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一卷敬启天马虽然很突然,但你听过腐女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虽然不久前才说暂时不写信给天马,但因为发生了紧急事件,所以容我撤回宣言。是的,这案件非常重要。

    接著关于事情的后续,看来我在女学院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似乎是个腐女。

    你知道腐女是什么吗?

    以前不是有次看电视新闻的时候,凉香姐有解释过吗。就是会把男性和男性看作相爱关系的那个唷。

    这无疑是对三千世界的挑战。

    世界无比宽广,并且不是一体的。

    爱不只存在一个地方,而是存在于全体之中。

    这是为了明白何谓爱,少女无边无际的探索心所编织出的思考带来的喜悦。

    …………恩,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总之简单总结凉香姐所说的,就是有雄性与雄性的话,就会存在上下关系,并看起来相爱的样子吗?

    然后那上下关系的不同,都会让朋友之间意见不合,进而造成友情决裂?

    不过为什么上下关系不同是会造成友情决裂等级的最重要事项,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

    嘛,要这样说的话,为什么是男生和男生我也不明白。

    明明男生就没有胸部。没错男生没有胸部唷。没有胸部!

    也就是说,就算碰到毫无起伏的洗衣板我也不觉得开心。

    我自己也是洗衣板代表之一,正因为是洗衣板,所以才能这样断言。

    正因为有著毫无起伏平地般胸部,我才能大声这样说。

    这个,摸起来几乎就和背部没两样……!

    生为雄性,会想去摸胸前巨大的膨胀而不是背部才是正常的吧?就算不大其实也没关系,即使微小地膨起那也是爱。是爱!

    想要触碰爱,这样想也是很正常的吧?所以我想去触碰也没什么奇怪的对吧!?

    …………恩?离题太远了?

    关于胸部的话题就先停下吧,感觉太容易离题了。

    啊啊,不过天马你可不要搞错喔。

    莉莉娜大人就算有著腐女一般的思考,但我并没有对此感到不快。只是,不太熟悉这方面的我无法对难得交到的友人的言词有所共感,让我有点失望而已。

    那个莉莉娜大人明明如此开心的样子,而我却完全无法理解。别说是理解,就连意思都搞不懂,只能在一旁呆呆地陪笑。无法对莉莉娜大人的考察给出完美的回复真的是非常可惜。

    要是知道会有这种事情,早知道前世就该好好努力研究了。

    哈……真讨厌没有教养的自己。

    「索菲,这是后续的第三卷!」

    「哇……哇……真的是非常感谢」

    继著第二卷,索菲连三卷的抄本都收到了。开心的同时,索菲内心也有些复杂。

    『金色的骑士和黑曜石的少年』故事本身相当有趣。

    然而不能和价值观不同的莉莉娜共享的部份,让索菲感受到相当大的疏离感。

    这小说虽然莎妮也看得很开心,但不是以腐女的享受方式,而是普通地对尼可拉和雷奥勒多友情的羁绊感动。

    (本来以为是佑历25年妨碍我,导致我无法理解,但莎妮的想法却又和我一样……。要怎样才能和莉莉娜大人有更多的共感呢?)

    不只莉莉娜一人,就连她身边的跟班们也是一样的思考模式。每次听著她们的对话,就会越来越不明白究竟是事实还是妄想。

    (恩,书中有写到雷奥勒多对尼可拉一见钟情的内容吗?不过尼可拉好像也是对雷奥勒多一见钟情。到底是哪边?还是两边都有?咦?是两情相悦吗?)

    然后索菲就又跑去看一次一卷,却没有找到这样的描写。

    二卷也看完了,但还是没有写到。

    (有哪里写到尼可拉夸赞雷奥勒多的黑发绿瞳很好看吗?咦?还是雷奥勒多称赞尼可拉的发色和眼睛?)(兴国:此处应为笔误,前句主词受词应为前后相反,尼可拉才是和索菲一样的黑发绿瞳)

