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七日,距离高考还剩下62天。

教室后排的学生们仍旧趴在桌上睡觉,泛起油腻的头发上有头戴式耳机勒出来的痕迹。

郑雨婷坐在讲台上,翻开班务日志,在后面同往常一样写下那些同学的名字,然后添上一句“去了网吧通宵”。

临窗的座位上,苏松屹趴在桌上睡觉,身上穿的衣服有些单薄,身旁的座位是空空的。

那个位置已经空了有一段时间。

郑雨婷杵着下巴,看了苏松屹好一会儿。

类似于“苏松屹早自习睡觉”、“苏松屹上课看小说”、“苏松屹上课和覃敏讲话”这样的记录,从来不会出现在班务日志上。

没一会儿,李可欣就拿着昨天做过的数学试卷找上了她,最后一道题的后面俩小题,她还找不到解题思路。

王斌同左建华一起玩着游戏,头也不抬。

“想好去哪个学校了吗?”

左建华漫不经心地问道。

“随便读个三本吧,我现在的成绩只能这样。”

王斌回应道。

“和你一样。”

左建华点了点头,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为什么你不努点力,上个公办的?民办的学费很贵,一年一两万,你家条件很一般吧?”

“你自己也没努力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干嘛要求别人去做到?”

王斌撇了撇嘴。

他也不是没想过努把力上个公办的二本,就业找工作容易,而且学费的负担也会小很多。

但是,他克服不了自己的惰性。

想玩吧,又不敢玩得太放肆,家里条件差,他还是得学一点,怕对不起父母。

想学吧,又是三分钟热度,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努把力,没一会儿就去玩手机。

这样的人比比皆是,没能力,没资源,不够努力,却有野心。

等到了大学,看着一年上万的学费,又心疼不已,才开始后悔为什么高中没有加把劲。

左建华不说话了,他本来想说,他家里托关系给他安排了路子,只需要拿一个本科文凭,就可以进国企上班。

但是他怕这么说,会让王斌觉得,他这是在炫耀。

“刘老板想去哪里?”

左建华迅速地摁着手机屏幕,头也不抬地道。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刘璇盖着课本,嘴里念念有词,眼睛看向前方。

直到他背完整首《梦游天姥吟留别》,这才说道:“本科线肯定是过不了的,之前玩得太狠了,争取上一个好一点的大专吧,然后专升本。”

他沉吟了片刻,又继续说道:“如果分数距离本科线不远,可能会复读。”

“博儿呢?”

左建华微微颔首,去看王博。

“和静静去一个学校吧,我们俩分数差不多。”

王博说完,伏在桌上,在英语试卷的阅读理解题上画了线,然后拍照发给了刘文静。

“这段话,我不是很会。”

刘文静数学差,英语不错,王博正好相反,两人一起互补。

铃声响起,苏松屹睁开眼,从座位上坐正身子,下意识地看向身旁的座位。

桌上的课本堆得高高的,像是堡垒。

那丫头就喜欢躲在堡垒后面玩手机,打盹。

新发下来的试卷厚厚的一叠,塞满了她的课桌。

课桌里有澹澹的紫罗兰香气和油墨香。

前者的气味来源于一瓶香水,后者是她从苏松屹那里顺走的钢笔墨水。

看着她桌里的《海子诗选》,苏松屹拿出来翻开看了看。

有些诗句被她划上了红色的下划线,应该是她格外喜欢的几句。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她已经走了一段时间,苏松屹却总有一种,她没有走远的错觉。

趴在桌上睡觉的时候,那个笨笨的丫头,还会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

放学了一起下楼梯,她准会从兜里摸出一把糖塞到他口袋。

课间操时间,她会赶走其他人,强势地挤到他身边,就为了和他跳交谊舞。

苏松屹常给她买树莓味的罐装可乐,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喜欢喝这一种。

英语课上,有一些需要做笔记的地方,苏松屹也帮着覃敏在笔记本上做好了笔记。

翻开一页,上面赫然写着一段话。

“肚子饿了就要吃饭,口渴了就要喝水,发春了就要来一发,这是天理——朱熹。”

