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一卷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菲利欧?雷库斯的邂逅与绝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懂事之前,菲利欧的母亲就已经去世了。

    身为王妃的侍女却还诓骗国王,生下第一王子的女人。自己就是那女人产下的儿子。充满王宫的恶意,菲利欧从小便感觉得到。

    即使如此菲利欧仍旧被作为第一王子养育,都是多亏王妃认可了自己的存在。

    王妃原本便是被说是美丽的公爵千金了。虽然喜怒哀乐都不会在脸上露出,但却有著光只是看便会令人著迷的五官。

    老实说,抛下这么美丽的王妃,让侧室先生下孩子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王并不是特别愚蠢的王。只要王,只要父亲好好守住顺序的话,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幼小的菲利欧无法制止这样去想的内心。

    每次看到王妃和异母弟在一起,菲利欧总是会心痛。有母亲的异母弟是如此令人羡慕,是如此令人嫉妒。

    而且本来应该拥有第一继承权的异母弟,不仅没有讨厌夺走继承权的自己,反倒还仰慕自己地待在自己身旁。

    一边觉得这小自己一岁异母弟可爱,菲利欧一边却又对无法打从心底爱异母弟的自己感到厌恶。

    五岁时,羡慕异母弟东西的菲利欧,请求王妃也给自己一样的东西。但每次想要和异母弟一样东西的时候,王妃总会斥责自己。

    「菲利欧,明白你的立场」

    美丽的脸庞上没有表情的王妃,如此冷淡地说道。光是听到这句话自己心就冷了。

    就算认同自己是王的孩子,但王妃果然还是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王吧。

    这样对自己也比较好。

    因为自己身上流的血,是抢走王的女人的血。

    应该坐在王位上的,是流著比谁都要高尚的王妃之血的异母弟。菲利欧这样认为。

    知道自己想法有错,是在听到自己的婚约者是公爵千金克莉斯汀娜・威林的时候。

    与贵族中可以说是最有力名家的威林家定下婚约,是使王位继承更加不可动摇的一手。

    这一手为何是自己,菲利欧不是去问自己父亲的王,而是去问了王妃。

    「为什么是我,母亲大人不是一直说要我明白自己的立场吗!」

    「没错唷。你是第一王子,终将继承这个国家的人。和无法继承王位的第二王子,立场永远不同」

    「——!」

    至今都没注意到,异母弟所拿的东西,全都是比自己低一个等级的东西。以及想要和异母弟一样东西时,为什么王妃会说不行的原因。

    王妃最初就想让自己成为王。

    让背叛自己女人的孩子。

    菲利欧一直以为正当的王位继承者是王妃生下的异母弟。

    然而王位继承者从一开始就是自己。菲利欧无法理解。

    (只是早生一年而已?这样就要继承国家?由我来?)

