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二卷第四幕品种改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许久不见的图书室。

    自从开始上课后就拨不出时间来这里,今天终于能来了。

    我脚步飞快地前往的方向,是前阵子获准进入的禁书库。

    虽然是附设在图书室里面,但图书室的一般图书区和禁书库之间设有司书员们的休息室,而且还有一道上锁的厚重门扉把两区分隔开来。

    门锁乍看之下只是很普通的锁,不过好像没那么简单。

    我也不是很懂,就是听说门锁其实有使用一种神秘的魔法技术,只要是没有获得许可的人,就算用钥匙也没办法开门。

    八成是类似生物识别技术的东西吧。

    顺便说一下,从禁书库出来外面不需要上锁。

    似乎会自动上锁的样子。

    我将许可证递给休息室的司书员看,他就帮我打开禁书库的锁,带我前往目标书架。

    图书室本来就没什么人来,禁书库更是没有人。

    现在大概只有我和司书员在吧?

    「您要找的药草相关书籍都放在这边和这边的书架上。」

    「谢谢。」

    抵达目标书架后,司书员就回去了。

    我立刻开始浏览架上书籍。

    到底是设有阅览限制的场所,书架上的书籍都绑有炼子,避免被人带出去。

    炼子有一定的长度,看起来足够拉到书架旁边的桌椅上。

    我挑了两三本较为显眼的书后,就走到那边坐下。

    这里的书籍似乎比图书室里的还要老旧,我翻书的时候都有点紧张。

    我一边谨慎留意,一边查有没有想要的资料。

    我在寻找的是,比上级HP药水所使用的药草更具高疗效的药草。

    图书室里的药草相关书籍几乎都翻过了。

    虽然那些书有记载到上级为止的药水所使用的药草,但没有提到可能比那些药草更具疗效的药草。

    我猜或许能在禁书库的书籍里找到资料,所以才会来到这里。而这个决定似乎是正确的。

    如我所料,这里的书籍写有许多图书室的书籍所没有的药草记述。

    不止如此,就算是同一种药草,这里的内容也更为详细……

    嗯。

    而且处处可见类似「这么做,就能赋予药水有点棒的效果唷」的叙述。

    至于是什么效果……就当作没看到吧。

    我就这样专注地阅读起来。不过看了好几本后,还是会有一点累。

    稍微休息一下吧?

    我这么想著而抬起头后,就发现有人站在旁边。

    「咿!」

    我的身体抖了一下,忍不住叫出了声。

    在一片昏暗当中,隐隐约约浮现出一张白磁面具……不对,是脸。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师团长就站在那里了。

    呃,是师团长没错吧?

    他面无表情地垂首看著书,而且五官又相当精致,导致那张脸看起来很像面具。

    「师团长?」

    我朝他出声后,他的视线就移向我,然后缓缓露出一抹微笑。

    「你在找药草吗?」

    「对,是这样没错……师团长什么时候来的?」

    「不久前来的。我就站在这里等你什么时候会发现。」

    「其实您喊我一声就好了。」

    「我看你读得很专心的模样,怕打扰到你。」

    我确实是集中了精神在读书,但有至于别人站在这么近的地方都浑然不觉吗?

    我完全没感觉到有人靠近的气息。

    一抬头就发现旁边站了个人,著实把我吓得不轻。

    当我抚著还在怦怦直跳的胸口的时候,师团长就伸手把书翻到下一页。

    「你有想要杀害的对象吗?」

    「什么?」

    他的问题实在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整个人都呆掉了。

    为什么会突然问到这种事情?

    「这上面记载的全都是毒草吧?」

    我看向师团长指著的页面,发现的确全是毒草。

    应该说,这本书本身就是网罗了各种毒草的书籍。

    不、不是有句话说,使用得当的话,毒也可以成为药吗?

    我绝对不是想依照本来的用途来使用哦!

