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一卷第六幕附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附魔?」

    「咦?你都没发现吗?」

    事情的开端是午后裘德对我说的一句话。

    看来我的发饰似乎具有附魔效果。

    想当然尔,我在日本从来没看过具有附魔效果的物品,自然不会察觉到。

    「你知道是什么样的效果吗?」

    「我看不出来,就是凭感觉发现上面有附魔效果,而且也和圣的魔力产生反应了。」

    「反应?这也看得出来吗?」

    「嗯,不过要经过一番训练就是了。」

    「原来如此啊。」

    我询问裘德详细情形之后,才知道必须使用「鉴定」这种魔法才能知道附魔的效果。

    会使用鉴定魔法的人非常稀少,一般市井里只有在大商会才找得到人才,宫廷魔导师之中也仅数人而已。

    顺道一提,鉴定魔法的等级够高的话,还可以用在人身上。

    只不过若未得到对方的同意,魔法便有可能遭到弹回,特别是对方的等级比较高的情况下,几乎是一定会遭到弹回。

    接下来说说附魔。

    听说可以在武器、防具和饰品等道具上赋予魔法。

    进行附魔的前提是道具必须要有宝石之类的东西来当作核,将魔法赋予核之后,道具就会拥有附魔效果。

    当然也可以将已经附魔完毕的核镶嵌进道具。

    拥有附魔效果的道具会和人的魔力产生反应,进而发挥出效果。

    因此,有在练习感知魔力的人就分辨得出道具是否具有附魔效果。

    裘德就读王立学园的时候曾经受过训练,现在也为了帮忙家族事业而没有中断过训练。

    真是上进呢。

    「总觉得很有趣耶。」

    「什么很有趣?」

    「附魔啊。」

    「咦?你不会是想说你也要试试看吧?」

    「哎呀,你真懂我呢。」

    裘德的表情看起来莫名抗拒,我就故意笑咪咪地看著他。

    干嘛露出那种脸啊?

    附魔这种技术又不存在于日本,我当然会想体验看看啊。

    「附魔并不是说做就能做的事情。」

    「是哦?」

    「光是核的价位就不便宜了。」

    虽然很多素材都可以拿来当作核,但几乎都是些宝石、稀有矿石,这类体积小小却要价不菲的东西。

    而且必须会使用魔法才能进行附魔,导致拥有这项技术的人也很有限。

    因此道具在经过附魔后,价格往往会连翻好几倍变成天价。

    听好了,是天价哦。

    然后呢,我的发饰具有附魔效果。

    ………………

    …………

    ……

    「你们在聊什么呀?」

    当我正在沉思发饰价值多少钱的时候,碰巧经过的所长就这么问道。

    「在说关于附魔的事情。」

    「附魔?」

    「裘德说我的发饰有附魔效果,我就对附魔起了一点兴趣。」

    「是哦。」

    尽管所长一脸镇定的模样,其实他一定老早就察觉到发饰有附魔效果了吧。

    因为他听到「我的发饰」的时候,眼中出现了一丝波动。

    不过,所长和莉姿都没有提及价格的事情,会不会是以贵族的标准而言,这个发饰还不算高价的物品呢?

    虽然我不知道店里的饰品有没有附魔效果,但毕竟都说有的话会到天价的程度了,应该就是没有附魔效果吧。

    想到这里,我已经吓到不敢去探究我的发饰价值多少钱了。

    我该怎么回礼才好呢……?

    当我又要抱头苦思的时候,所长就说出一个出人意表的提议。

    「要不要试试看呢?」

    「咦?」

    「附魔啊,你不是很有兴趣吗?」

    听到所长这么提议,我和一旁的裘德都愣住了。

    咦?附魔是说做就能做的事情吗?

    我望向身旁的裘德。而他好像看出我的疑问,朝我连连摇了摇头。

    「我自有办法,要不要试试?」

    「要!」

    难得所长给了机会,我就直爽地答应了。

    毕竟我真的很有兴趣嘛。

    于是,所长就把我带到宫廷魔导师团的队舍了。

    呃,我们是来做附魔的对吧?

    啊,是因为跟魔法有关吗?

    既然都叫做魔导师团了,周遭当然几乎都是穿著长袍的人,我和所长身在其中倒有点像是异类。

    说起来,我被召唤过来的时候,周遭的人们也是穿著这身长袍。

    看来这里的人应该都参加过仪式吧。

    宫廷魔导师团的队舍和研究所之间隔著相当遥远的距离,所以我和所长是搭乘马车过来的。

    这里绝对比第三骑士团的队舍还要远,要是用走的就太累人了。

    至于裘德呢,所长命令他留在研究所里。

    所长说工作优先,不过我就没关系吗?

