是用胡桃木做的吗?

    壁纸和窗帘等家饰也都是翡翠绿,有做到色调统一。

    整体来说,气氛非常棒。

    「请您使用这间房间。」

    「谢谢。」

    侍女长应该很忙吧,她一带我抵达房间,立刻就退出去了。

    目送她离开后,我马上在设置于房间内的沙发上坐下。

    我靠在椅背上,整个人大解放。

    希望可以原谅我这种有点没规矩的行为。

    这是我第一次的长途旅行,真的是满累的。

    「您要不要换上日常便服?」

    「唔嗯,等一下还要去见克劳斯纳大人对吧?」

    「听说是如此。」

    「那穿这样可以吗?」

    「面会克劳斯纳大人的时候要换另一套衣服,所以我建议您可以先换上较为轻便的衣服。」

    「这、这样啊,那就换衣服吧。」

    跟我讲话的人,是从王宫陪同过来的侍女──玛丽小姐。

    因为可能会在克劳斯纳领停留很长一段时间,才会让她陪我一道过来。

    如果只是日常大小事,我可以自己来,所以我一个人也没问题就是了。

    虽说有在礼仪课上学到一定程度的事情,但我对贵族社会还是很生疏。

    比如说,与人见面时该穿什么衣服,像这样的小细节我就没有完全记清楚。

    因此,我决定这种与贵族有关的部分就请玛丽小姐帮忙。

    然后还有对外观感的问题。

    要是「圣女」身边没有任何侍女陪同,在王宫人们眼中似乎是个问题。

    于是,除了玛丽小姐之外,还有一名侍女从王宫陪同过来。

    当另一名侍女在整理从王宫带过来的行李时,玛丽小姐就从行李中拿出我平常在穿的衣服。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脱下身上的长袍。

    长袍是之前谒见国王陛下之际穿著的华丽服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换衣服,我一瞬间以为要穿礼服,结果一问之下,原来还是有准备长袍。

差点就要自找麻烦了,害我著急了一下。

见我郑重地拒绝后,玛丽小姐和侍女窃笑了起来。

因为她们知道我不喜欢穿很憋的礼服。

我有什么办法,就是穿不习惯嘛。

不对,我也不想平常就把礼服穿在身上。

换日常便服时,侍女让我看了另一件长袍。

这一件也很华丽。

水蓝色的布料上,以各式各样的彩线缝上细致的刺绣。

据玛丽小姐所说,除此之外,还带了几件礼服。

准备的衣服都这么华丽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既然是『圣女』大人穿著的服饰,这点程度很正常。」

「是这样吗?」

「是的。告诉您一个秘密……」

也许是从我的微妙表情推测出我正在想的事情,侍女便这样安慰我。

她说到一半压低嗓音,提到的是爱良妹妹的事情。

「爱良小姐也有好几件这样的礼服哦。」

「咦?」

「因为凯尔殿下一直送礼服给她呀。」

哦,第一王子送的啊。

我默默地在心中这么想时,只见玛丽小姐带著可怕的表情站在侍女背后。

「你在说什么?」

「啊!」

听到玛丽小姐对自己这么说后,侍女露出「完蛋了」的表情。

她原本想偷偷地跟我说话,但没想到玛丽小姐也听到了。

在这之后,侍女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顿训。

当我换完衣服,正在与整理行李的两人聊天之际,有人敲了房间的门。

玛丽小姐去应门,发现是刚才的侍女长。

她好像是来送休息用的茶水。

「谢谢你。」

「不用这么客气。还请在这里慢慢放松休息。」

侍女长把茶组摆在沙发前的桌上,我向她道谢后,她就回以爽朗的笑容。

后续服务由玛丽小姐接手,而侍女长再次退出了房间。

注入茶杯的茶水颜色很淡。

我拿起杯子含了一口茶,发现有独特的香味。

侍女长准备的似乎是富有香气的草本茶。

真不愧是药草的一大产地。

我觉得我好像在日本喝过,不过这是用了哪种香草呢?

