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二卷敬启天马我生气气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马,我现在生气气了喔。

生气气!

…………不行呢。

本以为说可爱点心情也能好些,但果然只是无谓的挣扎。

天马,因为护卫长太好看而不爽想去找他麻烦的我,是不是人间失格呢?

但我觉得这也是没办法的唷?

长相好,体格好,家世好,完全就是在挑衅不受欢迎的男人呢。

咦,我现在是女的?

就算是女性,也会不爽受欢迎的男性唷!

真抱歉呢,连内心都这么贫!

————哎呀抱歉,稍微有些混乱了。

我真是的,举止竟然如此地不淑女……咕,这也全是杰瑞杰瑞的错!

明明都拐弯抹角地说那么多坏话了,那家伙却完全不在意。

昨天也一直跟在我后面,跟到我都要精神衰弱了。

虽然是护卫我却完全没被人保护的感觉,反而越是和他在一起越累,而且还得挤出一点都不想挤的假笑。

才两天就把我的精神消耗到如此程度,杰瑞杰瑞恐怖如斯!

事已至此,只能和雷奥雷奥一样,让那男人找个像是尼可拉的美少年在一起了。

这样既能让我敬爱的拉娜姊姊大人高兴,也能让女学院的各位姊姊大人不再被名为恋慕——我个人是希望能丢进垃圾箱——的感情所左右。

没错,帅哥全都给我接受行间之刑吧!

雷奥雷奥有尼可拉,杰瑞杰瑞就没有类似的人吗?

下次就去找看看,对杰瑞杰瑞行以行间之刑吧。

好好期待吧,天马!

早晨。由于昨晚过于劳累直接睡去的我,趁著早上写完昨天没能写给天马的信纸后,便马上下到一楼。

来到『王之剑』的索菲都起得很早。因为这里和『女王的蔷薇』不同,有著能自由使用的厨房。

「目前为止,只有这最值得感谢呢」

索菲熟练地边切菜边嘀咕。

在她如此嘀咕的时候,莎妮进来了。

「早上好,索菲大人」

索菲以同样可爱的笑脸,回复莎妮可爱地微笑著的招呼。莎妮也马上开始帮忙料理。

这建筑的佣人除了她以外,其他就只有守门的圣骑士。

虽然莎妮的负担怎样看都有些过大,但菲利欧不想配新人给索菲,而莎妮也同意这想法,所以就变成外包一些简单的工作出去了。

料理也因为这样变成由索菲来负责。

莎妮很清楚料理是索菲的兴趣之一,所以也没有说什么贵族千金不该料理之类的话。取而代之的是莎妮会这样一起帮忙料理。

做完早餐和中午的便当,索菲在和莎妮一起享用早饭后回到寝室打理身子。

只有这时候索菲一定会请莎妮帮忙。会这样做也是因为打扮索菲似乎是莎妮最幸福的时刻,要是剥夺那工作她就会露出悲伤不已的表情。

少了工作还不觉得高兴,要说是莎妮的作风倒也挺像的。

正当打理完身子的索菲在把东西收进包内的时候,出去一次的莎妮又回到了房间。

「索菲大人,今天的护卫已经抵达了」

今天的护卫?这说法让索菲稍微有些困惑。

这说法就像今天护卫来的不是杰瑞德,而是其他人一样。

莎妮相当中意与雷奥勒多相似的杰瑞德。是因为那个杰瑞德本人没来吗,莎妮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莎妮,怎么了吗?」

索菲问完,莎妮惊讶地「不,没事!」回答。这绝对有鬼。

难道今天的护卫是比杰瑞德更帅的男人?

能与杰瑞德相比的帅哥,索菲只想得到医学研究所所长的罗伦佐・弗赛露。但他实在不可能来护卫,距离约好见面的日子也还有好几天。

「今早,有位名为路加的大人前来。」

「路加大人?这么说来,最初自我介绍的时候好像是有这个人?」

在杰瑞德之后的自我介绍索菲几乎都没有听进去,但她好像有听过这名字的印象。

索菲赶往大厅,发现那有一名长相可爱的少年立正站著。

「早上好,索菲大人。今天由小人担当护卫,由于经验尚浅,有不足之处还请多多包含」

虽然路加的身高比索菲还高,但他的年纪看起来与索菲差不多。路加是名有著水灵灵绿色眼瞳与美丽黑发的美少年。

(唔哇,长得和尼可拉一模一样!)

见到这与『金色的骑士与黑曜石的少年』的尼可拉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少年,索菲拼命把差点叫出来的惊讶吞回喉咙。

同时索菲也明白莎妮为何如此心神不宁了。

那个故事中,莎妮最喜欢的角色就是尼可拉了。

(难不成他就是尼可拉的原型?)

他就是让人不禁这样想的逸才。而且还是短发,让人更加容易联想到尼可拉。

仔细观察后,确实感觉有在第一天见过的印象。

但那时的自己正好对世界失去了希望,所以没能发现这与尼可拉如此相似的美少年。

索菲喜欢的书不是让人分不清是男性间友情还是男性间爱情的『金色的骑士与黑曜石的少年』,而是由美少女编织而成的『盛开为花,花蕾亦花』。所以老实说,索菲对雷奥勒多和尼可拉都不是那么感兴趣。