    真是谜一般的标准。

    「圣,过来。」

    「好的。」

    我站在房间门口打量著室内的模样,先一步进去的所长就向我招了招手。

    这个房间和研究所一样设置著工作台,所长人在房间中央的工作台前面。

    工作台的另一边则站著一个身穿长袍的人,应该也是魔导师。

    我对著面露些许紧张神色的魔导师鞠了一躬,说了声:「麻烦您了。」结果他也赶紧向我鞠躬了。

    奇怪,他好像很怕我的样子耶。

    「那么,我开始说明附魔的相关事项。」

    魔导师露出有点僵硬的笑容,开始为我讲解附魔的作法。

    为什么要僵著一张脸呢?

    算了,就算在意也没有用。

    我看到工作台的侧边摆著一个分成许多格子的盒子。

    形形色色的小颗宝石和矿石依照种类放在不同的格子里。

    要进行附魔的时候,就将这个小小颗的核放在手中,脑中想著要赋予核什么样的效果,然后用魔力照射核。

    进行附魔的人本身拥有的各属性魔法,会影响到能赋予的附魔效果。比如说,使用火属性魔法的人,就能赋予出现火的效果;拥有水属性魔法的人,就能赋予出现水的效果。

    至于提升攻击力或防御力这类俗称辅助型的效果,则必须拥有圣属性魔法。

    魔导师还告诉我:「辅助型的话,我推荐您使用这边的素材。」似乎是不同的效果有各自适合搭配的素材。

    「您打算赋予什么样的效果呢?」

    「我想想……」

    选什么好呢?

    辅助型……辅助型……

    「属性魔法无效化可以吗?」

    「魔法无效化啊……」

    我想了想,脑海中突然闪过在西边森林出没的沙罗曼达。

    听说那是会喷火的蜥蜴,我在想,也许可以做出一个抵抗其火焰的东西。

    魔导师思考了一下,说道:「可能没办法达到无效化的效果。但减轻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这样啊。

    那么,我就往减轻的方向去思考吧。

    「那就减轻吧。」

    「既然如此,那这边的宝石应该不错。」

    魔导师选出一个适合当核的素材,我接过来后,用双手包覆住。

    其实素材本身只有直径三公厘左右的大小,因此双手合起来的话,就看不见里面的素材了。

    我就维持这个姿势,在脑中想像要赋予的效果,并用魔力进行照射。

    反正都要做,那就不要局限于火属性,乾脆对全魔法都有减轻效果好了。

    这样的话,应该提高魔法抵抗就可以了吧?

    嗯,感觉可行哦。

    我就在脑中想像著这样的效果,同时用魔力照射著核。

    啪叽一声。

    ………………

    碎、碎掉了吗?

    嗯,碎掉了。

    肯定碎掉了。

    手掌感觉到一瞬间的冲击,我战战兢兢地窥看一眼掌间,发现自己想得没错,里面的素材就这么壮烈牺牲,碎成了两半。

    我正在烦恼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魔导师就问道:「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呃,好像碎掉了。」

    保持沉默也无济于事,所以我又战战兢兢地将事实说出来,然后给他看碎掉的素材,他「咦?」了

一声,表情相当震惊。

    听到他的惊呼,周遭的魔导师都纷纷往我们看了过来。

    咦?现在是怎样?好可怕。

    不要看我啊。

    包含所长在内,周遭的人都定在原地,魔导师定定地看著我的手掌,口中喃喃说道:「真的碎掉了。」

    说完这句话后,他也跟大家一样定在了原地。

    不是吧,谁来都好啊,拜托救救这个局面吧。

    「要赋予的效果是减轻属性魔法吗?」

    这时候,背后响起了一道宛如神谕般的嗓音,我转头一看,赫然看到一位眼镜菁英大人,他拥有一头柔顺的银发以及似曾相识的灰蓝色眼眸。

    我之所以忍不住用「大人」来称呼他,可能是因为他浑身散发出一股冷冽的气质,而且他刚才那道打破僵局的声音,简直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神谕。

    眼镜菁英大人没怎么搭理我的目光,拿起我手上的素材仔细地端详著。

    「真的只有减轻属性魔法吗?」

    「啊,不是的……」

    他用毫无温度的眼神瞥了我一眼,我便自然而然地挺直了背脊。

    感觉像是老师和学生一样。

    「你原本打算赋予什么效果?」

    「那个,呃……我是想说,要是提高魔法抵抗的话,就不用管什么属性了,所以……」

    「既然如此,就超出这个素材的负荷范围了。」

    说完,眼镜菁英大人又从桌上的素材盒里挑选其他素材。

    他挑到的是直径约莫五至六公厘大小的黑色宝石。

    比刚才的宝石大了一倍左右耶,使用这么大的素材没问题吗?

