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二卷第五幕讨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自从被召唤来这里之后,已经过了九个月。

    这几天上完课后,我又久违地待在研究室里努力制作药水了。

    而且还会做到很晚。

    这是因为除了老客户第三骑士团之外,也接到第二骑士团的药水订单了。

    尽管单纯来想,制作的数量比平常多出一倍,不过这完全不成问题。

    我会统一一起制作,只要有材料的话,这点数量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一天本来就能比专门制作药水的人做出更多的药水。

    虽然有想过可能是因为基础等级高、MP较多的缘故,但能制作的数量多到光凭这两点是无法解释的。

    恐怕原因在于状态资讯上显示的职业,不过我到现在都没有说出这一点。

    我打算悄悄地藏在内心深处,直到有人察觉到这一点为止。

    除此之外,操作魔力的训练到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

    制作药水所需的时间缩短了。

    我是有听说彻底把操作魔力练熟后,就能缩短发动魔法所需要的时间,但不知道在制作药水上也能产生作用。

    该不会在一切跟魔力有关的事情上都能产生作用吧?

    我对于操作魔力的影响范围,以及重视这一点的师团长感到很佩服。

    当我正在卖力地制作药水的时候,所长就来了。

    已经将近夜深时刻了。

    难得所长会在研究所里留到这么晚。

    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真的很努力啊。」

    「谢谢夸奖,这次的数量比较多。」

    「因为第二骑士团也有下订单吗?」

    「是啊,不知道下次开始会不会每次都来下订单。」

    「有可能哦,他们上次去西边森林讨伐魔物的时候,对我们的药水效能感到很惊讶。」

    「是这样啊?」

    「嗯,正确来说,是你做的药水。」

    毕竟有增强五成的魔咒在嘛。

    我在内心偷偷说道。

    话说回来,连第二骑士团都来下订单了啊。

    研究所的收入也逐渐增加了。

    之后要不要请所长追加实验用的材料呢?

    我正好有想要的药草。

    那种药草还满贵的,我一直忍著没买。而现在的话,感觉拨得出预算。

    不过,这件事先搁一边。

    虽然所长是从无关痛痒的话题聊起,但应该另有正事要说吧。

    所长看起来有点紧张,于是我不由这么想道。

    至于是什么正事,我大致猜得到。

    八成是那件事。

    「今天王宫派来使者,说希望能以治疗人员的身分参加下次的讨伐。」

    「所长吗?」

    「说什么鬼话,当然是你。」

    果然啊。

    和我猜的一模一样。

    而且实在太不意外了,于是我忍不住开了个玩笑。

    「这样啊,我明白了。」

    「……你答应得真乾脆啊。」

    「毕竟之前就有提过这件事了嘛。」

    「我以为你会表现得更不情愿一点。」

    面对苦笑的所长,我也以苦笑回应他。

    我知道总有一天会接到支援讨伐的要求。

    毕竟不只所长,师团长也在提这件事。

    几天前师团长也说:「好像差不多可以去西边森林啰。」

    问我对于参加讨伐会不会感到不情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既然称作讨伐,想必一定会碰上魔物吧。

