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一卷第二幕药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工作就没饭吃。

    一旦行动起来就进展得飞快,于是我很顺利地进入药用植物研究所工作了。

    虽然把嗜好当作工作让我有点退却,不过为了将来著想,这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

    似乎只有一部分的人知道我要在研究所工作。当我第一天上班跟著所长去向大家打招呼的时候,研究员们才知道这件事。

    「我叫做圣,今天开始在这里工作,请多多指教。」

    在所长的催促之下,我向大家做了自我介绍,结果大家不知怎的都傻住了。

    几乎所有研究员都认识我。但我要在这里工作的事情似乎来得太突然,让所有人大感意外以致措手不及。

    可能是因为这样,我打完招呼后,大家起初没有反应,顿了一下才骚动起来。

    「那么,当前先找个人来帮忙照应圣……裘德,就交给你了。」

    「咦?我吗?」

    为了压下众人的嘈杂声,所长稍微提高音量说道。

    突然被点到名字让裘德吓了一跳。不过在研究员之中,裘德和我的交情也比较好,因此由他来负责这件事的话,我会觉得很放心。

    我在日本也曾跟不熟的人一起工作过,所以就算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研究员,应该也能好好共事,但想当然还是认识的人更好。

    如果又是交情好的人,那就再好不过了。

    所长应该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会把裘德派给我吧。

    「今后请多多指教了。」

    「我才要请你多多指教呢。」

    我重新向裘德致意。而他虽然很惊讶,但还是笑著这么回答了。

    他告诉我各式各样关于研究所的事情。

    这个研究所的主要研究对象就是名称里的药用植物,亦即药草还有药水。

    药草效用和原本的世界几乎相同。裘德跟我说明的时候,我也会提起我在日本学到的知识,他很讶异地说:「你懂的真多。」

    我在日本出于兴趣而学习到的知识,到了这里,听说要去上王立学园这所学校的专门课程才能学到。

    顺带一提,王立学园是这个国家的贵族子弟念书的地方,一般来说是从十三岁念到十五岁成人为止。

    所谓的专门课程则是提供给继续深造到十八岁的学生,裘德就是在专门课程中钻研药学,并从中学习到药草相关知识。

    论起自然科学这块两个世界都有的学问领域,好像还是原本世界的研究更加发达。

    裘德说他的专攻研究是药水。

    没错,就是药水。

    RPG之类的游戏里会出现的那种药水。

    这里的人会用于口服或涂抹于患部,类似日本的药品。要说哪里不同的话,便是药水会立即生效这一点。

    想知道到底有多快生效吗?

    不小心造成的割伤,只要涂上一点点药水,伤口就会瞬间愈合。

    实在是太令我惊奇了。

    不过,看到我为了了解药水的效果,立刻就拿刀具在指尖上划出一道伤口,裘德的反应比我还大。

    我说什么都很想试试看,而且只划了一小道伤口,但他整个著急到极点。

    后来我就被念了一顿。

    结果,第一天上班就在认识研究所的设备、从事的工作内容中结束了。

    隔天我便请裘德教我制作药水。

    不仅是因为裘德的专攻研究是药水,能够接触原本世界没有的事物感觉也很有趣,所以我就决定要跟他一起做研究了。

    「那我要开始啰。」

    裘德熟练地开始制作药水。

    由于我从来没做过药水,今后又要一起进行研究,他于是亲身示范制作方法。

    在锅子里放入既定的药草和水,一边注入魔力一边熬煮,就能做成药水。

    药水分为下级、中级、上级等,有一定程度的阶级区别,阶级则取决于使用的药草。

    然而,似乎并不是只要使用既定的药草,就能制作出高阶药水。

    据说制作高阶药水必须运用细腻的魔力操作,制作者的生产技能等级也会影响能够制作的药水阶级。

    而且使用到的药草相当昂贵,再加上能够制作的人也很少,所以高阶药水的价格贵到让人不敢轻易使用。

    说起来,本来就只有王公贵族会购买高阶药水,也不会陈列在一般药商的店里。

    那么,稍微把话题拉回去一点点。

    药水必须一边注入魔力一边熬煮。

    没错,魔力。

    「放入材料后,要一边注入魔力一边熬煮哦。」

    「魔力?」

    一开始听到的时候,我就在疑惑要怎么注入魔力。而这也不能怪我。

    毕竟原本的世界又没有魔力这种东西。

    「要怎么注入呢?」

    「咦?」

    我一问,裘德便露出惊讶的表情。

    这个世界有魔法。

    施展魔法要用到魔力,且存在著任谁都会使用的生活魔法,因此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魔力是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东西。