    这种大小的价格应该也很可观吧?

    我不禁看向魔导师,只见他一样露出了讶异的神色。

    顺带一提,所长也是相同的表情。

    「真的可以吗?」

    我来回看著素材和眼镜菁英大人的脸庞,并开口向他确认。而他则点点头,把素材递给我。

    我接过素材,和刚才一样用双手包覆住,一边祈祷著提高魔法抵抗,一边用魔力进行照射。

    素材瞬间发出微热,但立刻就消退了。

    顺利完成附魔了吗?

    我战战兢兢地摊开合起来的手掌,发现这次的素材并没有裂开,保持原状地躺在我手中。

    看起来一点变化都没有,令人怀疑附魔是否真的成功了。

    当我盯著素材看的时候,眼镜菁英大人还是和刚才一样拿走我手上的素材。

    「『鉴定』。」

    他和缓地咏唱起据说很少人会使用的鉴定魔法。

    我曾经听闻宫廷魔导师团这里也有几人会使用鉴定魔法,看来眼镜菁英大人就是其中一人。

    真是厉害啊。

    我目不转睛地看著。而眼镜菁英大人在宛如天降神谕似的登场后,原本始终如同戴著能乐面具般面无表情,此时嘴角却突然扬起一抹几不可察的弧度。

    他很快就敛起微笑,恢复成原本的一号表情,接著说道:「成功了。」

    听到这句话,周遭的魔导师都「哦哦!」地掀起一片欢呼声。

    太好了,这次成功了。

    我松了口气后,马上又有其他素材递到我眼前。

    我循著那只手看过去,果然是眼镜菁英大人,于是疑惑地歪起头。而他则开口说:「下一个是……」

    咦?还有下一个吗?

    总之我先接了过来,这个素材和一开始使用的差不多大。

    「减轻毒的效果。」

    「好的。」

    那种不由分说的语气,让我不自觉地乖乖点了点头。

    这次要确实按照他的要求来进行附魔。

    眼镜菁英大人的判断很正确,这个素材经历整个附魔过程也保持完好无缺。

    附魔完成后,我摊开手掌,眼镜菁英大人就拿起核并施展鉴定魔法。

    他要求的效果应该顺利地赋予在核上了,只见他满意地点点头,接著把下一样素材递到我眼前。

    我接过来后,他就直接告诉我要赋予什么样的效果。

    乖乖地按照眼镜菁英大人的要求完成附魔后,他似乎对顺利的进展感到很愉快,便接二连三地把素材递给我。

    而我也一个接一个地将他指定的效果赋予在素材上。

    他对完成附魔的核施展鉴定魔法,确认每一个核都被赋予上正确的效果。

    然后不断重复著这样的过程。

    虽然说附魔并不是多费力的工作。

    不过,做这么多要干嘛呢?

    他一开始的指示都是减轻毒或属性魔法等减轻型的效果,但不知何时开始混入一些毒无效或麻痹无效等无效型的效果。到了最后,尽管只说要做减轻型的核,却还是在他的要求之下做了具有两种附魔效果的核。

    虽然我的MP在途中终究还是不够用了,不过当我发现的时候,中级MP药水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摆在我面前了。

    似乎是一直默默关注著我们一连串举动的魔导师拿过来的。

    足足拿了五瓶……

    虽然分量很多,可是我全部都喝完了。

    休息时顺便喝的。

    是说,药水不知为何并不会产生饱足感,无论多少瓶我都喝得下。

    不过这分量还是很多。

    真的很多。

    而且我在喝的时候,旁边还有人正拿著素材在等我。

    我可是一口气喝光整瓶药水,直接灌到底。

    「请问,我们要持续做到什么时候呢?」

    做完不知道第几次的附魔之后,我觉得差不多该回研究所了,便问眼镜菁英大人何时可以结束。

    附魔完后彷佛上了输送带般被递过去的核,目前正一颗一颗井然有序地排列在他面前。

    眼镜菁英大人看著这些素材的数量,微微地点了点头后,从墙边上锁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特别大的素材。

    那是大小超过一公分的透明宝石。

    该不会是钻石吧?

