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二卷第三幕淑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早晨。

    我比平常还要早醒来。

    今天一整天都是淑女之日。

    这只是我自己想这么称呼这一天,并非真的是什么特别的节日。

    淑女之日要上的课程有礼仪和舞蹈等等,都是这个国家的贵族子女必备的文化素养,所以我才会取这个名称。

    而且,我之所以比平常还要早起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其实在穿著方面,反正又不是要参加舞会,我觉得照平常的打扮就可以了,但身边的人不允许我这样。

    特别是舞蹈老师和侍女们。

    老师建议我平常就要穿著礼服,事先习惯比较好,于是我每逢淑女之日就必须穿上礼服。

    至于侍女们,我总感觉她们单纯是觉得帮我装扮很好玩就是了。

    不过,我也赞成老师说的事先习惯比较好,便决定每逢这一天就要整天都穿著礼服度过。

    淑女之日不只要穿礼服,还要弄妆发,从头顶到脚尖都要打理一遍,从早上开始就要花时间在打扮上。

    为了这件事,我必须比平常还要早起床并进宫。

    起床后,我简单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就在太阳都还没完全升起的清晨前往王宫。

    侍女们已经在指定的房间里待命了。

    房里有色彩多样的礼服和鞋子,连饰品都有。

    这些衣饰全都是王宫那边帮我准备好的。

    礼服和鞋子完全吻合我的尺寸,让我吃了一惊。

    我很想认为他们只是把刚好有的东西收集起来而已,而不是特地为我重新准备的。

    虽然想跟文官确认这一点,但感觉问了就不得不收下这些衣饰了,所以我到现在还怕得不敢问。

    总之,就纯粹当作衣饰是王宫借给我的就好了。

    侍女们看著这些租借礼服,互相讨论今天要选哪一件,似乎很乐在其中的模样。

    「大家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毕竟能从这么多件衣裳里面挑选,确实是会感到很有趣。」

    我面露苦笑向站在一旁的侍女长──玛丽小姐说话后,她也带著苦笑这么回应。

    为了淑女之日而在这里待命的侍女们,果然都是我刚被召唤过来时,为我打理生活起居的那群人,帮忙进行谒见准备的也是她们。

    总觉得她们好像变成我的专属侍女了。

    当中的玛丽小姐比我年长一点,据说在王宫也工作满长一段时间了。

    虽然有时候会严厉地教导她的下属,不过基本上待人相当和善。

    而且我们两个的年纪也差不多,在侍女之中,我或许最常找她说话。

    今天在等侍女们挑选礼服的时候,我也和她聊了些王都现在流行的礼服款式还有糕点等等话题来打发时间。

    「今天穿这套礼服如何呢?」

    过没多久,她们似乎决定好礼服了,只见一个侍女拿著那套礼服来到我面前。

    她递给我看的,是一套亮橘黄色的飘逸礼服。

    不过于华丽的款式虽然合乎我的喜好,然而颜色太过鲜艳了,我担心会不会显得很花俏。

    「这个颜色对我来说不会有点鲜艳吗?」

    「没有这样的事。您看。」

    我感到担心,于是徵求玛丽小姐的意见,结果她说没问题。

    在镜子前让她用礼服比对之下,的确没有我想像中那么花俏突兀。

    该说真不愧是王宫侍女的眼光吗?

