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一卷第一幕药用植物研究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自从被召唤来这里之后,已经过了一个月。

    季节即将正式迈入春天的时候,我人在王宫的药草园撒药草种子。

    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药草园撒种子啊?

    那是因为,我现在隶属于药草园隔壁的药用植物研究所。

    顺带一提,我住的地方也是研究所。

    没错……我不是住在王宫。

    我住在研究所里。

    ◆

    我──小鸟游圣,某天因为斯兰塔尼亚王国自古传承下来的「圣女召唤仪式」,被召唤到了这个异世界。

    据说这个国家到处都会孳生叫做瘴气的东西。

    瘴气还颇容易出现在生活周遭,对人类来说有害无益。

    详细的原理尚未厘清,不过瘴气浓度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形成魔物,瘴气愈浓,诞生的魔物力量也会愈强。

    只要打倒魔物就能让周遭的瘴气变淡,因此持续打倒它们可以防止瘴气变得太浓。

    但是每隔几个世代,瘴气变浓的速度便会远快于打倒魔物的速度。自古以来只要面临这个状况,王国内都会出现担任「圣女」的少女。

    「圣女」所使用的法术似乎蕴含相当强大的力量,能够在转瞬之间歼灭魔物。

    拜其法术所赐,打倒魔物的速度和瘴气变浓的速度才得以取得平衡。

    还有一种说法是,曾有报告指出光是有「圣女」的存在,周遭的瘴气就不会变浓。

    是有多厉害啊。

    虽然「圣女」平常都会自然而然地出现,但唯独在某个时代,无论瘴气变得多浓都不曾现身。

    据说当时的贤者们查验各种法术后,构筑出前面提过的那个仪式,要将担任「圣女」的少女从远方召唤过来。

    就是那种仪式把我召唤过来的,真是无妄之灾。

    莫可奈何的是,这个仪式只在很久以前举行过一次,所以必须实际试过才知道是否真能召唤出「圣女」。

    然而当时的贤者们似乎非常神通广大,他们创造的这玩意儿真的召唤成功了。

    而且一次两个。

    根据传言,至今为止的每个时代都只出现过一名「圣女」就是了。

    不知为何这次召唤出了两个人。

    难道是这次的情况相较于过去更为严重,所以才按比例增加了人数吗?

    还真是神秘啊。

    到这里为止,说的都是这一个月以来我对于「圣女召唤仪式」的了解。

    然后从这里开始,就来说说我为什么会住进药用植物研究所吧。

    在那个仪式之后进入房间的红发男子,毫无疑问是这个国家的第一王子。

    这位第一王子看都不看我一眼,一个劲儿地跟另一名女孩子──御园爱良妹妹说话,然后只带著她离开房间。

    其实想想也不意外。

    我都二十几岁了,爱良妹妹才十几岁后半。

    要说哪一个和王子的年龄比较接近,那当然是爱良妹妹。

    而且她还是个惹人怜爱的柔美女孩,拥有一头蓬松的褐色头发,加上晶莹白皙的肌肤、玫瑰色脸颊以及略微下垂的眼眸,很容易激起他人的保护欲。

    至于像我这样的眼镜女,顶著因为太过忙碌而随便绑成一束的蓬乱头发,以及不健康的苍白皮肤和一双万年熊猫眼,还妄想跟人家比实在不自量力。

    所以我也不是不能体会他只想看著爱良妹妹的心情。

    但是呢,擅自把人召唤过来,还把人当作一团空气,胆子可真不小。

    一旁的骑士和长袍人士本来也被王子那强大的忽视能力吓得愣住了,但发现他把我留下来之后,他们顿时惊慌失措起来。

    大概是看我完全遭到忽视,让他们不知道该拿我怎么办才好吧。

    再这样发呆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我揪住一旁长袍人士的领口,笑咪咪地展开盘问:

    「欸,我有事情想问一下。」

    「是……是什么事情呢?」

    被我逮住的长袍人士战战兢兢地答道,声音彷佛是从喉咙里硬挤出来的。

    他明明比我还高,眉毛却撇成八字,两眼不知所措地游移乱瞟,倒像是我在欺负他似的。

    换作是平常的话,我应该会产生罪恶感。但这时候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所以不以为意地想到什么就问出口。

