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一卷第五幕王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自从被召唤来这里之后,已经过了六个月。

    「打扰了。」

    我敲了敲所长室的门,等他回应后,我便开门入内。

    我推著一台推车,上面摆著一组茶具,还有盛装著三明治和点心的盘子。

    所长室里,所长和团长正坐在会客沙发上等著我。

    「看起来真好吃。」

    看到摆在桌上的盘子,所长和团长都露出开心的笑容。

    虽然我今天放假,但团长刚好有事情来找所长,所以我一听说团长要来药用植物研究所之后,便简单准备了几样茶点。

    大概就是下午茶的感觉。

    由于研究所没有三层架,我只能用一般盘子盛装,不过如果换作是王宫的茶会,听说就会将茶点盛装在昂贵的高脚盘上。

    这是莉姿告诉我的。

    我将红茶倒进茶杯里,接著把茶杯放到所长和团长面前,最后拿著我自己的茶杯在所长旁边坐下。

    团长的表情好像有点落寞,但还是暂且当作没看到吧。

    坐在团长旁边会让我紧张到不行好吗!

    「真抱歉,你都放假了,还这样麻烦你。」

    「不会,这是我自己想做的,您不用放在心上。」

    团长一脸歉意地向我道歉了,但我希望他别那么在意。

    反正我放假时做的事情都跟平常一样。

    而且团长今天带了点心过来,我还满高兴能像这样办个茶会。

    是说,这个色彩缤纷的点心非常漂亮。

    应该是用水果做成的点心吧。

    上面撒满了砂糖,看起来非常甜,不过我来这边之后几乎没吃过甜食,所以内心有一点小雀跃。

    所长和团长已经商量完要事了,我们就一边吃著茶点一边闲聊。

    「话说回来,你真的老是在工作耶。」

    「有吗?」

    「你放假都不会出去玩,总是待在研究所忙东忙西不是吗?」

    「因为我住在这里嘛,放假的时候也想做做家事啊。」

    我还是和在日本的时候一样,把假日用来做家事。

    像是洗衣服或打扫房间等等,我通常都会留到放假的时候一次解决。

    话虽如此,上午就能做完了。

    因为洗衣服这种最花时间的家事,平常都是交由杂务人员帮忙做。

    听说寄宿在研究所的研究员几乎都出身贵族,大家从来没有自己洗过衣服。

    所以才会雇用杂务人员来帮这些研究员做洗衣扫地等家事。

    但我不在房间的时候不喜欢有其他人进去,所以都是我自己在打扫。

    大部分的人似乎连房间也交给人家打扫了。

    不过,要是不请人扫的话,肯定会造就出一片腐海(注:电影「风之谷」里的菌类森林)。

    「除了做家事以外,你要不是在研究,不然就是去图书室吧?那不是跟在工作没两样了吗?」

    「可是跟我在日本的时候比起来,真的不算久了。」

    所长和团长在王宫都具有一定的身分地位,所以他们知道我是因为「圣女召唤仪式」而被召唤到这里的。

    可能是考虑到我的感受吧,他们不太会问起我在日本的生活,但是一有机会我就会主动告诉他们。

    因此,他们知道我以前住的国家叫做「日本」。

    「我以前可是每天都从朝三钟工作到深夜钟哦。」

    「嗄?」

    所长难得发出一声怪叫,一双眼还睁得又圆又大的。

    团长虽然没有惊呼出声,但他拿起茶杯正要喝茶的动作当场定格,脸上同样也是双目圆睁。

    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好像也满正常的。

    朝三钟指的是上午九点,深夜钟则是指午夜十二点。

    把通勤和准备出门的时间也算进来的话,我每天都过著早上六点起床、凌晨两点睡觉的生活。

    我的公司算是有周休二日的制度,六日休假,但是我每个星期六还是都要去上班……

    星期日就真的有休假了,一方面想留在家里做家事,而且也有体力上的问题。

    这个世界的人基本上都过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可能每个职业各有不同,但研究所的工作时间是以此为基准的。