我一边思考,一边伸手去拿佐茶的苹果。

苹果小小颗的,不是常见于日本的大苹果。

放入口中,感受到轻脆的口感后,一股清爽的酸味和甜味在嘴里扩散开来。

甜甜的东西很适合用来纾解疲劳呢。

随著我一边跟玛丽小姐她们聊天,一边悠哉地休息,时间转瞬即逝。

从窗户可以看到外头天色昏暗。

咦?不是要面会克劳斯纳大人吗?

「还没有要去面会吗?」

「没有听说详细的时间。要我去确认吗?」

「可以麻烦你吗?」

正好就在此时,有人敲了房门。

玛丽小姐开门,就看到这座城堡的侍女站在外面。

我隐隐约约能听见侍女和玛丽小姐的对话内容,但似乎跟我预想的不一样。

玛丽小姐回来后,果不其然,并不是要去面会克劳斯纳大人。

「与克劳斯纳大人一家共进晚餐吗?」

「是,对方是这么说的。没有提到任何关于面会的事情。」

「这样哦。」

虽然与预定不同让我感到奇怪,不过,或许对方是要一边用晚餐,一边讨论克劳斯纳的情况。

总之,先做好去用晚餐的准备吧。

想到这里,我就去请玛丽小姐帮我做准备。

城堡侍女带著我前往晚餐的会场──餐厅。

在那之后,由于跟原先的预定不同,要去用晚餐,所以做准备时起了小争执。

至于在争执什么,是关于要穿的衣服。

我和玛丽小姐她们的意见产生了分歧。

说到这个国家的贵族常识,那就是用晚餐时一般都是穿礼服。

因此,玛丽小姐她们建议我穿礼服,但我坚持要按照原本的预定穿长袍。

若问我为什么要坚持穿长袍──因为在疲惫不堪的情况下,我不想穿太憋的衣服。

尽管我是丧女,但也不表示我不会憧憬像礼服那种闪亮亮、轻飘飘的衣服。

斯兰塔尼亚王国流行的礼服太过华美,我都不敢穿,但看著就会感到怦然心动。

在日本的时候,我也很喜欢欣赏可爱的服饰。

不过,我一直觉得跟自己不搭,从来没有穿过。

虽然并不是不想穿穿看,可是穿不适合自己的衣服会让我内心不安。

所以来到这个世界后,遇到「不得不穿」礼服的状况时,我其实是有一点点期待的。

在那种状况下,丧女会觉得穿礼服是不得已的事情,内心的不安也会稍微减少。

然而,实际穿了一回,就切身感受到了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礼服是赏心悦目,但要穿一整天实在非常折磨人。

尤其是束腹。

身体状况正常时绑束腹都很难受了,要是现在穿上去,我一定会昏倒的。

而且,在紧勒著腰部的状态下,我不觉得自己还会有胃口吃晚餐。

想办法让她们同意让我穿长袍真是太好了。

「圣。」

「霍克大人。」

即将抵达餐厅之际,就被团长叫住了。

团长看起来也从旅装换成了平常的骑士服。

「那是新的长袍吗?」

「对,王宫帮忙准备的。」

「这样啊。你穿起来很好看哦。」

「咦?那、那个,谢谢。」

突如其来的一颗炸弹,让我慌了起来。

我平日里都是相同的打扮,所以对于受到这种称赞还是老样子没什么抵抗力。

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微微发烫,好不容易才出声答谢。

对照之下,团长依然一如往常,脸上带著令人著迷的帅气笑容。

称赞女性的礼服似乎也是一种礼节,我是不是该称赞回去比较好?

说他今天也很帅这样?

不,我哪做得到!

