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三卷第一幕启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真妹控

    录入:kid

    自从被召唤过来之后,已经过了一年。

    走过一轮四季,春天再度即将来临。

    话虽如此,目前仍在冬季的尾端。

    相较于日本,王都周边的气候相当稳定,不过冷的时候还是很冷。

    就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中,我今天也在宫廷魔导师团的演习场练习魔法。

    虽然演习场在室外,但我除了平常穿的衣服之外,只披了一件取代大衣的长袍。

    之所以在这种气温之下还穿轻装,都要拜这是附魔道具所赐。

    被赋予火属性魔法的道具穿在身上后,会在身体周围形成温暖的空气层。

    应该可以说是个人用的空调吧。

    用起来非常舒服。

    如此昂贵又便利的道具,是师团长送给我的。

    尽管他说是怕我感冒,但恐怕有一半是出于好心,有一半是别有所图吧?

    当我在练习圣属性魔法作为热身运动时,师团长来到演习场了。

    这就叫做说人人到吗?

    「你进步了很多呢。」

    「谢谢。」

    美得不像真的容貌搭配一抹微笑,师团长依旧一样漂亮。

    然而,要说内在是不是也跟外表相同,那可就不是了。

    虽然这样讲不太好听,但他的内在是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认同的魔法狂热分子。

    让人觉得非常可惜。

    「准备要施展『圣女』的法术了吗?」

    「对,我正好做完热身运动了。」

    师团长简短地寒暄过后,立刻切入正题。

    所谓「圣女」的法术,指的是将西边森林的瘴气沼泽和魔物一口气歼灭的那个法术。

    师团长忙归忙,还是像这样每天上完课都陪我练习,绝对是因为他想看「圣女」的法术。

    送我昂贵的道具,应该也是出于这个理由。

    实际上,他现在正在我身旁,双眼亮晶晶地期待我快点发动法术。

    让他等太久也不太好意思,所以我开始准备发动法术。

    我将视线从师团长身上移开,做了一次深呼吸,鼓足干劲。

    若问我为什么要鼓足满满的干劲,是因为打从西边森林回来之后,「圣女」的法术一次也没有成功发动过。

    研究所与西边森林。

    过去发动了两次,但我仍旧不晓得重现法术的步骤。

    再说,虽然两次都被称为「圣女」的法术,不过第一次和第二次的法术效果是不一样的。

    第一次是提高药草效果,第二次是消灭可能是由瘴气聚成的黑色沼泽。

    尽管如此,两次却都还是被称为「圣女」的法术,是因为有共通点。

    那就是金色的魔力。

    两次都是突然涌现出金色的魔力,然后像是顺水推舟似的发动了法术。

    我还记得发动法术的感觉,所以只要搞定金色的魔力,之后应该就很简单了。

    问题在于,我不知道要怎么引出最关键的金色魔力。

    我做过各种尝试,但还是没有找到方法。

    这种暗中摸索的感觉,让我想起在日本工作的时候。

    不行不行,我得专注在魔法上不可。

    我切换思绪,将意识集中在绕行身体的魔力上。

    好在我这几个月一直都有在做训练,只要切换思绪,便能够立刻感受到体内的魔力。

    我就这样检查著体内的魔力,但没有找到最重要的金色魔力。

    没记错的话,当时有一种从胸口周围涌出来的感觉。

    唔嗯。

    唔唔唔……

    「呼。」

    大概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吧,集中力中断后,我呼出一口气。

    那个魔力,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挤出来呢?