    眼前一片黑暗。

    不想考虑的现实化作重担压在身上。

    继承王位的教育一天一天地加重,重责和义务使得身心疲倦不已。

    搞坏身体发高烧的机会也变多,整天都在床上度过的日子也有。

    这时来了一名新的护卫。

    那男的是一个经常笑著的男人。是个不停说话的男人。

    还年轻的他,第一眼看来让人觉得不适合护卫这职业,但菲利欧马上注意到他只是在装无能。

    护卫经常对自己说他可爱弟弟的话。

    在刚退烧,意识还朦胧的菲利欧一旁,护卫一边把水果切成栩栩如生至恶心地步的兔子样子,一边对自己说弟弟的故事。

    听到这些,菲利欧不禁羡慕起护卫的弟弟。

    被哥哥呵护,被哥哥所爱。菲利欧羡慕著环境与自己不同的护卫弟。

    盘子上有著被普通切好的果物,以及写实到吓人的兔子。菲利欧把写实的兔子放进嘴里。香甜多汁的水果,对发烧的身体正好,非常美味。

    咀嚼数次后,护卫微笑地对自己说。

    「菲利欧大人,没有试毒过的东西不能轻易放入嘴巴喔」

    说自己准备并切好的东西没有试毒过所以不能吃,这使得菲利欧觉得这护卫很烦人。

    「不管是谁准备的,都请考虑下毒的可能性。就算那是未来的王妃也一样」

    「————你是叫我连成为我妻子的人都要怀疑吗!?」

    「没错」

    「!」

    果断的回答,菲利欧感觉自己头又热起来了。

    正确的意见,这是正论。

    但这句话本身对现在的菲利欧就是一种剧毒。

    连自己的妻子都不得不怀疑。

    那自己究竟可以相信谁。

    不存在可以信任的人,没有会真正守护自己的人。

    在这样的世界,自己究竟要怎样才能一个人生存下去,菲利欧不知道。

    那天晚上温度又上去,菲利欧想说干脆就这样死掉算了。但他还是没有死,只是烧也没有退下来。

    保持这状态几天后,王突然来到寝室。

    王和王妃都是忠于职务的人,爱情并不深刻。

    不明白王为什么过来的菲利欧,在王没有感情的声音,收到前往疗养地塔利斯的命令。问说为什么,得到的答案是是王妃的推荐,王妃说如果是空气和水都很干净的塔利斯,菲利欧的身体或许也能好转。她还周到地准备了优秀的医师团在塔利斯的房屋待命。

    是对让侧室先生下王子感到愧疚吗,不管王妃说的什么王几乎都会照做。明明王妃只要说一句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下个王,菲利欧就能轻松了。

    或许这是把王被侧室夺走的怨恨,用她的儿子来雪恨也说不定。菲利欧疲惫的内心如此怀疑。

    要是这只是排除碍眼份子该有多好,如此心想的菲利欧只能点头答应。

    在那烧完全退了之后,菲利欧前去了疗养地。

    疗养地塔利斯确实不管空气还是水都很干净。

    蓝天白云。

    理所当然的光景一直都在眼前,在王宫的时候却都没有注意到。

    王妃派遣的医师团相当优秀,菲利欧的身体逐渐变好。但与变好的身体相反,菲利欧因为不想回去王宫而内心阴沉。

    经常笑著的护卫也跟到了疗养地来。

    因为太过烦人所以写信拜托王替换护卫,但收到的回信只有不接受一句话。而且拜托王替换护卫这件事情还被护卫本人给知道,被护卫好一顿假哭说自己太不人道。

    大概是从这时候开始,菲利欧就没有再对护卫有所顾忌。

    觉得烦就直接对他说,觉得作为护卫失格就指出来,命令他改善。

    虽然生为第一王子,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强烈地下达命令。然而不管如何命令护卫改善,经常笑著的护卫还是一直微笑地无视菲利欧的意见。

    就在那时,菲利欧与一名少女相遇了————。

    透气的外出中,从马车看向外面,菲利欧发现一个小孩在盯著河流。

    「那女孩在做什么?」

    外表看来似乎是贵族的女孩子。

    就建在一旁的房子,虽然不大但相当新,外表也相当气派。

    「应该是莉尼艾路家的千金吧。看起来侍女也不在,究竟是一个人在做什么呢」

    「莉尼艾路家?」

    「虽然是男爵家,但艾德加・莉尼艾路可是有著优秀商才的男人喔」

    「哼嗯……」

    对贵族家并不是特别有兴趣,只是继续注视著那名女孩,然而那女孩却突然倒在河流中。并就这样不停地挥舞著手脚。

    「喂,那是溺水了吗!?」

    「可是那河流应该很浅……」

    「停下马车!」

    「菲利欧大人」

    护卫叫出自己名字,是要制止我的行为吧。

    但菲利欧没有理会,在马夫停下马车后,无视护卫的声音冲到外面。

    河川真的很浅。一边想说为什么这也能溺水,菲利欧救助了这名女孩。

    「喂,没事吗!?」

    菲利欧抱起女孩的身体,对她搭话。女孩微微地张开了眼。

    湿润的新绿色眼瞳,使得菲利欧不禁倒吞一口气。

    女孩的外表幼气且可爱。

    一瞬间甚至怀疑在这河川溺水是演技,其实她是来对自己不利的。护卫也是有这样的疑虑才阻止自己的吧。

    但仔细一看,这奄奄一息的样子实在不像是演技。

    「还有意识吗?!现在先去找你家的人——」

    菲利欧对意识混乱的女孩这样叫道。

    接著,不知是水还是泪滴的液体,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痊愈之后的她,『索菲・莉尼艾路』却完全不是那种会在小河川溺水的女孩。