    「比对过后,确实是没有那么花俏耶。」

    「要穿这套吗?」

    「是的,麻烦了。」

    决定好礼服后,接下来就开始化妆和做发型。

    这两项我是全权交给她们来处理的。

    毕竟交给她们的成果,远比自己弄还要好看多了。

    好像顶多只请她们别化得太浓而已。

    在化妆的时候,她们也配合礼服挑了鞋子和饰品。

    我几乎都是闭著眼睛让她们化妆,所以不知道她们挑了什么样的鞋子和饰品。

    但透过传过来的声音,我知道她们和挑选礼服的时候一样乐在其中就是了。

    在这么多东西里挑来挑去确实是很有趣。

    尽管我在日本忙工作忙到很少有机会去买衣服和饰品,但偶尔出门逛街的时候,到处看来看去实在很好玩。

    侍女们可能就是抱著这样的心情吧。

    不过如果是自己要穿的话,那就得另当别论了。

    王宫准备的衣饰似乎有反映出我的喜好,大部分都是较为朴素的款式。

    所谓的朴素是以这个国家的标准而言,若是换成日本的标准,那些款式都太过华丽了。

    由于我到现在还没有忘掉在日本生活过的感觉,所以要我穿上那些衣饰的话,会让我觉得不敢当而感到退缩。

    虽然我也可以选择乾脆不要穿,但想到开开心心地为我挑选的侍女们的心情,我就拒绝不了。

    因此我便放弃挣扎,决定当那些宝石都是仿造品。

    不过,最大的问题并不是礼服,也不是饰品。

    化完妆后,终于进入穿礼服的阶段。而难关就在这里。

    「那么,我要开始了。」

    随著玛丽小姐这道声音一出,缎带就紧紧地绑了起来。

    我差点发出「呜」的一声呻吟,但勉勉强强吞了回去。

    侍女在绑的是束衣的缎带。

    对这个国家而言,不堪一握的小蛮腰才是最理想的,贵族女性们都利用束衣将腰围束到难以置信的地步。

    由于我怎么说也是来自异世界,所以她们为我准备的礼服以这个国家的标准来说,腰围还算是比较宽松的。

    也由于我还没习惯穿束衣,侍女们都有手下留情。

    尽管如此,还是感觉有东西要从嘴巴出来了。

    难受到可以理解为什么以前的人会因为这样而昏倒。

    我来到这个世界后也有变瘦,因此一直觉得自己穿束衣大概不会有问题。

    我有点小看束衣了。

    没想到竟然会这么难受……

    虽然不久后就会稍微习惯一点,不再感到难受,但还是只能用比平常还要浅的方式来呼吸。

    再更习惯一点的话,应该就不会这么难受了吧?

    「您还好吧?」

    「没事。」

    等缎带绑好,我人也筋疲力尽的时候,玛丽小姐这么关心道。

    其实我很想大叫一点也不好,但用力忍住了。

    在祈祷著总有一天会习惯之中,今天也度过难关了。

    系紧束衣后,接著是穿上礼服。

    从这里开始就进展得相当快速。

    就这样打理好一切准备后,我终于出发去上课了。

    早上学的是礼仪。

    比如说走路方式、打招呼的方法等等,要学习形形色色的动作举止,出乎意料地需要体力。

    据说看起来很优美的举止都会用到平常不会用的肌肉。

    当我保持鞠躬的动作让老师指正姿势的时候,我的腿部肌肉就在颤抖。

    对于有点缺乏运动的我来说,是有些吃不消。

    而且可能还因为腰上绑著束衣,导致体力消耗得更激烈了。

    负责这堂课的老师似乎平常就是教导高阶贵族子女的一流教师,指导方式可能也会稍微严格一点。

    就是因为很严格,所以只要按照老师教的去做,就能呈现出极为优雅美丽的动作,让人很有成就感就是了。

    「改善相当多了呢。」

    「谢谢您的夸奖。」

    在学习屈膝礼的时候,我受到老师称赞了。

    老师平常是很严格的,所以能受到称赞更是让我开心。

    虽然会想说,有必要彻底做到这样的地步吗?然而开始做之后,就会想要贯彻到底做到最好,这完全是个性导致的,也没办法。

    但这个国家的贵族每天都要谨守礼节过生活,让我觉得他们实在很辛苦。

    不过一旦习惯之后,或许并不会感到辛苦就是了。

    下午要上的是舞蹈课。

    从学习站姿开始,再学习专门设计给初学者的舞步,我最近偶尔也能和老师搭档跳舞了。

    根据老师所说,这堂课的进度会稍微赶一点。

    也因为这样,我每天都在房里偷偷复习。

    可能因为这堂课用到的也是不习惯的姿势,所以一开始我还会肌肉酸痛。

    跳舞的动作并不激烈,没有想像中耗费体力,但进入上级课程就不知道了。

    还是趁现在练好体力吧。

    待在稍微宽阔些的教室里的,只有老师和我而已。

    今天也是从复习舞步开始,最后是和老师搭档跳舞。

    当我配合老师喊拍子的声音做动作时,传来了敲门的声响。

    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人会在上课途中来访。

    我停下舞步,老师则去开门。

    我好奇地看过去,结果出现的是团长。

    「您怎么来了?」

    团长突然现身,让我吓了一跳。

    我以为出了什么事,所以这么问道。闻言,团长露出伤脑筋似的笑容。

    「抱歉,打扰到两位上课了。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要事……就是来看一下情况。」

    团长略为犹豫一下后,说出他来这里的原因:

    「方便让我观摩吗?」

    咦?观摩?

    虽然我勉强能和老师一起跳舞,但还没有到可以给别人看的程度。

    由于让人看著实在很难为情,当我想要郑重地拒绝他时,老师就回道:

    「哎呀,霍克大人,您真是好兴致。若您不介意的话,要不要一同加入呢?」

    听到老师这么说,我不禁转回头。

    要团长加入是什么意思?

    察觉到我的视线,老师笑著将理由告诉我:

    「偶尔和不同的对象跳舞也是一种学习。」

    「您说的是没错……」

    我能理解事情确实如同老师所说,但我才勉勉强强刚学会跳双人舞而已。

    再说目前还得依靠老师的带领才有办法跳完舞。

    在这种状态下,我有办法好好和团长一起跳舞吗?