    我来这边之后,每天都差不多从早上七点工作到下午五点左右而已。

    而且有空闲的时候,还会和研究所或第三骑士团的人一起悠闲地喝茶。

    就算如此也没有被骂过。

    或许其他人没有像我这样,不过现在的生活跟以前在日本的时候比起来,真的是轻松惬意许多。

    所长他们把这种轻松惬意的生活视为一种理所当然,因此在他们眼中,我以前的工作时间不管怎么看都是工作过度吧。

    「呃……是出于工作因素,需要参加晚宴之类的吗……」

    「不用哦,我是平民啊。」

    嗯,像所长和团长这样的贵族,出席晚宴也是他们的工作之一。

    日本可能也有在举办晚宴,但我又不是能参加那种名流集会的身分。

    「怎样的平民才会和我国宰相一样忙啊?」

    「我周遭的人也都是差不多的情形哦。」

    「和文官们挺像的。」

    「是这样吗?」

    「哦,说起来的确是如此。」

    就算到了这边,在王宫工作的文官好像也非常忙碌。

    不过文官多半都是贵族,很少平民就是了。

    所长似乎理解了什么之后,把手伸向了我的脸。

    「等等,您在做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跟刚来这里的时候比起来,确实是变漂亮了呢。」

    「啊?为什么要突然说起这个?」

    「因为我想到你当初来到研究所的模样,就跟内务他们忙起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啊。」

    所长的手凑上我的脸颊,用拇指在眼睛下方轻轻摩娑著,并说:「黑眼圈已经完全消失了呢。」

    我打从出生以来,从来没有被家人以外的任何人做过这样的事情,我的心脏怦怦跳得飞快。

    我想,脸应该也红了起来。

    而所长对我的反应感到很有趣。

    虽然所长看著我的表情没有变化,但眼眸里含著一丝愉悦,所以一定是这样没错。

    他好像发现我很不习惯这种肢体接触,最近都会故意像这样捉弄我。

    唉,真是的。

    我是很想逃离所长的魔掌,但现在坐的单人沙发的大小让我很难挪动身体,没办法和所长隔开距离。

    当我在内心狠狠咒骂著的时候,对面就传来了一声轻咳。

    我一看过去,便发现团长脸色森寒地瞪著所长。

    拜托再瞪用力一点,把他冻成一座冰雕吧。

    所长似乎也察觉到团长的轻咳声和瞪人的目光,收回了手。

    「怎么啦,艾尔也想摸看看吗?」

    「才不是!」

    所长好像把目标转移到团长身上了。

    总而言之,我喝下一口红茶,放心地松了口气。

    ◆

    好热……

    现在正值盛夏酷暑的季节。

    这里位于大陆之中,所以湿度并没有日本那么高。

    但是,到了炎热的季节还是很热啊。

    而且今天连风都没有。

    可以的话,我真想换上细肩带背心和短裤。

    当然还要打赤脚。

    不过也不可能就是了。

    要是在研究所穿成那样的话,一定会有同事喷鼻血昏倒。

    毕竟,就算现在是夏天,我现在还是穿著长袖衬衫搭配长至脚踝的长裙。

    是说,细肩带背心和短裤的布料面积比这边的一般内衣还要小。

    我很怕再这样下去真的会中暑晕倒,所以有把袖子卷起来,不过还是很热。

    我正在写准备要提交给所长的文件,可是实在太热了,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停在同一处。

    既然已经影响到工作,那就不能再忍了。

    「嗳,裘德。」

    「什么事?」

    我走到裘德的座位,便看到他好像也受不了炎热的天气,衬衫的领口处大大敞开著。

    这是怎样?太不公平了吧。

    我也想敞开领口啊。

    既然如此,我就要不客气地使唤他做事了。

    「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可不可以跟我来一下?」

    「好啊。」

    说完,我就带著裘德一起往厨房走去。



    走进厨房,现在早就过了午餐时间,厨师并不在。

    我环视一圈,在墙边的架子上找到了打扫用的水桶。

    取下水桶放在地上后,我转回身看向裘德。

    裘德会使用水属性的魔法。

    我记得他以前好像有说过,可以用魔法在盆子里变出水来。

    「你可以在这个水桶里变出冰水来吗?」

    「是可以啦,不过你到底打算做什么啊?」

    「我想要把脚泡在装有冰水的桶子里,感觉会很凉快。」

    「等等,这种事情……」

    「很粗俗对吧?放心,现在这里又没有其他人在。」

    在这个世界,女性似乎不可以让异性看到自己打赤脚的模样。

    我前阵子去图书室的时候,热到拉起裙襬搧了几下,结果莉姿看到就指责我。

    莉姿明明也是女性啊。

    我回她那句话之后,她就一脸灿笑地教训我:「要是让其他人撞见该怎么办呢?」

    真的是吓死人了。

    在这样的价值观之下,裘德也难得红著脸犹豫了起来。

    「不然裘德也去拿个水桶过来泡泡脚吧?很舒服哦。」

    我建议满脸不情愿的裘德也来做相同的事情。

    就像是恶魔的耳语一样。

    「你不用顾虑那么多啦,这个时间也没有人会来厨房啊,再说我又不会泡很久,拜托你啦!」

    「…………真是的……好吧,你要小心别被其他人看到哦。」

    「谢谢!」

    裘德尽管很不情愿,还是在水桶里变出满满的水来,然后便离开了厨房。

    他还趁机拿走了另一个水桶,看来是要去其他地方做一样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大家同样都觉得天气很热嘛。

