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一卷敬启天马侥幸又再次降临于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马,前几天我第一次送给女性戒指。

    我这个前世连一个女友都没有交过的人,今世居然送给这么美丽的女性戒指。你不觉得很厉害吗!?

    啊啊,能送给美之结晶的克莉斯汀娜戒指的这份幸福,究竟该如何才能传达给你呢。感觉无论用上多少言词都难以述说我心中这份感情啊。

    说到戒指,天马已经结婚了吗?

    像你这种帅到讨厌的人,一定是和漂亮的女性结婚了吧。

    唔,太令人羡慕了……!

    不,没关系!如果今世还是男的,我一定会气噗噗,但今世的我是女孩子,所以才一点都不羡慕呢!

    反过来说,我生为女性竟然还有机会赠送给绝世美女戒指,真的是不得不感谢神明还有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

    这已经是足以比拟『名为丰壤的恩典所赐予的祝福』的侥幸了。

    哪边都是无比的侥幸,实在很难区分优劣。

    天马觉得哪边应该排在上面呢?

    区分优劣果然是欠缺考虑的行为吗?

    恩,真伤脑筋……。

    啊,不行不行。想传达的不是只有这些。

    『女王的蔷薇』接下来好像会有花之祭典。不过虽然说是花之祭典,但并不是真的花之祭典。是学院的女学生提出自己的作品,交由审查员来评价而已。作品是什么都可以,不管诗集还是故事,甚至还有人拿压花或者相当精致的刺绣出来。

    莉莉娜大人相当努力,说是想要制作奥兰德王国女性至今的功绩表。

    我还在烦恼要做什么。作为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妹妹』,不能提出让她羞耻的东西。

    …………我是有想法。但果然还是会烦恼。

    因为作为贵族千金,『奥兰德王国下水道计划』什么的也太没有梦想了吧?

    虽然是我绝对想要实现的梦想就是了。

    计划书已经写到可以说是几乎完成的地步了。

    但就算看内容,能理解的人应该也不多。

    用活性污泥处理法来处理下水道,对于这个世界根本可以说是外星科技。

    但原理从理论上来说是可行的。只要能实现这个,我的……祐的一个梦想就能实现了。

    天马,如果是你的话会怎么说?

    会对我说『想做就赶快去做啊』吗?

    你平常虽然很怕麻烦,但决定要做之后行动总是特别快,所以一定会这样对我说吧。和总是拖拖拉拉的我不一样,真是令人羡慕。

    是呢……难得一次,今世可不能再拖拖拉拉的了!

    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也说了,审查员喜欢不被现实囚禁的自由发想,那就当作痴人说梦冲下去吧!

    天马,好好期待我的结果吧!

    入学后已经过了五个月。

    季节马上要到春天。吹来的风虽然一样冷,但仔细看向窗外的话,已经能感受到绿意萌芽的气息了。

    在这样某天的放学后,一名清纯的贵族千金两手捧著课本,来到了索菲这边。

    「那个,索菲大人……今天上课的地方,有些不懂……所以,那个」

    像是想隐藏羞红的脸而提高教科书遮住脸庞。

    「能、能不能请你指导一下……」

    对著结巴地拼命表达自己意思的贵族千金,索菲微笑地回答。

    「如果我可以的话,请让我来教你读书吧」

    「——。非常感谢!」

    发出欢喜声音的贵族千金背后,另一名贵族千金发出了声音。

    「真狡猾!索菲大人,我也有地方想请你教导!」

    「我、我也有!」

    数名贵族千金争先恐后地拿著教科书挤到索菲身边。突然被好几个人包围虽然吓到了索菲,但她没有表露在脸上,而是维持著和刚才一样的微笑。

    「机会难得,要不然大家一起读书怎样呢?」

    惹人怜爱却又坚强凛然的声音,让周围的贵族千金不禁红了小脸。

    对他们来说,男爵千金索菲・莉尼艾路,是身为公爵千金克莉斯汀娜・威林的妹妹,成绩首位且又容姿端丽,在此之上运动神经又拔群的一名完美无缺的美少女。

    特别是她骑马的样子还和『金色的骑士与黑曜石的少年』的主角尼可拉十分相像,使其人气相当地高。

    最开始大家都心想「区区男爵千金竟然成为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妹妹』……」而疏远她,但现在却都拼命地想让索菲记住自己的名字。

