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二卷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路加?弗赛露的困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路加,『王之剑』最近会有一个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男爵千金入学。到时应该会选拔护卫人选,你就从铜星去参加那个护卫选拔吧」

一星期前,路加从哥哥那收到这命令。

罗伦佐・弗赛露是路加的异母兄弟。

就算流著的血有一半相同,由公爵千金生下的罗伦佐与平民女性生下的自己仍有著比山更高的隔阂在。

光是称他为哥哥便已经冒昧不已了,但眼前的美男子却允许自己这样称呼。

自己在母亲过世后能被弗赛露家收养,也全是因为他帮忙说情。

不可思议地,弗赛露家最有发言权的不是父亲也不是长子,而是次男的罗伦佐。

父亲弗赛露公爵与弗赛露家的长子都还没承认路加的存在。

只有被称作稀世天才的罗伦佐认可了自己。

是罗伦佐给予自己生存价值,他便是路加的生存意义。

所以身为美的化身的哥哥一下令,路加便马上决定要实行,但……

「男爵……千金吗?」

没有立刻允诺是因为命令太过异质。

贵族千金不可能入学『王之剑』,不可能可以。

就算是王族,女性也无法入学『王之剑』。

路加一瞬间以为是这聪明的哥哥说错了,但只有这哥哥绝不会发生这种失误。那么就是自己耳朵有问题了。

「虽然还没公开,但『王之剑』将成为实现她提案的据点。虽然没有前例,但她将获赐紫星」

「获赐紫星……?」

路加无法置信地倒吞一口气。

紫星是王的代辩者。

从来没听说有女性获赐紫星。

不对,至今光是赐星给女性本身都未曾有过了。

「第一王子和她的婚约者真有眼光。————那毫无疑问是个天才」

不被任何一切禁锢束缚的罗伦佐,著迷似地低语著。

被稀世天才称为天才的少女。

(……究竟会是怎样的人呢)

紧握的拳头,更加用力。

「尽可能让她中意你些,然后向我报告她的动向」

至今没有收到这种命令过。

让别人中意自己,自己真能做到吗。

不安的日子过去,见面当天出现的是一名可爱的少女。

虽然她的发色和瞳色与自己相同,看起来却完全不同。

宛如夜空的头发与新绿般的眼瞳,怜爱的嘴唇娇红欲滴。

但她的眼睛有些无神,是在紧张吗。

深闺千金这词仿佛就是拿来形容这少女一般。

就算罗伦佐搭话,可爱的少女也只是纤纤弱质地微微笑著。

完全看不出来是获赐紫星,要推进大规模事业的少女。

————路加曾这样以为。

然而今天护卫一天就彻底毁掉那第一印象了。

亲和却又强势的她让人无法想像是深闺千金,而且她的器量还大到被中伤也毫不动摇,其中最为强烈的便是那嘴唇所编织出的一字一句。

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路加便忍不住想叹气。但心想不能在哥哥面前露出丢人样子的路加拼命地忍住了。

这哥哥正看著紫星少女要自己转交给他的文件。

坐在流线型的椅子上,哥哥优雅且充满知性的灰色眼眸正扫视著文字。

但在剩没几页的时候,他翻页的手停下了。

「哥哥?」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罗伦佐的眼中一瞬间闪过困惑的神色。

「没事……」

但罗伦佐宛如画笔画出的秀丽眉毛却在说没事的同时皱了起来。

他连自己一页都看不下去的困难书籍都能不皱眉头地快速读完,这样的哥哥居然少见地感到困惑。然而他马上就又变回原来那平淡的表情继续翻页。

过了一会儿,读完文件的他拨动那蓝锖色的长发感叹起来。

「索菲大人果然是位有趣的人物呢……」

从嘴角的微笑看来,罗伦佐似乎相当中意那份文件写的内容。

超乎预想的好东西,他的表情这样诉说著。

「那么,索菲大人今天一天的样子如何?」

「呃……」

路加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索菲大人相当有精神。……还有就是」

在对女性没有免疫力的路加看来,索菲・莉尼艾路这名少女实在太过鲜明强烈,让他不知道该如何说明是好。

尤其路加也明白要是把食堂和金星发生那事说出来就糟了,所以他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

本来全都应该要报告的。

就算把那骚动讲出来,肯定也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只会有情报进到罗伦佐耳中而已。而这哥哥也绝不会不小心说溜嘴。

然而路加还是说不出来。

(毕竟那可是紫星大人的命令……)

这还是路加第一次在心中找借口。

「索菲大人对选择『王之剑』作为根据地有些困惑的样子。并且第一天因为不安的关系几乎没有记住问候过的各位人士」

没有说是没干劲所以没记住,路加尽可能婉转地传达后,罗伦佐看向他一眼说道。

「怎么,索菲大人已经理解了吗」

聪明的哥哥马上注意到路加用词的违和。

对用细长手指抵著嘴巴,说著「比想像中的还早呢……」的哥哥,路加慌忙谢罪。

「非常抱歉,都是我太过无用!……索菲大人马上就注意到我是因为哥哥的命令才成为护卫的」

「嘛,报上姓名这马上就能明白。所以她是叫你别做这种间谍般的事情?」

「不是……。只是,那个」

「怎么?」

「她只说了别报告她不淑女的部份,除此之外并没有禁止」

罗伦佐无法理解似地眯细眼睛,随后轻轻地笑了。

「没想到拟定那计划的人竟然还会在意淑女不淑女……」

罗伦佐宛如坚硬宝石般的氛围变得有些柔和。

好久没见到哥哥的笑脸了。嘴角上扬的微笑偶尔还能看到,但这种发出声的就几乎没有见过了。

「那除了不淑女的发言和行动外还有什么吗?」

「索菲大人为了了解『王之剑』,现在正打算黑星、金星、银星、铜星的授业都去参观一天。……但女性的紫星果然还是不太为人所接受,学园的气氛说不上良好。今天似乎因为护卫是我的关系,还有人口吐恶言就逃跑」