然而眼前的美少年这过于相似的风貌,却让索菲决定今天要早点回去写信给拉娜。

「抱歉……,那个,您是在担心我不足以担当此任吗?」

「嗯?不是!抱歉,不小心走神了。没有这回事。我这边才是,还请你多多指教。」

路加误会茫然的索菲是因为不满而沉默著,索菲连忙澄清并谢罪。

索菲像个淑女挽起裙摆打完招呼后,他才放心似地露出笑脸。

「路加大人在我第一次到来的时候也在对吧?我那时太过紧张,所以记忆有些混乱。虽然抱歉,但能麻烦你再自我介绍一次吗?」

「不会不会!我才是,啊不是,小人才是非常抱歉!」

是发现刚才自己都在用『我』自称了吗,发现自己失态的路加失去了笑容,按住了嘴巴。

虽然最开始的问候是自称『小人』,但看来普通是『我』的样子。

「没关系,就像平常一样说话就行了」

「不,怎么可以这样!」

「这样我也比较不会紧张」

我尽可能缓慢且温柔地拜托,路加脸涨红了起来。

「感谢您的厚意」

仅是这样便向我道谢的路加,看起来是如此地纤细梦幻。

「我是路加・弗赛露。虽然尚不成熟,但获赐铜星两星。如您所见我经验尚浅,但我以此剑发誓必将发自内心守护您」

单膝跪地行骑士礼的少年居然拥有铜星两星,索菲不禁感到惊讶。

确实,铜星和黑星就算星星数量相同,其代表的意义也完全不同。

铜星不管有几星也敌不过一颗黑星。

然而就算如此,学院中能拿到的星星最多也就三个。

平民较多的铜星是彻底的实力主义。就算是贵族,没有实力也拿不到星星。

此时我突然注意到,有姓氏也就代表路加是贵族。

在八成都是平民的铜星中,贵族实属稀奇。

而且——

(路加・弗赛露?弗赛露不是……)

最近才和有著同样姓氏的贵族见面过。

没错,在路加也在的那地方,最先问候的那人也是同个姓氏。

「那个……难不成,你是罗伦佐・弗赛露大人的?」

在索菲说完『兄弟吗』之前,路加便先笑著回答。

「罗伦佐・弗赛露是我的哥哥」

虽然路加是侯爵家的事实也让人惊讶,但侯爵家人进到铜星更让索菲感到惊讶。

是想法直接表达在脸上了吗,路加慌忙补充。

「啊,不过我是妾子。所以本来无论是称呼哥哥还是报上弗赛露之名都是过于越矩的。因此请当我是平民出身就好了!」

(不不,没戏。而且你这微妙的立场还两颗星,是有多强喔)

不管再怎样不如黑星,铜星要增加星数还是相当困难的。

铜星惯例一年举行一次武术大会,若想获赐星星则必须取得此大会的优胜。而这胜负当然无法用金钱介入,只能全力以赴的认真胜负。

想站在两百名铜星学生的顶点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绝大多数人到毕业连一颗星都无法获得。

除此之外想获赐星星就必须对国家或者学院做出重大贡献,然而这也难以在学院内达成。

(体格看来与普通少年相差无几,真的有这么强吗?)

「那个,路加大人,请问你今年几岁?」

「十四岁。我是十岁入学的」

与入学年龄定在十四岁的『女王的蔷薇』不同,『王之剑』只要在十岁到十八岁之间达成入学试验便能入学。

(继续下一页)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后获赐三星便能毕业。

『王之剑』与『女王的蔷薇』规定完全不同。

(四年就两颗星,代表已经拿到两次优胜了?)

就算是弗赛露家也没办法用钱买到铜星。

『金色的骑士与黑曜石的少年』中的尼可拉脑袋虽然聪明却不擅长剑术,故事中遭遇危险多半是雷奥勒多来帮助他。

(如果这么强就不需要雷奥雷奥了,难怪会被拔擢成护卫)

在感叹的时候,索菲对他是铜星一事感到疑惑。

「和我同年却已经获赐两星真是令人佩服。但路加大人为何不入学黑星呢?」

就算是妾子,但都允许报上姓氏,那入学黑星应该也能办到才对。

「您过奖了!我和哥哥不同,既不聪明,品行也没有优良到可以进入黑星。像我这样的人……啊不对,这并不是铜星就不要求品行的意思!」

看著连忙订正的少年,索菲不禁笑了出来。

(真是老实认真呢)

贵族子女就算自己没有意识到,也有许多人会对继承伟大姓氏的父亲盲目崇拜,但路加似乎因为出生背景的关系,拼命地不想给父亲和哥哥添麻烦。

那拼命的样子有些和佑重叠在一起。

直到真正被舍弃那天为止,佑也为了不被母亲舍弃而拼命努力————。

「那个,所以还请把我当作平民看待,直接叫我路卡就好」

「…………」

「索菲大人?」

「我喜欢你」

「……?」

「一起互相加油吧」

顺势伸出手后,路加虽然困惑却也握了回来。

但手放开后,路加仍一脸困惑地交互看著自己的手和索菲的脸。

至于索菲这边,则在握手后清楚明白路加的手是骑士的手。

本以为是洁白柔嫩的手指,但握到的手指和掌心却有层坚硬的皮肤。

那看似纤细的手腕仔细看也有肌肉。

这些都是他努力过的证据。

(嗯,心情稍微好些了。果然看到认真努力的人就会让自己也变得更有向上心呢)

回想起来到『王之剑』后就马上失去的干劲,索菲一边在内心感谢著路加,一边微笑著告知他今天的预定。

「昨天已经参访过黑星的授课了,今天我想换去金星那边参观。这一周我想尽可能先习惯『王之剑』的生活,能请你和我一起来吗?」

「好的,当然没有问题」

「谢谢,那就出发吧」

索菲轻快地这样说完,路加似乎也没那么紧张地微笑点头。

和杰瑞德不同,路加不仅态度和善,外表还是个可爱的美少年,只要稍加打扮一定就是个可爱的美少女吧。

比起杰瑞德那种五官端正的帅哥,索菲更喜欢路加这种可爱型的长相。

◆◇◆◇◆

保有好心情的索菲和路加一起来到金星的教室,但她却在课程开始没多久就被击沈。

(这都什么……)