    由于至今去森林还不曾遇过魔物,所以我不清楚魔物究竟长什么模样。

    不过,看到骑士们扫荡西边森林回来后的惨状,我能肯定绝对会有生命危险。

    现在要去的,就是那样的地方。

    我不可能不感到害怕。

    但是,这次要一起去的应该是第三骑士团的骑士们。

    上次去东边和南边森林的时候,他们一直都在保护我们。

    虽然我没有遭到魔物袭击,但其他研究员好像有遇到。

    我后来听说,尽管当时研究员们也有帮忙,不过为了避免他们受到伤害,骑士们都应付得很好。

    骑士们这次大概也会如此吧。

    平常和他们相处起来,也觉得他们人真的都很好。

    我只会使用圣属性魔法,可以说是非战斗人员,他们应该不会立刻就让我直接面对魔物。

    因此,虽然我觉得魔物很可怕,却也不至于太过悲观。

    而且我也不讨厌支援那些骑士。

    倒不如说很乐意。

    再说师团长还非常期待去西边森林。

    他想看看森林中的瘴气和我的魔力会产生什么样的作用。

    在提到应该可以去西边森林的时候,他就双眼亮晶晶地这么告诉我了。

    该怎么说呢,师团长真的是始终如一啊。

    感到期待的不是只有师团长而已。

    暂且不提讨伐魔物,我也有一点期待去西边森林。

    感到期待的原因在于药草。

    森林里生长著药草园没有的药草。

    之前去过的东边和南边森林里也生长著五花八门的药草。

    每座森林的植被似乎有微妙的差异,在东边森林没看过的药草可以在南边森林看到。

    所以,我很期待能在西边森林看到东边和南边森林没有的药草。

    话虽如此,相较于其他森林的魔物,据说西边森林的魔物比较凶猛,我不确定在讨伐的过程中有没有余力去注意药草。

    参加的研究员也只有我而已,对药草很了解的研究员们负责留守。

    毕竟上次是破例让研究所的人们一起参加讨伐。

    所以就算有新奇的药草,我注意到的机率也很低。

    常见药草应该能注意到就是了……

    在参加讨伐前,先预习生长在西边森林的药草吧。

    「看来别说不情愿了,你反而还很期待的样子嘛。」

    「咦?有吗?」

    想到药草的事情后,我的心情似乎表现在脸上了。

    所长的表情从苦笑转变为感到傻眼的笑容。

    「反正你一定在想,说不定能发现新的药草吧?」

    「啊,被发现了吗?」

    「对药草有热忱是很好,不过记得准备给自己用的药水啊。」

    「给自己用的吗?」

    「MP药水之类的会需要用到吧?」

    「经您这么一说,是这样没错。」

    在所长提醒之前,我完全没想到这一点,要参加讨伐的话,确实也必须准备给自己用的药水。

    姑且不谈HP药水,MP药水是必备的。

    就算HP和MP都会自行恢复,但恢复的速度不及喝药水。

    讨伐当中也可能会出现紧急状况,到时哪可能慢慢等待恢复。

    好,今天已经达成目标了,就来做一些给自己用的药水吧。

    虽然夜深了,但跟在日本工作的时候比起来,现在下班还嫌早呢。

    于是所长回去后,我还是继续努力地制作药水。

    ◆

    时序迈入秋天,日出时刻也晚了相当多。

    没有闹钟的情况下还能在这种时间醒来,我想自己也相当适应这个世界了。

    不过原因不止如此。

    其实我总觉得有点紧张,没有睡得很好。

    简直跟远足前一晚的小朋友一样。

    和小朋友不同的是,我不是只有期待而已,还混杂了不安的心情。

    今天是出发去西边森林讨伐魔物的日子。

    我从床上起身,先去刷牙。

    一边刷牙,一边回想今天的预定行程。

    在这么做的时候,刚睡醒的脑袋就渐渐清醒过来了。

    洗脸后用美容用品保养皮肤是我每天的例行公事,但讨伐中应该无法做这种悠哉的事。

    我姑且还是把美容用品装在小一点的瓶子里,然后放进行李。

    做完这些后,接著是换衣服。

    从今天开始,暂时没办法穿平常的衣服了。

    我和宫廷魔导师团的人们一样穿长袍参加讨伐。

    长袍和礼服不同,一个人也有办法穿。

    或许是出于战斗用途,设计得很方便行动,不会觉得很憋。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是前几天拿到长袍的,看到不是穿去谒见的那种华丽长袍就松了口气。

    那么漂亮的服饰在森林中很显眼,而且我也怕弄脏,穿去参加讨伐会很不方便。

    我也没忘要整理头发。

    虽然平常都是把头发放下来,但今天为了不让头发造成妨碍,我就把侧边的头发拢到后面,再用发夹固定住。

    整装完毕后,我拿起准备好的行李走到楼下。

    虽然这时间来上班算是相当早,不过我感觉有人在。

    应该是为了把药水送到第三骑士团而提早上班的人们吧。

    研究所的门口弥漫著有点匆忙的气氛。

    骑士团委托的药水已经在昨天之前全数交货完毕了。

    但由于这次我也要参加,所以决定追加一些药水带过去。

    这件事当然有传达给第三骑士团知道。

    毕竟要是突然拿过去的话,可能会因为超载而没办法放上货车。

    而且运送药水的货车也要顺道把我载过去。

    「早啊,圣。」

    「早安,裘德也被派来了哦?」

    「唔……嗯,算是吧。」

    我走到研究所门口后,发现裘德也在。

    他是被派来把药水载去骑士团的吗?

    我从来没看过裘德这么早起,他今天起床应该很辛苦吧?

    骑士团订购的药水通常都是交给杂务人员运送。

    偶尔哪个研究员心血来潮也会自己载过去。

    以前我常常会在休息的同时顺道载去骑士团。但最近也因为要上课,都是其他人帮忙载过去的。

    今天一大早就要送货,所以我一直以为会是杂务人员来运送。

    然而裘德人在这里,代表是他要送货吧?

    「该不会是裘德你要送货吧?」

    「是啊。」

    「你起床应该很辛苦吧,一大早的,我还以为会交给杂务人员载过去。」

    「就……突然有点想来吧?」

    我把心里想的事情告诉他后,得到一个微妙的回答。

    我略为在意地偏过头,但他不给我明确的理由。

    好吧,算了。

    我不再追问下去,跑去帮忙把药水搬上车。

    全部搬完后,就要出发了。

    「圣。」

    「所长?」

    我正要坐上货车出发的时候,就被所长叫住了。

    继裘德之后,连所长也难得在这时候出现了。

    「您怎么来了?」

    「什么怎么来了,你啊……我可是来送行的。」

    「咦?」

    送行……就为了这点事情一大早来上班吗?