    就算无视掉克莉斯汀娜的『妹妹』这点,索菲内在的坚强似乎也让许多娇弱的贵族千金为其著迷。在受到骚扰的时候,索菲堂堂正正地毫不动摇,飒爽地在走廊上行走的身姿是如此引人注目。之后的骚扰,也都因为索菲精神的强韧,使得骚扰的贵族千金们忍受不住,一个接著一个消失。

    有良知的同学以及高学年的贵族千金们,本来还在担心克莉斯汀娜不处理骚动就这样放置的现状,会使得索菲立刻退学,但结果却颠覆她们的想像。

    索菲不管任何场面都未曾放任感情生气暴走,从没失去作为贵族千金应有的优雅。就算在公开场合被伯爵千金莉莉娜・赛鲁贝路批评,也都一直保持笑容地回答,不知何时连那个莉莉娜都变成仰慕她的人。

    不战并以微笑取胜的身姿堪称说是淑女的典范。克莉斯汀娜不去插手这场骚动也是因此,开始这样谣传的贵族千金们都这样地称赞起克莉斯汀娜和索菲,甚至开始说起「真不愧是那个克莉斯汀娜・威林的妹妹」。

    然而被贵族千金们尽情称赞的当事人却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这样在想。

    (虽然被远远地说坏话时候,那嘟著的小嘴很可爱,但现在这样红著脸颊请求教导的样子也惹人怜爱到不行!啊啊,不过果然还是想再看一次气噗噗嘟嘴的样子呢!)

    尽管入学后已经五个月,索菲的思考依旧正常运转。

    ◆◇◆◇◆

    「索菲,结果贴出来了!一起去看吧!」

    中午的时候,慌忙来访的莉莉娜使得索菲歪头感到疑问。

    「最近有什么会公布成绩的考试吗?」

    「是花之祭典的结果唷!索菲忘记了吗?」

    「啊,说来确实是呢」

    的确差不多是以前提交的花之祭典结果公布的时候了。

    所以大家今天才如此兴奋吗。

    索菲虽然这些天心情都比较懒散,但这和忘记花之祭典结果公布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是因为别的事情而没注意到。

    索菲在学院的重要事项分别是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第一,莉莉娜好可爱好神圣,贵族千金们真棒,所以完全忘记自己花之祭典提出的作品了。

    (而且提出的还是『奥兰德王国下水道计划』,这下优秀奖肯定是没望了)

    不是贵族千金该考虑的东西就算了,里面还一点梦想和希望都没有。

    虽然对自己来说充满了梦想和希望还有实际上绝对必要的想法,但对贵族千金来说绝对是不需要的。明明是花之祭典,提交的『花』却是这种东西,审查员那边肯定也很无奈吧。

    虽然给天马写说要他期待,不过完全没有可以期待的要素。

    「非常抱歉,因为我对自己提出的花完全没有自信,所以不小心忘记了」

    「真是的,索菲又这样在谦虚了」

    「不……不是谦虚,是真的」

    「好了一起去看吧!」

    莉莉娜抱过索菲手腕,拉她过去。

    碰到胸部是很高兴,虽然很高兴,果然还是很高兴,但还是希望她能停下。

    无法压抑心中感情的索菲,就这样任由莉莉娜拉自己走。

    没错,贴出来的结果中没有自己的名字也相当正常,没有任何问题。

    有问题的是,深信索菲绝对会拿下优秀奖,却没在公布栏看见索菲名字而惊讶的莉莉娜,紧紧抱住索菲,使自己体验到第二次『名为丰壤的恩典所赐予的祝福』的侥幸。

    被仍旧柔软的丰满胸部给夺去思考的索菲,为了帮助被来看名次的学生集团给差点推倒的莉莉娜,头不小心撞到了地上。

    这或许就是神给予自己的处罚吧,索菲打从心底这样思考。

    (不过,不过!没有从我这边去摸喔!我没有去摸,神明大人!!)

