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羽歌悄无声息的靠近, 抱住了卫明溪脖子。

    在家中会对自己做这些事的,除了容羽歌,没有别人了, 卫明溪笑意一下子就浮上眼底。

    “你回来了。”卫明溪轻声说道, 道是寻常的话语,底色却全是幸福的暖色。

    “嗯,我回来。”容羽歌听着也觉得心田一暖。

    “你天天提早下班,公司真的没关系吗?”卫明溪看了一下眼腕的表,还不到下午四点半,容羽歌上班又早退了。

    “卫明溪, 你是怕我们家的公司倒了吗?”容羽歌笑着问道。

    “万一倒了,咱们家就连物业费都交不起了。”卫明溪含笑顺着容羽歌的话说。

    卫明溪倒不担心容羽歌管理不好一公司, 只觉得容羽歌天天早退, 缺乏一种规矩感,这种规矩感,大概是自己个人的强迫症。

    “这么担心的话, 要不母后来帮我?”容羽歌笑着继续问道, 卫明溪前世管理后宫,管理天下都不在话下, 管理一家公司也就再简单不过了。

    “你需要吗?”卫明溪问道,虽然这辈子没学过管理, 不过她觉得世上很多东西都是相同的,上手应该不难。卫明溪并不觉得容羽歌需要自己帮忙, 若真需要自己帮忙, 说明容羽歌想过清闲的日子。容羽歌想过清闲的日子,自己就会尽可能帮她创造相应的环境和条件,她希望这辈子的容羽歌一切都能顺心如意。

    “当然不需要, 你还真当真了啊?赚钱养家这事,你就放心交给我,安安心心当你的卫教授。我的目标可是在京城黄金地段买下皇宫那么大的院落,怎么可能让咱们家交不起物业费呢?就算我天天不去上班,都不可能让我们家公司倒闭的。”容羽歌还是有这份自信的。

    “要不然,你以后就固定下午四点下班吧。”卫明溪提议道,把下班时间固定到四点,就不算早退,算是准时下班。

    “卫明溪,你这是强迫症发作了?”容羽歌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卫明溪不是担心公司倒闭,而是自己早退让一向重规矩的卫明溪的强迫症发作了。

    “有一点。”本来上辈子就活得规规矩矩,这辈子学了数学之后,那种规律性,规则性,似乎被强化,生出一点前世所没有强迫症。

    “好,以后我四点下班,三点半早退。”容羽歌很故意的说道。

    “呃……那算了,你高兴就好。”卫明溪决定放弃干涉容羽歌下班早退这个问题,就像自己整理的东西,容羽歌总是热衷打乱,自己这点强迫症在容羽歌面前有点无力。

    容羽歌笑得不行了,身子都弓了起来。

    卫明溪不知哪里这么好笑,但是容羽歌笑得花枝乱颤模样,如此博美人一笑,倒也不坏。

    “对了,你学生迟到怎么办?”容羽歌好奇的问道。

    “学数学的人,大多比较严谨,很少迟到。偶尔的迟到,可以理解,我给每个学生一学期一次机会,之后迟到一次扣五分。我的分不好拿,他们很珍惜他们分数。”到目前为止,卫明溪很少有这方面的烦扰。

    “原来卫教授这么严格的,还好我不是你的学生。”容羽歌庆幸的说道,想起小时候卫明溪给自己出那几道数学题,简直是自己一辈子的阴影。

    “你要成为我的学生好像确实有点难。”卫明溪戏谑的说道。

    “卫明溪,你这是在嫌我笨么?”容羽歌感觉自己的智商,被卫明溪赤|裸裸的调戏了,而且被调戏得无力反抗。

    “喜欢都来不及,何况我的羽歌哪里笨了,是数学太难了,你看我自己都算了这么多年,也没算明白。”卫明溪指着桌面上一堆草稿纸说道。

    “话说,数学是科学的基础,自从有了前世记忆后,你还相信科学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容羽歌好奇的问道,不应该变成唯心主义了么?

