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二卷幕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国王的办公室响起一道敲门声。

    室内的侍从代为应门后,恭敬地将来客身分告诉这间办公室的主人。

    「宫廷魔导师团的师团长,德勒韦思大人求见。」

    「知道了,让他进来吧。」

    主人这么回应道,侍从便恭敬地行一礼,再度往门口走去。

    不久之后,一个容貌宛如雕刻般清俊的男人,脸上挂著笑容出现了。

    男人也恭敬地向主人行了礼。

    「臣此次前来,是有要事向您禀报。」

    「这样啊。」

    国王从他简洁的话语猜到了禀报内容,于是便遣退了其他人。

    现在室内只剩下国王和正好也在场的宰相,以及师团长。

    「你要禀报的是『圣女』那件事吗?」

    「是的。」

    对于宰相的问题,师团长点头回道。

    然后,他说出对两名圣女候选人施展鉴定魔法的结果。

    听到结果后,国王和宰相皆沉吟不语。

    根据师团长的报告,对爱良进行鉴定时相当顺利,而状态资讯的判定结果已另抄下来,随著报告书一同提交了。

    问题在于另一个候选人──圣。

    师团长的鉴定魔法遭到了反弹,无法确认她的状态资讯。

    国王和宰相对此都感到震惊。

    这是因为,说到宫廷魔导师团的师团长,那可是这个国家基础等级最高、魔法最厉害的人物,名声响彻整个国家。

    对人施展鉴定魔法时,若未得到对方的同意,魔法便有可能遭到反弹。

    不过前提是,施展魔法者与承受魔法者之间的基础等级相同。

    如果施展魔法者的基础等级较高,即使在对方抗拒的情况下,也能强行进行确认。

    因此,王宫的人们都坚信师团长的鉴定魔法一定会成功。

    「之所以遭到反弹,是因为她的基础等级比较高的缘故吗?」

    「恐怕是如此。」

    「顺道问一下,她的等级是?」

    「据说是55级。」

    「55……」

    师团长的基础等级已经是这个国家最高的了,但圣比他高了10级。

    等级有如此差距,也难怪会遭到反弹。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么想的。

    「这样的话,目前尚无法知晓她们哪一个才是『圣女』啊……」

    宰相一脸凝重地喃喃说道。

    分辨「圣女」的方法诸说纷纭,并没有确立一个正确的分辨方法。

    所有时代共同流传下来的记载只有一个,就是「圣女」会使用歼灭魔物的法术。

    至于是什么样的法术也不得而知,因此,王宫原本对这次的鉴定抱予期待,希望能藉此掌握到一些头绪。

    遗憾的是,由于无法确认圣的状态资讯,这份期待也就这么落空了……

    目前所知道的事情里特别值得一提的,就只有圣的基础等级非常高,以及爱良的基础等级与技能等级成长得比这个国家的人还要快。

    这两件事的性质不同,所以要判定哪一人是「圣女」的话,还需要更多的线索。

    然而,听到宰相低沉的喃喃自语,师团长却回道:「并非如此。」

    国王和宰相都一脸错愕地看向师团长。

    面对他们两人的视线,师团长脸上依然挂著一抹造作般的微笑,就这样静静地不说话。

    「是哪一个?」

    「……臣认为,应该是圣小姐。」

    对于国王的简短问题,师团长顿了一会儿后这么答道。

    国王听完后倒抽了一口气,随即又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你没弄错吧?」

    「虽然是推测,但八九不离十是如此。」

    「这样啊。」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师团长回答时表情依旧未变。而宰相则问起他的根据。

    听到这个问题后,师团长滔滔不绝地展开说明。

    他表示,圣在医院使用了圣属性魔法。

    骑士看到她施展魔法的样子后,便回报说看起来和一般的魔法不同。

    他分别请圣和爱良施展圣属性魔法,从而发现两人的魔法有落差。

    根据这个结果,他判断圣就是「圣女」。

    他一开始以为那种混杂金色粒子的现象,是从异世界被召唤过来的人所特有的东西。

    但是,爱良施展魔法的样子,看起来和这个世界的人并没有差别。

    圣属性的魔力只会发出白色的光芒,从来不会像圣那样有金色粒子交织在其中。

    由此来看,圣施展魔法时的现象,极有可能不是来自异世界的人所独具的特徵,而是她的专属之物。这便是师团长得出的结论。

    「金色的魔力应该是『圣女』的专属之物。此外,在与魔力有关的事情上,圣小姐的能力同样比一般人还要优秀,在这方面也和爱良小姐不同。」

    「原来如此。」

    听完说明后,国王颔了颔首,然后若有所思地垂眸看著办公桌。

    「辛苦你了,退下吧。」

    「是,臣就此告退。」

    宰相确认师团长离开办公室后,便开口说道:

    「这下事情可难办了。」

    「是啊,那家伙还是老样子吗?」

    「依照小儿所言,似乎是如此。」

    听到宰相这么说,国王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那家伙」指的是第一王子。

    负责统筹「圣女召唤仪式」的第一王子,在透过仪式将爱良召唤过来后,就这样心甘情愿地当了她的监护人。

    第一王子成为监护人后,虽然积极不懈地为了保护爱良而努力,但过于求好心切的结果,就是他和周遭的人们产生了嫌隙。

    周遭的人们也有将这件事禀报给国王知道,国王为此一直感到很头痛。

    不用说,国王当然也针对这件事劝告过第一王子很多次。

    但是,尽管第一王子当场有把话听进去,他的态度却未曾改过。

    甚至有人提议,乾脆强制把第一王子和爱良分开算了。

    不过这也牵涉到王位继承问题,所以事情变得较为复杂。

    如果有其他重大要事,或许就能假借派第一王子去处理的名目,藉此将他们两人分开。但不巧的是,眼下并没有那种急需处理的迫切问题。

    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强行分开那两人的话,以现状而言,这件事会被归咎为第一王子的疏失,结果就是为拥护第二王子的势力助长声势。

    这样一来,到目前为止都未曾兴起波澜的继承问题,将有可能因此而浮上台面。

    高层们思考至此,终究还是让这件事陷入胶著的状态之中。

    除此之外,第一王子尚有另一个问题。

    在仪式当时,不知出于怎样的前因后果,第一王子并没有注意到同时被召唤过来的圣,直接把她拋在现场不管。

    结果此举引起圣的不满,导致周遭的人们都为了应对她而苦思焦虑。

    根据师团长这次的报告,几乎已经确定圣就是「圣女」了。

    既然如此,她对这个国家抱持不满会是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然后,引起这种问题的第一王子,恐怕会被投以更加严苛的目光。

