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二卷第一幕鉴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真妹控

    录入:kid

    坐在前往宫廷魔导师团的马车里,我心不在焉地望著外头的景色,并且叹出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气。

    所长发现这一点后,便半带著苦笑说道:

    「你看起来是真的很不情愿呢。不过我也不是不懂你的心情啦。」

    「是啊……」

    见我同样半带著苦笑答道,所长耸了耸肩。

    我再次将视线移回外头的景色,回想昨天的事发经过──

    昨天刚下班,就接到了来自宫廷魔导师团的联络。

    对方表示,明天,也就是今天,要请我们去宫廷魔导师团进行鉴定。

    想知道要鉴定什么吗?

    听说是要鉴定「我本人」。

    前阵子在医院的那件事,导致最近到处都有人在谈论我是「圣女」的事情。

    而在这段期间,自从「圣女召唤仪式」结束后就昏迷不醒的宫廷魔导师团师团长,大约在一周前恢复意识了。

    据说国内只有那位师团长能够对人进行鉴定。

    之前就是因为他陷入昏迷,才会一直都没有人可以对我进行鉴定。

    那位师团长好像还没有调整回原本的状态,但由于确定「圣女」的身分是国家眼下最重要的事项,所以他便强撑著病体来进行鉴定。

    一想起在医院的所作所为,我就觉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我知道自己要是那么招摇地施展了恢复魔法,周遭其他人想必会开始议论我是否就是「圣女」。

    所以,我已经做好一定程度的心理准备了……

    但还是觉得心情很沉重。

    听说会在进行鉴定的时候确认我的状态资讯,若真是如此,那我立刻就会露馅了。

    毕竟我的状态资讯上,确实是显示著「圣女」这两个字。

    「就这么不愿意吗?」

    一沉思起来,我的表情大概就会自然而然地变得很凝重。

    因此,当我转向所长那边,便发现他正一脸担心地看著我。

    「对啊,心情很沉重。」

    「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不过谁教你要闹到那种地步?」

    「什么闹,说得真难听。我只是稍微替大家治疗一下而已啊。」

    「岂止是稍微而已,未免太轻描淡写了。」

    对于所长的形容,我嘟著嘴表达不满,他则用傻眼的表情这么回道。

    然后我们互看彼此,一同露出了苦笑。

    所长相当为我著想。

    从我搬到研究所以后,他一直都是如此。

    虽然他通常都是用不著痕迹的方式关心我,避免让我发现,但我偶尔还是会察觉到。

    或许这都是出自于对部下的关心吧,不过我现在对此非常感激。

    光是像这样讲讲话,有点低落的情绪就稍稍提振了几分。

    「就算完成了鉴定,应该也不会立刻展开什么行动才是……」

    所长的表情忽然转为严肃,并说了这么一句话。

    自从举行完「圣女召唤仪式」过后,魔物的数量便以缓慢的速度逐步减少,从这一点来看,王宫肯定地认为是由于「圣女」被召唤过来的缘故。

    不过,只有王都周边的魔物减少,距离王都较远的地区依然很多。

    自古以来的「圣女」们都会随骑士团一同前往魔物猖獗的地区,并使用圣女的独门法术歼灭魔物,将当地净化。

    因此,王宫这次也希望「圣女」能做到相同的事情。

    「歼灭魔物……要参与战斗的意思吗?」

    「没错,但魔导师都是站在骑士后面发动法术的,不太会像骑士一样遭遇到危险。」

    「不过,要是魔物会施展魔法之类的呢?也会攻击到后排的人员吧?」

    「是啊,不能说完全没有危险。」

    「我和另一个也被召唤过来的女孩子,可从来都没有战斗过哦。」

    如果以整个世界来看,有些地区确实经常爆发战争。

    然而日本很和平。

    与人性命相搏这种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做过,一起被召唤过来的爱良妹妹恐怕也是如此。

