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二卷第六幕圣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自从被召唤来这里之后,已经过了十个月。

    在西边森林讨伐完魔物后,过了一阵子。

    从那之后,我身边稍微起了点骚动。

    要说无可奈何的话,也确实是如此。

    毕竟我十足十地发挥出身为「圣女」的能力了。

    鉴于讨伐结果,我所发动的神秘魔法,似乎就是自古相传的「圣女」所使用的法术。

    因为那个法术,魔物和令人毛骨悚然的沼泽都消失得一乾二净。

    我当时是猛然想起「圣女」的法术能够歼灭魔物才发动的,不过没想到连沼泽都一起消失了。

    关于沼泽的部分,目前还不清楚详细状况。

    在回王宫的马车上,我和师团长讨论了很多,当时也有谈到沼泽的事情。

    虽然只是推测,但由于沼泽里冒出了魔物,再加上被我发动的魔法消灭得不留痕迹,所以那个沼泽很有可能是由瘴气构成的。

    就师团长所知的范围内,以前从来没听说过有那样的沼泽。

    发现沼泽的时候,团长和师团长在讨论的也是关于沼泽的事情,而他们两人都说是第一次看到。

    团长也赞同沼泽是由瘴气构成的。

    把那样的瘴气凝聚物消灭掉,应该就相当于被记录为「圣女」的法术效果的空间净化。

    师团长是这么说的。

    我们在马车上谈到的不止沼泽,当然也包含「圣女」的法术。

    难以形容当时的师团长有多兴奋。

    眼神都变了,实在让我有点倒退三尺。

    不过,那似乎是对于见识到稀有魔法而感到兴奋,并非确定我就是「圣女」。

    也就是说,跟平常一样。

    不止师团长,团长也是。

    所以我还是有一点乐观的。

    想说就算回到王宫,情况也会和目前为止相同,不会有改变。

    从讨伐回来后经过一周左右,那种幻想就彻底破灭了。

    那是在我从研究所前往图书室还书的路上,无意间察觉到周遭情况有所不同。

    比如说,有人迎面走过来的时候。

    王宫的走廊有一定的宽度,就算有人迎面走过来也不需要闪到旁边。

    会需要闪避的,大概就只有打算以最短距离拐过转角处,但差点劈头撞著人的时候而已吧。

    但是,我忽然发现擦肩而过的人都会退到旁边弯下腰。

    简直像是有身分尊贵的人经过似的。

    我走路的时候都在思考事情,所以不太会注意周遭情况,但我想之前从来不会这样。

    一察觉到这种改变就很在意,于是我开始注意还有没有其他改变的地方。

    结果,虽然不是很明显,不过的确有改变的地方。

    比如说,去图书室还书的时候,以往都是在场的司书员帮我处理,现在却会有高层人员特地从司书员们的休息室里出来为我处理。

    上课的教室也变了,换成比之前还要豪华几分的屋子。

    通知我上课相关事项的文官还是同一个就是了,但他和我说话时感觉相当紧张。

    不仅限于文官,很多骑士团和宫廷魔导师团的人们也是如此。

    啊不过,会在我去图书馆的路上出现的第二骑士团,他们的态度和之前比起来倒是没改变多少。

    毕竟他们本来就是一副很崇拜我的模样。

    而研究所的人们也一样。

    大概是因为这里的人很多都只对研究有兴趣而已吧。

    要嘛是不知道关于讨伐的传闻,要嘛是知道,但因为跟研究无关所以没放在心上。

    如果是后者就好了。

    是前者的话,可能就不会像以往那样对待我了。

    「怎么啦?看你在发呆。」

    「啊,所长。」

    回想最近的变化后,我似乎出了一会儿神。

    所长看到我停下制作药水的手,便朝我出了声。

    该怎么回答好呢?

