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二卷第二幕特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谒见结束后几天,我便接到文官的连络,他跟我讨论许多关于赏赐的事情。

    然后我得到了禁书库的阅览许可证。

    有了这个的话,就可以阅览「几乎」全部的禁书库藏书。

    据说,确实有极少一部分的书籍里所记载的内容,仅限国王陛下和宰相这样的身分才可阅读,我不能去翻阅那些书。

    我目前想看的书只有药草相关书籍而已,所以对这点没什么特别的意见。

    而说到另一个赏赐──我要上的课程增加了。

    谈到一半的时候,文官表示「如果您有其他想学习的课程,请尽量告诉我」,于是我忍不住得寸进尺地问了许多事情。

    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一下问这个能不能学,一下问那个能不能学,结果文官就机灵地递给我一份文件,上面是可以学习的课程相关事项。

    文件还简单说明了各种课程的内容。

    列出的课程数量满丰富的,光是读完整份文件感觉就要花上不少时间。

    最后,由于没办法当场做出决定,于是文官让我先把文件带回去,选好想要上的课程后再连络他。

    从王宫回到研究所后,我把工作做完就开始浏览文件。

    课程并非只有魔法而已,还有斯兰塔尼亚王国的历史与周边地区的情势,以及经济和礼仪等等,涉略到的内容可说是五花八门。

    为了今后著想,我有非常多想要上的课程。

    如果将来要离开王宫,比起一无所知,还是多方学习比较好吧。

    当我在研究室的角落一手拿著便条纸和笔,从文件上选择想要上的课程时,所长来到了我身边。

    「你在做什么啊?」

    「我在选课。」

    「选课?」

    「就是那个赏赐的事情。文官说除了魔法之外,我可以提出其他想要学习的课程。」

    「哦。」

    听到我这么说,所长便拿起我手边的其中一页文件。

    「简直就像是学园的课业一样呢。」

    「是这样吗?」

    听所长说,文官递给我的文件上所列出的课程,在王立学园全都学得到。

    学园不仅有必修科目,还有选修科目,学生们会如同我现在这样,从那些课程中挑选喜欢的科目来上。

    我顺口询问哪些是必修科目之后,便得知我想要上的课程几乎都是必修科目。

    我一手拿著便条纸点点头,结果所长突然抽走了那张便条纸。

    「这上面的就是你打算上的课程吗?」

    「对。」

    「唔嗯,还挺多的耶。」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恍然意识到这一点。

    只要看到想学习的课程我都写了上去,但如果全都要上,一天该花多少时间才够呢?

    即使每天都上不同的课程,以日本的感觉来说,一整个星期似乎都会被课程给塞满。

    「我应该没办法上所有的课程吧?」

    「为什么?」

    「全都上的话,我就没办法工作了……」

    要工作又要上所有选择的课程,一天没三十六小时的话是办不到的。

    这个世界的一天也只有二十四小时而已。

    我沮丧地想说还要从中再做出取舍时,所长说了一句出乎我意料的话:

    「你说的工作,是指研究所的吗?」

    「对啊。」

    「工作等你有空的时候再做就好了。」

    「什么?」

    我睁大双眼愣愣地看著所长,他便解释给我听了。

    这个研究所的人本来就都出身自王立学园,具备一定程度以上的知识。

    相对于他们,尽管我在自然科学方面懂得比较多,但也因为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对于这个世界特定事物的知识了解得并不深。

    虽然现在是破例让我以研究员的身分工作,不过往后如果打算继续在研究所工作,所长建议我不妨顺便扩充知识到等同学园毕业生的程度。

    「反正最近的研究也毫无进展不是吗?」

    「嗯,是啊……」

    没错。

    就像所长说的,这阵子的研究成果不佳。

    我现在正计划制作出效力更高的药水。

    起因是我无意间做出来的效力增强五成的药水。

    长年以来都没有在研发比上级更强效的HP和MP药水。

    一方面好像也是因为上级药水太过昂贵且需求不多,所以研发更强效药水的研究就一直往后拖延了。

    然而却出现了使用同样的材料和作法,但效力更强的药水,据说这个发现点燃了研究员们的研究之魂。

    正好这时候讨伐魔物的频率愈加频繁,开始出现许多声浪表示需要比上级更强的药水。

    研究员全体出动,亟欲找出效力变强的原因,但迟迟没有结果。

    原地踏步的情况持续一阵子后,大多数人都回去做自己的研究了。

    不过,有一部分的人一头热地致力于研发效力比以往更强的药水,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即使改变材料和作法也要持续进行研发。

