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都湖心岛,神殿。

在神殿最深处的一块区域中,此时,神族的三大女神已经齐聚。

莉妲斯和阿妮玛就还没有回到神界,而是暂时待在了神殿里,不知道是莉妲斯不想回去,还是已经身心受创的她根本无力回去了。

阿妮玛一直都很温柔的安慰着莉妲斯。

直到娜杜菈出现在了这儿。

“娜杜菈?”

有些无精打采的莉妲斯看到娜杜菈出现,似乎怔住了。

“你来啦?”

阿妮玛一如既往的苦笑着,貌似有点累。

“辛苦你了,阿妮玛。”

娜杜菈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一边拍着阿妮玛的肩膀,一边出声慰问。

莉妲斯亦是直到这个时候才反应了过来,顿时委屈的凑到了娜杜菈的怀里。

“呜呜,娜杜菈,你听我说...”

莉妲斯便开始诉起苦来,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抱着娜杜菈,就是一阵抽抽嗒嗒。

“好好好,没事了。”

娜杜菈安慰着莉妲斯,却和阿妮玛交换了一个眼神。

两人并没有打算告诉莉妲斯,她们这段时间在做的事。

要不然,一旦又激起了这位命运女神过剩的责任心和使命感,那指不定又得让她冒冒失失的失控了。

所以,娜杜菈没有做多余的说明,只是说了一声。

“这次真的是你太冲动了哦。”娜杜菈和阿妮玛一样,责怪道:“虽然洛茜露丝缇殿下确实是你的祝福者,我也知道你很疼爱她,和她的关系很好,但人族的孩子的人生,我们只有引导的责任,不应该强行去干涉和介入,你今天这样做,最头疼的肯定是洛茜露丝缇殿下,难道你忍心看她为难吗?”

“呜...”莉妲斯没有说话,却扭扭捏捏的咽呜了一声。

显然,莉妲斯也是有些后悔的。

她知道自己容易冲动,也容易冒失,但每次就是控制不住。

作为习惯操纵世间一切的命运之神,因为过于容易干涉世间的一切,导致的就是面对无法操纵其命运的事物时,莉妲斯根本没什么应对的能力,最后便是像这样,彻底的失控。

可是...

“我不是已经道过歉了吗?结果他还说我...说我年纪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

莉妲斯又是变得抽抽嗒嗒了起来。

娜杜菈和阿妮玛都很想说,这不是事实吗?

然而,这句话一旦出来,只怕会对莉妲斯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

因此,娜杜菈只能说道:“嗯,这倒是他的不对,随便拿女孩子的年龄来埋汰别人,这是不能原谅的事情。”

“对吧?”莉妲斯一下子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连道:“娜杜菈也觉得不能轻易原谅他是吧?”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娜杜菈一边失笑,一边劝解道:“要是做得太过分,那可是会被洛茜露丝缇殿下讨厌的哦?”

“被洛茜讨厌...”莉妲斯顿时蔫了。

她可不想被自己疼爱的祝福者给讨厌!

“那...那我就诅咒他吃饭找不到餐具,上厕所没有水,想赚钱的时候会亏本,想买东西的时候钱包会弄失,走在路上的时候会踩到便便,进浴室里的时候会摔倒,最后就是想和我的洛茜亲近的时候会被打扰,被阻止,被迫停下来...!”

莉妲斯立即开始碎碎念了起来,那怨念,让阿妮玛和娜杜菈都有点胆战心惊了。

或许,换做别人的话,这的确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口头诅咒而已吧?

可是,莉妲斯是谁?

能够操纵命运的女神!

换言之,她的所言所语,全部都会化作现实实现。

哪怕希恩拥有【至高神的祝福】也是一样的。

毕竟,这不仅仅是针对他本人的命运进行的操纵,还有针对他周遭的环境进行的部分。

至少,在阿妮玛和娜杜菈看来,莉妲斯所下的诅咒,起码有一半是能够实现的。

这下,那个勇者惨了。

阿妮玛和娜杜菈只能在心里为其默哀了。

眼看着莉妲斯似乎还想继续诅咒下去,阿妮玛连忙出声。

“说...说起来,莉妲斯,没想到你今天会那么干脆的给他道歉。”阿妮玛一边转移了话题,一边又确实感到意外的道:“我还以为你不会那么轻易就妥协呢。”

闻言,娜杜菈也是觉得新奇了起来。

她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同样觉得很意外。

正因为是长年累月一直在一起,情感堪比姐妹的同胞,阿妮玛和娜杜菈才知道,这个现如今的至强者是有点小孩子气和顽固的。

她会那么干脆的向之前敌视的希恩道歉,着实让人很意外。

“我...”

