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老师想交个宅宅男友 第一卷第一堂课第八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和冰川老师再次成为恋人后,又过了将近一周。

    这段期间,我们没有任何交集。

    ◆ ◆ ◆

    「…………」

    教职员办公室。

    我默默地敲着键盘工作。

    有时候会不小心敲得太大力,让在隔壁工作的老师吓得浑身一震。我连忙低下头,但那位老师却只回我一个尴尬的表情。

    这样不行。

    明知道这样不行……心里的焦躁感却挥之不去。

    我和雾岛同学再次变回恋人后,已经过了将近一周。

    但这段时间却没有任何交集。「真的什么事也没发生」。

    而且在那之后,连一次两人独处的时间都没有。

    至于原因──是因为我真的太忙了。

    庆花高中和当地社区四月底要一起举办赏花季。衍生的工作接二连三地来,结果根本抽不出时间。

    这段期间,我每天都忙到天色暗了才回家。

    当然,因为我们住得很近,也并非完全不能见面……但身为一名老师,和学生来往时必须谨守分寸。晚上前往独居的男友家,在各种层面上都非常危险。万一被其他人看见就立刻完蛋了。

    所以我只能果断说服自己:无法见面也是无可奈何。

    但雾岛同学却用一句「啊,那就没办法了」马上就接受现实,让我郁闷极了。

    稍微说点任性的话也无所谓啊。

    可以告诉我「好寂寞」、「好想见妳」啊。

    虽然无法拨出时间,但如果他对我说这种话,我就不会这么闷闷不乐了。这难道是……

    (……难道,只有我想要和他独处见面吗?)

    一思及此,我忍不住生起闷气。

    可是雾岛同学并没有对我说这种话。

    感觉好像只有我觉得寂寞、想和他见面而已。

    (……他明明说了他喜欢我。)

    我唔唔唔唔地嘟哝了一阵,并让自己埋首于工作之中。

    ◇ ◇ ◇

    恋爱真的有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例如会让人莫名干劲十足。只要是为了女友,感觉什么都做得到。

    和冰川老师变成恋人后,又过了将近一周。

    这天早上,我也如上述所说地浑身干劲,一大早就到图书馆报到,久违地用功读书。

    读完一个段落后,我将自动笔扔在一边,用力伸了个懒腰。

    我最近每天都会过来读书。但或许是平常没这个习惯,我觉得肩膀莫名酸痛。

    但是……

    ……我还是完全看不懂。

    可能是太久没读书的缘故,上周才出的讲义作业,我几乎都不会写。

    好不容易涌起干劲,我才想说一大早就去学校用功读书──看来以前打混留下的空缺太大了。

    话说回来,我为什么会忽然做这种事呢……嗯,因为有点丢脸,我其实不太想说,但原因就是各位想的那样。

    说白一点,我不想让冰川老师看到糟糕的一面。

    不想让冰川老师认为我头脑不灵光。她一定看过我去年的成绩了,所以已经是亡羊补牢也说不定。尽管如此,如果今年开始努力,说不定还有机会掩盖这个事实。

    所以,为了至少能在冰川老师面前取得好成绩,我才会一反常态到图书馆K书。

    当然,「不会在明知做不到的事情上努力,也不会为此耗费时间」这个主张,我也没打算彻底扭转。

    但为了打肿脸充胖子,我确实认为这么做或许也无妨。

    到头来,我所秉持的主张就是如此。

    「好!」

    今天的进度达标后,我收拾书包站起身。

    不过──

    那个金发太妹到底是谁?说不定秘密已经曝光了……虽然我这么想,但在那之后,对方并没有和我接触。话虽如此,我和老师的关系也没有落人口实,什么事也没发生。

    有一阵子,我在犹豫是否要找冰川老师商量这件事,但既然到目前为止都没什么事,这样只会增添她的不安。还是打消这个念头比较好。

    其实冰川老师现在也很忙,我们已经一周没独处了。

    连在课堂上最后一次见到她都是三天前的事情了。

    说实话,我真的很想跟冰川老师说「好想现在就见妳一面」。

    但老师是社会人士。现在这段时期很忙,我应该不能说这种任性的话。我在网路看过文章,生活习惯不同也会是造成分手的原因,让我有点在意。这时就该由身为学生的我配合她的作息,毕竟我的时间较为弹性。

    哎呀,但她会不会觉得我这个男朋友太会察言观色了?