    那一部分的人也包含我在内。

    虽然原因一直是个谜,但前阵子去宫廷魔导师团做过鉴定之后,我总算是抓到线索了。

    我的魔力似乎和这个世界的人不同。

    得知这一点,我不由得觉得原因就在于这种魔力。

    发现原因虽然让我心情舒畅许多,但这样一来研究就得回到起点了,所以同时也感到很沮丧。

    个人魔力是原因的话,除了我以外的人制作药水时,若采用和以往相同的材料或作法,就只会做出效力和以往相同的药水。

    既然如此,要想做出效力更高的药水,就必须找到新的材料或作法才行了。这是我得出的结论。

    即使是在寻找原因的过程中,也因为老是在原地踏步,所以我有动手调查新材料等等的事情。

    我收集了分布在特定地区的药草以及当地独创药品的相关资料,还有参考古典文献。

    我也经常去王宫的图书室寻找药草相关书籍来阅读。

    如果把其他研究员读过的书算进来,图书室里的相关书籍可能都被翻得差不多了。

    就算做到了这一步,依旧连一点灵感都找不到。

    不对,灵感还是有的,但通常都没有用就是了。

    因此,研究的现况就如同所长说的,毫无进展。

    但这次给予的赏赐让我获准进入禁书库阅览,我还满期待能在那里找到想要的资料的。

    「新学到的事情可能也会激发研究的灵感啊,这不是个好机会吗?」

    「是这样没错啦。」

    所长说的话有道理。

    这次也是因为我开始使用魔法后,才终于发现原因所在。

    而且研究员们也很努力地帮忙调查,曾提过问题可能出在魔力上面。

    不过,相较于施展属性魔法,注入药水里的魔力似乎比较难分辨出个人拥有的特性。

    只受过一点训练的话,是分不出魔力的属性的。

    也因为这样,他们只稍微确认过我的魔力,就立刻判断没有差别了。

    毕竟这里是药用植物研究所,比起魔力,大家应该对药草和制作方法更有兴趣吧。

    更别说我对魔力的了解比周遭的人还要少,所以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我就认为是这样,没有多作细想。

    如果我具备这方面的知识,或许就会继续深入思考,然后提早发现原因所在也说不定。

    知识果然很重要啊。

    虽然研究回到起点了,但我学习到这个世界的事情之后,搞不好就会在目前为止做过的调查之中,发现以前不小心漏掉的某些线索。

    这么一想,我就觉得去上课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了。

    「你想学什么就去学什么吧,毕竟是难得的赏赐嘛。」

    所长扬起一抹笑容这么说道,我也笑著对他点了点头。

    ◆

    我将想要学习的课程列表交给王宫的文官后,过几天便开始上课了。

    由于其中几堂课程需要花一些时间准备,所以就从已经准备好的课程开始学习。

    第一堂课是魔法课。

    王宫准备了一间教室,让各科老师和我在那里上课。

    得知这件事的时候,我还觉得一早就要进宫有点麻烦,不过王宫有帮我准备马车方便来回,真的是太好了。

    侍女带我来到教室,我就在里面一边进行准备一边等老师,没过多久便响起了敲门声。

    看到进来的人物,我心下一惊。

    「早安。」

    「早安,呃……」

    满面微笑地走进来的,是宫廷魔导师团的师团长。

    由于今天上的是魔法课,我事先便知道宫廷魔导师团会派来一位老师没错,却没听说那位老师就是师团长。

    「我是魔法课程的讲师──尤利•德勒韦思。」

    「那个……您是宫廷魔导师团的师团长没错吧?」

    「是的。」

    我忍不住确认了一下。而他似乎就是前几天见过面的师团长没错。

    「是师团长负责教我吗?您的工作应该很忙吧?」

    「不要紧哦。」

    虽然师团长一副笑咪咪的模样,但真的没关系吗?

    看到身为第三骑士团长的霍克团长处理公务的模样,感觉还是有不少文书工作。

    团长自己也曾说过他和其他骑士不同,因为要忙著处理文书工作,很难挤出时间去进行训练。

    宫廷魔导师团的文书工作应该不比骑士团来得少吧?

    「由我来教课,让你觉得不满意吗?」

    「不是的,我没有那个意思……」

    当我正在疑惑地思考时,师团长就用忧心忡忡的表情这么问道。

    不,我哪敢有什么不满?