    我感到惊讶后,所长就朝我露出非常傻眼的表情。

    而且不止所长,连裘德也是。

    咦?怎样?是我不好吗?

    「不过算了。参加讨伐想必很辛苦,你路上小心。」

    「谢谢您的叮咛。」

    「感觉到危险就快逃,知道吗?」

    「是、是的。」

    看到所长用一反常态的严肃表情这么说,我便反射性地点头。

    他还摸了摸我的头。

    到底怎么了?

    虽然我心中觉得奇怪,但时间紧迫,我便没再多问什么,直接坐上货车。

    「那么,我出发了。」

    打了一句招呼后,我就坐著货车离开了研究所。

    货车出发后,我立刻回头挥了挥手,也看到所长和杂务人员挥了回来。

    「我总觉得太小题大作了。」

    过了一会儿,我说出刚才冒出的疑问后,坐在隔壁的裘德就面露苦笑。

    说起来,裘德之前也是一副感到傻眼的模样。

    「这是当然的吧。」

    「咦?」

    「毕竟这可是讨伐耶,我在学园念书的时候也有去过,当时是去东边森林,但这次你要去的是西边吧?那里是真的很危险。」

    我是有听说西边比东边和南边森林还要危险,但有那么夸张吗?

    仔细一想,那里有沙罗曼达出没,还曾经出现大量魔物,确实如裘德所说是个很危险的地方。

    可能是因为我之前去过的森林都没有遇到魔物,所以没什么实际的感觉,也可能是我的脑袋拒绝思考这件事。

    如果是那么危险的地方的话,我也能理解所长的态度了。

    「你真的要当心一点啊。」

    「嗯。」

    「我是说真的哦,你可别因为发现药草就自己随便乱跑。」

    「我知道啦。」

    连裘德都一脸担心地这么说道。

    莫可奈何的是有前车之鉴,我只能地接受他的忠告。

    我绷紧神经,提醒自己就算发现新药草也不能擅自行动。

    过没多久,抵达骑士团的队舍后,我更加绷紧了神经。

    因为骑士们在匆匆地进行最后的准备,酝酿出一股紧张的气氛。

    那种紧张感也感染到我了。

    我和裘德一起跳下货车。

    裘德去找骑士团的杂务人员说话后,杂务人员便陆陆续续地搬下货物,再搬到骑士团的载货马车上堆叠起来。

    当我在看他们搬东西的时候,裘德就回来了。

    我抬头看他,发现他的表情和刚才的所长一样很严肃。

    裘德也在担心我啊。我正这么想,他就轻轻执起我的左手,握紧指尖的部分。

    「你要平安回来哦。」

    「谢谢你。」

    可能是来这里的一路上已经听他说了很多,送别的话语较为简短。

    我向他道谢。而裘德的视线往地面看了一下后,扬起一如往常的微笑,便回去研究所了。

    目送他离开后,我也折返回去。

    我在找某个特定人物。

    四处晃一会儿后,对方似乎先发现我了,我看到他朝我走了过来。

    「圣。」

    「早安。」

    「早。」

    我向走到我面前的团长打招呼。

    和文官开行前会议的时候,他就告诉我这次是跟第三骑士团一起前往西边森林。

    由于这阵子都在请他们陪我练习魔法,所以第三骑士团有很多我认识的骑士,让我觉得很放心。

    毕竟一直被包围在不认识的人群里也很累人。

    考虑到之后的事情,我不希望在路途上把自己搞得太疲惫。

    后来听骑士们说,当初在决定要第二骑士团还是第三骑士团和我一起行动的时候,发生过一点争执。

    看到第二骑士团对我露出谜一般的痴迷模样,我就觉得不意外。

    老实说,受到那种痴迷的态度对待真的非常不舒服,最后决定是第三骑士团让我松了一口气。

    听说是师团长帮忙推了一把。

    眼镜菁英大人似乎是团长的哥哥,不知是否与此有关联?

    做得好啊,师团长。

    「圣是坐马车到西边森林吗?」

    「我是这么听说的。」

    「这样啊……」

    文官跟我说,从王宫到西边森林有一点距离,要我坐马车过去。

    骑士们几乎都是骑马,从第三骑士团坐马车过去的好像只有我而已。

    虽然一直独自待在马车里可能会很无聊,不过在路上睡觉就没关系了吧。

    但是,团长不知为何沉下了脸。

    他是在介意我一个人待在马车里吗?