    担心撞到头的索菲,莉莉娜在一旁哭著谢罪,场面一度变得骚乱,但对索菲来说却是有如春日射入一般,祥和又幸福的瞬间。

    直到这天,这时候为止————。

    突然,那一天到了。

    那天是一如往常的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一天。

    早上去上课,中午和莉莉娜一起,直到下午的课开始前都和往常一样。

    索菲正打算回到教室准备午后课程的时候,被克莉斯汀娜的侍女所叫住。知道克莉斯汀娜在找自己后,索菲慌忙跟著侍女过去。

    索菲被带到的不是温室也不是平时开茶会的庭院,而是克莉斯汀娜的房间。侍女敲了敲门想取得进房的许可。不知为何,从克莉斯汀娜的侍女那邊传来了紧张的感觉。

    索菲还是第一次进到克莉斯汀娜的房间。

    所以索菲有点紧张,但她不明白为什么连侍女都在紧张。

    看下走廊,不知道为何总有股违和感。

    总感觉好像有很多人的气息,就好像是要守护什么而安静地消除气息一样。

    (侍女?不对,以侍女来说这氛围太老练了……。是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护卫吗?)

    然而在『女王的蔷薇』,就算是护卫,男人也难以进入学院的用地。

    虽然有讲师门卫这些例外,但个人的护卫并不在这之内。就连亲人和兄弟也都必须要事先申请,面会也只允许在房间之中。讶异的索菲就这样进到侍女打开门的房间之中。

    真不愧是公爵千金的房间,比自己的房间大上两倍不只,房间也是两间式的。里面那扇门的后面应该就是寝室吧。进来的房间放有桌椅。索菲又感觉到违和感。

    (这房间,真的是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房间吗?)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这感觉。置放在这的家具虽然确实都是贵重的高级品,但都不是克莉斯汀娜的喜好。违和感依旧。

    然而索菲敬爱的『姊姊』确实在那里。

    坐在椅子上,露出与平常无异的微笑。身体被有著金与银美丽刺绣洋装所包覆,充满光泽的金发今天依然光辉地闪耀著。

    「索菲,抱歉突然把你叫出来」

    克莉斯汀娜的语调和平常一样。温柔的微笑、高贵的举止,举手投足的优雅也都一如往常。索菲赠送的戒指,从她的小指上反光著。

    「不会,为了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本人索菲,就算是地狱也毫不犹豫。」

    对著发言像是勇敢骑士的『妹妹』,克莉斯汀娜不禁莞尔一笑。

    虽然被劝说坐下,但不知道为何感觉坐不下去而犹豫了。

    在无法拭清违和感的情况下,如果有了什么万一也得立刻守护好克莉斯汀娜。所以比起坐著,站著会更好行动。

    似乎注意到索菲的困惑,克莉斯汀娜没有硬要她坐下,而是继续了话题。

    「索菲,关于花之祭典的事情。……我很抱歉」

    又被道歉了。不过关于花之祭典没有需要道歉的事情。

    不明白为何克莉斯汀娜要道歉而困惑的索菲,克莉斯汀娜说出自己就是花之祭典的审查员。

    「才没有任何地方需要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谢罪!下次我会更加努力提出审查员看得上眼的作品的!」

    反过来说没有被当成走后门真是太好了。下次祭典,克莉斯汀娜就已经不在这个学院了。虽然一想到克莉斯汀娜的毕业就感到寂寞,但别离并不是一生。

    只要这样想的话,就算克莉斯汀娜毕业自己也还能努力下去。

    来年的审查员不是克莉斯汀娜的话,也不会被怀疑公正性的问题了。

    索菲想要提出贵族千金般的优秀『花』,取得荣耀向克莉斯汀娜报告。

    精神地回答的索菲,却使得克莉斯汀娜与发色相同的眉毛微微皱起。

    「不是的,索菲。你的『花』相当优秀,所以我把她给了某位大人。」

    「某位,大人?」

    姑且自负是集自己一身大成的计划书,但真有人收到这种东西会开心的吗?

