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一卷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伯特的叹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伯特还只有六岁的时候,双亲便因为流行病而去世了。

    带著当时才三岁的妹妹莎妮,走投无路不明白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的记忆,伯特现在仍旧历历在目。

    但长大之后他才知道,马上就被孤儿院保护的自己兄妹,已经是相当幸福的了。

    父母过世的孩子,本来应该没有吃没有穿,只有等死或者染指犯罪两种选择。只有喝著泥水拼命活下去才能迈向明天的孩子,这世界上到处都是。

    可是当时的伯特还不知道世界的宽广,不知道还有许多孩子被迫过著比自己更加无慈悲的困苦生活。

    当时尽管少量却还有食物,尽管只是薄布却还有大家可以一起睡的床,自己还有妹妹,还有一样没有双亲的孤儿院的大家在。伯特没有注意到这份幸福。

    伴随年龄增长也注意到并会表达感谢,但能吃的东西不多,只要生病一次人可能就会简单地死去的恐怖与现实却还是一样在那边。

    对伯特来说,每一天都是担心著明天可不可以活下去的日子。才没有什么未来的梦想可言。

    明天会不会有人生病死掉。生命之灯总是熄灭得太快。希望不要再有人死。希望不要再有谁消失。伯特打从心底如此祈祷。

    只要闭上眼睛,就能回想起两亲冰冷尸体的触感。好恐怖。不想再经历一次。也不想让妹妹抱有这种感觉。

    拼命向神明祈祷不想要再失去任何人,却又在内心深处认为根本没有神明大人。

    要是真的有神明存在,自己的两亲根本不会死,孩子也不会因为肚子饿而流下哭泣的泪水。

    时间就这样飞逝,转眼间伯特都成为孤儿院中最年长的了。也因此明白孤儿院的院长一直在烦恼。

    院长是个好人。只要有孤儿便会带回来照顾。自己等人也是被救的其中之一。所以才说不出已经收不下人了这种话。

    食物的收获每天减少,贵族的捐赠又没有多少。储备的食粮也不够度过今年冬天。

    今年可能已经不行了,内心充满这般放弃念头的伯特,忧虑地度过每一天。

    然后就在某一天,如同暴风一般的少女突然来访孤儿院。

    摇曳的艳丽黑发与老朽的孤儿院是如此的不搭调,闪烁著宛然埋藏著绿色宝石眼瞳的少女,索菲・莉尼艾路,光是存在便如此地大放异彩。

    少女优雅地穿著不算华丽但却是用高级布料制成的洋装,向自己等人打招呼时,这边所有的孤儿都因为惊讶而说不出话来。

    在众人为不知道为什么贵族千金跑来这种地方而恐慌的时候,与少女在一起的男性从者递出了一个篮子。

    明白是施舍的瞬间,伯特突然心头冒出一股气,不仅没有收下还用恶劣的语气回应。

    ————哼,贵族的施舍吗。

    至今为止,不管多么讨厌的施舍都老实收下了。就算自己可以撑过去,但孤儿院还幼小的孩子没有施舍的话就难以继续活下去。

    明明应该已经十分理解这个事实,但不知为何,眼前的少女用怜悯的眼神看著自己等人的事实,伯特就是沈不住气。

    但不管是怎样的少女,她也都是贵族。

    说出去的瞬间,伯特便有自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只有自己受罚的话算是自作自受,但要是变成孤儿院整体的责任,就没有脸去见院长了。

    想起去拜托贵族捐赠金钱的院长,伯特因为自己的失态而脸色大变。

    然而眼前的少女却眨了一下眼,接著这样说道。

    「就算是贵族的施舍,饥饿的孩子可以填饱肚子也是事实吧?不要说话老实收下。如果因为你的一句话,又多一个因为饥饿而哭泣的孩子也没关系吗?而且不好好摄取营养可是会衰弱生病的喔。不是医生的你,能照顾好这些孩子们吗?还是说你以为伪善者的面包就是坏掉不能吃的?真愚蠢呢」

    这样说完,少女莞尔一笑。

    微笑太过天真无邪,使得伯特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话语的意思。

    就算理解,也无法想像竟是眼前这可爱,而且看来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少女所说出的话。伯特茫然地站在原地。