    先是药水,接著又是魔法,愈来愈像是游戏了,但这里毫无疑问是现实世界吧。

    「呃,圣没有使用过魔法吗?」

    「没有耶。」

    「生活魔法也没有?」

    「对呀。」

    听到我连平民普遍使用的生活魔法都没用过,裘德大感震惊。如果不会操作魔力便没办法制作药水,所以裘德决定做完药水之后,就要教我如何操作魔力。

    「这样就完成了。」

    「哇!」

    熬煮完毕后进行过滤,然后装进细长药瓶里的药水是呈现淡红色的清澄液体。

    裘德这次做的是最简单的下级HP药水。

    原因之一在于材料取得容易,要使用的药草都可以在药草园找到。

    「竟然做得出这么神奇的东西,太厉害了吧!」

    「这是下级HP药水,做起来其实还满简单的。」

    「可是要操作魔力才做得出来吧?」

    「嗯,确实没错。但这还只是下级而已,并不会难到哪里去。」

    「是这样吗?不过我还是觉得您很厉害耶。」

    「有、有吗?」

    眼前这个充满奇幻色彩的物品,让我兴奋地对著裘德连声称赞,裘德于是害羞了起来。

    双颊泛起一抹红晕、表情腼腆的帅哥。

    真是令人大饱眼福。

    做完药水后,我便开始学习操作魔力。

    裘德手把手地悉心指导我,用的是他在王立学园学到的方法。

    没错,就是字面上的手把手。

    首先要从感受体内的魔力开始,但这个步骤非常困难。

    毕竟我以前居住的世界是没有魔法的。

    而这个世界的人如果只需要施展生活魔法的话,其实不必费心注意体内的魔力。

    因为大部分的生活魔法光是念出来就能发动了。

    不过,若是牵涉到制作药水、发动生活魔法以外的魔法,就必须注意体内的魔力了。

    裘德讲解了形形色色感受魔力的方法,但我始终感受不到魔力,他便辅以王立学园的方式来帮助我学习。

    「来,贴著我的手。」

    裘德将手举到胸前,我便按照事先的说明,将自己的手掌和他的手掌贴在一起。

    药草园的农活也是裘德工作的一部分,所以他的手有点粗糙。

    透过这只骨节分明、毫无疑问属于男人的宽大手掌,可以感受到裘德略高于我的体温。

    我平时并没有机会像这样和男人手贴著手,不由得有点羞涩。

    不行不行,要是在意就输了。

    这是工作,这是工作。

    当我正在调整心情的时候,裘德便开口了:

    「那就开始啰。」

    裘德的魔力从右掌传进来,我感觉到有某种东西一点一点地从那里流入。

    彷佛是热流在移动似的,那是一种很难以言喻的感觉。

    裘德的魔力透过右手进入后,推动了我体内的某样东西。

    好像就是我的魔力。

    从右手开始流动的魔力并没有直接从左手出去,而是如同血液般在全身上下循环。

    看样子,被召唤来这里之后,我的身体也不当地球人了。

    因为我在地球时应该不具有魔力,如今却能感觉到魔力就在自己体内。

    「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全身上下循环。」

    「嗯?已经感觉到了吗?那就是魔力哦。」



    我将我的发现告诉裘德后,他吃惊了一下,不过仍旧面带微笑地为我说明。

    虽然这是王立学园教导的方法,但好像大部分的学生都要花一个星期左右,才能感受到体内的魔力。

    而我只需要裘德输进些许魔力就感觉到了,因此他笑著对我说:「你很有天分哦。」

    即使裘德停止输入魔力,我还是能感觉到魔力在体内循环,接著便开始学习操作魔力,这个过程也顺利到让裘德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你学得真快,我没想到教学可以这么快就结束。」