    看到他拿出那么大的素材,周遭有几个魔导师都不禁吞了吞口水。

    所长,你嘴巴张得开开的耶。

    「这是最后一次了。状态异常无效、魔法攻击无效和物理攻击无效。」

    咦,三个?

    而且全部都是无效型?

    我听了很讶异,周遭的魔导师也都很震惊的模样。

    看到他们的表情,我很想说:「眼睛瞪那么大,小心眼珠子掉下来啊。」

    总之,我按照他的指示去思考了,可是魔法攻击无效和物理攻击无效似乎没办法两者兼具。

    唔嗯,如果换成魔法抵抗上升和物理防御上升,感觉就可以一次赋予三种效果了。

    「魔法攻击无效和物理攻击无效好像没办法兼具,换成魔法抵抗上升和物理防御上升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

    「是吗?那就换吧。」

    他同意了我的提议,于是我将状态异常无效、魔法抵抗上升和物理防御上升的效果赋予在素材上。

    掌心感受到的热度比以往都还要高,也花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好像顺利完成附魔了。

    我将附魔完毕的核交给眼镜菁英大人后,他就开始朝核施展鉴定魔法,确认是否具有附魔效果。

    见他微微勾起嘴角,看来素材上确实有他要的效果。

    原本在旁边屏息关注的魔导师们突然之间都喧嚷了起来。

    我安心地呼出一口气,所长就朝我说:「辛苦你了。」

    嗯,心中总有一股莫名的紧张感,让我比平常工作结束后还要更累一点。

    真想赶快回研究所泡杯茶来喝喝。

    「这是今天的车马费。」

    正当我打算和所长一起离开嘈杂的宫廷魔导师团的队舍时,眼镜菁英大人就把黑色的宝石递给我。

    那是我一开始做的提高魔法抵抗的宝石。

    说是车马费……这个宝石用买的话应该要价不菲吧。

    真的可以收下吗?

    「没关系吗?」

    「无妨,这是你应得的回馈。」

    「这样啊。」

    既然他说没关系,我就心怀感激地收下了。

    掌心上的宝石似乎闪耀出一瞬间的光彩。

    ◆

    在宫廷魔导师团做完附魔之核之后,过了一个星期。

    其他研究员说所长叫我过去。而我走进所长室便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物。

    是眼镜菁英大人。

    「……打扰了。」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圣也坐下吧。」

    在所长催促之下,我就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然后他开始说明找我过来的原因。

    前几天,宫廷魔导师团获得大量附魔之核的事情不知道从哪里走漏了风声,骑士团得知此事后,便委托他们帮忙筹措核。

    骑士团想要的,当然是经过附魔的核。

    问题就出在这里。骑士团的委托内容之中包含了宫廷魔导师团现有人手做不出来的东西。

    我原本觉得如果做不出来的话,就直接拒绝就好了,但由于宫廷魔导师团拥有那款委托的现货,所以没办法推辞。

    嗯,宫廷魔导师团的附魔之核是出自我之手。

    我一个星期前制造的许多种核之中,其中有一种核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听说眼镜菁英大人一开始是拒绝了。

    但是,骑士团不知从哪里得知宫廷魔导师团有现货,所以不相信他们做不出来。

    所谓的宫廷魔导师团,就是这个国家会使用魔法的人之中最为优秀的一群人,如果说这些核是从外面订购的,也没有人会相信。

    毕竟宫廷魔导师团做不出来的东西,没道理一般商店的人就做得出来。

    因此,一筹莫展的眼镜菁英大人才会在今天来到研究所,请身为制作者的我帮忙处理骑士团的委托。

    「我知道这件事本来不该麻烦你,但你愿意协助我们吗?」

    「我是觉得没关系啦……」

    本来就是我自己要去宫廷魔导师团做附魔之核的,所以这件事我也有一点责任,要帮忙当然是没问题。不过,我目前隶属于研究所,如果去做不属于工作范畴的事情,应该要先获得所长的同意才行。

    啊,他该不会要我结束研究所的工作后再去帮忙吧?

