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限在这方天地间的气息越发的恐怖,云层像是积蓄够了足够的力量。

一道比第一次天雷还要闪亮十倍的闪电瞬间从苍穹之上劈下!

“轰

苏北上空的那一层淡月色的光罩变的淡了几分,再有一击,怕是就要破碎。

此方渡劫的场景瞬间便是吸引了整个乌城内的人,子时,一众修士全无睡意,皆是朝着圣殿的方向看去,望着那一道恐怖的雷劫...

“这么恐怖的天雷,怕是至少也要合道境界吧。’

“也不知道是圣地的哪位长老渡劫。”

“恐怖如斯一-

一些自认为实力强横的修士走出房门,远远地观望着这雷劫,这才是真正的天地大势,相比于那日童修在擂台之上所借来的大势,那时的擂台之上,就如同小孩子过家家一般。

一房间的窗户打开,传来了一个妇人的大嗓门:

“你们这么晚了不睡,隔这儿修仙呢?”

“不是.吗?”

一众修士面面相觑,那妇人似乎也觉得话语有些歧义,又砰的一声关上了窗户。似乎还能听得见一个老爷们的惊呼:

“你轻点儿,夹死我了.

“大老爷们,叫唤什么?’

粗重的雨滴从天而降,打在了瓦片之上发出了连续不觉的声音,好似钟鼓,溅起了细微的水雾。

闻人平心只觉得心头狂跳,望着窗外地惶惶天雷,不知为何右眼皮一直抖动着。

-似乎那个方向怎么看,都像是圣寒泉!?

“不会....什么意外吧。

心中的那一丝慌乱挥之不去,她的眸子一凝,深深吸了一口气,推开房门便是朝着屋外走去。

轰隆

雷声炸响,依旧是狠狠地轰击在圣寒泉上方,钥烟的眸子闪过一丝凝重。

几百年以来,自己停留在半步大乘境界,迟迟未曾突破至大乘其中的一部分原因,便是这天雷。

大乘的天雷即便是做好十全的把握,一不留神也绝对会元神俱灭。

而另一部分原因,便是心中有所挂念。

这么多年根据自己的推衍,以及前些日子苏北所堪破的那块奇石中,无一不在诉说着一个事实,千年前的那一场大荒之劫很有可能再次席卷而来。

奇石是在倒悬天的一个神秘洞穴所发现的,同那块奇石放在一墙的壁画,以及一把剑。-一只是那把剑自己未曾拔起。

“苏北不能出事,无论是为了姬南珏,还是

钥烟的眸子一眯,而后一挥手。

圣寒泉周围竟是自其下浮现而出了一个个龙头状的雕塑,在大雨雷鸣中,龙口吐水。

圣殿的大阵竟是启动了,将四周的灵气源源不断地汇聚在圣寒泉的上空,无数的复杂纹路在震荡中化为一处,在漆黑的雨幕中,构成了一幅华为的图章。

钥烟望着雨幕,望着龙吐水的景象,喃喃自语道:

“近千年了,这般景象还未曾见过几次,没想到今日还能见到。’

白纱罩在她的身上,其下未着寸缕,暴虐的狂风掀起了她身上的那层白纱,而后被涌动的狂风吹向天空。

钥烟地的发髻已乱,漆黑如墨的过腰长发在风中乱舞,身上似乎是笼罩了一层淡淡的氤氲仙气,那层氤氲浓烈,自她白皙的肌肤中弥漫出来。

她的整个身形也变得圣洁飘渺。

灵气锁住了巍峨雪山,锁住了....整个圣寒泉中皆是弥漫着云雾

本应该是一片夺目让人窒息地景象,然而苍穹之上的层层雷鸣却是破坏了此刻的圣洁。巍巍地颤抖着,像是有冰封在其中的恐怖远古存在就要破冰而出,卷起雪崩!

单无澜眸子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直到现在她方才知晓圣女究竟是什么体质。

氤氲之气,氤氲圣体!