    倒不如说我心中充满了歉意。

    不过是给我这种彻头彻尾的魔法门外汉上课而已,内容是基础中的基础,实在不像是该请师团长来教课的内容。

    毕竟一开始似乎要从学园一年级生学习的内容教起。

    要打个比方的话,就像是大学教授来给国中生上课的感觉吧。

    所以,用不著让应该很忙碌的师团长来担任讲师,请一个能拨点时间来教课的普通宫廷魔导师就十分足够了。

    面对一脸难过地等著我回答的师团长,我谨慎地将我的想法告诉他后,他就松了口气似的露出笑容。

    「如果是这样,你不用担心。而且我也有不能把这件事交给别人的理由。」

    「理由吗?」

    「是的。关于这一点,我有个请求。」

    「什么请求?」

    「我希望圣小姐能同意让我调查你的魔力。」

    听到师团长这么说,我便反问原因,他则点了点头,开始解释。

    首先是上次提到我的魔力和这个世界的人有所不同的这件事,他希望我能配合他在宫廷魔导师团进行正式的调查。

    听说宫廷魔导师团除了讨伐魔物外也会研究魔法,而师团长自己就有在从事魔法研究。

    从师团长的角度来看,我的魔力十分令人感兴趣。

    他知道出自我手的药水等东西,效力都会比别人做的还要强,而且他也认为这种现象和魔力有关的样子。

    因此,他想调查看看这点是不是真的与魔力有关,以及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不同之处。

    魔力的影响也是我一直想弄清楚的部分,所以当然很欢迎专家来帮忙调查。

    师团长对此感兴趣是其中一点,不过另一点才是不能把这件事交给别人的理由。

    根据师团长所言,和「圣女」的能力相关的种种一切都属于国家机密,关于过去圣女们的详细纪录也几乎都没有留下来。

    目前还不晓得之所以没有留下纪录的原因。

    竟然连原因都不晓得,看来是设有相当严谨的情资管制措施。

    关于我的魔力也一样,高层们认为在这次的调查之中,知道结果的人愈少愈好。

    基于这层因素,便决定由师团长来负责调查。

    除此之外,师团长本身还是这个国家最精通魔法的人,所以交给他正好。

    听说进行调查时几乎不需要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只要让他观察我使用魔力的情况就可以了。

    如果只是这样,那应该没问题吧。

    见我点头答应,他便笑得极其灿烂地向我道谢。

    于是,在师团长解释完自己负责这堂课的原因后,我们便开始上课了。

    刚开始的几天都在教魔法的基础概念,比如魔力是什么东西,还有施展魔法时,体内的魔力是如何产生运作的。

    几堂课下来,我觉得师团长的授课方式非常好懂。

    看来说他比宫廷魔导师团里的任何人都还要精通、了解魔法,并非浪得虚名。

    虽然他学识丰富,但我想他可能本来就是个很聪明的人吧。

    毕竟他真的很会教。

    「有哪里不懂吗?」

    「没有,还可以。」

    师团长讲解完一遍后,问我有没有问题,不过我没什么特别想问的。

    「那么,一直听课也会腻,我们稍微实际演练看看吧。」

    「好的。」

    「既然圣小姐似乎已经会使用魔法了,那你应该也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的魔力。不过掌握体内的魔力是魔法的基本,我们就先从这个步骤开始吧。」

    师团长继续说明接下来要进行的实际操作。

    在听的过程中,我便联想到裘德之前教我制作药水时,顺道教我如何将魔力传给对方的方法,两者听起来是一样的。

    「那个,这个方法……」

    「怎么了?」

    「这是不是在学园也会做的那种实际操作?就是将魔力输送给对方这样。」

    「对,原来你知道呀?正是如此。」

    我好像猜对了。

    于是,我将之前在研究所学过的事情告诉师团长,他便点了点头。

    「已经让别人输送过魔力了啊。那么,你有输送给对方过吗?」

    「没有,当时只是为了帮助我感受魔力……」

    「这样啊。那今天就尝试把魔力输送给别人吧。」

    之前在研究所由裘德主导的实际操作,今天换我来主导了。

    对象当然是师团长。

    毕竟这间教室就只有我和他两人而已。

    如同之前那样,我和他面对面,将手心举至胸前贴合在一起。

    嗯?是不是有点近?