    有种「看透一切」的感觉?不过身为男友,这点小事是理所当然的。

    我想着这些事,不知不觉就快到班会时间了。

    我拿著书包起身,准备回自己的教室。

    「同学,可以打扰一下吗?」

    听到这个声音,我忍不住停下脚步。

    我看了看周围……但附近没有其他人在。难道那个人是在跟我说话吗?

    「干嘛东张西望?我就是在叫你啦,雾岛同学。」

    这次我才重新望向声音的主人──是一名女性。

    我记得她是图书馆的管理员老师。外表看起来很像校医,该怎么说呢,总觉得她非常适合「妖艳」这个形容词。名字是……我不知道。因为最近我常来图书馆K书,好像有见过她几次。

    但对方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

    可能我将这个疑问写在脸上了吧,管理员老师的表情有点傻眼。

    「我说啊,虽然我也不会说自己记得所有学生的长相和姓名……但好歹还是认识你这号人物。毕竟你很有名嘛。」

    「是、是吗……呃,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你最近好像常来图书馆……你想不想尽点力,让这里的环境更舒适一点?我这边人手不太够,想请你帮个忙。」

    「帮忙吗?」

    「对啊。具体来说,我想请你把前段时间采购的书排到书柜上。我姑且有对几位老师和图书委员开口啦……但我找到的人选几乎都是女孩子。要是有你这种强壮的男孩子在,我会很开心的。」

    「……我是没差啦。但我在场的话,其他人应该会不好工作吧?」

    「噗。」

    我明明很认真回答,但不知为何,管理员老师却忽然噗哧一笑。

    她抱着肚子笑个不停。

    「呵呵,雾、雾岛同学,你很有趣耶。呵呵……一、一般人会说『自己让别人很难工作』这种话吗?」

    「呃、可是,这是事实啊……」

    「啊~因为你最近好像很认真,我觉得你跟传闻中不太一样才会找你搭话……但你比我想像中还要有趣呢。当然,我指的是好的方面。」

    「是、是吗?」

    「但你在场的话,有些人可能真的会怕吧……但这也不是团队工作,应该不成问题。」

    「妳好歹是老师耶,可以说这种话吗?」

    「这是事实吧?」

    「是没错啦。」

    「总之就拜托你喽。你能帮忙的话就好了──那今天放学后见。」

    管理员老师向我挥挥手,就走进图书馆后方的小房间里了。

    无所谓,反正我也没事做。

    我心想着我可能接了个麻烦的工作,并叹了一口气。

    时间来到放学后。

    一到图书馆,果不其然,那些担任图书委员的学生都对我投以惊讶的视线。

    感觉就像「咦?他怎么会来这里?」。

    但也没有人直接站出来问。这样一来,如果他们没问,我却回答「是老师拜托我才来的」也很奇怪。

    最后,我和那群图书委员保持一段距离,呆呆地站在原地。明明有好几个图书委员,我却完全听不见他们说话的声音。虽然听得出他们偷偷在说悄悄话就是了!

    老师!管理员老师!拜托妳赶快来吧!这股气氛让我好难受啊!

    正当我在心中如此呐喊时──

    「那、那个,樱井老师!我、我手边还有工作……」

    「别这么说嘛,一直拚命工作,效率会降低喔?偶尔也该喘口气才行。而且我这边人手完全不够……呐,就当是帮我个忙嘛。可以吧,真白老师?」

    「那、那个,不要叫我真白老师。在学生面前不太好。」

    像这样一边嬉闹,一边被拉进图书馆的人,正是冰川老师。

    好久没在班会以外的时间看到冰川老师了。

    我的心顿时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跳得飞快,情绪也亢奋起来。哦~原来如此。和那名管理员老师在一起时,冰川老师是这种感觉啊……

    另一方面,冰川老师也睁大双眼,似乎发现我也在场了。

    为了不让冰川老师以外的人发现,我轻轻地向她挥手。可是……

    (…………咦?)

