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上跑了多少天?

从“南斗星号”上下来的人们压根就不知道,几乎所有人在下船上,在双腿踏到陆地上的瞬间,无论男女老少他们的心情都变得极其复杂,他们站在那里,突然都哭了起来,置身于人群中的王有龄似乎也受到了感染。

“排好了, 都排好了,”

栈桥上,穿着军装的官兵大喊道。

“所人都排好队……”

官兵嘴上嚷嚷着,手上的棍子却也不客气,稍微慢上一点,棍子就落到了身上。

“快点,林白,他们过来了。”

眼见着兵丁提棍过来了,王有龄连忙站直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在岛上的时候,他就没少挨棍子。

他刚站好,身前的林白就挨了打。

“站好了,站好了,军爷,站好了……”

可嘴上说着,一记闷棍还是抽到了脑袋上。

过了盏茶的功夫,林白的脑门还有点儿痛,他不时的揉着那个鸡蛋大小的疙瘩,瞧着他那模样,王有龄说道。

“你看,又吃亏了不是,别觉得人家客气,就不得所以, 人家客气归客气,可要是乱了规矩,人家就用棍子教你规矩, 这还是人家要用咱们干活,要不然,直接像长毛贼一样,用刀子教就行。”

现在他算是想明白了,弄了半年长毛没杀他们,不是因为心慈手软,而是把他们卖到外洋去了,作为福建人的王有龄,当然听说过“卖猪仔”之类事情。只是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堂堂一省巡抚居然被卖了猪仔。

天杀的长毛贼啊!

“嗯……”

闷声不吭的应了一声,林白亦步亦趋地跟在队伍中间。

“这人呢,不想吃亏,有些气就得受着。”

王有龄说道。

“王先生,你不懂啊。”

林白说道。

“咱们到了这,可不是为了认命的,难道王先生您,您也是读过书的人,就甘心当个苦力?”

其实这一路上, 即便是再糊涂的人都已经想明白了,他们之所以会活下来,怕是被卖给人贩子当苦力使唤了。

尽管知道苦力的日子不好过,可再怎么说总算活了下来不是。

可这并不是林白想要的日子。

王有龄说道。

“林白,你莫打什么主意,你没看人家都是带着洋枪,不想死,就不要惹什么事知道不?”

“王先生,你就看好吧,咱林爷肯定是不会这么认命的!”

林白说什么也没有听劝。

见状,王有龄只是长叹口气,可下一瞬间,他的双目睁大,看着站在前方的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他怎么会在这?

别说王有龄了,就连同站在一旁,正支使着文员登记姓名的胡雪岩也傻眼了。

“巡、巡……”

巡抚大人怎么也到了这了!

目瞪口呆的看着人群中的王有龄,止住话的胡雪岩匆匆走上前去。

他怎么来了?

王有龄试图侧过身,想要避开老熟人,可胡雪岩却偏偏又主动行礼道。

“王兄,您,您这是……”

“啊,胡贤弟,好,好巧,你,你这是?”

王有龄有些尴尬道,让胡雪岩一声长叹。

“唉,别提了,那日刚一出城,还不急逃出去,就被长毛给抓了,倒是王兄……”

王兄,您不是口口声声要以死报君王的嘛,怎么到了这呢?

胡雪岩的疑惑让王有龄一阵脸热,能不脸红嘛,当初让胡雪岩出城筹备粮草时,他可是拍着胸膛说,要与杭州共存亡的,可现在呢?

眼见着巡抚大人一副窘态状,胡雪岩便出言宽慰道。

“王兄何必为昨日之事介怀,其实南华这边也不错啊,相比兵荒马乱的大清,这边也算是世外桃源了,百姓都能吃饮穿暖不说,能与此安居乐业,倒也是福气。”

胡雪岩比王有龄早来南华两个月,商人出身的他适应能力极强,不但在岛上的时候就脱颖而出,到了南华后更是迅速成为了公司的文员,负责起了移民登记。

“而且,这里还有不少熟人,王兄有所不知,在下这些日子,在码头碰到了不少杭州城里的故人。”

能不碰到嘛!

杭州城让发匪给攻破了,连他这个巡抚都被掠卖成了猪仔,其它人能逃过此劫的又有多少?

“唉,皆是王某之失,让乡梓受苦了。”

“都过去啦,过去啦……”

两人说着话,终于轮到王有龄登记时,就在胡雪岩刚想开口时,他便说道。

“我叫王英九。”

好嘛,连名都改了。

看了看王有龄,胡雪岩只是略微点了下头,倒也能猜出他的想法,王有龄,那是大清国的浙江巡抚啊,眼下活着的是王英九而已。

尽管明知道对方的想法,但他的心里却盘算起来了。

这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啊!

瞧着在那里登记的王有龄,胡雪岩又把目光投向了码头另一边的城市,投向远处的那栋红楼。

作为商人,或者说擅长与官府打交道的商人,那怕是被长毛抓了,被“卖了猪仔”胡雪岩也从来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个机会。

身无分文又怎么样?

他身无分文不也成为了公司的雇员,但是他并不满足做一个普通的雇员,那怕是现在,作为部门的小主管,那又如何?

这并不是他胡雪岩想要的,或者说,他的目标远非如此,他想要得到的更多,也一直在寻找机会。

机会?

机会在那?

可不就在王有龄的身上,这位可是浙江巡抚啊!

刚刚录好名册的王有龄,感受到胡雪岩的目光,勉强的笑了笑。

“贤弟一直这么看着我,莫不是有什么想法?”

“啊!”

内心的想法被戳破后,胡雪岩倒也不慌,而是笑道。

“王兄说笑了,其实王兄大可不必紧张,此地既不是官府所在,也不是长毛所据,此地是南华……”

“南华?”

王有龄不解的看着远处。

“这不是洋人的地界吗?”

“南华虽然是在洋人的地界上,可却这地方却绝不是洋人的地方!”

胡雪岩把话声稍微放低,轻声说道。

“王兄可知道,这南华之主是何人?”

风筝小说 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