    又回头再看了一次一卷。内容虽然有点不同,但确实有对发色和眼睛的描述。

    是雷奥勒多说尼可拉的黑发绿瞳以平民来说是很少见的颜色,这个带有差别意识发言的场景。

    总之感觉应该没有称赞的意思。恩,不是在称赞。要是雷奥勒多认为这是称赞人的话真想给他一拳。

    就像这样,每次听完莉莉娜等人的对话都会去确认好几次,让索菲渐渐也把内容默背起来。只是,不管如何默背,还是有索菲无法看懂的地方。

    莉莉娜等人所说的,一定存在于文章的行间。而读不懂行间总让索菲感到很难受。

    就连被叫去最亲爱的姊姊大人,克莉斯汀娜的茶会索菲也一脸阴沉,让克莉斯汀娜都为索菲担心。

    「从那次事件之后,在我看来你和莉莉娜关系很不错,是怎么了吗?」

    最近克莉斯汀娜变得开始会问索菲的事情了。

    和莉莉娜在聊些什么,放学后在做什么,喜欢的点心,喜欢的花,喜欢的宝石,被问了各种问题。

    想说自己的话题对克莉斯汀娜来说并不有趣,进而彻底贯彻聆听者的索菲,克莉斯汀娜却特地为这样的索菲举办只有两人的茶会。

    骑马时克莉斯汀娜虽然故意把她自己说得像是不怀好意的坏人,但她果然还是一位温柔的人。克莉斯汀娜不仅外表美丽,只要待在她身旁,便能明白她内在显露出的强韧内心,以及从这温柔内心满溢而出的美丽。

    索菲对自己让这美丽的人担心而道歉。

    「和莉莉娜大人她们相处很融洽,我也相当开心,只是……」

    不知道该怎样说明的索菲稍微烦恼一下,战战兢兢地对克莉斯汀娜问道。

    「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有看过『金色的骑士与黑曜石的少年』这个故事吗?」

    「恩」

    不知道为什么提到小说的克莉斯汀娜,用扇子抵住嘴巴,微微歪头。

    「从莉莉娜大人那边获得抄本之后,我也看了这小说」

    「不有趣吗?」

    「不,内容相当有趣动人!只是,因为我还太过不成熟,没办法看懂行间……」

    「行间?」

    「是的,就是应该存在行间但却没写出来的文字,而却我没办法读懂」

    应该存在的,在行与行之间。

    虽然没有作为文字写出来,但用心眼去看的话就能读懂的什么。虽然自己并读不懂。

    如果没法读懂的话,作为莉莉娜的朋友永远只是半吊子。

    索菲想成为配得上莉莉娜的朋友。

    就算是索菲支离破碎的说明,克莉斯汀娜好像也还是明白了。她开心地轻轻笑了起来。

    「嘛,有一部分的人确实会这样读呢。」

    这读法似乎意外有名,而且拉娜竟然也是其中之一的样子。每次出新刊的时候似乎都很激动。

    「那个……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也能看懂行间吗?」

    「我只看得懂有写出来的文字喔。不过我也不否定莉莉娜她们的行为。因为,不管哪边都是爱对吧?纯爱或者友爱。爱的形状可能有所不同,但如果都是爱,那我不管是什么爱都没关系。无论形状如何改变那都是爱,所以我不拘泥于爱的型态。」

    虽然是符合克莉斯汀娜形象的完美回答,但她说出口有些寂寞的表情,却让索菲有些不安。

    (这位大人是第一王子的婚约者……)

    那是彻头彻尾的政略婚姻。虽然完全不知道王子是怎样的人,但爱与被爱,究竟有多少在政治婚姻中存在呢。

    「殿下是……」

    「索菲?」

    「虽然有所冒昧,但可以询问一下殿下是个怎样的人吗?」

    「……哎呀,这还是你第一次问说殿下的事情。大多数人都是一开始就会想问了」

    而且也都还是间接地问,不会像你这么直接喔,克莉斯汀娜笑著补充,索菲因此脸都红了。

    「非常抱歉,无礼地」

    「没关系唷。索菲是我的妹妹,不过接下来我所说的绝不能告诉他人。因为本来那位大人连直呼其名都显得冒昧。」

    位于顶端的人们,就不得不注意这么多事情。

    轻率地脱口而出,说话的人和告诉他的人都会被问罪。

    把克莉斯汀娜告诉自己的话传达给其他人的念头,索菲一丁点都没有。但要是万一发生什么让克莉斯汀娜被追究也不是索菲的本意。

    「这样不自制真的是非常抱歉,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我不会再问了……」

    谢罪的话语被克莉斯汀娜洁白的手指停下。克莉斯汀娜的细长美丽的食指,抵在索菲赤红的嘴唇上。这是要自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己听她说话的意思。