    「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斯兰塔尼亚王国的王宫。」

    「斯兰塔尼亚王国?」

    听都没听过的国家。

    由于这世上有形形色色的国家,所以可能只是我刚好不知道而已,但脑中某个角落告诉自己这完全是在逃避现实。

    「好,所以呢?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是因为……这个……」

    长袍人士嗫嗫嚅嚅的。但在看到我猛然眯起双眼后,他连忙开口解释:

    「是、是透过『圣女召唤仪式』将您召唤过来的!」

    「『圣女召唤仪式』?」

    他开始说明何谓「圣女召唤仪式」,内容就跟我先前说过的一样。

    「这里果然不是我待过的那个世界啊。」

    「恐怕是这样的……」

    在我原本的世界,根本没听说过什么瘴气和魔物会出现在身边的事情。

    我本来还抱著一丝希望,想说可能……真的可能原本的世界其实也存在著瘴气和魔物,只是我不知道罢了。然而听长袍人士说话的口气,看来这在斯兰塔尼亚王国是广为人知的常识。

    这时候,尽管我心里很抗拒,但也已经明白自己是被召唤到异世界了。

    「我知道什么是『圣女召唤仪式』了,那我该怎么回到原本的世界呢?」

    「圣女」出现的目的是为了调节瘴气浓度,所以只要瘴气变浓的速度恢复正常,这里就不再需要「圣女」,我或许也能因此回到原本的世界。

    我抱著希望询问,却见长袍人士小声回了句「并非如此」,轻而易举地击碎了我的希望。

    这次本来就是第二度将「圣女」召唤至异世界。而据说上次被召唤来的「圣女」终其一生都留在这个国家,所以目前还不知道回到原本世界的方法。

    得知已经无法回去的事实,让我大受打击。

    只不过听到这里,刚才第一王子那种态度反而更让我火冒三丈。总之已经简单问完必须知道的事情了,我决定直接离开这个国家。

    首要之务是离开这个房间,然后离开这个房间的所在地王宫,再离开王宫的所在地王都,最终目的是前往邻国。

    现在回想起来,这个计画真的非常草率,但是我无论如何就是不想待在这里。

    该问的都问完了,我放开长袍人士的领口后走到房间外头,骑士们见状赶紧追了上来。

    「圣女大人!您要去哪里?」

    「我要出去。」

    「怎会这样?请您留步!」

    虽然我想赶快出去,不过这里毕竟是王宫。

    实在太广阔了,我完全搞不清楚往哪边走才能出去。

    我现在正在气头上,所以只是随便挑个方向飞快地往前走,终究还是被骑士追上了,他挡在前面把我拦了下来。

    去路被堵住,一股不耐油然而生。我狠狠地瞪了骑士一眼,结果他也像刚才那个长袍人士一样把眉毛撇成了八字。

    「拜托了,请您暂且多留片刻。」

    「刚才不是已经花时间谈了那么多吗?我在那个房间留得够久了吧。」

    「您说得没错……但请您通融一下。」

    看到骑士缩著高大的身躯,想尽办法要把我留下的模样,让我的脑袋稍稍冷静了些,于是我满脸不情愿地点头答应了。

    骑士见状显然松了口气,边说「请往这边走」,边把我带往王宫里的某个房间。

    「请您在这里等候负责人过来。」

    骑士交代完这句话便走了出去,一名侍女与他擦身而过,她推著摆有成套茶具的推车进入房间。

    侍女的手艺果然厉害,帮我泡的红茶非常好喝。

    温热的红茶抚慰了我躁动的心情。恢复冷静后,我便决定来整理思绪。

    一方面也是因为侍女泡好红茶后,并没有特别跟我搭话聊天,所以我闲闲没事做。

    或许她是考虑到我的处境,才刻意不加以打扰吧。

    虽然她会偷偷觑我几眼,但还是静静地站在墙边。

    然后,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

    要是敢在日本让怒气冲冲的客户等上一个小时的话,绝对会落得被解约的下场。我想到这里,心中怒火再度燃起之时,总算等到了敲门声。

    「请进。」我回应门外人后,便有一名看似这个国家的高官走进房间。尽管他的服饰远比第一王子还要来得朴素,但确实是同一种穿著风格。

