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里周平见横沟重悟在打电话,冷笑一声,对池非迟道,“好了,你给我慢慢站起来……”

池非迟依旧侧对青里周平半蹲着,低头看地上的影子,声音冷淡但也果决,“不要。”

青里周平:“……”

其他人:“……”

冲矢昴刚打算出声吸引注意力,被池非迟的反应弄得脑子都卡了一下。

在青里周平觉得即将得逞、放松一些、没有那么紧张的时候,他出声吸引青里周平的注意力,让池先生借机脱离挟持,要是池先生肩膀后的伤实在严重、反应不过来,他还可以缓缓接近,趁机出手拉开青里周平拿到的手,这个想法很好,但是……

池先生这个反应出乎他的意料,让他摸不准青里周平接下来的反应,也就不敢轻举妄动,而且脑子有点乱。

“你、你说什么?”青里周平也被池非迟的反应弄得一懵,恼火道,“你给我慢慢站起身!”

“不要。”池非迟回应依旧冷淡果断。

横沟重悟拿着手机,看着两人,不知道是按青里周平的要求做、稳住青里周平,还是该让同事马上准备急救止血的东西。

他很愿意配合,可是现在被挟持的池先生不配合,这可怎么搞?

冲矢昴眯眯眼看着两人。

他好像明白池先生的打算了,池先生没指望他们帮忙,应该是打算自己让青里周平被其他事情干扰,然后趁机脱身……

青里周平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放弃这个挟持目标,他就只能束手就擒了,而要是不小心弄死了,他同样也跑不了,可是人家不配合,他能怎么办,他也很为难,“你、你……”

池非迟语气沉静,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疑惑,“为什么你可以割我一刀?”

以前为了救人,他被犯人戳一刀就算了,这一次他没有试图救人,也没有试图改变剧情,为什么还会挨一刀?

是赤井加柯南两个刁民造成了‘1+1>2’的克制效果,还是今天他注定有血光之灾?或者……是各种小变化堆积出的巧合?

比如他在场,比如小鬼们习惯了待在他身边,比如那刀子扬起来晃了他的眼,比如今天的夕阳对他不太友好……

“为什么……”青里周平一头雾水,无语道,“笨蛋!当然是因为……”

池非迟脸一黑,没有受伤的右手伸出,抓住了青里周平持刀左手的手腕,猛然用力往前拽,同时站起身。

“我手里有刀……”青里周平被大力一拽手腕,手腕发出咔擦脱臼声,整个人还被未削弱的力道拉得晃过池非迟身前、甩向岩壁下,正懵着,背和后脑勺就重重撞上了岩壁,下一秒,脖子也被一只袖子有些黏糊糊的手臂重重压住。

“人肩膀上的骨头还是很硬的,下方又没有大血管和太多神经,”池非迟站在青里周平身前,左手小臂压着青里周平的脖子,目光发冷道,“所以我不是用‘割’来形容吗?”

青里周平整个人后背贴岩壁,脱臼的左手手腕还被池非迟紧紧握着,刀子脱手掉落,脖子又被池非迟用手臂压住,窒息感之下,手腕、后背、后脑勺都在疼,压根想不起来用另一只手脱困,连呼吸都困难,更没办法发出声音。

其他人怔怔看着局势一下子逆转,有点反应不过来。

好像没事了?

池非迟松了手,往青里周平腹部补了一击,垂眸看着捂住肚子倒下的青里周平,“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失去了反击能力?”

冲矢昴回神后,下意识地抬手推了推眼镜。

这话真是……

他刚才也觉得池先生没法反击了。

柯南汗了汗。

青里周平应该没想到,自己试图挟持的,是一个身手好还会暴躁捶人的蛇精病吧……

“横沟警官?横沟警官?”

横沟重悟听到电话那边的同事接连呼喊,忙拿起手机道,“立刻过来逮捕青里周平,顺便把急救医疗包拿过来!”

其他人这才想起池非迟后肩还有伤,看了看地上的血迹,又看了看青里周平脖子上被池非迟左臂压过、留下的血迹,连忙围了上去。

池非迟身上外套是黑色的,看不出血的颜色,不过外套是夏天薄款,防风材质也吸收不了多少血液,后肩伤口不深但被拉了很长一条,之前手臂垂在身侧时,有血顺着手臂流到了手背、手掌上,也有一些血滴滴落在之前半蹲的地方。

“池哥哥,你感觉怎么样?”步美担忧盯着池非迟的左臂打量,“是不是很疼?”

光彦转头看着从警方游艇上跑下来的警察,“应该要快点止血才行吧!”

拿着医疗包的警察看到岩石上一片片、一滴滴血,一个脖子鲜红、一手捂住肚子地倒地,一个被围着、小孩子伸手拉住左手的手掌也有血迹,一时间愣住。

这是发生了什么?怎么感觉现场十分惨烈?

元太跑过去,拽住拿医疗包的警察往这边拖,“快点!快点!”

