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魔领,一片森林的深处。

这里位于月魔领边缘境界线的旁边,离魅魔领大约只有数百公里的距离。

希恩抱着夏芙涅一起闪身出现在这里,还想继续赶路的时候,夏芙涅却是阻止了他。

“到这里就行了。”

夏芙涅面色依旧有些苍白,语气却是不再显得那么虚弱。

希恩停下身形,看向怀中的夏芙涅。

“确定不用再离远一点吗?”

希恩询问了一句。

虽然已经离开了数百公里的距离,但这点距离,对于一个能够发挥出超脱级实力的人来说,一点都不远。

如果对方想追,又知道这边的位置,那只需要数秒钟的时间便能抵达这儿。

所以,希恩是想再离远一点的。

可夏芙涅却觉得没那个必要。

“他不会想到我们会驻留在这么近的位置上,在这里反而比较不容易被找到。”夏芙涅很冷静的道:“况且,他也不是无所顾忌,就算我遭受到了诅咒,在你表现出了同为超脱级别的实力以后,除非他已经弥补了自己的缺陷,否则,凭他一个半魔人,真肆无忌惮的追杀我们,他绝对会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反杀。”

夏芙涅言语间透露出来的就是对对方的了解,以及拿捏住对方的所有命脉的自信。

这让希恩又是松了一口气,又是狐疑。

“半魔人?”希恩便嘀咕了一声,疑惑道:“那又是什么品种的魔人啊?”

“品种?”夏芙涅皱了皱眉,没好气的对着希恩说道:“别把魔人说得好像经过基因改良的宠物犬一样。”

“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半魔人这种东西。”希恩耸了耸肩,道:“像是什么半神、半魔、半精灵之类的还经常在小说上看到,人类与其余种族的混血儿嘛,但这个什么半魔人还真没听过,难道是你姐妹里的哪一个和人类一起生下的孩子吗?”

听到希恩这老不正经的话,夏芙涅眯了眯眼睛,露出了笑容。

“你再拿我的姐妹们来开玩笑,信不信我捅你啊?”

夏芙涅这句话便是用极其甜美的语气说出来的。

“免...免了。”

希恩干笑了一声,不再开玩笑了。

夏芙涅这才轻哼了一声,随即抿了抿嘴唇,缓缓开口。

“世人皆知,我等魔族乃是在魔王克菈蒂丝的魔力影响下诞生的种族,性质与受到魔力源泉的影响而诞生的魔物类似,乃是经由魔力的干涉才自然而然诞生的存在。”

这是魔族的起源,亦是魔族出现在这个世上的缘由。

“而如果说,一般的魔族乃是在魔王的魔力影响下才诞生的种族的话,那我等魔人就是在魔王的魔力之中直接诞生的存在。”

这两者之间存在着根本的区别。

艾依便曾经跟希恩说过,最初的魔族都是在魔王的魔力影响之下才诞生的,因此可以将魔族当做是魔王的下位种,隶属于魔王的仆从,就跟从树上长出来的树枝和树叶一样,忠于魔王,亦依赖于魔王,魔人则是性质上最接近魔王的魔族,把魔王比喻成苍天大树,魔族比喻成树枝和树叶,那魔人就是树苗,是理论上能够成长到魔王那个层次的存在。

当然,只是理论上而已,魔王是和全能的女神一起于虚无之中诞生的最初的概念及个体,是凌驾于世界之上的存在,生存于这个世界,并在这个世界中诞生的魔人是无论如何都会在生命层次上低凌驾于世界之上的魔王一个位格,根本无法在这个世界中成长为魔王。

但她们也是从魔王的魔力中诞生的直系后裔,与一般的魔族有着天壤之别。

所以,虽说全魔族的所有人都能算作是魔王的孩子,可那些孩子不过是被“养”出来的而已,只是被魔王的魔力影响才出现,用浅显易懂的话来说,就是和魔王并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

魔人们却不同,直接从魔王的魔力中诞生,性质上与魔王相近,完全可以视作是魔王的血缘后代。

“像这样名为魔人的血缘后代就有六名。”

夏芙涅注视向了希恩。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魔王的魔力中,没有第七个生命被蕴养出来。”

听到这句话,希恩眼角一跳。

“该不会...”