    就算突然把我们带去讨伐魔物,我也不觉得能派上什么用场。

    若换作是游戏里的魔物,再多只都不是我的对手就是了。

    「应该会先让你们进行一些训练吧。和你一起被召唤过来的那个女孩子……是叫做爱良吗?她现在也在学园里学习相关事物。」

    「是这样吗?」

    「毕竟学园会让学生前往东边的森林进行讨伐魔物的训练,想必她也早就去过了。」

    爱良妹妹已经参与过战斗了。

    这件事让我有点意外。

    我一开始还感到担心,不知道她是否平安无事,但后来又想起骑士团曾被外借去担任护卫的事情。

    既然我没听说她受伤之类的消息,那就表示她应该没事吧。

    而且他们前往的地点是东边的森林,大多数的魔物都比较弱。

    「假设……假设今天的鉴定结果证明我并不是『圣女』的话,事态会怎么发展呢?」

    我突然想起这一点,便问出口了。

    所长稍微睁大了双眼,然后露出苦笑。

    「『圣女』的工作应该会由爱良来负责,只不过……」

    「只不过?」

    「……可能会请求你支援吧。」

    「请求我支援吗?」

    「多半会需要用到你的恢复魔法。」

    原来如此。

    毕竟在医院的时候,我确实是不知节制地治好了所有的伤患,甚至让周遭的人都惊讶不已。

    因此所长说的或许没错。

    「如果接受了支援的请求,我会被调到宫廷魔导师团吗?」

    「这我也不晓得。」

    「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被调走。」

    研究所是非常舒适的工作环境。

    我可以接受支援的请求,但若是会被调到其他的工作环境,多少还是有点抗拒。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所长后,他便表示会替我妥善处理好。

    当我在和所长谈论今后可能的发展时,马车已经抵达宫廷魔导师团的队舍了。

    出来迎接的是宫廷魔导师。我们跟在他背后,步行于队舍当中。

    在队舍里面走著走著,擦肩而过的魔导师们纷纷朝我们瞥来几眼,彷佛在偷偷打量著我们。

    我最近走在王宫里时,也会感觉到类似的眼神。

    虽然要说习惯的确是习惯了,但还是会有些许不自在。

    不过,就算在意也没用就是了。

    「我将药用植物研究所的瓦尔德克所长和圣小姐带过来了。」

    魔导师敲了敲应该是师团长室的门扉,表达来意后,马上就传出允许入内的回应。

    在魔导师的示意下走进室内,我便发现有两个人站著迎接我们。一位是眼镜菁英大人,另一位则是拥有藏青色头发与眼眸、面容极为精致的青年。

    后者实在长得太过于俊美,甚至感觉像是人工下的产物。

    该怎么说好呢?

    这间室内未免有太多美男子了吧?

    我觉得自己和这个地方完全格格不入啊!

    至于魔导师呢?

    要说魔导师的话,他把我们带来这里后,人就立刻走了。

    现在这间室内,只有我、所长、眼镜菁英大人和青年这四人而已。

    「欢迎来到宫廷魔导师团。我是宫廷魔导师团的师团长──尤利•德勒韦思。」

    「我叫做圣。」

    青年带著温和的笑容对我自我介绍了。

    尽管受到俊美的容貌所震撼,导致我僵在原地,但总算还是打招呼回去了。

    他就是师团长?

    相较于站在身旁的眼镜菁英大人,这位师团长看起来相当年轻。

    或许这是因为师团长有一张极为精致的容貌,同时散发出亲切和善的感觉吧。

    我想他的年纪可能和裘德差不多。

    我默默想著这些事情,不过并没有表现在脸上,否则就太失礼了。与此同时,对方请我们前往沙发入座。

    「啊,他是担任副师团长的埃尔哈德•霍克,你们以前见过面吧?」

    「是、是的。」

    在沙发上坐下的瞬间,师团长像是突然想到还有坐在他隔壁的眼镜菁英大人,于是对我这么介绍道。

    对不起。

    我和他应该都

没有对彼此介绍过自己,所以我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过去看到周遭其他魔导师对眼镜菁英大人的态度,我就在猜他的身分大概很不简单,原来是副师团长啊。

    这我可以理解。

    不过,我更在意他的姓氏。

    姓霍克的话,难道他是团长的兄弟吗?

    我的疑惑大概是表现在脸上了吧,坐在我旁边的所长便悄悄说了声:「他是艾尔的哥哥。」

    「那么,如同事前通知过的,我想在今天对你进行鉴定。」

    「好的。」

    自我介绍后,立刻就进入了今天的正题──鉴定。

    这一刻终于来临了。

    他开始说明鉴定魔法的相关事项,内容和之前裘德告诉我的差不多。

    比方说,虽然鉴定魔法可以对人使用,但若是没有取得对方的同意,魔法就会遭到反弹;如果鉴定对象的基础等级比施展鉴定魔法的人还要高,魔法则几乎一定会弹回去。

    因此,师团长带著微笑对我说:「请你放松心情吧。」

    我会尽力的……

    「那么,我就开始了。」

    「好。」

    「『鉴定』。」

    尽管不太情愿,但我还是尽可能抱著别让魔法弹回去的想法,乖乖地接受鉴定。

    可能因为被施展了鉴定魔法,有一瞬间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但接著好像有什么东西弹了出去,那种微妙的不适感便立刻消失了。

    咦?