    我没有把在讨伐当中发动「圣女」法术的事情告诉所长。

    因为我回来后,他也只有对于我平安无事感到开心而已,没有问及讨伐的经过。

    从王宫的情况来看,我觉得这次讨伐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所长应该不可能不知道吧。

    「我在想,最近周遭有一点变了。」

    「周遭啊?」

    「对,总觉得突然变成身分尊贵的人了,去王宫就会受到莫名恭敬的待遇。」

    「哦……」

    说到这里,所长似乎就察觉到我想说什么了。

    他的表情从平常的笑容转变为苦笑。

    「嗯,这是因为现在王宫里大家都在谈论『圣女』大人的法术很厉害。」

    「而且还会连带提到使用法术的是谁吧?」

    「当然了。」

    「果然啊……」

    「我从艾尔那边听说讨伐的经过了,想到你立下的功绩,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

    我认为所长说得没错,但也希望可以的话,大家都能用以往的态度来对待我。

    之前也一直是受到颇为周到的待遇,我觉得那样就很好了。

    「要是没有你,这次的讨伐大概会全军覆灭吧。」

    「可能是这样没错……」

    「不是只有这次的讨伐得救而已,愈是接近现场的人,就愈是感谢你。」

    「呃,哪需要感谢,我只是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事情,而且这次连我自己也很危险。」

    「话是这么说……」

    「坦白讲,真的感谢我的话,我希望就跟以往那样对待我就好了。现在这样实在让人无法习惯……」

    「不过,之后就会习惯了吧。」

    「我不想习惯啦。」

    就算我不满地这么说,所长也只是露出伤脑筋的笑容而已。

    之后隔了一拍,所长低声说了句:「我很抱歉。」

    我瞥了一下他的脸庞,发现他的表情难得相当正经。

    他在对什么事情道歉呢?

    因为情况变成现在这样吗?

    这件事的话,我想所长不需要向我道歉。

    毕竟接到支援请求的时候,是我自己没有选择拒绝。

    当我偏起头来,他就把理由告诉我了。

    「别看我这样,我也是很感谢你的。所以,我一直想要尽可能地实现你的期望。」

    「所长……」

    「但是,今后可能会有一点困难,应该没办法尽数实现吧。虽然你可能很难想像,但对我们来说,『圣女』就是如此特殊的存在。」

    我从以前就有听说了,而且也有隐隐地察觉到这一点,「圣女」这号人物对这个国家的人民而言,果然是相当特殊的存在。

    研究所和第三骑士团的人们都用很平常的模样对待我,所以我原本没什么感觉,但接触到第二骑士团之后,我就经常有这样的感觉。

    尤其这阵子看到周遭人们的态度出现大转变,我更加这么觉得了。

    再加上从所长口中听到这件事,让我又加深了这样的感受。

    「您说今后会变困难,是指我必须辞掉研究所的工作吗?」

    「我个人是不打算要你辞职。但若要开始参加讨伐,你在研究所的时候也会变少吧。」

    「是啊,这次参加讨伐也让我离开了几天。」

    「西边森林还算近的了,今后应该会被派往外地讨伐魔物,到时会花上更长一段时间。」

    「外地啊?」

    「对,外地也由于出现大量魔物的缘故,疲态十分严重,据说已经接到大量希望能派来骑士团的请求了。」

    「原来不是只有王都周边而已啊。」

    「没错,虽然必须先观察一阵子,不过若是在经过这次的讨伐后,平息了王都周边的魔物骚乱的话,今后的讨伐就会移往外地。」

    外地啊……

    我之前有听说,去邻国单程要花一个星期。

    这应该是到邻国的最短时间,视地点不同可能要花更久。

    讨伐的时间也不会在一天之内就结束吧。

    毕竟不可能只讨伐外地特定一处的魔物。

    这么一想,来回的路程加上讨伐的时间似乎会花上一个月。

    「去外地的话,有时候必须离开王宫一个月以上吧。」

    「是啊。」

    「一个月啊……虽然不晓得被派去参加外地讨伐的频率会多高,但有可能几乎都不在研究所里吧。」

    「嗯,我想多多少少能在王都得到几天休假。不过在外地的灾情平息下来前,应该都会是这样。」

    果然如此啊。

    几乎都不在研究所,而且也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毕竟不确定何时能平定外地的灾情。

    在这种状况下,是不可能有办法一直当研究员的。

    几乎都没在做研究所的工作,哪好意思继续当研究员。

    如果只考虑到工作方面,调到宫廷魔导师团应该比较好。

    倘若在那里,便可以说工作就是讨伐魔物了。

    但是要工作的话,我还是觉得研究所(这里)好。

    研究药水真的很开心。

    当我在思考这些事情时,似乎就表现在脸上了。

    所长一脸担心地朝我说道:

    「怎么了?」

    「没什么。我是在想,虽然我很想继续当研究员,但以后可能几乎没办法做研究所的工作……」

    「所以感到抱歉吗?」

    「是的,我还是应该调去宫廷魔导师团吧?」

    「这有什么关系?」

    「咦?」

    「外地有当地独特的药草和药水,只要你把游览这些事物当作工作的话,就算继续待在研究所旗下也没有问题吧?」

    「真的可以吗?」

    「我都说无所谓了,你就别在意这一点了吧。」

    所长眯眼笑著这么说道,我似乎看见他背后出现了圣光。

    如果我希望继续当研究员的话,他会动用所长的权限帮我。

    他还说,即使上头要把我调走,他也会想办法解决。

    所长,太谢谢你了!