「进去吧。」

「好、好的。」

当我正在烦恼接下来怎如何是好时,团长就把手臂伸了过来。

好像是要护送我到餐厅里面。

我内心小鹿乱撞地抓住他的手臂。

进入餐厅后,克劳斯纳大人一家已经到齐了。

我们是最后到的样子。

入座后,克劳斯纳大人寒暄几句,开始用晚餐。

接著,在听对方寒暄的同时,我想起一件讨厌的事情。

我想起的,是这个国家的料理情形。

由于习惯了研究所的饮食,害我完全忘记这个国家的料理很重视素材的原味。

简单来说,就是味道非常淡。

而且愈是高级的料理,这一点就愈是明显。

水果自带酸味和甜味,倒是没什么关系,换作是肉料理的话,老实说根本不够味。

尽管我肚子非常饿,但要是这样,搞不好穿礼服还比较好。

用束腹绑著腰,感觉可以转移肚子饿的感觉。

在我觉得完了而后悔不已之际,料理已送进餐厅里。

「这是……」

我对送进来的料理感到吃惊,看向克劳斯纳大人,只见他微微一笑。

我的视线再次回到料理上。

料理是这个国家常见的烤鸡,但还添加了迷迭香。

这样的组合让我觉得很眼熟。

送来的烤鸡是用一整只鸡烤制而成,然后由管家帮忙切开。

装好食物的盘子摆到我眼前,散发出好闻的香味。

我将分到的鸡肉送进口中,除了迷迭香以外,还有其他香草的香味在嘴里扩散开来。

「您觉得如何呢?」

「非常好吃。这是克劳斯纳领的料理吗?」

「不,这是我们耳闻王宫最近在流行这种使用药草入菜的料理,所以尝试著重现看看。」

他说的,应该是我做的料理吧。

只不过,今天的料理使用到的药草种类比较多。

是厨师自己改编后添加的吗?

毕竟是药草的产地,可能也通晓药草的香味。

继草本茶之后,我在这里又体会到克劳斯纳领的厉害之处。

我教给研究所厨师的食谱,也传给了王宫厨师。

也许拜此所赐,听说王宫餐厅也变好吃了。

大概是经由可以在王宫餐厅用餐的人们,像这样传到各地贵族耳中。

说不定食谱也传出去了。

今后可能会常常前往外地,不过,这样应该就不用担心饮食了吧?

希望其他地区的料理情形也已经有所改善。

一边用餐,克劳斯纳大人一边告诉我们许多关于领地的事情。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他所说的内容,并不是克劳斯纳领目前的情况,而是领地的介绍。

由于克劳斯纳领的主要产业是栽培药草,话题内容自然而然会以药草为中心。

从领地所栽培的药草,到这座城镇周边可以采到的药草种类等等,他谈到的事情都让我非常感兴趣。

而且还有提到我没听过的药草名字,我忍不住东问西问了一番,但克劳斯纳大人并没有露出不悦的神色,教了我很多知识。

「小鸟游小姐也会做药水之类的吗?」

「是的。我平常会在王宫的药用植物研究所做药水。」

「原来是这样呀。那么,小鸟游小姐也是一位了不起的药师呢。」

「我不确定有没有到了不起的程度就是了……」

「这座城堡里也有专属的药师哦。」

「是这样吗?」

据克劳斯纳大人所说,这座城堡的专属药师被誉为镇上最杰出的药师。

在药师的圣地被誉为最杰出的药师,究竟是多么厉害的人物呢?

我突然想起莉姿在王宫图书室跟我说过,药师家有代代相传的秘传药水。

如果是那么厉害的药师,极有可能会知道许多关于秘传药水的事情。

虽然要拿到配方或许有困难,但说不定也能打听到更详细的一般药水和药草资讯。

想到这里,我询问克劳斯纳大人能否让我见一见专属药师,他很乾脆地就答应了。

看来他早料到我会这么说了。

话题顺利地进行下去,克劳斯纳大人将会在我们停留期间将药师介绍给我。

取得承诺后,晚餐到此散会。

在谈论形形色色的事情之间,时间已经不早了。

说起来,到最后还是没听到领地的情况。

不小心就沉迷在药草的话题中,完全忘了这件事。

也许明天再问问看克劳斯纳大人好了?