    “我觉得这世上可能不止只有一种法则,科学只是其中一种被人广泛认知的法则,还存在其他一些未知的法则。就像天上的航线,地下的铁路,互不干扰,各有各的航行轨迹,却都是组成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人如此渺小,一切未知都值得敬畏。当然,这只是我个人认知,很有可能也是错误且片面的。”卫明溪回答道。

    “有道理。卫明溪,你一说话,我就觉得你好有魅力。”容羽歌把唇贴上了卫明溪耳朵,轻声说道。

    “羽歌……”卫明溪感觉耳朵传来酥麻的感觉,不自觉的喊着容羽歌的名字,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

    “然后就想让你真正的属于我,和你紧密的相连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容羽歌继续轻轻在卫明溪耳边说道。

    卫明溪感觉耳朵更是酥麻,就连心都是软的。

    “你知道,为什么这张桌子这么大吗?”容羽歌的手轻轻抚上卫明溪的脖子,继续问道。

    “为什么?”卫明溪感觉自己整个人正被容羽歌所牵引,不仅开口问道,只是她感觉自己的声音似乎不由自主的变得有些干。

    “因为我想在这张铺满草稿纸的桌上做很多事情。”容羽歌说着自己一开始就准备了这么大书桌的真正原因。

    卫明溪感觉容羽歌的话语会烫人,耳朵都被烫得通红了起来。

    容羽歌从椅子上抱起了卫明溪,把卫明溪如至宝一般轻轻的放置到书桌上。

    此刻坐在桌面上的卫明溪,高度很刚好适合和站在书桌前的容羽歌接吻。

    “羽歌,去房间。”随着吻得越来越深入,卫明溪不得不出声恳求容羽歌,换个地点。

    “不要,就在这里,这张书桌上,这些草稿纸的上面。”容羽歌霸道又跃跃欲试的说道,抽出一般书架上的铁盒,掏出了两个指套放置在桌面上,做好准备。

    卫明溪看着容羽歌拿出放置在桌面上东西,脸就更红了,知道容羽歌为此显然早就蓄谋已久,今天大概是逃不过了。

    没多久,桌上的草稿纸越发凌乱的起来,像雪花一样飘出了桌面,凌乱散落在地上。

    桌面的上雪,像是融化了一般,像泼墨画一般,晕染开了墨迹。

    久久之后,漫天的雪停了下来,书房恢复了平日的静谧。

    “我抱你回房间洗澡。”如愿以偿的容羽歌愉悦且体贴的抱起了有些有些狼藉的卫明溪,推开了前往隔壁卧室的门。

    卫明溪如今连看都不敢再看那张书桌,就连散落在地上的草稿纸,她都不敢看,它们都目睹了自己,如何放任容羽歌的为所欲为。

    卫明溪不吭声,她怕声音也会泄露自己刚才沦陷得又多彻底。不过,她的身体现在确实没有力气,只能任凭容羽歌抱着自己离开书房。

    只是在浴室,容羽歌借着给卫明溪清洗的名义,又把卫明溪狠狠折腾了一番。身体锻炼了两三年,卫明溪体质改善了很多,可碰上年轻的容羽歌,卫明溪还是有种体力不够用的感觉。

    等她们从浴室出来,已经晚上六点半,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吃饭的时候,容羽歌把其他人全都遣退,不让来餐厅打扰她和卫明溪用餐,更主要的是,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此刻的卫明溪。余韵还未完全的消退的卫明溪,像极了刚淋过雨的玫瑰,花上还沾着晶莹的露珠,显得格外的妩媚动人。这样妩媚勾人的卫明溪,容羽歌自然舍不得让任何人看了去。

    容羽歌甚至动了另一个念想,想在餐桌继续享用。

    不过书桌,大概已是卫明溪的极限了,容羽歌只能暂时打消了餐桌这个念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