    冰川老师却将脸别向一旁。

    明明是教师模式,她却生气地鼓着脸颊闹脾气。是我的错觉吗?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呃,这里还有其他学生在耶,可以表现出这种态度吗?

    「好,都到齐了吧?谢谢各位今天来帮忙。啊,也谢谢雾岛同学,我这么临时拜托你。」

    「不、不会……」

    「今天想麻烦各位将书本分类并放上书柜。已经大致分类过了,所以只要照作者的五十音顺序排放整齐即可。图书委员就依照年级分组……雾岛同学要分在哪一组呢?」

    「咦?」

    「我想让你帮忙我或真白老师啦……你想跟谁一起工作?我个人希望你这种孔武有力的人可以来我这边就是了。」

    二选一的难题忽然摆在我的面前。

    可是……

    (啊啊,冰川老师,别再露出这种表情了啦……)

    冰川老师还是一副呕气的模样,还时不时瞥我几眼,同时又露出有些不安的神情。可说是相当高超的绝技。

    真是的,就算不露出这种表情,我的答案也早在一开始就决定好了。

    为了只让冰川老师一个人明白,我微微一笑。虽然仅有一瞬,但她也勾起一抹灿笑。

    接着,我用坚决无比的口气。

    对管理员老师说道:

    「不,我一个人做就行了。」

    啦啦啦~~♪

    我一边哼歌,一边单独进行作业。

    这种工作就该一个人做才轻松。

    跟冰川老师一起工作当然很快乐……但我们是恋人关系,为了避免遭人无端猜忌,实在不该随便接触彼此。但也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啦。

    虽然是我自卖自夸,但我刚才那番回复,真的可以用完美两字形容。

    虽然真的很寂寞,很想和她在一起……但这也无可奈何。

    我猜冰川老师也会很感谢我这样回答吧。

    ……理应如此,但不知为何,我从刚才就一直感受到寒气逼人。

    感觉有点像冰属性的气息。

    啊!这该不会是杀气吧!

    我猛然回头,就发现──

    「……呃,冰川老师,妳在做什么?」

    冰川老师从书柜边探出一张脸,用怨念超深的眼神提出抗议。

    而且她还气得火冒三丈。

    鼓得胀嘟嘟的脸颊活像一只松鼠。

    ……呃,到底怎么回事?

    我只感觉到她在生气,但完全搞不懂她这些举动的本意为何。

    确定四下无人后,我试着向她提问。

    「请问……妳怎么了,冰川老师?」

    「…………(转头)」

    「喂~冰川老师~?」

    「哼~」

    这是怎样,超可爱耶。

    冰川老师将脸别向一旁,一副「我才不想理你」的样子。

    老实说,真的可爱到不行……但她大概是在生气吧?

    咦?我做了什么?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硬要说的话,顶多是为了让冰川老师专心工作,稍微和她保持距离而已──但应该不是这样。总不可能是我刚才那句「一个人做就好」造成的吧?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正如此心想时──

    「…………唔唔唔唔唔!」

    冰川老师忽然发出苦闷的呻吟,抱头蹲在地上。

    简直就像被驱魔师驱赶的恶魔一样。

    p007

    我急忙跑到她身边问道:

    「冰、冰川老师!怎、怎么忽然这个反应!」

    「不,总觉得刚刚那种反应有年龄限制……二十五岁的阿姨应该超龄了吧……哈哈,有够蠢的。」

    「…………」

    这句话很难回答耶,简直要逼死人。

    冰川老师露出毫无光芒、完全失去灵魂的眼神,并勾起一抹浅笑。

    浑身上下散发出马上就要黑化的气息。

    呃,虽然我觉得很可爱……但该怎么说呢,我心里有种预感,要是随便开口安慰,她的状况会更加恶化。

    「对了,冰川老师待在这里没问题吗?应该要整理书籍才行。而且,那个……我们还是不要走太近比较好。」

    我和冰川老师被分配到的区域应该不一样。

    如果我们在一起的话,会不会招致奇怪的误会?