    这个疑问在走到马车附近后得到了解答。

    「圣小姐,早安。」

    「咦?师团长?」

    师团长站在似乎是预定给我搭乘的马车旁边。

    根据我听到的事前规画,宫廷魔导师团应该是从他们的队舍出发才对呀……

    「早安,您怎么会来这里呢?」

    「我想和你一起过去。」

    「一起……难道是一起坐马车吗?」

    「是的。」

    师团长微笑颔首。

    和我身旁板著一张脸的团长成明显对比。

    「这趟路程得花不少时间,我打算在搭车途中和你谈谈魔法的事情。」

    「要上课的意思吗?」

    「对,我听说你要自己坐马车,怕你觉得无聊。」

    「是这样没错……」

    原本我想说睡觉好了,但他愿意上魔法课的话也很令人感激。

    参加讨伐期间,所有课程都必须请假,所以我有点担心自己会在讨伐的过程中忘记学过的内容。

    「谢谢您。」

    「不用谢。那么,应该到出发的时间了吧?」

    「是啊。」

    我向师团长道谢后,他的笑意就更深了。

    听到他这么说,我环视周遭,好像差不多都准备好了,很多人都各自骑在马上等待著。

    在团长和师团长的示意之下,我走到马车的车门前。

    大概是因为上车顺序是女士优先,所以我是第一个。

    由于车门的位置比较高,当我打算抓住车门的边框上车时,旁边就轻轻伸来了一只手。

    我看向这只手的主人──是团长。

    虽然总觉得有点难为情,不过我还是一边向他道谢,一边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上。

    我也习惯这种护送的行为了啊。

    这也是礼仪课的功劳吗?

    我有点逃避现实地钻上马车,发现里面比想像中还要宽敞。

    座位上摆有坐垫和毛毯,看得出来准备的人有花心思想让我这一路过得舒服点。

    真的很感激。

    我往里头坐下后,师团长也接著钻上马车。

    他在我旁边坐下,不过车内比之前去王都的时候还要宽敞,所以我没有太过在意。

    嗯,和帅哥的亲密旅游我真的敬谢不敏。

    马车的门关上后,过一会儿就出发了。

    听说到西边森林要花上一天左右。

    我决定听师团长上魔法课的时候,也顺道请教一下关于西边森林的事情。

    ◆

    经过约莫一天的路程后,我们抵达西边森林了。

    虽然我听说是一天左右,但由于途中会穿插休息时间,所以实际上花了一天半左右。

    我想,可能是因为有我的缘故。

    之前去王都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其实坐马车旅行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程度的负担。

    要不是师团长在路上建议我使用「治愈」,应该要花更久的时间才能抵达吧。

    尽管肉体上很劳累,但精神上则与之相反。

    啊不对,肉体的劳累当然还是有影响到精神的时候。

    但我开始使用「治愈」之后,就不再是问题了。

    我想师团长的存在相当重要。

    路上的魔法课内容和讨伐有关。

    与其说是魔法课,不如说是战斗课可能还比较贴切。

    他教我的,大部分都是我在团体战里的职责所在以及应对进退等等。

    我生长在和平的日本,对战斗完全没有经验,所以这些内容对我非常有帮助。

    这样的课程在上了几小时后就结束了。

    因为我在第二次休息的时候,无意中对师团长提了某件事。

    是关于强化过的药草。

    能生产出这种药草都要多亏师团长的建议,我就向他报告这件事顺便道谢。

    如此一来,当然会谈到是如何生产出那种药草的。

    必定会提及那个神秘魔法……

    我不经意地说出「发动了一种我也不太清楚的魔法」这句话后,师团长的眼神顿时就变了。

    我心中暗叫不妙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要不是团长这段休息时间也在场并出言制止的话,可能暂时就没办法继续前进了。

    团长说:「在这里谈不太妥,上了马车再谈。」真的是帮了大忙。

    从这里开始的一路上都在谈论那个神秘魔法。

    与其说是谈论,不如说是给他盘问应该比较恰当。

    师团长似乎也不知道那种魔法,所以他追根究柢问了一大堆问题。

    他还希望我实际施展给他看看,但我告诉他自从那次之后就没成功过了,他就露出显而易见的沮丧神情。

    嗯,真的是始终如一啊。

    为了制造强化过的药草,我也正在练习重现那种魔法,所以我就告诉他,等我能够重现那种魔法就施展给他看,请他别再沮丧了。

    就在说著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抵达了第一个驻扎地。

    到这里才和第二骑士团和宫廷魔导师团的人们会合。

    全员集合后的场面相当浩大,但听说上次的讨伐行动也出动了差不多的人数。

    我知道西边森林的魔物比较强悍,不过这样的人数远比之前去南边森林的时候还要多。

    表示西边森林就是如此棘手吧。

    或许也有一些是专门准备驻扎地的人员。

    毕竟南边森林是一天来回。

    可能是因为人数庞大,除了骑士们外,还有负责打理他们身边大小事的人们随行。

    多亏如此,我什么都不用做,很悠闲地在马车上等到一切准备就绪。

    啊,我有帮忙准备餐点哦。

    是第三骑士团的人们拜托我的。

    许多第三骑士团的人都很爱研究所餐厅的菜色,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餐点美味的话,我自己也会很高兴,于是二话不说地答应了。

    在做餐点的时候,令人很感激的是,物资里有可以拿来入菜的药草。

    大概是裘德或所长放的吧?