    我不记得自己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

    也不记得自己有做什么像在施展魔法的表现手法。

    「有困难吗?」

    「是的,不知道发动条件果然还是不行……」

    「真的很抱歉。在西边森林时,我也没有看清楚法术发动的过程。」

    「不,德勒韦思大人不需要道歉。」

    「我是真的很后悔当时没能仔细确认。要是有经过完整的观察,现在……」

    对于没有发动法术而在呼气的我,师团长这么说道。

    在西边森林时,不止是我,周遭其他人都一样自顾不暇。

    师团长也不例外,虽然据说他下意识地追踪著魔力的动向,但发动条件倒是没看出来。

    回到王宫后,他得知我没办法发动「圣女」的法术,一直感到非常可惜。

    如果弄清楚发动条件,我因此能够使用法术,现在就会被师团长拖来拖去做实验吧。

    师团长的「现在」后面要接的台词,我想一定是「早就做完各式各样的尝试了」。

    于是,今天也从早练到了太阳西沉为止,但结果还是没能发动「圣女」的法术。

    ◆

    也许是回冷了,这天格外地寒冷,提不起劲外出的我,就这样窝在研究所里。

    「圣,你又在做药水哦?」

    用傻眼的语气朝我说话的,是裘德。

    这种对话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自从来到这边的世界之后,这种对话重复了好几次。

    「嗯,对啊。因为最近订单增加了。」

    「就算是这样,你不会做太多了吗?」

    「有吗?」

    见我一边看著放在眼前的药水,一边歪起头,裘德深深地叹了口气。

    不需要傻眼成这样吧?

    订单增加是事实嘛。

    一开始只批售给第三骑士团的药水,现在也会批售给第二骑士团和宫廷魔导师团。

    而这全是因为,研究所出产的药水疗效很强的传闻也传进王宫里了。

    不过,理由不是只有这个而已。

    随著近年魔物增加,市场的药水需求似乎也变高,一直处于缺货状态。

    或许有人会觉得,既然如此,只要提高供给不就好了?但事情没那么简单就能解决。

    药水并非照著配方使用材料就做得出来的东西。

    制作高阶药水必须有细腻的魔力操作,制作者也要具备相应的制药技能等级。

    如果制作者的等级低于想做的药水阶级,便没办法顺利做出药水,会以失败收场。

    做出来的只会是单纯煎煮药草而成的东西。

    因此,虽然能够制作中级药水的人还算不少,但能够稳定做出上级药水的人就非常少了。

    再加上制作药水时要用到魔力,导致这些人一天能够做的药水数量也很有限。

    因为做到一定的数量后,魔力就用完了,没办法继续做下去。

    这便是提升制药技能等级之所以困难的瓶颈所在。

    结果造成了供给迟迟无法增加。

    王宫骑士团也出于要讨伐魔物的因素,药水对他们来说是必需品。

    随著王都周边的魔物变多,所需的药水数量也急速上升。

    但是,就算再怎么以王宫为供给优先,也没有独占市场药水的道理。

    虽然平民买不起昂贵的上级药水,但若是下级药水,平民也会有用到的时候。

    要是把下级药水买断,绝对会引起平民的不满。

    文官们也考虑到这一点,调整了缴纳给王宫的数量。

    以这样的王宫方针为基准的结果,尽管缴纳给骑士团的药水量比以往还要多,但要继续增加有其困难之处。

    轻伤会自然愈合,更严重的伤势则有能够使用圣属性魔法的魔导师们帮忙处理,藉此弥补不足的部分。

    就在这时候,出现了研究所生产的药水。

    不仅疗效高,一天的生产量也不逊于王都的药水专卖店。

    骑士团忍受慢性药水不足的问题已久,看到这种药水理所当然会扑上来。

    「纵使订单再怎么增加,我觉得这样也太夸张了。」

    「我在做药水的时候,还是有考虑到数量啦。」

    「真的吗?不管怎么说,我们没接到这么多的上级HP药水订单吧?你小心又要挨所长骂哦。」

    在眼前成排摆列的药水,在药水之中也属于上乘货色。

    一部分也是因为作为材料的药草本身就很昂贵,因此几乎很少会用到。

    当然,骑士团的订购量也没有多到哪里去。

    尽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订购的东西大部分都是下级和中级药水嘛。」

裘德以前也有告诉过我,跟一般药师比起来,我一天所做的药水数量算是非常多。

一般药师要花几天才能做出来的数量,我甚至一天就能做完。

我想,这八成跟我的基础等级很高有关系。

根据我所听到的,在坊间制作药水的人们的基础等级连10级都不到。

基础等级的差异会直接呈现在HP和MP上。

由于制作药水需要注入魔力,所以MP多的人应该能做出更多的药水吧。

虽然我不清楚基础等级10级的人和我的MP总量差距多少,但我猜可能相差不少。

「圣,我有点事情要找你……」

说人,人就到了。

正当我跟裘德说话时,所长来了。

他好像找我有事情,不过他的视线直直盯著上级HP药水。

惨了。

在收拾前被发现了。

「我是不介意你这么热衷工作啦,但会不会做得有点太多了?」

「对不起。」

如同我刚才告诉裘德的,我做药水时有考虑到要批售给骑士团的数量。

现在排列在眼前的这些药水虽然超出一笔订单的订购量,但差不多两到三笔订单就能销完。

所长可能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没有斥责我。

只不过,看到如此大量的药水一字排开,会想劝告几句也在情理之中。

因此,面对表情以傻眼成分居多的所长,我很老实地道歉了。

「不过正好,我就是要跟你谈药水的事情。」

「怎么了吗?」

看到所长的表情一反常态地正经,我便猜想这次可能真的会挨一顿严厉的训斥,因而战战兢兢了起来。

我坐直身体,摆出倾听的姿势后,所长便接著说下去:

「要暂时中止制作药水了。」

「咦?为什么又要中止了?」

「坦白说,现在很难筹措到药草材料。」

「咦?」

据所长说,今年秋天运送到王都的药草数量比往年减少了很多。

似乎是某个作为药草一大产地的地区运送过来的数量非常少,所以王都市面上的药草相当短缺。

虽然互有交情的商店也做过一番努力,尽量提供如同预定的数量给研究所,不过到头来还是有其难处。

刚才所长那边接到联络,说是暂时无法接受下订了。

「感觉事情好像满严重的。」

「是啊,尽管我秋天就稍有耳闻药草可能会短缺的消息,殊不知竟然会到停止接单的地步。」

「停止接单的期间会不会拖长?」

「我不是很确定,不过按商店的说法,这个可能性很高。」

「真伤脑筋呀……」

出问题的那块地区,除了下级药水以外,也大量出产中级和上级药水的药草材料。

一般来说,如果是下级药水的药草材料,不用考虑到土地条件,栽培起来较为简单。

然而,到了中级之后,栽培就会变得有点困难。

因为在普通土地难以生长,需要花费不少工夫进行培育。

研究所之所以能够培育药草,完全是因为研究员们采取了各式各样的手段。

据说那块地区的土地很稀有,不需要花费多少工夫就能让中级药水的药草材料成长茁壮,是作为当地产业在栽培。

而且那边还有森林是生长著许多上级药水的药草材料,所以也会连同森林里的药草一并出货。

这些药草会在经过适当的处理后,运送到王都。

只不过,由于牵涉到自然因素,运送时期多少会有延迟。

因此,所长才会认为初秋的进货量比往年还要少的原因,可能是时期上有所延迟。

但是,进货量到中旬还是没有恢复,药草至今依然短缺。

不止是所长,王宫的文官们也都有预料到可能发生问题了。

前阵子,王宫也派了调查队前往那块地区调查原因。

「那骑士团的订单该怎么办?」

「只能暂时停止接受订货了吧。」

「我知道了。」

所长将一切说明完毕后,便回到所长室去。

由于时间点抓得刚刚好,我和裘德也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

话虽如此,既然都说要中止了,药水的制作便到此为止。

我一边收拾制作药水所使用的工具,一边漫不经心地思考著。

王都周边的魔物数量虽然好像比过去还要少了,不过讨伐行动仍在持续。

使用的药水量可能有减少,但并不是没有需求。

要是药草就这样短缺下去,之后恐怕会引发什么问题吧。

希望在问题出现之前,药草短缺的情况能够获得解决。

上完课的午后。

我在王宫图书室的一角默默地翻著书页。

今天上的是魔法课,上完课后也可以去演习场。

但我不知为何提不起劲,于是决定在图书室看书。

在许多书籍当中,我选择的是药草事典。

这本书有精细的药草图,并详细记述效力等内容。

虽然我之前读过一次,但反覆阅读又会有新的发现,很有意思。

当我仔细地阅览时,忽然察觉到一件事。

药草的说明中记载著主要的产地,其中有个很常出现的地名。

我不经意地翻回前页重看后,发现许多药草的产地都有提到这个地名。

不止是HP和MP,还能够恢复各种异常状态的药水的药草材料,也是出产自这个地方。

我心想这真是药草的一大产地,然后想起前几天有谈到这个地方。

没错,就是据说药草出货量减少的那块地区。

不愧是被誉为药草的一大产地,看来真的可以采到形形色色的药草。

尽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药草出货量减少,但既然是能够采到这么多种药草的地方,想必这次问题的影响范围应该相当大吧?

毕竟那里的一般市民连恢复异常状态的药水都会使用。

我这个人一旦开始思索便会不禁在意起来,也许是个性使然吧。

正当我心想下次要来调查看看那块地区之际,图书室入口的方向传来了声响。

门随著嘎吱声打开,从那里露出褐色的头发。

「啊,圣小姐。」

「你好。」

进来的是御园爱良妹妹。

她是和我一起被召唤来这个世界的女孩子。

预计再过一个月就要毕业,目前还在学园就读中。

这个时间的话,学园应该在上课,她怎么会跑到图书室来呢?