    鉴定魔法该不会被弹回去了吧?

    我错愕地看向其他人,只见不仅是施展魔法的师团长,连另外两人也感到很惊讶。

    所长甚至还朝我露出怀疑的眼神。

    等等,我确实有注意别让魔法弹回去哦!

    「圣你……」

    「我没有排斥,而且也有小心注意不要产生排斥的想法。」

    虽然所长一脸傻眼地看著我,但我是无辜的。

    我敢肯定自己并没有排斥,于是回了一个无奈的眼神。

    师团长看了看我们的互动,然后像是要掩饰脸上的惊讶之色似的莞尔笑问:

    「所以你并没有排斥吧?」

    「是的。」

    见我点头回答,师团长便用手抵著下巴,垂下了头。

    他就这样沉思一会儿后,再次把视线移回我身上。

    「若是没有排斥,能想到的可能性就是你的等级比我高了。」

    「是。」

    「可否冒昧请教你的基础等级呢?」

    果然会得到这样的结论啊。

    我明白的。

    既然我没有排斥,那么魔法会遭到反弹的原因就在于另外一个可能性了。

    而且,那恐怕就是正确解答。

    我的基础等级可能比师团长还要高。

    许多第三骑士团的骑士们的基础等级都比我低,大部分的人都是30多级。

    从这一点来推算,团长和师团长这个阶层的应该是40多级左右吧?

    如果真是如此,由于我的基础等级是55级,那我和师团长之间可能差了至少6级。

    不过,基础等级啊……

    以前问裘德和骑士们的时候,他们都稀松平常地告诉我了。

    只是基础等级而已,讲出来应该没关系吧?

    想到这里,我开口说:

    「我55级。」

    老实讲出来后,他们三人各自露出了不同的反应。

    师团长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眼镜菁英大人双眼圆睁,所长则是张大了嘴。

    所长,你整张脸都歪了啦。

    「55……吗……」

    最先恢复正常的是师团长,他像是在确认似的喃喃说道。

    见我点头肯定,他哈哈一笑:

    「这个等级的话,确实会被反弹呢。」

    「你的基础等级竟然这么高啊……」

    师团长不知为何露出愉悦的笑容。所长则以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我。

    用那种眼神看我也没用啊。

    毕竟我从一开始就是这个等级了。

    「这样啊,那真是伤脑筋了。」

    尽管师团长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未见一丝苦恼之色。

    我偏起头看师团长,他便状似有点为难地将眉毛撇成了八字形。

    「若是没办法使用『鉴定』,就只能用比较传统的方法来确认了……」

    「比较传统的方法吗?」

    「是的。」

    听到师团长这么说,眼镜菁英大人便倏然从沙发站起身来。

    接著,他从师团长的书桌上拿来纸笔,摆在我面前。

    我盯著纸笔看了看,师团长便向我说明了。

    如果找不到可以对人施展鉴定魔法的魔导师,就会透过自行申报的方式来确认状态资讯。

    就算是现在,也当然不是所有人的状态资讯都交由师团长来确认,绝大多数都是采用这个方法。

    基本上,所有在王宫工作的人都有经过事先申报。

    而且具备的技能种类和等级会影响到未来的升迁,所以其中也有人在申报时会夸大自己的状态资讯。

    对于有夸大不实之嫌的人,王宫会举办突袭考试,检查对方申报的状态资讯是否属实。

    至于检查的方法,如果是魔法技能,就会视申报的等级能够使用什么样的属性魔法,请对方在数名考官面前实际施展一遍。

    不过,听说自从这位师团长上任后,便不再需要举办考试,只要他使用鉴定魔法就可以了。

    「大家的状态资讯都是公开的吗?」

    「不是,基本上属于机密资料。」

    我有点在意,便问了这个问题。

    状态资讯应该相当于日本的个人资料,但从裘德和骑士们的反应看起来,好像并非多隐密的事情。

    按照师团长的说法,经过申报的状态资讯会列入机密资料来管理。

    不过,具备有利的技能本来就比较容易有升迁的机会,所以会在王宫四处宣扬自己能力的人似乎也不在少数。

    「原来是这样啊。」

    我回应一声后,目光再次回到纸上。

    唔……该怎么办呢?

