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一卷幕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时间稍微倒回去一点。

    斯兰塔尼亚王国的王宫内,某一处室充满沉重的气氛。

    「那就开始汇报吧。」

    身为宰相的多明尼克.戈尔茨一脸凝重地如此说道。

    一张左右各有八个座位的会议桌,坐著这个国家的军务大臣、内务大臣等各大重臣,以及各骑士团的团长和宫廷魔导师团的师团长,最里面的那端则坐著国王。

    下一个开口的是军务大臣约瑟夫.霍克。

    他用低沉而有威严的嗓音说道:

    「状况仍旧不乐观,虽然派了各骑士团轮番前往讨伐,勉强控制住局面了,然而再这样下去,在不远的将来,魔物就会从森林中涌出。」

    当一定浓度以上的瘴气聚拢起来时,就会诞生出所谓的魔物,瘴气愈浓,魔物则愈强。

    瘴气颇容易出现在生活周遭,孳生的原理至今仍未解开。

    而且,瘴气特别容易凝聚于森林和洞窟等人迹罕见的阴暗之处。

    如果只是容易凝聚还不致于造成问题,但魔物会从瘴气中诞生,并威胁到附近市井村镇的人命安危。

    不过,打倒魔物可以让周遭的瘴气变淡,因此只要持续打倒魔物,就能防止瘴气的浓度升高。

    平时透过各骑士团的讨伐行动,便足以遏止市井村镇周边容易孳生瘴气之处的魔物泛滥成灾。

    但是,这个国家每经过几个世代,瘴气变浓的速度便会远快于打倒魔物的速度。

    现在正是如此。

    目前是提高各骑士团的出征次数来应对这种状况。

    然而,军务大臣和骑士团长们一致认为,面对逐年递增的瘴气,出征的次数也随之不断增加,如此下去,最多只能再撑一两年。

    要是控制不住局面,那些没有剿灭殆尽的魔物就会从瘴气容易凝聚之处一涌而出,袭击周边的市井村镇。

    继军务大臣之后,内务大臣阿尔冯斯.福梅洱也开口道:

    「各地贵族也陆续传来报告,如今的状况是愈来愈棘手了。」

    王都周边的森林等地是由各骑士团进行扫荡,地方贵族的领地则是任命领地内的人员来解决魔物。

    所谓领地内的人员并不是指农民百姓,而是待在各地的佣兵们。

    佣兵各自组成一支支佣兵团,领主会委托这些佣兵团去讨伐魔物,事成再给与报酬。

    地方的治安就是这样维持下来的,但这阵子以来,魔物的数量让领主难以负担酬谢金的支出,处境愈加艰辛。

    毕竟佣兵们也是把性命赌在工作上。

    即使是自己居住的地方,如果报酬过低的话,佣兵团还是不会接受委托。

    要是佣兵团因为诸多理由而不愿出动,或是光凭佣兵团尚不足以应付的话,通常王宫的骑士团会给予协助。

    但是,现在光是扫荡王都周边就忙得不可开交了,实在没有心力兼顾其他地区。

    听到军务和内务两位大臣的回答后,宰相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接著向特务师团的师团长米歇尔.胡佛问道:

    「圣女的搜索状况怎么样?」

    「……很遗憾,至今尚未有著落。」

    胡佛的嗓音也相当低沉抑郁。

    只要来到瘴气过浓的时期,国内必定会出现担任「圣女」的少女。

    「圣女」会使用强大的法术来驱除瘴气,也能逐一歼灭魔物。

    而且「圣女」现身后,便能镇压住四处弥漫的瘴气,让王国平安熬过这个时期。

    根据深远悠长的历史,这次「圣女」理应也会出现在某个地方,因此特务师团前往各地展开搜索。

    原本预计能马上找到「圣女」,却事与愿违。自从出动搜索后已经过了三年,可如今还是掌握不到下落。

    眼看毁灭之日一步步逼近,特务师团也拚命搜遍了王国的各个角落。

    每次只要没找到,考虑到可能还没出生的可能性,还是会一再回到相同的地方进行搜索。

    尽管如此,依旧没有「圣女」的著落。

    一片沉重的静默笼罩著室内。

    「要不要仰仗传说一回呢?」

    宫廷魔导师团的师团长尤利.德勒韦思低低吐出一句话。

    寂静的室内响起一句令人意外的低语,所有在座者的视线都集中到德勒韦思身上。

    德勒韦思瞥了周遭一眼,慢条斯理地拿起放在眼前的文件。

    「有一种仪式叫做『圣女召唤仪式』。」

    「那是……没记错的话,是个很有名的故事,但那不是童话吗?」

    「不,确有其事,仪式的内容就记载于此。」

    「你说什么?」

    「禁书库的藏书中,有一本魔导书就是写于仪式举行当时,里面有著相关纪录。」

    「内容的可信度高吗?」

    「不知道。虽然有记载方法,但流程相当复杂,也需要多名魔导师才能举行仪式,成功与失败的机率恐怕各占一半。」

    「怎么会……」

    「但是,与其就这样坐等魔物涌出的那天来临,不如放手一试,方为上策。」

    所谓的「圣女召唤仪式」是由于古代也曾陷入和现在相同的困境,无论瘴气变得多浓,「圣女」都不曾现身,因此才构筑出这个仪式。

    当时的贤者们运用一切知识创造出仪式,将担任「圣女」的少女从远方召唤过来。

    听起来正是现在所需要的仪式,然而,这个仪式仅仅于创造出来的当时举行过一次,至今仍处于沉眠的状态。

    因此,就算依照流程举行仪式,也实在无法保证一定会成功。

    而且仪式需要用到许多种道具和多名魔导师的参与,光是举行仪式就得耗费不小的成本。

    若是在平常的话,举行这个仪式相当不划算,但如今已濒临生死存亡的关头,成本这些小事根本算不上问题。

    始终默默听著的国王这时开口了:

    「举行『圣女召唤仪式』,魔导师团即刻著手准备,其他人继续执行任务。」

    于是,斯兰塔尼亚王国决定要举行睽违数百年之久的「圣女召唤仪式」。

    「圣女召唤仪式」成功了。

    仪式确实从异世界召唤来少女。

    然而却发生了一个问题。

    被召唤来的少女有两人。

    根据纪录,无论是以往出现在国内的「圣女」,还是昔日被召唤过来的「圣女」,都只有一人而已。

    被召唤过来的两个人,究竟只有其中一个是「圣女」,还是两个都是「圣女」,抑或是两个都不是「圣女」?

    宫廷魔导师团的团长应该是唯一有办法做出判断的人,但他因为「圣女召唤仪式」的反作用力,在完成仪式后马上就昏倒过去了,现在仍旧沉睡不醒。

    而且问题还继续延烧了下去。

    国家高层得知有两名圣女候选人的时候,已经是举行完「圣女召唤仪式」的隔日了。

    当初是第一王子本人的强烈要求之下,仪式的统筹才交由他负责,而在仪式成功后,他立刻将此事禀报国王。

    他的报告内容中只提到顺利将「圣女」召唤过来一事,人数方面则只字未提。

    国家高层们原以为终于可以稍微安心了,结果才安心没多久,到了隔天收到消息后,所有人全都抱头苦恼不已。

    至于那个消息,就是第一王子不知为何只和其中一名圣女候选人说话,把另一名圣女候选人丢在原地不闻不问。

    而且,那名被第一王子视若无睹的圣女候选人对这种待遇感到相当愤怒,还打算离开城堡。

    幸好当时在场的骑士们设法让她打消主意,没有马上就离开城堡。但可想而知她对这个国家的印象已然跌落谷底。

    「那小子到底都在干些什么啊……」

    国王当下的声音听起来很累,实际上这一折腾,大概也让他的身心瞬间被疲惫感占据了。

    ◆

    「圣女召唤仪式」结束后过了一个月。

    太阳早已西沉,此时房间外面被一片黑暗笼罩。

    位于王都的瓦尔德克伯爵家别馆之中,有两名男子正喝著葡萄酒享受惬意的时光。

    一名是别馆的主人瓦尔德克伯爵的次子──约翰.瓦尔德克,药用植物研究所的所长。

    另一名则是约翰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霍克边境伯爵的三子──艾尔柏特.霍克,王宫第三骑士团的团长。