    那么,所谓很难实现的我的期望,究竟是指什么呢?

    「哦,这个啊……」

    我一问之下,所长欲言又止,似乎感到有点难以启齿。

    我很好奇,快告诉我吧。

    「你以前不是说想要过普通人的生活吗?」

    「是啊。」

    「今后大概没办法了。」

    说起来,我想起自己的确对所长提过这样的事情。

    他很乾脆地说没办法了,不过我也这么觉得。

    都走到这一步了,实在不可能坚持这一点到底。

    「这也无可奈何呀,我已经半放弃这个想法了。」

    「只有一半啊?」

    「对,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过著平静的生活。」

    「这样啊,那我会妥善处理,让你的期望可以实现。」

    我苦笑著这么说后,就被所长小小吐槽了一下。

    然后他说会帮我妥善处理……

    所长,您真的打算实现我的期望吗?

    虽然总觉得您的口气半带认真半带玩笑,但我可是相信您会替我实现的哦!

    ◆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

    「谢谢您。」

    师团长的一句话为这天的魔法课划下句点。

    讨伐完魔物之后,我也继续在上课。

    毕竟不管是魔法还是其他事情,都没有简单到马上就能学通。

    即使再怎么有兴趣,我也只有一颗平凡的脑袋而已。

    如果能和师团长一样聪明的话,说不定三两下就学起来了。

    「你今天接下来要去第三骑士团吗?」

    「是的,我的计画是这样。」

    「不介意的话,能让我观摩吗?」

    「您的工作不要紧吗?」

    「就观摩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师团长的微笑看起来很紧绷,真的没问题吧?

    感觉他又会被眼镜菁英大人带回去。

    之前有过类似的对话,然后师团长就跟我一起到第三骑士团了,当时也是眼镜菁英大人来把他带走的。

    师团长当时好像沉迷于观摩,把某个会议搁置到一半没去参加。

    据说不止眼镜菁英大人,魔导师们也在王宫里到处奔走,寻找他们的师团长。

    虽然我不知道这次会不会也是这样,不过还是把我们的去处告诉某个人,请对方传达给眼镜菁英大人知道吧。

    方便他之后来领走师团长。

    「那么走吧。」

    「好的。」

    师团长笑咪咪地催促我出发,我对他点点头,然后离开了教室。

    我随便抓住一个路过的魔导师,把我要跟师团长一起去第三骑士团的事情告诉他后,他就一副心领神会似的说:「我会禀报给副师团长的。」

    他八成之前也有被派去担任师团长搜索队的一员吧。

    沿途上,我和师团长谈论著魔法的事情。

    说是魔法,但并不是现在正在学习的内容。

    而是关于讨伐当中发动的「圣女」法术。

    我对「圣女」的法术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

    不止我,师团长也是如此,讨伐结束回来后,我们也讨论过好几次「圣女」的法术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

    从发动魔法后的结果来看,我们都一致认为那个法术就是「圣女」的法术。

    到这里都没问题,但包含发动方法在内的其他方面还是不清楚。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连我这个发动法术的当事人都不清楚了。

    尽管我成功在西边森林发动了法术,但我不知道该如何触发前一个阶段的金色魔力。

    当时也是魔力突然涌了出来,我只是在那之后发动了法术。

    我有试著回想当时是不是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但没什么值得一提的。

    在讨伐魔物当中陷入危急状况时,就这样突然发生了。

    于是,当我今天也和师团长边谈边走的时候,便发现前方不知道在吵什么。

    我们正好走到面对王宫中庭、没有墙体的回廊上。

    怎么了?

    我看向师团长,他也露出感到奇怪的神情。

    「发生什么事了吗?」

    「虽然不晓得,但正好经过就去看看吧?」

    随著接近传出骚动的地方,文官和侍女的人数也愈来愈多。

    大家都是被骚动吸引过来的吗?