    写下来可能比较好就是了……

    大概是因为我文风不动地盯著纸张看,其他三人也同样一语不发。

    对话中断的室内,一股沉默蔓延开来。

    虽然来这里之前和所长谈了很多今后的事情,但我的内心到现在仍旧摆荡不定。

    要是现在把状态资讯写下来的话,感觉以后就必须以「圣女」的身分来行动了。

    那么,要造假吗?

    尽管我跟裘德他们打听过一定程度关于状态资讯的内容,然而我并不知道这个国家的状态资讯普遍是什么样子。

    要是乱写一通,很有可能会露出马脚。

    「你不愿意写吗?」

    看到我烦恼不已,师团长于是这么对我开口了。

    我抬起头看向师团长,只见他正温和地微笑著。

    「不用写也行哦。」

    此话一出,坐在师团长旁边的眼镜菁英大人便诧异地睁大了眼。

    我往旁边一看,发现所长也是相同的表情。

    「真的可以吗?」

    「可以呀。」

    「师团长!」

    眼镜菁英大人有些慌张似的喊了一声,但师团长并未撤回前言。

    师团长说,即使勉强我申报状态资讯,他也无从确认是否属实。

    的确是如此,但这样真的好吗?

    看眼镜菁英大人和所长的样子,应该是不行的吧。

    倘若是魔法技能,理应有办法查出一定程度的能力,难道这也不用查吗?

    虽然我没有把这些想法说出口,但当我用不解的表情看著师团长后,他的笑意就加深了几分。

    「相对的,可以让我看看你施展魔法的样子吗?」

    啊,原来还是要确认魔法技能嘛。

    在医院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目睹我施展魔法的样子了,所以只是施展魔法的话,应该没关系吧。

    见我点点头,师团长开了口:「那么……」接著他便将程序告诉我。

    这次要施展的魔法,是我之前也在医院施展过的「治愈」。

    尽管在场没有伤患,但施展在健康的人身上似乎也没问题。

    不过,只要施展「治愈」就够了吗?

    在圣属性魔法之中,这是最先学会的入门魔法吧。

    虽然如果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圣属性魔法的等级提升,威力也会增强就是了。

    若是施展在健康的人身上,数值和现象都难以判定效果,所以要藉此确认状态资讯所显示的等级应该不太容易。

    「您是要透过『治愈』来确认圣属性魔法的等级吗?」

    「不,我想确认的是另一件事情。」

    我疑惑地询问师团长,结果他说要确认的并不是等级。

    他想要了解的是,从异世界被召唤过来的人所施展的魔法,和这个世界的人所施展的魔法是否有所不同。

    会有不同吗?

    我是看过裘德施展魔法的样子没错,但水属性魔法和圣属性魔法看起来实在差太多了。

    不巧的是,我并没有看过其他人施展圣属性魔法的样子。

    虽然我想先看看这个国家的人施展魔法的样子,不过如果这么要求,就和主动招认自己心中有底没两样。

    而且我刚才也很不情愿写出自己的状态资讯,已经够可疑的了。

    我想来想去,还是得不出一个答案。

    算了,反正最糟的情况就是出现明显的不同,到时我再推说是因为来自异世界的缘故,或是基础等级较高造成的就好了,随便找个藉口应该可以蒙混过关。

    想到这里,我决定老老实实地施展魔法。

    我集中精神,准备施展魔法。

    由于没有特别指定要施展在谁身上,我就以自己为对象了。

    接著,当我发动「治愈」之后,我的全身上下便笼罩在隐隐散发白光的轻雾当中。

    白雾一如往常闪烁著点点金光,相当漂亮。

    「这是……」

    耳边传来低喃声。我循著声音看去,便见眼镜菁英大人双眼圆睁,露出震惊的表情。

    果然真的有什么不同吗?

    我看向另外两人,只见师团长正眼睛发亮地注视著。至于所长……则是老样子。

    所长可能并没有发现值得注意之处吧,他一脸不解地看著师团长和眼镜菁英大人的反应。

    「有不同吗?」

    「有。」

    当我这么一问,师团长就略显兴奋地点点头。

    「仔细看好了。」

    说完,师团长便咏唱起「治愈」。

    他似乎和我一样是以自己为对象,只见他的身体发出了一阵白光。

    光芒消失后,他问:「看出不同了吗?」不过我实在看不懂有哪里不同。

    见我摇了摇头,他再度咏唱了一次「治愈」。

    跟刚才相同,师团长的身体发出了白光……咦?