    厨房的地板是泥地,就算洒出了一点水也没关系。

    我把水桶放到椅子前面,然后在椅子上坐下。

    接著,我将裙襬拉到膝盖上,避免沾湿。

    最后,我脱下鞋子和袜子,将双脚放进水桶之中,感觉到冰冰凉凉的水包覆住了我的脚。

    啊,真的好舒服。

    反正没有其他人在,我就解开两颗衬衫扣子,拉开领口用力搧风。

    虽然没有风,但搧一搧还是满凉快的。

    我就这样放空了一会儿,感觉到水桶里的冰水渐渐变回常温。

    这时候,传来门把「喀啦」的转动声,我背后的门被打开了。

    「圣,你在……」

    我听到声音便回头一看,结果发现是团长。

    他看著我这边,话都还没说完就僵在了原地。

    啊……也是。

    我现在这副模样,确实太过放浪形骸了一点。

    真是尴尬死了。

    总之我先扣上胸前的钮扣,把脚从水桶里伸出来,然后穿好鞋子站起身。

    「您好,霍克大人,找我有什么事吗?」

    于是,我若无其事地向团长打招呼了。

    原本整个人僵住的团长,在听到我的声音后赫然回神,接著便用手捂住嘴巴,移开了视线。

    而且就像之前一样,脸颊染上一层淡淡红晕。

    「对不起。」他小声地说道。

    拜托你千万不要觉得难为情。

    我们就当作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吧。

    我带著这样的想法轻咳了一声之后,团长便窘著脸开口说道:

    「我听说你明天休假。」

    「说起来,的确是这样没错。」

    经他这么一提,我才想起明天休假。

    不过,我休假有什么问题吗?

    想到这儿,我微微偏著头,团长的视线则回到了我身上。

    「我明天也休假,如果你方便的话,要不要和我一起进城逛逛呢?」

    「进城吗?」

    哇!终于可以进城了!

    我到现在都还没有进城逛过呢。

    当我满面喜色地回应后,团长似乎也恢复正常了,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约翰看到圣连放假都在工作,常常窝在研究所里,他便一直很担心。适时放松转换心情也是很重要的,对吧?」

    「原来是这样啊。」

    团长口中的约翰指的就是所长。

    看来所长一直在担心我。

    的确,我没有其他可以去的地方,再加上住在研究所的缘故,放假的时候也都待在这里,所以通常忍不住就会跑去工作。

    不过早上还是过得很悠哉就是了。

    「谢谢您的邀约,请让我跟您一起去吧。」

    「好,那么明天早上,我来这里接你。」

    「可以吗?」

    「嗯,没关系。」

    太好了!

    不知道城中是什么样的景象。

    会不会其实就和欧洲的街景差不多呢?

    我之前很想去一次欧洲看看,结果还没去成,人就被召唤到这里来了。

    就这样,有一段时间我整个人都很雀跃开心……

    实在太期待进城了,导致我完全忘了一件事。

    和我一起去的人,是完全没有散发著寒气的冰霜骑士。

    王宫离城市中心稍微有一段距离,我们就在宫门前搭乘出租马车出发。

    团长似乎是考量到不要太引人注目,所以并没有选择边境伯爵家的豪华马车,而是一般的出租马车。

    他好像也配合我换上了一身感觉是城中平民会穿的服装。

    只不过到了现在,我反而觉得边境伯爵家的马车还比较好。

    因为一般的出租马车可是很窄的。

    在这么狭窄的空间内,和体格健壮的团长两人独处。

    太近了!太近了啦!

    全身闪耀著亮晶晶光彩的帅哥就坐在身旁啊!

    而且还是零距离地紧贴著彼此……

    在这个狭窄的密闭空间中,与帅哥展开亲密的两人旅游……

    我等级太低了,根本招架不住啊!

    放过我吧!我的生命值已经归零了啊!