    按照我们现在的关系来看,我还是想尽量避开这种事。

    冰川老师应该也对这点相当清楚才是……

    下一秒,冰川老师有些落寞地呢喃:

    「这种事……我当然知道啊。可是……」

    「可是?怎么了吗,冰川老师?」

    「哼~」

    「就算妳用可爱的反应跟我闹脾气,但要说清楚我才会懂啊……」

    而且那种反应,待会儿搞不好又会让她黑化。

    「……雾岛同学说得没错,我们确实不该走得太近。可是无所谓,因为我那边已经整理完了。」

    「咦?才刚开始十分钟左右而已耶?」

    「我那边的书量没那么多。所以我只是来帮还没整理完的学生……这样就可以了吧?」

    冰川老师小心翼翼地抬眼询问我。

    闻言,我忍不住点头……太狡猾了吧。被她这么一说,我怎么可能拒绝嘛。

    其实这样确实也不会构成问题啦。大概吧。

    于是我们开始整理书籍。

    这时,我忽然发现一件事便开口问道:

    「对了,冰川老师,妳跟管理员……樱井老师感情很好耶。」

    因为冰川老师被大家称为「雪姬」,我就擅自认定她在校内也是个孤高的存在。但刚刚给人的感觉并非如此,看起来就是一般相处融洽的老师。

    然而,冰川老师却苦笑着缓缓摇头。

    「不到感情要好的程度啦,只是因为樱井老师很会拉近人与人的距离。这阵子为了找可以放进入学考题的小说,我向她请教了很多问题,大概是这种感觉。」

    「是喔,原来那也是老师的工作。」

    庆花高中是私校,入学考试的题目是独自拟定的。

    我记得国文科的题目中应该有评论和小说题材。虽然可以想见,但决定出题方向似乎也是老师的工作范围。

    「虽然不能说得太详细,但我们几个老师会将各自想放进入学考题的『小说』拼凑在一块儿。虽然时间有点早,但姑且还是要思考一番。不过比想像中困难很多呢。」

    「?很困难吗?」

    「嗯。最近入学考题使用过的小说都会被补习班破解,所以不能再拿来用了。至少不能和近几年的入学考题或其他学校的入学考题重复。当然一定得用优秀的作品入题才行,但也必须带点冲击性之类的因素。」

    「哦~确实很困难……顺带一题,冰川老师想选哪一部小说呢?」

    这个问题应该算是禁忌,但我还是因为好奇而忍不住问出口。

    这种要列入考题的作品,果然还是非纯文学莫属吧。

    只见冰川老师从书柜中拿出一本书,仿佛要以此作答。

    那本书的封面上写着: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

    「妳也太重视冲击性了吧!」

    「这是一部好作品啊?」

    「那还用说吗!」

    「而且绝对不会重复喔?」

    「是没错!因为将轻小说列进入学考题这种事根本前所未闻啊!再说,妳想用《不起眼》出什么问题啊!」

    「女角当中最可爱的是哪一位?」

    「我觉得只会引发战火!」

    我使出浑身解数吐槽后,冰川老师便呵呵笑了起来。

    这应该是开玩笑的吧。其他老师怎么会同意将轻小说列进入学考题呢?如果真的出这种题目,感觉很有趣就是了。

    「……对了,我从刚刚就想问了。不觉得这里很多轻小说吗?」

    我负责整理的这个书柜排满了轻小说。

    总觉得学校图书馆里放这种书有点怪怪的。

    呃,我反而很开心,也觉得这样不错啦。毕竟我有时候也会向图书馆提案采购。但数量这么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多,有点不太寻常吧……类别比二流的书店还要齐全。

    「啊啊,那个啊,好像是樱井老师为了让学生多少对阅读提起兴趣才买来的。其实回响还不错喔。」

    不知不觉间,冰川老师已经站在我身边了。

    我们从头到尾都是以「整理书籍」的名义在聊天。

    「是喔。该怎么说,有点意外耶。但以一名管理员老师的权限,会不会进太多了?」

    「似乎有很多人匿名提出要求嘛。这也说得过去吧?」

    「啊~原来如此。只要学生提出要求,就可以合理采购了。但这样一来,感觉来图书馆的人也会增加。实际上出借的次数也满多的。」

    「对吧?不枉费我提出了将近百张的提案卡。」

    「原来幕后黑手是老师喔!」

    没想到她居然是幕后黑手。呃,匿名提案或许不会被发现……但只要能达到效果就无所谓吗?