    虽说侍女泡的红茶很好喝,我也正好得到了可以整理思绪的时间,但让人等上一个小时实在是太久了。

    所以我忍不住瞪了这位高官一眼,我想这应该是正常人的反应。

    这个国家的高官对上我的视线,身体震颤了一下。他一边抹掉额上汗珠,一边向我说明更多关于这个国家的事情,以及我目前的处境。

    从他口中得知外面的情况后,我觉得那位阻止我离开的骑士简直是我的恩人。

    不管怎么说,踏出王都就是一大片魔物横行的草原,而且要坐一个星期的马车才能抵达邻国,路上可能还有盗贼出没。说实在的,就凭对外界一无所知的我,想平安抵达邻国完全是不可能的任务。

    「我听说您打算出去,不过立刻就想在王宫外生活是不太切合实际的想法。」

    高官用小心翼翼的表情说道,我听了也认为他说得没错。

    我本来觉得在王都生活应该不太困难,虽然一点规画也没有,但总会有办法的。不过我同时也想到,如果用在日本习以为常的方式来行动的话,可能会发生无法挽救的事情。

    正如同出国旅行时的注意事项。

    暂时先住在王宫,等习惯这个世界之后,再到王都生活也不迟。

    于是,我便听从高官的建议,在王宫住下来了。

    ◆

    和高官谈完之后,帮我泡红茶的侍女就带我去今后要住的房间。

    这个房间比我在日本住的套房还要宽敞,而且是隔成客厅和卧室的房间,类似旅馆的套间型客房。

    室内装潢也是富丽堂皇的洛可可风格,就像我一直梦想著有一天能够去住住看,经常在网路上看到的欧洲高级旅馆。

    被带到房间后,我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疲惫感立即席卷全身。

    从窗外洒进来的阳光告诉我现在是白天,但我在日本被召唤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而且才刚下班回到家。

    看来斯兰塔尼亚王国和日本有时差呢。

    天天加班到深夜所导致的疲倦,再加上突然被召唤到一个截然不同的环境,在这样的双重影响之下,让我不记得自己坐在沙发上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想,大概是睡著了吧。

    我睁开眼的时候,便发现好像有人把我抱到卧室的床上,而且已经是隔天早上了。

    原本穿在身上的大衣和套装被脱掉了,取而代之的是白色的睡袍。

    到底是谁帮我换衣服的呢?

    当初是侍女把我带到这个房间的,所以我想应该是她才对,不过心里还是有点不安。

    我打算先换衣服。但随便在房间里翻找东西好像不太好,于是我往客厅走去,心想应该会有人在。

    打开客厅的门,便看到昨天带我来房间的那位侍女在那里静候著。

    我告诉她想要换衣服后,她就带我进卧室,拿出各式各样的礼服给我。然而每一件的装饰都很华丽,感觉要价不菲,就算穿上去也会因为害怕弄脏而不敢随意走动。

    我没有计划要去哪里,所以就请她帮我找便于行动、款式简约的礼服。最后换上的是里面唯一一件可以说是洋装的礼服,只是以洋装而言还是略显华美。

    换衣服的时候,我顺便问了一下,才确定帮我换上睡袍的就是她。

    我向她道谢,她便回:「不敢当,这是应该的。」

    看来她对我好像十分小心谨慎,但要是我告诉她不必这样,感觉她会变得更加惶恐,所以我就放弃去在意这种事情了。

    毕竟为换睡袍这件事道谢的时候,就见过她的反应了。

    就这样,我在王宫度过了两个星期。

    我整个闲到发慌。

    一开始的三天还没那么糟。

    因为想到必须融入这个世界,我就一直抱著战战兢兢的心情。

    可是,我愈来愈难以忍受无事可做的煎熬。

    衣食住确实无虞,但除此之外根本是放我自生自灭。

    那位高官自从初次见面以来一次也没来看过我,而且也毫无音讯。

    亏我还眼巴巴地盼著他能带来什么消息。

    幸好房间里还有侍女,我们多多少少会闲聊一下,但不太可能聊上一整天。她好像也有其他事务要忙,并不会一直待在房间里。

    这种时候就会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这里既没电视也没智慧型手机,要我待著什么也不做实在太折磨人了。