    「殿下是非常聪明且努力的人。他非常认真,且总是为国家著想。能成为这位大人的婚约者是我的荣耀。」

    听到这边,索菲才稍微放下心。刚才寂寞的微笑果然是自己的错觉。毕竟说著第一王子话题的克莉斯汀娜是如此开心的样子。

    虽然语气中带有点像是想要实行恶作剧的淘气氛围,但这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婚纱,一定又庄严又美丽吧。光是想像就让我期待不已」

    「嘛,你想太远了。等我结婚还要再好几年喔」

    「不是毕业后就结婚吗?」

    「结婚不管怎样快也都得过十八岁才行唷。而且还要准备,最重要的殿下也很忙。」

    还要好几年这句话让索菲有些安心。虽然想尽早看到克莉斯汀娜最美丽的身姿,但这同时也代表要成为王族的一员。

    自己还称不上是与克莉斯汀娜『妹妹』相符的人。

    索菲想要在克莉斯汀娜结婚前成为配得上她『妹妹』的人。

    (但照现在这样,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在我毕业后马上结婚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身处『女王的蔷薇』的期间,一定得想办法成为足以配得上克莉斯汀娜的人。

    虽然时间多少有些延迟,但毕业后不马上行动的话也没剩下多少时间了。

    「那索菲呢?」

    「嘿?」

    拼命计算并思考计划的索菲,因为不明白质问的意思而眨了眨眼。

    「索菲到了现在都还没有婚约者,是已经心有所属了吗?」

    像索菲这样,身为贵族却到现在都没有婚约者的案例确实是相当稀少。

    身体虚弱,就算结婚也很难生下小孩,不是这种特殊案例的话,几乎都在小时候就会定下婚约者。

    就算在时间的流倘下,因为家族或者立场的变化而变更婚约者,连一次婚约都没有的,这个学院也只有索菲一人了。

    「我是……」

    「你应该也收到不少缘谈才对吧?都已经传到我这边来了喔」

    「…………」

    确实缘谈是有不少,但都请父亲拒绝了。

    只要哭著『人家还不想离开父亲大人……。索菲感觉自己不安到快要生病了……』这样拜托,视母女为命的父亲就会把所有缘谈一脚踢开。

    最近更因为在莉尼艾路商会作为经营者发挥商才的关系,更不想让索菲和不入流的婚约者定下婚约,所以缘谈全都拒绝了。

    「那个,我……」

    「不想说的话我不会硬是问下去的喔」

    「不是!也不是那样……。我……。我曾经许下一个愿望。」

    索菲不想对克莉斯汀娜说谎。为了不让小小的破绽,最终在未曾想到的地方大大打乱命运的齿轮,所以索菲决定对她说出真实。

    「我有一个亲友。我一直在祈求他的平安和幸福。为此,我打算不结婚去为他祈求幸福,献上祈祷……。等到弟弟能独当一面后,我就打算成为修女」

    总是面带笑容的克莉斯汀娜,难得地露出哑然的样子注视著索菲。贵族女性说要成为修女,这反应要说正常也是相当正常,但索菲还是没有避开眼地直接传达了。

    「……那个亲友,是你之前说的友人吗?」

    似乎是想到骑马时说到的利欧的事情,克莉斯汀娜这样提问。

    「不是,并不是他。他的话,就算我不许愿也一定每一天都能过得很幸福吧」

    「亲友那边,不是每一天都很幸福吗?」

    「……我不知道。不论我怎样许愿想再见一面,或是穷尽我的一生,我也都没办法与他再次相见。」

    「我还以为就算是身在世界的两端,你也会动身会去见他呢」

    「没错唷。要是这样的话我一定会去的……」

    要是天马在这世界某处的话,自己一定会去见他吧。然而,这世界没有天马。无论怎样都希望平安幸福的亲友,并不在这世界。

    克莉斯汀娜感到困惑。

    想见却又见不到,也就是说那人已经不在这世界了吧。但这样祈求平安与幸福的意义又不明白了。如果是冥福倒还能理解,但索菲的说法,就好像思念著别的次元的谁一样。像是在祈求住在别的世界的某人的幸福一般。