    我忽然察觉到一件事,于是也对自己施展了「治愈」。

    虽然同样发出白光,但我身上的还交错著金色光芒。

    「发现了吗?」

    「是的。」

    据师团长所言,我治疗好的第二、第三骑士团的每一个人,都纷纷提到魔法发动时的样子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

    其他魔导师咏唱魔法时的样子和师团长相同,都只有发出一阵白光,并不会像我一样有点点金光交错在其中。

    属性魔法的魔力在发动魔法后就能够看到。

    这种白光是圣属性的魔力,其他属性的魔力也会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

    换作是平常的话,必须经过魔力感知的训练,才看得见所谓的魔力。

    师团长表示,并不知道发出金光的原因在于我来自异世界,还是另有他故。

    照这样听来,他应该还没确认过爱良妹妹的状态资讯吧?

    想到这点的我于是问了一下,他则回道:「还没有确认哦。」

    既然如此,我原本想说等爱良妹妹的鉴定结束后,能不能也让我知道她的鉴定结果,但师团长说状态资讯的内容毕竟算是机密资料,并不能透露给他人知道。

    不过发出金光的原因和我本身有关,所以他弄清楚后会再告诉我。

    经过今天这件事后,我明白自己的魔力和这个国家的人不同了。

    自从被召唤来这里之后,也发生了种种事情。

    特别是那个增强五成的魔咒,我好像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仔细一想,魔咒所影响到的事情几乎都和魔力有关啊……

    察觉到这一点,我不禁在内心叹了一口气。

    ◆

    在宫廷魔导师团那边做过鉴定之后,隔了两天,王宫派来了使者。

    王宫以前就派过好几次使者来了,但这次不同于以往,很显然地格外讲究礼节。

    所长甚至还到研究所的玄关去迎接那名使者。

    在所长的呼唤下,我也一起去迎接了。

    在玄关看著所长和使者充满繁文缛节的交流结束后,我和他们一起进入所长室。

    之所以会有那么过分铺张的使者来到研究所,是因为他带来了国王陛下亲笔写给我的书信。

    至于信里的内容,简单来说就是这样──

    明天,希望你能入宫一趟。

    呃,这就是谒见的意思吧?

    「所长。」

    「怎么了?」

    「我没有合适的服装可以穿去谒见陛下。」

    看完信后,我便想起第一次见到陛下时的对话内容。

    当时他有提到要公开致歉什么的,我就在猜谒见的目的会不会是这件事。

    可是,我应该有拒绝说不需要那么郑重的致歉吧,难道我拒绝得不够明确吗?

    虽然我向莉姿学过一些些这个国家的简单礼仪,但这点程度并不足以去谒见国王陛下。

    因此,我打算拿服装当理由来拒绝,不过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圣小姐不需要做任何准备,一切皆会由王宫打点好。」