「怎么了?」

回房途中。

我边走边思索,结果团长就一脸担心地朝我这么说道。

晚餐结束后,他说要送我回房,所以我们正在一起走回去的路上。

「我想起自己忘记问魔物的情况了。」

「哦,那你不用担心,克劳斯纳阁下已经将事情告诉我了。」

「咦?」

据团长说,当我在房里悠哉休息时,他就在和克劳斯纳大人以及受雇于领地的佣兵团人士谈话。

之所以没有叫我去,是因为顾虑到我不习惯长途跋涉,应该很疲惫。

虽然我非常感谢这份关心,但没能参与到公事还是让我的内心充满歉疚。

「明天起就要参加讨伐吗?」

「不,我打算花几天在周边进行预先调查,你就在城堡里等消息吧。」

「我知道了。」

如果明天起就要讨伐魔物,不知道需不需要我加入支援?但一问之下才得知还没有要讨伐魔物。

如同团长所说,要先确认地形和魔物种类等等,必须做好各种预先调查。

既然我可以留在城堡里等待,那我明天立刻就去见专属药师好了。

对了。

顺道问问看如果情况允许,能不能让我在城堡里做药水?

虽然从王宫带了一定数量的药水过来,但能够在这里进行补充是最好的。

尽管王都那边药草短缺,不过这里是产地,说不定还有药草。

也向克劳斯纳大人确认药草的库存状况吧。

于是,我一边和团长商量明天之后的计画,一边回到了房间。

隔天早上──

早餐是在比昨晚小一点的餐厅,和克劳斯纳大人一家一起享用。

我在早餐的餐席上向克劳斯纳大人确认后,他立刻决定等一下就要介绍专属药师给我认识。

听说药师固定在城堡内被称为蒸馏室的场所工作。

城堡内使用的药水都是在那间蒸馏室制作的。

克劳斯纳大人带著我在走廊上前进。

蒸馏室好像是在一楼的样子。

抵达目的地后,克劳斯纳大人敲了敲门,然后把门打开。

我跟他一起走进去,便闻到扑鼻而来的药草味。

蒸馏室墙边摆著几个架子,上面满满排列著装有乾燥药草的瓶子和制作药水的工具。

室内中间摆著一张桌子,上面也放著工具。

蒸馏室深处似乎还有房间,可以看到通往房间的入口。

有几个人在蒸馏室里做著各自的工作。

即使发现克劳斯纳大人走进室内,大家也只是点头致意,不曾停下手。

克劳斯纳大人什么都没说,表示这就是平常的情形吧。

那么,我们要找的人在哪里呢?我偏过头,而克劳斯纳大人就朝里面喊了声:

「柯琳娜。」

「哎呀,是老爷来了啊。您来此有何要事?」

一名白发老太太一边回应克劳斯纳大人,一边从内侧房间里走出来。

她的脊椎有点弯,身高比侍女长还要矮。

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虽然她不胖,但给人一种矮小圆润的印象。

一反这样的印象,她老而强健,散发出对工作要求严格的氛围。

「这位是来自王都的『圣女』,小鸟游小姐。」

「我叫做圣•小鸟游。」

「太客气了。我是这座城堡的药师,名叫柯琳娜。」

虽然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但被介绍为「圣女」还是令我心情很复杂。

而且还不小心显露在脸上,导致浮现的笑容很生硬。

不过,柯琳娜女士看似并未放在心上,也向我打了招呼。

报完名字后,柯琳娜女士用眼神催促克劳斯纳大人说明来意。

「我听闻小鸟游小姐会做药水,便告诉她关于你的事情,然后她表示一定要见你一面,我就带她过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

「那个,如果您不介意,能不能向您请教药草和药水的事情呢?」

「可以呀,我正好要开始做今天的分量,我们边做药水边谈吧。」

「谢谢您!」

很幸运地,柯琳娜女士接下来就要做药水了。

能够看到最杰出的药师的作业过程,实在太令人开心了。

一定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克劳斯纳大人将我介绍完之后,说是有其他工作,就在这里道别了。