    尽管我非常怀疑,但老师和团长似乎都很有兴致的样子。

    唔……

    暂且撇开我不提,团长应该从小就在学舞了,配合他的话,应该总会有办法的吧?

    反正和老师一起跳舞的时候也都是这样过来的。

    当我还在犹豫,团长就朝我伸出了手。

    我的视线在那张带著一抹温和微笑的脸庞和手之间徘徊。

    虽然内心愈发不安,但就这样不伸出自己的手也满失礼的。

    我做了个深呼吸,下定决心。

    站直身子,把左手放在他伸出来的掌心上后,我人就被轻轻拉了过去。

    在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之下,团长将他的右手搭在我的左肩上。

    我的左手扶著他的右臂,抬起头看他后,我忍不住倒抽了口气。

    好、好近……

    不对,我和老师练习的时候就知道会这样了,我是知道啦!

    而且我和团长共乘一匹马好几次了,之前去王都也不得不在狭窄的马车上紧靠著彼此。

    所以,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习惯近距离接触了。

    嗯,看来我根本没有。

    一点也不习惯面对面的姿势。

    以前这种情况下,团长不是在我背后,就是在我旁边。

    我体会到面对面的害羞程度不是那两者可以相比的了。

    「怎么了?」

    「没、没什么……」

    由于我抬起头后就僵住了,团长脸上微笑不改,只是似乎感到奇怪地这么问道。

    我勉强回应了一声后,连忙将视线往下移到胸口处。

    耳朵好烫。

    冷静点啊我。

    现在是在上课。

    我又做了个深呼吸,想办法静下心后,仰起了头。

    对于和我面对面的团长而言,这整段过程都暴露在他眼底了,不过他好像很贴心地当作没看见。

    随著老师的「那就开始吧」这道声音,我踏出了第一步。

    然后配合团长的带领去踩舞步。

    尽管多少有点生硬,但能顺利跳起舞完全要归功于团长很会带领。

    不过,老是依赖团长也是个问题。

    我回想并实践一个又一个目前为止在课堂上学到的事情,让自己也能主动跳出舞步。

    过没多久,头上便传来一道嗓音。

    「冷静下来了吗?」

    「……嗯。」

    不对,就在刚才,我又失去冷静了。

    我的视线游移不定,彷佛在表现出内心的慌张。

    原本将集中注意力在跳舞上,好不容易忘记团长的存在了,现在想起来后,一颗心就怦怦乱跳个不停。

    不知道团长有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只见他继续说道:

    「我听说你在日本没跳过舞……」

    「对,我在那边本来就没有跳舞的机会。而且舞蹈的种类也不同。」

    顶多只有在以前念书的时候,学过运动会要跳的民族舞蹈和当地的盂兰盆舞而已。

    绝对和现在这种踩著舞步的舞蹈完全不同。

    「所以说,你才刚学没多久吗?」

    「是的。」

    「刚学就能跳得这么好,看来你很有天分呢。」

    「咦?没有吧,我怎么可能有天分?」

    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舞蹈天分,所以受到抬举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赶紧否认这件事后,团长就轻笑了几声。

    看来我是被戏弄了。

    真是的!

    我有点不甘心地噘起嘴,但团长笑得更开了,实在无可奈何。

    「你是谒见完陛下之后才开始学的吧?我在你这个时候还没办法跳得这么好。」

    「这是因为老师好像在赶课堂的进度,说是近期内应该会有跳舞的机会。」

    根据老师所说,之所以会用有点像是填鸭式的教法来上课,是因为近期内可能会需要跳舞。

    我又不是贵族,只是王宫研究所的职员,不可能会收到舞会的邀请函吧。

    这是我自己抱著希望的揣测,事情大概不会这么称心如意。

    就像前阵子还不是去谒见陛下了。

    不过,我学舞蹈的理由不只是那样而已,一部分理由是我本来就对舞蹈有点感兴趣。

    如果我没兴趣的话,就算文官建议我学,我八成也会坚定地拒绝吧。

    「毕竟再过几个月就是社交季了。」

    「社交季?有那种东西啊?」

    「嗯,进入社交季后,王都里会举办好几场宴会,圣说不定也会收到其中的几场邀请吧?」

    果然啊。

    虽然像这样转圈跳舞很有趣,但要参加那种豪华的宴会还是有点抗拒。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想法呈现在脸上了,团长再次轻笑出声。

    「无论如何都必须出席的宴会大概只有一两场,其他都可以推掉的。」

    「就算这样,我还是至少必须出席一场吧?」

    「是啊,陛下主办的宴会就是如此。」

    「这样啊……」

    的确,要是受邀参加国王陛下主办的宴会,一般是拒绝不了的吧。

    尽管心里明白,我还是提不起劲。

    倘若不管怎样都必须参加,我希望是更加小而雅致一点的宴会。

    「我也不喜欢宴会。不过……」

    团长说到一半就打住了。我疑惑地看向他的脸庞。

    呃……

    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呢?