    我瞄了所长一眼。而眼镜菁英大人察觉到我的反应后,也看向了所长。

    所长难得皱起眉头,陷入思考了一下,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点头答允。

    「下不为例,而且报酬当然不可少。」

    「抱歉。」

    眼镜菁英大人的脸上依旧毫无情绪起伏。但我看到他略为垂下眼眸说话的模样,与之前在宫廷魔导师团见到的时候不同,便觉得他是真的感到很抱歉。

    接著,我和所长以及眼镜菁英大人讨论过后,决定从明天起,我暂时要在宫廷魔导师团工作了。

    隔天早上,我打点好一切后,来到外头就看到宫廷魔导师团已经派马车过来了。

    听所长说,马车是眼镜菁英大人为我准备的。

    从现在开始到完成委托之前,每天都会派马车来接送我。

    研究所距离宫廷魔导师团很远,有马车接送真的是帮了大忙。

    随著马车摇晃之下抵达宫廷魔导师团后,便发现眼镜菁英大人特地来到门口迎接我。

    「早安。」

    「你带的东西真多。」

    招呼都没好好打,他看到我双手抱著的箱子,劈头第一句话就是狐疑地指出这点。

    「这些是MP药水,先预备著比较好吧?」

    眼镜菁英大人似乎接受了我的解释,只见他点了点头,作势要接过我的箱子。

    「啊,我可以自己拿没关系。」

    「没必要让女人自己拿重物。」

    虽然箱子并没有很重,不过他还是从我手中抢走箱子,快步朝里面走去。

    而我则小跑步地追上他。

    我跟著他的脚步来到前阵子进行附魔的房间,一进去就看到里面的魔导师们已在忙著进行附魔。

    「咦?宫廷魔导师团的上班时间比研究所还要早吗?」

    「没有这回事。」

    我原本是预计抵达宫廷魔导师团的队舍的时候,正好也快到研究所的上班时间,结果来了才发现魔导师们已经在工作了,让我有点慌张。

    根据眼镜菁英大人的说法,他们平常的上班时间和研究所一样,只不过这次骑士团的委托数量太多了,大家才会一大早就来工作。

    那我是不是从明天开始也要早点来比较好?我这么一问之后,他就说我是来帮忙的,按今天的时间来就好。

    「交货的期限很短吗?」

    「他们说要赶在下次出征之前交货。」

    我忽然想到期限的问题便问了一下,结果对比于委托的数量,交货的期限显得相当短。

    眼镜菁英大人在说明这些事情的时候,太阳穴的青筋微微凸了起来,模样相当可怕,我就决定装作没注意到了。

    我工作的地方位于房间的最里面。

    事前准备似乎有其他魔导师帮我打点好了,工作桌上备齐了核的素材。

    眼镜菁英大人帮我搬过来的MP药水箱就摆在脚边,于是我立刻开始进行附魔。

    一开始要先看看情况,所以眼镜菁英大人也站在我旁边。

    「发出委托的是第三骑士团吗?」

    「不是……是第一骑士团。」

    需要我进行附魔的核只有一种,做完刚开始的几次之后便熟练了起来,所以一边交谈一边进行附魔也没问题。

    虽然工作可以埋头默默做就好,但旁边就站著一个人,不说话总觉得有点尴尬,正好我有问题想问他,就开口问问看了。

    眼镜菁英大人和所长昨天都只提到骑士团而已,让我有点好奇是哪一个骑士团委托的。

    由于我和第一骑士团不曾有过交集,就用眼角余光瞥了瞥眼镜菁英大人,发现他满脸不快的神情。

    是交情不好的骑士团吗?

    「抱歉,我已经下过封口令了,但不知从哪里走漏了风声。」

    他用压低到极点的沉郁嗓音喃喃说道,我顿时感到背脊窜起一股凉意。

    好像不只我有这种反应,周遭正在工作的魔导师们同样脸色都不太好看。

    隐隐约约感觉到连气温也下降了,是我的错觉吗?

