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不必被打倒 455......就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谁...!?”

就在沃廉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冽时,蒂耶儿立即浑身一震,如有所觉一般,转过身,眼中浮现出厉芒。

只是,在蒂耶儿准备拿武器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武器根本没有带在身上。

在身着一袭礼服的状况下,蒂耶儿当然没办法带上自己的武器了。

于是,蒂耶儿心中一沉,却没有对此产生什么过度的反应,反而迅速冷静下来,紧视向前方。

在那里,沃廉也有些愣住了。

“没想到她的直觉这么敏锐。”

难怪那位大人会想得到她,哪怕是尸体。

脑中闪过这样的想法的同时,沃廉倒是没有失去分寸。

因为,他是“光明正大”的进入王宫的,谁都不会对他的出现进行问罪乃至是疑惑。

要不是这样,以阿里迪亚为首的近卫骑士团可不是吃素的。

所以,沃廉缓缓的走到了蒂耶儿的面前。

只见,沃廉的身上,居然穿着一套近卫骑士团的制式铠甲,腰间也佩戴着长剑。

“近卫骑士?”

蒂耶儿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老人”,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显然,蒂耶儿没有想到,在暗地里盯着自己的人,竟是一个近卫骑士。

但“老人”却是对着蒂耶儿微微一笑,笑容有些爽朗,但不知为何,让蒂耶儿非常的不喜。

因为,对方脸上在笑,眼中则连一丁点的笑意都没有。

那眼神,就像是在盯着一个猎物,或者说是盯着一个不喜欢的敌人。

单凭这一点,蒂耶儿便有理由相信,对方来者不善。

“你是谁?”

蒂耶儿沉声质问。

“老人”没有回答,只是施施然的说了一句。

“跟我走吧,蒂耶儿·埃尔贝因。”

一上来,对方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蒂耶儿皱起了眉头,没有说话,或者说是懒得说话了。

既然对方打算什么都不透漏,又来者不善,那直接将对方拿下即可,不需要再继续废话下去。

沃廉似乎看出了蒂耶儿沉默下的杀机,虽然对蒂耶儿的存在感到相当的不愉快,却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有被莱菲鲁特家重视的素质。

不光是天赋,更是因为这份冷酷,这份淡漠,作为一个杀手、刺客而言,着实是难得的。

也许,这个“混血”意外的是个天生的杀手。

就是不知道,莱菲鲁特家想要她也就算了,那位大人又是为了什么才想要她。

想到这里,沃廉骤然出声。

“别着急拒绝。”沃廉便还是那么泰然自若,令得他看起来无比自信的道:“这对你来说不一定是件坏事。”

闻言,蒂耶儿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沃廉。

那冰冷无情的模样,反而抹消了沃廉心中对蒂耶儿的一些偏见,转而感到赞赏了起来。

身为一个莱菲鲁特家培养出来的最优秀精英,沃廉对哈维斯那对谁都友好,如浴春风般的待人方式是很不屑的。

对他来说,这个世界上就只分两种人,一种是能杀的人,一种是不能杀的人。

对能杀的人不需要付予感情,更不需要笑脸相迎。

而对不能杀的人,那更是不需要过多接触,不需要过多的来往,因为双方不会有交集。

这也是沃廉在希恩的面前那么桀骜的原因。

他就基本不会对任何人客气,只会判断他们的价值,判断他们第一种人,还是第二种人。

所以,沃廉不需要他人对自己温柔,那连一毛钱都不值,反而是这种冷酷和冷淡,让他有一种在刀尖上跳舞,有一种可以迅速的判断对方是哪种人的“省事”感。

加上对身为杀手、刺客的自傲,沃廉便不但没有对蒂耶儿的冷漠感到反感,反而欣赏了起来。

拜此所赐,沃廉的语气变成了轻笑。

“其实,我一直都在“看”着你,蒂耶儿·埃尔贝因。”

沃廉自言自语似的开口了。

“别人都以为我一直在老老实实的等着支援过来,甚至认为我已经撤出王都了,可其实,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呢?”

说着,沃廉举起了例子。

“一个星期前,你和你小队里的女人一起执行了一次巡逻任务,地点为东区的平民居住区,那时,有一个小孩一直从你们巡逻的地方跑过去,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

“五天前,你和你小队里的犬人及精灵一起在西南区的数间店采购了一些物品,那时,有一家店的店员一直在看着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

“还有三天前、两天前乃至是昨天,其实都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你。”

“这些,你都发现了吗?”

沃廉玩味般说出来的话,让蒂耶儿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险恶。

“你的目的是什么?”