    他们两人本来就经常会在瓦尔德克别馆相聚对酌,不过最近艾尔柏特忙于讨伐魔物,很难腾出时间。

    上次在瓦尔德克别馆见面已经是一个半月前的事情了。

    「对了

,我听说研究所最近有新人加入。」

    「嗯?哦……」

    隔了一个半月没见面,在互相交换近况的过程中,艾尔柏特便问起新加入研究所的研究员。

    面对艾尔柏特状似无意间提起的问题,约翰不禁露出一抹苦笑。

    虽然艾尔柏特一副话家常的模样,但约翰认为,他之所以会在百忙之中抽空拜访瓦尔德克别馆,为的应该就是这件事。

    「人怎么样?」

    「非常普通啊。」

    「普通?」

    「就是和其他研究员没有差别。」

    约翰的回话并未离题,但也没回答到艾尔柏特想知道的部分。

    即使心知肚明,他却总是巧妙地避开问题的核心。

    他一直都很喜欢用这种方式戏弄一本正经的艾尔柏特。

    艾尔柏特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听到约翰的回答时露出了苦笑,同时以眼神催促他继续说下去。

    约翰见状,便满意地说出他想要的答案:

    「目前看下来,她并没有对王宫感到不满,非常勤勉努力地在工作。」

    「这样啊。我听说他们把她召唤来没多久就把她惹怒了,气势还相当惊人的样子,把当时应对的内务官吓得脸色煞白地说圣女大人震怒了。」

    「我也是这么听说的。好像因为这样,平常那些爱摆架子的家伙,这次倒是把姿态摆得很低。」

    「有这样的事?」

    「是啊。」

    举行「圣女召唤仪式」当天。

    由于艾尔柏特那一天离开王都去讨伐魔物,所以只能透过口耳相传了解仪式结束后发生的种种事情。

    回来之后,他从形形色色的传闻中,得知那位圣女候选人如今待在约翰担任所长的药用植物研究所。

    他觉得与其打听传闻,不如直接问约翰关于圣女候选人的事情还比较快,于是就在繁忙之中抽出时间拜访瓦尔德克别馆。

    约翰开始说明身为圣女候选人的圣之所以寄住在研究所的经过。

    大概是两个星期之前,突然出现了一名黑发黑眼的女子,她天天都会来到这里。

    一开始都是裘德这名研究员在和她聊天。

    不过,毕竟清一色男性的研究所来了一个对药草很感兴趣的女性,没过多久,几乎所有研究员都会和她聊天了。

    约翰看到圣的发色和眸色都是这个国家很少见的,心中便生出疑虑。

    恰好几天前,他经过王宫走廊时巧遇兄长,两人站著聊了一会儿,他也因此得知举行过「圣女召唤仪式」的事情。

    被召唤来的女性共有两人,一人褐发黑眸,另一人黑发黑眸。

    约翰想起了这件事,便立刻联络兄长。

    接著,就在他通知兄长有一个黑发黑眸的女子经常造访研究所的隔天,他的兄长火速召他入宫。

    他入宫来到指定的房间,发现那里除了兄长之外,还有一个位阶很高的文官。

    坐在会客沙发上了解事情后,他便知道那名经常造访研究所的女性果然是被召唤来的其中一人,而且高官还向他提出请求,希望药用植物研究所能够帮忙照顾她。

    为什么一定要把她托给药用植物研究所呢?

    虽说是候选人,但以这个国家的现况而言,「圣女」是地位不亚于国王的重要人物。

    不对,若论掌握著这个国家的命运这一点,或许比国王还要重要也说不定。

    到底是出于什么理由,要将可能是「圣女」的她托给只占著王宫小小一角的研究所呢?