    不管怎样,我就心怀感恩地拿来入菜了。

    吃了我做的餐点会明显出现提升身体能力等等的效果,不过吃完晚餐后就要睡觉了,应该没关系吧。

    我带著这个想法肆无忌惮地做了晚餐,并且广受第三骑士团的骑士们好评。

    虽然所长禁止我在公开场合做菜,但第三骑士团的骑士们老早就尝过了,所以我想应该不要紧吧。

    接著隔天,我们再次动身前往西边森林。

    在刚过中午不久的时候抵达了。

    由于还没吃午餐,大家就决定先休息一下吃个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听说了前一天用餐的事情,这次连第二骑士团和宫廷魔导师团的人们都来拜托我做饭了。

    我不可能凭一己之力做出所有人的餐点,所以就请其他人来做,我只负责指导。

    接下来就要开始讨伐魔物了,其实应该是要由我来做饭才对。

    但毕竟所长下了禁令,给别人做还是比较好。

    我有试过味道,所以继昨天之后,也获得了第二骑士团和宫廷魔导师团的好评。

    吃完午餐后,大家决定趁天色还亮的时候,进去西边森林探探情况。

    但我负责留守。

    听说要先派骑士们去进行侦查。

    我只是一个外行人而已,便乖乖地听从指示。

    不过,因为还有时间,我就请他们同意让我去搜寻生长在森林外围的药草。

    难得来这里一趟,要是没有得到任何跟研究有关的收获的话,会令人觉得很落寞。

    负责护送我的是团长,真的很不好意思麻烦他。

    师团长哦?

    他欢欣雀跃地跟著侦查人员一起走了。

    说是做个暖身操之类的。

    就这样,在离开王宫后的第三天,终于能够进入西边森林了。

    西边森林在一片郁郁苍苍的茂林包覆之下,白天时依旧光线昏暗。

    东边和南边森林可能是因为有学园的学生出入的缘故,修整得还满整齐的。

    我去那两座森林的时候甚至觉得相当明亮,所以更加觉得西边森林很阴暗了。

    大家在这座森林中分成几个小组来行动。

    我被分配到的小组除了第三骑士团的骑士们之外,还有团长和师团长。

    被分配到我这组的宫廷魔导师人数是其他小组的一半。

    原因在于师团长。

    本来不该是师团长加入我这组,而是其他魔导师才对,但师团长行使了他的强权。

    他说不能让我有个什么万一。

    不是吧,我这组已经有团长了,连师团长都加入的话感觉战力就过剩了,但师团长坚决不肯退让。

    我想,师团长其实是为了研究才想跟我一组的。

    绝对是这样。

    让我惊讶的反而是团长。

    团长也拒绝移动到别组。

    按照平常的话,感觉他会在冷静的判断下主动移动到别组。

    结果在稍微改变一下编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的阵容了。

    嗯,真的是战力过剩了。

    来到这里后,我终于看到魔物了,但还来不及觉得害怕,师团长就三两下解决了魔物。

    而且还一边哼著歌。

    见状,团长也露出苦笑了。

    然后一边苦笑一边斩杀从旁边冲出来的魔物,这样的团长也满夸张的。

    虽然师团长双眼发光地表示很久没参加讨伐了,但看起来不像隔了一段空窗期。

    不知是否因为现在是在讨伐当中,他不仅接二连三地咏唱魔法,而且发动出来的威力似乎比以往在演习场施展给我看的还要强。

    我是有听说他很厉害,但不知道有厉害到这个地步。

    各部队的最高长官是不是都要这么厉害才足以担当呢?

    这就表示团长的实力也差不多这么强吗?

    我身边有两个这样的人物。

    果然只有我这组的战力特别突出啊。

    「哇啊!」

    「没事吧?」

    「谢、谢谢您。」

    我走路的时候都很注意脚边,但还是被从地面隆起的树根绊到脚了。

    如果走在我旁边的团长没有立刻抓住我的手臂扶住我,我大概已经跌倒了吧。

    除了光线昏暗导致看不清脚下之外,再加上满地落叶,很容易就会脚一滑跌倒。

    这条路没有什么矮小的树丛,应该还是有事先修整过,但不太好走。

    话虽如此也不能老盯著脚下走路,这就是辛苦之处。

    我站好身体,看了眼师团长,发现他用手托著下巴,正在思索著什么事情。

    怎么了吗?

    「师团长,有什么问题吗?」

    「哦,没有,就是觉得魔物比以前还要少。」

    魔物变少了?

