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不必被打倒 623莱夏的真正来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当莱夏的声音响遍四周,清晰无比的被希恩给接收到的时候,哪怕是希恩,这会都说不出任何的话来了。

“魔王的躯体...”

希恩一阵哑然,看着莱夏的眼神亦充满着惊愕,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有猜到,菈夏这个魔法生命肯定与莱夏从王宫中盗出来的魔王物品有关。

他也有猜到,莱夏可能是将自己盗出来的东西作为素材,创造了菈夏这个魔法生命。

如此,那些大人物们对菈夏的态度,才会有所解释。

可就算是希恩都没有想到,那件与魔王有关的东西,居然就是魔王的躯体。

而菈夏,就是用魔王的躯体创造出来的魔法生命。

这意味着什么?

“你现在看到的菈夏,其实就是用的魔王的身体,只是里面是十年前被我创造出来的一个魔法生命的意识,而不是魔王本尊。”

莱夏向希恩说明了这样的一段隐秘。

“知道菈夏的存在的人,且同时知道当年的王宫地底深处封印着魔王的躯体这件事的人,就都能猜到这件事。”

只要同时知道这两件事,想猜到这其中的因果,一点都不难。

至少,对于那些消息灵通的各族大能者而言,猜到这点,看穿这点,真的一点都不难。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那么着急了吧?”莱夏苦笑道:“因为你把魔王给上了,即便只是身体。”

这简直就是能将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给吓死的恐怖消息。

希恩自己也忍不住抖了一抖。

没办法。

实在是莱夏的说法太恐怖了。

那可是魔王。

魔族的起源,终焉的象征,破坏的代名词,这世上一切灾难的开始。

连至高神欧姆妮丝都无可奈何,其力量甚至能够轻而易举的将欧姆尼珀坦森一分为三,化作神界、魔界及人界的规格外存在。

单纯的只论力量,只论战斗力,这位就是这个世界的最强者,无人能够超越。

要不是为了对付这位天敌,至高神欧姆妮丝不会召唤勇者,神族不会诞生,人族亦是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可以说,这位才是导致了欧姆尼珀坦森之所以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起因。

没有她,这个世界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只会是至高神欧姆妮丝一人的后花园。

结果,这位连勇者都得经过无数代的累积,直到千年前才成功打倒的存在,其躯体,竟就是菈夏本人。

这让希恩如何能够不抖呢?

可是...

“这没道理啊。”希恩忍不住道:“如果菈夏的身体就是魔王的躯体,那她再不济都不至于一点力量都没有吧?”

哪怕是千万分之一都好,菈夏若是拥有魔王的一丁点力量,都能胜过这世上绝大多数的人了。

但菈夏偏偏一点力量都没有,这就很离谱。

对此,莱夏的眼神变得比之前更复杂了。

“我想,应该是因为魔王在死去以后,其体内的魔力都消散在天地间了的关系吧?”莱夏幽幽的道:“由于魔力的尽数消散,魔王留下的躯体才会仅是一具空壳,不带半点力量。”

也就是说,除非是将魔王的魔力重新取回,否则,菈夏是不可能拥有力量的。

“魔王的魔力...”

希恩呢喃了一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的看向了莱夏。

他想到了一件事。

一件细思极恐的事。

“如果菈夏现在用的身体,其实就是魔王的身体,那...”

眼前这个和菈夏长得一模一样的魔族少女是怎么回事?

或者,干脆点说,眼前这个和魔王长得一模一样的魔族少女,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为什么会拥有和魔王一模一样的面貌?

她为什么要将魔王的躯体从王宫里盗出?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杀戮者派阀】这个旧魔族派里,与贝多等人一起,参加了十年前的王都大规模暗杀事件?