    「毕竟使用得当的话,毒也可以成为药嘛。」

    「哦,这样啊。」

    师团长点了点头。感觉他理解成另外一种不同的意思了,但我说的可是真的哦。

    真的是真的哦。

    「那么,你在找什么呢?」

    「嗯……我在找的是,除了现在用于制作药水的药草以外,看起来也能够恢复HP和MP的药草。」

    「现有配方以外的药草吗?」

    「是的。」

    见师团长露出疑惑的表情,我便跟他说明目前为止的研究经过。

    并且也告诉他,我正在找比上级药水所使用的药草更具高疗效的药草。

    师团长听完便说了句「原来是这样啊」,然后用手托著下巴思忖了一会儿。

    「药水的制作方法,是一边注入魔力,一边熬煮药草和水吧?」

    「是的。」

    「圣小姐知道植物也具有微量的魔力吗?」

    「咦?是这样的吗?」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听师团长说,这个世界的所有生物或多或少都具有魔力。

    这一点是他在研究的过程中发现的,所以并没有太多人知道。

    于是,他便根据这一点对我提了个建议。

    那就是,若想提高药水的效能,可以著眼于药草所具有的魔力看看。

    一般看法中,药草做成药水后就能提高原本的效力,是由于制作过程中注入的魔力所带来的影响。

    师团长也认为,我制作的药水之所以比其他人做的还要高出五成效能,可能是制作过程中的魔力导致的。

    「如果能让药草拥有圣小姐的魔力,说不定效能还能再提高呢。」

    「这是可能的吗?」

    「谁知道呢?」

    登愣!

    我想说这里才是关键之处,结果师团长似乎也没有依据。

    师团长说得没错,如果药草具备和我一样的魔力的话,或许效能还能再提升,但问题在于要怎么让药草拥有我的魔力。

    「抱歉没能帮上忙。若是魔法方面的事情,我应该还有办法提供帮助……」

    「不,您提到的药草魔力很有参考价值,谢谢您。」

    虽然师团长一副感到抱歉的模样,但多亏有他的建议,让我看到了一丝光明。

    到这里也正好告一个段落,我决定先离开禁书库,回去研究所。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药草具有魔力,所以研究员们也很有可能不知道。

    不过在药草这方面,他们懂得应该比师团长还要多吧。

    跟大家商量的话,或许就能找到让药草拥有我的魔力的好方法。

    于是,我就带著些许雀跃的心情和师团长道别了。

    ◆

    回到研究所后,我询问了研究员们。

    该说真不愧是研究员吗?有几个人也知道药草具有魔力的事情。

    不过,似乎谁也没想过要让药草保持自己的魔力,所以我提到师团长的建议后,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一般而言,确实都不会想到让药草拥有自己的魔力后,就能提高效能吧。

    因此,大家对于赋予药草魔力的方法都没有头绪。

    不过,不知道也是没办法的事。

    只要多多尝试就行了。

    「所以说,裘德,你可以帮我吗?」

    「还真是突然耶,要我帮你什么啊?」

    虽然裘德露出了苦笑,但还是打算帮忙,他人真的很好。

    我首先确认的,是能否形成含有魔力的水。

    把剪下来的花插在染色的水里的话,花瓣不是会变色吗?

    我想利用这个原理,把药草放在含有魔力的水里试试。

    不过我不知道形成魔力水的方法,所以就请教感觉很有可能会知道的裘德。

    毕竟裘德有水属性魔法的资质嘛。

    然而遗憾的是,他并不知道。

    他尝试用水属性魔法形成含有魔力的水,但失败了。

    我们也试了许多种方法,像是施展水属性魔法形成水的时候,比平常使用更多的魔力之类的,然而都不行。

    「虽然是个不错的点子,不过说到底,必须是圣你自己做出含有魔力的水吧,那就不能用水属性魔法来做了不是吗?」

    「我想说这一点之后再来想办法。」

    几番尝试未果,裘德就这么跟我说道。而在听到我的想法后,他感到很傻眼。

    裘德说得没错,我不会使用水属性魔法。

    因此,尽管我的确没办法用水属性魔法形成水,但这是我最先掌握到的头绪,觉得尝试一下也没关系。

    于是,我放弃用水属性魔法来做魔力水,接著尝试用附魔的方式来做做看。

    毕竟可以拿矿物作为核来进行附魔,或许水也是行得通的。

    结果一败涂地。

    内心完全涌现不出进行附魔时,那种觉得自己办得到的感觉。

    我知道这种感觉叫什么。

    叫做无能为力。

    「话说回来,对水进行附魔真是有创意耶。」

    「是吗?」

    「就我所知,我还没看过哪个人想做这种事情。」

    「不过,有附魔效果的水也不知道能用在哪里呀。没有迫切需要的话,就不会有人去尝试吧。」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想起游戏里也有圣水这种东西。

    没记错的话,那好像是用来对付不死系魔物的?