    我们聊着聊着,作业也快要结束了。

    或许是多亏聊天期间手也没闲着,又或是整理的书籍正好是轻小说,这些作者的名字我大部分都认得,依序排列根本小事一桩。

    「整理完的人可以就地解散喔~今天谢谢各位~」

    图书馆后方传来了管理员老师──樱井老师的声音。

    众人也此起彼落地予以回应。

    虽然隔著书柜看不见,但其他人似乎也都告一段落了。

    「我们走吧,雾岛同学。」

    冰川老师用教师模式的语气说道。

    不管什么时候看,都觉得她这方面的切换速度有够惊人。

    但离开这里之前,我有话想对她说。

    「那、那个,冰川老师,妳现在有空吗?」

    「有什么事吗,雾岛同学?」

    「那个,妳可能会觉得我有点娘,或是觉得我很烦人……」

    「嗯?怎么了?」

    冰川老师有些吃惊地直盯着我看。

    啊啊,可恶,难以启齿。

    但这是我的肺腑之言。下定决心后,我直接回望着老师的脸说道:

    「呃,我们明明在交往,却已经将近一周没见了,对吧?」

    「对、对啊。」

    「该怎么说……我好像,觉得有点寂寞。」

    「咦?」

    但这阵子我确实有这种感觉。

    本来已经决定不要打扰冰川老师了……我却如此软弱,连自己都吓了一大跳。以前明明觉得一个人也无所谓,现在却觉得这么寂寞。

    我用轻松的态度连忙带过,接着说道:

    「啊,我当然知道冰川老师很忙喔。所以不会要求妳想办法解决这件事,只是想传达我的心情──」

    「雾岛同学,可以听我说句话吗?」

    「好、好啊,妳要说什么?」

    「我最喜欢你了。」

    「怎么忽然说这种话!我、我也喜欢妳就是了。」

    这种忽然切换开关的方式是哪招!听到她说喜欢我虽然开心,但这种情绪波动的感觉让我有点忐忑不安耶!

    冰川老师脸颊通红,小心翼翼地扬起视线。

    「我也、那个……老实说,可能也很寂寞。但我工作太忙了,没办法拨出时间……尽管如此,如果你可以不那么顾虑我,我应该会很开心。你什么都没说的话,我才会觉得更寂寞。我、我、我在说什么啊?乱七八糟的吧?」

    「不会,我明白。」

    如果立场对调的话,我应该也会有这种想法吧。

    所以我完全能理解「即使我很忙,也希望对方不要太为我着想」这种心情。

    「那下次我就抛开顾虑,直接冲过去喽。但还是会慎选时间和场合啦。」

    「嗯,谢谢你。还、还有,因为最近都没时间见面,那个……」

    「──让我充电一下,好不好?」

    冰川老师的手紧紧握住我的手指。

    指尖被一股柔软的触感所包覆。

    光是这样,我就觉得脸颊变得热呼呼的。

    可是──

    书柜另一边传来了某人走近的脚步声。

    我们马上拉开距离。

    出现的是一名看似图书委员的男孩子,他的身影直接消失在图书馆后方。

    我和冰川老师依然不发一语,并看向刚才与彼此碰触的部位。

    「我该走了。」

    冰川老师依依不舍地微微一笑,轻轻地和我挥手。

    真的很想再多碰她一会儿……没办法,不能在学校冒这种风险。

    于是我转而开口道:

    「好的。请努力工作吧,冰川老师。」

    听我这么说,冰川老师静静地点头,就离开图书馆了。

    我的内心某处,浮现出一股稍嫌不足的遗憾。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