    约翰指出这个问题后,高官便一边用手帕擦拭额上冒出的汗,一边支支吾吾地解释给他听。

    召唤成功后,第一王子的行为让圣对这个国家的印象跌落谷底。

    实际上,在第一王子离开后,她也打算要离开。

    而且还不是离开房间,而是要离开这个国家。

    当时在场的人员设法让她打消念头,并带她到另一个房间,然后在高官拚命地说服之下,总算是像现在这样把她留在王宫里了。

    过去从来没有同时出现两位「圣女」的先例,也不曾透过「圣女召唤仪式」召唤出两名以上的「圣女」,所以到目前为止,王宫内的主流意见为只有其中一人才是「圣女」。

    然而,仅仅只是没有先例而已,她们两人也可能都是「圣女」,要是任其离开会有危险,因此以王宫的立场而言是希望两个人都能留下来。

    在这种情况下,圣看样子似乎相当喜欢王宫的药草园,这阵子每天都会跑到那里去。

    高官打算藉此机会让圣和研究员们多多交流增进友谊,尽可能扭转她对这个国家的坏印象。

    「简单来说,就是要我们帮凯尔殿下擦屁股这样。」

    「本来的计画应该是要帮她找一个老师,让她学习这个国家的事物才对。对了,由凯尔殿下照顾的那位圣女候选人,听说会安排进入王立学园就读。」

    「毕竟把人家惹怒在先,大概是出于讨好的目的,才暂时随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我想也是,但现在可不是能耐心慢慢来的时候啊……是说依你的个性,应该也把内务他们刁难了一番吧。」

    「那还用说。」

    约翰贼贼地笑了一下,然后举了举手上的玻璃杯。

    从高官身上了解事情后,他身为一名贵族,可以明白王宫的想法。而且看著经常到访研究所的圣,他也觉得代为照顾她完全不是问题。

    不过,高官那种意图把事情全部推给他们的态度,让他看了不太顺眼。

    于是,他就故意摆出为难的表情,找各式各样的理由想推托掉。

    比如说,就算她白天来研究所,王宫和研究所之间隔了那么远的距离,每天来回不是很辛苦吗?

    现在有几名研究员出于这个原因而住在研究所里,要是她也表示想住在研究所该怎么办呢?

    假设她真的这么说了,但让她住在这种骯脏凌乱的地方难道不会是一个问题吗?

    就算现在要改建研究所的房间,凭王宫发给研究所的经费根本不够用。约翰就这样提出了诸如此类的问题。

    他另外还举出很多不同的理由来推托,而到了最后,他的期望全都实现了。

    在争取圣女候选人相关的万全支援措施之中,约翰还若无其事地说服高官答应实行攸关整体研究所的环境改善计画。坐在一旁的约翰兄长看著他大展长才的模样,表情都僵住了,但约翰则当作没看到。

    到了后来,实际上是以圣入住的房间为最优先的改建目标,虽然是史无前例地只有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但还是在她搬过来之前完工了。

    「不过还挺奇怪的,明明那么努力要讨好圣女候选人,却听说内务那些家伙把她丢在房间不闻不问的。」

    「不闻不问?」

    「其他研究员说她曾经这样抱怨过,说是把人召唤过来并给了房间倒是没什么问题,但之后就完全不闻不问,所以她才会无事可做。」

    「怎么会?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

    听到艾尔柏特这么说,约翰挑起了一边的眉。

    艾尔柏特在王宫听到的,是圣女候选人被召唤过来后就病倒了,一直卧床不起。

    实际上,日本和斯兰塔尼亚王国有时差,把人召唤过来的当下,日本那边是深夜,斯兰塔尼亚王国这边还是早上。

    圣是下班回家后就被召唤过来的,本来就很累了,因此被带到要留宿的房间后,她很快就躺在沙发上睡著了,看起来跟晕倒没两样。

    更火上加油的是,她的外表还会引起不好的误解。

    在每天繁重的工作之下,她的皮肤如同病人般苍白,而且长年睡眠不足所导致的熊猫眼让她的健康状态看起来更差。

    女官发现圣倒在沙发上睡得跟死人一样,赶紧通报高官,而高官一来,看到圣完全不同于两三个小时前那副怒气冲冲的模样,也慌张地以为是召唤的影响让她生病了。

    他急忙传宫廷医师过来为沉睡的她进行诊察,结果医师表示她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病兆,只是太过疲劳了。

    高官听了之后,为了圣的健康著想,便决定要让她好好休养一段时间,而这就是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

    此外,在一连串骚动的影响下,有两名圣女候选人的事情在晚了一天后,终于让国王知道了。

    之所以晚了一天,也是因为必须向国王报告这次的疏失,因此高官不能否认内心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挣扎。

    「原来是这样啊,她刚来研究所的时候,脸色确实满差的。」

    「现在如何了?」

    「现在啊?这个嘛……已经好很多了。」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听完艾尔柏特的叙述后,约翰想起圣刚来研究所的那阵子,正如同艾尔柏特所说,那副模样也难怪很容易让人以为她身体不舒服。