    「那个,是给了我的『花』吗?那收下也只是困扰不是吗?」

    「……索菲,你真是不可思议。我从没想到会在花之祭典看到这种东西。虽然审查『花』的时候,会隐蔽名字无法得知这作品是谁提交的,但你的我一读便马上明白了。为国家著想提出如此创新的点子,并真的想要去实现的贵族千金,我只知道你一个人喔」

    「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

    读了写有应该导入前世下水道系统的计划书,并对此表示理解的克莉斯汀娜,索菲不由得为之感动。

    明明从这个世界的居民看来,不少部份就算被怀疑真的能这么顺利处理污水也很正常,但克莉斯汀娜却没有把这当作是幻想而丢到一旁。这让索菲喜悦不已。

    「您这么说,真的是光荣至极。」

    「……所以我才把这个,交给了我的婚约者」

    「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婚约者……吗?」

    她的婚约者就是这国家的王子。索菲倒吸一口气。

    「殿下相当佩服喔。不只殿下,被称为稀世天才的那位大人,也称赞了你的『花』」

    「稀世的……天才?」

    「恩,就是奥兰德王国医学科学研究所所长的罗伦佐・弗赛露大人唷」

    「欸……」

    这名字索菲有听说过。

    身为侯爵家的次男,拥有他人无法比拟的头脑以及美貌。

    还是『女王的蔷薇』的贵族千金们口中所说的憧憬之人。

    「那位大人吗……」

    仔细一听,读完索菲的『花』的第一王子,立刻就把这送给了奥兰德王国医学科学研究所所长的罗伦佐・弗赛露。

    这是为了确定原理是否可行。回答也来的相当快。

    「罗伦佐・弗赛露大人对殿下这样进言了,这计划应该立刻就开始执行。」

    「!!」

    被认同了。欢喜的冲动满溢而出。

    不是因为自己被认同而高兴,而是下水道系统的原理被理解,被认同,才让索菲感到高兴。

    下水道计划无论索菲多想实行,都不能简单进行。

    这是国家等级的事业。不是一个人可以怎样的东西。

    索菲一直在想要怎样动作。

    但身为女性,地位又只是男爵的话是传达不到上层的。

    但现在传达到了,透过克莉斯汀娜的力量。

    「会……实行吗?」

    「殿下是这样打算的喔」

    索菲闭上眼睛。无法言喻的感情和喜悦充满了胸中。

    然而可不能在克莉斯汀娜面前像是小孩一样欢闹。

    作为代替,索菲慢慢张开眼睛,对眼前的美人行淑女之礼。

    「非常感谢您,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这样在奥兰德王国,我的一个忧虑便得以解消。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就仅仅是空想的东西,借由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之手成形的这份无上的光荣,这份至高的喜悦,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是好。」

    由第一王子和可以说是这国家最高峰的医学科学研究所所长推行计划的话,索菲也没有任何不满。可以的话自己也想作为计划的一员守望发展,不过女性的身份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她已经深深痛感。

    所以索菲才微笑著。

    对索菲来说最重要的,是确立这个国家的下水道计划,她对自己有没有在内并不在意。

    「之后就全部交给各位大人了。我深切期待计划能获得成功。」

    「哎呀索菲,你在说些什么呢?」

    「……欸?那个,计划不是要开始进行吗?」

    「没错,计划会开始实行,透过你的力量喔。」

    「嘿……?」

    「这是你拟定的计划唷,你不当最高责任者是要交给谁来当呢?」

    「欸……欸?」

    虽然索菲不想在克莉斯汀娜面前发出这种奇怪的声音,但因为对话的内容实在太难理解实在给不出适当的回答。

    (最高责任者……是我?为什么?)

    确实拟定计画的是索菲,而索菲自己也想参与。

    但问题是索菲没有实际执行的权限和权力。

    这计划需要许多人的力量以及庞大的经费。

    国家重大计划,不可能有男爵千金出场的空间。

    (而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不可能不明白这点……)

    聪明的她,不可能说出这种会使计划产生破绽的发言。

    还是说这只是玩笑而已?

