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景听闻,眉头一拧向着声源处看去。

能够悄无声息的踏上碧空岛的,定然是这世间绝顶高手,他心中隐约已经猜到来的是何人了。

不远处,一行人走来。

为首是一位长相不凡的老者,面色红润,容光焕发,纵观老一辈风采超越此人的只有江尚了,在其旁边还有一位银发女子,看相貌五十多岁,但凭直觉告诉他应该不止于此。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手拿蓝色长刀的刀客,那刀客戴着斗笠看不清楚其面貌,但是可以感知到其实力并不简单。

在三人身后还有数十个黑衣高手,一个个神情冷漠无比,实力比之方才死在安景手下的江湖高手也是不遑多让,甚至还要高上三分。

黑冰台!

安景扫了一眼,约莫猜出来了这突然出现的人是何方神圣了。

“叶定,我们又见面了。”

屈人麟看着盘坐在地的叶定,摇头笑了起来,“没想到当初那一战没死运道还真是好,不过如今却是老来凄寒,竟然败在了一位小辈手中。”

当年叶定与齐宣道交手,齐宣道一掌天道循环拍在叶定左肩之上,黑冰真气结结实实涌入其体内,黑冰真气乃是天下少有阴寒之气,比之阴气,煞气还要寒冷刺骨。

尤其是齐宣道早就将《黑冰决》修炼至第九层的境界,就算是叶定的修为和实力,不死也要重伤,能够坚持这么多年除了叶定实力之外,肯定还有真一教耗费大量的天材地宝才能维系他体内的生机。

“齐宣道确实厉害,那一掌虽然没能要了贫道的命,也让贫道数十年修为难以寸进分毫。”

叶定哂然一笑,“但你屈人麟,当年不过是在贫道手下坚持数百招罢了。”

安景眉头一凝,没想到当年叶定和齐宣道交手的传闻竟然是真,而且还遭了如此严重的伤势。

这两个顶尖高手是否交手,在当时江湖当中只有一些捕风捉影的消息,有人说叶定败在齐宣道的手中,也有人说两人根本就没有交过手,不过大燕江湖当中有些人是不相信的,毕竟叶定当时可谓大燕江湖最顶尖的高手,他完全可以代表燕国顶尖高手实力。

而齐宣道作为黑冰台之主,自然可以代表赵国。

燕赵两国之间血海深仇,已经根深蒂固了,所以燕国人自然不愿意相信叶定会败。

安景对于捕风捉影的事情,向来不会去相信,现在听到这对话算是确信当年两人却有一战,叶定不仅败了,而且还被齐宣道给重创了。

俞郢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双眼看着屈人麟背后黑冰台高手却是泛起了寒光。

若不是叶定被伤,他又何至于在隐山避世不出,又何至于为萧千秋做势?

这一切一切的导火索都源自于当初那一场有预谋的‘私下比试’。

屈人麟对于叶定的话不仅没有感到愤怒,反而颇为认同,“我确实败在你手中,这是事实,但你也是闻名天下已久的顶尖高手了,难道只能提及当年风光往事?”

俞郢冷笑道:“我师兄修为数十年未能寸进,如今又是大战一场,你此时倒是挑了一个好时间出来指点江山,大放厥词?”

屈人麟澹澹的道:“这天下的真理,与阴谋诡计,正邪善恶都无关,只有最后活下来的人所说的才是真理。”

“说的好。”

叶定缓缓站起身来。

俞郢童孔勐地骤缩,低声道:“师兄.....”

屈人麟,闾丘检,楚韵三人都是眉头一皱。

从叶定站起身的一刻,他身上气息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在不断攀升。

楚韵想到了什么,眉头一拧,“方才他服下了一枚丹药,莫非不是疗伤丹药?”

“丹药?”

屈人麟想到了什么,愕然道:“难道是碎元丹!?”