蒂耶儿的声音终于变得充满了冰冷及杀气。

那仿佛随时有可能暴起伤人的杀气,不但没有吓到沃廉,反而让他内心亢奋,神色愉悦。

因此,沃廉也没有隐瞒自己想法的意思。

“我本来的目的是直接杀了你,把你的尸体带回去就好。”沃廉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沙哑的笑道:“但希恩·孛兹图特展现出来的力量,着实把我也给吓了一跳,如果我冒然对你动手,估计没办法活着走出王都。”

沃廉虽然狂傲且桀骜,却是一个为了完成任务而不择手段的暗杀者,自然不会在明知不可为的状况下,继续做没有意义的事。

有鉴于此,沃廉才会决定,放弃本来的计划。

“现在,在别人的眼里,“我”应该已经离开王都了。”沃廉冷笑道:“可我一直在你身边。”

至于目的,已经不言而喻。

既然硬来不行,沃廉只能怀柔。

没错。

沃廉就是打算让蒂耶儿心甘情愿的跟着自己走。

那样一来,即便是希恩都没办法了。

为此...

“告诉你一件好事吧。”

沃廉狡诈的笑着,并缓缓的开口。

随着沃廉的开口,原本冷漠的蒂耶儿先是表情一滞,随即脸上浮现出诸如动摇、震惊、不敢置信乃至是无言以对的情绪来。

等到沃廉说完以后,蒂耶儿已经低下头,握紧了拳头,一言不发了。

“告诉我你的选择吧,蒂耶儿·埃尔贝因。”

沃廉便看着这样的蒂耶儿,脸上的狡黠笑容始终没有消失。

蒂耶儿沉默了。

而且,还是沉默了许久许久。

直到良久以后...

“别骗我。”蒂耶儿以至今为止最为冰冷的语气,道:“如果被我发现你欺骗了我,那我会将你千刀万剐,剁成碎片。”

听到这话,沃廉满不在乎的点了点头,心中亦是暗道了一声。

“任务,成功。”

......

“嗯?”

同一时间里,娜杜菈似有所感一般,讶异而起了。

“他跟蒂耶儿·埃尔贝因说了什么吗?”

娜杜菈掌握了蒂耶儿那边的状况。

关于沃廉的所作所为,这位自然女神便都是清楚的。

但是,娜杜菈还以为,沃廉做出的一切,都是为了悄无声息的潜到蒂耶儿的身边,对蒂耶儿出手。

谁曾想,对方好像没有选择动手,而是选择跟蒂耶儿进行了对话的样子。

这让娜杜菈有种不好的预感。

可是,很快的,娜杜菈的注意力又是不得不被眼前的状况给引走。

没办法,实在是这边的状况,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忽视的。

“我就老实说了吧!”

偏殿里,王宫最为豪华的待客厅中,莉妲斯便一拍桌子,不容置疑的出声。

“这桩婚事我不同意!绝对不同意!”

至强的女神就在这里大声的喧哗着,让一旁的安西都哑口无言了起来。

赛拉是翻了一个白眼。

“我说,命运神,这样无理取闹可是很丢脸的哦?”

赛拉意有所指。

“人家结不结婚,关你什么事?”

艾依更是毫不留情的开口讽刺。

“嗯嗯!”

一旁,莉莉丝煞有其事般的点着头。

连阿妮玛都是一副头疼的模样。

“好了,别闹了,莉妲斯。”阿妮玛拍着莉妲斯的肩膀,温声道:“我知道你很重视洛茜露丝缇,甚至把她视为自己的女儿,但我们身为女神,不应该用自己的喜好来束缚祝福者的人生,这是不对的。”

阿妮玛的语气,简直就像是在劝着一个小孩子。

“但是...!”

莉妲斯顿时变得两眼泪汪汪,好像很委屈了起来。

希恩和洛茜待在一边,从刚刚开始就没有说上一句话。

“人家是这么说的哦?”希恩是有气无力般的道:“你不去劝说两句吗?”

“......没用的。”洛茜一副放弃的表情,无可奈何似的道:“一旦进入这个状态,不管我说什么,莉妲斯大人都听不进去的。”

显然,洛茜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了。

就是因为这样,在莉妲斯出场以后,洛茜才会一直选择一言不发,默默的在一旁观望吧?

不是因为洛茜不想表达一下意见,而是她很清楚,给予自己祝福的这位至强的女神,究竟有多顽固。

“莉妲斯大人是最先诞生的女神,最初的生命,所以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应该引导他人成长,为世界的发展及生命的成长负起责任,为此在无数的岁月里培养出了非常强盛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认为自己有义务肩负一切。”

洛茜叹出了一口气。

“但这过于强盛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有时候也会失控暴走,让她一意孤行,听不进别人的话,自顾自的闹出很多大事。”

这一次,大概就是对方认为自己是给予洛茜祝福之人,是相当于洛茜的母亲一样的存在,因而才会失控暴走的吧?

毕竟,女儿出嫁了,自己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这要是不担心自己的女儿嫁了一个坏男人,或者是想着自家的女儿是不是被人骗了,被人拐带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莉妲斯炸了,直接不管不顾的跑到人界里来,什么都没想的便想阻止这场订婚仪式。

只是...

“反正我就是不同意!不!同!意!”

眼看着莉妲斯开始闹起别扭,希恩心中只有一句话。

“至强的女神...吗?”

......就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