只要这边说一句,她就会回十句过来。想要讨她开心而说出的话,也都只换回她一脸微妙的表情。

问说想去的地方,马上就说想要去市场。更甚者还在那市场买了许多东西,并在隔天料理完要自己吃。

(不,这实在是不行吧……)

还散发著热气的这东西能吃吗,利欧瞥向护卫那边。

一直说没试过毒的东西别吃,说到耳朵都要长茧了。

但在少女眼前,总不能让护卫试毒后再吃吧。

就在菲利欧下定决心之后再听护卫说教的时候,一旁的护卫先吃了。

而且还附上长长的感想。

听完后感到兴趣的菲利欧也吃了一口。

「好吃……」

吃到热腾腾的料理,是多久以来呢。

端给菲利欧的料理,除了汤类以外基本都是冷的。就连汤类也在上菜和试毒的时候变成凉的。索菲做的料理却如此温暖而且美味。比起王宫的一流料理人都不逊色。

看著脸上自信满满地写著「如何,好吃吧!」的少女。

这是菲利欧第一次认识到,索菲・莉尼艾路是与普通贵族千金完全不同的生物。

在这之后菲利欧也数次来拜访索菲。

他也明白护卫对索菲有著警戒心。

直接和他说了之后。

「不去怀疑才比较奇怪吧」

护卫笑著这样回答。

这护卫最恐怖的地方,就是不管什么时候笑容都一模一样。

然而不怀疑才比较奇怪。这句话确实没错。

使用没有见过的食材,却好像最初就知道料理方式般地使用食材,并端出未曾吃过的美味料理。制作没有记载在书上的甜点,撒谎说是从书上看到的。没有比这还可疑的了。

就算如此,平时总是说三道四的护卫却少见地没有说不要和她见面。

这大概是因为无论多么可疑,都没从索菲・莉尼艾路身上感受到恶意或策略吧。

夸下海口说要做出平民都可以入手的砂糖,为此第一步先向孤儿寻求帮助。普通的贵族千金,为什么会如此为平民著想呢。

或许这少女不是想陷害自己的人派来的,而是王妃派来的也说不定。

看不下去作为王的资质毫无成长的自己,才放置拥有如此优秀资质的少女在自己身边,帮助自己成长。

但这也马上就被否定。

索菲身上一点都看不见王宫的颜色。

索菲身上只有索菲・莉尼艾路的颜色在闪耀著。

那颜色太过眩目,使得菲利欧无法直视索菲。

因为会不由自主去比较。

与手中什么都有,却没有任何一个属于自己,没办法抓住任何东西的无力自己。

羡慕像是笼外小鸟一般的索菲,看著围绕自己的牢笼叹气的每一天。

菲利欧突然想到。

如果没有王族贵族什么的,自己不就能一直和她在一起了吗?如果世界不再被地位及立场影响的话……。

菲利欧变得常常这样想。

但这却也被自己所爱的少女给否定了。

被想不到是年幼少女的言词给辩过,菲利欧不禁感到失落。

但菲利欧马上注意到,索菲不仅仅是自由地活著而已。

她寻找著自己想做的事情行动,并为此努力著。

有著强韧的心和不会输给任何人自信的少女是如此地耀眼,使得自己不知为何想流下泪水。

就是那时,菲利欧下定了决心。

————成为王吧。

成为比谁都爱国爱民的王。

成为比谁都要坚强的国王。

祈祷终有一天自己希冀的世界会到来,并铭刻于今天。

与少女告别的那天之后,便舍弃掉了自己的懦弱。

为了不被少女嘲笑,所以决定要拼命地活下去。

她一定会守住与自己的约定吧。

为了在那时,自己可以抬头挺胸与她再见。

死之前,只要能与她再相遇一次也好,自己一定就能幸福地迎向最终的时刻吧。

但这份秘藏在心中的思念,却因为自己婚约者拿来的计划书,向著没有预期到的方向大大改变。

在索菲为了制作文件离开房间之后,克莉斯汀娜像是交换似地进到房间。

「殿下,索菲的决定是?」

婚约者的声音中难得含有紧张感。告诉克莉斯汀娜索菲答应了之后,她慢慢地闭上眼睛,垂下长长的睫毛。那安心的表情中,带有点失落。

「那孩子一定会成为大舞台的主角,以华丽的舞姿使所有人惊艳吧。但期待的同时,内心却也感到了寂寞。……真想再稍微把她留在我的身旁,看看她可爱的微笑。」

已经无法在这学院一起度过两人的时间了。克莉斯汀娜学院生活本来就所剩不多,而她这本来就不多的时间,是想和自己的『妹妹』一起度过吧。