    在游戏设定中,还有撒出去后,魔物就暂时无法靠近的效果。

    圣水的作法……是什么来著?

    似乎只要祝福过就可以了?

    我觉得自己好像有在哪里听过这样的事情。

    那,祝福要怎么做?

    见我拿著装有蒸馏水的烧瓶喃喃低哼著,裘德一脸担心地朝我出声:

    「你怎么了?」

    「嗯……我在思考祝福该怎么做。」

    「什么祝福?」

    「这边的世界没有圣水吗?」

    「圣水?唔,没听过耶。」

    圣水竟然不存在啊。

    这样一来,可能也没有祝福的方法吧。

    为了保险起见,我跟裘德确认了一下,但他果然不知道。

    总觉得这件事跟魔法有关,去请教师团长应该比较快。

    我无意间看了眼外面,发现不知何时已经日落,天色渐渐暗下。

    看来时间在我和裘德做各种实验当中匆匆流逝了。

    明天再去问师团长好了。

    我决定结束今天的实验。

    「祝福……吗?」

    隔天上魔法课的时候,我就询问了师团长。

    我单纯只是问他知不知道祝福这种圣属性魔法,但他似乎也没头绪的样子。

    我想可能是名称不一样,便向他说明之所以会提到圣水的来龙去脉。

    谈到圣水的部分时,师团长一听到圣水对不死系的魔物有效果,双眼顿时绽放出光采,这应该不是我的错觉。

    之后我们把上课的事拋到一边,光顾著聊我原本世界里的游戏,讨论其中的魔法概念。

    「祝福给人的印象,就是具有能够强化身体之类的作用。」

    「原来如此,在圣小姐原本的世界,祝福是具有各式各样的效果的。」

    「但魔法本身是不存在的,所以都是幻想而已。」

    「尽管如此,这概念还是颇有意思的。我们这边虽然有强化身体的魔法,不过并没有特别针对不死系魔物的魔法。」

    「您说没有特别针对的魔法,意思是没办法用魔法打倒吗?」

    「并非如此,就只是没有对付它们时别具效果的魔法罢了,一般还是会用火属性魔法等等来对付它们。」

    说到这里,师团长像是察觉到什么事情,用手托著下巴沉思起来。

    虽然好像没有祝福这种魔法,但他难道想到其他线索了吗?

    「尽管不是只针对不死系,但确实有对于歼灭魔物别具效果的魔法。」

    「有那种魔法吗?」

    「对。不过只是相传有这种魔法存在而已,详细情形并不清楚。」

    看到师团长敛起平常的笑容,一脸认真地这么说著,让我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

    既然只相传有这种魔法存在,不清楚详细情形,就代表那不是一般在使用的属性魔法吧。

    说到不是属性魔法的魔法,我只能想到生活魔法而已,但生活魔法比属性魔法还要简单,应该没有隐匿的必要才对。

    这样一来,会是完全不同系统的魔法吗?

    「那种魔法叫什么呢?」

    「连名称也没有,但有留下那种魔法的使用者的相关纪录。」

    「意思是……」

    「那是圣女使用的法术。」

    果然。

    我听到一半就隐隐察觉到了。

    但没有留下「圣女」所使用的法术的详细纪录,不会造成问题吗?

    之后担任圣女的人该怎么学会那种魔法啊?