    「你看,那边就是约翰家的府邸。」

    「哦……」

    不管我脑中正在拚命尖叫,团长笑吟吟地指向我的另一边。

    喂,别靠过来!太近了,太近了啊!

    我没办法面向团长那一边,只好朝他指著的方向看过去,入眼的便是一幢美仑美奂的豪邸。

    毕竟这里是王都,地价想必也很惊人,但所长的家非常大。

    他家其实是豪门吗?

    「真大耶。」

    「是啊,约翰家是相当有权有势的家族。」

    原来是这样啊。我一边这么想著,一边转回头,结果看到团长的脸就近在眼前,吓得心脏差点要停住了。

    幸好团长看到我脸色一红,立刻就退了开来,但不管怎么做都没用,这辆马车里面就是很窄。

    在我心脏感受到极大的负担之下,马车继续前进,逐渐来到了城中。

    「哇────!」

    太棒了!怎么这么可爱!

    眼前的街景根本是小欧洲!

    屋顶是红色的,就和童话故事里的一样。

    当我看到街景而感到兴奋激动的时候,马车就停下来,车门接著被打开。

    团长先下了车,然后向我伸出手。

    我握住他的手下了车,环顾周遭一圈后,发现这里似乎距离中心很近,来来往往的人潮相当多。

    我兴奋地张望著四周,这时团长说:「那边有市集,去看看吧。」然后就这样牵著我的手往市集出发。

    咦?手不放开吗?

    不会吧!

    天啊────────!

    ◆

    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人忍不住想「哇──!」地欢呼起来。

    市集里有卖各式各样的蔬菜、水果、肉和鱼,其中还有类似菇类专卖店的店家。

    除了食材以外,也有面包店和其他小摊贩,周遭飘著一股引人食指大动的香味。

    这个国家的料理明明那副样子,食材却相当丰富,还有卖一些我没看过的东西,真是有趣极了。

    面包店里摆著形形色色的面包,其中也有白面包,只不过数量不多就是了。

    白面包小小颗的,价格也比其他面包还要贵,应该算是一种嗜好品吧。

    市集被称为王都的厨房,放眼尽是一片兴旺的景象,人潮汹涌,热闹不已。

    对街而立的店家之间,隔著一条宽度可以容纳八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人并排走动的街道,但到处都是人挤人,实在很难走动。

    走在人群之中,当我正到处瞧著感兴趣的店家的时候,突然被一把搂住肩膀拉了过去。

    我好像差点就撞上刚才迎面走来的人了。

    「谢谢您。」

    我用僵硬的笑脸向团长道谢后,他就回以微微一笑。

    抵达市集后,我们还是牵著手走在路上。

    市集挤满了人潮,要是太专注看店家的话,很有可能会走失。

    不过,以各方面来说,其实我是有想逃避现实一下啦。

    但我应该也没有因此疏忽大意才对,只是漫步闲逛之下,就差点撞上迎面走来的人了。

    于是,团长便自然而然地放开我的手,取而代之的是搂住我的肩膀……

    呵呵呵呵呵……

    这算是什么拷问?

    神明在考验我的心脏强度吗?

    躲开人之后,本来就该重新牵起手来吗?

    嗯,习惯真是可怕呢。

    这样的举动重复了几次。

    我已经成长到不会脸红了,只会用可能有点僵硬的笑容向团长道谢。

    以我而言,这算是相当努力了。

    只要别太专注看著店家就好?

    要是不专注看著店家的话,我的注意力就会跑到其他事情上啊!

    「没事吧?」

    「啊,是的,我没事。」

    「肚子会饿吗?」

    「这个啊……」

    虽然距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但大概是因为一大早就出门的缘故,我的肚子已经有点饿了。

    而且四处逛逛之下也走了不少路,我已经走得有点累了。

    团长看起来完全没事,可是对不常出门的我来说稍微吃力了些。

    市集里有一些小吃摊贩,我想到团长是一名贵族,心中便生出些许好奇。

    他不会买路边摊的东西来吃吧。

    会不会是去附近的咖啡厅呢?

    「我肚子有一点饿了。」

    「那么,既然难得来一趟,就买点摊贩的东西来吃,顺便休息一下吧。」

    咦?团长是贵族没错吧?

    我是很开心啦,但他吃路边摊没问题吗?

    团长带著我走到摊贩附近,那里摆了些木箱。

    他问我想吃什么,我回答过后,他就把我留在那里,自己去买食物了。

    怎么觉得他好像还满熟练的?