“啊,可是……”警察迟疑着看向岩壁下的青里周平。

那个脖子上有血迹,痛苦得好像马上就要断气了,真的不用先急救一下那个吗?

“他没事,脖子上的血迹是池先生刚才按上去的,”横沟重悟蹲在青里周平身前,检查了一下青里周平的情况,一时说不上池非迟和青里周平谁更惨一点,站起身,对过来的部下道,“左手手腕脱臼,腹部挨了一下,脖子上有压痕,不过应该没事,带他回去的时候,小心别再扭到他的左手。”

池非迟脱了外套,在一块岩石上坐下。

灰原哀不太放心粗手粗脚的警察,自己接手了伤口处理任务,拿剪子把T恤后肩部分一点点剪开,大致看了一下伤口,低头从医疗包里翻着东西,“伤口大概有10厘米,上方比较深,下方要浅一些,我先清洗止血,做简单的包扎,剩下的等到了医院之后,交给医生处理。”

步美帮忙把能用的清洗药水都翻了出来,“小哀,给!”

横沟重悟等灰原哀做了简单的伤口处理后,才和一群人一起返程,送池非迟和青里周平到医院。

在坐船返回码头的路上,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等池非迟从治疗室出来的时候,发现阿笠博士已经赶到了,跟横沟重悟打了招呼,搭阿笠博士的车子回去。

“我已经把煎蛋机修好了,发现你们还没有回来,也没有打电话过来,才打电话问了昴先生,”阿笠博士进门后,打开灯,无奈道,“这才知道非迟又受伤了。”

冲矢昴帮孩子们拎着两个装鱼的桶,跟进门,“池先生经常受伤吗?”

元太回忆着,“经常打倒犯人……”

“不过也不止一次被犯人伤到,”光彦看了看单手换鞋、比大家速度慢一点的池非迟,站在一旁等,一脸老成地叹道,“不是掉下海,就是被刀子刺,还遇到过杀人凶手开车追击。”

冲矢昴跟着阿笠博士去放好桶,回头问道,“是不是追犯人的时候太拼了?”

“不是,”池非迟换好鞋,起身道,“只是他们突然想杀了我。”

灰原哀跟在一旁,悄悄留意冲矢昴。

这家伙是不是在打听什么?

柯南心里呵呵干笑,“有时候因为池哥哥太敏锐、让他们感到威胁吧,有时候是因为意外中刀,至于被追击那一次,是因为凶手谱和先生比较欣赏他的曲子。”

“有时候是被柯南和毛利老师连累。”池非迟补充道。

柯南:“……”

“还真是无辜受累又千奇百怪的理由,”冲矢昴失笑,想起自己这一次跟不上池非迟的推理速度,心里纳闷之余,也感慨池非迟敏锐过人,“看来有时候太敏锐也不是好事。”

就拿池先生送他同事进警局这事来说,那时候他都觉得池先生是个麻烦,最好想办法支开,如果他们是犯人,估计也会考虑把池先生直接弄死吧。

灰原哀:“……”

太敏锐不是好事?这个人这么说,是在暗示什么吗?

柯南倒是想起某个组织,怀疑池非迟是不是太敏锐发现了什么,才会引起那个组织的注意,不过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只能在心里保留怀疑,“对了,池哥哥,你在听到开田先生介绍他们三个人名字的时候,好像就抬头看了青里先生一眼,那个时候,你就怀疑他是犯人了吗?”

池非迟‘嗯’了一声,往屋里走。

“为什么啊?”柯南追上去,“那个时候还没有看过开田先生的潜水手表,我们不是还不知道表盘背面被磨掉的字是‘FISH’吧?”

“日本中的汉字源自中文,我看过不少中文书,”池非迟道,“听到青里周平这个名字的前三个字,就会立刻想到刻痕提示的鲭鱼、鲤鱼和鲷鱼。”

柯南无语半月眼,“那我这次没有想到答案,你是不是想说,是因为我平时不看中文书?”

池非迟点了点头。

如果了解中文的话,这个案子应该是最简单的了。

柯南心里干笑,忍不住看了看同样一脸无语的冲矢昴。

请见识一下池非迟式安慰,不能只有他一个人被虐嘛。

“好了好了,案子的事以后再说,”阿笠博士无奈笑道,“非迟受伤了,要是活动左手,说不定又会扯到伤口,非迟,小哀上次给你买的衣服,正好还留在这里,没有给你送过去,你就去换身干净的衣服等着开饭,今晚做饭的事就放心交给我吧!”

步美尴尬笑了笑,“放心啊……”

光彦一脸怀疑,“博士,你能搞定吗?”

“我们钓到了好多鱼,”元太不舍地看向水桶,好像两桶鱼就要被糟蹋了一样,“还想让池哥哥吃顿好吃的,多补一补身体呢。”

“那不如让我来负责做料理吧,”冲矢昴见其他人看他,眯眯眼笑道,“我做料理虽然比不上池先生,但应该不会太糟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