黑冰台可谓丹药的行家,自然知道碎元丹的功效。

而安景也是大夫,也听过碎元丹是何物。

开元丹,灵元丹这类修炼的丹药都是可以大量产出,不同的是消耗的草药,成功率多少,而碎元丹,金丸这类丹药便属于极其难以炼制的丹药。

这类丹药不仅需要高超炼丹手艺,准确无误的丹方,还需要极为珍贵的草药,甚至到达百年的天材地宝。

碎元丹和金丸不同,碎元丹一炉只能出一粒,其效用也是大不相同。

金丸是提升修为,而碎元丹则是破碎修为,吞服碎元丹后,体内的丹田便会破碎,短时间化成海量的气机。

这是拼死搏命,绝处逢生,反败为胜的珍贵丹药。

毕竟命都要没了,吸纳真气内力的丹田留着还有何用?

但若是一般人丹田没了还能活,最多不过就是修为丧失罢了,但叶定体内压抑着磅礴的黑冰真气,一旦碎元丹功效一过,便会立刻被黑冰真气吞噬。

叶定澹澹一笑,道:“我知道你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所以下山之前特意准备了一枚碎元丹。”

叶定有这碎元丹但却一直没有用,难道他......

安景想起了君青林说过的话,这帖子本身就不是给安景的,而是给他君青林的。

还有方才突然罢手,这也就是说今日的约战,叶定真正目标可能并不是自己,而是黑冰台!?

安景深吸一口气,静静看着面前局势发展。

看来这个老道,他不仅将自己骗了,还将天下大部分人都骗了。

屈人麟也是回过神来,冷冷的看着叶定,道:“从一开始你的目的就不是魔教也不是鬼剑客,而是我黑冰台?”

这一刻,他猜到了叶定心中所想,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直冲天灵感。

“没从一开始就不是。”

叶定平静的道:“于私人来讲,他是燕绍山的弟子,燕绍山死于我真一教之手,我真一教也有人死于他之手,恩怨理不清剪不断,但不论怎么说都是出自玄门。”

“于天外天而言,我若是杀了他,天外天的教主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不知道那位教主会做什么,但是我知道到时候必定将会在燕国掀起腥风血雨,若是二十年前倒是无碍,但如今燕国四面环敌,江湖出现动乱,势必会影响到燕国,真一教乃是国教早就和燕国的命运所捆绑。”

屈人麟接着叶定的话,继续道:“而这江湖当中的恩怨总要了结,给真一教门徒一个说法,给天下江湖高手一个说法。”

“所以你便以身殉道,将我黑冰台高手引出,不仅可以杀了我黑冰台的高手,解决后患,而且还能让燕国江湖暂时得以安稳,那太平人皇也不得不念下这份情谊,黑冰台高手与真一教掌教叶定同归于,而真一教还得到偌大的名声。”

叶定没有再说话,他自己说的还有屈人麟说的也有七七八八,但还有一二点没有道出。

叶定和俞郢彻底消失了,萧千秋也就失去了掣肘,他才能彻底大刀阔斧的改变真一教,还有引出当今天下站在山巅的两位高手........

然而这些,也没有必要和屈人麟去说。

其中林林总总,对于真一教来讲都是有着巨大好处,而坏处不过是死了两个行将就木并且‘碍事’的老道罢了。

他说这些话只是给安景去听的。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能够算到,鬼剑客会赴约,我黑冰台也会来的。”

屈人麟复杂的看着叶定,道:“不过叶定,我是没想到你以自己的死布下这局。”

屈人麟能够成为齐宣道的师弟,天资自然不用说,所以使得有一种傲气,能够让他佩服的人不多。

眼前的叶定,绝对算得上是一个。

屈人麟也明白当初为何自己会败在叶定手中,不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他从来都不是叶定的对手。

他没有叶定那般运筹帷幄的心智,也没有那般慨然赴死的大义,也没有斩断一切的决然。

叶定的气息在不断增长,比之方才还要强盛了许多,甚至安景眉头都是浮现一丝凝重。

如果方才他服下了这碎元丹,那么自己只有使用那墨家秘术鬼人化才有一战之力。

叶定扫了三人一眼,道:“你们三人不是我的对手,如此有恃无恐,看来他已经到了,那边让他出来好了。”

安景双眼微微一眯,心中一震。

这个他,难道是齐宣道?