苏松屹忍不住笑了起来。

“苏松屹,怎么这么开心啊?说给我们听听呗。”

年轻的英语老师易凯蒂打趣道。

“没,没什么。”

苏松屹连连摇头,在另一页记录下了她所讲的关于as的特殊倒装的知识点,然后杵着脸,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在这个时候,他竟然有些想她了。

那个留着金色波波头的女孩子,站在楼道的通风口,在风中瑟缩着,头发飘摇在风里。

纤细的指尖夹着一根女式香烟,小指上还戴着金属的朋克风戒指。

有时候,她还会穿着破洞的牛仔裤,双手展开扶着阳台上的栏杆,和马仔们插科打诨,笑声格外响亮,还不时能听到她说脏话。

但是后来,她成了他同桌之后,变得好乖。

尤其是当她怀着一颗不安的心,小心翼翼地问:“苏松屹,你可以当我哥哥吗?”的时候。

趴在桌上小小的一只,软软的,鼓着腮,像是卑微又害羞的小仓鼠。

他拿出手机,点开和覃敏的聊天记录,想告诉她“我有些想你”。

但是又怕这句话太过调情,让人误解,只好将编辑的几个字全部删除。

他害怕他对覃敏说“我想你了”,她会受不了这样。

……

来江南一点是要看园林的,不然怎么好意思说来过江南呢?

松屹,今天我去了拙政园哦,这里很大,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征明曾经参与过园林的创作。

我拍了很多照片,是文征明曾经亲手种植的紫藤,距今已经400余年的历史了。

还有哦,狮子林也很好看。

明明只是些很普通的石头,通过巧妙的堆叠,却能变得千姿百态,古人的智慧真是令人惊叹呢。

看,这里是九狮峰,是不是栩栩如生?

好像你能和我一起看啊。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你之前唱过一首歌给我听,毛宁的《涛声依旧》,歌词就有这首诗的意境。

寒山寺就在苏州哦,我特意来看了看。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地方,但是我一想起你,就觉得,再普通的景致也变得可爱。

哦,对了,还有周庄的同里古镇。

是当初富可敌国的沉万三生活过的地方,我参观了沉万三的古宅。

万三蹄髈味道不错,但我总觉得景区的酒店食物不好吃,还不如小巷子里的苍蝇馆子。

覃敏停下笔,将书信在信封里封存好,小心地收纳进了一个小匣子里。

像这样的信,已经堆积了厚厚的一沓。

然后,她下了楼,沿着小巷开始散步。

在不远处的商务区,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店名。

伴的稻,苏松屹在食堂兼职档口,就是这个品牌加盟店。

覃敏轻轻笑笑,走了过去。

“您好,想要吃点什么?”

在柜台处收银的,是一个看起来约莫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高高瘦瘦的,声音有些沙哑。

“营养海带汤饭,再来一份辣炒年糕和土豆泥。”

“好的,一共二十五元,请这边支付。”

覃敏付了钱,不禁感叹真贵。

同样的食物,学校食堂这三样加起来才十九块钱。

可能是因为学校食堂有补贴的缘故?还是靠近景区租金高,所以收费也高?

在店里选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没一会儿,服务员就将食物呈上。

看起来和学校食堂里吃的没什么变化。

只是苏松屹在做的时候,会做得好看点。

虽然名字叫海带汤,其实里是干紫菜,还有鸡丝和肉酱,以及鸡蛋和红枣。

尝起来有些鲜,还带着白胡椒的味道。

“还是没松屹做的好吃。”

覃敏放下碗快,觉得味道很一般。

这一路上,她去了很多地方,吃了很多家海带汤饭,也没有找到苏松屹给她做的那一种。

也许,海带汤饭本身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苏松屹做的或许和其他人做的没有不同。

但是,苏松屹就是苏松屹,不是别人。

秉承着浪费粮食可耻的原则,她将食物都吃得一干二净。

不管是牧君兰,还是苏松屹,都对她说过很多次,不要浪费食物。

覃敏拿出手机,点开聊天的窗口。

“松屹,我今天很想你。”

手指悬在发送键上方良久,又迅速删除。

“我今天又去吃了海带汤饭,但是没你做的好吃。”

还是删除。

然后往上翻了翻聊天记录,看了看聊天背景上苏松屹的照片。

“该走了!”