    「差不多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啊……」

    彷佛自言自语一般,国王低声吐出这么一句话。而宰相只是静静地望著他。

    时至今日,已经证明无论圣是否为「圣女」,也不影响她为这个国家带来巨大效益的事实。

    因此,有人提议必须针对她至今为止所做的贡献进行封赏,并且也要为第一王子的无礼之举致上歉意。

    这次几乎确定圣是「圣女」以后,想必这种声浪会变得更大。

    「必须进行公开致歉才行,目前准备得如何了?」

    「大致已完成,但经过这次的事件后,应该需要做一些更动。」

    「这样啊。距离她被召唤过来后已经过了不少时日,尽可能加快脚步吧。」

    「遵旨。」

    听到国王这么说,宰相便恭敬地鞠躬应道。

    经过片刻的沉默后,国王开口缓缓地讲了「关于圣小姐……」这句前言。

    「虽然今后必须给予她『圣女』的礼遇,但不要太过隆重比较好。」

    「是吗?」

    「嗯,我之前有机会与她谈过几句,她的个性似乎不喜高调。谈到赏赐的话题时,我也提出一些贵族会想要的东西,但她全都拒绝了。」


    「就此来看……也同样令人伤脑筋啊。如果可以,希望她能接受爵位和领地的封赏,就此留在这个国家。」

    「这两项也被她拒绝了。按照报告所言,她们都受过相当高度的教育。或许我们的这种心思被看穿了也说不定。」

    国王略带自嘲地笑了笑。不过宰相得知这件事后像是感到很头痛似的,把手放在额头上微微摇头。

    接著,他们开始详细讨论该如何策办这场以致歉为目的的谒见。

    比如说,要办成多大的规模,以及要找哪些人来出席等等。

    他们规划相关内容时,是以今后要用什么样的待遇来对待圣作为前提。

    讨论到最后,他们决定好的举办地点并不是接待国外使者的谒见厅,而是规模较小的王座厅。至于出席谒见者除了国王和宰相之外,也只有各大重臣和各骑士团的团长这些人而已。

    这个结果是以圣的感受为最大考量,且纳入了许多国王等人的想法。

    ◆

    「我回来啦~~」

    一边这么说著,一边走进宫廷魔导师团的师团长室的,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尤利。

    师团长室不仅有尤利的办公桌,还有副师团长埃尔哈德的办公桌。

    埃尔哈德的办公桌之所以会放在这里,是因为原本该由师团长处理的事务,大部分都是他在经手的。

    尤利小时候就被前宫廷魔导师团长发掘其才能,并收为养子。

    然后,天赋异禀的资质再加上前师团长的菁英教育,将他培养成优秀的魔法研究家。

    其热衷的程度只要一提到魔法,就会让他的眼神为之一变。

    从学园毕业后,他便直接加入宫廷魔导师团工作,欣喜地埋头在魔法的研究当中。

    他的基础等级会登上王国第一,也是因为研究的缘故。

    若想继续深入研究魔法,便必须提高魔法技能的等级,他的基础等级就是在这段过程中提升的。

    只要是为了研究,他可以不厌其烦地一再独自前往讨伐魔物,还获得战斗狂这种外号,种种行为都相当不像魔导师。

    不知不觉中,他的魔法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让宫廷魔导师团的其他人望尘莫及。

    宫廷魔导师团的师团长这种光荣的身分,其实等同于一种项圈,是为了把尤利留在王宫里。

    只要成为师团长,就能够尽情沉浸于魔法的研究当中了。

    仅仅出于这个目的,尤利才接下师团长的职务。

    可能是因为这样,虽然他会从事魔法的研究,但在师团长的工作方面只会处理最低限度的公务。

    若非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他都不甚在意。

    于是,埃尔哈德就被派来担任他的副手了。

    「我报告完了唷。」

    「状态资讯的事情没有受到究责吗?」

    「没有特别追究哦。不过陛下有问起基础等级,我就告诉他了。」

    「这样啊。」

    「大概是因为我说圣应该是『圣女』,让他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件事上了吧。」

    尤利的表情与在国王办公室的时候不同,脸上露出了孩子气的笑容。而对照之下,埃尔哈德则是一脸不快的模样。

    不知是否未察觉到这一点,尤利仍旧继续说道:

    「接下来会有更多机会和圣接触吧?我对她的魔力很好奇呢~」

    「…………」

    圣那种有别于他们的魔力,引起了尤利的好奇心。

    他想要更接近地观察那样的魔力。

    想研究她和他们的魔力,究竟有何不同。

    只要圣是「圣女」的话,今后就能在讨伐魔物等场合有更多与她接触的机会,观察魔力的机会也随之增加。

    他就是心存如此盘算才说出了这番话。

    说到这里后,他终于发现埃尔哈德的脸色很不悦。

    他吃吃地笑了起来。

    「不要用那么凶的眼神瞪我啦。放心,我只会请她让我见识一下魔力而已。」

    「…………」

    「你真的相当喜欢她呢。」

    「才不是那样,我是担心你这家伙会搞出什么麻烦。」

    「哦,只有这样吗?我得知埃尔破天荒地和她处得很自然,还以为你很喜欢她呢。对了,听说你弟弟也对她颇有好感嘛。」

    就算解释了,埃尔哈德的表情还是没变,这让尤利不禁露出苦笑。

    埃尔哈德这个人竟然会将一个女性如此放在心上,实在很稀奇。

    他同时也在想,看来那个传闻果然是真的。

    「圣女召唤仪式」一结束,尤利就陷入了昏迷状态。

    不过,两名圣女候选人在他沉睡期间所发生的事情,他都从其他人口中掌握到了大致的情况。

    虽然他感兴趣的是「圣女」所使用的魔法,以及从异世界被召唤过来的人类所使用的魔法,但在打听的过程中,他也得知霍克家的兄弟和圣互动密切的事情。

    社交界人人皆知,霍克家的兄弟都不怎么擅长与女性相处。

    就连对社交界不甚感兴趣的尤利都知道这件事,可见在王宫也是相当有名。

    实际上,他也见过好几次埃尔哈德对贵族千金们态度冷淡的模样。

    因此,听到圣之前来到宫廷魔导师团时,埃尔哈德和她处得很自然的事情,就算撇开魔力不谈,他也对她起了一点兴趣。

    对埃尔哈德的态度感到惊讶的不止尤利而已。

    亲眼目睹的魔导师们也一样,甚至那阵子宫廷魔导师团里都在传「副师团长的春天是不是来了」。

    话虽如此,他弟弟艾尔柏特的传闻还是比较可信,因此很快就没有再继续传下去了。

    尤利本身也对魔法以外的事情兴致缺缺。

    即使同样是宫廷魔导师团的成员,他也不感兴趣,认识的人没几个。

    另一方面也因为他能够使用全属性的魔法,所以原本必须交给其他人来做的实验,通常都是他自己独力完成的,导致他和其他人的交流极为稀少。

    不过,或许是因为埃尔哈德会代替尤利处理师团长的业务,两人经常有机会接触,让尤利觉得彼此相当友好。

    虽然这么想的,可能只有尤利自己而已。

    埃尔哈德是尤利为数不多的好友中的一人,出于这样的原因,尤利并不想惹他不高兴。

    「我不会加害于她的。要是我这么做,不仅是你们兄弟俩和药用植物研究所的所长,还会招来许多人的怨恨吧。」

    尤利笑著这么说道,但埃尔哈德还是无法完全相信他。

    毕竟尤利这个人一旦投入于研究当中,总是会浑然忘我,不顾一切。

    其实以前就曾因为这样而惹出问题。

    埃尔哈德表面上接受了尤利的说法,但实际上只是应付过去,他开始担心今后必须盯紧尤利以免他做得太过火。想到这里,埃尔哈德不禁在内心叹了一口气。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