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一卷敬启天马我真的是个愚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马,我终于有所自觉,自己是个无可救药的愚者。

    啊啊,真的是愚蠢到了极点。尽是执著、拼命于小事,却看丢了真正重要的东西。

    从以前开始我的胸部就很小……不对,是根本没有!总之我常常在想这件事情。明明第二性征都来了我的胸部却还是一平如洗。

    哎呀,这不就和前世一样了吗(笑),甚至都会这样自嘲了。

    而这样的我,竟然在今天碰触到了女性的柔软象征。

    不是,我并没有硬来去碰!是发生事故想去帮忙,最后结果如此而已,绝对没有什么有意为之!真的!

    这一定是神明赐予前世身体清净的我的祝福。

    那神秘的柔软让我体悟到了一件事情。

    自己的平胸如何怎样都好。丰壤的恩典在于女性。只要如此,我便能接受所有一切。该有的地方就有,这是何等地美妙呢。

    而愚蠢的我竟然想要这美妙降临于我自己身上。

    直到名为神之祝福的侥幸降临到我身上,我才终于明白这个道理。

    但同时我也注意到一个事实,一个相当相当重要的事实。

    天马,对前世的我来说,你就像兄弟一样亲近,是我最重要的亲友。

    可是我在想,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了女性的这份柔软。这样一想之后,我才发现,前世的我和你就有著天与地大那么大的差别。

    对,你和我本来是绝对不能相容的存在。

    而我竟然事到如今才注意到这个……!

    我真的是个愚者。

    只要想到你比我更早知道这份尊贵,一直走在我前面……我便相当火大,所以暂时不会再写信给你。

    ————你个混蛋现充!!!

    索菲所称之为『丰壤的恩典所赐予的祝福』事件,是发生在今天放学之后的事情。

    「今天一起去骑马吧」

    时节已经接近冬天,开始吹起了冷风,但只要克莉斯汀娜邀请就哪里都去的索菲立刻答应下来。

    骑马的话,也就是说穿骑马装而不是穿洋装

    以前女性不能跨马只能横坐,且骑马装也必须是裙子才行。不过最近女性用的骑马装也开始变成裤子了。

    一边感谢准备了女学院所有必须衣物的父亲,索菲一边赶向指定地点。然而到达后,那边不仅克莉斯汀娜,竟然连莉莉娜都在。

    大家都打扮成方便骑马的样子,把头发高高束起并戴上帽子。

    今天的克莉斯汀娜不同于平常洋装的姿态,就好像是男装丽人一般,有著另一种崇高的美。

    另外两名姊姊大人,赛琳和拉娜的美丽也比平常更加凛然。因为大家姿势都很良好,所以在没有洋装隐藏身体曲线后,都宛如一根根嫩竹般,给人柔弱却又坚强的印象。

    索菲偷偷瞥向一旁,偷看莉莉娜的骑马装。

    今天也是充满丰壤的恩典呢。

    和洋装不同的凛然身姿,但无论什么样子都无法彻底藏住莉莉娜那属于女性的丰满。索菲像是明白世界真理般地点了点头。

    果然在丰壤的恩典,人类只能是一昧感谢的生物。

    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被像是花之精灵般可爱的索菲用这种眼光看待,莉莉娜一和索菲对上眼就又转过头去。

    (就连这一举一动都如此怜爱!)

    压抑著心跳不已的内心,索菲聆听克莉斯汀娜说明今天的要旨。

    身心均保持健康是奥兰德王国女性所必要,因此不能净是在做刺绣或者诗词。

    骑马是透过与马对话获得疗愈,透过行走获得刺激。坐在不安定的马背上还能优雅地行走,只有拥有彻底锻炼的身心才能做到。

    克莉斯汀娜温柔地抚摸爱马这样说出来的话,让莉莉娜心醉似地听著。

    「真不愧是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有著如此合乎成为王妃之人应有的思维!」

    莉莉娜的赞词让索菲内心一紧。

    (王妃大人吗………)