    我感觉到团长投注过来的目光带著一丝柔意,心跳登时加快。

    「如果圣要参加,请让我当你的男伴。」

    「咦!」

    团长稍微将脸贴近我,如此悄声说道。

    用、用那么低醇的嗓音说悄悄话可是犯规的啊!

    我用责备的眼神看著团长,但没什么效果,他依然面露笑容,似是正在等待我的答覆。

    老师正好在这时候喊了声口号,舞蹈就此结束。

    也由于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我就去跟老师打招呼。

    老师说,虽然我是和初次搭档的对象跳舞,不过算是跳得相当不错了,让我放心地松了口气。

    跳到一半的时候,心情上突然难以顾及到这是在练舞,所以我还以为老师会略有微词。

    团长也向老师打了招呼。我则心不在焉地看著他们说话。

    男伴啊……

    我是有想到可能会受邀去参加舞会,但没有想到这一点。

    不能一个人去吗?

    不过,当大家都是成双成对地入场的时候,我也不想自己一个人走进会场。

    感觉就会引起周遭人的侧目。

    既然团长都特意邀约了,要不要乾脆就麻烦他呢?

    啊,可是请团长当男伴的话,表示也要跟团长一起跳舞吧?

    我的心脏承受得住吗?

    「圣?」

    在我伤脑筋地思索之际,老师已经离开教室了,现在只剩我和团长两人而已。

    大概是我想得太专注了,团长似乎有点担心。

    「抱歉,我刚刚在想些事情……」

    「没事吧?」

    「没事……那个,关于男伴的事情。」

    提到男伴后,团长的表情看起来更加担心了。

    一定是因为我刚才板著凝重的脸色在沉思害的吧。

    对不起。

    「霍克大人方便的话,就劳烦您了。」

    「真的吗!我当然乐意之至。」

    我把话说完后,团长脸上乍现喜色。

    看到他很高兴的模样,让我的心头有一点暖暖的。

    现在并没有收到邀请函,还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要一起参加宴会就是了。

    不过,请团长担任男伴是个很不错的决定。

    反正收到邀请函的话,不管怎样也是会去麻烦所长他们的吧。

    我没有参加过什么宴会,所以和已经习惯参加宴会的人一起去会比较放心。

    从这方面来说,或许解决了一个未来的烦恼也说不定。

    连我自己都觉得这应该是个很好的选择呢。

    后来,神色愉快的团长就送我回王宫安排给我的房间了。

    ◆

    例行的淑女之日。

    但是今天和平常不太一样。

    「停课吗?」

    「是的。」

    玛丽小姐说今天的舞蹈课暂停一次。

    难道老师有什么急事吗?

    我感到疑惑地思考著。这时,一名侍女将一封信放在托盘上拿了过来。

    玛丽小姐从那名侍女手上接过托盘,恭敬地递给我。

    「另一方面,礼仪课的讲师那边有出课题给您。」

    「课题啊?」

    玛丽小姐只说了这么多,于是我就拿起她递来的信,看了看背面。

    信封上有封蜡,并且盖有印章。

    我想应该是某个家族的家纹,不过这是哪家来著?

    感觉好像在哪里看过。

    课堂上有教到这个国家的主要贵族的家纹。

    既然我有印象的话,表示这大概是那些家族的其中之一吧。

    不是王家。

    王家的家纹我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由于我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就决定先阅读信的内容了。

    我请玛丽帮忙把封蜡割开,然后把里面的信纸取出来。

    确认过内容后,这似乎是茶会的邀请函。

    举办时间是从今天下午开始。

    地点是……王宫?

    能够在王宫举办茶会,想必是个身分相当尊贵的人物吧。

    到底会是谁呢?

    我内心抱著疑问,正打算确认寄件人的姓名时,才发现上面并没有注明寄件人。

    这是要我从家纹印章推导对方身分的意思吗?

    有这个家纹的家族是……

    「圣小姐,今天穿这套礼服如何呢?」

    听到唤声,我猛然回过神。

    一不小心就陷入沉思了。

    我看著侍女递来的礼服,思考该怎么办。

    「我下午要去参加茶会……」

    「哎呀!那么今天就穿华美一点的礼服吧。」

    「咦?等等!」

    看来连玛丽小姐也不清楚课题的内容。

    而且我还来不及阻止,她就迅速果断地向侍女们下达指示。

    转瞬之间,大家都开始帮我准备比平常还要华丽几倍的衣饰。

    看到侍女们相较以往更显得乐在其中的模样,我实在无法阻止。

    在她们鼓足干劲进行准备的期间,我便来思考刚才那个家纹的事情。

    究竟是哪一家来著?