「然而,这也是为了未来的准备。只要索菲能成功地立下大功……」

克莉斯汀娜宛如思念著什么般地闭上眼睛。她所编织的言语,就好像是在说给自己听的一样。放弃眼前的幸福,为了之后更大的幸福。

婚约者的表情使得菲利欧不禁如此考虑。

索菲大概也和克莉斯汀娜缔下什么约定了吧。

如此对克莉斯汀娜著迷,应该是十分有可能的。但菲利欧不明白。

「克莉斯汀娜,那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说的是?」

「索菲对你的献身程度。那可已经是有病的等级了喔。在进入正题之前,都不知道听了多少你的话题。甚至正题花的时间都还比较短。」

不听自己说话,对自己是克莉斯汀娜婚约者这件事情不停抱怨,一直说什么不认同,绝对不认可之类的,有够吵的。

这样对克莉斯汀娜抱怨后,婚约者以耀眼的笑容回答自己。

「非常抱歉,殿下。索菲实在是太喜欢我了」

「都说了,你这话充满了恶意啊!」

索菲虽然相当奇怪,但菲利欧知道眼前的婚约者也不遑多让。

但菲利欧同时也认同她作为王妃的素质无可挑剔。正因为这样,所以才得问清楚她那意义不明行动背后的含意。

「克莉斯汀娜,为什么你会和索菲缔下姊妹的契约?而且还是在入学当天就定下。你……难道是……」

不知为何总害怕说出口,菲利欧瞪著克莉斯汀娜。

但克莉斯汀娜也不是被瞪就会害怕的女性,所以菲利欧继续说了下去。

「你应该,没有在考虑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哎呀,殿下。殿下这是觉得我会害您吗?」

「你很聪明,器量也无可挑剔。没有比人你更适合成为王妃了」

「不胜光荣。」

聪颖的婚约者回以美丽的微笑。但她却故意无视了菲利欧的真意。

这也是她的答案,菲利欧不得不说他最不想说出口的话。

「但是也想下你的立场。侧室的有无可不是你能出嘴的范畴。」

「殿下,这就不对了。王妃确实不被允许对侧室的『无』出嘴,但对『有』出嘴的权力就不同了。成为殿下侧室的人,必须得是配得上您的人才行。」

「果然……你……」

入学当天就缔结姊妹的契约,就是为了看清索菲作为侧室的资质吧。就算没有资质,克莉斯汀娜也足够优秀。无论怎样驽钝的女性,她都有办法将其塑造为一流。

「关于这点,索菲毫无疑问合格。既聪颖,又会看气氛,脑筋转得也快。外表更是无可挑剔。只是身份作为侧室来说太低是难点,不过只要作为紫星收获成功,就不会有人抱怨的吧。不对,是不会让人抱怨的」

自己婚约者的恐怖话语,使得菲利欧感到无比恐惧。

在克莉斯汀娜说出索菲名字的时候就有不好的预感了。

这女人作为未来的王妃相当完美。太过完美,到了令人恐惧的地步————。

「你是想杀了我吗!向对你如此心醉的女性说给我成为我侧室,我下个瞬间肯定就被杀了!」

「讨厌呢,殿下。才没有人会危害殿下」

「那家伙可是只要旁边没人,就会过来一把抓住我胸口的女人喔!」

「真是的,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的初恋呢。索菲才不会做这种事情。」

「那只是她在你面前装乖而已!而且那家伙有著思念的人!才不可能成为侧室!」

菲利欧这样放声大叫后,克莉斯汀娜突然变了脸色。她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比冷淡。

「……啊啊,那位已经再也见不到的人吗。虽然说是亲友,果然还是男性吗?」

「虽然是没有听过的名字,但发音听起来就不是女的」

想说不知道才说出口,但没想到克莉斯汀娜也一清二楚。

知道这件事情还想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把索菲推上侧室的位置。菲利欧真的无法理解克莉斯汀娜的思考。