为了不妨碍课程而坐在最后面的索菲,听完课程内容不禁愕然。

金星的学生约有四十人。

贵族阶级最多的是准男爵家以及男爵家,剩下就是子爵家和少数伯爵家以上的贵族。伯爵家以上的所有人都是之后要前往王宫奉公的人。

年龄大半是在十三岁到十六岁之间。

年龄跨度小是因为金星是『王之剑』中,唯一可以用金钱买到的阶级。

就算说可以用钱买到金星,但想说至少可以听到王国最先进的授课,索菲兴冲冲地来到课堂,但讲师上课的内容不仅老旧过时,言语中还充满了贵族主义。

(肩负国家经济的金星竟只有如此程度吗?)

索菲至今主要都是个人间的交易,因此签下的契约都有互相尊重对方的利益。然而讲师现在说的却全都是优先贵族利益,忽视平民权益。

贵族尸位素餐,平民有能无职,这样就算激起两者阶级对立也毫不奇怪。

(现在还没事,但只要歉收或者不景气的时间一长,革命可能就会随之而来)

索菲脑中浮现前世历史中的革命、暴动。

虽然害怕,但这也不是自己这种小女孩能处理的问题。

(嘛,就先老实点吧。金星的学生对女性的紫星好像也不抱有好感)

偶尔有几名学生偷偷回头,那眼中全是好奇。

心想前途多难的索菲叹了口气,继续坐在最后面默默听课。

早上的课程结束,大家都离开位置向食堂移动。

站在身旁的路加,手中握著刚才圣骑士拿过来的篮子。

虽然是索菲自己做的,但对外姑且是装作侍女做的,所以才特地请圣骑士这个时间点送来。这是相当奢侈的圣骑士使用法。

「索菲大人,请问您要在哪用餐?」

「嗯,今天天气不错,就在中庭吧。路加平时都是食堂吗?」

「请不用在意我。我常常不吃午餐」

「哎呀,成长期怎么能这样呢!如果像尼可拉那样子长不高,你也很困扰吧?」

未知的名字让路加歪过了头。

「那个,那位尼可拉大人是?」

「我有多做……我有请侍女多做一些,所以就一起吃吧。好了,走吧」

「啊?那个,真的不用!」

索菲拉著过意不去的路加前往中庭。

虽然天气和煦,但大家似乎都去了食堂,中庭一片空荡荡。

坐上长椅,打开篮子取出里面三明治和点心,索菲递了一些给路加。

「索菲大人,真的不用在意我没关系!」

「吃完记得告诉我感想,因为之后还要改良」

索菲那强硬的笑容与话语让路加不知如何是好。

杰瑞德不管怎样劝也都是表情变都不变地拒绝,但路加似乎认为拒绝过于无礼,他战战兢兢地将三明治放入嘴巴。

虽然是同龄的男孩子,但那吃相却有些可爱。

「唔哇,真好吃」

不禁表露出来的真实样貌也很可爱。

索菲不禁把他吃饭的样子与弟弟米卡露连结在一起,下意识让他多吃点。

路加用餐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幸福,似乎相当中意这味道。

但途中他突然回过神来。

「非常抱歉,我竟然吃掉了这么多!」

「今天三明治的馅料是照烧鸡和生菜还有蛋。照烧鸡用上了『黑之泪』,蛋则用上了『黑之珠』喔」

「照烧?」

伯特曾说过索菲擅长转移话题焦点,索菲此时便这样说明起料理转移焦点。路加则因此被第一次听见的单词搞得混乱不已。

「这些都是莉尼艾路商会贩售的调味品,味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料理相当美味!」

「哎呀,谢谢。之后拿来的时候再请你告诉我感想唷」

「好的!……不,不对,这样就已经十分足够了」

「话说回来,路加平常会外出吗?」

不听对方的话,毫不犹豫带到下个话题便是索菲流的精华。

伯特肯定不会被这样唬弄过去,但路加不仅对索菲没有免疫,还对她抱有一丝顾虑,所以没法随便无视索菲。

「那个,要是有理由的话是可以外出」

「会去罗伦佐大人那边吗?」

「……会去。那个,是有什么事情吗?」

路加犹豫了下才回答。

「之前罗伦佐大人曾问过我几个问题,但我没能当场回复。因此我准备了书面资料,想要请你帮忙转交」

「那我可以马上帮您转交」

索菲说完,路加笑著回答。

「路加是罗伦佐大人的弟弟真是帮大忙了。难不成是罗伦佐大人让你多关照我一点的吗?」

「那个……」

路加没能否定索菲的问题,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再加上先前的踌躇,看来是正中红心了。

一想到罗伦佐为了推展事业而命令弟弟去报名护卫,索菲心里就感到有些抱歉。

「真是麻烦你了呢,抱歉」

如果今天索菲没邀请路加一起用餐,路加前来护卫的今天不仅不能去上课,还得整天不吃不喝。

护卫的工作确实就是这样,但考虑到身份还只是学生并没有薪水,护卫完全就是一桩麻烦事。不是哥哥的命令确实不会去报名。

道歉后,路加马上大声地说了「并没有这回事」。

「本来铜星就不是能护卫紫星的身份,因此我感到十分光荣!……而且哥哥对索菲赞不绝口。哥哥只会对自己认同的人说这种话,所以我在见到索菲大人前一直有些畏惧。而且您还是贵族千金,所以我才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够格……」