莉妲斯顿时也是一阵哑然。

回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莉妲斯心中禁不住一阵悸动。

为什么莉妲斯会那么干脆的给希恩道歉呢?

原因很简单。

“那是第一个敢瞪我,还敢毫不留情的教训我的人...”

莉妲斯蚊声开口,让阿妮玛和娜杜菈都有些愣了愣。

但,这就是莉妲斯心中的想法。

作为最接近全能的存在,娜杜菈的力量是非常可怕的。

这世间的一切,除了有限的一部分以外,她就都能操控。

在至高神及魔王不在的现在,她是毋庸置疑的最强。

在至高神及魔王还在的时候,她亦是仅次于那两位规格外的存在的“第三名”。

没有人能够忤逆她,也没有人能够不顺从她,连神族和魔族都对她的力量感到忌惮,感到畏惧,从不敢正视她,更不敢轻易的冒犯她。

哪怕是阿妮玛和娜杜菈,虽然将莉妲斯当做亲如姐妹的同胞,可她们对莉妲斯也是抱着包容、庇护及亲近的态度,从未正面训斥过她,教训过她,最多就是责怪几句而已。

也就是说,莉妲斯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会和自己唱反调。

即便是魔人,对莉妲斯展现出来的那股针对,其实也是忌惮和畏惧颇多。

比如赛拉和艾依,表面上与莉妲斯抗衡着,但在莉妲斯出糗的时候,她们第一时间里向希恩说明的不是别的,正是她有多么强,多么可怕,对希恩的告诫也是让他千万别因为这样便小觑了莉妲斯。

这就是赛拉和艾依一直在警戒着莉妲斯,忌惮着莉妲斯的证明。

结果,没有人知道,其实,莉妲斯的心里是很寂寞的。

没有人会对她唱反调。

世间的一切又基本都如她所料。

在这样的情况下,长久的时间过去,莉妲斯又怎么可能会觉得这样“不无聊”呢?

命运女神无法操纵世界,但世界依旧会以她为中心运转。

只要使用她的权能,世间的一切事情,她基本都能实现。

这样轻松,这样轻易,这样简单,这样容易就能让所有的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莉妲斯便总是觉得,自己若是没有点原则,那可能早已堕落为邪神、魔神一类的存在,在内心的枯燥、无趣及寂寞之下,随心所欲的改动这个世界了。

为此,莉妲斯才在为此惶恐,为此害怕的状况下,给自己培养出了过剩的责任心及使命感,为的不是别的,就是限制自己内心的欲望及冲动。

她的失控,她的暴走,其实就都是被她刻意控制在这个范围内。

否则,真的任由内心的枯燥感失控暴走,那她早已将世间随心所欲的改造成自己的后花园,玩具屋。

“也许,这就是母神对世间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在魔王逝世以后,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永眠的原因吧?”

莉妲斯便是世上最了解欧姆妮丝的想法的人了。

一切都是那么轻松如意,那自然没什么乐趣可言。

可今天,那个男人却瞪她了,骂她了,甚至还毫不留情的埋汰她,看她的眼神根本不像其他人一样,充满忌惮和畏惧,反而像是看着个傻孩子一般,让莉妲斯感到生气,感到委屈。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莉妲斯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在生气和委屈的同时,居然还感到了开心。

因为,她的权能居然无法影响到那个人类。

换做平时,即便莉妲斯不刻意使用力量,她的权能也会随着她的心情,产生一些影响。

像刚出现的那个时候,莉妲斯由于对希恩的不满,其权能便发动过一次,方才让希恩感到“无可匹敌”了。

只因为,那个时候,整个世界都在针对他。

但希恩却在短短几秒钟内迅速挣脱,避免了自身的命运被干涉,让莉妲斯都惊疑了起来。

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莉妲斯才正视起了希恩。

否则,莉妲斯连和希恩同等对话的机会都不会给他吧?

后来,希恩又瞪她了,骂她了,所有的行为都和他人不同,出乎了他人的意料,更出乎了莉妲斯的意料。

那种完全无法掌控,又完全猜不到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的“新奇”感觉,让莉妲斯不自觉的感到了开心。

www.mimiread.com

于是,莉妲斯才会干脆的向希恩道歉。

兴许,连莉妲斯自己都不知道,她其实是一直想要一个敢无视自己,敢训斥自己,也敢对自己生气的朋友,而不是什么都会依着自己的“傀儡”吧?

想到这里,莉妲斯嘟哝了起来。

“算了,我还是不诅咒他了。”

场子必须得自己找回来才行。

希恩·孛兹图特。

咱是不会屈服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