    我是初次来这里,所以没什么实感,但看团长也点了点头,应该是真的有减少吧。

    「会是上次讨伐所影响的吗?」

    「也是有这个可能,但减少的数量还要更多。」

    我问了团长之后,他说减少的数量比讨伐所影响的要多得多。

    团长和师团长都若有所思地陷入沉思。

    大概是独自思索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所以师团长就边走边向团长问了许多问题。

    「我以前来这里的时候,魔物似乎还要更多一点。」

    「是啊,和上次讨伐的时候比起来也显得较少。」

    「说起来,几乎没看到比较弱的魔物吧,目前为止打倒的魔物好像都是这里的中坚阶级。」

    「经你这么一说,确实是如此。」

    说到这里,师团长就目不转睛地盯著我看。

    团长察觉到师团长的视线后,也往我看了过来。

    咦?干嘛?

    我不知所措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师团长用了然于心的表情点了点头。

    「继续前进吧。」

    「说得也是。」

    请你们两位不要自己想通了什么就打算往前进好吗?

    原本我正要请他们说明,但不巧的是遭遇魔物了,没能问出口。

    走了一阵子后,遭遇魔物的间隔愈来愈短了。

    当我想说走到了相当深的位置时,走在前头的人们就停住了脚步。

    我正感到奇怪,身旁的团长便告诉我原因。

    「这一带会出现强悍的魔物,平常都会在这附近花时间重整态势。」

    「原来是这样啊。」

    会使用圣属性魔法的同行魔导师开始咏唱提升攻击力和防御力的魔法。

    我也必须帮忙才行。

    我走到刚刚好的位置,准备咏唱范围魔法。

    向周遭释放出魔力后,我咏唱起「范围防护」。

    「范围防护」是针对物理攻击和魔法攻击提高防御力的范围魔法。

    对单一对象施展的话,就是「防护」。

    像这一类提升防御力的魔法,一般在使用的有两种,一种是提升物理防御力的「物理防护」,另一种是提升魔法防御力的「魔法防护」。

    不过,师团长教我的是一次提升两边的「防护」。

    他说这个比较好用。

    实际上,咏唱「防护」所消耗的MP也少于咏唱两种魔法。

    问题只在于「防护」的难度较高而已。

    我吗?

    我还满快就上手了哦。

    圣属性魔法的等级是∞(无限大)可能占了很大的原因吧。

    第一次成功发动「防护」的时候,师团长还抱著肚子笑个不停。

    他说我施展起来未免太轻而易举了。

    明明就是他自己教的,真是过分。

    大概是因为我施展了这种本来难到连师团长都不禁失笑的魔法,而且还是范围性的,只见魔导师们都一脸愕然地看著我,不过我没放在心上。

    毕竟,比起一个一个施展魔法,使用范围魔法快多了嘛。

    提升完防御力后,接著是提升攻击力。

    做到这一步后,就没有我能做的事情了。

    连续施展范围魔法后,MP当然减少了很多,于是我从行李中拿出几瓶MP药水喝光。

    其他魔导师也一样。

    虽然用等的MP也会自行恢复,但好像马上就要出发了。

    我和魔导师们喝完药水后,小组再度向前迈进。

    环视周围,大家的表情都和刚才不同,看得出来紧张感逐渐攀升。

    我们前往的方向是西边森林的最深处。

    其他组只是走不同路线,目的地同样是这里。

    愈接近最深处,出现的魔物就会愈强。

    我在行前会议上是这么听说的。

    这一点没有错。

    但并不是只有这样而已。

    随著我们愈往前进,遭遇魔物的频率就逐渐变高。

    目前为止短时间内就结束的战斗开始慢慢拉长时间了。

    因为之前只会一只一只出现,现在变成集体出现,甚至还没对付完一群就又出现另一群魔物。

    受伤的人也渐渐增加,原本无事可做的我也咏唱起「治愈」,多了支援的工作。

    我之所以第一次参加讨伐就应付得来,可能都要拜师团长的特训所赐。

    而且骑士们和团长都会保护我,让我只要待在不会受到波及的后方进行支援就好,所以我也才能不慌不忙地保持镇定。

    要说可怕的话,还是有一点可怕就是了。

    「突然增加了啊,上次来讨伐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在战斗的空档,师团长露出不同于以往的眼神……不对,那是彷佛发现有趣事物似的眼神,并且这么问道。

    对于他的问题,准备展开下次战斗的团长答道:

    「对,愈往深处前进就愈严重。」

    「哦?」

    师团长眯起眼睛,舔了舔嘴唇,并勾起充满兴味的笑容。

    总觉得他好像打开了某种不能打开的开关。

    我才刚这么想,就看见连续飞出好几发魔法,一口气解决掉朝这边袭击过来的魔物。

    犯人是师团长。

    我之前从来没见过他用那么快的速度连续发动魔法。

    这就是将魔力操作练到纯熟后的速度吗?