    转身面对面时,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来不及收势,感觉彼此微妙地靠得很近。

    这个猜测命中了。我不经意地从手心抬起视线,赫然见到那张漂亮的脸庞比我想像中还要近,心下猛然一惊。

    师团长也抬起低垂的眼眸。

    看样子是察觉到我正在看他。

    呃,这很不妙啊。

    所谓的漂亮脸庞,光是摆在那里就具有极大的杀伤力。

    师团长这种程度的就更不用说了。

    我突然紧张了起来,感到胸闷。

    「怎么了?」

    「没事……」

    师团长微笑著偏过头。我则摇了摇头,这么答道。

    冷静下来啊。

    总而言之,只专注在输送魔力这件事上吧。

    我将视线转回手掌上,看似重整态势,稍微拉开了与师团长之间的距离。

    然后做了个深呼吸,将魔力集中在右手。

    接著,就如同将魔力注入药水时那样,从掌心释放出魔力。

    这样应该就会传到师团长身上了。

    「有传过去吗?」

    「这个嘛,虽然很微弱,但确实有感觉到。可以再多传一点过来吗?」

    「我试试看。」

    以注入药水中的魔量而言,似乎太少了。

    这次,我在脑中想像著将魔力推挤出去的感觉,释放出比以往更多的魔力。

    「哦?」

    我听到师团长的沉吟声,便抬起原本向下的视线。只见师团长一改平常那种温和的笑容,浮现在脸上的是充满愉悦感的笑意。

    「师团长?」

    「啊,抱歉,我只是觉得很有趣。」

    「有趣……是吗?」

    「是的,你的魔力果然和我们不同呢。」

    看到师团长的模样与平常有异,我便朝他出了声,结果他就立刻恢复成原本的表情了。

    可能是不小心撞见刚才那种笑容的缘故,再加上他的容貌本来就很俊美,所以他现在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戴著面具似的。

    难道刚才那种才是他的真面目吗?

    我不由得用狐疑的眼神看著师团长,但他没有理会,而是开始讲解有关魔力的事情。

    在听课的时候,也有提到魔力因人而异这一点。

    而且不光是属性而已。

    虽然很难以形容,但就是存在著某些不同。

    不过,其实属性以外的差异微乎其微。在宫廷魔导师之中能够感觉到这种差异的,大概也就只有一半左右的人罢了。

    而师团长当然判断得出来。

    反过来说,就是我的魔力存在著显而易见的差异。

    果然没错啊。

    虽然我的魔力属于圣属性,但听说还是能感觉到不一样的地方。对于这种现象,师团长曾说过「可能是从异世界被召唤过来的人特有的东西」。

    「药水之类的产品之所以会具有比较强的效力,也是魔力影响的吗?」

    「唔……就现阶段而言还不能这么断定。」

    「这样啊。」

    这是我最想要知道的事情,所以便问看看了,但好像没那么容易就能弄清楚。

    真遗憾。

    不过,今天开始实际操作后,调查才算是正式起步,所以这也没办法吧。

    或许之后就能弄清楚了,还是慢慢来吧。

    后来,我一边输送出强弱不同的魔力,一边回答师团长询问的各种问题,像是我对魔力有什么样的感觉之类的。

    ◆

    在那之后,课堂新增了实作的时间。

    在时间的分配上,听课和实作各占一半,前半是听课,后半是实作。

    两者当然都是由师团长负责指导的。

    进行实作的地点在宫廷魔导师团队舍的演习场。

    虽然离听课的教室有一点距离,但和师团长边聊边走之下,便觉得好像也没那么远了。

    换作是一个人的话,我可能就撑不住了。

    理由不是只有走到演习场的这段距离而已。

    我一开始还觉得实作的部分也能让师团长来指导,实在是太荣幸了。但这样的心情在几天之内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师团长的教学态度和他温和谦让的举止完全相反,是斯巴达式的风格。

    「那么开始吧,进行的方式和上次一样。」

    「好的。」

    抵达演习场后,稍微休息一下就开始展开实作了。

    最近这几堂课都在学习操作魔力。

    听说彻底熟练后,就能缩短发动魔法所需要的时间。

    由于施展魔法时,必须将魔力集中在手掌之类的地方,透过这个训练,便可以缩短花费在集中的时间。

    顺带一提,如果只是要练习操作魔力,其实没有必要特地跑来演习场。

    光是让体内的魔力在身上任意可以集中魔力的地方──例如手脚之类的──按照顺序移动,就可以达到训练的目的。

    但是按照师团长的方针,他认为只学会操作魔力并没有意义,所以要我实际练习一边操作魔力,一边快速发动魔法。

    如果只有圣属性魔法,就算在听课的地方发动魔法应该也没关系,但这里还有另一个会使用魔法的人。

    他就在我旁边,挑衅似的不断发动其他属性的魔法。

    至于那个人是谁?就是师团长啊。

    师团长是统御宫廷魔导师团的人物,想当然耳能力一定很强。

    他在我旁边发动的属性魔法不光只有一种,而是三种左右的属性魔法交互发动。

    他操作起魔力应该也如同行云流水般顺畅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累积魔力的速度比我还要快,我才发动一次魔法,他就已经发动第二次了。

    师团长说训练目标是发动魔法的速度要变得跟他一样快,但这个要求未免也太高了吧?

