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之森,一处无比偏僻的悬崖边上。

“唰!”

在一阵破空声似的声响中,一道身影如同瞬移一般的突然出现在了这里,来到了这片悬崖之上。

莉德就趴在希恩的头上,看着这一幕,有些感慨般的出声。

“没想到,你这瞬间移动技能还能穿过精灵族的结界,直接瞬移到外面来,看来等级不低啊。”

莉德夸耀着。

希恩动了动脑袋,似乎觉得有些不舒服,或者说是不爽,不想被莉德给骑到头上去一样,想将其给甩下来,却没能得逞。

莉德便稳稳的趴在希恩的头上,像是黏在那里一般,不管希恩做出多大的动作,它都稳如泰山,纹丝不动。

希恩只能放弃。

“我也是最近才想到能用这个技能来穿过结界,直接进出结界的内外。”希恩颇为不爽的道:“要是早想到的话,之前我就不用等梅莉卡打开精灵族的结界,打草惊蛇,最后被那个精灵师团给包围了。”

瞬间移动的能力本就相当的特殊且稀有,除了空间魔法使以外,基本没人能掌握这种能力。

希恩虽掌握了这种能力,可毕竟使用的时间还不长,很多妙用,他都还在摸索之中。

而之所以能够想到用瞬间移动来穿过结界,全是因为莱夏的关系。

希恩就突然想到,那个大小姐作为空间魔法使,曾在十年前入侵过王都的结界,进入了王城,盗走了与魔王有关的东西。

既然那个大小姐能做到,那自己应该也能做到才对。

虽然,有些结界等级非常的高的话,连空间都会被隔开,哪怕是瞬间移动都没办法穿过去,但自己的【外见天命】不仅融合了众多技能,还被升到了满级,面对精灵之乡的结界,应该可以尝试一下才对。

于是,希恩成功的带着莉德,穿过了精灵之乡的结界,从精灵之乡里出来了。

否则,希恩想从精灵之乡里出来,在不动用暴力破坏的手段的状况下,还真得费一番功夫才行。

莉德甚至都想把米璐给叫回来,借助米璐的力量来穿行。

要不是希恩用【外见天命】做到了这件事,估计,到这里来的就不仅仅是这一人一兽了。

现在,听到希恩这么说,莉德摇了摇头。

“就算你们不打开结界,最后免不了得打草惊蛇。”莉德这么说道:“别忘了,精灵之乡里还有女王宫,索菲那丫头是不会发现不了入侵者的魔力的。”

“嘛,说的也是。”希恩满不在乎的回应着莉德。

莉德也不在意,直接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前方。

在那里,悬崖的石壁在坐落着。

“就是这里吗?”

莉德眯起了眼睛。

希恩没有回答,注视着眼前的石壁,突然,身上的魔力便喷涌了起来。

“【付与·驱散】。”

希恩的魔力化作波动,冲向了那石壁。

“嗡!”

下一秒钟,石壁上,一阵震颤声与一阵幻影的摇晃便同时出现。

没过多久,石壁在震颤和摇晃中缓缓的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洞穴。

一个入口非常辽阔,直径足有十几公尺的巨大洞穴。

洞穴,一股之前完全察觉不到的魔力飘散了出来。

那是一股邪恶、混乱且令人感到压抑的魔力。

“这股魔力...”

莉德面色一沉。

“真是熟悉的魔力呢。”

希恩则略显讽刺。

两人轻而易举的便认了出来。

这股魔力,正是炼魔仪式特有的魔力。

这说明了什么?

“果然,和那个自然女神说的一样,这里还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炼魔仪式。”

希恩缓缓的出声。

是的。

这里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炼魔仪式。

这个消息,就是娜杜菈告诉希恩的。

在即将回神界的时候,娜杜菈便告诉了希恩,她其实有在搜索泰戈尔之森中举办着炼魔仪式的幕后黑手的踪迹。

“对方应该是隶属于【原初恶魔】的旧魔族。”

娜杜菈向着希恩这么肯定的说过。

因为,以往,展开炼魔仪式的人,不一定会是【原初恶魔】的人,而只是被【原初恶魔】给利用了的第三者而已。

所以,想对付炼魔仪式不难,想揪出策划这一切的【原初恶魔】的人却是非常困难。

至今为止,不管是魔族还是神族,都不曾亲手抓到【原初恶魔】的真正成员,每次都仅是逮到了一些被利用的第三者而已。

亚特鲁峡谷那一次也是如此,最终仅制裁了以伽卢奥利家为首的一众贵族,在背后计划了这一切的【原初恶魔】的人却完全没有逮住,甚至都没有发现对方的踪迹。

而这一次,娜杜菈肯定了,在泰戈尔之森中兴风作浪的人,就是【原初恶魔】的成员。

会这么肯定的理由很简单。

“如果对方不是【原初恶魔】的人,那以我的权能的监视能力,早就已经发现了对方的踪迹。”