    我有一点惊讶。

    「这深处似乎发生了些什么。」

    「嗯,骑士团也是如此判断的,所以才决定这次要前进到最深处。」

    「这样啊,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呢。」

    看到师团长饶富兴味地笑了笑,魔导师们都露出感到没辙的表情。

    哦,确实是打开了不能打开的开关了。

    在谈论我的魔力时也是一模一样的表情。

    听魔导师们说,师团长变成这样后就拦不住了。

    我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就悄悄地跟在骑士们后面走著。

    「『反射』。」

    我们一边打倒魔物一边前进。

    在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战斗中,见到魔物逼近骑士,我咏唱起「反射」,张开具有反射效果的屏障抵御其攻击。

    魔物的攻击遭到屏障阻挡,伤害反射了回去。

    接著,在魔物感到退缩的时候,骑士的一击解决了它。

    我这个屏障发动得真是及时啊。

    当我独自沉浸在满足之中时,师团长就对我说道:

    「刚才的发动时机算得真好呢。」

    「谢谢夸奖。」

    受到夸奖让我有一点开心。

    不过,感到开心也只有一下子而已,马上就又要移动了。

    一直在同一个地方逗留的话,魔物立刻会聚集过来。

    我们可能已经很接近最深处了,战斗结束后,到下一次战斗开始之前的间隔缩短了相当多。

    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周遭的空气也渐渐混浊了起来,我整个汗流浃背,衣服紧贴著皮肤相当不舒服。

    听团长说,空气会如此令人不快,是因为瘴气变浓的缘故。

    原来这就是瘴气啊。

    愈深入森林,瘴气就会愈浓的样子。

    接著,在抵达最深处的时候,我听到走在前头的骑士低喃了一句:「什么东西?」

    除了我之外,其他人似乎也都有听到这个声音,只见团长和师团长往前头走了过去。

    我也慢他们一步跟在后头。

    被称为最深处的地方是低洼地,我们站在低洼地的上方,低头俯视最深处。

    最深处看起来像是一块黑色沼泽。

    问题在于,陆陆续续有魔物从沼泽中冒出来。

    「那是什么?」

    「是啊,到底会是什么呢?」

    团长和师团长都一脸严肃地看著沼泽。

    现在离沼泽有一段距离,冒出来的魔物还没有察觉到我们。

    但要是发出太大的声音可能会引起魔物注意,所以他们两人都压低嗓子说话。

    我也放轻呼吸,从他们两人身后偷偷地望向沼泽周遭。

    冒出来的魔物似乎并没有立刻移动,暂时都在沼泽附近逗留。

    沼泽周遭挤满了密密麻麻的魔物。

    要是被其中一只发现的话,大概就会陆陆续续地惊动这里所有的魔物,导致全部都朝这边猛扑过来吧。

    希望不会有这种事态发生。

    就算团长和师团长再怎么厉害,也很难对付数量如此庞大的魔物吧。

    光是想像那样的情况,我就忍不住震颤了一下。

    嗯,必死无疑。

    不过,这里愈看愈是觉得毛骨悚然。

    看著漆黑混浊的沼泽,我的内心便感到烦闷不快。

    无论是颜色还是不断冒出魔物的模样,怎么看都不是普通的沼泽。

    团长和师团长似乎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沼泽,两人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唔……

    愈接近最深处,瘴气好像就愈浓的样子,这个沼泽该不会是由瘴气构成的吧?

    当我在思考沼泽的事情时,前方两人就转过了头。

    团长和师团长原本都看著沼泽讨论著什么,不过好像谈完了。

    他们挥挥手示意后退。

    之所以没有出声指示,是因为沼泽周遭的部分魔物往这边移动过来了。

    我也尽量不发出声音,轻轻地往后退去。

    后退完没多久,前进方向马上传来惊叫声。

    我凝视前方,隐约看见了橘色的光芒。

    那究竟是什么?

    才这么想著,就看到烈焰倏然窜起,吞没了前方的骑士。

    等等,这下危险了啊?

    「要来了!」

    我不知所措地乱了手脚,而这次就听到背后传来团长的喊声。

    我转过头去,看到沼泽周遭的几只魔物往这里过来了。

    难道是察觉到前方的骚动了吗?