    这个回廊本来就人来人往的,很容易引起注意。

    一群人交头接耳地说著些什么,不过我没听清楚内容是什么。

    刚开始听起来吵吵闹闹的声音,随著往前迈进,就听得出来似乎是一对男女发生了争执。

    是情侣吵架吗?

    在这种地方吵架,日后一定会被侍女们当作闲聊的话题。

    大概是因为这里没有电视和杂志之类的娱乐,许多在王宫工作的人都喜欢听八卦。

    情侣吵架最容易被拿来当作话题了。

    「少啰嗦!」

    「可是殿下……」

    当我正在穿过逐渐增加的人潮时,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咦?这声音是……

    感觉前面是一对男女在争执,不过女方的声音和我认识的人很像。

    我稍微加快脚步往前走,看到了正在争执的两个人。

    果然是莉姿。

    「现在这样下去对她没有好处的,请您务必三思。」

    「你口口声声为她好,真是如此吗?」

    「您是什么意思?」

    「我有听说你带头打算孤立爱良。」

    「……您到底在说些什么?」

    总觉得他们的对话内容不太妙。

    人群聚集在他们周围,但大家都远远围成一圈,保持一定的距离看著。

    这也不意外。

    因为和莉姿起争执的,是我曾经见过的红发第一王子。

    嗯,看到身分尊贵的人们吵架,谁都不想受到波及吧。

    就算感到很好奇。

    仔细一看,和莉姿在一起的不是只有第一王子而已。

    应该是之前听说过的拥护者们吧。

    除了第一王子以外,还有几个我见过的男生聚集在第一王子的身后。

    第一王子隔壁的,则是我一年前左右有见过面的同乡少女。

    是爱良妹妹。

    看到她的样子和我上次见到她的时候差不多,我便稍微松了口气。

    看来他们有让她好好吃饭。

    太好了,太好了。

    从她穿著可爱的粉红色礼服这一点来看,也看得出来她很受到珍惜。

    只不过,她的脸色不太好看。

    她感到不安似的来回看著第一王子和莉姿。

    在我观察爱良妹妹的时候,他们两人也在对话,但内容满莫名其妙的。

    我以前从莉姿那边听过千金小姐们对爱良妹妹做的事情,现在第一王子认为那些人全都是莉姿教唆的。

    比如说,从不跟她说话或是给予警告等等,到把她的教科书等用品破坏掉之类的一切事情全都包含在内。

    不对吧,莉姿应该有想制止才对。

    为了这个,莉姿好像说过不止那些千金小姐,爱良妹妹也必须改掉一些必须改正的地方才行。

    我还记得她很生气第一王子出面阻挠,害她一直没办法将这件事告诉爱良妹妹。

    「多半是太过嫉妒了,你才会做出那些事情吧……」

    「嫉妒?」

    「没错,毕竟你是我的未婚妻,想必看不惯我常常和爱良在一起。」

    「唉,您能想到这一点,为什么还是不接受我的提议呢?您背后的男士们也是,有未婚妻的男士要是和未婚妻以外的女性常常待在一起的话,理所当然会被视为一个问题吧?」

    「的确如此,但我有统筹『圣女召唤仪式』的责任。既然基于我方考量将爱良召唤了过来,我就必须保护她不受到伤害,绝对没有非分之想。」

    「……被召唤过来的可不是只有爱良小姐而已,您对另一人似乎什么也没做呢。」

    「另一人?最近传闻中的那个女人吗?那哪是『圣女』啊。」

    「您说什么?」

    「即使成功召唤出『圣女』了,但爱良还需要时间去适应讨伐这种事情。然而,我知道要求『圣女』参加讨伐的声浪日渐高涨。多半是为了回应这些声浪,才会将骑士团的功绩归功于假『圣女』,对外佯装『圣女』已经参加过讨伐的样子吧?」

    「殿下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啊,莉姿发火了。

    看到莉姿散发出非同寻常的氛围,站在第一王子背后的男生们都吓了一跳。

    莉姿,谢谢你为我生气。

    我也有点想揍人了。

    说我是假冒者倒是无所谓。

    可以的话,我也想当个普通人。

    但是,既然是将来要登上王位的人,怎么可以在这么多人来来去去的地方,宣称「圣女」的表现是吹嘘出来的呢?