    我才刚开始学魔法就要我达到这样的要求,真的是斯巴达式教育。

    而且一旦重视速度,我便可能在途中疏忽了操作魔力的部分,结果没发动到魔法。

    与此同时……

    「速度还能再快一点吗?」

    「要再快的话应该不行……突然要我跟上师团长的速度,对我来说很困难。」

    「我这样已经是在放水啰。」

    师团长笑著说道,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我为了跟上他可是用尽了全力啊。

    虽说按照从课堂上学到的理论来操作魔力,施展起魔法就能跟师团长一样快,但实际上阵练习还是相当不容易。

    制作药水好像也需要细腻地操作魔力,所以我还以为自己既然能够做出阶级达到一定程度的药水,操作魔力的技巧应该也有达到一定的程度,但我猜错了。

    施展魔法似乎需要更加细腻地操作魔力。

    现在还远远赶不上师团长要求的程度,让我觉得有点不甘心。

    不过,师团长似乎已经有放水了,所以我现在还只是觉得不甘心而已。

    根据宫廷魔导师们所说,师团长在指导他们的时候要求得更加严苛的样子。

    「我不想再经历一遍那种事情了。」

    那个魔导师望著远方,这么跟我说道。

    听说那是发生在宫廷魔导师团出动全员解决大量文书工作之后的事情。

    「我偶尔也该指导一下后进才行呢。」

    师团长露出前所未有的灿烂笑容,这么宣布。

    听到这句话后,由于可以在宫廷魔导师团最高长官的指导下进行训练,所以为数不少充满上进心的魔导师都来到演习场集合。

    结果,魔导师们接二连三地在演习场阵亡。

    我在演习场进行的训练以程度来说,相较师团长平常所展开的训练还要「稍微」再轻一点。

    没错,是相较于才能出众的他们为了加强能力而进行的那个训练。

    隶属宫廷魔导师团的魔导师们,在能够使用魔法的人们当中属于能力格外杰出的一群菁英。

    他们的自尊心也算是满强的。

    然而那个训练内容却严苛到足以让他们在短短一天之内就投降了。

    实在太吃力了。

    希望可以把难度降低一点。

    这样的叫苦声此起彼落,但师团长丝毫不予理会。

    师团长站在满身疮痍的魔导师们的旁边,用若无其事的表情轻松做到相同的训练内容,甚至还趁著空档穿梭于每个魔导师之间进行指导。

    之后,这种训练持续了一整个星期。

    看样子是文书工作害得他没空做研究,导致心中积怨已久。

    我原以为师团长单纯是在迁怒,但据说他的指导都相当精辟,接受特训的人确实有所进步,因此谁也无法开口抱怨。

    不过,在经历过这件事后,交给师团长处理的文书工作比以前更少了。

    魔导师用有点魂不守舍的表情告诉我这件事。看他的模样,想必真的是非常痛苦的一个回忆。

    因此,对于经历过师团长的地狱特训的魔导师而言,我所进行的训练已经是师团长配合我的能力所调整过的内容了。

    这就表示,他认为我做得到那样的训练内容吧。

    没办法回应他的期待让我很不甘心。

    既然如此,我只能一心一意地好好练习了。

    抱著这个想法,一整个星期的课堂上,我都专心地持续练习发动魔法。

    然而今天还是没有达到目标。

    只在课堂上练习的话,似乎要花上不少时间才能达成目标的样子。

    课堂以外的时间是不是也该继续练习比较好呢?

    那么,该怎么办?

    虽然我也可以在下课后留在演习场自行练习,但一直对自己施展「治愈」感觉也满浪费的。

    对自己以外的人施展吗?