先前的笑容宛如谎言般瞬间消失,罗伦佐微微皱眉。

「索菲大人的反应是?」

「不在意到令人惊讶的地步。比起说是忍耐,更像是真的毫不在乎。明明知道我没有威吓力,索菲大人却还说明天希望也是我来护卫」

这话让罗伦佐满意地翘起嘴角。

「被中意上了呢。一般贵族千金应该会更喜欢让杰瑞德・佛西士来护卫才对」

「可能只是我的错觉……。但索菲大人好像不太喜欢黑星的样子」

无论是美貌的杰瑞德・佛西士,还是获赐黑星一星的基斯・达特利,索菲都不甚喜欢,甚至言行还有些带刺。

虽然也可能是自己的错觉,但索菲除此之外的言行都很温柔,所以路加才在意。

「索菲大人大概是注意到最不欢迎她的就是黑星了吧」

「咦……」

那个口吐恶言就逃跑的男人,路加脑中再次闪过他的声音。

————诓骗殿下,还什么紫星。

黑星真的都这样想的吗。

那可是获赐银星五星的罗伦佐・弗赛露所认可的少女喔?

还是他们连这都以为是虚像?

「黑星从以前就只有自尊心特别高。……嘛,例外也有一个就是了」

罗伦佐自言自语地说道。

哥哥还是第一次提及『王之剑』时代的事情。

虽然路加并不是对那个人是什么人物没有兴趣,但他很明白异母弟不是可以追问这些的身份。

「今天虽然和金星发生了些麻烦,但应该没什么问题。作为讲师前来的艾伦・奥斑大人似乎也相当中意索菲大人。」

金星之中没有人敢与被称作金狮子的艾伦・奥斑为敌。

「是吗……。路加,每当艾伦・奥斑接触索菲大人就和我报告」

「好的。那个……艾伦・奥斑大人说索菲大人为塔利斯的发展贡献许多,且在他国商人间相当有名,这是真的吗?」

「啊啊,是真的」

罗伦佐拿出数张写满满的文件递给路加。

那是索菲・莉尼艾路的调查书。路加开始阅读调查书。

她予以塔利斯的商人智慧,为其带来更甚于王都的饮食文化。她还比任何人都早看上砂糖主要原料的亚麻涅,成功进行精制。除此之

(继续下一页)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外她还改良了多种农作物,让收获量和味道都获得提升。她所研发的砂糖也高价卖到了他国去。

但最引人注目的是她幼少时期的记述。

那边记载著索菲・莉尼艾路幼少时期有极高可能性与第一王子接触过,两人关系相当之好。

「她自身便相当有价值,无法理解这点的黑星实在愚蠢。竟然这么早就对可能成为第一王子侧室的女性找碴」

「……第一王子的侧室」

从哥哥口中听见自己读完记述曾考虑过一瞬间的事情,但两者的份量完全不同。

「怎么了?」

「没,没有……」

心情不知为何有些沈重。

就算本人说护卫就交给你了,但对方可是获赐紫星的高贵之人,本应与自己无缘。

然而自己却不知为何有些气馁。

『我喜欢你』

获赐紫星,与自己发色瞳色相同的少女曾这样说过。

到现在路加仍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对自己这样说。

但她用那宛如看著战友的眼神看著自己时,内心不知为何涌过一阵热流。

如果这就是她的处事之术的话,愚蠢的自己在那一瞬间就已经被击落了。

对路加来说,重要之人只有罗伦佐・弗赛露。应该只有他才对。

他就是自己活著的意义。

路加从六岁被弗赛露家领养以来就一直拼命锻炼著剑术。

平民几乎都目不识丁,当时的路加也是无法读写的小孩。而那小孩唯一有的才能就是剑的才能。

直到因为哥哥的推荐进到『王之剑』前,路加都全心全力地锻炼著剑术。

虽然被罗伦佐说了从黑星入学,但像自己这种人以弗赛露之名进到黑星实在太过逾矩。

虽说如此,但弗赛露家的人进到铜星也一样异质。

当不成贵族也成不了平民,哪边都没有自己的归处。

结果自己还是只有剑。

所以路加才拼命地努力,就算努力到吐血也咬牙继续忍耐。

在大太阳下失去意识都是家常便饭了。

路加入学后马上就作为异样的天才驰名。

现在都到了被说是单论剑术已经能与那个杰瑞德・佛西士并肩的程度了。

就算这样,铜星果然还是没有路加的位置。

越是变强就变得越是疏远。

但路加不需要自己的归属,只需要哥哥的认同。

(所以我只要继续保持这样就好……继续保持现在这样)

经验和教养都不够的自己只能照做。

不去理会内心感到沈重的理由,路加只管看向眼前自己所需完成之事。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