路加的声音越来越小。

仔细探听后才知道,路加因为十岁就进到『王之剑』,不仅贵族千金,连普通女性都几乎没有过对话。他言行比起贵族更接近平民,就算报上侯爵家的姓氏,自我意识也是平民比较强,因此甚至对贵族千金抱有恐惧。

(继续下一页)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我明白了。对上异性总会紧张,我前世也是这样」

「咦?」

「啊,不是……」

佑视角一不小心对他抱有同感了。

索菲正想弥补自己的失言时,背后却传来了讥笑的话语。

————诓骗殿下,还什么紫星。

一改先前可爱的表情,路加充满杀气地站起来。

索菲马上回头却没看见任何人。看来是说完就跑了。

虽然有人投以好奇的眼神,但包含恶意的话语这还是第一次。

「非常抱歉!都是我没办法像杰瑞德大人一样有威吓力,才会让那种人乱说……。我一定会找出来让他谢罪的!」

路加的表情完全切换成护卫的表情,他悔恨地咬住嘴唇。

那嘴唇因为愤怒而颤抖。

本来还觉得他是个可爱的男孩子,但果然不愧是获赐铜星两星,他散发出来的气场勇猛且强烈。感到佩服的同时,索菲笑著说道。

「嘛,不用介意。而且那些异样的眼光就算和杰瑞德大人在一起也一样有,所以不是你的错唷」

「可是」

「就算有著再多的理由,女性在『王之剑』被当成异物也是相当正常的事情。而且没有威压感的路加待在身边,我个人也比较好受。所以我甚至想请路加一直护卫下去呢」

「索菲大人……」

索菲站起来,笔直看向路加。

「路加,其实来到『王之剑』的第一天,我完全没有干劲。所以自我介绍时也都左耳进右耳出。当天问候的人其实我几乎都不记得」

说出实话后,路加惊讶似地合不起嘴。

「下水道计划确实是我的梦想,无论如何我都想推进这计划。但我实在没想到会是在『王之剑』」

路加闭上张著的嘴后,又想说些什么似地张开嘴,却又说不出话的停住。

路加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困惑地垂眉,那样子实在难以想像与刚才勇猛的少年是同一人。

「这里全是男性。没有任何可爱漂亮的东西,只有充满好奇与敌意的视线。所以我才没有干劲」

是有头绪吗,路加像是代替他们谢罪般,小声地道歉。

「你无需道歉。就算不是贵族,男性也不喜欢看见女性站到舞台上,更别说获赐紫星了。但我必须指挥那些男性,完成这一大事业才行」

索菲语气平淡,但那重责大任却使路加内心绞痛。

这负担对和自己同样年纪的十四岁少女来说,实在是太过沈重且巨大。

然而就算理解,铜星的自己也无法为她分担负荷。

「是的……」

心想自己至少得从恶意的话语下守护住少女的路加如此回答后,索菲微微一笑。

那笑容——相当可靠。

「所以有些行为还请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另外这些言行不是作为淑女去做的,所以还请不要误会」

「嗯?」

「因此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在向罗伦佐大人报告时去掉会降低我淑女品格的部份」

「好……好的」

路加内心十分慌乱。

(啊啊,完全被索菲大人看穿了)

罗伦佐不可能只为了对话而让弟弟来当护卫。

罗伦佐想要的,是一切有关索菲・莉尼艾路的情报。

让稀世天才佩服的少女,其心所思为何,其智所源为何。

欲知一切所不知,罗伦佐・弗赛露便是这样的男人,

为了想比谁都更快更正确获得情报的哥哥,路加才成为索菲的护卫。

(哥哥,我果然还是不擅长这种间谍行动。没想到居然第一天就暴露了……!)

路加难为情地小声叹气。

「哎呀,路加,怎么了吗?」

「没,没事……」

绝对是明知故问的少女在路加看来有些过于深不见底,甚至让他感到些许害怕。

「是吗?那差不多该走了呢。机会难得,回去我想看下食堂的样子。虽然可能没什么利用的机会,但还是想看下。现在应该也没什么人吧。」

那充满生气的眼神,让人不禁怀疑刚才的真心话和泄气话也都是出于计算之后才说的。

搞不明白眼前少女的为人,路加就这样被拉著前往食堂。

「不愧是三百名学生进食的地方,食堂也相当大呢」

宽广的食堂以观叶植物隔开各区,几十个八人座的桌子并列在一起,十分宽广。大部分学生似乎已经用餐完毕,食堂人潮门可罗雀。

「餐点内容如何?」

「一般是面包、浓汤和起司为主。偶尔也会有些用到肉的料理」

从前世的角度来考虑,这餐点以成长期来说有些不足,但从这世界的角度看来已经还行了。

虽然想吃看看是什么味道,但肯定不合索菲胃口吧。

(身体已经完全不同,为什么我的舌头却还有著前世的味觉呢?)