    等了一会儿后,团长就拿著几支串烧和两杯果实水回来了。

    我接过一支串烧和一杯果实水后,团长也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总觉得,您好像很习惯跟摊贩买东西的样子。」

    「因为我以前很常和约翰一起来这里。」

    「原来是这样啊!」

    听说所长和团长在年少时期经常来市集游玩,真令人讶异。

    这个国家的贵族平常也会来市集吗?

    我想到这一点,细问之下,才知道他们会打扮成小康商人家庭的子弟,私下造访市集。

    原来是微服出巡的概念。

    「啊,对了,东西多少钱呢?」

    「你别在意。」

    「咦?可是……谢谢您的招待。」

    总觉得很不好意思,于是我说到最后变得很小声。

    谁教他一脸伤脑筋地苦笑著。

    总之,下次再回送他什么东西好了。

    串烧虽然只用盐调味过,但咸淡适中,非常可口。

    一串的分量不小,可是我三两下就吃光光了。

    我将一口果实水含在嘴里,感觉到一股果实的香味蔓延开来。

    正好喉咙有点渴了,果实水也相当好喝。

    如果有冰过的话,那就更完美了,可惜冰块属于奢侈品。

    「怎么了?」

    可能是因为我一边想著这种事情,一边盯著果实水,团长就一脸不解地看著我。

    「不,没什么。」

    「是吗?我以为不合你的胃口……」

    「没有不合我胃口,我只是在想,冰的应该会更好喝。」

    「唔嗯……」

    这么说完后,团长就拿走了我的果实水。

    我疑惑地看著他,就见到他手上的果实水飘出了几缕寒气。

    咦?他做了什么?

    他把果实水递到我面前,我接过一看,发现里面竟然有冰块。

    我惊讶地看向团长,他则用眼神示意我喝喝看。

    于是,我含了一口果实水,果然冰的比较好喝没错。

    我忍不住露出满足的笑容,团长也微微一笑。

    「很好喝耶。」

    「这样啊,太好了。」

    「您做了什么呢?」

    「是魔法。」

    「!」

    这个世界连冰箱都没有,想要冰块的话,除了把冬天结冻的冰块保存在冰窖里,就只能使用魔法变出来了。

    没几个人有办法用魔法变出冰块,也造成冰块的价格非常昂贵。

    我曾经听过高阶的水属性魔法就是冰属性魔法,使用这种魔法就能变出冰块,这么说来,团长确实会使用呢。

    真没想到可以亲眼见识到他使用魔法的一幕。

    「变得非常好喝,谢谢您的帮忙。」

    「你喜欢的话就好。」

    冰的果实水相当好喝,我一下子就喝光了。

    喝完后,我向团长道谢,他也笑著回应。

    这样一看之下,他实在不像是会被称作面无表情的冰霜骑士。

    他脸上总是带著笑容,整个人还闪闪发亮的。

    不对,闪闪发亮跟这个无关。

    他今天一身平民装扮,没有穿平常的骑士服,但还是散发出不凡的风采,看起来实在不像是平民。

    虽然我早上看到他的时候觉得满像平民的,不过混在一群真正的平民当中之后,就看得出两者之间仍旧有著差别。

    是因为成长环境不同的缘故吗?

    他喝果实水的模样也很赏心悦目。

    如果装作小康商人家庭的子弟感觉还骗得过去,但要装作一般平民就太勉强了。

    不知不觉就盯著他看了许久,结果他好像因此疑惑地偏著头回看我。

    我连忙摇了摇头,嘴上称没事,然后移开了视线。

    求你了,不要用那么温柔的眼神看我啊。

    我整个人害羞到很想逃离现场。

    吃完后,我们离开市集,一边从外面观赏路上的商店一边散步。

    商店里陈列的商品大部分品质都很不错,但价格也相对贵上许多,让人对于踏进里面感到有点却步。

    我们就这样一直都只有看看而已,不过团长突然在某间商店前面停住了脚步。

    「抱歉,可以进去这间店一下吗?」

    「好啊。」

    今天都是在看我想看的东西,所以陪他看一下也无妨。

    团长带我进去的这间店,虽然穿著平民的服装也不会显得格格不入,但仍然算是比较高档一点的饰品店。

    店里陈列著各式各样的男女饰品。

    团长独自走进店家内侧了,于是我就一个人在店里随意逛著。

    我从摆在旁边的发夹和束发绳开始看,盒子中的束发绳依照颜色排列,呈现出如同彩虹般的梦幻渐层效果。

    以前因为工作忙碌就一直任由头发变长,被召唤到这个世界后也没有剪过,现在已经长到背脊中间了。

    虽然有一点贵,但天气这么热,我正好想要把头发绑起来,是不是该买个发夹回去呢?

