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放走那个魔人呢?”

娜杜菈的这句话,令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了希恩的身上。

尤其是本来还决心与达纳斯同归于尽的阿蒂忒弥斯,更是紧紧的盯着希恩,似乎是希望能够看穿希恩的心思。

没办法。

欧姆尼珀坦森之所以会沦落到现在这般境地,可以说,完全是因为达纳斯这个新生的魔人。

他向全世界的生命种族进行了宣战,掀起了第二次席卷整个欧姆尼珀坦森的战争。

他暗中策反了无数强者及野心家,让神族、魔族及人族都损失惨重,遭到了不知道多少波的背刺。

他还策划了神界与魔界的隔离,将通往神界的门以及通往魔界的通道都给炸毁了。

最后,他还布局整个人界,让无数怪物纵横大地,毁灭了不知道多少个国家,也不知道危害了多少个人的姓名。

虽说,人界的灾难,最初的序幕应该是赫利米斯揭开的,达纳斯不过是将其接了过来而已。

但,这也无法否定,达纳斯才是这场战争的发起者的事实。

可以说,达纳斯以及成为了继魔王之后,对这个世界产生最大的危害性的存在。

再加上这个人虽没有魔王那么可怕,却也超脱了一般魔人的规格,竟是拥有了接近命运女神的实力,能和夜晚时的月魔分庭抗礼,这样强大又危险的存在,多容忍他一分一秒,都是不被允许的。

这次,对方大举来袭,虽造成了精灵之乡的大危机,却也未必不是一个大好机会。

之前,达纳斯一直都藏在暗处,连能够监视一个世界的娜杜菈都找不到他的踪迹,让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阻止这场战争比较好。

现在,战争的发起者兼敌方的最大Boss已经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只要将这个人给处决,那新生【原初恶魔】就会分崩离析,再不济都能让敌方失去首领,群龙无首不说,还没有了一个那么厉害的强者,那么会算计的智囊。

人界如今会是这般局势,就全部都是达纳斯策划的。

连那些背叛者都是达纳斯策反的,组成新生【原初恶魔】的重要基层战力之一的魔法生命军团更是其在背后操纵。

这样的角色,只要能够消灭,结束战争,绝对不是梦。

如此一来,想要恢复和平,就是迟早的事情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阿蒂忒弥斯才毅然决然的准备牺牲自己,和达纳斯同归于尽。

而希恩呢?

若是对手棘手也就罢了,可他分明轻松制服了达纳斯,想杀掉他,结束这场战争,就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情而已。

这样的大好机会,能够让世界恢复和平的绝佳良机,希恩居然亲手放掉了。

这,如何能让众人不心存疑惑呢?

要不是希恩是勇者,还是至高神的祝福者,与神族、魔族和人族都有着巨大的牵连,背后站着三大种族的各种亲朋好友乃至是未过门的妻子,在场的众人亦是足够信任他,甚至无条件的对希恩抱持着信赖的情感的话,这会,众人怕是都要怀疑希恩是不是敌军的人了。

当然,众人还是希望能够听听希恩的理由。

无它,实在是太疑惑,太不甘心了而已。

一个让战争结束,让和平恢复,让三界恢复原状的大好机会,就这么被希恩活生生的放过,谁都会觉得遗憾、惋惜以及不甘心。

众人现在就是这样的想法。

然而,对此,希恩却没有过多的解释。

希恩只是面色平静的当着众人的面,将自己说过的话再次重复了出来。

“我说过了,那个魔人的目的,和我目前想做的一件事情,有一部分重合了。”

“所以,为了我的目的,我才放了他一马。”

希恩的说法,让众人都不由得沉默了。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你是想说,你是基于自己的私心,才放走了那个魔人的吗?”阿蒂忒弥斯沉声说道:“哪怕战争不会结束,世间生灵依旧在受苦,那也一样?”

此言此语,令得现场的气氛都变得沉重了起来。

众人的眉头就紧紧的蹙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实在是希恩刚刚的发言,指向性太明确了。

阿蒂忒弥斯的话虽然听起来有些刺耳,可事实上,希恩想表示的意思,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这让众人有些难以接受了起来。

“主人...”

“希恩先生...”