    「您怎么了呢?」

    我皱眉深思的模样可能引起玛丽小姐的担心了。

    「我在想寄件人是谁,因为邀请函上面没有姓名。」

    我这么说道,并把信封和信纸递给玛丽小姐。

    玛丽小姐读完后,看了看信封上的封蜡。

    「确实是没有注明寄件人的姓名。」

    「这个课题是要我从邀请函推论出主办人的身分吗?」

    「有可能是这样。不过,参加茶会可能也是这次的课题。」

    没错。

    玛丽小姐的说法很合理。

    我也有在学习茶会的礼仪,应该差不多已经学到足以参加的程度了。

    虽然还不清楚主办人是谁,但如果一切都属于课题范围内的话,就算向玛丽小姐请教这是哪一家的家纹,八成也得不到答案。

    不过,还是问问看好了。

    「我记得自己有在哪看过封蜡的家纹,但想不起来。玛丽小姐知道是哪家的吗?」

    「知道呀,毕竟这是名门望族的家纹,是艾斯里侯爵家的。」

    没想到她这么乾脆就告诉我答案了。

    由于侯爵不多,理所当然会记得,但我完全忘了。

    但是,我有认识出身自侯爵家的人吗?

    「既然是艾斯里侯爵家的话,邀请您的想必是侯爵千金吧。」

    「是这样吗?」

    「是的,而且侯爵千金也是凯尔殿下的未婚妻。」

    什么?

    说到凯尔殿下,应该只有那个凯尔殿下了吧?

    也就是所谓的第一王子。

    原来如此,那种人也会有未婚妻啊。

    毕竟十五岁在这个国家就是成年人了,再加上他姑且还是个王子。

    就算有未婚妻也不奇怪。

    以日本而言是很稀奇的事情,但在这里可能一点也不稀奇。

    不过,他的未婚妻是可以在王宫举办茶会的吗?

    即便是未婚妻,感觉一般也不能在王宫举办茶会吧。

    还是说她已经搬进王宫和王子一起生活了?

    「他的那位未婚妻也住在王宫里吗?」

    「不是的,平常都是住在王都的艾斯里侯爵家府邸。」

    「住在王宫外也能在王宫举办茶会吗?」

    「因为这次是出给圣小姐的课题吧。」

    玛丽小姐表示,可能由于这次的茶会也是课题的一部分,所以才会在王宫里举办。

    艾斯里侯爵千金应该也是从老师那边得知这件事的。

    说得也是。

    毕竟虽说是课题,但也只有交给玛丽小姐一封邀请函而已,再说主办人也不可能不知道情况吧。

    既然如此,这次的茶会或许规模并没有多大。

    看到地点写王宫,我还想说受邀的茶会规模究竟有多庞大,心都慌了。

    虽说如果只是参加的话应该没有问题,但我打从一开始就不想参加那么盛大的茶会。

    我稍微松了口气。

    在和玛丽小姐讨论许多事情的时候,妆发也都完成了,一切准备就绪。

    用镜子照了全身后,我感受得到侍女们比以往还要用心准备。

    她们的脸上也都洋溢著大功告成的满足感。

    看起来真的很不像自己。

    镜子里的我正露出似乎有点疲惫的笑容。

    「您觉得如何呢?」

    「嗯嗯做得很好哦。」

    侍女们听到我这么说都感到很开心,所以就当作好事一桩吧。

    于是我就这样去上早上的课了。

    早上的课程结束后,按平常我都会去吃午餐。

    但今天等一下还要参加茶会,我便没吃午餐,直接前往会场了。

    早上询问老师之下,才知道参加茶会这件事本身就是课题。

    听说出席者也只有主办人和我而已,让我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主办人艾斯里侯爵千金和我都是给同一位老师指导礼仪。

    由于这层因缘,才会请她协助这次的课题。

    像侯爵千金这样身分相当尊贵的人士,感觉一般情况下不会去协助其他人的课题。不过,据说她是一个非常懂事得体的人,这次的事情也是立刻就欣然答应了。

    真是令人感激。

    但要让身分这么尊贵的千金小姐来协助我的课题,总觉得有一点紧张。

    再说,她和我这样的人谈得来吗?