    就是这样。

    无可奈何之下,我便老实说出我可能不太懂礼仪,藉此推辞了,但对方告诉我不用担心,请我一定要来。

    使者毕恭毕敬的态度让我心中划过一抹不安,然而再抗拒下去也不太好,于是就答应了。

    或许也可以拒绝,不过这么做的话,感觉会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

    在图书室见到陛下的时候,他就一直想赐给我领土或爵位等等封赏。

    要是这次我拒绝了,让他以为我还在生气,因而真的为我准备了这些赏赐,那我会非常伤脑筋。

    毕竟我实在承受不起。

    再说,过度拒绝的话,我也很担心会给所长造成麻烦。

    因为从研究所的角度来看,陛下就是上级阶层之首。

    我是从异世界被召唤过来的,所以暂且不谈我的情况,但所长本来就是这个国家的人民,他或许会因此遭到什么责难也说不定。

    就算没有遭到责难,被夹在我和上司之间应该就够他受的了。

    这就是位居中间管理阶层的辛苦之处。

    所长帮了我很多忙,我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而连累他。

    不过,要是把这种担忧告诉所长的话,感觉他只会回我一句:「不用担心我啦。」

    使者来过之后,到了隔天。

    我一大早就进入王宫,著手为谒见做准备。

    听说若是要去见陛下的话,必须做好许多不同的事前预备。

    我跟使者说,应该不需要从一大早就开始准备,但使者简洁乾脆地驳回了我的想法。

    王宫为我准备了一间卧室和客厅相连的宽敞房间,类似旅馆的套间型客房。

    一踏入房间,在里面待命的侍女们便簇拥而上。

    她们把我带进房内附设的浴室,瞬间把我剥个精光,首先要做的是沐浴。

    我在研究所每天都会洗澡,所以觉得不需要一早就又要洗澡,但她们丝毫不肯退让。

    她们用双手把我从头到指甲都钜细靡遗地清洗乾净。

    实在没有比这样还令人羞耻的事情了,不过我其实早就体验过了。

    刚被召唤过来的时候,暂时住在王宫的那段日子里,我就有过相同的体验了。

    习惯还真是可怕。

    这次在房间里的侍女们,就是我初来乍到这个世界时,和房间一起被安排过来的那些人。或许是因为这样,我才有办法强忍住内心的羞耻。

    洗完澡后,侍女们又用双手仔仔细细地为我进行全身按摩。

    按摩油含有天竺葵和佛手柑等精油,让室内充满了香气。

    而且侍女们的按摩手法感觉相当纯熟,令人非常舒服。

    我今天还起了个大早,所以不小心打起瞌睡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接著,按摩结束后,在我迷迷糊糊之间,她们就迅速地帮我化好妆了。

    听到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耳边传来「圣小姐」的呼唤声,我才猛然回神。看了看镜中那个经过一番雕琢的自己,我忍不住很想问:「你谁啊?」

    虽然头发如同以往披泻而下,但抹上香精油再细心地梳理过后,出现了一圈彷佛天使光环般的光泽。

    侍女们看起来也是一副大功告成的模样,似乎对成果感到很满意。

    打理好全身上下后,便只剩下著装了。

    侍女们用手将衣裳展开,只见呈现出亮泽感的白色布料上,以金线缝上了高雅的刺绣。在我眼前的,并不是我预期中的礼服,而是一件长袍。

    这让我有点讶异,因为直到刚才的事前准备,都让我很想吐槽我又不是哪家高阶贵族的千金小姐。

    我还以为一定会让我穿上那种束紧腰围的礼服。

    这件长袍和宫廷魔导师团在穿的长袍很相似,但更加华丽。

    我看著看著,心里也不禁觉得,这件长袍……

    实在非常有圣女的感觉。

    我的脸颊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

    去进行鉴定的时候,我绝对没有做出任何会被认定是「圣女」的行为。

    然而一经回想,我便改变了想法。与其说我露出马脚,不如说我的行为是游走于灰色地带。

    毕竟我终究还是没有写下状态资讯,看起来就像是心里有鬼的样子吧。

    实际上也真的有。

    王宫可能从我的态度做了许多揣测,现在已经将我视为「圣女」了。

    在我思考这些事情的同时,侍女们也俐落地帮我换上衣服。

    一切准备完成后,我看著全身镜,而镜子里映照出的是「圣女」。

    嗯。

    没听懂我在说什么?

    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啊。

    镜中人简直令人怀疑背后有圣光在照耀,看起来冰清玉洁,有如「圣女」。

    我很想吐槽说:「这个人是谁?」

    「您真是美丽。」

    「谢谢。」

    侍女当中一名应该是侍女长的人这么称赞著我。

    我觉得这都是拜她们的巧手所赐,便直率地道谢了。

    虽然我自吹自捧肌肤等方面来到这里后都漂亮了不少,但在专业人士的雕琢之下,又呈现出更厉害的效果了。

    看到肌肤愈加光采透亮,我不禁感到高兴,心情稍稍提振了几分。

    当我一边在内心大呼神奇,一边将脸靠往镜子猛盯著看的时候,传来了通报声,说有访客到来。

    我已经打扮完毕,可以出去见人了,因此有访客也没关系。

    于是,我请侍女让那位访客进来房间。

    我现在是在卧室里,所以再次照镜子确认全身上下都没问题后,就往客厅的方向走去。

    「霍克大人?」

    我来到客厅,便看到团长正坐在沙发上。

    咦?为什么?

    我圆睁双眼看著团长,他则站起身往我这边走来。

    「早啊,圣。」

    「早安。那个……发生什么事了吗?」

    由于我的问法有点奇怪,导致团长偏了一下头,但马上就猜到我想问什么了。

    他说,我今天接下来要去谒见陛下,而他是来护送我前往陛下所在的厅室。

    护送?

    不是吧,只不过是在王宫内走动而已,应该不需要护送吧?