希恩想起了帕里恩在赤色的天地中与夏芙涅进行的对话,亦即对方口中提及的“魔人们的弟弟”。

“猜到了吗?”夏芙涅微微一笑,肯定道:“当初,母亲的魔力里就蕴养了整整七个生命,只是最终被蕴养完全的生命只有六个,最后一个则是因为晚一步出生,在母亲的力量被我们六姐妹给差不多全部占据,根本没有剩余的力量将其蕴养完全的关系,被排斥到了外界,与其余的魔族一样,在外界因母亲的魔力的影响才成功诞生了。”

所谓的半魔人,指的就是这位不完全的魔人。

他因不是完全诞生于魔王的魔力之中,受到魔王的力量蕴养的关系,有一半是和一般的魔族一样,属于正常魔族的范畴。

如果说,魔人是最接近魔王的存在的话,那这个半魔人就是一半接近魔王,一半接近魔族。

“因为这个原因,他不能算是母亲真正的孩子,也不能完全算作是我们的弟弟,连力量都不完全,一直处于超脱级和极限级之间。”

夏芙涅像这样诉说着。

“我说的处于超脱级和极限级之间的意思,指的不是他的力量超过了极限级,又及不上超脱级,而是指他的力量在这两个级别之间不停波动。”

换言之,这位半魔人有的时候能够发挥出超脱级的力量,有的时候却又会暴降到极限级,力量一点都不稳定。

“刚刚你应该也有看到吧?他在受到我的攻击以后,气息一瞬间就暴降了,这就是他那不完全的魔人之躯的表现。”

夏芙涅意有所指。

“他就像这样,有的时候是超脱级的魔人,有的时候又只是极限级的魔族,有的时候能够与我等匹敌,有的时候又只能望着我们的背脊无法触及,一天中会有好几次这样的变化,甚至会因外界因素受到影响。”

比如刚刚,夏芙涅的本意应该只是把那个人吓跑,谁知道不过是发动了一次不痛不痒的攻击而已,对方立刻就从超脱级上降了下来。

这就是半魔人,一种不完全的魔人。

“那个家伙没少受到这种体质的折磨,所以一直都很想成为完全的魔人。”

夏芙涅语气极为平静的出声。

“其结果,就是那个所谓的第七魔人创造计划了。”

闻言,希恩目光一凝。

没办法,夏芙涅的这句话里,信息量实在太大。

这即指出了这个半魔人现如今的身份,亦指出了【原初恶魔】历经千年的时间制定出来,已经接近尾声的第七魔人的创造计划,其根本,究竟是什么。

“你是说,旧魔族派【原初恶魔】正在创造的那个第七魔人,实际上指的就是这个半魔人?”

希恩沉声询问。

夏芙涅没有肯定,却也没有否定。

她只是这么说了。

“至少,第七魔人创造计划的最终受益者绝对是他,我也不相信【原初恶魔】能够那么轻易的创造出一个魔人来。”

魔人如果那么好创造,那就不会一直都只有六个了。

希恩也不相信,凭借那什么【炼魔仪式】将一堆魔族和魔物的血肉力量拼一拼,就能拼出一个真正的魔人来。

第七魔人的创造之所以会成为可能,原因只有可能是出在这个半魔人的身上。

也许,对方是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给献祭了出来,用作第七魔人的核心,方才能够造出一个未完成的第七魔人,再由这个未完成的第七魔人分出魔人幼体,吞食祭品,壮大自身,等到魔人幼体回归本体,成为本体的一部分,那这个第七魔人的完成度就会越来越高。

但仅凭这样的方式,肯定还是不能完成这个第七魔人的。

最后,旧魔族派完成的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像核心的来源一样的半魔人而已,根本不可能创造出一个完整的真正魔人。

不过,这无伤大雅。

因为,这或许才是对方的真正目的。

那个半魔人也许就是想培养出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的真正的魔人幼体,再通过仪式,将其吸收,补充自身的不完整,让自己成为真正的第七魔人吧?