    「一定是因为您教得好啦,真的很谢谢您。」

    我笑咪咪地向他道谢,便看到他的脸颊再度泛红,表情相当腼腆。

    裘德的教法确实非常浅显易懂。

    似乎心情甚好的裘德,在这之后也教我学习各式各样的生活魔法。

    嘴上还一边说,学起来才方便。

    ◆

    被召唤来这里之后又经过了几天,我和裘德也混得很熟了。

    熟到我已经不再对他使用敬语了。

    裘德比我早进入研究所工作。我起初是将他当作职场上的前辈来看待,但因为我们两个年纪差不多,裘德便希望我别再用毕恭毕敬的态度对待他。

    自从裘德教会我制作药水后,我就一直在制作下级HP药水。

    一切都是为了将来能够制作高阶药水,所以我要提高生产技能等级。

    不过,我也单纯是在享受做得愈多等级愈高的乐趣。

    我从以前就很喜欢练功型游戏,一不小心就会沉迷在其中。

    做好的下级HP药水当然都没有浪费,都用在研究所的研究上了。

    最先察觉到异状的并不是裘德,而是正在研究药水的一位研究员。

    「圣。」

    「什么事?」

    不远处响起一道嗓音,我转头一看,便发现研究员在朝我招手。

    我疑惑地走过去,他就指了指工作桌上的下级HP药水。

    「这个药水是圣做的吗?」

    「我看看……对啊,是我做的。」

    用来研究的药水之中,研究员制作的都会特别标记,藉此辨认是谁做的。

    若是发生了什么问题,便能追踪源头并调查原因。

    研究员指著的药水,上面就有可辨识制作者是我的标记。

    「你在制作药水的时候,有特别做了什么吗?」

    「没有耶,我没做什么特别的,怎么了吗?」

    「唔嗯,只要使用到圣的药水,就会出现不一样的效果。」

    这个研究员正在开发新的药水配方。

    他这次是以现成的药水为材料,打算配出疗效更好的新型药水,结果在实验过程中,注意到市售的药水和研究所的药水会配出不一样的效果。

    他继续深入调查,又发现有些研究所的药水所配出的效果等同于市售的药水,但有些则不是,最后才查出只有我做的药水会配出更好的疗效。

    研究员纳闷地歪著头,可是我真的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

    我就是照著裘德一开始告诉我的材料和步骤,既没有加其他材料,也没有更改步骤。

    「这个确实是下级HP药水没错吧?」

    「应该没错,我是照裘德教的方法去做的。」

    「这样啊,那我也问问裘德好了。」

    研究员这次把裘德叫了过来,听他叙述教我的内容。

    我也在一旁听著,内容果然和我记忆中的一样。

    「听起来是一般的下级HP药水作法。」

    「是啊,我也不知道其他作法。」

    「看来还是先把圣做的药水送去鉴定好了。」

    「这样应该也比较快。」

    由于找不出原因,最后便决定把我的药水送去鉴定了。

    之后,不知道研究员把我做的药水送去哪里做鉴定,过没多久鉴定结果就出炉了。

    说出来可别吃惊啊。

    鉴定结果证明,我做的药水不知怎的硬是比坊间卖的药水更有效力。

    据说增强了五成左右。

    「这药水的效力,确实相当异常。」

    裘德单手拿著我做的下级HP药水喃喃自语道。

    出自我之手的每一瓶药水似乎都具有很强的效力。

    听说拿了很多瓶去鉴定,但全部都比市售药水的效力还要强。

    「我只是按照你教的去做而已耶。」

    「药水也的确是呈现出下级HP药水的颜色,到底原因出在哪里呢?」

    「不知道,会是手艺比较好的缘故吗?」

    「唔,我觉得应该没什么关联。是说你现在制药技能多少级了?」

    「等等哦,『状态资讯』。」

    只要念出「状态资讯」,眼前就会出现只有施术者自己才看得见的半透明视窗,上面显示著我的状态资讯。

    这是裘德教我的生活魔法之一。

    同时也是我沉迷在提高生产技能的原因之一。

    将技能的等级化为可见数值,就是练功的一种要素。

    像这样显示出数值,会让人不知不觉地一路往封顶迈进。

    小鸟游 圣Lv.55/圣女

    HP:4,867/4,867

    MP:6,057/6,067

    战斗技能:

    圣属性魔法:Lv.∞

    生产技能:

    制药:Lv.8

    「现在8级哦。」

    我确认状态资讯后,将制药技能的等级告诉裘德,就看到他偏著头沉吟起来。

    「8级的话,应该还没办法做出中级才对。」

    「不过,无论怎样都无所谓吧?又不是效力变差了。」

    「不不不,这种情况并不是用误差就能解释的!厘清原因也是我们的工作!」

    我原本觉得反正效力有变强就好,原因不是很重要,但裘德纠正说研究这种古怪现象并厘清原因也是研究员的工作。

    实在没办法,我只好继续陪裘德一起思考其他可能性。

    「材料的种类和用量都和别人一样,步骤也没变,应该只差在制作者不同而已吧。」

    「是啊。」

    「除此之外,我能想到的就只有注入魔力上的差异了……」

    「你做药水的时候,有注入大量的魔力吗?」

    「应该没有吧?我觉得我没用到那么多魔力。」

    「我想也是,在旁边看你做,也不觉得有用到多少……」

    不管是增加药草的数量还是注入的魔力,即使调整了构成药水的材料分量,假如由其他人来制作,效力也只会稍微强上一点点。

    不会到增强五成的程度,顶多高出几%而已。

    由于步骤实在太简单了,即使有所更改,顶多也只是变成一开始先做出注入了魔力的热水,再放进药草加以熬煮。

    不过,似乎还是现在确立的步骤最有效率,而且改成这样也不会提高效力。

    我和裘德左思右想,反覆试做了好几瓶药水后,便得出如此结论。

    「魔力是不是有属性之分?会是属性造成的影响吗?」

    「应该不太可能。」

    「是哦?」

    「因为拥有魔法技能的人所做的药水,和其他没有的人所做的药水相比,并不会出现效力上的差异。」

    战斗技能之中,存在著各种属性的魔法技能。

    魔法技能并不包含生活魔法,身赋魔法技能者,才是一般认知中会使用魔法的人。

    我以为拥有魔法技能的人,其魔力也会带有属性,但照裘德的说法来看,好像没什么关联。

    「先不谈这个了,该不会是圣除了魔力以外,还多注入了其他东西吧?」

    「其他东西是什么东西啊?」

    「唔,我也不是很清楚。」

    裘德说完,笑著细瞧我的手。

    他的脸上尽是说笑的神情。

    可能是因为最近混熟了吧,裘德愈来愈常在讨论事情的时候穿插几句玩笑话。

    「究竟问题出在哪里呢?」

    于是,讨论又回到了原点。

    「总之只能尽量多做尝试了吧,你不是说厘清原因也是工作吗?」

    「哈哈,也是。」

    之后,我便继续和裘德一起尝试用不同的方法制作药水。

    我的一天就在制作药水中度过了。

    ◆

    自从被召唤来这里之后,已经过了三个月。

    「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状态资讯』。」

    小鸟游 圣Lv.55/圣女

    HP:4,867/4,867

    MP:5,867/6,067

    战斗技能:

    圣属性魔法:Lv.∞

    生产技能:

    制药:Lv.21

    在研究所埋头制作药水之下,我的制药技能升到了21级。

    每升10级就可以制作更高阶的药水,因此我现在也会做上级HP药水了。

    只不过还是很容易失败就是了……

    上级药水使用到的药草大部分都很珍贵,以失败率太高的这个等级来说,不太能得到制作的机会。

    超过20级之后,我成功做出的上级HP药水也只有三瓶而已。

    话虽如此,会制作的人本来就很少,所以像我这样的研究员会制作上级药水似乎是件不得了的壮举。

    听说研究所以前都没有人会制作上级药水,有研究需要的话,都是从外面订购。因此当我会做的时候,大家都很开心可以节省这部分的工夫与成本。

    要提高制药技能的等级就必须制作药水,但通常会耗尽魔力,导致一天能做的药水量有限,等级也升得很慢。

    至于我嘛。

    「你做的数量还是很不正常啊。」

    「是吗?」

    「嗯,一天之内能做出十瓶以上中级药水,真的有够不正常的。」

    在眼前的保管库里,一排排摆满了中级HP药水。

    疗效当然比一般的高出五成。

    照研究所所长的说法,搞不好比一般的上级HP药水还要强。

    为了找出我做的药水具有异常疗效的原因,我和裘德两人到现在仍旧日夜不停地进行检验。

    由于迟迟没有成果,想说可能只靠我和裘德会有疏漏之处,所以最近还找来其他研究员加入检验的行列。

    为了从各种不同的角度进行检验,我们有人负责检验制作过程,有人负责检验药水。而我则负责专心制作药水。

    整天不停地做。

    忘记是什么时候了,那天我做到一百五十瓶下级HP药水时──

    裘德跟我说:「你还能继续做啊?」

    我则回道:「怎么了吗?」

    然后我才知道有所谓一天之中普遍能做出的药水数量。

    随著要制作的药水阶级变高,必须注入药水里的魔力需求量也愈多,通常一天大概能做一百瓶下级药水或是十瓶中级药水。

    这是专门制作药水的药师所能做出的数量,研究所的人则还要再少一些。

    我制作药水的时候的确会消耗MP,但少到我完全没放在心上。

    于是裘德便怀疑我制药的时候是不是没有注入魔力,还问了我许多事情。但我的MP确实有在减少,再说没注入魔力的话,就只是会做出煎药草汁而已。

    最后,因为所长说:「都先去研究效力提高的原因吧。」所以我又回到埋头制作药水的日子,不过好像有点得意忘形了起来。

    结果,我做的药水超过了研究需求,根本用不完。

    虽然拿去市场批售可以卖到不错的价钱,但毕竟效力是一般药水的1.5倍,直接批售会引发问题,于是研究所现在的药水存量相当可观。

    「你又做这么多,小心挨所长骂哦。」

    「我太专注了,忘记数自己做了几瓶。」

    才怪。

    我只是在提升等级,想尽快让自己能顺利制作出上级HP药水,免得又要被念。

    药草都是取自药草园,因此前阵子所长就在抱怨药草园的药草变少了。

    我不想挨骂,便决定把今天做的药水藏在自己的房间里。当我正在把今天做好的分量从保管库拿出来时,研究室的门就随著「砰」的一声巨响而被打开了。

    我一回头,看到有名士兵气喘吁吁地大喊:「所长呢?」同时冲进了研究室。

    我指了指所长室的门,他便十万火急地冲过去。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不久后,士兵和所长就走出了所长室。

    「有紧急状况,将现有的恢复型药水都集中起来。」

    「请问出什么事了?」

    「第三骑士团从葛修森林回来了,但听说遇上了沙罗曼达,伤者人数众多,药水不够用。」

    所长附近的研究员询问详情后,我便了解情况了。

    这一个星期以来,第三骑士团都在位于王都西边的葛修森林剿灭魔物,但看样子是在当地遭受了重创。

    所长平常那张俊美的脸蛋上总是笑若春风的模样,现在却摆出凶神恶煞般的表情对大家下指令。研究员们当即赶忙从桌子抽屉和柜子里拿出药水,然后集中在研究室入口附近的桌子上。

    我也和裘德一起取出保管库里的药水搬过去。

    士兵看到集中在桌子上的药水,不由得惊呼出声:「怎么这么多!」

    是啊,毕竟累积很多天了嘛。

    将保管库里的所有药水都取出来后,我想到房间里还有上级HP药水,便去房间拿了。

    当我从房间回来时,研究所里的药水似乎都集中完毕,全都堆放在门外的运货马车上了。

    「来几个人跟我一起去。」

    在所长的指令下,入口附近的研究员跟著搭上了马车。

    待我跑过去坐上载货台后,马车便奔驰了起来。

    「欸,葛修森林有龙出没吗?」

    「龙?没有啊。」

    「沙罗曼达不是火龙吗?」

    「嗯?沙罗曼达只是会喷火的蜥蜴而已吧。」

    我向同行的裘德询问沙罗曼达的事情,结果他的回答出乎我意料之外。

    原来沙罗曼达不是龙哦……

    在我印象中是火龙啊……

    「区区蜥蜴竟然能造成那么严重的损伤……」

    「虽说是蜥蜴,体型却很庞大,动作还相当敏捷,所以尽管不是龙种,但还是属于上级魔物。」

    「这样啊。」

    沙罗曼达在我脑中的形象变成体长十公尺的科摩多巨蜥了。

    要是这东西喷著火快速朝我冲来,在迎头对上的那一刻,我敢肯定自己会当场脚软,放弃求生意志。

    竟然要和那种上级魔物交战,骑士团也真苦命。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运货马车停在了王宫一隅。