「学园不是还在上课吗?」

「不,我今天没有课,所以去了魔导师团那边。」

「原来是这样呀。」

「然后,我想说来这里查一些资料。」

据爱良妹妹所说,预计今年毕业的学生已经没有课了,可以自由选择要不要来学园。

部分成绩不理想的学生,现在都正在努力补课。

这一点跟日本的高中很像。

爱良妹妹是当中的资优生,已经确定毕业后会加入宫廷魔导师团。

比起补课,在宫廷魔导师团学习更能增加实力,她便以此为由,没课的日子就去宫廷魔导师团。

爱良妹妹除了圣属性魔法以外,还具备水属性魔法和风属性魔法的资质。

然而,听说她直到不久前为止,都只专注在提升圣属性魔法的等级。

自从会去宫廷魔导师团之后,她也有在训练其他的属性魔法,实力正显著上升中。

具备多种属性魔法资质的人本来就非常少,只要提高等级,在宫廷魔导师团中也会成为名列前茅的佼佼者,周遭的人都对她抱以如此期待。

她在宫廷魔导师团是藉由上课和训练来学习,跟我一样。

由于课堂上有少许不好懂的部分,她今天才会来图书室查资料。

虽然宫廷魔导师团也有许多魔法相关的文献,但几乎都是专业性的东西,内容艰涩难懂。

我也曾经来图书室查过关于魔法的资料,所以可以理解。

「圣小姐也在查什么东西吗?」

「对,是关于药草的。啊,可以的话,我在这里的事情,希望你可以保密。」

「啊……我知道了。」

听到我这么说,爱良妹妹回以苦笑。

为什么我在这里的事情要保密呢?

她应该是猜到了这背后的理由吧。

最近魔法课的时间有三分之一左右都被某个话题占据。

至于那个话题,当然就是关于我施展过的「圣女」的法术。

打从西边森林回来后,至今还是没有成功发动「圣女」的法术。

因为不晓得发动条件,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

而师团长对于在西边森林没能看出「圣女」法术的发动条件,一直感到非常不甘心。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若要问为什么──因为我无法发动法术这件事,导致他没办法尽情研究「圣女」的法术。

于是,上完课还耐著性子陪我练习的师团长,似乎终于忍到极限了。

师团长如同传闻是个魔法狂热分子。

他利用魔法课的时间,开始研究该怎么做才能发动那个魔法。

要是眼镜菁英大人没有帮忙制止,他大概会热衷到整堂课的时间都耗费在研究上。

由于姑且有制止过,所以现在只有三分之一的课堂时间会被牺牲掉。

我之所以拜托爱良妹妹保密,就是不想被师团长发现我在这里。

如果师团长知道我现在正在图书室看药草书,绝对会拉我去陪他做研究。

这一点无庸置疑。

无庸置疑到恐怕宫廷魔导师团的所有魔导师们都会点头赞成。

我也对「圣女」的法术有兴趣。

毕竟可以强化药草。

但是,不断把时间耗费在做不到的事情上,精神实在是会有点受不了。

我上完课后提不起劲去演习场,大概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因此,我决定今天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顺便转换一下心情,就来到图书室了。