结合刚刚那句“魔王的魔力已经消散在天地间”的说法,以及莱夏那近乎得到魔法之神的垂帘般的独有技能,希恩的心中,一个更加不可思议的猜测出现了。

毕竟,希恩可是依稀记得,在这个世界里,魔法的起源,同样是魔王。

魔王才是创造了魔法的存在。

莱夏能够使用那种有如魔法之神附体般的力量,这绝不是毫无意义的。

加上她那和魔王一模一样的长相...

“莱夏。”

希恩面色变幻了好几下,终究还是没有忍住,问了一句。

“难道,你也是魔法生命吗?”

“用魔王的魔力作为素材,以魔王为原型的魔法生命。”

此话一出,周围的空气彻底的变了。

变得压抑,亦变得沉重了起来。

莱夏没有在第一时间里作答。

但她那显得越来越复杂的表情,无疑告诉了希恩答案。

良久以后,莱夏开口了。

“你知道吗?”莱夏似自言自语般的道:“千年前,魔王逝去以后,那些无法接受魔族投降的旧魔族是尝试过复活魔王的。”

这件事,希恩同样依稀有些记忆。

记得好像是艾依还是妮恩便告诉了希恩,旧魔族派的人曾经尝试过复活魔王,却失败了,所以才转向创造第二魔王,制造第七魔人的计划。

“魔王是不可能复活的。”莱夏依旧幽幽的道:“她复活的可能性已经从因果律的层面上被至高神欧姆妮丝给切除,除非至高神本人愿意放手,否则,魔王绝无可能复活。”

在这样的情况下,旧魔族派的人才感到绝望,从而不顾一切的想追求新的魔王。

“他们做了许多的尝试,其中便包括将魔王散落在天地间的魔力收集起来,用生体创造魔法赋予魔力肉体,让寄存魔王力量的魔法生命复活为魔王,或者成为新的魔王的基底。”

说着,莱夏讽刺了起来。

“但魔王复活的可能性都被切掉了,且魔王又是被身为天敌的勇者圣剑给讨伐的,圣剑的神圣力量肯定已经最大程度上的净化掉魔王的力量了,就算把散落的魔力残渣收集起来,又怎么有可能让魔王复活,或者是创造出第二个魔王呢?”

莱夏转过身,背对向了希恩。

“当然,也有人打着仿造出一个魔王的残次品来作为工具使用的主意,可魔王的力量是连至高神的力量都无法干涉的最强之力,就算强制性的给它赋予形态,给她身体,又能造出个什么好东西来?”

莱夏的声音显得越来越讽刺。

“于是,一个虽能灵活的运用各种各样的魔法,力量却绝对称不上是多强,只能用来躲猫猫,或者是做些另辟蹊径的用法的「失败品」便诞生了。”

那么,失败品的下场是什么呢?

要么被遗弃。

要么被废弃。

仅此而已。

莱夏就被遗弃和废弃了。

“当然,那些一心一意想复活魔王或者创造新魔王的最古老的旧魔族派对区区失败品看不上眼,别人却不一定。”

莱夏的声音开始变得平静。

“比如【杀戮者派阀】这种只要有能够用来杀戮的工具便心满意足的家伙,哪怕是失败品,都会想使用一下。”

就这样,莱夏被【杀戮者派阀】给找了出来,将其从被废弃的状态中重新启动,进而将其投入到战场上。

而十年前的王都大规模暗杀事件,就是莱夏被第一次真正的使用的时候。

但,命运从来都是捉摸不透的。

在那样的状况下,莱夏遇见了。

遇见了被封印在王宫地下最深处的魔王的躯体,即,自身的本源。

“那个时候的我几乎是脑袋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把「本体」给带了出来,冲出了王宫,把【杀戮者派阀】给背叛了。”

莱夏自嘲。

“幸好,他们不是我的主人,不然我肯定跑不掉。”

毕竟,魔法生命是无法背叛主人的。

这是铭刻在本能上的特性,如人需要吃饭,一旦绝食就会饿死一样,魔法生命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不能背叛主人,需要无条件的服从主人的本能便已经彻底刻在他们的体内。