索菲因此吃不太下这国家『正常』的餐点。但唯一的救赎是配合自己味觉做出来的餐点,其他人都称赞其美味。这代表自己味觉并不奇怪。

「明天去吃一次食堂吧」

「咦!?」

路加说味道应该不合索菲口味,索菲则说一开始便没有打算不去,但路加不知为何十分讶异。

「索菲大人平时都是吃像刚才那样的餐点吗?」

「嗯」

「那这边的餐点肯定不合您的口味」

只吃一次便能说到这种地步,索菲不禁凝视起路加。

「这么惨烈吗?」

「我觉得是。贵族基本也是在食堂用餐,但富有的贵族子弟会在之后再吃自己家准备的餐点」

这部份的规定意外自由。索菲本以为会像前世的公学那样,但这边的规定似乎和缓许多。

「是吗……。但我还是想吃一次看看,明天能请你陪我到食堂吗?还是明天的护卫是杰瑞德大人?」

「要是索菲大人希望,那我很荣幸为您护卫!……但选我真的好吗?刚才也说过,我实在没有什么威吓力」

「不需要什么威吓力,这可是反过来抓住小辫子的好机会,得好好利用才行」

「呃?」

虽然成长在侯爵家,但路加似乎相当纯粹,不明索菲说的意思。

路加拼命地思考索菲话语的意思,但他没想到外表清纯可人的索菲,居然记住了所有对紫星不礼貌的男性,打算必要的时候拿来作为威胁的材料。

「哎呀?」

要离开食堂时,索菲发现一个数人的集团。

好像是金星的人,而且其中一人还有些印象。

「那人好像在哪见过」

「他是利德霍姆子爵的长子,拉尔斯・利德霍姆。第一天的时候也有向您问候过」

有路加说明真的是帮大忙了。

没干劲所以没一个人记得的事情可能已经暴露了。

第一天问候的人应该全是菲利欧严选的人才,但索菲并不在意推荐不推荐。索菲想靠自己的眼睛决定人才优秀与否。

(虽说如此,完全不记得也是个大问题)

第一天也就只记得罗伦佐和杰瑞德。

(啊,还有医学研究所副所长的涅特・巴斯大人也在)

不只所长,连副所长都来而惊讶的记忆还在。除此之外的记忆则一片模糊。不过利德霍姆这个姓氏倒是以前就听过了。

「利德霍姆家是奥兰德王国中数一数二的富商,其不只经手布料买卖,连裁缝和装饰品都有所涉猎」

其从世界各国搜集而来的绢、麻、绵个个都保有高品质,不仅贵族或中上流的客人,就连王族也对其赞赏不已。

利德霍姆家的洋装不仅设计出众,其打版裁缝技术也都十分优秀。因此十分受『女王的蔷薇』学生欢迎。

「听说利德霍姆家的长子与我同年,没想到他已经在『王之剑』中了呢」

「拉尔斯是第一天中唯一的金星」

索菲曾在数年前见过利德霍姆子爵一次。

他视野广阔,能准确评估该国情势决定购买数量和金额。本人也是值得信用的绅士,在社交界也很吃得开。

菲利欧在金星中选中拉尔斯・利德霍姆,十之八九就是因为他父亲的面子之广吧。

(这种时候该问候一下才符合礼仪吗?)

第一天能来问候,便代表了其重要性。

之后一直将他置之不理,也会损害到他的面子吧。

正当索菲为了问候而走过去时,金星的对话传来。

那内容全是对获赐紫星的索菲讽刺与中伤。

路加再次脸色大变,不过索菲倒是不怎么在意讽刺和中伤。

但他们的对话不仅中伤了索菲,甚至还毁谤了整体女性。

『女生只要长得好看,不管内心再怎样污秽都无法从外表看出来,所以才麻烦』

『只要长得好看就能和有钱人结婚,真轻松啊』

类似的会话不断重复

(继续下一页)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索菲额头浮起青筋。

不知道女性保持美貌需要花上多少努力才能说得如此简单。

这些话至少在能优雅把僵硬的束腹、沈重的头发以及难以行动的洋装穿得合身之后再说。

(干脆也给你们穿看看,让你们亲身体验这有多重多难动!)

拉尔斯没有注意到索菲的怒气,哼了一声继续说道。

「而且就算再怎么漂亮,那胸部实在不行。胸部那么贫瘠,是在男爵家都吃不饱吗?」

还真会说呢。

「哎呀,不劳你担心,餐点不仅十分足够甚至还有多余」

本来还想当作没听到,但都这样了,就以讽刺代替问候吧。下个瞬间,转过头来的金星们个个脸色发青。

这变色速度连石蕊试纸都远远不如,索菲自己都吓到了。

他们似乎比刚才刻意说了就逃的男性还胆小。

「失礼了」

黑衣男子突然插嘴。

虽然看似文雅,但穿著黑衣也就代表他是黑星。

黑衣上有著和杰瑞德一样美丽的银色刺绣。

「请问你是?」

「……我是基斯・达特利。」

「索菲大人,这是第一天向您问候过的人!他获赐黑星一星!」

路加慌忙说明,但却因为过于焦急而比对拉尔斯的说明随便不少。

但路加拼命的援护,却被索菲亲手否决。

「哎呀,是这样吗。抱歉呢,完全没有印象。」

「哈?」

少女堂堂正正地笑著说忘记了,基斯不禁发出讶异的声音,但他马上回过神继续说道。

「索菲大人,拉尔斯・利德霍姆将会受到严正的惩罚,能请您就此退下吗?」

基斯的话语让拉尔斯脸色变得更差。

「哎呀,由你惩罚?」

「是的」

「为何?凭什么权限?」

「咦?」

没想到索菲会在这场合问到权限,基斯今天第二次发出讶异的声音。

虽说获赐一星,但基斯似乎比杰瑞德更像人类。

但这种程度的质问反让索菲怀疑有必要吃惊到这种地步吗。

「你是金星的监督生吗?」

「不是……」

监督生隶属于各星,且没有惩罚其他星的权利。这些索菲早就知道,但她却还是明知故问。

「那你有什么权力惩罚他呢?」

「因为我是黑星」

「哎呀,『王之剑』的大原则不是紫星以外没有优劣吗?」

这当然只是表面上,颜色优劣实际上还是存在。

圣骑士团负责守护王族,而养成圣骑士团的黑星则是学生最少的窄门。

『王之剑』虽然重视爵位,但同样爵位则更优先黑星。

但那是无视大原则的错误惯习。从『王之剑』毕业后可以这样区分优劣,但在学院中本来是不行的。

也不能愚蠢地直接对获赐紫星的少女说这是惯例,基斯只能保持沉默。

「对我的质问就由我自己来回答,无论那是赞词或是侮辱都是一样。从昨天拜见的样子也能窥见黑星的各位是多么繁忙,所以我也实在不忍继续为我的事情劳烦各位。……不断轮班也很辛苦呢」