    我最近会和玛丽小姐她们闲聊时尚的话题,所以在流行等等方面应该也有办法聊上几句。

    尽管如此,应该还差得远吧。

    茶会是在庭园里的凉亭举办。

    由于是西式风格,也可以说是观景亭。

    大概是要一边欣赏秋天的庭园景致,一边畅聊各式话题吧。

    玛丽小姐带著我在这座整理得很漂亮的庭园里迈步前进。

    我可以远远看到凉亭,并且有一个应该是主办人的身影已经入座了。

    对方似乎也发现我来了。她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凉亭外面迎接我。

    「莉姿?」

    随著愈走愈近,可以辨识出对方的长相后,一发现那是熟悉的脸孔,我不由得吃了一惊。

    站在那里的是莉姿。

    「欢迎来到我的茶会,圣。」

    莉姿满面微笑,还是一样美。

    总觉得她的笑容似乎也带了点恶作剧得逞的意味。

    「呃……谢谢您今天邀请我来参加?」

    我好不容易才挤出问候的话语。

    希望她能原谅我语尾不小心上扬,变成了疑问的口气。

    因为我就是惊讶到这种程度。

    按照莉姿说的入座之后,在周围待命的侍女们就往杯子里斟茶。

    当我恍恍惚惚地看著侍女斟茶的时候,莉姿就开口说道:

    「这是我第一次有幸见到圣穿礼服的模样呢,有一股不同于平常的新鲜感。」

    「啊……嗯……是呀。」

    「非常美,很适合圣哟。」

    「是这样吗?」

    「是的!」

    穿礼服的模样受到了夸奖,让我感到很不好意思。

    不对,现在要说的不是这个。

    「你是艾斯里侯爵千金?」

    没错。

    今天邀请我来参加茶会的,应该是艾斯里侯爵千金才对。

    从刚才莉姿提到「我的茶会」来看,她本人就是侯爵千金了吧……

    说起来,一开始在图书室相遇的时候,她报上的名字好像是「伊莉莎白•艾斯里」的样子?

    从那之后,我一直都是叫她莉姿,所以直到刚才为止都不记得她的家姓。

    我偏著头跟莉姿确认后,她便嫣然一笑,答道:

    「我没告诉过你吗?」

    「我可没听说你是侯爵千金啊。」

    我无力地回道,结果她就吃吃地窃笑起来。

    根本是故意的吧?

    「今天举办的茶会不是礼仪课的课题吗?」

    「是呀,没错。你也真是的,最近完全不来图书室,所以从老师那边得知状况后,我就很开心地答应了。」

    自从我开始在王宫上课后,就自然而然不去图书室了。

    理由单纯是因为上课太忙了。

    就算我没时间去图书室之后,莉姿还是去了好几次。

    真要说的话,我和莉姿的交集之处只有图书室而已。

    我们也没有特别约好要在那里碰面,就是各自在有空的时候过去,能不能遇到彼此就随缘了。

    因为这样,我这阵子完全没见到莉姿。

    「抱歉,我最近都没有去。」

    「这也没办法呀,你很忙吧?」

    「是啊……对了,你没有邀请其他客人吗?」

    「今天就只有我们两人而已哟。来,我们边喝茶边慢慢闲聊吧。」

    于是茶会开始了。

    由于这是礼仪课的课题,我便留意著自己的礼节,先喝了口红茶。

    今天的红茶散发出类似大吉岭茶的香味。

    我在王宫喝过的茶都很好喝,不过还是第一次喝到有大吉岭风味的红茶。

    「这种红茶真好喝耶,我应该是第一次喝到。」

    「合你的口味真是太好了,这是和我们家签约的农场提供的。」

    「原来是这样啊。」

    该说真不愧是侯爵家吗?