「我原本一直以为药草是这个世界的独特植物,结果不是呢。」

「对呀,被称为香草的植物,大部分都会用来当作药草。」

爱良妹妹从旁边探头看我正在阅读的书,并用一种好像很怀念的感觉这么说道。

翻开的那一页正巧记载著日本也很常见的香草。

接著,我和爱良妹妹稍微聊了一下香草的事情,然后再度响起图书室的门开启的声响。

我们一起转往入口的方向,便看到莉姿在那里。

「两位好,圣,爱良。」

「好久不见呀。」

「你好。」

我似乎很久没有在这里遇到莉姿了。

尽管第一王子的事情引发许多风风雨雨,但莉姿依然待在王宫以未来王妃的身分接受教育。

她不同于第一王子与爱良妹妹,还有一年才能毕业,必须去学园上课才行。

因此,可以说她的一天都被往返学园和王宫之间的时间给占据了。

实在是个大忙人。

而我自从开始上课后,也有很多要忙的事情。

所以我们两人巧遇的机率难免会下降。

「你今天也在读药草书呢。」

莉姿跟爱良妹妹一样,探头看著我手边的书笑了笑。

经她这么一说,我才发觉每次见到她的时候,我都在阅读制药的相关书籍。

「因为这是转换心情的好方法呀。」

「但这明明是工作书耶?」

「用药草萃取精油做各式各样的事情是我的兴趣嘛。」

「你是说芳疗吗?」

「对对对。」

「请问什么是芳疗呀?」

「所谓的芳疗就是……」

听到不常见于这里的字眼,莉姿歪起了头,于是我便和爱良妹妹一起说明什么是芳疗。

当我们在聊这些东西时,话题带到了这阵子药草短缺的问题上。

「不小心聊了满长一段时间,圣你的时间不要紧吗?」

「不要紧哦,查药草资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呀。而且就算回研究所也不能做药水。」

「不能做了吗?」

「最近好像愈来愈难买到药草,结果我们的所长终于下了药水制作禁止令。」

「这么说来,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拜此所赐,各家药草价格还齐涨之类的。」

「你听过克劳斯纳领吗?那好像是很有名的药草产地。」

「我知道哟。虽然那个领地以药草产地闻名,但也是著名的药师圣地哦。」

「药师圣地?」

所谓的克劳斯纳,正是治理著这次药水制作禁止令的起因──药草出货量减少的那块地区的领主姓氏。

在斯兰塔尼亚王国,外地皆以治理当地的领主姓氏来称呼。

我想说莉姿正在接受王妃教育,说不定对这个国家的领地也很了解,一问之下,她果然知道。

当我听到「药师圣地」这个前所未闻的字眼而偏起头后,这次便换莉姿和爱良妹妹说明给我听了。

爱良妹妹之所以会知道,是因为她曾在学园的课程中学到。

可能是在地理课学到的吧?

按她们两人的说法,克劳斯纳领的药草产出量自不必说,产出种类更是多样化。

这里也少量生长著其他领地采不到的珍贵药草,所以还开发出了各式各样的药水。

药水种类很丰富,而且涉及到太多方面,据说有的药水并没有记载在书籍上。

各药师家中代代相传的秘传药水就是其中的代表。

并且,为了求得那种秘传的药水调配方法,从以前就有许多药师造访克劳斯纳领。

因为这样,世人不知何时开始将克劳斯纳领称为药师的圣地。

「哦,有各式各样的药水呀。」

「对,虽然我没有看过,但我父亲有实际见识过哟。」

「药水实品吗?」

「实品也包括在内,还有亲眼看到使用药水的过程,而且也因为实验对象是我家的人,他可以肯定药水的效果绝无虚假。」

「这样哦。」

得知有各种不同的药水,总觉得心情都雀跃了起来。

说不定在秘传药水之中,就存在著超越上级的药水。

有没有办法知道那些药水的调配方法呢?

聊完这个话题,即使跟莉姿和爱良妹妹道别后,未知药水的事情也一直在我脑中挥之不去。

「咦?」

我抱著装药水的箱子走在研究所的走廊上,便看到团长骑著马过来。

他找所长有事吗?

真稀奇。

要谈与骑士团有关的事情时,通常都是所长前往骑士团的队舍。

团长大概只有送我回来时才会来研究所吧。

「嗨,圣。约翰在吗?」

「您好。要找所长的话,他在所长室里。」

「谢谢。」

我恰巧经过研究所的入口,就跟正好走进来的团长碰头了。

看来他果然找所长有事。

我把所长的所在位置告诉他后,他就一副熟门熟路的模样,笔直地走向所长室。

他们会谈很久吗?

就算已经习惯了,但终究是一路骑马过来的,或许会感到口渴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我搬完药水就去餐厅泡了茶。

「打扰了。」

我敲了敲所长室的门,获得同意入内后,才走进室内。

他们两人都看著我,但总觉得脸色很凝重。

毕竟团长都亲自来到研究所谈事情了。

可能是在谈一些不太好的事,或者是很严肃的话题吧。

第三骑士团和研究所的领头人物在商量的事情,我应该也不好在这里听。

所以我打算放下茶与茶点饼乾后立刻离开。

但是,就在我要退出所长室之际,所长便叫住了我。

「你也一起留下吧?」

「两位不是在谈重要的事情吗?」

「已经谈完了。」

所长神色一改,恢复平常的表情邀我留下。

虽然他们似乎谈完重要的事情了,不过我待在这里没问题吗?