除非主人身死,或者是被转让。

因此,魔法生命的本能就是服从。

莱夏无疑是比较好运的。

“当初创造我的人好像已经在我被废弃沉睡的期间死掉了,且没有将我的所有权转让给任何人,所以我是自由的,除非我主动认主,不然,我就可以以纯粹魔族的身份,在这个世上继续存活下去。”

莱夏转过头来,看向希恩。

“菈夏的主人则是我,除非是我死去,或者将她转让出去,否则,她也永远不能拒绝我的命令。”

这是魔法生命的铁则,或者说是她们的命运。

说这么多,其实,莱夏就是想说......

“你知道我们这十年里凑在一起,到底让多少人为之忌惮了吗?”

莱夏嗤笑着。

“我的存在本身便是魔王的魔力的凝聚体。”

“菈夏的存在本身则是魔王的躯体。”

“我们两个待在一块,要是产生了什么化学反应,比如合为一体之类的,或许魔王本尊是复活不了,但一个具有魔王部分力量的怪物突然出现在这个世上为所欲为,那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因为这样,王国才会出于顾忌,不敢追杀盗走了魔王躯体的莱夏,神族与魔族亦在彼此商量及牵制过后决定,不对其进行意外的接触和干涉,以免刺激到这对主仆,导致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世人便都对这对宛如双胞胎般的主仆忌讳不已。

那种忌讳,甚至比对死灵魔法的忌讳更深。

然而...

“有个愣头愣脑的勇者和我们那么接近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和菈夏产生了关系,你觉得,这件事大不大?”

莱夏的说法,让希恩再次无言以对。

这件事,大吗?

要说大的话,那会很大。

要说小的话,那也会很小。

只要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就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可若是一旦发生了什么,那就麻烦了。

“这样,你让我怎么把菈夏让给你啊?”莱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这就是莱夏目前的真实心情。

“你这魂淡,明明都有那个举世无双的公主殿下了,干嘛还要盯上我家菈夏啊?”

想着想着,莱夏又是一阵火大。

希恩真想喊冤。

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做出些禽兽不如的事情啊。

他现在都有种如梦似幻般的感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突然知道这样的隐秘,哪怕是希恩都有点觉得,是不是玩脱了。

想来想去,想来想去,希恩干脆不想了。

“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希恩撒手不管了。

没错,他放弃了思考。

天可怜见,他只是馋个女仆而已,谁知道扯出这么一大堆不可思议的隐秘来啊?

这对姐妹般的主仆居然都是魔王的一部分?

离谱。

太离谱了。

更离谱的是,自己这个勇者好像还把魔王给上了,至少是把身体给占了的样子,那就更离谱了。

如此离谱的状态,希恩表示,自己真的不想再多做思考。

不然,不知道得死多少脑细胞。

莱夏同样呈现茫然的状态,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反应才好了。

当下,莱夏只能叹出一口气。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莱夏嘀咕了一句。

“要是那个女神知道这件事,知道自己寄予一切,辛辛苦苦召唤而来的勇者居然被我家菈夏给摘了,估计又得发飙了吧?”

这句话,希恩没有听到。

不是他那被提升过的听力不行,而是他的脑子已经乱了,拒绝再接收一切信息量太大的事。

“我回去了。”

希恩便彻底放弃,扔下这么一句话以后,一个转身,消失不见。

就是不知道,这放弃思考的状态,究竟能维持多久了。

反正,莱夏是觉得,他肯定没办法当做不知道这件事的。

莱夏自己也苦笑了一声。

“没想到,我会有自己选择把这些事说出来的一天。”

明明自己最讨厌提起的事就是这些...

“我的心也乱了啊...”

莱夏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感受着体内流动的魔力,轻声呢喃。

“我们到底该何去何从呢?”

“告诉我吧。”

“克菈蒂丝...”

这些话语,便乘着风一起远去。

可惜,没有换来任何的回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