    应该是签订了独占契约吧。

    不只有红茶,还有许多可爱的糕点摆在桌上,这些东西全部都是莉姿为了今天而准备的。

    这个国家的糕点味道稍微偏甜,应该算是特徵吧。

    红茶没有加任何调味料,所以配起来正好。

    虽然这算是礼仪课的额外加课,不过我感到自己充满了干劲。

    「当然了,这是第一次和圣共度的茶会,我可是使尽了浑身解数哟。」

    我将感想告诉莉姿后,她就欣喜地露出微笑,并如此答道。

    平常的茶会她当然也会用心准备,不过和我的茶会有另下一番功夫的样子。

    由于她不晓得我的喜好,所以这次选的都是她喜欢的东西。

    虽说莉姿的外表还正在发育中,但感觉未来会长成一个娇艳的大美女,平常穿著的礼服也通常走色彩鲜艳的华丽风格。

    不过,看到今天摆在桌上的糕点之后,我发现她好像比较喜欢可爱的东西。

    莓果口味的糕点以粉红色为基底色调,装饰物也都是可爱讨喜的风格。

    我指出这一点后,莉姿就一脸害羞地点了点头。

    她挑选礼服等穿戴在身上的衣饰时,重视的果然是适不适合自己,所以和真正的喜好差得有点远。

    但今天只有我而已,她就尽情按自己的兴趣来做了。

    我们话匣子大开,聊著聊著话题就转到最近发生的事情上。

    「我最近有听说一些关于圣女的事情。」

    莉姿起了这样的开头。

    我正好在喝红茶,费了好大的劲才没被呛到。

    「圣女?」

    「对,听说会使用很高超的恢复魔法,许多骑士都有受到她的帮助。」

    「真、真的啊?有这样的事哦?」

    「甚至在讨伐当中失去的手脚,都因为圣女的帮助而复原了。经过她治疗的骑士们对她充满了感激之情。」

    「哇……」

    「能够复原失去的四肢这种事情,在这个国家也是使用恢复魔法的第一高手了。不过,听说圣女完全没有因此而骄矜自满,是个非常谦虚的人,骑士们已经把她当作神来崇拜了。」

    嗯,我觉得头有点痛。

    说到崇拜,就是他们了吧。

    一定是第二骑士团那些人。

    我想要相信第三骑士团还没走火入魔。

    听莉姿说这些事情,我不由得想佯装不知她在说谁,但她不容许我这样。

    「我都不知道圣这么擅长使用恢复魔法呢。」

    「啊……嗯,是啊……」

    莉姿露出一种像是在说「你知道该怎么办吧」的微笑,让我觉得自己必须跟她说实话才行了。

    我们以前从来没有深入聊过彼此的事情。

    最大的原因是以往都没有聊这些的必要,所以我觉得趁这个机会稍微聊一下也好。

    「我是最近才学会使用魔法的。」

    「这样啊?」

    「毕竟在那之前不需要用到魔法呀。」

    我说完,莉姿就勾著一抹浅笑注视我。

    怎么了?

    「过去之所以没有使用魔法,难道不也是因为圣原本的世界没有魔法,所以对魔法并不熟悉吗?」

    「咦?」

    「圣也是被召唤过来的吧?」

    我忍不住睁大了双眼。

    知道我是因为「圣女召唤仪式」被召唤过来的人其实不少。

    当然并不是我到处跟人讲的缘故。

    特地告诉大家我是因为仪式被召唤过来的,不就等同于告诉大家我是「圣女」吗?

    我不可能这么做的。

    因此,会有一部分人知情应该都是因为王宫有向他们说明。

    不止是所长和团长,骑士们和宫廷魔导师们应该都知情。

    侍女们恐怕也是知情的。

    这件事并没有清楚传达给研究所的人们知道,所以我想是分成两边,一边有隐隐察觉到,一边则是浑然不觉。

    看到研究员们的反应,我不由得就这么认为了。

    知情的人和应该不知情的人之间的区别,我想是在于王宫认为有些人知情比较好,有些人则没有知情的必要。

    基于国防因素,骑士团和宫廷魔导师团这些人是必须知情的。

    至于侍女们的话,她们本来就是受到指派来照料被召唤过来的「圣女」,照理说她们应该是知情的。

    反过来说,我不觉得莉姿会是王宫认为有必要知情的一分子。

    所以我很惊讶莉姿竟然知道。

    「你一直都知道吗?」

    「是呀。」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一开始就知道啰。」

    「一开始是指我们在图书室遇到的时候吗?」

    「可以这么说,但我是碰巧在那里遇到你的。」

    根据莉姿的解释,她真的只是偶然在图书室遇到我而已。

    不过,她在那之前就知道有举行「圣女召唤仪式」,所以看到我的眼睛和头发的颜色后,便推测我应该是被召唤过来的人。

    毕竟对这个国家而言,这似乎是很罕见的颜色。

    当我们开始会在图书室聊天的时候,她就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因为我明明看得懂由各种语言撰写出来的书籍,却完全不了解相关文法,她是透过这一点来判断的。

    的确,怎么可能有看得懂却压根不了解文法这样的情况。

    「而且另一人也是如此。」

    「是哦?」

    她口中的另一人是指爱良妹妹吧。

    说到这个,莉姿好像也是在王立学园念书的样子。

    她们是同学吗?

    「听说她也是看得懂斯兰塔尼亚的语言和古语,但不了解文法之类的东西。」

    「这样啊。是说,莉姿你和爱良妹妹是同学吗?」

    「不是,她比我高一个年级。」

    「哦。」

    「对了,原来圣也知道她的事情呀。」

    「嗯,知道一点。」

    刚被召唤过来的时候,我曾和和侍女和文官他们打听过爱良妹妹那边的情况。

    毕竟她是和我一起被召唤过来的女孩子。

    我对她很好奇。

    我们在那之后一次都没见过面,所以我偶尔会想说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其实还是会有点担心她。

    「她过得好吗?」

    「这个嘛……看起来是很健康的样子。」

    见到莉姿有点欲言又止,我不禁偏起头。她则一脸苦恼的模样。

    「发生什么事了吗?」

    「嗯,算是吧……」

    这时,莉姿轻轻抬了一下手,周遭的侍女们便宛如退潮似的散去了。

    这是怎样?好厉害啊。

    我正感到佩服时,莉姿确认侍女们都离开后,便缓缓开口说道:

    「你还记得我之前提过一个令人头疼的同学吗?」

    「我想想……」

    说起来,她确实有提过。

    没记错的话,是说那个同学的身边总有受欢迎的男生陪侍的事情吧。

    那个同学怎么了吗?