说起来,我还在工作耶?

而且如果要喝茶,我也想去拿自己的那一杯。

…………

好吧,算了。

我放弃去拿茶,在所长的旁边坐下。

我不经意地看向团长,发现他正拿起茶杯,含了一口茶在嘴里。

他的喉结微微上下滑动,紧拢的眉间便获得舒缓。

接著,他将饼乾放入口中之后,脸上也恢复成一如既往的表情了。

虽然这可能不是我该担心的事情,但看到凝重的神色还是会感到担心。

而且他们两人还都是如此。

就在我心想太好了,正一个人觉得心满意足时,视线不偏不倚地和团长对上。

糟糕。

一不小心又盯著人家看了。

我看到团长温柔地眯起眼眸,顿时感到难为情,连忙移开视线。

「呃,你们两个是不是忘了我还在这里啊?」

「没有!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情!」

听到所长夹带著傻眼的声音后,我反驳回去,但应该很没有说服力吧。

即使我真的没有忘记他在这里。

「听说艾尔暂时要离开王都了。」

「咦?」

所长不顾慌乱的我,突然就开口说出这件事。

我不由得看向团长,他则一脸伤脑筋地微微一笑。

「因为最近王都周边都平定下来了,所以下次就要前往外地了。」

「平定下来是指魔物吗?」

「对。」

「该不会要出动第三骑士团的所有人吧?」

「有的人会留下来,但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大部分都要跟我一起去外地。」

这一天终于来了。这是我的第一个感想。

也由于季节即将迎来春天,移动上绝对会比冬天还要方便。

既然是长距离的移动,选在春天确实是比较好。

考虑到情况,明知这也无可奈何,但或许是因为不安,我的身体紧绷了起来。

去西边森林是好一阵子前的事情,可能也因此让我有点松懈下来了。

自从那次讨伐之后,已经过去几个月。

我们才刚回来,王都周边出现的魔物急遽平息下来一事早就传遍各处。

在后续的讨伐行动中,骑士团的人们也确切感受到魔物有所减少,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暂时先观察一下情况。

后来证实,出现的魔物在经过数月直到现在依然没有变多。

根据这个结果,觉得王都周边已经没问题的氛围在王宫扩散开来。

平定王都周边的事情在王宫中传开的同时,文官们也接获大量的请求。

所谓的请求,就是治理各领地的贵族们希望能够将骑士团派遣到他们的领地。

听说外地跟以前的王都周边相同,出现的魔物不断增加,令大家吃不消。

提出请求的贵族们也并不是什么都没做。

在王都以外的地区,本来就是雇用佣兵团来驱除领地内的魔物。

面对近年来的魔物增生,他们也透过提高驱除的次数,勉勉强强应付了过来。

只不过,还是有极限的。

以前魔物尚未增生时,若外地人手不足,就会从王宫派遣骑士团前往当地。

听闻王都周边平定下来后,外地的人们理所当然会心怀期待,觉得又能像以往那样派遣骑士团过来支援。

「要去哪个地方呢?」

「以目前来看的话,是克劳斯纳领吧。我们预计往那边前进,沿途再看看其他领地的情况。」

「克劳斯纳领?那个产药草的?」

「没错。」

听到最近常耳闻的地名,我不由得吃了一惊。

说到克劳斯纳领,就是那个吧。

这阵子连研究所都在热烈讨论,以药草产地闻名的领地。

因为那里几乎不再将药草运送出货,导致研究所发布了药水制作禁止令。

这件事果然也在王宫引发风波了吧?

所长帮我解答了这个疑问。

「看来药草迟迟未送来王都一事,已经被视为问题了。」

「是这样吗?」

「对,约翰你们实际上也感到很困扰吧?」

「是没错,不过骑士团不也一样吗?」

「是啊,虽说魔物有所减少,但并不是就此消失了。」

如同团长所说,魔物并不是完全消失,所以各骑士团尽管减低了频率,还是要出去讨伐魔物。

药水仍是必需品。

所以,药草短缺的问题不止影响到研究所,还包括骑士团在内。

可能正因如此,王宫才会决定要派遣骑士团到外地。

「那么,什么时候要出发呢?」

「算进准备的时间,大概是两周之后吧。」

「两周之后吗……我明白了。那我也会在那之前准备好的。」

「「准备?」」

听到我这么说,团长和所长都露出错愕的表情。

咦?