    (真是不可思议的人呢……。不过,她一定没有说谎)

    对自己说的肯定都是实话吧。在人说谎或者想要带过事情的时候,克莉斯汀娜可以透过那细微的表情变化和身体的动作明白。索菲说的全都是实话,没有对自己撒谎。

    (这孩子明明没有对我撒谎,然而我的胸口却为什么会这样刺痛呢)

    胸口微微的刺动是为什么。克莉斯汀娜用扇子抵住嘴角,慢慢地思考自己胸口疼痛的原因。不仅别人,克莉斯汀娜也不讨厌分析自己。

    (……啊啊,我是在嫉妒这孩子的『特别』呢)

    不久前还在嫉妒『那个人』。

    有一点点嫉妒比自己更早相遇的『那个人』。

    虽然是『那个人』对自己说了之后,自己才对索菲产生兴趣,选择她为『妹妹』。

    但还是不讲理地为不是自己先找到她这件事而气愤。

    无论嫉妒还是气愤,都是至今自己未曾有过的感情。但只要想到感情的原因是索菲就不会感到讨厌。

    坐在眼前的少女担心著她的话语是不是让自己感到不快,克莉斯汀娜看向这样的少女并温柔地微笑。随即少女也跟著露出安心的笑容。

    索菲心中的『特别』,对克莉斯汀娜来说怎样都好。

    因为。

    (现在你眼前的我,总有一天会变成你更加『特别』的人)

    正为了克莉斯汀娜冲泡温热茶水的索菲,完全不知道眼前自信的美人如此确信。

    结束和克莉斯汀娜的茶会,想要回到自己房间的索菲,在走廊看见好像在等待的莉莉娜。

    「莉莉娜大人,你还没回去吗?」

    「因为有话想和索菲说……」

    「欸……?」

    (难不成是对看不懂行间的我感到讨厌,要撤销成为朋友这件事吗!?)

    索菲惊讶地呆住后,莉莉娜抓住了她的手。

    「索菲,因为平时都是你在听我说话,而我都是在说『金色的骑士和黑曜石的少年』,因此都不知道你喜欢的故事是什么类型的!所以我就担心你会不会讨厌起这样自私的我……!」

    「嘿?……欸?」

    (反过来吗!?)

    一脸痴呆的索菲被莉莉娜牵住手,幸福指数一口气直线飙高。

    「虽然我觉得『金色的骑士与黑曜石的少年』也是相当美妙的故事,但其他也还有很多故事。所以,一起寻找你喜欢的书吧?」

    「一起……找吗?」

    索菲歪头表示疑问后,莉莉娜便拉起她的手。

    不知道要去那里的索菲,最终被带到了图书馆。

    图书馆的话,索菲也经常用来调查东西。

    不过莉莉娜所前往的,是图书馆深处门扉。

    窄门的里面有著宽广的房间,并从四方包围似地置有书架。

    房间的中心有数张桌椅,几名学生正在里面誊写书本。

    随眼一瞄也有数百本,不对,数千本吧。整齐排列的书本已经塞满数个大型书架。那每一本都是历年学生所挥笔留下的故事。

    「这就是全部?」

    仔细地观察书架上的书名后,发现有著连载小说、短篇、份量十分厚重的书,各式各样的小说都放在这里。

    「你看,这本『短暂却幸福的梦』和『献给幼花的梦想曲』,是我母亲大人还在学生时代就能读到的故事喔。我家里有抄本,所以经常拿来看。而这本『渴望并堕落』」则是更久以前的作品喔」