    「没有关于法术的详细纪录吗?」

    「对,留下的纪录几乎都只提到效果方面,像是能够以极快的速度歼灭魔物。」

    「过去的圣女是怎么学会那种法术的呢?」

    「这一点也不清楚。」

    我的老天爷啊。

    结果得到的资讯就这么多而已。在这之后还是如同往常上完魔法课,结束了这一天。

    ◆

    次日早上。

    我站在药草园的一角,一边给个人田地上的药草浇水,一边思索著。

    是关于昨天师团长提到的「圣女」的法术。

    现在要制造出含有魔力的水似乎有难度,所以我已经是半放弃的状态了。

    虽然放弃得可能有点早,但其实真正需要的并不是含有魔力的水,而是具有我的魔力的药草。

    药草本身就含有水分,所以如果能从外部让水变成含有魔力的水,应该也可以改变药草所含有的水分。

    不过,问题就在于从外部给予影响的方法……

    根据师团长所说,这里不存在相当于祝福的魔法,但还是有类似的魔法。

    那就是「圣女」的法术,不仅限于对付不死系,而是对歼灭所有魔物都别具效果的魔法。

    以前文官也有提过。

    他们将这个法术称之为净化,而不是祝福。

    从字面上来看,可能没有我想要的效果。

    尽管如此,这是在无计可施的现状当中掌握到的一个线索。

    抱著姑且一试的心态尝试看看也不错。

    问题是不知道那种法术的详情。

    虽然文献上有效果方面的记载,但都是简单的叙述,几乎只有写歼灭魔物而已。

    至于其他文献,顶多就从魔物与瘴气的因果关系,提到净化瘴气的效果。

    连名称都没有,换作是其他魔法都会有名称的。

    光凭这些记述,是要怎么使用那种法术呢?

    虽然不晓得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导致要把这个法术隐匿到这种地步,但不管怎样都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那么,该怎么办呢?

    我脑中兜转著魔力的事情,不知怎地就开始对周遭释放出魔力。

    对象范围只有自己的田地而已。

    要是影响到其他人的田地就不好了。

    我注视著眼前的药草。但果然没有什么不同。

    单纯让药草沐浴在魔力之下应该是行不通的吧?

    再继续不断用魔力照射的话,或许会出现什么效果也说不定。

    我抱著这个想法等了一阵子,不过没有出现任何变化。由于我的魔力似乎快用完了,所以在差不多该收手的时候停止释放魔力。

    「『范围治愈』。」

    我就这样咏唱起魔法,地面出现魔法阵,混杂著金色亮粉的白雾笼罩住田地。

    当白雾消散后,我再次看了看药草……

    不知是不是出于心理作用,药草看起来好像比刚才还要有精神。

    原来「治愈」对植物也有效啊……

    然而,这不是我要的效果。

    只是变得有精神是没用的。

    实在很不顺利啊。

    我叹了一口气。

    我保持著蹲下来观察药草的姿势,等待因为发动魔法而耗尽的魔力恢复。

    虽然通常都是喝药水来恢复HP和MP,但放著不管也会自行恢复。

    而且在魔法课进行特训的魔力操作,据说也会影响到MP的恢复速度。

    我一边等魔力恢复一边看状态资讯,便能确切地感受到这一点。

    多亏累积下来的训练经验,相较于刚开始上课那时候,我的恢复速度已经变快了。

    恢复完一定程度的魔力后,我站起身,再次释放出魔力。

    接著,我一个接一个地咏唱起所有在课堂上学到的圣属性范围魔法。

    说不定其中一个魔法具有我想要的效果。

    不过,我的期待很轻易地就落空了。

    我不死心地又施展了几个普通魔法,但也全军覆没。

    我原本还以为,像是能够恢复中毒或麻痹等异常状态的「洁净」魔法,会有我要的效果。

    我灰心地抬头望天,发现太阳已经升到高度正好的位置。

    差不多该进宫去上课了。

    于是,浇水时顺便做的实验就到这里结束,我回到研究所做出门的准备。

    ◆

    上完课后,外头已是一片黑暗。

    研究所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周遭还有一些人没离开。但一般而言,这个时间早该下班了。

    我也不例外,上完课之后就回来继续做研究。

    话虽如此,目前是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就是了。

    所以我呆呆地望著实验器具陷入思索,就在这时候,背后传来一道声音。

    「怎么啦,还是很不顺利吗?」

    「是啊,完全没头绪。」

    听到熟悉的声音,就算我不转头去看也知道是谁来了。

    我就在盯著实验器具的情况下耸了耸肩如此答道。所长随即站到了我旁边。

    「你早上好像有在药草园连续发射魔法,也跟这件事有关吗?」

    「被您发现了啊。」

    「毕竟一大清早就接二连三地发动个不停啊。」

    得知被所长发现后,我忍不住露出苦笑。

    的确,如果是感觉和植物有关连的水属性和土属性魔法就算了,根本不会有人在药草园施展圣属性魔法,也因此才会特别显眼吧。

    我用眼角余光偷看所长一眼,发现他也正在苦笑。

    「有什么新斩获吗?」

    「这个嘛……大概就是发现魔法好像也能对植物产生效果这样吧。」

    「哦。」

    听到我的回答,所长感兴趣似的眯起眼睛。

    我不会使用鉴定魔法,所以不确定是否真的有效果。但施展「治愈」后,我觉得药草看起来有精神多了。

    将这件事告诉所长后,他用手托著下巴,稍微想了一下后说道:

    「圣属性魔法也能对植物产生效果的话,其他属性的魔法可能也有办法对植物产生影响吧。」

    「您刚才是说圣属性魔法『也』吗?」

    「是啊。」

    我有点在意所长的用词,于是这么问道。而所长则告诉我关于属性魔法对植物产生影响的事情。

    听他说,土属性魔法里存在著许多能对植物造成影响的魔法,在药草园也会利用魔法培育比较难栽培的珍贵药草。

    所长具备土属性魔法的资质,所以被发配到研究所后,他就一直利用土属性魔法从事这样的事情。

    不过就算在研究所,能够像这样利用来培育药草的魔法,也只有土属性魔法和水属性魔法而已。

    说到底,具备圣属性魔法资质的人本来就很少,那些人也大部分都在宫廷魔导师团或骑士团工作。

    因为这样,除了我以外,研究所没有具备圣属性魔法资质的人,也就没有人察觉到圣属性魔法能够对植物产生影响了。

    听到这件事后,这次由我将师团长告诉我的事情说给所长听。

    像是药草具有魔力,还有让药草拥有我的魔力的话,或许就可以做出效力更强的药水,而我正在摸索相关方法等等。

    所长边应声边听著,听完全部后说道:

    「所以你才会从早上就在施展魔法吗?」

    「是的,虽然没有得到期待的效果就是了。」

    「这样啊。」

    「还没有尝试过的,应该就只有『圣女』的法术了吧?」

    「『圣女』?」

    「对,这是我和师团长讨论的时候得知的……」

    从我口中说出「圣女」这个字眼的时候,所长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这也是当然的。

    毕竟我一直以来都在极力逃避面对「圣女」的事情。

    于是,我便告诉他整件事情从让植物保持魔力的方法连接到圣水,再连接到「圣女」法术的经过。

    「原来如此。不过『圣女』的法术啊……」

    「您知道什么吗?」

    「不,虽然我也知道『圣女』的事情,但就只是大街小巷的传闻那种程度而已。」

    「这样啊。」

    「如果连『那位』德勒韦思师团长都不晓得的话,大概王宫就没有人知道了吧。」

    尽管我没抱著期待,但所长也不清楚的话,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当我正觉得事情的发展不如人意的时候,所长无意中吐出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说不定是因为没有写成文章的必要。」

    「咦?什么意思?」

    「我们使用的魔法都具有共通点,像是名称和效果等等,无论谁来使用都不会有变化,对吧?」

    「对啊。」

    「所以,知道这件事的人就可以撰写成魔法教科书,让任何人都能学习使用。但是,『圣女』的法术可能并非如此。」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名称,或是不同的使用者会出现不同的效果之类的吗?」

    「对,发动法术的方法搞不好也不一样。没有共通点的话,就算写成文章也没什么帮助吧。」

    「这样啊。」

    会是如此吗?

    即使没有共通点,也总该留下一些纪录吧。

    还是有其他原因呢?

    不过想这个也没用。

    现在就专心思考「圣女」的法术吧。

    就像所长说的,可能没有名称。

    虽然大家都称之为「圣女」的法术,但和其他魔法不同,那不像是为了咏唱而起的名称。

    那么效果方面呢?

    从留在文献里的内容来看,歼灭魔物的这种效果是相同的吧。

    会有其他效果吗?