    「那么院长是在哪里呢?」

    无视这边的惊讶,少女保持笑容提问。

    「不在……」

    好不容易挤出来的话语,使得少女发出可爱的声音。

    「哎呀?通知已经送出了,难道没有收到吗?」

    隔壁的男人也很困惑的样子。

    自称狄尼斯的男人给人一种稳重友善的氛围,在幼小年龄少女的身旁使得他显得更加没有威严。对他重要的大小姐乱说话,他也没有劝谏自己,总感觉给人一股不可思议悠哉感。

    「通知?」

    两人不可思议的组合固然令人在意,但更在意的是那所谓的通知如果有收到的话,院长不可能无视出门离开孤儿院。

    「恩……啊,我就是交给了那个孩子」

    男人手指的,是来到孤儿院还没多久的蕾娜。蕾娜惊讶地抖动一下身子,并缩起四肢想躲进桌子下面。

    「蕾娜?」

    叫她名字也不出来,让伯特有了不好的预感。

    蕾娜有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收集起来珍藏的癖好。

    「你有收到要给院长的信吗?」

    「…………」

    仔细看,蕾娜粗糙的衣服中,藏著一封白色的信。

    「因为……因为这味道很好闻,又很漂亮!」

    「就算这样,为什么不把人家拜托你的东西交出来呢」

    如果是平民也就算了,寄信人虽然幼小但也是贵族。要是一个不妙,可能连孤儿院的经营都会出问题。忘记自己刚才对那个贵族口出恶言,伯特生气地大声说道。

    被平时不怎么生气的伯特怒吼,使得泪水开始在蕾娜眼眶打转,并就这样化为泪滴从脸颊滴落。

    但那封信她还是紧紧握著不肯放手。

    确实信封有著淡淡的花香,女孩子的蕾娜会喜欢也是相当正常。但就算这样,也不能成为她占为己有的理由。

    伯特焦急地想要夺取信封,蕾娜则缩起身子防止信封被夺走。

    「蕾娜!」

    伯特更大声地吼叫,此时,有谁来到了伯特身旁。

    原以为是妹妹的莎妮,但一看后发现是那名黑发的少女。

    孤儿院破烂的地板,就算有清扫也说不上干净。然而少女却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洋装会被弄脏,屈下身子配合蕾娜的视线,以充满慈爱的笑容对蕾娜细语。

    「不要再哭了,你可爱的眼睛都要融化了」

    少女伸出洁白的手指,温柔地抚摸蕾娜的头。

    蕾娜因为惊讶而停止哭泣,但那脸颊马上又开始变得湿润。

    「下次我会带纯白的信纸过来,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写信吧」

    少女拿出手帕,擦拭蕾娜满是泪痕的脸颊。

    少女和蕾娜年纪明明相差无几,蕾娜却摆出好像被院长安慰一样的安心表情。

    不明白该摆出怎样的脸来反应是好的伯特,被少女问说「等院长在的时候我会再来。明天院长会在吗?」

    伯特用沙哑的声音回答后,少女又再次微笑。

    少女的笑容就宛如春天绽放的花儿,温柔的花香飘进了鼻子。

    这是自己第一次见到贵族千金,贵族千金每个人都是这种感觉的吗?

    在伯特抱持这疑问的时候,除完田地草的几个人说著「肚子好饿」打开门回来了。

    什么都不知道的几人,抱怨著肚子饿打开门看见身穿高级洋装的不明美少女,就这样张著嘴巴呆站在门前不动。肚子饿应该是真的,但在孤儿院中不是肚子饿还比较稀奇,所以那些话不过是日常对话而已。

    但少女高贵艳丽的小脸,却因为那句话而改变了表情。

    「连这种小小孩都饿肚子,这可不行!」

    一改先前悠闲的声音,少女感同身受似地大声悲叹。

    (不不不,你也是小孩吧……)

    虽然心中这样想,但伯特没有说出嘴。刚才被少女用言语回击的恐惧,使得他不敢再多说什么。

    没人说话就是默认,这样认为的少女从篮子中取出面包和肉。

    不知道少女带来篮子内容物的孤儿院全员,都大声叫出「是肉!」。以为只有面包或起司装在里面,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大块的肉,惊讶和喜悦的声音此起彼落。

    「狄尼斯,你可以帮我去马车上拿蔬菜过来吗?」

    「蔬菜也要吗?那些蔬菜,不是要买回去做浓汤给夫人用的吗?」

    「没关系,再买就可以了」

    少女这样回答后,男人便出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到外面,这次换搬了个大木箱进来。打开一看,里面整齐地放有许多面包和各种颜色的蔬菜。