    我在挑选的时候,于琳琅满目的发夹之中,找到了一个非常喜欢的款式。

    整体是用银打造而成的,几处镂空的地方镶嵌著蓝色宝石,相当高雅。

    这个看起来精致易碎的发夹虽然很美,却也要价不菲,让我有点犹豫要不要买下。

    没有镶嵌宝石的发夹可能会比较便宜一点吧。当我继续寻找其他发夹的时候,团长就回来了。

    「让你久等了,有看到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没有,没关系。」

    虽然很喜欢那个发夹,不过稍微超出了我的预算,而且也不好让团长等我,所以我决定今天先放弃,下次再来看看。

    「那我们走吧。」

    「好。」

    于是,我跟随著团长的脚步,离开这间商店。

    我慢他一步踏出店外后,他就很理所当然地牵起了我的手。

    悠闲地到处走走逛逛之下,时间也不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早了,我们便去搭马车回王宫。

    我太久没有逛街了,再加上精神因素的影响,让我整个人很疲惫。

    尽管马车喀哒喀哒地一路颠簸著,我还是在不知不觉间睡著了。

    直到耳边传来谁的呼唤声,我慢慢睁开双眼,才发现马车早已停下。

    我迷迷糊糊地抬头看向旁边的团长,他正朝我温和地微笑著。

    「到了吗?」

    「嗯,你好像很累的样子,睡了好一阵子。」

    不会吧,难道我把团长当枕头了吗?

    我就这样盯著团长好几秒,发现他的笑意更深了。

    唉,看来我想得没错。

    我真的把人家当作枕头了。

    不用想也知道,睡相肯定被看光光了。

    我感到无地自容地红著脸垂下头,就听到他忍不住轻笑出声。

    呜……这大概是今天打击最大的一件事吧。

    团长和早上一样先下了马车,留我一人在里面哀叹。

    但我也不可能永远待在马车里,只好沮丧地走出马车,落地的时候团长伸手扶了我一把。

    我们从宫门走回研究所,路上聊著今天的市集和对店家的感想等等。

    虽然发生了许多事情,但今天还是过得很开心。

    聊东聊西之下抵达研究所前面后,我转身面对团长鞠了一躬。

    「谢谢您今天特地陪我进城。」

    「你太客气了,我今天过得很开心。」

    尽管被称为冰霜骑士,团长今天一整天的心情真的都很好。

    无论何时看到他,都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

    当然现在也是如此。

    感觉我一直拉著他到处逛来逛去,他却也没有一丝怨言地陪著我。

    其实团长根本是个亲切的大好人吧。

    「我也过得很开心,那么我就回房了。」

    「啊,圣,把这个收下吧。」

    我正打算回房间的时候,团长叫住了我,然后递出一个大约有一只手那么大的盒子。

    那是什么呢?

    一直看著不拿也不太好意思,于是我先用双手接过来了。

    「这个是什么呢?」

    「喜欢的话就用用看吧,记得回房之后再打开。那我就先走了。」

    「咦?等等,霍克大人!」

    团长不听我的叫唤,一派潇洒地离开了。

    虽然跑步去追的话可能追得上,但我今天已经很累了,实在没那个力气。

    没办法了,回到房间后打开看看吧。

    要是有问题的话,明天再还给他就好了。

    我重整心情,回房打开盒子。

    只见放在里面的东西,是我在那间饰品店看中的镂雕发夹。

    ◆

    「昨天玩得怎么样?」

    我一走进所长室,所长劈头就问了这句话。

    他俊美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带有调侃意味的笑容。

    「很开心啊。」

    我冷淡地回了一句,所长便回道:「那就好。」

    他投向我的眼神似乎想询问些什么,但我装作没看到,把研究员集中交给我的文件放到他的桌上。

    「这些是研究员们的报告书。」

    「谢谢。」

    我立刻转身背对所长,结果不出所料,他向我出声了。

    「去哪里了呢?」

    「什么去哪里?」

    「当然是在讲昨天啊。」

    什么叫做「当然」啊?