「——!」

基斯瞬间颤抖了一下。

拉尔斯等金星似乎没能理解,但路加应该明白这话中的含意吧。索菲扫视周围。

虽然昨天也是,但今天黑星也保持距离监视著索菲。

他们可能觉得自己是在护卫,但在索菲看来就只是监视而已。

而且真的是护卫的话,就不该有刚才那口吐暴言的男性在。

保持距离的方式,说完就跑的逃跑方法,隐藏身体的技巧。

这些全是理解黑星在护卫索菲,并明白现在人在哪才办得到的事情。

也就是说,刚才口吐暴言的男性就是黑星。

索菲虽然当下就察觉,但也只是留在心中没有说出来。

就算杰瑞德是拉娜喜欢的帅哥类型而让索菲讨厌至极,索菲也完全没有打算与黑星敌对。因为自己并不是为了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而来到『王之剑』的。

然而无视自己黑星的无礼,还想指摘别的星失礼惩罚他人,这事情可就不一样了。索菲忍不住想讽刺个两句。

「所以还请不用为了对我的无礼而一次次刻意前来,这由我自己来处理就可以了。」

「不,可是……」

不理会还无法接受的基斯,索菲看向脸色还青著的拉尔斯。

拉尔斯头发和瞳孔的颜色,是王国最常见的栗色。

虽然也有嘴巴不干净的人嘲笑是平民色,但索菲很喜欢栗色。

伯特和莎妮也拥有的这颜色,索菲很喜欢。

一样颜色的拉尔斯,仔细看能发现脸上还有淡淡的雀斑,因为圆脸的关系看起来还有些幼气。

简单来说就是长相一点也不大人,却到了想逞凶逞狠的年纪吧。

前世也对这纤细的时期有印象。索菲并不是不明白反抗期的微妙心理,但她刻意选了更加直接的说法。

「你不受欢迎,对吧?」

索菲直接断言。

「什么!!」

突然被索菲侮辱,拉尔斯苍白的脸色这次染上了红色。

「对女性态度恶劣的男性,大多都有著强烈的自卑情结。正因为对自己没自信,才想透过藐视异性取得优越性。————嘛,不过这再怎样努力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突然的分析不只让金星,连路加和基斯都呆住了。

「我确实是贫乳,没错,我承认,我是贫乳!贫到都和前世差不……不对,没事!但就算这样我也一点都不困扰!最重要的是,我很明白自己不需要胸部!」

虽然索菲气势斐然地宣言,但这完全不是淑女该说的话。

有著宛如可爱妖精风貌的少女说出如此赤裸裸的发言,使拉尔斯都脸红到了耳根子去。

「然而不管贫乳还是巨乳都属于女性,只要这样我就能爱著所有胸部!不带任何欲望,纯粹地爱著!也就是说,无法去爱一切的你作为男人,不过是个三流货色!」

杰瑞德要是和昨天一样在护卫索菲的话,肯定会用『这女的都在说啥啊……』的眼神看著索菲吧。

但在场的全是对女性没有免疫力的男性,他们只能惊讶地保持沉默。

索菲像是赢了一般洋洋得意,并从包中取出一本书,丢到拉尔斯脸上。

「就由我来教导三流的你何为一流吧」

语毕,索菲露出可爱的微笑,缓缓地睥睨众人。

「————好了,我在这以紫星之名下令,忘掉所有刚才在食堂发生的一切。全员听令,没有人例外」

索菲面向基斯,直视其眼。基斯不知为何胆怯似地颤抖了下。

「基斯大人,没问题吧?」

「……是的」

基斯挤出声音回答。

「杰瑞德大人似乎不愿意听从我的请托,但这不是请托,而是紫星的命令」

所以还请不要忘记,面对紫星少女这样的威胁,基斯脸色越发苍白地答应少女。

「路加」

「在,在!」

「你也不要把这事情报告给罗伦佐大人唷」

「好的……」

连路加的回答都有些僵硬。

不只基斯与金星,连路加都不知道为何摆出畏惧的神色看向索菲。

索菲以淑女的微笑回应那视线,却不知为何使他们更加胆怯。

真失礼呢,索菲打从内心这样想。

在钟声响起的同时,下午的课程开始了。

与早晨不同,下午的教室气氛变得有些异样。这是因为先前紫星在食堂与数名金星起争执的事情已经传开的关系。

虽然因为有封嘴所以没连内容都传出去,但大家都已经知道与紫星为敌不可能全身而退了。

所以大家都像是不想扯上麻烦事般,视线动也不动地看向眼前的黑板。

但应该站在讲台的讲师却还没来,正当索菲以为是自习的时候,门被打开,走进来的是与早上不同的讲师。

这名男性讲师有些年纪,还有些威严。整齐的胡子和挺直的背让他看起来十分绅士。长相端正的他肯定无关年龄,十分受女性欢迎吧。

「抱歉,我有些迟到。那就开始上课吧」

金星有些吵杂,还能听见些「是艾伦大人……真稀奇」的声音。

看起来不是专任讲师呢,正当索菲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他来到索菲面前,绅士地向索菲进行问候。