「为什么你有做准备的必要?哦,是为了远征用的药水吗?」

「那也是其中的一部分,但还有其他许多必须准备的东西吧?像是替换的衣服……」

「替换的衣服?」

就算我继续解释,他们两人的表情还是没变。

总觉得我们好像在鸡同鸭讲。

该不会是我贸然误解了什么吧?

「我说你……是打算一起去吗?」

「之前不是有谈过这个话题吗?」

彷佛看穿我的内心一般,所长这么问道。

看来在所长他们之间,是以我不会参加远征为前提在讨论这件事。

见他们两人都一脸惊讶的模样,我便如此觉得。

这就奇怪了。

我记得之前跟所长谈王宫近来的传闻时,有提到我可能总有一天也会被派到外地。

「好像是有谈过啦……」

「还是说,照现在的情况,不要去比较好吗?可是我姑且算会使用圣属性魔法,应该不至于完全派不上用场吧。」

面对所长探究般的眼神,我感到有点退缩,但还是战战兢兢地请示道。

所谓的「现在的情况」,是指我目前还没办法发动「圣女」的法术。

所长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他也面露难色。

所长他们会有这种反应也没办法。

这时候会想到的是,没办法发动法术的我,跟著参加远征到底想做什么?

我会一些圣属性魔法,可以提供治疗等方面的支援。

不过,即使有等级上的差异,其他人也会使用圣属性魔法,所以他们应该不会认为这是我想参加远征的理由。

所长死死地盯著我。

「你倒是很想去的样子嘛。」

「呃……」

「看来你还瞒著什么没说,老实招来吧。」

我至今以来都拚了命地试图逃离跟「圣女」有关的事情,现在却突然表现出很有兴致的模样,也难怪所长会怀疑。

实际上,以前和所长讨论传闻时,我对于前往外地的远征是感到无可奈何,并没有很想跟著去。

参加远征与在研究所做研究,我当然比较喜欢做研究嘛。

因此,我会想参加远征的理由只有一个。

「克劳斯纳领被称为药师的圣地,对不对?」

所长可能是听到这句话就懂了,脸上变成傻眼的表情。

对不起。

但是,要是没有这种机会,我应该去不了那里吧。

团长似乎还没意会过来,面露不解的神情。

所长察觉到这一点后,就简单地说明给团长听。

说明到一半,团长大概也猜到我想跟著去的理由,表情便转为笑容。

「原来如此。圣是想要了解药草的事情,所以才想去克劳斯纳领吧?」

「是的……」

今后要从事危险工作的人笑著这么对我说,令我觉得自己的理由实在太微不足道,顿时感到无地自容。

我不禁垂下了视线。

但是,团长和所长看起来并不在意。

「也是,克劳斯纳领想必潜藏著许多我们所不知道的药草知识,去进行调查或许也不错。」

「而且我们应该会在那里停留一段时间。」

「我可以跟著去吗?」

听到我的问题,他们两人互看一眼后回以苦笑。

「倒不如说,该由我们拜托你来才是。」

「其实,王宫也有下指示要你参加远征。」

「原来是这样啊?」

「对。但是我们很反对这么做,刚才正在商量该如何推拒。」

据他们所说,虽然王宫提出了要求,但因为我无法稳定发动「圣女」的法术,所以他们两人都反对让我参加远征。

以王宫的立场而言,是希望藉由派出「圣女」这种实绩来缓和地方贵族的不满。

但他们两人担心的是,如果派到外地却施展不出法术,不止是王宫,连我也极有可能会变成遭受批判的众矢之的。

再加上我本来参加的意愿就不高,这也是他们反对的理由之一。

「很抱歉让两位费心了。」

「不,这无妨。是我们在勉强你才对。」

「是啊,你没有必要放在心上。」

我总觉得很不好意思,于是就道歉了,但他们两人都笑著叫我别在意。

包含这次在内,我想他们一定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保护著我的。

因为自从来研究所之后,我就很少遇到跟王宫有关的烦心事。

「谢谢两位一直以来的帮忙。」

「嗯?怎么了?」

「没什么……」

我又一次道谢后,他们都用疑惑的表情看著我。

或许对他们来说,这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没有必要言谢,但我还是非常感谢他们。

只不过,要解释这一点很令人难为情,所以我不由得就笑了笑蒙混过去,并在心中再次向他们道谢。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