    如果真是如此,这一切都会因为你的一句话而泡汤啊。

    搞不好到了明天,假「圣女」的事情就会被当作真相传遍整个王宫。

    当我因为第一王子的离谱言行而感到晕眩的时候,就不经意地和爱良妹妹对上了视线。

    爱良妹妹认出我后,眼睛睁得老大。

    怎么了?

    啊,莉姿也察觉到了。

    接著连第一王子也是。

    第一王子一副想说「这谁啊?」的表情。

    「圣……」

    「呃,你好?」

    莉姿出声叫了我,这下视线都集中到我身上了。

    远远看到几个文官的脸色非常难看,应该不是我的错觉吧。

    那是很合情合理的反应,毕竟本国王子声称是假冒者的人就在眼前啊。

    还有人赶忙跑走了,不知道是要去哪里。

    大概是去找某个高层吧?

    可以的话,希望能把收拾得了这个局面的人带过来。

    「你是谁?」

    听到第一王子的声音,我对上了他的眼神。

    问我是谁……不记得吗?

    我知道自己该回答,但不知怎地就很不想回答。

    话虽如此,真的不回答就太不成熟了,所以我勉勉强强地跟他打了招呼。

    「我叫做圣。」

    我按照礼仪课所学的向他行礼,并做了自我介绍。

    原谅我只有回答最低限度的必要内容。

    虽然是最低限度,但第一王子似乎从发色察觉到我是传闻中的「圣女」了。

    「你就是传闻中的『圣女』啊?」

    「……」

    我无视第一王子的问题,重新转向莉姿。

    虽然感觉到王子脸色一沉,但管他的。

    只是无视而已,应该没关系吧?

    「我说啊,莉姿,要争论事情的话,去借用某间屋子比较好吧?在这里太引人注目了。」

    听到我这句话,莉姿露出了感到伤脑筋的笑容。

    莉姿大概也有跟第一王子这么建议吧,但他听不进去。

    尽管我不知道一开始的状况,不过第一王子究竟有多血气冲脑啊?

    冷静一想的话,应该能察觉到在这种地方引起骚动的话,会产生各种不好的影响。

    他的拥护者们也是。

    咦?该不会是故意这么做的吧?

    「喂!」

    当我陷入沉思时,忍无可忍的第一王子就朝我的肩膀伸出手。

    我想想,按照礼仪课学到的内容,男性随便触碰未婚女性好像是违反礼仪的吧?

    以为是王子就能得到原谅吗?

    我原本打算要拍掉他的手,但第一王子的手并没有碰到我。

    因为不知何时出现的团长阻止了他。

    「霍克骑士团长!」

    被抓住手的第一王子大声斥道,但团长看似毫不在意地轻轻将他的手放下。

    团长的呼吸有点急促,证明他是相当匆忙地赶来的吧。

    第一王子用不耐的眼神看著团长。

    慢了几拍后,又有一人来了。

    「都在吵些什么?」

    「父王!」

    来的是国王陛下。

    他的身后还有宰相。

    可能是刚才的文官去请来的吧。

    这样应该能收拾掉这个局面了吧?

    「这些人……」

    「免了,我早已有所耳闻,你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制造出愚蠢的骚动。」

    「父王!」

    「而且还对『圣女』做出极为无礼的举动。」

    「无礼的不是我们,而是那些人。」

    「哦?我听说你声称这位『圣女』是假冒的,不是吗?」

    「那个女人是父王您们安排的假冒者吧?」

    「……为何如此作想?」

    「因为被『圣女召唤仪式』召唤过来的只有爱良一人而已。」

    「这位圣小姐也是被『圣女召唤仪式』召唤过来的。」

    「咦?」

    「一开始没看到的话就算了。但文官他们三番两次报告被仪式召唤过来的有两个人,你难道都没在听吗?」

    「那是……可是……」

    「根据德勒韦思师团长的鉴定结果,也已经确定圣小姐就是『圣女』了。」

    咦?是这样吗?

    我忍不住看了看师团长。但师团长正朝陛下的方向行礼,看都不看我。

    啊,是从讨伐魔物时的那件事得出这个结论的吗?