    就像前阵子在医院那样。

    不仅可以让我练习,对方的伤势也能复原,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连我自己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于是隔天早上立刻就去徵求所长的同意了。

    「不好意思,我有个请求。」

    「怎么了?」

    现在还是一大清早。

    去上课之前,我先来到所长室,就看到所长已经开始工作了。

    我将魔法课的事情告诉他,然后说自己想去医院等地方练习魔法。

    所长听完后,摩娑著下巴思忖了一会儿,接著从容不迫地开口说道:

    「先不管你要在课堂以外的地方练习魔法,问题是出在地点上。」

    「不能在医院练习吗?」

    「你前阵子不是治好了大部分的伤患吗?现在应该已经没有任何需要用到恢复魔法的伤患了吧?」

    经他这么一说,确实没错。

    原本还以为这是一个好主意的说……

    我想了一下,忽然灵光一闪。

    「那可以去骑士团那边吗?」

    「骑士团?」

    「对。」

    骑士团由于工作的关系,如果不需要出外讨伐魔物,他们就会留在队舍进行训练。

    送药水到第三骑士团的时候,我也有看到他们训练的样子,由于近身战斗占多数,所以还满多人有受到皮肉伤的。

    我便想到,或许可以请他们当我的练习对象。

    将这个想法告诉所长后,我就得到「原来如此,我觉得可以啊」这样的回答。

    「我会先通知艾尔一声,你上完课就可以去第三骑士团看看。」

    「谢谢您。」

    于是,今天上完课后就要前往第三骑士团了。

    ◆

    一如往常地上完魔法课之后,我朝第三骑士团出发。

    最近都在上课,算是很久没有来这里了。

    在前往团长办公室的路上,遇到的骑士们也都会跟我说:「好久不见了啊。」所以应该不是我的错觉。

    我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并报上名字,听到里面传出一声「请进」。

    走进去后,就看到团长正和颜悦色地微笑著。

    「好久不见。」

    「久未跟您问候了。」

    我也很久没见到团长了。

    在开始上课前,我从研究所送药水过去时,以及从图书馆回来的路上都会遇到他。

    但我最近都只来回于上课的教室和研究所而已,几乎没有跟他见到面。

    我走到办公室中间,团长也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我身边。

    「你是不是瘦了些?」

    团长这么说著,伸手轻轻触碰我的脸颊。

    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我愣了一下后,立刻有一股热气直冲脸上。

    「咦?没吧?我想应该没有就是了。」

    拜托不要突然这样啊。

    真的对心脏很不好。

    虽然我用一片空白的脑袋努力做出回应,但由于太过震惊,导致我原本打算说的事情全都从脑中飞散消逝了。

    「我听说你的魔法课老师是德勒韦思大人,他的教学方式应该很严格吧?」

    「是、是没错,不过很清楚好懂。」

    「这样啊。你可别勉强自己哦。」

    「我没有勉强自己。」

    本以为他马上就会收回手指,但在对话之间,他依旧摸著我的脸颊。

    脸好烫。

    那个……我是说真的,再不收回手的话,我的心脏就要承受不住了。

    我一边希望团长赶快收回手,一边把因为尴尬而移开的视线转回他身上,只见他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看起来就是一副忍著笑的模样。

    当我一转回视线,抚摸著脸颊的手指就恋恋不舍似的滑过耳后离开了。

    酥痒的感觉让我的背脊震颤了一下。

    真想称赞没叫出声的自己。

    我内心含泪地瞪了团长一眼。而他则忍不住笑出了声。

    「话说,约翰告诉过我了,你想在我们这里练习魔法是吗?」

    「是的。」

    终于进入正题了,我放心地松了口气。

    「我想要把恢复魔法用在演习场的骑士们身上。」

    「这无妨,现在就要去吗?」

    「是的,麻烦了。」

    团长很乾脆地就答应最要紧的正题,还说要带我去演习场。

    但我很想问,刚才那种以打招呼而言稍嫌亲昵的举动是怎么一回事?