他离开后,克琳娜女士就从架子上取出药草,开始进行作业。

「要做的是中级HP药水吗?」

「对,没错。您真了解呢。」

「不,只是碰巧记得而已,因为我很常做中级HP药水。」

我是从材料来判断的,似乎猜中了她要做的是中级HP药水。

不过,当我说出「很常做」的时候,柯琳娜女士的眼神似乎闪过一抹精光,是我的错觉吗?

似乎是我的错觉。

我目不转睛地观察柯琳娜女士,但她正一脸认真地制作药水。

她的手艺非常好。

真是名不虚传。

柯琳娜女士一边进行作业,一边告诉我现在使用的药草和药水的事情,然而她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一丝停顿。

于是,药水在谈话间一瓶接一瓶地做好,做完第五瓶后,她呼出一口气。

看起来有点累了。

对了,我记得一般药师一天好像只能做十瓶左右的中级药水。

大量制作对我来说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我彻底忘了。

这么一想,能够一次连续做出五瓶药水的柯琳娜女士,果然是相当优秀的药师吧?

「小鸟游小姐要做做看吗?」

「可以吗?」

当我在思考柯琳娜女士的事情时,她本人就提议让我做做看药水。

我是今天才刚被介绍过来的客人,使用他们工作的地方真的没问题吗?

难道说,可以接受制作药水的指导?

我做了各种确认后,便见柯琳娜女士笑著点点头。

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指导。我满怀期待的同时,开始按照平常的步骤来制作药水。

这次由柯琳娜女士目不转睛地盯著我手上的动作。

第一瓶、第二瓶、第三瓶……

我接二连三地做出药水,不过柯琳娜女士什么也没说。

是因为步骤上没有奇怪之处吗?

她一语不发的话,会让我感到有点不安。

第六瓶、第七瓶、第八瓶……

既然她没阻止我,我就不停做下去。

就这样,在我开始做第十五瓶之际,柯琳娜女士的表情垮了下来。

「你还能继续做啊?」

她用惊讶的表情看著我这么说道。

直到刚才为止的敬语也荡然无存,看来她是相当震惊。

「是的。我平常都是做这个数量的两倍。」

「哇……真令人佩服。」

听到我这么说,柯琳娜女士傻眼似的笑了。

是不是在第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五瓶左右就停下来比较好?

我伤脑筋地回以笑容后,柯琳娜女士就带著笑意说道:

「哎呀,『圣女』大人说要做药水,我还以为一定是当作来玩玩的,结果却出乎我意料呢。你的手艺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吧。」

「呃……谢谢。」

「这样的话,聊聊更深入的话题,你应该也跟得上吧。」

听到柯琳娜女士窃笑著这么说,我不由得眼睛发亮了。

该不会是要告诉我秘传药水的事情吧?

我用期待的眼神看她,不过她推测到我的想法后,一口拒绝了。

「别著急,先从基础开始。」

「是。」

也许是从我的表情看出我有一点沮丧,她便露出了苦笑。

「好,那么小鸟游小姐,我先从初级HP药水的应用开始说明吧。」

「没问题。对了,能不能别再叫我小鸟游小姐呢?叫我圣就可以了,毕竟我是来跟您学习的。」

「是吗?那我就这么称呼你吧。」

如今敬语都没在讲了,还不上不下地被称为「小鸟游小姐」,实在是令人浑身不自在。

同样地,事到如今改回敬语也晚了,所以用平常习惯的方式来说话就好。

因为我是来向她求教的。

我请她用一视同仁的方式来对待我后,或许她也觉得这样比较轻松,便答应了。

后来我们也讨论了许多事情,在不用讨伐魔物的日子里,我会一边帮忙柯琳娜女士制作药水,一边请她教我药草和药水的知识。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