「初次见面,我是艾伦・奥斑。今天有幸能站到讲坛与您分享我的经验,之后还请多多指教」

索菲马上站起来,行屈膝礼回答他的问候。

「初次见面,我是索菲・莉尼艾路。今天十分荣幸能获得您的教导。」

考虑到还在上课中,索菲只简单地问候。

艾伦眼神温厚柔和地微笑。他与早

(继续下一页)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上的讲师相差甚大。其他讲师都对索菲有些畏缩,只有艾伦礼貌中仍带有威严。

索菲突然看见他星星的数量。

(第一次见到金星五星呢)

金星只有在『王之剑』的期间能用钱买到星星。

因此获赐四星以上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那难易度据说比黑星都还要高。

五星,那是只有对国家有著极大贡献之人才能获得的称号。

(艾伦・奥斑大人……金狮子艾伦!)

金星四星以上后,勋章上会刻有狮子。

金星创建以来,第一个获赐狮子星的便是艾伦・奥斑。

身为伯爵家长子的艾伦以那无与伦比的才华和知识,与当时封国的路夏王国建立友好关系,成功从路夏王国进口大量铁矿。除此之外他还有许多知名事迹。

看著他回到教坛的背影,索菲不禁流下冷汗。

(真厉害……『王之剑』连这种人都找来当讲师吗)

就算爵位相同,他也不是能随便见到的人物。与获赐银星五星的罗伦佐・弗赛露相同,艾伦・奥斑也是这个国家的最重要人士之一。

艾伦站上教坛,看著学生们开口说起。

「机会难得,就让我一边自我介绍一边说些以前的话题吧。在我小时候的年代,那时的上流阶级完全不劳动,仅靠领地的收入来度日。我一直对这情况抱有疑问,只靠榨取的金钱究竟能撑到什么时候。夜夜笙歌的舞会,数不胜数的佣人,还有豪华的马车和美丽的洋装。光靠领地的收入是无法维持这一切的。越来越多贵族会这样考虑也很正常。」

那是比索菲父亲的年代还要古早的故事。

伯爵家长子要在那时代开展事业究竟有多困难。

别做这种像是暴发户在做的事情,他肯定被很多其他贵族这样说过吧。

「在此之上,这个国家还是彻底的长子继承制。长男以外都无法继承任何财产,只能靠自己的力量累积财富。自己打出一片天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就算有一族的援助和人脉,是否成功还得看运气与才能。而无法成功的人,大多都是失败在后者。担忧这些人的前王,认为需要为他们设立知识与人脉的目标。这就是『王之剑』以及五星制度的由来。前王特别在意金星,因为金星是使国家富有的一大机关」

学生们入迷地听著艾伦的话。

其他的星都揶揄金星是唯一可用钱买到的星。

本来金星应该更加外向,寻找更多活用自己优势的办法才行。然而这里的学生却有些内向自卑的倾向,这让索菲一直很不可思议,但大概就是这种毁谤伤害到了他们的自尊心吧。

「在这之后,只有中产阶级和暴发户靠商业作为生计的时代结束,国家变成了贵族也能透过劳动来贡献的体制。当然还是有许多上流阶级无须劳动,但他们每个人都在国家政治或司法的上层担当著重要职位。那也是一种劳动。劳动获取酬劳,这一行为并没有错。成功者获取更多报酬也是理所当然的」

金星家中大部份都是倚靠商业作为家业。

对于这种挣钱的产业,许多人仍投以藐视的视线。

金星们兴奋地听著艾伦说话。

「但在对国家贡献的这层意义上,也有人被强迫不能劳动。那就是女性」

这话究竟会归结于何处。

索菲抱著早上所没有的高昂感,集中听著艾伦的话。

「女性不是被要求对国家的贡献,而是被要求对家庭贡献。也就是对双亲以及丈夫孩子贡献。守护家庭与家人,这也是一大贡献没错。————然而,每个时代总会吹起崭新的风。挡下流动的风,只会使得空气与水变得混浊。」

艾伦笔直地看向索菲,并像是邀请似地向她伸出手。

「那么,作为崭新之风的索菲大人,您认为金星所必要的东西是什么呢?」

质问来得相当突然。但索菲也是商家之女,她的胸中一直都有答案。

索菲优雅地站起来回答。

「金星牵引著国家经济。经济的变化不舍昼夜,毫不停息。然而人却是种喜爱不变,讨厌变化的生物。相信明天也会和昨天一样,并为此感到安心。明明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如何……」

直到那天投身海中为止,自己的明天也是重复著同样的命运,同样的行为。

这就是所谓日常,或者说是生活。

但那也只是人们的自以为是。

今天不是昨天的延续,明天也不会是今天的延续。

脑中流入前世的记忆,稍微掺杂了些佑的私情。

这可不行,索菲换上『索菲・莉尼艾路』般的优雅笑容,继续说道。

「金星所需要的,是不畏惧改革的内心,以及读懂时代的力量。而知识、情报和人脉这些足以消去迷惘的事物也相当重要。必要的东西数不胜数,若要我在这之中挑出一个来说,那便会是评定事物的眼力」

「喔呀,这又为何?」

「因为进入这双眼睛的情报实在太多了。虽然人无法看穿他人的内心,但眼前的人吐出的是谎言还是真实,这些都能凭借微小一个动作、一个视线来明白。评定获得自此的情报,放眼正确的未来,辨别不可识别的真实。金星所必须的,便是一双能看清这些的眼睛」