    该不会……

    「那个同学该不会是爱良妹妹吧?」

    一问之下,她就面带忧色地向我点了点头。

    我忍不住望天。

    「虽然我当时是说同学,但其实就是指爱良小姐没错。」

    「原来是这样啊。」

    不过,现在也不是详细说明到底是不是同学的时候。

    「从那之后,我也一直很努力要想办法解决这件事,但实在不怎么顺利。」

    「是叫她不要跟有未婚妻的男性走得太近吗?」

    「没错。」

    「哦……」

    听到莉姿这么说,我的视线不禁飘向远方。

    就算是在日本,缠著有订婚对象的异性搞暧昧也是会惹人非议的。

    不止是有订婚对象的人,对有男女朋友的人这么做也一样。

    但是相较于这个国家,在日本那边应该比较不会造成问题吧。

    很多在日本那边不会造成问题的举动,换成这里就会是问题。

    比方说,在天气很热的时候掀裙子搧风,或是在异性面前光著脚丫子等等。

    我以前也曾被莉姿骂过。

    爱良妹妹可能和我一样吧。

    如果她在这里对待朋友的方式和在日本的时候一样,不知道以这个国家的标准而言会被视为问题的话……

    咦?

    不过莉姿她们好像提醒过她好几次了吧?

    「你们有提醒过爱良妹妹吧?」

    「我是听说其他人有当面提醒过她。」

    「这样啊。但她还是没有改变行为的话……」

    「你想到什么事情了吗?」

    「嗯……」

    莉姿这么问道,我就把刚才的想法告诉她。

    我和爱良妹妹待过的日本和这个国家,对于问题行为的判定标准不同。

    比起这里,日本那边的标准相当宽松。

    所以,爱良妹妹可能是不晓得有这样的事情。

    「如果你们就只是请她反省和别人的相处方式,说和男生交朋友会造成问题的话,她可能无法明白你们的意思。」

    「是如此没错。」

    「我也是因为经过莉姿提醒才发现这一点的。不过,她身边的男孩子们应该有在提醒她吧。」

    「这是不可能的哟。」

    莉姿露出伤脑筋的笑容,但斩钉截铁地这么说道。

    相对于表情,她浑身散发出的氛围令人觉得有点可怕,我的背脊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虽然我并不是真的有看见什么啦,但那样的氛围就像是整个人笼罩著一股黑压压的气场似的。

    呃,莉姿小姐?

    发生什么事了吗?

    「若是那些人能有这份体贴,现在就不会是如此麻烦的局面了。」

    「也、也对。」

    有道理。

    莉姿说得没错。

    她用一种感到傻眼的语气这么说著,看起来有点吓人。

    不过,她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呢?

    这时,我想起玛丽小姐说过的话。

    说起来,莉姿的未婚夫是……

    「我问一下哦,那群男生当中该不会有莉姿的未婚夫吧?」

    「是啊。」

    我小心翼翼地提出问题,得到的答案是YES。

    莉姿的身后好像变得更晦暗了,希望是我的错觉。

    「莉姿的未婚夫是他吧?那个……」

    「就是凯尔殿下。」

    她的回答如我所料,而我只能发出一阵乾笑。

    原来如此,那种人是她的未婚夫啊。

    「我有听说凯尔殿下曾经让圣感到很不愉快。」

    「嗯?是啊……」

    回想起刚被召唤过来时的事情,我也只能笑笑而已。

    嗯,那真的实在是……

    当我露出肯定很僵硬的笑容后,莉姿就坐正了身体。

    她看向我的眼神非常认真。

    「我代替殿下为当时的事情向你道歉。」

    「咦?莉姿不需要向我道歉啦。」

    「可是……」

    「没关系,又不是莉姿你的错。」

    看到莉姿仍旧一脸不安的表情,我极力撑起笑容,强调她不用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虽然我可以理解她想代替未婚夫向我道歉的心情,但毕竟错不在她,这样会让我不知该如何回应。

    「别说这个,现在来想想该怎么解决爱良妹妹的问题吧?」

    「圣你啊……」

    再继续谈王子的事情只会让我感到困扰,因此我硬是转换了话题。

    莉姿似乎有察觉到我的目的,但她只是一脸伤脑筋地嘟囔了一下,并没有继续追问。

    她能体谅我这种微妙的内心纠葛,实在很令人感激。

    后来,我和她讨论起该如何改善爱良妹妹的处境。

    两个人不断反覆交换彼此的想法。等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总觉得有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向了,我想后续的细节交给莉姿应该没问题。

    就这样,第一次的茶会顺利落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