覃敏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回旅馆收拾好了行李,拖着行李箱准备离开。

河岸边的柳树垂着鸟娜的丝绦,一直垂落到河里,像是在河边挽着头发梳洗少女。

她走上前去,轻轻折了一支柳,然后踏上了下一站的旅程。

……

日暮西沉,橘色的太阳犹豫着,试探着水温一样,小心翼翼地落到云海之下。

播音室响起的轻音乐还是那首《the truth that you leave》,金色的余晖照耀在教学楼的栏杆和窗格上,学生们沿着楼道鱼贯而出。

“嘿!”

苏松屹正在下楼梯,少女的一双莲臂就绕在了他脖颈上。

微醺的紫罗兰的香气,从她的发间流淌,苏松屹只是嗅着那股馨香,就将疲惫一扫而空。

“陪我去逛街,怎么样?”

闵玉婵把脸蹭到他的脖颈处,亲昵地磨蹭起来。

“好。”

苏松屹欣然应允,和她逛街是不累的。

下楼梯的时候,她就这样挂在苏松屹的身上,沿途经过的学生,纷纷露出或羡慕,或酸涩的眼神。

放学潮中,教导主任和几个科任老师像是盯哨一样,在人潮中搜寻着。

“给我把手松开!”

一男一女在前面走着,听到了教导主任的呵斥,两人同时松开手。

闵玉婵见了,歪着头笑吟吟地看着苏松屹,然后一把牵着他的手,大步上前。

“你们干嘛?拉拉扯扯!”

“咯咯~”

少女微微眯着眼,娇声笑了笑,然后快速奔跑起来。

她的手握得很紧,很温暖。

苏松屹被她带动着往前跑,天边的落日沉溺在一片橘色的海。

播音室里放着王筝的《我们都是好孩子》。

“推开窗看天边白色的鸟,想起你薄荷味的笑。

那时你在操场上奔跑,大声喊,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教导主任在后面穷追不舍,累得气喘吁吁,气急败坏的声音惊起一圈白鸽。

“我记得你们!”

“哈哈哈哈!”

闵玉婵脸上的笑容愈发放肆,牵着苏松屹的手穿过拥挤的人潮,将那些追逐的老师一一甩在身后。

出了校门,她才放慢脚步,笑得格外开心。

苏松屹被她的情绪感染,脸上也有了笑容。

“从小到大,你都是好孩子吧?”

“嗯,算是吧。”

“可姐姐不是哦,我妈经常被老师叫到学校。”

闵玉婵说着,挽着苏松屹的手越过鹅卵石铺成的小路的尽头。

她左右看了看,双眸变得迷离,伸手解开苏松屹的衣领,俯下脸,在他的脖颈和锁骨上轻轻吻了几下。

“怎么今天这么温柔了?以往你亲得可用力了。”

发现她今天没有再像以往那样用力的吮吸,苏松屹倒是有些诧异。

“你不喜欢我温柔的样子?”

闵玉婵微笑着将他的衣领理好,扣住了白衬衣的扣子。

“喜欢,但是觉得你强势的样子更让人着迷。”

苏松屹凑到她耳边,吻了她的侧脸。

“比如呢?”

闵玉婵反问道。

“比如那天晚上,你骑脸输出的时候。”

苏松屹很小声地说道。

他话音刚落,少女的耳鬓就染上了一抹红霞。

“你学坏了。”

“是被你教坏的。”

“咯咯~好,是姐姐的错。”

闵玉婵坏笑着,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凑过来朱唇轻启。

“今天晚上,还有更坏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