夏芙涅会说这个计划的最终受益者绝对是他,指的可能就是这一点。

“当然,如果他能够杀死我们姐妹六人中的任何一个,再吞食掉我们的魔人之躯,那他也可能成为完全的魔人。”

夏芙涅便如此讽刺着。

“拜此所赐,从很久很久以前,这个家伙就一直对我们虎视眈眈,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能不能吞食我们。”

“尤其是艾依,作为最后一个魔人,因运气好而先他几百年出生,使他变得不完全的罪魁祸首,他是整天想方设法的对付。”

“这次,我会变成这样,恐怕也是因为他想吞食我,成为完全的魔人吧。”

为此,对方布局数百年,这次还让自己麾下仅有三个的大使徒中资历最老亦是最强的一个大使徒出手,利用夏芙涅的独有技能的弱点来暗算她。

为的,就是成为完全的魔人。

“想来,那个所谓的第七魔人创造计划究竟能不能让他成为完全的魔人,他自己心里也是没底的吧?”

“所以,他才启动了数百年前布下的局,打算再争取一个可行的机会。”

“可惜,他没有算到你这个变数,最终痛失最为得力的部下不说,还恼羞成怒到直接跳出来,对我们出手,真是一如既往的没出息。”

夏芙涅就对这个差点成为了自己的弟弟的存在很是瞧不起,一言一行里全是轻蔑之意。

这样的夏芙涅或许忘记了,自己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多亏了这个没出息的半魔人。

希恩在听了夏芙涅的描述以后,心中升起的只有凝重。

“没想到,那个【原初恶魔】背后的首领居然是半个魔人。”

虽然只是有限条件下的魔人,但那也是实打实的超脱级战力,根本不容小觑。

“难怪整整千年,这个【原初恶魔】能够各种兴风作浪,要不是背后有超脱级别的存在支持,怕是早就被你们连根拔起了吧?”

希恩想通了很多的事情。

“算是吧。”夏芙涅不置可否般的道:“就算只是起伏不定的超脱级,那也是超脱,加上那家伙的独有技能就和他本人一样,阴险狡诈,不但没有完全遮掩自身的气息和行踪,还能为他人进行遮掩,连自然女神娜杜菈都找不到,可以说,整个【原初恶魔】就是因为他才得以成立,并存活至今的。”

这是现今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恶,一个无数人都想对付的地下幕后黑手。

“这一次真的幸好有你。”夏芙涅抬起眼帘,看向希恩,眼眸闪烁着道:“要不是你,这一次,我就真的栽了。”

恐怕,就是那个半魔人都没有想到,夏芙涅的身边,居然还有一个能够发挥出超脱级战力的人物存在吧?

否则,这一次,对方还真有可能成功袭杀,收下夏芙涅的魔人之躯,通过吞食夏芙涅,成为完全的魔人。

只是,希恩自己却是心中存有着疑惑。

“一个经营了数百年的布局,既然都打算启动了,那【原初恶魔】怎么可能不对我进行防备呢?”

这是希恩想不通的问题。

照理来说,自己在夏芙涅身边的消息并不隐蔽,帕里恩也是一副早知道自己在这里的表现,证明了这一点。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却从头到尾只展现了针对夏芙涅的布局,却没有针对自己布局,导致了最后的失败,这有点不合逻辑。

“难道他们真以为我只是个传奇级的勇者,即便有点影响力也不大吗?”

希恩不得不这么想。

只有这样才能说明对方为何没有针对自己拟定对策。

但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在帝都里亲手斩杀了一个迈入了超脱级的存在,这么大的消息,就没有人查出来吗?”

希恩费解了起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