    到了现在才有实感,眼前的美人本是相当遥远的存在。

    是公爵家的千金,也是第一王子的婚约者,最终将成为这国家王妃的存在。

    关于奥兰德王国的王族,索菲只知道一些谣言等级的消息而已。

    现在的王有著两个王子。

    一个是侧室的伯爵千金所生下的第一王子。

    另一个则是现在身为王妃的公爵千金所产下的第二王子。

    王家惯例由先生下的王子继承王位。

    (所以,本来在王和王妃获得授予新生命前,普通是不会迎娶侧室的……)

    然而现王却无视惯例娶了侧室,更甚者,侧室竟然还先生下了王子。而且侧室本来还是侍奉王妃的侍女。是现王对王妃的侍女出手,再将其娶作侧室的。

    身为公爵千金且要成为王妃的女性,侍女自然也只能雇用身份高贵并明确的女性。

    本是伯爵家末女的侧室女性,也因为给侍奉的王妃丢尽了脸,被伯爵家逐出家门。

    听说她就这样在没有任何友方的情况下,在王宫生下第一王子,并在数年后身亡。

    从王妃那边夺取王,生下第一王子的女性。

    国内每个人都抱有这种印象。

    要是王妃没能生下男生的话,事情也不会恶化到这种地步,但在第一王子出生一年后,王妃产下了第二王子。

    王位惯例由第一王子继承,可是本来应该是第二王子来继承才对。

    围绕王位继承,虽然表面宁静,但贵族们却私下在静静地争吵。

    而为此划上休止符的,正是成为第一王子婚约者,这美丽的克莉斯汀娜・威林的存在。

    透过和王国中也是屈指可数名家的威林家的千金缔结婚约,第一王子的继承权也变得稳固许多。

    (说到底,第二王子本来就对王位不积极,而且现在的王妃也是支持第一王子继承王位……)

    为了不让王位继承产生纷争,而支持背叛自己侍女生下的孩子成为王,王妃宽大的心胸不仅贵族连一般平民都深深感动。

    传闻以第三者的角度来看,就像是教科书般合乎情理,在该结束的地方正确地结束。

    被称为王族之人的思考方式,前世一般庶民,今世也只是男爵千金等级的索菲实在无法理解。实际上直到入学『女王的蔷薇』为止连兴趣都没有。

    (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是会去到我所不知道世界的,未知世界的居民)

    这事实让索菲有些落寞。

    虽然听说姊妹的契约是一辈子的,但身为公爵千金且将为成王妃的人,和作为男爵千金的索菲生活的世界就不一样。克莉斯汀娜毕业的话,就是无法再相见的存在。

    说到底,就连为什么克莉斯汀娜一入学就把姊妹的契约的戒指给自己,索菲都还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会选择自己呢。

    (伯特也是这种心情吗?)