    「好厉害……」

    好几年前,甚至好几十年前的作品居然有著这么多。

    索菲紧张地吞气,并感动似地伸手拿出一本书。翻开来,从纸质便能明白是相当久之前的作品。漂亮的文字,点缀出了美丽的物语。

    「母亲大人她们拼命地想要让自己女儿进入『女王的蔷薇』,也有部份是因为这个。想要请女儿誊写自己已经看不到故事再拿回来。我也抄写了很多,约好要送给母亲当礼物」

    「那还真是美妙呢」

    只要毕业就不能再自由地阅览。

    要是故事还有后续,无论是谁都会想继续读。

    (之后也写信给哈鲁斯子爵夫人,问看看有没有想看的书吧)

    要是有想看的书的话就抄写一份,下次休假时带过去吧。这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样一定能更加传达我在学院度过每一天的感谢之意。

    「不过毕业之后就不再能看,总感觉有些悲伤呢。而且有这么多的故事的话,真想让更多的人也来看一看。」

    「恩。不过,现在一定还不是那个时候」

    莉莉娜寂寥地说道。

    少女们自由地创作的物语,肯定很难被贵族社会接受吧。

    恋爱故事、提及阶级差异的书也有很高的可能性因为对教育不好而被排除掉。

    「不过呢,我相信总有一天,这些书能被许多其他的人阅读的日子一定会到来!」

    和先前不同,是充满生命力的声音。

    「你知道吗?多亏了现在的王妃大人,女性才能骑上马奔跑的喔。是王妃大人拓展了女性的自由!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也是一样,有著让这奥兰德王国女性更加自由,可以展翅翱翔的思想!所以女性的价值将会变得更高,世界将会变得更加宽广!」

    莉莉娜用像是在说尼可拉和雷奥勒多话题时一样闪闪发光的眼神注视著索菲。那眼瞳里寄宿的强烈光辉,就宛如宝石一般。

    「不过有些男性并不乐见女性的发展。他们认为女性就应该老实地待在家里才是最好的。我们贵族的女性都是笼中鸟。但是王妃大人她们正一点一点地把笼子扩大著。所以我也想为这样的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们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祈祷似地双手交合,述说自己想法的莉莉娜,不禁使索菲看入迷了。

    强烈且高洁的意志是如此耀眼。

    「莉莉娜大人的话,一定可以实现梦想的」

    恩,一定可以。索菲将自己想法说出口后,莉莉娜轻轻地笑了。

    「哎呀,我认为索菲才是喔。索菲的话,一定能作为奥兰德王国的女性,留下不输给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伟业」

    「你说我,吗?」

    「恩!」

    索菲不禁感到惊讶,莉莉娜心中竟然这么看得起自己。

    成为朋友后就一直待在自己身边的友人,是不是忘了索菲只是区区的男爵千金了呢。没有入学『女王的蔷薇』的话,别说克莉斯汀娜了,这身份就连和伯爵千金的莉莉娜打招呼都很困难。

    这样传达给莉莉娜后,她却大大地摇头。

    「索菲很聪明,而且又那么勇敢。我在被索菲帮助的时候,就觉得你和尼可拉大人一样!像是尼可拉大人改变了雷奥勒多的贵族意识一样,拥有改变这世界意识力量的人!索菲的话,一定能将如此美妙的事情,像是盛开的蔷薇一样办成的!」

    「这是你太看得起我了,莉莉娜大人。」

    「再对自己有自信点,索菲!你可是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妹妹』唷。仅仅两个月,就让所有人对你站在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身边也没有意见了。能办到这个的,不正是你的力量吗!」

    莉莉娜对索菲的心意让她非常开心。

    但可惜的是莉莉娜说自己是特别之人的这句话,并不是真实。

    索菲并不觉得自己是特别的人。

    无法否定确实是因为有著前世的记忆,事业才能这么顺利发展。

    但如果除去这个,自己就只是缺少了什么重要之物的人类。

    就连缺少的东西是什么也不知道,并为此时常感到不安。自己就是如此渺小的人。

    为了配得上索菲・莉尼艾路,这可悲的家伙才在今世拼命地填补前世所缺少的东西。

    (因为,我所希望的……)