    我重新面向所长,就看到他的脸上果然正大大绽放著调侃的笑容。

    虽然并不是什么不能问的事情,但看他一副准备听八卦的模样,让我有点火大。

    于是,我也挂起调侃的笑容来对付他。

    「所长是我爸爸吗?」

    「为什么这么说?」

    「一一询问假日去了什么地方,就很像爸爸在担心青春期的女儿呀。」

    「喂喂,我可没有女儿啊。」

    所长应该也明白我在调侃他了,现在他脸上换成了苦笑。

    「我们进城了,就只有这样而已。」

    「哦?」

    「啊对了,我还有听到一件事哦,所长以前很爱调皮捣蛋对不对?」

    「慢著,你到底听到了什么?」

    「您说呢?」

    我听到的只有他们会跟摊贩买东西来吃,但我故意放大夸饰了一番。

    看他用僵硬的笑容追问详情,应该还做了很多亏心事吧。

    刚才被调侃而感到火大的心情顿时舒畅了不少。

    「我们去了趟市集,在摊贩那边吃了饭,之后就沿路逛逛各式各样的商店,在天色转暗之前就回来了。」

    「这样啊,还真是健全呢。」

    健全?

    我们就很平常地进城逛街而已,和健全扯不上关系吧。

    我这么想著,结果所长就对我投下一枚炸弹。

    「无论如何,约会开心就好。」

    …………

    约会?

    这枚炸弹把我炸得恍神了一阵子,所长见状便露出不解的神情。

    「怎么啦?」

    「……这是约会?」

    「嗯?」

    「我们只是进城逛街而已。」

    「你不是和艾尔进城吃了饭,还去逛了商店吗?」

    「是啊。」

    「那不就是约会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又继续一脸茫然地望著他,于是他再补上一记追击。

    「男女单独约出门就叫做约会吧。」

    请稍等一下。

    约会?

    不不不,约会的定义确定是这样吗?

    回想之下,我也不记得自己有在假日和父亲以外的男性出门过。

    就算有的话,大概也只有和几个同学出去采买文化祭等活动的用品。

    咦?什么?

    难道昨天是我的第一次约会吗?

    一想到这儿,我的脸立刻滚烫了起来。

    「也没有吧,我只是请霍克大人陪我进城而已啊。」

    「什么陪你……是艾尔主动邀你出门的吧。」

    「是没错啦。可是,霍克大人也只是刚好有空才邀我一起去的吧?」

    「不管是有空还是其他什么理由,他如果不喜欢你的话,就不可能会约你。」

    「咦?」

    「这种事有必要这么惊讶吗?」

    「毕竟,他怎么可能喜欢……喜欢……」

    我愈说愈小声,视线也跟著垂了下来。

    因为怎么想都不可能。

    团长最好是会喜欢我这种丧女啦。

    虽然他应该也没有讨厌我就是了……

    我盯著自己的脚,脑中不断地兜转著这些念头,直到所长静静地喊了声我的名字。

    「艾尔对你很冷淡吗?」

    「没有……每次下马车的时候,他都会记得扶我……不过,对这个国家的贵族来说,这应该是很理所当然的礼仪吧?」

    「嗯,是这样没错。」

    「对吧,走在路上他会牵住我的手,也有请我吃东西。」

    「嗯?」

    「回来的时候还有送我伴手礼呢。」

    「伴手礼?」

    「就是这个。」

    我从裙子的口袋里拿出盒子递给所长。里面是昨天收到的发夹。

    今天早上,我把团长昨天送我的发夹重新拿出来一看,才发现上面镶嵌的宝石和店里的发夹不一样。

    宝石是比蓝色还要浅的灰蓝色,看起来和团长的眸色是属于同一种颜色,不由得让我有点舍不得还回去。

    虽然只要努力存钱的话,店里陈列的东西也没有贵到买不起的地步,但还是有一定的价位,我不好意思收下这么昂贵的东西。

    结果,在犹豫著要直接收下还是还给团长的时候,我下意识就把盒子放进裙子的口袋里了。

    所长拿到盒子后,打开来仔细一看,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但随即就恢复正常。接著,他盖回盖子,把盒子还给我。

    「圣,在下马车或走路的时候护送女性,确实是贵族之间的礼仪。」

    「是。」

    「不过,至少艾尔不可能会把饰品当作区区的伴手礼来送人。」

    所长一脸认真地说道,刚才那种调侃的笑容全都消失了。

    看到他的表情,我就知道团长并不是抱著顺手送礼的心情送出这个发夹的。

    我注视著手中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的盒子,意识到这个事实后,脸上的热潮又滚烫了几分。