    在我一个人想通的时候,陛下他们继续说了下去。

    「不止师团长,日前也接获第三骑士团的霍克团长报告,指圣小姐在前阵子的讨伐行动当中,以『圣女』的身分善尽了自己的职责。不用说,一起前往的第二骑士团当然也是同样的意见。」

    「……」

    「我知道你是以『圣女召唤仪式』统筹人的身分保护著爱良小姐,但为何不以相同的待遇对待圣小姐,甚至将她当作假冒者呢?从目前为止的实绩来看,大家都认同圣小姐才是『圣女』。反观爱良小姐呢?现在还没有立下任何实绩吧?」

    「那是因为……」

    「就算不将实绩纳入考量,也没有能够断定圣小姐是假冒者的根据。好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换个地方再谈吧。」

    面对国王陛下的这番话,第一王子一语不发。

    陛下的脸上乍现遗憾之色后,立刻恢复成原本的表情,然后指示待命中的骑士们将第一王子和他的拥护者们带到某个地方去。

    意志消沉的第一王子等人乖乖地跟著骑士们走掉了。

    在周遭看热闹的人们也在同时间回到了工作岗位。

    「艾斯里侯爵小姐能否一道前来?有些事情想请教。」

    「明白了。」

    「圣小姐的话,请容许我们改日再向你报告。」

    「啊,好的。」

    看来我在这里就获得释放了。

    陛下露出略带歉意的表情用眼神向我致意,没让周遭的人看见,然后就跟在第一王子他们后面走了。

    宰相和莉姿则跟上了他的脚步。

    总觉得还没搞清楚状况就结束了,不过这样一来,莉姿说的学园问题应该就解决了吧?

    我抱著这样的希望,和团长以及师团长一起离开了这里。

    ◆

    在玛丽小姐的带领下,我走在王宫的走廊上。

    除了她之外,还有两名侍女与两名骑士跟随在后,谒见时穿的白色长袍伴随步伐飘动,每个人见到我都低下头主动让了路。

    这是什么情况呢?

    自从那件事之后,王宫人们对我的态度变得愈发恭敬了。

    要说无可奈何的话,也确实是如此。

    在王宫工作的人们已经完全把我当作「圣女」来看了。

    尽管我放弃挣扎了,但还是无法习惯这样的对待。

    我使劲忍住叹气的冲动,静静地在走廊上迈步前进。

    要前往的地点是王宫里的某个房间。

    抵达目的地后,我们站在房间前面,玛丽小姐敲了敲门。

    回答了询问的声音后,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玛丽小姐退到一旁,我经过她面前走进房间后,看到房内有两个少女正在等候。