    如果没有的话,我真的会觉得很伤脑筋。

    毕竟要是这样,就没办法给予植物魔力了。

    可是,既然没有留下纪录的话,很有可能就是不存在歼灭魔物以外的效果。

    另外,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发动法术的方法。

    只要知道方法,我就能继续做各种尝试。

    然而,关于发动条件完全没有相关记述。

    也不可能咏唱「『圣女』的法术」就会发动吧……

    「不知道『圣女』的法术是怎么发动的。」

    「我也不知道,与其问我,不如去问师团长不是比较好吗?」

    「嗯……我之前才刚问了他很多事情。」

    所长说得没错。

    不过,我上次已经抓著师团长问东问西问一大堆了。

    老是问和课堂无关的事情也不太好意思。

    虽说因为是关于魔法的事情,所以师团长很乐意一起帮忙想办法就是了。

    我自己再稍微思考看看,如果还是没有头绪的话,就去请教他吧。

    我告诉所长我要休息一下,便离开研究所了。

    一直窝在屋子里,也是导致思绪在原地兜圈的原因之一吧。

    呼吸一下外头的新鲜空气,说不定就能冒出什么好主意。

    我是这么想的。

    我拿著提灯走到外面后,一阵微风便轻轻拂来。

    尽管白天还有一点热,不过夜晚吹拂的风已经带上了不少凉意。

    我坐在研究所旁边的长椅上,偶然抬头望向天空,可以看见月亮和星星。

    并没有像以前阅读的小说那样,因为是异世界就出现了两个月亮,或是颜色有所不同之类的。

    真要说哪里不同的话,就是亮度比日本低,可能也因此才能看见许多星星。

    我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看到这么多星星时相当感动呢。

    记得那好像是被召唤过来后,大概一个月左右的事情吧。

    在那之前大概不可能有仰望天空的兴致。

    当时经历种种事情,好像安顿下来了,又好像没有安顿下来。

    不过这也是当然的。

    毕竟我是突然被召唤到异世界。

    而且虽然是被召唤来的,却马上遭到弃置不管。

    最后还听文官说,我没办法再回到日本了。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有点不爽。

    一开始发生的闹剧,让我决定要打好生活基础,以便能够在这个世界过上一般的生活。

    看王子的那副态度,也不知道他何时会把我赶出王宫。

    我自己也不想留在这里就是了。

    结果在因缘际会下开始在药用植物研究所工作,就这样留了下来。

    对了。

    就是在稍微安顿下来之后,从房间里抬头看了看夜空。

    从那之后过了几个月。

    最近也渐渐很少想起日本的事情了。

    起初对于没办法再见到父母手足以及朋友感到很难过。

    现在想到这件事还是有点心痛。

    不过,可能是因为我本来就是个很快就能振作起来的人,抑或是异世界特有的新奇事物令我深深著迷……

    感受到的痛楚似乎慢慢地减轻了。

    才过几个月而已,我这样是不是满薄情的?

    要是被召唤过来后一直过得很悲惨的话,说不定心境就又不一样了。

    实际上并没有这样。

    撇开王子不谈的话,其他人几乎都对我很好。

    裘德、所长和研究员们当然不用说,后来认识的团长和第三骑士团的大家也是如此。

    在身边都是亲切人们的情况下,我完全把研究所(这里)当作自己的归属了。

    可能是因为这样吧。

    所以我开始面对原本极力逃避的「圣女」相关事情。

    我一直以来都是当作没这回事的。

    可是,看到认识的人在烦恼,心中就会感到很在意啊。

    而且不是只有听说而已,我也亲眼目睹过。

    研究内容之所以选择提升药水的效能,就是出于这样的原因。

    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可以帮到别人,让我很开心。

    我突然想到之前在第三骑士团的团长办公室里,团长向我道谢的事情。

    是因为我在回想刚来到这里的事情吗?

    虽然我并不是想听到别人向我道谢才这么做的,但听到还是会很高兴。

    当我脑中转著这些思绪的时候,胸部周围就涌起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

    …………

    ……

    奇怪?

    我用手轻轻压住胸部的中心,也就是心脏上方的位置。

    虽说是心头变暖,但那单纯是形容感受的方式,实际上不会真的变暖才对。

    但是,总觉得真的很温暖。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在我疑惑之间,也依然感觉到心头的暖意不断涌出,最后似乎终于要从我的身体里漫出来了。

    是怎样?

    猝不及防的状况让我惊慌失措,而这时,某种涌现的东西真的从我身上漫出去,我可以用眼睛辨识了。

    和施展范围魔法的时候一样,一阵烟雾以我为中心扩散出去。

    由于基底类似白色粒子,我想应该是我的魔力。但金色亮粉的密度比以往还要高,与其说扩散出去的是白色烟雾,不如说是金色烟雾还比较正确。

    怎么回事?