    「那个,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

    「细节的部份,就由我的婚约者来做说明。——殿下」

    (……殿下?)

    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殿下这词的索菲眨了眨眼的瞬间,房间深处的门的打开,一名青年从里面走了出来。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走出来的青年,有著和克莉斯汀娜一样的金色头发,以及天空色眼瞳的端正脸庞。和克莉斯汀娜一样有著非凡氛围的他,只是向前一步,与克莉斯汀娜并列在一起就宛如成对的玩偶一般,使得索菲不禁看呆。

    「利……欧?」

    索菲对青年的五官有印象。对,就和以前的友人一模一样。

    他虽然有些傲慢,却是会倾听别人话的少年,他对索菲的感情,甚至到了因为不想与之别离,而希望索菲当他的新娘和他一起走的地步。

    「……欸?」

    他走到克莉斯汀娜的旁边,克莉斯汀娜理所当然似地站起来。

    就好像这一切都天经地义一样,他自然地在刚刚克莉斯汀娜坐过的椅子坐下。

    「索菲。这位大人就是奥兰德王国的第一王子,同时也是我婚约者的菲利欧・雷库斯大人唷」

    「哈……?」

    (第一王子?利欧?)

    虽然一直都猜说利欧地位比自己高很多,但没想到竟然是王子。

    难以接受的现实,使得索菲一时失去了话语。

    「好久不见,索菲」

    被叫了名字。那声音和以前从友人听到的声音不同,是大人的声音。但眼瞳中的温柔却和以前一模一样。

    他确实是利欧,是自己幼时的友人。

    「你就是,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婚约者……?」

    「啊啊……」

    不禁嘀咕而出的话语,从与王子对话的角度来看可以说是相当不敬。但他却没有任何不悦的样子,反倒是有些过意不去的撇过视线。

    这种小地方也和以前一样。

    (果然是利欧……。利欧就是第一王子?)

    这个国家王位的第一继承者。以及,克莉斯汀娜的婚约者。

    「————骗人的吧!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婚约者应该要……要再那样!要再那样一点吧!」

    忘我地,连自己都不明白在说什么的话语就这样脱口而出。索菲绝望到了连对面是王子这件事情都忘了。

    「……是要再怎样唷。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但对面也用不像王子的语气不满地反驳。

    「不满到了极点!这可是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婚约者喔!只有能让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幸福的人,才有资格让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幸福!」

    「……你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

    就算菲利欧这样反问,但内心情绪无处发泄的索菲连听都没在听。实在没办法,只好去问身旁婚约者。

    「克莉斯汀娜,这家伙是在说些什么?」

    「咕……,竟然直呼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名字!!」

    索菲瞪了过来。

    「我的身份比较高,当然是直接叫名字了啊」

    不明白自己为何被瞪的菲利欧,用视线向自己的婚约者求助。

    「哎呀,索菲,不能这样对殿下说话喔」

    「对、对不起」

    克莉斯汀娜的劝告,使得索菲垂头丧气地说出道歉的话语。

    和刚才对菲利欧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刚才的失礼真的是非常抱歉,殿下。没办法,因为索菲实在太喜欢我了。」

    「……喂,话里到处都是恶意喔」

    婚约者意料之外的攻击,使得菲利欧更加苦恼。

    觉得这样下去完全没法推进话题,菲利欧对克莉斯汀娜这样下令。

    「克莉斯汀娜,你稍微离席一下。」

    「是的,那我就先失礼了。」

    克莉斯汀娜轻轻掬起裙角优雅地行礼,并就这样退出了房间。

    而索菲就像被饲主抛弃的小小狗一样,紧紧地盯著那背影。

    甚至感觉都能听到哀戚的叫声了。

    对著伤心到用肉眼都能看出来的索菲,菲利欧从椅子上站起来,硬是把她转过来面对自己。

    「你啊,对许久不见的我,都没有一点开心的感情吗!?」

    「虽然不是不开心,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不然该说什么啊!?」

    「当然是作为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你究竟能让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多幸福了!!」