    两个少女都行了礼,其中一个少女举止优雅,另一个少女则略显不自在。

    与此同时,房间的门也关上了。

    跟随过来的骑士们在房间外面待命,里面只有我、两个少女以及包含玛丽小姐在内的侍女们。

    在只有女性的房间里,茶会已经准备就绪。

    「你好,圣。」

    「你好,莉姿。还有……」

    我的视线移向站在莉姿旁边的少女。

    看她抿紧嘴唇的模样,似乎是相当紧张。

    「姑且应该说初次见面比较好吧?」

    我这么一问,爱良妹妹就露出僵硬的笑容。

    「初次见面,我叫做御园爱良。」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做小鸟游圣。」

    不知道是不是被爱良妹妹的紧张给感染了,我觉得自己的笑容大概也很僵硬。

    总而言之打完招呼了。

    再继续站著也只会显得很尴尬,还是赶紧坐下吧。

    「总之大家先坐下吧。」

    「说得也是。」

    我催促她们两人往房内备好的圆桌移动。

    入座后,玛丽小姐就用行云流水的动作泡了红茶并递给我们。

    我喝了一口后,再次看向爱良妹妹。

    今天聚集在这里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跟爱良妹妹增进友谊。

    发生那次的骚动后,身为第一王子的凯尔殿下确定被排除在「圣女」相关事情之外了。

    此外,他还要负起制造骚动的责任,暂时得待在王宫里禁足反省。

    凯尔殿下再过几个月就要从学园毕业了,所以禁足令解除的时候,预计应该会是毕业典礼前夕。

    除此之外,第二王子连恩殿下接替凯尔殿下的职务,今后关于爱良的事情都是由第二王子负责。

    国王在骚动发生之后,做完各方面的处理才把这些事情告诉我。

    毕竟我算是当事人。

    凯尔殿下的拥护者们也不例外,在毕业典礼前都要待在家里禁足反省。

    幸好他们本来就都是相当优秀的学生,就算毕业典礼前都不去上学也不会影响到毕业。

    在这当中,爱良妹妹是唯一没有被下禁足令的。

    表面上的理由是她没有直接涉及当时的骚动。

    虽然被捧得高高在上,又完全听凭身边人的指示也是一个问题。但考虑到爱良妹妹的处境,便不能把这一点视为问题。

    这也是当然的。

    爱良妹妹和我一样都是因为「圣女召唤仪式」而被召唤过来的女孩子。

    而且在日本的话,按她的年龄应该还待在大人的庇护之下。

    突然被召唤到这个世界,剩自己一个孤零零的。而凯尔殿下等人对她照顾有加,她会依赖他们也是情有可原。

    不过也牵涉到许多政治因素,所以爱良妹妹并未受到处分。

    问题在于,之前待在她身边的人全都遭到禁足了。

    听莉姿说,目前为止除了凯尔殿下他们之外,没有其他学生能够接近爱良妹妹,导致爱良妹妹几乎没有其他认识的人。

    丢著她不管也很不负责任,因此今后就由莉姿陪伴她了。

    虽然连恩殿下是负责人,但有凯尔殿下的前车之鉴,还是同为女性的莉姿比较适合做这件事。

    这个点子成功发挥作用,爱良妹妹也渐渐交到同性朋友了。

    在莉姿的帮助之下,解除了大家对爱良妹妹的诸多误会。

    于是,在一切都尘埃落定,她也能过著平稳的学园生活的时候,便决定举办这次的茶会了。

    莉姿开始陪伴爱良妹妹后,过了一阵子,爱良妹妹就说想见一见我。

    广义来说我们是同乡,而且她在那次骚动当中注意到我之后,就一直很想跟我说说话的样子。

    她很好奇这将近一年来,我都是如何度过的。

    因此就决定在今天好好聊聊彼此的事情了。

    「我听说学园那边也差不多稳定下来了。」

    「对,终于稳定下来了。」

    「我知道莉姿也帮了很多忙,辛苦你了。」

    「不会。」

    我感谢莉姿的辛劳后,她就露出腼腆的微笑。

    我听说她为了介入误会重重的爱良妹妹和女生们之间调解纷争,真的费了许多劲。

    虽然可能还有人心怀芥蒂。不过在莉姿的奋斗下,大部分的女生都听莉姿的,和爱良妹妹处得很融洽。

    似乎也因为她是第一王子的未婚妻,又是侯爵家的千金小姐,她这么要求的话,大家表面上也不能违抗。

    看来学园里也确实存在著阶级差异啊。

    话虽如此,听说莉姿也没有逼迫她们,我也相信莉姿一定能处理得很好。

    「御园小姐也稍微稳定下来了吧?」

    「是的,多亏了莉姿,最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我将话题拋给爱良妹妹后,她也欣喜地露出微笑。

    听她说,可能是因为女生朋友变多了,能够跟在日本的时候一样聊女生的话题,真的让她感到很开心。

    可以讨论时尚似乎让她特别高兴,她从这里开始偏离主题,告诉我最近王都在流行的事物。

    说到一半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离题而向我道歉,但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当然不只是因为她说话的时候看起来非常开心,也因为她连道歉的模样都很可爱,让人想大喊一句:「不愧是柔美可爱型的女孩子!」

    看到她和莉姿一起露出微笑真的很疗愈人心。

    美少女的疗愈效果实在厉害。

    「圣那边怎么样呢?稳定下来了吗?」

    「这个嘛,要说稳定下来的话,也是可以这么说啦……」

    「『圣女』的待遇完全确立了呢。」

    「拜托别这样说……」

    莉姿的话让我顿时垂头丧气了起来,而她则吃吃窃笑著。

    她说得没错,从被视为「圣女」来对待的方面来说,确实是稳定下来了。

    退一百步来说,会被认定是「圣女」也可以说是我自作自受,所以我甘愿接受。但受到VIP待遇还是让我有一点吃不消。

    我本来就是普通老百姓。但现在光是走在走廊上,所以经过的人都会对我鞠躬,以为这种情况我承受得住吗?

    当然承受不住啊!