    「不一定呀,可能是我们研究所的人不小心讲出去的,毕竟有研究员知道我来这里进行附魔的事情。」

    「连附魔的内容都知道吗?」

    「啊,这倒是不可能……」

    我原本是想改变这种冷飕飕的气氛,结果弄巧成拙了。

    当初在谈附魔的事情时,裘德也在场,我才会这么说。但所长禁止我将详细的附魔内容说出去,整个研究所就只有我和所长知情。

    这么一来,既然骑士团会来委托只有我才做得出来的附魔之核,就表示极有可能是当时在场的某个魔导师泄漏出去的。

    昨天眼镜菁英大人来研究所的时候,所长之所以会绷著一张脸,可能就是知晓这一点的缘故吧。

    由于气氛变得更冷了,我觉得还是不要再聊下去比较好,就埋头默默地做工作。

    不久之后,眼镜菁英大人好像认为我一个人也没问题,便从我身边离开。

    周遭的气氛突然舒缓了下来。

    不过,我被分配到的数量不少,所以我没有和其他人闲聊,一颗接一颗地默默做下去,时间就在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中午。

    可能是太专注的缘故,我并没有听到正午的钟声,直到眼镜菁英大人来叫我,我才终于发现已经中午了。

    「你不去餐厅吗?」

    「咦?」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环顾周遭,其他人都早已前往王宫的餐厅了。

    「已经中午了吗?」

    「对。」

    我有个坏习惯,就是只要专注地做一件事,便会听不到周遭的声音。

    我表示自己有从研究所带三明治过来,眼镜菁英大人就说他也要在队舍吃午餐,于是我们便一起用餐了。

    上次进行附魔的时候,眼镜菁英大人只会说最简明扼要的重点,我原本还在担心一起吃午餐会不会很尴尬,不过他这次好像有顾虑到我的心情,会跟我闲聊几句。

    幸好眼镜菁英大人拋出的话题都是彼此工作上的事情,所以我们聊得还算愉快。

    要是换成现在流行的服饰或小点心的话,我应该会完全跟不上话题。

    对不起,我就是很不像女生。

    平平淡淡地吃完午餐后,我再次回到工作岗位。

    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喝MP药水小憩片刻,一直到下班时间为止,我已经做完八成左右的委托数量。

    照这个进度,明天应该就能结束了。

    我呼出一口气后,眼镜菁英大人就来看我的状况了。

    「已经做完这么多了啊?」

    「是的。」

    看到我完成附魔的数量,他惊讶得稍微睁大双眼,然后拿起其中几个素材进行鉴定。

    检查是否有确实附魔成功也是相当重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要的一件事。

    他随机抽查的素材似乎都没有问题,因此我今天的工作就结束了。

    「做得很好,明天也拜托你了。」

    他好像对今天的成果感到很满意,在肯定我的表现时,不仅嘴角扬起浅浅的弧度,连眉目之间都温和了不少,相较于平常面无表情的模样,两者的落差让我吃了一惊。

    周遭的人们似乎也受到不小的震撼,瞬间掀起了一阵骚动。

    但有点遗憾的是,听到周遭的骚动后,眼镜菁英大人立刻就敛起了微笑。

    然后,隔天我们继续进行附魔作业,让宫廷魔导师团得以顺利地完成第一骑士团的委托。

    ◆

    我敲了敲所长室的门。

    里头立刻传来回应,我说声「打扰了」便开门入内,只见所长正坐在位子上阅读文件。

    「不好意思,我有件事想找您商量,您现在方便吗?」

    「可以啊,什么事?」

    所长从文件中抬起目光,往我看了过来。

    我想找他商量的事情,其实是我需要一些东西,想请他帮忙订购。

    「这些东西,可以请您帮我订吗?」

    说著,我将纸条递给所长。

    所长看了纸上的内容后,露出不解的神情。

    他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

    毕竟上面写的东西看起来都和工作无关。

    「砂糖、蜂蜜还有柠檬啊,你到底要用来做什么呢?」

    「我打算做点心。」

    「点心?」

    没错,纸条上写的正是点心的材料。

    老实说,我原本还在担心这个世界没有那些材料,但问过裘德后,确定这个世界也有,于是我就打算久违地来做做点心。

    我还在念书的时候,经常都会在老家做点心。

    不过,出社会后就再也没做过了。

    「点心是个人用途,所以费用我会出,只是想问能不能跟餐厅的食材一起进货。」

    「个人用途?只做给自己吃吗?」

    这次是出于个人因素才会有做点心的计画,因此我会自己出钱,但所长在意的好像并不是这一点。

    其实,我并不是打算只做给自己吃就是了。

    难道所长也想吃吗?