    我吓了一跳,而团长则有些伤脑筋似的笑了笑。

    「我想你一个人可能会感到不安,还是我太多管闲事了?」

    「啊,怎么会?没有那种事情的!」

    「那太好了。」

    「那个,很谢谢您。」

    我连忙摇摇头,团长这才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对于初次谒见陛下,就算是这个国家的人也同样会感到紧张。

    如果这种时候有认识的人陪伴在身边的话,应该会放心许多。团长就是为此特意过来的。

    团长还说,谒见的事情是从所长那边得知的,而且所长也很挂虑我的情况。

    他们两人的关怀让我心头升起一股暖意。

    谢谢你们。

    我在内心这么感谢著,然后就发现团长正静静地注视著我。

    「怎么了吗?」

    「没什么……就是觉得,虽然你今天和平常不太一样,不过还是很美……」

    我疑惑地问道。而团长瞬间语塞后,带著和煦的笑容说出爆炸性的一句话。

    即使我最近已经稍微习惯所长的攻击了,但团长这种类型的杀伤力也很高。

    只要他脸色微红,用有点压抑的嗓音说出这种话,我就招架不住啊!

    我的脸庞在顷刻之间就红透了,快得彷佛能听到「唰」的一声。

    就说了,我很不习惯别人赞美我啊!

    我按捺住想尖叫的心情,垂头把脸藏起来。

    一方面也是因为我没办法再继续看著团长啦。

    「圣……」

    团长向前一步,拉近与我之间的距离。

    我可以用眼角余光看到团长抬起手。

    就在他的手快要碰触到我的脸颊时,我用力闭上了眼睛。

    「这、这是因为侍女她们很用心帮我打扮……」

    说到这里,我才恍然想起侍女们也在场。

    我、我也真是的,怎么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营造出暧昧不明的气氛呢?

    我急忙环视四周,只见站在墙边待命的侍女们都在偷看我们这边。

    一对上视线,她们就默默别开了目光。

    大家都在看……

    呜哇,有洞的话真想钻进去……

    我抱著头,当场很想蹲下去,不过这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房内那种难以言喻的气氛立刻烟消云散,侍女们都动身去接应来客了。

    我看到团长放下了手,心中感觉像是松了口气,又像是有一点遗憾,总之五味杂陈。

    敲门的是文官,他表示谒见已准备就绪,便来请我过去。

    在侍女们的目送之下,文官带领我们前往王座厅。

    从原本的房间走过去似乎有一段距离,我们一行人在长廊上沉默不语地前进。

    换作是一个人的话,心情应该会随著步伐愈走愈紧张吧。

    幸好团长就陪在我身后走著,让我感到比较安心。

    一抵达王座厅的门前,文官便为我说明入内后的流程。

    他没有直接放我一个人进去真是太好了……

    深呼吸一口气后,站在王座厅前的卫兵就打开了门。

    王座厅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小。

    我原本以为肯定会被带到一片宽敞的大厅,所以心下有点惊讶。

    环视一圈没有多大的王座厅,可以看到十几个应该是贵族的人们站在里面。

    然后王座厅最里面的中间处设有一张王座,国王陛下就坐在那上面。

    站在陛下旁边的,是宰相吗?

    那是个表情严肃的大叔,一头藏青色的头发整齐地梳在脑后。

    跟在我身后的团长从我旁边进入王座厅,往贵族那边走了过去。

    剎那间,我们的视线交会了。

    他眼神含笑,彷佛在告诉我不用担心。

    总而言之,我就照文官刚才在王座厅前教我的那样,走到王座厅的中央。

    当我停下脚步,背后便传来门扉阖上的声响。

    从现在开始可没有脚本了。

    文官只有教我直到刚才的流程而已。

    感受到隐约有点紧绷的气氛,让我紧张了起来。

    隔了几拍后,陛下从王座站起身,气氛顿时又凝滞了几分。

    陛下就这样从王座的高台走下来,在距离我有几步之遥的时候停下脚步。

    「我是统治这个国家的齐格菲•斯兰塔尼亚。」

    「我是圣•小鸟游。」

    陛下做了自我介绍后,我也报上自己的姓名。

    虽然脚本没有提到这个,但姑且算是礼仪吧?

    「首先,对于唐突将你召唤来我国一事,以及小儿的无礼之举,我在此致上歉意。」

    说完,陛下就深深地鞠躬致意。

    配合他的举动,周遭的人们也一齐向我鞠躬了。

    等一下啊。

    这种场面,该怎么收拾才好呢?

    我心中冷汗直流,但以陛下为首的这群人全都一动也不动。

    要不要原谅的事情暂且先摆到一边,现在应该先请他们抬起头来吧?