「但索菲也说了,那是无论多想再见都无法再次见面的人。比世界的两端都还要遥远。因此,殿下没有必要去害怕见也见不著的人。无需惧怕,女性是会在记忆上续写新的记忆的生物。」

带著美丽的微笑,充满自信这样说的婚约者,使得菲利欧不禁抱头。

「为什么我要对你说索菲的事情啊……!」

「毕竟殿下那时候实在太疲倦了呢」

没错,是累了。被第一王子的职务所压迫,马不停蹄地不停工作。就连和婚约者会话都想取消。但与未来的妻子见面也是重要的职务之一。已经拒绝过几次的那天,菲利欧鞭打著快要昏倒的身体,与克莉斯汀娜见面了。

本来应该是喝著克莉斯汀娜带来可以消除疲倦的茶谈笑才对,但不知何时话题就变成了在说索菲的故事了。

「……那时候你拿来的茶,没有加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用怀疑的眼神看过去,克莉斯汀娜一脸刻意地露出惊讶的表情。

「嘛,我泡的只是能消除疲劳的茶,才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喔」

「以前就有个人一直在我耳边碎碎念,说就算是要成为妻子的人准备的东西也要好好注意。我现在十分后悔没好好照他的话做」

「相当正确的判断呢」

就算迂回地这样抱怨,克莉斯汀娜也彻底无视。

这样下去可就不妙了。要是照婚约者所想的,自己将来只有死路一条。

「总之我是绝对不要。只有她我绝对不要!」

「哎呀,殿下。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

「侧室候补其他要多少有多少吧!」

「殿下,那孩子一定会作为第一位女性的紫星留下丰功伟业的。而且那孩子最终不会是以紫星,而会是以索菲・莉尼艾路的名字留存于后世吧。将这样的人物收作侧室,不仅可以展现王族的大器和宽容给国民知道,还能提升王国女性的地位。所以是相当有意义的行为。而且我也觉得侧室是索菲比较好。只要那孩子成为殿下的侧室,我就可以一直和她在一起了。」

「最终还不是因为你自己的欲望吗!」

就算吼叫地指正,克莉斯汀娜还是微笑著不理会自己。

「不要用这种理由来决定别人的侧室!你有自觉你现在说的事情相当自我中心吗?」

「在明白索菲这个人之后,我曾经放弃过一次。但听到她说要成为修女后,事情就不一样了」

在奥兰德王国,贵族的女性成为修女主要有两个理由。

一个是为了逃离结婚对象的暴力或者虐待而成为修女。另一个则是因为无法给女儿准备足够嫁妆而无法结婚,最终只好拿出比嫁妆还少上许多的金钱捐给修道院,使其进入修道院。只有这两种情形。

在这国家,捐赠给修道院和教会虽然是名誉行为,但让女儿进去却并不是。

「那孩子可是我的『妹妹』,就这样思念著再也无法相见的对象活下去什么的,我绝对无法接受」

「那个笨蛋,连修女的事情都和你说了吗……」

虽然说要看对象说话,但对索菲来说,克莉斯汀娜也是她想告知的对象吧。

对著强烈拒绝的菲利欧,克莉斯汀娜疑问地说道。

「那孩子不是殿下的初恋吗,您究竟有什么地方不满呢?」

菲利欧倒是想问到底有哪里能没有不满。不对,克莉斯汀娜是知道的,她是知道却加以无视而已。

别开玩笑了。要说著克莉斯汀娜婚约者就是敌人的女人成为自己的侧室,就算是玩笑话也说不出口。

像是感受到菲利欧的颤栗,克莉斯汀娜温柔地说道。

「没事的,殿下。殿下没有必要去说服索菲。由我来说服就可以了」

「哪里没事啊!你是被装乖的那家伙给骗了吧!?那家伙才不是那么可爱的女性唷!」

「索菲在我面前就是我可爱的『妹妹』唷」

那是只有在你面前吧!,但菲利欧连这样大叫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在内心痛恨自己女性的不运。

既然这样的话,去期待『王之剑』能有相应的人和索菲结为连理还比较实在。

然而悲伤的是,菲利欧也完全想像不出那个麻烦又怪异的少女喜欢上男性的样子。菲利欧就这样绝望地趴在桌子上。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