    「恩,你也帮忙拿一些。去厨房吧。」

    少女突然拿了好几种蔬菜过来,伯特慌忙用两手接下。隔壁的莎妮开心地发出「哇~」的声音。伯特拿到的蔬菜中,有新鲜的绿色球形蔬菜,莎妮一直很好奇那个究竟是什么味道。

    莎妮用手接过绿色球体。她手指摸著滑嫩的表面,开心地嘻嘻笑。

    「恩,你喜欢艾皮卡吗?看起来像水果所以一开始还以为是甜的,但口感却像茄子,味道却是酪梨的味道。」

    「茄子?」

    「酪梨?」

    没有听过的名字让伯特和莎妮倍感疑惑,少女一瞬间露出「啊!」的表情,但马上就要笑嘻嘻地问说「那么,厨房是在哪里呢?」

    虽然感觉好像被唬弄过去,但伯特还是老实带路了。

    但为什么要去厨房呢。

    不明白少女真意地来到了厨房,少女绑起黑发,拿起菜刀以流畅的动作开始切菜。

    就在伯特见到无法想像是贵族少女的刀工,茫然地站在原地时。少女一个接著一个的给出指令。

    洗菜、切肉、准备锅子。技术和顺序都无可挑剔,大家都老实地听著声音的指示。忙著洗菜的伯特不禁心想。

    (恩,这是不是有点奇怪?贵族普通,不都是把料理交给下人去做吗?)

    报上男爵家名称的少女,就好像个优秀的大厨一样,端出一道道热腾腾的料理。最后甚至连甜点都做出来了。

    在一脸满足点著头的少女旁边,男人高兴地说著「看起来真美味呢」。

    为什么不阻止她,还一起帮忙。你不是她的佣人吗。虽然想问,但伯特却没问出口。

    因为伯特感觉贵族千金很可怕。不对,正确来说,应该是身为贵族千金却还擅长料理的少女很可怕。正体不明的少女,和不去劝谏她还开朗地笑著的男人让伯特感到害怕。

    感觉自己所知的常识对她们完全没用,伯特只好老实照少女说的去做。

    在这异样的气氛下,伯特以外的孩子们开心地享用桌上各种美味的料理。伯特也战战兢兢地尝了一口汤,随即便被其美味所

    震慑。

    无比美味的这味道,不仅仅伯特,肯定在场的所有人都永远不会忘掉吧。

    从那天开始,孤儿院的生活便为之一变。

    少女带来了美味的食物,以及教养和知识。

    什么都有的贵族千金请求自己这种人帮忙,怎么可能不高兴。

    索菲・莉尼艾路这名少女,从相遇时便是奇怪的贵族千金。

    但同时也是最棒的贵族千金。

    她不会像小孩一样耍脾气,也不会惊惶失措,不管发生什么只要她在那边便能令人安心。她就是如此巨大的存在。

    世界上竟然有这种人。

    光是这样想,整个世界的颜色便改变了。

    先前无法看见前方的灰色世界,现在却变成因为看不见前方才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多种颜色,从灰色化为虹色。

    耀眼的金色,点缀生命的红色,清爽的蓝色,温和心灵的绿色。

    世界变得闪闪发光,各种色彩都是如此鲜艳。

    想要追逐告诉自己颜色的少女,想要待在她的身旁,伯特这样许愿并发誓。

    为此,他丢弃了自己至今的软弱以及只会放弃的陈腐内心,相信自己什么都能办到。什么事情都做得到。他不断对自己这样说,封印自己的胆怯。

    为了待在她身旁,舍弃好不容易培养起的友人关系,并为了成为有资格站在她身边的人而努力。

    对自己来说,索菲就是世界第一重要的大小姐。既可爱又温柔,有才能而且优秀,他认为索菲是完美的大小姐,也是世界最为可爱的存在。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想成为配得上她的从者。为此他不停努力,即使是现在也还抱持著强烈的思念继续实践。

    不过自豪是世界第一的大小姐的同时,伯特也认为索菲是同样残念的大小姐。

    没错,特别是这种时候————

    「呐,伯特。为什么我的胸都不会变大?」

    洁白细长的手指,抵著宛如熟成果实的炽红嘴唇,索菲这样问道。

    那眼神是认真的,可以明白本人是认真不是在开玩笑。

    但这也不是该问男性的事情。

    差点就回复以前的口吻,回她这种事情鬼才知道。忍住吐槽的伯特,以困惑含糊的声音回应。

    「我也已经十三岁了唷。像莎妮十岁就开始变大,但为什么我的胸部别说变大就连膨胀的征兆都看不见呢?我真的是不明白……」

    这大小姐用好像在解读世界真理般的表情,对自己说著这种事情。

    从开始抱怨胸没法变大那边开始,伯特就像是逃避现实般开始回想过去,想用平静的心灵来撑过去,不过看来是失败了。

    「胸部要怎样才会变大呢?」

    求你闭嘴。伯特打从心底这样想。

    说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种话题。半小时前不是还在讨论商会的收入,还有新商品的企划书之类的吗。