    「不是,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一直拘泥在这点?现在该讨论的不是那边吧」

    「你说什么,难道还有事情比这更重要的吗!?」

    「……虽然你以前就是奇怪的女性,但是从以前就这样了吗?还是只是我回忆中的索菲被美化了而已?」

    「利欧……不对,殿下?王太子殿下?」

    处于混乱和动摇之中的索菲,不明白该如何称呼菲利欧。

    「麻烦死了,叫我菲利欧就好了」

    「我才不要。直呼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婚约者的名字什么的,我才做不来。这可是对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不敬。」

    「喂,不是我是对克莉斯汀娜不敬吗。再说如果要提不敬,你老早就不敬了」

    自然地无视不敬,索菲挺起胸膛回答。

    「当然唷,因为我可是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妹妹』!」

    「妹妹?……你在说什么?」

    「唉呀,你不知道姊妹的契约吗?」

    索菲语调像以前一样普通。不过要说普通那最开始就是大爆炸了。不过菲利欧没有怪罪索菲,继续听索菲说明关于『女王的蔷薇』中的姊妹的契约。

    「就是这样,所以我就成为了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妹妹』唷!这可是一生的誓约!也就是说,你就是我的敌人!」

    为什么成为『妹妹』,婚约者就会变成敌人。

    普通不是应该好好尊敬『姊姊』的婚约者吗?

    「…………明明索菲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作为淑女来美化,但看著现在的你,我却感觉以前的你还比较正常一点。」

    被一脸认真地这样说,就好像被伯特说教一样,索菲因此稍微回神了一点。

    虽然不满的心情还是有,但比起最初已经好上许多了。

    「为什么呢,被这样说后总感觉心好痛」

    「有头绪了吧」

    感觉以前的索菲精神上比较大人,现在则是相反。

    「再说了,看到现在这情况,不应该有些其他的想法吗?」

    「太多地方让人难以接受了……」

    沉默流倘于两人之间。先打破沉默的是菲利欧那边。

    「抱歉,对你说谎了」

    就算身为第一王子,果然这个友人还是一样温柔,没有提起刚才说是极刑也不为过的不敬,而是先道歉儿时的事情。所以索菲也作为友人来回答。

    「你才没有说谎喔,只是我没有问而已」

    「……抱歉」

    「我没有生气喔。只是你不想说,而我也没问。我还没有思虑不周到想知道什么就问什么的程度。」

    「没错呢。小时候的你确实是个大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说现在的我是个小孩吗!?」

    追问下去后,菲利欧又撇开了视线。

    纵然被作为王子教育,但从刚才开始以前的习惯却都还是没有改掉。

    「回到原本的话题」

    自己不利的时候就转移话题的地方也还是一样。

    「原本的话题?」

    「喂,别忘了啊。这可是你自己计划的东西啊!」

    这样说著的菲利欧从抽屉中拿出的,是索菲所提交的『花』。『奥兰德王国下水道计划』是多达数十张,用尽索菲前世的记忆,集知识和技术的大成。

    菲利欧静静地坐回位置。索菲虽然一脸苦闷但也一样坐下。

    「你是因为是我写的,所以才决定实行的吗?」

    「就算是我也没天真到这种地步。就是因为读了后马上明白是划时代的想法,我才去咨询罗伦佐・弗赛露的意见。而且我是在罗伦佐进言应该要立刻实施之后,才知道这是你写的。」

    克莉斯汀娜似乎是在听完罗伦佐的话之后,才第一次说出这是谁写的。

    「说实话,我真的差点怀疑我的耳朵。不管是克莉斯汀娜知道你的事情,还是这是你写的事情……」

    「不是因为你说过,所以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才在我入学第一天就来见我了的吗?」

    一直感到不可思议的疑问,在知道菲利欧是利欧的时候就解开了。

    一定是菲利欧对克莉斯汀娜说了自己的事情吧。

    「……确实是有提到一次。但没有说出索菲的名字。而且也不是什么听起来开心的话题。」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