    一阵寒意窜上我的背脊。

    「那边的似乎是沙罗曼达啊。」

    「咦?」

    师团长不知何时来到我身边,如此低声说道。

    看来前方出现了沙罗曼达。

    刚才的烈焰是沙罗曼达吐出来的。

    前方有白光闪耀,我看到是魔导师在咏唱恢复魔法。

    我身旁的师团长也在用魔法攻击从后方袭击过来的魔物。

    没错,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

    我往前方一看,发现有魔导师跑到刚才被烈焰吞噬的人旁边施展恢复魔法。

    由于骑士当下似乎立刻张开了屏障,尽管受了伤,但还是活下来了。

    我也像之前复原断肢的时候一样,集中魔力发动「治愈」。

    从传出欢呼声看来,我知道应该是成功治好了。

    我接著也向其他骑士施展「治愈」。

    同时不忘要支援后方。

    我往最深处走去,由于在折返处遇到沙罗曼达,魔导师都聚集到了前方。

    因为这样,导致后方的魔导师很少,比前方更缺乏治疗的手段。

    师团长好像也会在攻击魔法之间夹带几个恢复魔法,不过考虑到效率的话,还是由我来负责施展恢复魔法比较好吧。

    就这样,胶著的状态持续了一阵子。

    前方的沙罗曼达好像还是很难对付。

    后方有团长和师团长等高火力的人在,所以魔物接二连三地被打倒了。

    尽管如此,从沼泽冒出的魔物似乎永无止尽,一只接一只地前仆后继而来。

    虽然只要手头还有药水,就不用担心MP耗尽,但再这样下去的话,情况绝对会慢慢地恶化。

    不止我,周围的大家都有感觉到这一点。

    师团长平常用字遣词都相当客气有礼,现在却偶尔会听到他骂:「该死!」证明他也正感到焦虑吧。

    我的胃部开始绞痛了起来。

    这时,背后传来了一声:「危险!」

    我转过头,便看到沙罗曼达吐出的火球迎面袭来。

    等一下啊!

    我没时间咏唱魔法,旁边的师团长也正忙著对付后方的魔物,来不及顾及我这里。

    耳边还能听到团长从远方喊道:「圣!」

    这一刻,所有事物看起来都进入了慢动作模式,我感觉自己看到了走马灯。

    而在下一刻,一股寒气飘来,我眼前耸立著比我还要高的冰墙。

    虽然我在剎那间举起手臂保护住脸,但火球似乎被冰墙给阻挡住了。

    周围飘荡著水蒸气。

    我一下子松懈下来,差点当场瘫坐在地上,是师团长抓住了我的手臂。

    「还没结束呢,站稳身子。」

    「是、是的。」

    「看来是你的发饰里的魔法发动了啊。」

    「发饰?」

    「你现在戴著的发饰有经过附魔吧?」

    他这么一说,我便想起来了。

    我现在戴著的发饰是团长送我的。

    如师团长所说,是有经过附魔的发饰。

    原来有这种效果啊……

    多亏了团长,我才能得救。

    心头涌上一阵暖意,我轻轻地将手置于胸前握紧。

    设法撑起双脚站直身体后,师团长就放开了我的手臂。

    应该是判断不需要再扶著我了吧。

    他立刻又回归战线。

    因为周遭情况还不能掉以轻心。

    话说回来,实在是没完没了。

    后方的魔物依然源源不绝地冒了出来。

    不想点办法解决那个沼泽的话,这情况就不会改变。

    不仅如此,可能迟早会出人命。

    刚才那个火球也是,其实一开始都是有其他骑士帮我阻挡,才没有飞到我这边来。

    就算魔法可以恢复体力,也没办法连同精神上的疲惫都治好。

    而且大家的集中力也慢慢下降了,受伤的频率也随之增加。

    该怎么办才好?

    我能做的事情只有咏唱恢复魔法吗?

    在进行支援当中,我的脑海里就划过这样的念头。

    我要设法解决掉那个沼泽。

    要不然……

    「团长!」

    听到骑士的声音,我猛然回神。

    我往传出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团长遭到一只长得像黑狼的魔物攻击,身体失衡摇晃起来。

    虽然团长立刻站稳了步伐,但这时又有另一只黑狼袭击他。

    不要啊,住手!

    下一瞬间,某种东西从我身上漫了出去。

    漫出来的,是在研究所见过的金色魔力。

    这种魔力转眼之间就到达远在另一头的团长那边。

    朝团长猛扑过去的黑狼,从接触到我的魔力部位开始化为黑烟,最后遭到金色洪流吞噬,瞬间消失无踪。

    团长用惊愕的表情转头看我。

    不止团长,其他人也是。

    我当然也很惊讶。

    这是怎样?

    再怎么说也太扯了吧?

    即使是在愣住的时候,魔力还是不断从我身上漫出去。

    金色的魔力气势不减地继续朝周遭扩散。

    虽然还是老样子,突然就发生了,不过这个状态的话,说不定……

    我像在研究所发动的时候一样,将双手交握在胸前进行祈祷。

    内心同时想著,希望魔物和沼泽能一起消失。

    这时,魔力扩散的速度更快了。

    在地面蔓延的金色烟雾扩大了范围,将沙罗曼达及沼泽周围的魔物,还有沼泽本身都吞噬进去。

    看到整个沼泽都被笼罩住,我便发动法术,光芒四散开来。

    当闪闪发亮的金色粒子从空中降落下来的时候,周围的魔物和沼泽全都消失了,变成一座普通的森林。

    「结束……了吗?」

    「看来是这样呢。」

    听到团长的低喃声,师团长这么答道之后,因为突发事态而呆站在原地的骑士们似乎也都意会过来了。

    四面八方响起了「哇哦──」的欢呼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