    我这种内心的挣扎,莉姿是了解的。

    正因为了解,她才会开玩笑。

    不止莉姿,爱良妹妹似乎也能体会我的心情。

    因为她一边听著我们的对话,一边用饱含同情的眼神看著我,还像是深有同感似的不断点头。

    听说她本身和凯尔殿下待在一起的时候,在王宫里也是受到VIP待遇。

    同样身为日本人,应该也有能够产生共鸣的部分吧。

    「不过,今后好像会开始忙碌起来。」

    「是这样呀?」

    「可能必须去外地一阵子。」

    「这个……」

    虽然我的待遇确立了,但把间接听到的消息统整起来后,我觉得今后应该会变得有一点忙碌。

    前阵子去西边森林讨伐魔物后,王都周边的魔物问题便告一段落了,不过听说外地还不能掉以轻心。

    文官们那边也有接到委托,说既然王都已经安定下来的话,就该把骑士团派到外地了。

    关于在西边森林看到的沼泽,目前还正在调查当中,但有鉴于外地的魔物孳生状况,很有可能外地也存在著相同的东西。

    这样一来,能够净化沼泽的我就必须上场了,所以今后应该会到外地去。

    莉姿可能也知道这件事,我不过稍微提了一下,她就察觉到了。

    她的笑容登时一变,变成感到担心又夹杂著歉意的表情。

    啊啊,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啦!

    又不是莉姿的错。

    「所以你会辞掉研究所那边的工作吗?」

    「好像不用辞掉也没关系,所长说会帮我处理好。」

    「哎呀!那真是太好了。」

    「是啊,必须感谢所长才行。」

    得知我不用辞掉研究所的工作,莉姿又欣喜地露出笑容。

    看来连莉姿也在为我担心呢。

    是因为她知道我喜欢研究所的工作吗?

    当我和莉姿相视而笑的时候,耳边便传来爱良妹妹低低喊了一声:「那个……」

    我不解地偏著头看她,只见她带著有点紧张的表情说道:

    「小鸟游小姐来到这里之后,就一直在王宫里工作吗?」

    「嗯,对啊,我在一个叫做药用植物研究所的地方当研究员。」

    「可以请你稍微讲一下工作的事情吗?」

    「可以呀……」

    我问她为什么想听我讲工作的事情,她说是想当作今后的参考。

    她之前都待在凯尔殿下的庇护下,听从指示在王宫过著「圣女」的生活。

    但是,在发生那次骚动而和凯尔殿下分开后,她就开始思考今后该如何过日子了。

    虽然也不是不能维持目前为止的生活方式,但她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安,不确定再这样下去好不好。

    在说到一半的时候,爱良妹妹说了句「我并没有立下实绩」,看来在那场骚动当中被指出的这件事成为了她不安的来源。

    特别是从学园毕业后的去向让她感到很烦恼。

    「御园小姐有想要做的事情吗?」

    「这个嘛……如果可以,我想要再多学习一下魔法。」

    「学习魔法啊。既然如此,加入宫廷魔导师团怎么样呢?」

    「这是很好的主意。」

    听到我的提议,莉姿也扬起嗓子赞成道。

    加入宫廷魔导师团当然需要考试,不过听说以爱良妹妹现在的实力来说不成问题。

    而且爱良妹妹似乎还有魔法方面的天分。

    一般而言,具备一种属性魔法的资质已经很好了,但她竟然具备三种属性。

    这是相当少见的事情,莉姿兴奋地说百年难得一见这样的优秀人才。

    只不过在凯尔殿下的方针下,爱良妹妹以往都只有练圣属性魔法的等级,其他属性的等级还很低。

    也因为这样,爱良妹妹才说想要再多学习一下魔法。

    「既然有这么高的魔法天分,那我更觉得你应该加入宫廷魔导师团了。那里的人都是魔法专家,应该可以给予你很多指导吧,我也有在跟师团长学习魔法。」

    「是这样吗?」

    「对,难得的大好天分,应该好好发挥才对。而且去宫廷魔导师团的话,也有机会参加讨伐,这样不就能立下实绩了吗?」

    听到我这么说,爱良妹妹似乎对于加入宫廷魔导师团感到很有兴趣。

    莉姿的大力推荐应该也有产生效果。

    最重要的是,由于我会去宫廷魔导师团跟师团长学习魔法,所以见面的机会很多,这对她来说很有吸引力。

    我告诉她这件事之后,她的双眼就绽放出了亮晶晶的光采。

    有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陪伴果然会比较放心吧?

    在这之后也听莉姿说了很多事情,于是爱良妹妹决定从学园毕业后,就要加入宫廷魔导师团。

    爱良妹妹这时候的表情完全不同于刚开始谈这件事的时候,现在的她露出了开朗欢快的笑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