    从那之后过了一阵子,现在的她可能是因为都窝在研究所的缘故,晒不到太阳,所以肌肤还是很白,不过黑眼圈已经淡掉许多,不致乍看一眼就以为她身体不舒服。

    「这样啊……那她有好好吃饭吗?」

    「吃饭?怎么觉得你很像她的爸爸?」

    「……少啰嗦。听说最近凯尔殿下那边的候选人都不怎么吃饭,已经变成一个问题了。」

    「哦?」

    「听说主厨也费尽心思使出了浑身解数,但她还是吃得很少,让殿下很担心她总有一天会病倒。」

    「我们这边的候选人也确实吃得很少。」

    「难道她们的国家普遍都吃得很少吗?」

    「不知道,我下次问问看好了。」

    对于从日本被召唤过来的两人而言,斯兰塔尼亚王国的调味太单调了。

    使用的调味料也很少,餐点几乎都是食材原原本本的味道,实在不合她们的胃口。

    她们两人只是因为这样才吃得比较少,但第一王子很担心另一名圣女候选人爱良,所以一直向周遭下达大大小小的命令。

    不过也没什么用就是了。

    「凯尔殿下这次还真是热心积极啊。」

    「嗯,毕竟有很多原因……」

    艾尔柏特没有明指是哪些原因,不过约翰也猜想得到。

    斯兰塔尼亚王国有三个王子。

    这个国家代代都是由长子继任王位,因此目前将第一王子立为王太子。

    然而第二王子优秀超群,最近渐渐出现拥立第二王子为王太子的派系。

    不过,因为第二王子无意为王,国王也驳回此事,并没有造成多大的问题,只是第一王子很早就自知比不上弟弟,所以始终对那样的派系耿耿于怀。

    从他主动提出要负责统筹这次的「圣女召唤仪式」,就能知道他的目的在于向周遭的贵族证明自己的能力。

    遗憾的是,打从惹怒圣的那一刻起,引发的效应恰恰与他的目的背道而驰,让他的压力更大了。

    「现在还是殿下在主导『圣女』的相关事情吗?」

    「对,虽然陛下对殿下这次的不当行为也感到很头痛,但要是这时候换其他人接手的话,就怕日后会徒生事端,所以还是先观望一阵子再说。幸好你那边的候选人没有坚持要离开,陛下应该是希望殿下能扳回局面吧。」

    「毕竟继承权之争会导致国家局势混乱啊。」

    瘴气已是个问题,要是再爆发继承权之争的话,这个国家绝对会乱成一团。约翰预想到这样的未来,不禁叹了一口气。

    第一王子确实个性有点自以为是,行事风格略带几分率性,但他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很多人对此相当赞赏。

    况且还有第二王子和亲信的支持,目前看来,第一王子的储位还是坐得很稳。

    尽管这次的问题让贵族对他的评价下滑了些,但好在没铸成失去圣女候选人这种致命性的大错,所以国王似乎认为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话说回来,竟然有两位啊……仪式真的成功了吗?依照历史来看,『圣女』不是一人的话很奇怪吧?」

    「仪式肯定是成功了,不会有错。」

    「你的根据是什么?」

    「虽然不太明显,不过这阵子魔物诞生的速度逐渐变慢了。」

    举行完「圣女召唤仪式」之后,会在附近诞生的魔物有减少了一点,定期出征的骑士们都确实感觉到了这一点。

    虽然已经诞生的魔物并没有遭到消灭,但因为诞生速度渐渐变慢,所以能够感觉到魔物的数量比以前还要少。

    这样的感觉让骑士们坚信仪式是成功的,「圣女」绝对就在王宫里。

    当然,这件事也有通知高层们。

    可以辨认「圣女」的宫廷魔导师团的师团长至今还昏迷不醒,因此她们二人哪一个是圣女,抑或两个都是圣女,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笼罩著王宫的一片愁云惨雾总算是消散了。

    「原来是这样,希望你那边也能稍微卸下些担子。」

    「但愿如此吧,毕竟大家说实在也辛苦很久了。」

    「下次的讨伐地点是西边的森林吗?」

    「不是,要先讨伐东边的魔物。西边也解决后,就能休息好一阵子了,虽然比东边和南边棘手许多,但也不会出现多强的魔物,我们会平安无事地回来的。」

    「嗯,虽然你是最不需要担心的,不过还是小心点啊。」

    「我会的。」

    这时候,他们二人还不知道有些话是不能说得太早的。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