娜杜菈如此告诉了希恩。

“但这一次,我没能立即发现对方的踪迹,费了不少的功夫,证明对方拥有某种规避我的窥视的手段。”

这种手段,明显是【原初恶魔】的人才会拥有的。

那个最古老的旧魔族派便一直在戒备着自然女神的窥视,不仅频繁更换根据地和大本营,在人界及魔界来回穿梭,还有一些针对娜杜菈的权能的手段,方才能在这千年的时间里,一直相安无事。

这一次,娜杜菈在得知了炼魔仪式的再次出现以后,就一直在窥视泰戈尔之森中的状况,企图揪出这仪式的主导者。

谁曾想,娜杜菈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没能顺利的找到对方。

这不仅没让娜杜菈感到丧气,反而让她精神为之一振。

这位自然女神便意识到了,这一次出现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原初恶魔】的成员,方才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规避自己的窥视。

于是,娜杜菈彻夜监视着整个泰戈尔之森,企图找出对方的踪迹。

即便对方有些手段能够避免被自己直接发现,那亦没办法消除一些行迹。

再怎么说,对方都还是一个生命,需要进食,会留下各种生活气息和蛛丝马迹。

这些东西,即便被刻意消除了,都会留下些许不自然的东西,只要娜杜菈持续不断的寻找及监视,那肯定能够发现,并根据这些行迹,推测出对方的所在地。

拥有这种能耐,娜杜菈才会被很多存在戒备,认为她的权能无比的棘手。

否则,当初,赛拉就不会一直警惕着娜杜菈,这个【原初恶魔】也不需要一直频繁的更换根据地及大本营了。

就这样,经过整整一夜的搜索,娜杜菈成功的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这些蛛丝马迹连起来,最终指向的就是这里的悬崖。

娜杜菈会主动现身,与希恩见面,将这件事告诉他,也是一个原因。

拜此所赐,希恩才会带着莉德一起,来到这个地方。

莉德是很振奋的。

“如果这次真能逮住【原初恶魔】的真正成员,那无疑是一项大进展。”

莉德紧紧的盯着眼前的洞穴,感受着里面散发出来的炼魔仪式的独特魔力,沉声开口。

“你等等,我现在就通知散布在泰戈尔之森里的魔族,让他们把这里彻底包围。”

闻言,希恩没有表达意见。

把这里包围也好,省得有个万一,被好不容易逮住的老鼠逃了。

“现在,对方应该正在里面制造着炼魔吧?”希恩撇了撇嘴,道:“把仪式隐藏在这种地方,再从外面小心翼翼的抓来一只只的魔物,将它们扔进洞穴里,这样进行仪式的话虽然比较麻烦,却足够安全,不容易被发现,进而被你们破坏。”

这也算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既然兽魔和鬼魔都亲自带队过来围剿,以【原初恶魔】一向谨慎的作风,自然宁愿事情麻烦一点,都不愿意和敌人正面起冲突。

因此,对方只能偷偷的在暗地里举行炼魔仪式,不像之前,直接将一片魔物的栖息地化为仪式场地,肆无忌惮的展开仪式。

可惜...

“对方不会想到,这一次,自然女神降临了,且还把他们的蛛丝马迹给找了出来,发现了这个地方。”

希恩玩味的笑了笑,并这么对着莉德开口。

“我就先进去了,你呢?”

希恩如此表示。

他肯定是要先进去的。

这个仪式对人族不起作用,却会影响魔物和魔族的神智,让他们自相残杀,再加上还会将仪式内外两个空间给隔绝开来,即便是魔族的人过来了,且和贾辛塔那次一般,掌握有避免被仪式影响的手段,那都需要费不少的功夫才能进去。

希恩等不了那么久,也不想给对方太多的时间进行反应。

仪式场地已经被自己发现,对方迟早会反应过来,并作出应对。

若是对方跑过来正面迎击,希恩自然不虚。

怕就怕在,以【原初恶魔】那谨慎胆小的作风,对方会二话不说,直接撤退逃跑。

那样一来,希恩就没辙了。

所以,他得先进去才行。

“那我们就先进去吧。”莉德也很果断的道:“我的属下收到我留下的消息,应该会立刻赶过来,并采取行动,我们不需要等他们。”

“那就好。”希恩点了点头,道:“那我们进去吧。”

“嗯。”莉德点下了头。

一人一兽马上消失在了原地,让此方悬崖恢复了寂静。

只有邪恶的魔力,依旧在蔓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