    走进一旁的建筑物后,我赫然发现里头跟战场没两样。

    「太惨了……」

    「……」

    平常作为大厅的房间里,地板上躺著许多伤患,有些人员穿梭在他们之间走来走去,应该是医生和护士们。

    身上负伤以及遭到沙罗曼达的火焰烧伤的伤患发出痛苦呻吟声,充满了整个室内,还有医生喊著:「药水还没到吗?」

    直到刚才都还很悠哉惬意的心情彷佛被人浇了盆冷水,我呆立在原地。而走在最前头的所长这时拍了拍手。

    「将带来的药水发出去!你们两个去那边,裘德和圣去另一边。」

    「「「「是!」」」」

    我分批拿起几瓶药水,发给各处的医生。

    医生几乎都待在重伤患者旁边,一拿到药水就马上让患者服用。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整体药水供给不足的缘故,有的重伤患者理应投以中级HP药水才能顺利痊愈,却还是施用了下级HP药水。

    站在医生的角度来看,应该是觉得总比什么都没有来得强吧。

    要是伤患正在生死交关的临界点上,那就更不用说了。

    有服用药水,就有机会活下来。

    「怎么回事?」

    让伤患服用研究员递来的药水后,医生发出了惊呼。

    那名伤患原本呼吸急促紊乱,身上有魔物利爪造成的一大片撕裂伤,然而在服用药水后,伤口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身体突然之间不再疼痛。他好奇地睁开了眼,战战兢兢地检查著自己的身体。

    包含各处的轻微皮肉伤,全身的伤都消失了,原本苍白的脸色也逐渐恢复血色。

    「这是下级没错吧?」

    医生诧异地举起空瓶子看著,不过药水已经全部让伤患服用了,应该很难辨识阶级才对。

    医生让伤患服用的确实是下级HP药水,但那并不是单纯的下级HP药水。

    而是我制作的效力增强五成的药水,也就是说,效力本身属于中级药水的程度。

    我在医生追问更多事情之前离开,陆陆续续地将药水发出去。

    耳边接连传来医生和护士们的困惑声,但我置若罔闻。

    因为现在当务之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急是发药水。

    「没有上级HP药水吗?」

    大厅内侧传来不知道是谁的声音。

    我循著声音看过去,便发现有好几位医生和骑士聚集在那里。

    说话的人在那边吗?

    我手上有中级HP药水,便拿著走了过去。随著距离接近,他们争执的声音就传入了耳中。

    「这种伤势用上级药水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吧,没有会使用恢复魔法的人吗?」

    「就算是恢复魔法,也必须是4级以上才行……」

    「不能将圣女大人请来吗?她应该会使用4级的恢复魔法吧?」

    「这是因为凯尔殿下有言,不能让圣女大人见到如此凄惨的景象……」

    「你说什么?」

    我没记错的话,凯尔好像是第一王子的名字,就是那个将来会秃头的红发少年。

    重伤患者的伤势要是没打马赛克的话,确实相当怵目惊心。

    即使是自认对血腥画面忍受度很高的我,也不忍直视伤势,发药水的时候都是尽量避开别看。

    换作是那个柔美可爱的爱良妹妹,可能入眼的瞬间就昏倒了。

    告知爱良妹妹无法过来的那位人士似乎是一名文官,与之争论的骑士则应该是伤患的朋友吧?

    在人墙的阻隔之下,我见不到伤患,没办法做出判断,但好像是上级HP药水也难以治愈的重伤。

    我扫了一眼人墙,看到所长也在,于是走到他身旁。所长发现后便朝我说道:

    「圣!你还有上级HP药水吗?」

    「啊,这么说起来──」

    「团长!」

    我往传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医生和护士慌慌张张地动了起来。

    似乎是伤患的情况骤变。

    我也连忙拨开人群,挤到伤患的旁边。

    从近处看去,那位伤患的右上半身都被烧得焦黑模糊,身上遍布著大大小小的伤痕,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势还能撑到现在,简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他紊乱的呼吸变得愈来愈微弱。

    「让开一下!」

    我将医生推开,就近查看伤患的模样,感觉到他似乎马上就要断气了。

    于是我连忙拿出放在围裙口袋里的上级HP药水,打开盖子后凑到他嘴边。

    「快喝下去!」我对他喊道,这才看到他一点一点地勉强咽了下去。

    周遭的人们都屏息凝神地看著他慢慢吞进药水。

    不知道过了多久,伤患将药水喝完后,烧焦的皮肤便逐渐剥落,露出下面的漂亮新生肌肤。

    紊乱的气息也平复下来,但并不是没了呼吸,而是转为平稳的鼾息。

    我看到这里,感到大功告成而呼出一口气,周遭则掀起一片「哇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的欢呼声。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