    没想到不仅是所长,竟然连团长都开始拿我打趣了。

    我一边走在队舍的走廊上,一边回想起刚才的事情,于是瞪了瞪身旁的团长。结果他似乎察觉到我的眼神,也往我这边看了过来。

    一迎上我的视线,他就温柔地眯起眼睛。

    「怎么了吗?」

    「没什么啦。」

    我用有点凶的口气这么答道。不过团长对此并没有说什么。

    一定是因为我整张脸都红透了的关系吧。

    为了转换心情,我就边走边谈起等一下要练习恢复魔法的事情。

    我们交换了很多想法,但最后还是决定沿用师团长的方针,在第三骑士团也以实战的形式来练习魔法。

    抵达演习场后,正好是在训练途中,许多骑士都在进行模拟比试。

    我过去也曾经在前往队舍的路上远远看过这样的画面,但在近处一看又能感受到一番不同的魄力。

    当我叹为观止地看著的时候,他们似乎察觉到团长和我来了,纷纷停下比试的动作,目光往我们这边聚集过来。

    虽然其中也有我认识的骑士,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还是会让我感到紧张。

    我不由得稍微退后一步,躲在团长的背后。

    团长扬声告诉大家,从今天起我会在演习中使用恢复魔法。

    进行方式很简单。

    骑士们只要像平常一样做训练即可。

    唯一不同之处在于,训练当中会有恢复魔法飞到身上。

    我原本是想说,只要让受伤的人过来让我使用恢复魔法就行了,但团长告诉我,这样骑士们会嫌麻烦,我也没办法充分地练习到魔法。

    听说如果只是一点皮肉伤的话,骑士们平常都是放任伤口自然愈合,应该不会特地跑一趟请人帮忙施展恢复魔法。

    这样一来,我使用恢复魔法的次数也会变少,所以要是想多多累积次数的话,用其他方法比较好。

    于是,我和团长讨论后一致认为最好的方式,就是和之前实际去讨伐魔物的时候一样,让我按照自己的判断自行施展恢复魔法。

    团长说明结束后,骑士们便又回去做各自的训练了。

    我看著模拟比试,算准时机后也开始练习魔法。

    如果可以像游戏那样,每个人头上都有显示最大HP和现在HP的数值或血条,很容易就能判断出需要对谁施展「治愈」了。但遗憾的是,这里没有那么方便的东西。

    无可奈何下,我只好一边观察他们的情况,发现有人似乎受伤而减少HP的话,就对他施展「治愈」。

    同时也不忘要好好操作魔力。

    我回想上课时的情形,用差不多的速度陆陆续续发动魔法。

    相较于之前在医院使用魔法的时候,现在花费在累积魔力的时间比较短,我猜恢复的HP量应该也很少。

    一旦操作魔力的技巧变得更加熟练,在同样的时间之下能累积的魔力量会更多,所以即使花费比较短的时间,应该也能发挥出差不多的效力。

    当我集中精神练习后,时光咻地一下就过去了。我一回过神,就发现已经到骑士们差不多该结束训练的时间了。

    中途回去办公室的团长也不知何时回到了演习场。他跟我说,从明天起,我上完课之后都可以来这里练习魔法。

    从那之后过了一个星期。

    可能多亏我上课时和下课后都很努力练习,感觉发动魔法的速度比刚开始的时候还要快了一点。

    当然效力也是。

    根据骑士们的回报,不仅发动魔法的间隔缩短了,而且「治愈」的恢复量也增加了。

    师团长似乎也有发现这件事,还夸奖了我。

    「你进步得相当多呢。」

    「谢谢您的夸奖。」

    「你进步的速度比我估计的还要快,难道在课堂以外的时间也有练习吗?」

    师团长勾起一抹了然于心的笑容。

    看来我在第三骑士团练习的事情已经被他发现了。

    我也露出类似被识破恶作剧的表情,然后笑了笑。

    「稍微练了一下而已。」

    「看你非常努力的样子,是有什么目标吗?」

    「目标吗?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目标耶……」

    经他这么一问,我就支支吾吾了起来。

    该算是目标吗?其中一部分是看到师团长在旁边逍遥自在地发动魔法,让我感到有一点火大。

    另外就是……

    「因为之后可能会要求我支援讨伐……」

    我说完,师团长就睁圆了双眼。

    我之前也有和所长谈到这件事。一想到上次及上上次的讨伐结果,我便觉得这是很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等我更会操作魔力后,应该在讨伐当中最能够派上用场吧。

    要是像前阵子在医院的时候那样,是回来之后才进行治疗的话,就没有快速发动魔法的必要了。

    「圣小姐打算参加讨伐吗?」

    「是啊,如果有需要的话。」

    「就为了因应需要?不是因为有其他目的吗?」

    「目的吗?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就是了……」

    「那么,是为了得到其他好处吗?」

    好处?

    听到师团长这么问,我不禁偏过头。

    好处是指什么呢?

    由于不是平常的工作,所以最多可能会得到一些额外报酬吧?

    比起这个,看师团长一脸意外的样子,难道他不是为了让我参加讨伐才训练我的吗?