    「请把头抬起来。」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我稳住差点发颤的嗓音,说出这句话后,大家都抬起头来了。

    刚才那种紧绷的气氛稍微和缓了些。

    这应该就是他之前提到的公开致歉吧。但这种事情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很煎熬,真想拜托他今后别再如此了。

    我原本想说大概就这样而已,没想到还有后续。

    「圣小姐来到我国后,直到今天为止立下了不少功绩,我想藉这个机会给予你赏赐,也算是向你陪罪。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要的东西?」

    「赏赐吗?」

    突然被这么一问,我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东西。

    因为我以为道歉完就结束了。

    赏赐啊,我想想……

    说起来,他之前好像也有问过我。

    但是,我并没有特别需要什么东西。

    在这种场合说不需要赏赐会不会出事啊?

    我往团长那边瞥了一眼,发现他眉间微拢。

    其实不止团长,连他周遭的人也是。

    总觉得大家都在屏息等待我的回答。

    「像是爵位或领地等等,只要在我们能力所及的范围内,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呃,我不太需要那些东西……」

    可能是因为我沉默得有点久,宰相(?)就这么提议了。

    尽管我只是在苦思,不过一回过神来,便发现原先和缓下来的气氛再度紧绷起来,宰相(暂定)和陛下的脸色都变得相当凝重。

    受封爵位和领地或许在这里是很理所当然的赏赐,但我又不需要。

    不仅是因为承受不起,也因为收下那些东西,感觉会导致行动受到限制。

    毕竟受封爵位和领地之后,万一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就很难离开这个国家了。

    而且收人赏赐在先,要是萌生去意的时候直接拋下一切远走高飞,也实在是不太好的作法。

    想到这里,我便支支吾吾地推辞赏赐,结果宰相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要是我现在说不需要任何东西,事情会变得怎么样呢?

    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看到周遭的反应后,我就很犹豫要不要说出口。

    从陛下一开始的那番话可以得知,这次的谒见目的在于向我致歉。

    他们可能会从我接受这次的赏赐与否,来揣测我的内心想法。

    老实说,虽然当初被召唤过来的时候,我因为各种事情而气得火冒三丈,但隔了半年以上之久,已经不会像起初那样怒上心头了。

    有可能是每天都在研究所做著喜欢的事情,埋首致力于研究当中,让我不想再计较了。

    而且生气是很耗费精力的,要一直气下去也不容易。

    与其把精力花在生气上,还不如用来打稳立足的基础。

    也或许有一部分原因是身边的人们都对我很好,像是研究员和骑士等等,于是我就被他们给感化了。

    尽管我最初是一秒都不想再待在这个国家,不过如今已经没有那么坚持了。

    最多就是打算先做好随时可以离开的准备,以免到时真的出什么问题。

    也因为这样,就算现在向我道歉,我内心也没什么感觉。

    唔……

    我是很想告诉他不需要赏赐啦,但要是这么说的话,感觉会让这场闹剧继续拖下去。

    这样太麻烦了。

    我看我乾脆就要个什么赏赐,直接在这次了结这桩事吧。

    有没有什么赏赐是即使收下也不会造成麻烦的呢?

    我稍微想了想,忽然灵光一现,便开口说道:

    「任何赏赐都可以吗?」

    「没错。」

    「这样的话……那么,可以批准我进入禁书库阅览吗?」

    我的要求似乎令陛下感到很意外,只见他微微睁大了双眼。

    但说到不会造成麻烦,而且又是我现在最想要的东西,就是这个了。

    我从很久以前就在查有没有办法做出比上级HP药水更高阶的药水,不过这阵子始终毫无进展。

    王宫图书室里的相关书籍几乎都被我翻遍,接下来我能想到的,就只有去翻阅禁书库的藏书了。

    不过,区区一介研究员大概没办法获准进入禁书库阅览,所以我本来差不多要死心了。

    就在这种时候,从天而降一个获得赏赐的机会。

    实在没有不好好利用的道理吧。

    「除此之外,我还想要学习魔法,可以帮我找老师吗?」

    感觉再提出一个要求应该也没关系,于是我便这么补充道。

    拜魔法技能所赐,我也能使用魔法。

    然而,我都是自己看图书室的书来学习,难免会有许多不足之处。

    原本的世界并不存在魔法,因此我一直希望可以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习。

    毕竟,在这个世界学会魔法的话,便更有助于我独立自强了。

    「我明白了,就为你安排吧。」

    以结果而言,陛下接受了我的要求。

    虽然他似乎没料到我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就是了。

    听说还需要略做一些调整,等他们准备好后,我就能得到赏赐了。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