「原来如此……」

艾伦推敲似地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直到最近我都待在塔利斯,但塔利斯却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改变许多。虽然以前便作为避暑胜地广为人知,但夏天以外的那地方也因为寒冷而没有什么人潮。然而现在塔利斯却开始开垦并发展商业,富饶的食住使其变得人声鼎沸。而当地人们口中赞扬的全是索菲・莉尼艾路大人,全都是您的名字唷。」

金星一阵骚乱,因为索菲・莉尼艾路在王都无人所知。

然而在塔利斯却是人尽皆知。

『唷,小姑娘,你觉得这蔬菜要怎样料理才好吃啊?』

从因为皮亚一事而搞好关系的店主开始,肉店老板、经营餐厅的厨师等城镇中的大人们都忘记索菲是年纪尚幼的男爵千金向她提问。

与人的交流从那时候渐渐开始多了起来,索菲的世界也变得越来越辽阔。

「为塔利斯贡献许多的功劳者,为何在王都却默默无名呢?」

「……承蒙谬赞不胜荣幸。但我并不是什么功劳者,塔利斯能发展起来全是他们自己的功劳。地方的发展并不是一个小女孩就能达成,全是他们自己一点一滴打造而成的」

这决不是谎言。

塔利斯的商人们自己组成公会,提出意见和企划询问索菲意见。

他们不是完全丢给索菲,而是自己考虑过后再行动的。

索菲只是对此提出一些私见而已。

「这样吗……。近年,索菲大人的名字也经常出现在狮子会中」

会名让金星的学生们紧张起来。

狮子会是由金星四星以上的人所构成,里面每个人都掌握著国家的财政根基。

那地位不是靠爵位决定,而是靠星数与实绩。

能耳闻狮子会情报的机会确实贵重,但索菲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提到自己的名字。

他们应该不是无聊到会闲聊这种谣言的人才对。

「最先提到索菲大人名字的是利德霍姆子爵,说是在塔客夏王国见到了您。」

「哎呀……」

脸色苍白也绝不回头的拉尔斯在听到自己父亲名字后,惊讶地回头看向索菲。

他肯定没想到自己认识他父亲吧。

「利德霍姆子爵由于事业关系,长年旅居国外。但不论他去到哪个国家,那个国家的商人总会提到一名少女的名字,就好像与那名少女缔结契约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一般。利德霍姆子爵曾打趣地说,这名少女的名字,比起王都,更常在国外听到」

「哎呀……」

索菲已经变得只会说「哎呀……」了。

索菲为了成为优秀的淑女而在自己国家安分守己,却与此相对地在其他国家搞了各种事情。但没想到其结果居然以这种形式进到了最麻烦的人们耳中。

(是谁,是谁把我说出去的!阿坎塔尔?瑟拉诺?特拉萨斯?)

从交易过的商人回忆起几个嘴巴比较不严的,但这现在怎样都好。

「那是大家嘴甜说好听话而已,过度的称赞也是一种社交辞令」

「话说回来,我也从殿下那拜读了索菲大人的计划」

艾伦顺势变换话题。

(咕,为什么艾伦总有种和我一样的味道。都是把别人带入自己的步调,引出自己想要的情报)

「那计划真的是相当优秀。罗伦佐・弗赛露所长会称你为天才也是理所当然」

读过索菲计划书全文的人还只有极少数人。这份记载有终将卖给他人技术的文书,被作为机密文件彻底隐藏。光是被允许阅览,便已代表艾伦是何等人物了。

「拜读

(继续下一页)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后我才明白,为何殿下赐予你紫星而不是银星。提出这计划不仅需要银星的才能,也需要金星的才能。要能从多方面去理解事物,并明白何者最为适当才能拟定这企划书。但就算是王也无法同时给予银星与金星两种星,那么该给的果然就是紫星。虽然有几处地方还有些粗糙,但确实是与紫星相符的企划书」

微笑的眼瞳宛如狮子一般。

盛赞的话语反而让人恐惧畏缩。

果然获赐金星五星的人,从对待事物的态度上就与他人有著根本上的不同。

罗伦佐・弗赛露也是,他们都不受常识所拘束,没有因为眼前的少女是爵位低贱的贵族千金而轻视。

对觉得被轻视反而好做事的索菲来说,这种人有些麻烦。

(我只是利用前世的知识,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天才。得注意别一不小心就被套出个纰漏才行)

至今所阅览过的书都没有前世这一概念或定义,就连自由发挥的故事都没有这题材。

就算说这是前世的知识,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但获赐五星的他们很危险。

没人明白不被常识拘束的他们会如何理解。

是感受到索菲的困惑了吗,艾伦把视线转向金星的学生们。

「我相当羡慕在场的各位金星。能走在时代变革的尖端,与其共同推进事业。希望你们能紧握这份光荣继续精进。————话说回来,索菲大人您之后还有时间吗?」

「……有的」

正当索菲因为艾伦把视线转向金星学生而松了一口气的瞬间,艾伦又问了过来,这使索菲回答慢了一拍。

艾伦的笑容依旧绅士,但索菲不禁想问自己有拒绝这邀请的权利吗。

然而已知答案的问题问也是白问。

拒绝获赐五星的艾伦・奥斑,肯定会对今后父亲以及莉尼艾路商会带来麻烦,只有这一定得避免才行。

课程结束后,索菲在特别教室一边用茶,一边回答艾伦的质问与杂谈长达数小时。

话题不知为何从艰深的他国情势到索菲喜欢的食物都有。

虽然索菲尽可能回答些无伤大雅的答案,但那像是看透一切的眼瞳总让索菲有些坐立难安。

(获赐五星的怪人是不是有点多?)

虽然没资格说别人,但索菲一开始这样想便停不下来。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