    那我懂了。

    我之后再请餐厅的厨师帮忙,连同研究员们的份也一并做吧。

    「这样的话,纸条上的材料分量就不够用了。」

    「那么,你就在餐厅食材的订购单里补上需要的材料,写完再拿来给我吧。」

    「真的可以吗?蜂蜜和砂糖应该都满贵的吧。」

    「不必担心费用。」

    「我只会出自己的那一份哦。」

    「谁要你出钱了?」

    「该不会是要从研究费里……」

    「你想太多了。」

    所长傻眼地叹了口气。

    可是裘德跟我说,蜂蜜和砂糖这种甜味食材在这个世界相当珍贵,以致价格也非常可观。

    如果连同研究员们的份也算进去的话,就要花上一笔不小的金额去订购那种高级食材。

    餐厅应该有固定的食材预算,不可能把做点心的花费算在那里面,既然如此,我能想到的也只有挪用研究费了。

    啊!

    难道所长要自掏腰包吗?

    「好啦,你就别在意这一点了。」

    当我正在烦恼材料费用的来源在哪里的时候,所长彷佛看透我的想法似的露出苦笑,然后挥了挥手,示意我可以离开了。

    几天后,我拜托所长订购的材料顺利送达了。

    假日早上,我就占据著厨房一角处理大量的材料。

    厨师当然也有跟我一起做,毕竟一个人做所有人的份太辛苦了。

    以前提到做点心的事情时,他就请我一定要教他点心的作法,因此也正好藉这个机会教他。

    对了,都忘了说,餐厅的厨师从原本的一人增加到五人了。

    这五个人并不是天天都在,而是以轮班的形式每天安排三个人来餐厅。

    听说是因为连王宫那边都耳闻研究所的餐厅很好吃,便派王宫餐厅的厨师过来学习厨艺。

    也因为这样,我才能从早上就开始和厨师一起努力做点心。

    我们做的是简单的饼乾和蜂蜜柠檬磅蛋糕。

    虽然我没有把作法记得很清楚,不过好像都做对了。

    太好了,谢天谢地。

    从烤箱里拿出来的磅蛋糕呈现出漂亮的烤色。

    正好其他厨师在准备午餐,我就请他们试吃看看,结果反应很不错。

    由于烤箱飘出阵阵香味,在准备午餐的厨师们不断偷偷瞧著我们这里。

    看他们很好奇的样子,我就请他们试吃了。

    既然试吃过后的反应也很好,我们就将剩下的蛋糕和饼乾放凉,然后分装成数小份放进篮子里,一切就大功告成了。

    我请厨师们帮忙将点心发给所长和研究员们,自己则往第三骑士团队舍出发啰!

    嗯,觉得我情绪很亢奋?

    这是因为不这样壮壮胆的话,我就不敢过去啊。

    今天是为了某个目的才会来到第三骑士团的队舍。

    我打算送礼物给团长,当作发夹的回礼。

    自从前阵子裘德告诉我附魔的事情后,我就一直感到很烦恼,觉得这份礼实在太贵重了。

    就算对方再怎么对我有好……好感,也不能就这样白白收下来。

    于是,正好前阵子去做附魔素材的时候获得了一颗核,便加工制成送礼用的饰品。

    我想过很多方案,最后还是选择了项炼。

    戴戒指不便于握剑,然后我记得他没有在戴耳夹或耳环,做成项炼的话,应该不会造成任何妨碍。

    虽然我不知道项炼的形状对这个世界来说正不正常,不过为了让男性戴起来也不会显得很怪,便决定做成军牌造型项炼。

    军牌正中央刻著十字架的形状,核就镶嵌在十字架的中间。

    连我都觉得这个设计普通到没什么好挑剔的。

    我当然没办法自己做出这条项炼,是在外面订做的。

    店家则是所长介绍的。

    他还一直对我露出暧昧的窃笑。

    然后呢,我觉得只带著项炼过去莫名令人害羞,于是多补了饼乾和磅蛋糕。

    直接把整个篮子递给他,应该就没问题了。

    于是,我抵达了团长的办公室。

    守门的骑士看到我后,并没有把我当成可疑人士,而是亲切地朝我微微一笑,马上就进去通报了。

    我都还来不及表明身分,他怎么就直接去通报了呢?

    我也不记得有先从研究所派快马通知团长。

    一定是那件事造成的。我想起自己经常和团长共乘一匹马的事情。

    开始传出流言后,虽然我心知这样不太好,但想拒绝也拒绝不了,直到现在,只要他邀我的话,我还是会跟他共乘一匹马。

    呜呜……

    「打扰了。」

    在门口都还没做好心理准备,骑士就帮我开了门,我走进去后,看到团长和平常一样坐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件。

    骑士团也并不是都在出征或训练,高层们还有堆积如山的文件要处理。

    「今天怎么来了呢?」

    「我做了点心,来分送一些给您。」

    我说出事先想好的说词,团长立刻露出了温柔和煦的表情。

    嗯,抱歉,我无法直视。

    问我为什么?