    烟雾逐渐扩散开来,如果是一般魔法的话,差不多可以发动了。

    但是,看到烟雾的颜色和平常不同,我就觉得应该不对。

    我无意间看向眼前的药草田。

    烟雾已经蔓延到田地那边了。

    这时候,我只冒出了一个想法。

    或许现在的话……

    其实我也不是基督徒,但不由得就双手交握,做出祈祷的动作。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摆出这个姿势。

    就是一种感觉啦。

    然后我开始祈祷。

    希望一切顺利。

    金色烟雾变得更加灿烂,明明周遭已经沉入夜色,却映得一片通明。

    在一瞬间发出更为强烈的光辉后,光芒四散,从空中落下了闪闪发光的金色粒子。

    如梦似幻的景象,让我不禁惊叹了一声。

    我垂下原本抬起的视线,看到刚才被烟雾笼罩的部分药草周围都覆盖著金色粒子。

    不过,那样的光辉立刻就消失了。

    「怎么了?」

    大概是察觉到异状了,只见所长慌张地从研究所冲出来。

    毕竟发出那么强的光亮,一定会发现的。

    「呃……」

    见我露出模棱两可的笑容,伤脑筋地笑了笑后,所长就拢起了眉头。

    这下该怎么解释呢?

    我也还来不及搞懂这是怎么一回事,神秘现象就发生了,所以不知该如何解释。

    当我正在烦恼时,所长的目光移到我脚边的药草。

    他带著诧异的表情蹲下来,仔细端详著药草。

    然后他慢慢摘下一株药草,开始进行观察。

    接著,他看了一下生长在周围的药草,这次摘下之前没有被烟雾笼罩的药草。

    他拿著两株药草比较完之后,抬头看我。

    「你做了什么?」

    「其实我也是一头雾水……」

    由于周遭很暗,所以我看不出所长手中的两株药草有哪里不同。

    但从所长的态度来判断,似乎是有什么异样之处。

    我完全搞不懂就是了。

    总而言之,我一五一十地说出刚才发生的事情后,他就傻眼似的叹了口气。

    「算了,先进去里面吧。」

    所长用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这么说道,然后就往研究所走去了。

    对不起,我总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我一边在内心道歉,一边跟著所长回到研究所。

    「有什么变化吗?」

    「外观是几乎没有变化啦……」

    所长好像也不敢肯定,所以用有点含糊的方式解释给我听。

    摆在研究所桌子上的药草,乍看之下是同一种药草。

    但仔细观察的话,还是有差。

    差在里面。

    里面是指什么?

    植物具有的魔力吗?

    虽然我不清楚,但等一下再问所长吧。

    我现在比较好奇眼前这株似乎发生变质的药草。

    「所以说……」

    「你用这两株药草做药水看看吧。」

    经所长这么说后,我就分别用这两株药草来制作药水。

    在战战兢兢的制作过程中,到注入魔力的阶段后,我感觉到两者的不同。

    尽管是一种感觉,但相当确切真实。

    药水完成后,两者的差别也清楚呈现在外观上了。

    「真漂亮……」

    「是啊。」

    把装在瓶子里的药水举起来用提灯一照之下,立刻就看出来了。

    金色粒子漂浮在药水中,闪闪发亮地反射著光芒。

    目前为止制作的药水里面,从来不从出现过这种粒子。

    「这种药水的效能……」

    「没经过调查也不能妄下定论,但感觉比之前的药水还要厉害啊。」

    所长用傻眼的笑容如此答道。

    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啦。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也没办法呀。

    日后一经调查,如同猜测,这次做出来的药水效能比我之前做的还要强。

    正好增强了五成再多五成。

    在这种地方也出现魔咒了啊……

    而且调查完的结果,发现只要使用经由神秘魔法强化过的药草,就算是由其他人来制作,也能做出之前那种增强五成效力的药水。

    不过,后来也得知强化过的药草仅限一代而已,用其种子播种也只能种出原本的药草,不会是强化过的药草。

    看来,若要制造强化过的药草,必须由我亲自去做才行。

    虽然大家都可以做出高效的药水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但以结果而言,没有我的话就做不了材料,所以有一点遗憾。

    能不能再次发动那个神秘魔法也是另一个问题。

    我尝试了很多次,目前还无法重现那个魔法。

    毕竟当时也是莫名其妙就发动了,所以我不太清楚发动条件是什么。

    我还一边回想发动魔法时的事情一边试来试去。

    这部分大概也必须一步步慢慢调查才行了。

    不过,师团长得知这件事后,欣然表示愿意协助调查。我想在不会太远的将来,应该就能重现那个魔法了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