    实作课程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形式,也是因为按照师团长的方针,他认为只学会操作魔力并没有意义。

    他的训练方式感觉在实战当中能派上用场,所以我一直以为他是打算让我参加讨伐的,我搞错了吗?

    我这么问师团长后,这次换他偏过头了。

    「您不是为了日后的讨伐才训练我的吗?」

    「不是,我没有那样的打算……」

    「那么,您是为了什么而训练我的呢?」

    「只学会操作魔力也没用是其中一个理由,另外我也想观察圣小姐的魔力。」

    「是这样吗?」

    「是的。」

    师团长说得很理所当然的样子,然而他的理由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说要观察我的魔力……

    他确实有跟我提过会在课堂上进行观察,但我没想到原来那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我有一种浑身脱力的感觉。

    「不过,日后的确有可能需要支援就是了。」

    师团长露出稍作沉思的模样,这么说道。

    我不禁心生一股自掘坟墓的感觉。

    「果然会有需要吗?」

    「毕竟虽然我们这里也有几人会使用圣属性魔法,但等级并没有多高。」

    「师团长您也会使用吧?」

    「会是会,不过讨伐时我通常都在进行攻击。」

    这样啊。

    可能根本不会有人的圣属性魔法等级比我还要高吧。

    而且师团长莫名散发出一种不懂得瞻前顾后的感觉。

    他姑且算是宫廷魔导师团的最高长官不是吗?

    都在进行攻击的话,应该没在指挥其他魔导师吧?

    「如果有需要支援,目的地可能是西边森林吧。」

    「西边森林吗?」

    「以圣小姐的等级来说,去西边的森林应该没问题才对。」

    「但那里是……」

    听到目的地,我不禁眉头一皱。

    西边森林有沙罗曼达出没,而且是上次的讨伐行动里出现多名负伤者的地方。

    「西边森林的瘴气也很浓,我相当好奇圣小姐的魔力能够对瘴气造成多少影响。还有就是……」

    师团长没有把我的不安放在心上,他的思绪已经全跑到西边森林的研究上了。

    对我来说,上次及上上次的讨伐灾情相当严重,所以西边森林让我感到很害怕。

    但是看师团长的样子,他似乎并没有特别重视西边森林。

    而且根据骑士们以前说的,西边森林很难得会出现那么严重的灾情,这样看来,那里平常并不是多危险的地方吗?

    可是,都说有二就有三……

    「怎么了?」

    「没有……那个……」

    当我一边看著独自唠唠叨叨说个不停的师团长,一边思考事情时,就和他对上视线了。

    他大概是察觉到我的目光了吧。

    应该老实告诉他,去西边森林会让我感到很不安吗?

    我烦恼著不知道要不要说出口,讲话也含糊了起来。

    我的想法可能表现在脸上了吧?师团长主动谈起关于西边森林的事情:

    「刚才也说过了,按圣小姐的等级,去西边森林进行讨伐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是这样吗?」

    「对,我也去过好几次了,最近打起来实在不太有劲……」

    「啊?」

    「听说前阵子累积了大量的魔物,有参加到的话一定很享受,可惜我当时人还在昏迷当中。」

    「……」

    「有了前车之鉴,想必隔不了多久就会展开下次的讨伐行动了。魔物的数量应该如同往常一样,或者更少吧,正适合圣小姐的初次出征。」

    师团长做出这样的结论,然后像是要我放心似的微微一笑。

    对于灾情那么惨重的讨伐行动,师团长竟然说得出「有参加到的话一定很享受」这种话,看来他可能真的很厉害。

    但我看过骑士们结束讨伐回来后的模样,所以他的说法没办法打消我的疑虑。

    只不过,我同意他对于下次讨伐的推测。

    上次就是因为隔了一段时间没去讨伐,才会累积出大量的魔物。

    依照那一次的经验,应该近期之内就会再次前往西边森林讨伐魔物。

    我因为在整理思绪而没有说话,结果师团长好像以为我还在烦恼,便补充说道:

    「放心吧,下次去讨伐的时候,我也会在的。」

    「您会跟我一起去吗?」

    「当然了,我不会让你受到丝毫伤害的,由我来守护你。」

    听到师团长这么说,我便回以模棱两可的笑容。

    换作是其他人的话,听到师团长对自己说「由我来守护你」这种话,可能会觉得很开心雀跃吧。

    但我没办法顺从地接受他的好意。

    这也不能怪我。

    毕竟,我总觉得听到了「我不会让(研究不可欠缺的)你受到丝毫伤害的」这种从副声道传出来的声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