不过很明显对于苏北来说,这番景象他是无暇去欣赏了,即便是惶惶天雷被那道淡月色的灵璧挡住,心魔劫却已经悄然地侵袭入他的脑海中。

那柄青萍剑鸣颤着,似乎在这道道最为精纯的天地灵气中越发地明亮,闪耀着光泽。

与此同时,苍穹中猛然又是一道亮彻天地的闪光,伴随着山呼海啸般的雷鸣,却不再有停息,而是接连不断的轰下。

天地之间唯有那道闪光是唯一的颜色,唯有轰鸣是唯一的声音。

苏北的整个身体突然向外绽放着光芒,继而疯狂地吸收着周身的一切。

替他挡住天雷的钥烟一声惊呼,正值虚弱之际,布满了氤氲灵气的身体在这巍巍天雷中竟是不受控制的被苏北拉扯了过去。

而后脑海之中,瞬间便是陷入了一片空白。

-灵魂似乎是融入到了苏北的心魔。

没有钥烟阻挡的淡月色灵璧瞬间破碎,一层震荡,下一瞬间,便是见到一道纯金色的天雷瞬间轰击在了苏北的周身。

苏北茫然地睁开了眸子,被这炸裂的声响震的清醒了片刻。

最后映入他眼帘的便是那一片雪白,朝着自己扑了过来,腰间,恍惚还能见到一朵朱槿花悄然绽放。

纤腰玉臂,浑然似玉,宛若藕段。

“她...还有纹身!?’

脑海中只完整了吐出了这最后一句话。

“真软..

而后眼前便是只剩下一道纯金色...

泉水漫天,化作水雾,遮天蔽日。

在一旁的单无澜面色惨白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一声惊呼:

“不!!!’

一那是九霄金雷,沾之必灭。

雷电导入圣寒泉中,闪电将这一方寒泉化作雷池。

这恐怖的点击之下,单无澜一下子便是晕厥了过去,倒在了地上....

一片寂静无声。

唯有一道金色的虚幻静静地漂浮在圣寒泉之上,好似一个金色的玉茧。

玉茧内,两道赤身的身影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不做声息

-在最后一刻,苏北捏碎了那个时之沙漏。

避下了那道金雷,将其内无穷尽的精纯能量全部吸入体内。

一切终于是归于平静。

只是金色玉茧子中的两人,心中的那根月老的红线发出微弱的光...

修士是怎么渡劫的?

这是一个奇怪的问题,也是苏北一直有所疑问的。

心魔劫,天雷劫,经历过这两个劫难后,方可突破。

这可以解释。

毕竟修仙有一部分讲究的无情无欲,渡过这一层心魔,了去心中所想,放才能在超脱红尘的这一道上走得更远。

这一点在道教同佛教都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诸如道家的看破红尘,以及佛门的放下执念

可是据苏北所知,无论是闻人平心,亦或者是修为高深莫测的圣女钥烟,他们都不是修仙所讲究的无情无欲之人,无论是爱恨追求,都同等于凡人。

甚至于在某些方面比普通人还要浓烈,诸如圣女对蜜饯地钟爱,诸如闻人平心对钱财的所求......

那她们是怎么渡天劫的呢?

难道钥烟渡天劫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蜜饯侠,拿着手中的蜜饯诱惑着她说:好宝儿只要跟了我,以后每天都有蜜饯吃?

闻人平心遇见了金山银山!?

而天雷劫就更加的矛盾了,天雷劫等同于修士的第二次新生,经过天雷的洗刷,身体越发地坚韧,可是这世界上的修士却是基本上没有硬生生抗过去的,肉身同寻常百姓也并无太大的差距。

就在苏北在胡思乱想着什么的时候,突然便是睁开了眸子。

四周的景象好像是逐渐地稳定了下来,苏北怔怔地望着面前的一幕。

狭小的房间,烟气四溢着,桌子上似乎还放着剩下了半盒的香烟。

电脑上一半放着做了一半课设,一半挂着一个被称之为国产之光的pc端游戏,上面显示着个六星满命叫做尤拉的角色卡片。

放在成堆的四六级必刷词汇之上的是一个黄颜色八成新的NS掌机。

上面的一个古代守护者正在疯狂地吐着古代核心,那个A键上面落满了黑泥.....

“我说北哥,咱别肝了,命重要,先把课设交了唱...

“后天就考水污染了,你不提前打点小抄?’

一个胖子正在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刷着箱子,身旁放着的大瓶可乐,吃剩下的汉堡包装纸带就这么扔在桌子下面,也没有捡。

似乎是没有得到回应,开了箱子以后转过身,看着苏北:

“喂,和你说话呢,别愣了.

“卧槽!出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