    在索菲・莉尼艾路最初的记忆中,自己出生于世的那一天。

    没注意到自己就是索菲・莉尼艾路,作为佑担心哭泣孩子的那一天。

    那天,自己这样许愿了。

    和不被双亲所爱的自己不同,希望你是能被父母朋友爱及被爱的孩子。

    自己许下了这样的愿望。所以,想要实现。

    就连利欧也说了,索菲・莉尼艾路有著什么事情都能实现的力量。

    『索菲・莉尼艾路』的话……。

    索菲・莉尼艾路毫无疑问就是自己,是现在的自己。

    可是,偶尔却也会感觉是和自己完全不同的女孩子。

    注入自己愿望,走在自己定下的道路。

    但这路上每次回首,却都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

    一定,都是因为前世的记忆。缺少的东西,总让索菲・莉尼艾路有所牵挂。

    有所缺损的中村佑那无法忘记的记忆、无法舍弃的感情,无可奈何地使索菲・莉尼艾路蒙上阴影。

    「索菲?……那个,对不起,都是我一个人在说」

    是发现到自己消沉的心情了吗,莉莉娜慌忙谢罪。

    「不是唷。从莉莉娜得到的一字一句都是我的宝物。我也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成为那样的人。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做,但总有一天希望我可以成为能回应你期待的人」

    「我也向你发誓!作为这个王国的女性,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又增加了一个约定。

    对利欧宣言,对克莉斯汀娜发誓,和莉莉娜交换誓约。

    说出去的话就无法收回。只要说出口,就已经是约定了。

    然而我并不认为约定是强制性的。

    不确定能否实现的恐惧,不管何时都存在著。

    但没有人不抱持著恐惧。

    (只要我变得坚强,只要我再坚强一点就可以了。)

    向前踏步,已经下定决心,不能总是回头看向后方。

    为了爱著自己的人,已经决定要变得坚强。

    至今没能办到的事情,也都和伯特他们一起成功了。

    那是『索菲・莉尼艾路』的力量。

    在佑的时候没能办到。那时没有勇气回握伸出的那几只手。

    索菲・莉尼艾路的话,就能优雅地握住那手,微笑道谢。

    索菲・莉尼艾路比起中村佑更加强大。

    她以这份强大自豪。比起任何人都。

    不管何时内心都会动摇,但每次也都会变得更强大。

    感觉自己又变坚强了一点。

    (只要继续增加重要的人,所欠缺的东西一定就能填补起来)

    在莉莉娜不注意时,索菲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吐出恐惧,吸入未来。作为不再害怕,向前迈进的仪式。

    「不行不行。我真是的,又自己一个人说起来了。今天明明是来找索菲会喜欢的故事的」

    红著脸反省的巨乳美少女让索菲刚刚所有的思考瞬间烟消云散。只剩下『红著脸颊的样子真可爱』的表情。不只欠缺的东西,这些多余的感情可能也想办法处理一下会比较好。然而被巨乳美少女莉莉娜夺去注意力的索菲,完全忘记这最麻烦的感情。

    「啊,这个『盛开为花,花蕾亦花』也是相当棒的故事喔!这书好像是在『金色的骑士与黑曜石的少年』之后才出的,一定和『金色的骑士与黑曜石的少年』一样,是还在籍的哪位写的」(兴国:这边原文两处均是『金色的青年与黑曜石的少年』,估计作者笔误)

    一本装订成红色的书被递过来。索菲翻开读了几页,陷入了沉默。

    「这现在已经出了两卷。舞台是类似『女王的蔷薇』一样的学院,是姊姊大人的萝丝大人,和妹妹的玛格丽特大人,缔结姊妹契约的故事喔」

    「…………」

    「萝丝大人是公爵千金,而玛格丽特大人虽然是伯爵千金,但缔下姊妹契约的两人,不管在谁看来都是完美的『姊妹』唷。……索菲?」

    莉莉娜对认真读著的索菲搭话。

    「啊!……不好意思,因为太有趣不小心就沈迷进去了」

    「要借吗?」

    「恩!」

    强烈的回应让莉莉娜稍微有些惊讶。

    因为索菲很少这样强烈地表示自己的意见。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