“叶定你真是好算计。”

一道感慨之声从远处传来,滚滚如汪洋一般的气机从远处席卷而来,那种倾覆而来的威压排山倒海,让人感觉到窒息。

安景顿时感觉心脏都在突突乱跳,彷佛要从口中跳了出来。

五气宗师!

能够有这般威势的只有最接近半仙的五气宗师,距离半仙之境也只是临门一脚。

而这临门一脚,便可以增寿三百年,不知道挡住了天下多少高手。

只见一袭黑衣的老者从远处海面之上走来,脚掌踩在海面之上如履平地,分明距离还有百丈之远,但是眨眼之间便踏上了碧空岛。

那耄耋老人双眼深邃,黑衣犹如铁铸一般,任由那海风袭来,依旧纹丝不动,气机更是犹如背后翻滚的浪潮一般,不可度测。

即使没有说话,但却给人一种如临山岳的威压。

尤其是那一双眼,落在安景身上的时候,更是让人寒毛竖起,不寒而栗。

不用说,安景也知道面前这人是谁,赵国第一高手,也是真正站在天下山巅的高手之一。

“他就是齐宣道。”

叶定指着齐宣道对着安景说道:“如果他今日不死,你要记住的样子。”

安景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叶定为何要对自己这般说。

齐宣道看着自己曾经的老对手,道:“你花了这么多的心思,应该料到我会来。”

叶定道:“意料之中。”

齐宣道看着叶定,问道:“你也意料到会死在我的手中,不惜拉上鬼剑客为你殉葬?”

叶定没有理会齐宣道,而是缓缓说道:

“千年前玄门发生了巨大变故,当时玄门道主离奇暴毙而亡,玄门陷入群龙无首,只能重新选拔新任道主,就在这时,玄门内部却出现了极为严重的分歧,谁也不愿意服软,在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挑拨下,甚至兵戎相见,致使当时玄门三大高手彻底分裂,也就是如今的真一教,大罗派和鬼谷派。”

“而这别有用心之人不是旁人,就是创立黑冰台的高手。”

轰!

叶定之话,无疑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原来这背后是黑冰台所为!

听到叶定这话,安景和屈人麟等几个人都是面露讶然之色。

当初玄门一分为三,隐约便让人感觉到蹊跷,肯定不是表面那么简单,有人猜测是当时的大周人皇,也有人猜测是当初魔教甚至佛门高手,但是谁也没想到竟然是黑冰台之人。

他们竟然是致使玄门分裂的罪魁祸首。

如果此事传出,定会在天下间引起轩然大波。

玄门乃是最古老的教派,而当时的玄门更是天下第一教派,就连嚣张霸道的魔教对其都要暂避锋芒。

要不是玄门道主离奇身死,三大高手分裂,玄门大势可能还要持续百年之久,天下格局甚至还会大变。

齐宣道眼眸低沉,澹澹的道:“这不过是你片面之言罢了。”

“是否片面之言,早晚会被人知晓。”

叶定摇摇头,继续道:“当初帮助大周朝炼制金丸的人,如果我所料不差便是创立黑冰台的人。”

听到这,齐宣道双眼顿时眯成了一条缝隙。

安景也是心中大为震撼,“那大周奇人竟然是黑冰台的高手?”

别人不知道金丸的功效,他可是了解的一清二楚,尽管药力流逝许多的金丸还可以让他从地花之境到达天花。

而完整的金丸据说可以让一个普通人直接到达一品之境,让半步宗师直接到达宗师。

这种丹药是何等的神奇?

直接让人一步登天也不为过。

叶定看向了齐宣道:“我玄门的《丹篆》应该就是被那人偷走的,使至玄门至高炼丹之学失传,而黑冰台则是依靠《丹篆》迅速崛起。”

“齐宣道,我说的这一切都没错吧?”

顿时,安景的目光也是看向了齐宣道,心中震动不已。

从齐宣道的表情来看,应当是没有作假。

除了叶定,俞郢还有齐宣道三人之外,恐怕没有人会想到黑冰台背后有如此大的阴谋,而且还和当初那昙花一现的大周奇人有关。

这个黑冰台,远比想象的要神秘的多,而且还要可怕多,竟然主导了曾经玄门的分裂,他们是否还有其他的阴谋?