    平时在那边自吹自擂自己是个淑女,为什么现在却又问男生这种问题。自己大小姐这残念样,使得伯特不禁头痛起来。

    「……索菲大人,这种话题能不能去和莎妮谈呢?」

    没有说「给我有点羞耻心你个笨蛋!」,伯特选择婉转地回答,索菲随即瞪大了眼。

    「你在说什么呢,伯特!我怎么可能对莎妮问出这么不知羞耻的问题。要是我被莎妮讨厌你要怎么负责!」

    那为什么要问自己这种不知羞耻的问题呢。

    很奇怪吧。不觉得奇怪的你才是最奇怪的。伯特一边咋舌一边想这样说出口。如果是恋人也就算了,但索菲根本不可能有这种甜蜜的感情。

    甚至她有没有把自己当作异性看待都是个问题。

    刚才的发言也是,索菲虽然会顾虑莎妮或者其他女性的感受,并把贵族千金应有行为和发言时时放在心上,但一旦对上自己或者艾力克还是库雷特,就完全没有任何顾忌了。

    从以前开始就感到不可思议,索菲对自己的发言,总有时会给人「男生的话这样应该可以吧?」的感觉。

    「遗传基因应该是完美的才对。母亲可是那么的丰满。不管食物还是睡眠应该也都很完美。不管乳制品还是鸡肉我都有在吃,蔬菜和海藻类也都尽量摄取了。支撑胸部所需要的肌肉也透过每天的运动培养了。在这之上到底还缺了什么?」

    「鬼才知道唷」

    伯特忍不住说出心里话。他慌忙摀住嘴巴,但太过专注的索菲好像没有听见,一个人不知道在低语些什么。

    「是邪念吗?是因为心存邪念吗?所以我胸部才大不起来?」

    胸部胸部的烦死人了,但索菲自身应该是没有意识到性方面吧。

    天空是蓝色的,云朵是白色的,夕阳是红色的。自然的法则便是这样,女性就应该要有丰满的胸部也是自然法则的其中之一,但为什么只有自己的胸部见不到这种现象呢,索菲似乎纯粹地对此感到疑问。

    虽然伯特一直注意不要去直视,但索菲确实没什么胸部。

    要是拿来比较,索菲的胸部连十岁少女都输。与其说输,或者应该说根本不成胜负。

    奥兰德王国女性的体型比他国还要美丽丰满。到了十三岁便有压倒性多的少女会穿著胸口敞开的洋装。然而其他国家却是苗条的女性比较多。只是奥兰德王国的女性胸前较为丰满,并不是所有女性都是这样,伯特无法理解为什么索菲会如此执著于胸部的大小。

    「索菲大人,世界上的男性最看重的是脸的造型。就算胸部不是特别……」

    「男性看重什么随便。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才能让我的胸部变大!」

    「哈……」

    伯特也相当明白索菲根本不在意男性的视线,他只是想随便说点什么,尽快结束这没营养的话题而已。

    但果不其然论点错误被打了回来,会话没能结束。

    「我自己也很明白,执著于胸部的大小是愚蠢的行为。胸部的大小并不会影响那份尊贵。白嫩柔软的绝对领域,就像是神秘的双丘,高雅却又甜蜜的陷阱。我也很清楚那不是大小的问题,可是生为女性,果然还是想多少体会一下那份膨胀吧。这样想应该很正常吧!?」

    「鬼才知道唷」

    伯特已经是故意再这样回答了,但索菲却毫不胆怯。

    「真是的!伯特就不明白我这纤细的少女心吗!?这么迟钝的话,等你有喜欢的女生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之后可就有得苦了!」

    就算死也唯独不想被你这迟钝集合体这样说,伯特打从心底这样想。说到底,真正纤细的少女才不会和男人谈胸部怎样变大的问题。

    你口中纤细的少女心早死透了,活著的只有连人家深藏的恋心都破坏得零零落落的恶女而已。虽然一股冲动想回答这种充满恶意的答复,但他总算是忍了下来把话吞回去。

    取而代之,他微微一笑。

    「索菲大人,能快一点把这些文件签名吗?您下个月就要入学『女王的蔷薇』,不尽快完成工作的话,可是淑女失格的喔?」

    挖苦般地告知事实后,索菲才终于回过神来集中在文件上。

    心想终于结束这没营养对话的伯特,然而感觉问题还没解决的索菲,这次换去找艾力克大谈一样的愚论,而这事情,现在的伯特还不知道————。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