    拜托就别问了!

    我将带来的篮子递给团长后,他把为了遮掩而盖在篮子上的布巾掀开,看了看里面的东西。

    乍看之下,篮子里只放了小包小包的饼乾和磅蛋糕。

    其实角落处还塞著一个项炼盒子,那是我故意用饼乾埋起来,好让他不会马上发现。

    「看起来很好吃,那就来享用吧。」

    看到里面的饼乾和磅蛋糕后,团长就拿著篮子站了起来。

    他的工作正好告一段落吗?

    既然没有打扰到他就好了。

    那么,已经将篮子顺利送达了,我也该回去了。

    当我正要跟他告别时,他就彷佛要打断这句话似的问了声:「你要不要喝杯茶呢?」

    不是啊,那个,我就是想在他发现项炼之前回去的说……

    ………………

    笑意盈盈的团长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我,我实在招架不住啊……

    只好宣告败北,照他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说的在会客沙发坐了下来。

    …………

    请问,为什么要坐在我旁边呢?

    对面也有沙发不是吗?

    坐在三人座沙发似乎是个不智的决定,因为团长也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虽然这么近的距离让我有点慌,不过并不会像以前一样很想逃离现场了,果然是习惯了共乘一匹马时的那种距离感吗?

    习惯真是可怕的一件事。

    该怎么说呢?总觉得我最近愈来愈无处可逃了。

    不久之后,茶就送来了,空气中飘进一股红茶的香气。

    似乎是门口那位帮我通报的骑士很贴心地请侍女泡茶送来这里。

    摆在我面前的红茶呈现出琥珀色,是我来这边之后很难得能喝到的高级品。

    我喝了一口,涩味恰到好处,非常好入口。

    真不愧是王宫的红茶。

    使用的茶叶都是上等货。

    侍女不知何故还送来了分装用的盘子,我就从篮子中取出饼乾和磅蛋糕,递给团长。

    难道守门的骑士察觉到我带了点心过来吗?

    啊,应该是闻到香味才发现的吧。

    「虽然我平常不太吃甜食,不过这个真好吃。」

    「太好了。」

    团长出乎意料地喜欢降低甜度的饼乾,吃了一口就绽放出笑容。

    看到他喜欢我做的点心,我觉得很高兴。

    于是我也跟著露出了微笑,团长看到之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帅哥的微笑具有非常大的杀伤力。

    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庞微微发热了起来。

    不行不行,再直视下去会出事的。

    「对了,我刚才开始便一直很在意这个……」

    吃完点心正在喝红茶的时候,团长就从篮子里拿出项炼的盒子。

    我不由得被呛了一下,幸好没有把红茶喷出来,真是太值得鼓励了。

    欸,我可是特地藏起来的,你为什么要注意到?

    「似乎是具有附魔效果的物品,里面装著什么呢?」

    「呃……」

    我飘忽著眼神,思考著要怎么跟他说明。

    唔──────

    不行,我想不出来。

    我偷偷瞄了团长一眼,发现他看著我的眼神似乎夹杂了些许期待。

    「那个也是要送您的,是发夹的回礼。」

    想破头也想不到什么好的藉口,所以我就老实地回答了。

    团长听到后,脸上的笑意又更深了,他问:「我可以打开吗?」我便点了点头。

    「前阵子,我去宫廷魔导师团进行附魔,当时就做了这颗核……」

    默默地等待团长打开盒子实在很难熬,所以我就开始讲起自己做出这颗核的经过。

    至于团长呢,他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项炼后,眼睛立刻睁大了。

    「这颗核具有魔法抵抗的效果,您出征的时候可以顺便戴著……」

    我说明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脸庞滚烫了起来。

    实在太难为情了,因此我的视线从团长身上移开,往其他方向飘了过去,结果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我感觉到右手被人触碰,于是转回视线,就看到团长执起了我的手。

    他并没有特意放慢动作,可是在我眼中就好像进入了慢动作模式一样。

    我看到团长低垂的睫毛,内心还悠悠哉哉地想著「睫毛好长」,当然这绝对是在逃避现实。

    接著,被执起的指尖处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

    嘴唇从我指尖移开后,团长投注的热烈视线。

    我的记忆就到这里了。

    对于之后是怎么回到研究所的,我并没有什么印象。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