齐宣道目光没有丝毫变化,从中不仅看不出任何波动,而且还没有丝毫悲喜,“是对是错有何用?”

叶定颔首,“对错是没有用,今日谁能走出这碧空岛才有用。”

齐宣道环顾了一眼四周,道:“如此大好良景,正是上佳的埋骨之地。”

叶定看着齐宣道,道:“这是为我选择的地方,也是为你的。”

“哈哈哈哈。”

齐宣道笑了一声,“叶定,你莫非真以为服用了碎元丹便是我的对手了吗?”

数十年前两人修为便已经出现了差距,而叶定如今数十年停滞不前,妄想以碎元丹来击败,这无疑是痴人说梦。

“有人会来斩你。”

叶定摇了摇头,丹田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破碎,气息还在不断的攀升。

“呼........”

狂风涌现而起,那岛上残留,沾染着鲜血的花瓣都在乱舞着。

齐宣道看到这笑容微微一敛,他的目光看向了碧空岛的上方,那里站着一位老者。

相较于齐宣道双眼矍铄有神,那位老者则是平静的没有波澜,放在大街上就像是一位普通的老人。

“是君青林!”

屈人麟仰头看到那人,随即骇然失声。

“是他!?”

楚韵如遭重击,眼眸中尽是难以置信,“这等高手竟然还没有坐化?”

君青林是何人,五十年前便已经名震天下,一手问天录打遍天下无敌手,当时燕国江湖能够与他争锋的两三人罢了,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敢说胜的了他。

当初的魔教就只靠着他一人声威支撑着,依旧是燕国江湖最强大的教派之一。

君青林曾经深入两次后金王庭,一次赵国,最终都是从容离去,天下间有几个高手敢如此这般?

就在他销声匿迹之前,还传闻他击败了大雪山圣主,对于此事大雪山的圣主并没有做任何澄清和回应。

不少人都相信这是真的。

如今和君青林齐名那些高手大多化成了黄土,而年纪最长的他竟然还没有死?

纵横江湖百年而不死,这是何等的可怕?

齐宣道看着那人,低声自语道:“君青林........”

天下见少有能够给他压力的人,君青林必定是其中之一。

叶定看到君青林出现的一刻,神情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讶,彷佛早就料到了一般。

君青林踩在枝芽之上,双手负后,看着岛上那漫天飞舞的碧空花瓣。

百年前,这还是一座孤岛,而一切都在那少女在这岛上插上了第一株碧空树的幼苗开始。

君青林看向了叶定,澹澹的道:“当真是有心计,连老夫都被你算进去了。”

“我这是给贵教送来了大礼。”

叶定看着齐宣道一干人,道:“死在鬼剑客手下的人,便是第一份礼,而眼前这些黑冰台的高手则是第二份礼。”

与魔教有血海深仇的人,恩怨已经两清,而眼前黑冰台的高手都是一缕缕天地灵元,不说帮助君青林突破桎梏,但绝对可以让鬼剑客魔教教主修为大涨。

至于为何在碧空岛解决魔教恩怨,叶定知晓君青林是必定回来的,即使他不问魔教事宜,因为此地对他的意义很大。

而十一月初七,也并非是阻止魔教高手赶来,而是为了防止后金大雪山参与其中。

至于黑冰台的齐宣道,叶定相信他是一定会来的。

因为杀了齐术的鬼剑客,他必定回来。

齐术的真实身份,可不简单的是他的义子这般简单。

在云塔敢不合规矩的,只有齐术,就连他的师弟屈人麟都要老老实实,遵守着黑冰台的条例。

要知道这天下诸多势力当中,黑冰台是规矩最森严,最不近人情的,但这最森严的黑冰台,却出了一个最不喜欢守规矩的齐术。

这其中的密辛不足为外人道也.......

就算齐宣道不会亲在赶来,黑冰台也会有数个高手赶至,他们死在君青林的手中,也无疑是让魔教和黑冰台结下了恩怨。

魔教不论是对付后金,抵抗赵国,都要出每一份力气。

所以从没下山的时候,叶定就着手开始布局。

..........

PS:有请各位取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