    我再也忍受不了无事可做的生活,而且老是窝在房间里也不好,于是决定出去散散步。把这件事告诉侍女后,她就说要跟我一起去。

    不过,想到她也有工作要做,不好麻烦她陪我打发时间,而且只是去房间前面的庭院走走而已,我便坚持自己一个人去。

    她用百般不愿的表情答应了。

    就这样,起初只有房间前面的庭院,但散步范围日渐扩大。我在漫无目的地到处闲逛下,发现了药草园。

    在日本的时候为了舒缓工作压力,我很热衷于药草和芳香疗法,因此对药草园非常感兴趣。

    种植于这里的药草之中,有的外观和种植于日本的一模一样,可以推测植被可能和地球相同。正当我在思考的时候,有人朝我出声了。

    我一回头,便看到一名面相和善的帅气青年,那一头深绿色头发和同色眼眸相当抢眼。

    他是药用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员,研究所就在药草园隔壁。

    「请问你来研究所有什么要事吗?」

    「没有,我只是刚好散步到这里,觉得很有意思就停下来看看。」

    我说药草园很有意思似乎引起了那名研究员的兴致,他当场向我介绍起种植在这一带的药草。

    像是薰衣草、迷迭香和欧白芷等等,这些叫法同于日本的药草,效用也几乎差不多。

    「这种药草可以做成HP药水哦。」

    「HP药水?」

    在介绍药草的时候突然提到「HP药水」这种让人很想吐槽的游戏用语,我不由得感到错愕。而研究员则莞尔一笑,开始为我讲解何谓药水。

    「这边的药草经乾燥后可以做成伤药,也可以煎煮后饮用,两者皆具有一定的疗效,但是做成药水能进一步提高疗效。」

    「哦~~原来是这样啊。」

    研究员隶属的药用植物研究所是针对药草本身进行相关研究,不过,他说自己是专攻药水这一项目,因此之后也告诉我许多关于药水的事情。

    听他介绍各种药水所使用的药草后,我得知原本的世界以前用来制作伤药的那些药草,在这个世界则用来当作药水的原料,药水的疗效与原料药草的效用息息相关,总觉得很有趣。

    时间就在听著他说明药草中匆匆流逝。由于临近傍晚时分,我便决定回王宫。

    「很开心能听到这么多事情,谢谢您。」

    「我才要谢谢你呢,欢迎下次再来。」

    承蒙研究员这番好意,于是我隔天也散步到药草园这里了。

    当我在药草园里四处闲逛的时候,那位研究员又来跟我打招呼,然后像昨天一样陪我散步,遇到哪些药草就向我说明相关效用,以及做成药水后的疗效。

    我们到第三天为止都是在药草园聊天。第四天他便带我去参观研究所,我在那边也和其他研究员打交道。

    他们告诉我很多非常好玩的事情,虽然主要都在聊药草和药水,不过也有聊到王都正在流行的事物,以及在王宫工作的人们。

    我每天都泡在那边。长时间下来,我渐渐觉得往返王宫和药草园相当麻烦。

    毕竟从王宫走到药草园可是要花上三十分钟的。

    王宫真的不愧是王宫,庭园大到彷佛没有尽头似的。

    我问过侍女,她说视野所及的范围内全都属于王宫。

    我一直以来都是花一个小时往返于占地辽阔的王宫和研究所之间。但如果能把这一个小时省下来,就有更多时间可以和研究员们交流了。

    「真想乾脆在这里住下来算了。」

    「这样也不错啊。其实除了我之外,还有几个研究员也都住在研究所里。」

    我一老实道出心声,裘德便立刻表示赞成。我和裘德这位研究员是在这几天当中变成好朋友的。

    他就是在药草园时第一个跟我打招呼的研究员。

    「原来是这样啊?」

    「对呀,其中也有人的家是在王都,但这里和王都之间隔著王宫,而且离王宫又有一段距离。以前有研究员就是因为这样而决定住进研究所,接著就愈来愈多人也住进来了。」

    裘德的家人都住在王都里,所以起初他是通勤往返的。不过听说有研究员住在研究所里之后,他便也很快地就搬进研究所了。