    「我真的可以收下这么昂贵的礼物吗?」

    「你不讨厌的话,就收下人家的心意吧。」

    喃喃说出这句话之后,所长就温和一笑,这么回应。

    而我什么也没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

    「圣,别来无恙?」

    隔天,我去图书室归还借回研究所阅读的书,就在门前遇到莉姿了。

    她好像也才刚来的样子。

    我很少在走廊撞见她。

    我和她并没有事先约好过,而且我来图书室是为了查工作上的事情,导致我们各自来图书室的时间点都不同。

    所以,未必每次来图书室都能遇到莉姿。

    「哎呀,你今天改变发型了呢。」

    「嗯,天气很热啊,我就把头发绑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你的发夹真漂亮。」

    「谢、谢谢。」

    我把门嘎吱一声打开,让莉姿先进去。

    她马上就去找要看的书了。

    我则是先把带来的书交给司书员,再去找这次要借回去的书。

    实在不得不佩服莉姿,我们才刚见到面,她立刻就发现我换了发型。

    才看了一眼就连发夹都确认得清清楚楚,莉姿的时尚敏锐度真的很高。

    这个发夹是团长送我的,我总觉得有点害羞,不由得结结巴巴了起来。

    「嗳,圣,你的发夹真的很漂亮,我可以靠近一点看吗?」

    「可以呀……」

    我站在放置药草相关书籍的书架前,背后就响起莉姿的嗓音。

    回头一看,她的脸上正漾著甜美可人的笑容。

    虽然我不介意给她看,可是解下来还要戴回去很麻烦,我便问她能不能就这样戴著给她看,她则说没问题。

    由于不好意思站著给她看,我们走到有桌子的地方坐下后,莉姿就移到我背后。

    她没有伸手触碰,只是靠得很近在观察。

    「做工真是精致呢。」

    「谢谢。」

    「镶嵌的宝石也是属于上品。」

    「是哦?」

    「是的……嗳,这个是人家送的礼物吗?」

    「咦?怎么这么问?」

    「毕竟这个发夹看起来很贵,不像是平常在使用的,所以我才觉得应该是别人送的礼物,莫非我猜错了吗?」

    「没有,你猜对了。」

    「是不是霍克大人送的呢?」

    「为、为什么你会知道?」

    「这还用说……没有比这个更简单明瞭的礼物了。」

    莉姿猜到这是团长送的礼物,我大吃一惊地转头看她,就发现她正一脸傻眼地看著我。

    咦?那是什么表情?

    为什么要说这个礼物很简单明瞭?

    我问出口后,莉姿就叹了口气,对我竖起纤细柔美的食指。

    「首先,最近有传闻说『那位』霍克大人有了心上人。」

    「呃!」

    「至于心上人是谁,我当然认为就是你。」

    真的假的啊?

    我可没有听过那种传闻啊。

    而且「那位」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要特地说「那位」?

    莉姿接下来轻轻地伸起中指。

    「再来,你发夹上的宝石和霍克大人的瞳色一模一样。」

    「你看得真仔细啊……」

    「这是当然的,宝石为这个发夹带来了画龙点睛的效果。」

    「不,我指的不是那个,而是霍克大人的瞳色。」

    「霍克大人的瞳色是专属于边境伯爵家的特徵,这可是相当有名的。」

    「原来是这样啊。」

    「差不多就是这两点让我猜到的吧。」

    「不过,光凭宝石的颜色和霍克大人的瞳色相似,就能立刻产生联想吗?」

    「嗯,没有错哦,毕竟霍克大人对圣有好感是众所皆知的事情。」

    「众所皆知吗?」

    「而且,把呈现出个人色彩的东西送给心仪的女性,在我们国家是很普遍的现象。」

    「个人色彩?」

    「就是指发色或瞳色,通常送的都是与瞳色相符的东西。」

    「原来有这样的传统啊。」

    我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

    所以说,团长对我……

    不不不,先等一下。

    我没办法再想下去了!

    怎么办?我收下这样的礼物真的没问题吗?

    所长绝对知道有这种传统吧。

    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呢?

    当我坐在椅子上抱头苦恼不已的时候,耳边就传来莉姿的轻笑声。

    「圣也真是的,脸竟然变得这么红。」

    「因……因为我不习惯应付这种事情啊!」

    「哎呀,原来是这样啊?」

    唉,没想到我竟然会跟小我将近十岁的莉姿讨论恋爱这档事。

    我一抬起头,就看到莉姿正用温暖的眼神看著感到万分羞愧的我。

    唉,真的是太无地自容了!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