尤琳和梅莉卡都露出了担忧的表情了。

莉莉丝更是挣脱了尤琳的手,来到希恩的身边,牵住他,目光紧紧的盯在阿蒂忒弥斯的身上。

看着这样的莉莉丝,众人都有种这个最强的邪神会随时出手,攻击阿蒂忒弥斯的感觉了。

其实也差不多。

莉莉丝是不知道众人究竟在讨论些什么,目前又是什么状况,可能连议题的内容都没有理解,但如同往常那般,这跟她没关系。

她只要知道,是不是有人想欺负希恩就行了。

只要有人想欺负希恩,那她就会欺负回去。

对于莉莉丝来说,世界就是如此简单的东西,而不是什么大仁大义大局观。

而想也知道,被这位最强的邪神在这里动手,还是和与自己相对,宛如同胞姐妹般的阿蒂忒弥斯动手,那结果会是怎样。

因此,不少人都紧张了起来。

反观希恩,还是那么平静,那么自然。

他迎着阿蒂忒弥斯的视线,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一如既往用一句话来直戳本质。

“怎么?想道德绑架我吗?”

希恩带着淡淡的笑容说出来的话,令得全场所有人的心都忍不住一紧。

阿蒂忒弥斯也哑然了。

她是没有想到,希恩居然会给出这样的一个回答。

道德绑架?

难道,在他眼里,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只不过是道德绑架吗?

在阿蒂忒弥斯这么想着的时候,希恩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我知道你们都是在为和平及世界做考虑,也不否认你们很伟大,但可以的话,我并不希望你们认为我也是这样的人。”

“我或许是勇者,却不是英雄,因为我从来没有生出过什么要守护人民,守护世界,守护无辜的生命的想法。”

“如果你们对我寄予了什么厚望的话,那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希恩便直言不讳的这么说着。

“我就直说了,我虽不是什么坏人,却也不是什么好人,别把我当做英雄来看待,我同样有我自己想做的事。”

希恩的这番话,就让众人皱起的眉头越来越紧。

娜杜菈都忍不住开口了。

“我们不是要把英雄的责任强加在你的身上,而是把你当做同伴来看待。”娜杜菈便这么道:“难道,你不想保护你身边的人,保护你的未婚妻们,让你以后的小孩免受战争之苦吗?”

“是啊。”索菲也终于开口了,以自己的立场,尽量平缓的说道:“没有谁是必须得无条件的去拯救他人的,我们也不会要求你这么做,但我自认为我们都是有必须保护和守护的事物存在的,所以才会一起奋斗,一起战斗,难道不是吗?”

娜杜菈和索菲就尽量的在缓和气氛。

她们可不想看到希恩和阿蒂忒弥斯产生冲突,更别说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莉莉丝。

再者,她们也担心希恩会真的和她们产生难以化解的矛盾。

不是因为别的,就是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居然还出现内讧这样的事情而已。

“我知道。”

希恩点了点头。

他也不是想和众人起冲突。

这里的大多数人都和他关系匪浅,希恩也自认受了她们不少的照顾,自然不是想和她们产生冲突,撕破脸皮。

可这件事确实很重要,希恩不得不先说明白。

因此...

“我不否认你们的说法,我也确实和你们一样,都是因为有无法退让的理由,才会走向战场,和新生【原初恶魔】对上。”

希恩便环视了众人一眼。

“但我暂时需要达纳斯活着,这也是事实。”

希恩算是相当坦诚的了。

“为什么?”阿蒂忒弥斯紧蹙着眉头的道:“你到底是因为什么理由,才放任最大的敌人离开?”

这已经是所有人心中共同的疑惑。

只是,希恩摇了摇头。

“详细的状况,我会跟你们说清楚的,但还是等莉妲斯和阿妮玛她们都在场以后一块说吧。”

希恩是这么打算的。

“等莉妲斯和阿妮玛她们都在场?”

众人不由得怔了一怔。

希恩便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道出目前的打算。

“三天后,我会和新生【原初恶魔】那边做个了结。”

“也就是说,三天后才是真正该展开大决战的时候。”

“你们如果不想错过的话,就跟我回一趟王都吧。”

“我会在那里,跟你们解释一切。”

留下这样的话以后,希恩牵着莉莉丝的手,转身离开。

“等等!”

“希恩先生!”

尤琳和梅莉卡纷纷惊呼出声,随即一个赶紧追了上去,一个则站在原地,小心翼翼的看着娜杜菈和索菲,不知道该怎么办。

“去吧。”

娜杜菈见状,叹息了一声,向着梅莉卡点了点头。

梅莉卡这才松了一口气,向着众人鞠了一躬以后,向着外面跑去。

众人便看着这一幕,久久没有言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