    理由果然在于往返王都相当麻烦。

    原来大家想的都一样啊……我暗自想著。这时候,后方响起一道声音。

    「你们今天在聊什么呀?」

    我和裘德同时回头,便发现是药用植物研究所的所长──约翰.瓦尔德克先生。

    「我们刚才在闲聊,因为往返王宫和这里要花很多时间,所以就说到如果能住在这里就好了。」

    「住在这里?」

    「是的,也有几位研究员住在这里没错吧?」

    「嗯,对啊。怎么啦?你也想成为研究员吗?」

    所长勾起嘴角,冷不防地这么问道。

    在这里工作?

    的确,住在研究所的都是在这里工作的研究员,一般来说是不会让外人住进来的吧。

    就算之后要从王宫搬到王都,有工作显然还是比没工作来得好。最重要的是,远比整天在王宫发呆有意义多了。

    再说,一想到不仅能接触本来在日本就当作嗜好的药草,还能学习完全没碰过的药水制法,我就感到非常兴奋。

    嗯,在这个药用植物研究所工作实在是很不错的主意。

    想到这儿,我便笑咪咪地转身面对所长。

    「是的,我想成为研究员。」

    「哦,真的吗?那我得去办手续才行呢。」

    所长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搞不懂他到底是随口说说还是认真的,接著就看到他再次踩著散漫的步伐往所长室的方向走去。

    实际上,站在旁边跟我一起听的裘德也以为所长是在开玩笑。

    因为日后我被派到研究所而去找他打招呼时,他一脸讶异地这么跟我说。

    择日不如撞日。

    回到王宫的房间后,我立刻请待在房里的侍女去通报一开始见到的那位高官。

    由于那一天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我隔天才能见到高官。

    翌日,我吃完早餐,正在喝茶小憩的时候,高官就来了。

    「听说您有事情找我?」

    「是的,其实我对药草很感兴趣,想要在药用植物研究所工作……」

    「当然可以。」

    「咦?真的吗?」

    因为他实在答应得太爽快,我一问之下,才知道研究所的所长已经帮忙协商过了,从王宫搬到研究所的事情也一并谈妥了。

    我还以为所长是半开玩笑地那么说的,但他真的照办了。

    而且还徵得了高官的同意。

    真厉害啊,所长。

    在那之后,我便迅速开始整理行李。

    我的私人物品本来就很少,只有被召唤到这个世界时穿在身上的大衣、套装和鞋子,再加上公事包而已。

    话虽如此,套装就那么一套而已,我总不可能天天穿同一套衣服在研究所工作,因此换洗衣物当然不用说,还需要生活用品。

    高官表示会帮我准备好这些东西,我便交给他了。

    他帮我准备了简朴的衬衫、裙子和洋装等等研究员穿起来不会太突兀的衣物,还有毛巾和肥皂等生活用品。

    我看了看备齐的衣物,其中也有我在王宫短短几天的生活当中喜欢穿戴的礼服和饰品,新服装也多为同类型的设计,似乎有考虑到我的喜好。

    生活用品都贴心成这样的话,大概连房间的家具也都帮我备妥了。

    因为我搬过去后,发现房间内的家具一应俱全。

    家具统一为明亮的色彩,让人觉得这个房间非常舒适。

    甚至很难想像这里是研究所。

    「谢谢您各方面的帮助。」

    「不用客气,今后如有任何需要帮忙之处,请尽管告诉我。」

    「谢谢您。」

    离开王宫的那一天,高官还帮我备好前往研究所的马车。我向他道谢后,他便以一贯的笑容回应。

    我并没有回到王宫的打算,因此今后应该不会有事情需要麻烦这位高官了,不过我还是再次向他道谢,然后搭上了马车。

    于是,我得到了研究所的房间,以及药用植物研究员这份工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