    『就是说你也一样会离开。你是贵族千金,我们是孤儿。所在的世界不同,不可能一直都在一起。』

    『你也是贵族的女性。总有一天会回去王都。本来的话,我们和你还有利欧根本说不上话呀,以我们的身份!』

    回想起幼时自己听过的话。

    身份,对,现在的索菲就处在这个位置上。

    克莉斯汀娜不会像那时的索菲一样伸出手,索菲也没想过要她拉自己一把。

    如果克莉斯汀娜将变为遥远的存在会让自己感到不舍的话,到那时就————

    「索菲,怎么了吗?怎么突然呆住了,大家都走了喔」

    「啊……。非、非常抱歉。我只是有点紧张而已」

    被克莉斯汀娜搭话后,索菲连忙找借口搪塞。

    看向周围,另外两名姊姊大人和莉莉娜早就骑上马慢慢向草原前行。

    「索菲是第一次骑马吗?」

    「不是,以前有稍微骑过……」

    撕开嘴也说不出曾经在大草原上骑马奔跑过。

    『在某大陆的大草原上奔跑过,那真的是很舒服呢!』,索菲也明白这不是贵族千金该说的话。

    访问他国时几乎都是靠马车移动,但也有几天是骑马移动。

    虽然长时间骑马是相当花费体力的行为,但继承父亲健康身子的索菲意外地有体力。甚至到了被周围称赞骑术很棒的程度。

    「索菲的伙伴是这匹黑马唷。牠的毛就和你的头发一样漂亮。」

    克莉斯汀娜的爱马是白马,所以两头马并列在一起更加强调互相的美丽,相当优美。

    「真的很漂亮呢」

    「这孩子的名字是葛尔,意思是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疾风。」

    「哎呀,感觉跑得相当快的名字呢。拜托你了喔,葛尔。让我骑上你的背」

    葛尔大大眼睛注视著索菲。用手轻抚葛尔的鼻子边,葛尔舒服似地闭上眼睛。相性看起来并不差。

    索菲站到葛尔左侧,用左脚踩上马镫并就这样跨过马鞍。葛尔没有乱动就这样让索菲坐了上去。

    「哎呀,没有辅助就自己一个人乘上马了呢」

    不习惯骑马的没有辅助是坐不上去的。但索菲却轻松地乘到葛尔背上。克莉斯汀娜惊讶地嘟嚷后,便也跨上自己的爱马。

    骑在高大马背上,视野随之变广,就好像又离天空更近了一点。

    阳光洒落,微风轻抚,草木摇曳。

    平时随处可见的一切,却又比平时更加美丽。

    「索菲很喜欢马呢」

    「恩!」

    「葛尔好像也很喜欢你」

    黑马踩踏在大地上,以稳定的脚步载著索菲前进。那眼瞳总感觉有著一丝骄傲。

    「……这么说来,我完全都不知道索菲喜欢的东西呢」

    直直看著前方,克莉斯汀娜静静低语。

    「索菲知道我的喜好,而我却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我的事情什么的……」

    「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不擅长什么,想要知道的是什么,究竟对我是怎样想的……。全都是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

    「你为什么,不问我选你作为『妹妹』的理由?」

    寂静的疑问,让索菲一时失去了言语……

    为什么选自己作为『妹妹』吗。自己确实有对此感到疑问过。

    但却没有去问本人。

    「姊妹的契约,这本来不应该是开学当天进行的行为。你现在已经知道了吧?」

    有著与头上无边无际天空一样颜色的瞳孔,紧抓著索菲看过来。

    声音和表情中都没有表情。索菲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克莉斯汀娜。

    「从你入学到现在已经两个月了。老实说,我本来以为你至少会示弱一次,但却完全没有」

    「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您究竟是在说?」

    不明白示弱这词意思的索菲不禁问了出口。

    「你被其他人攻击的事情我是知道的喔,因为一开始我就知道会变成这样了」

    (啊啊,原来如此……)

    是在说这方面吗。

    但要索菲示弱索菲也很困扰。因为那些大小姐们的骚扰,只会让索菲更加雀跃,并不会痛苦。

    (要是真这样说,肯定会被看不起的吧。真困扰……)

    「不生气吗,索菲?」

    「嘿?」

    「我是十分清楚的喔。把你选为『妹妹』的话,会给你带来十分困扰的立场。」

    黄金色的眼睫毛阴郁地遮住湛蓝色的眼瞳。眼角上扬的表情,不禁让人联想到赛琳所说的『冰之美女』。

    没有感情的美貌是如此使人不安。但索菲的内心却是一片平稳。

    「为什么,我要生气呢?」

    索菲的反问,让那眼瞳一瞬间因为惊讶而动摇。

    「究竟是什么样的理由,什么样的思虑让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选择我作为『妹妹』,我并不清楚。但成为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妹妹』的我相当幸福。虽然我有弟弟和妹妹,但并没有哥哥姊姊,所以能获得姊姊我相当开心。」

    索菲面带笑容,以毫无停顿的声音回答。

    那声音中没有任何逞强和虚张声势。

    「以前我有个不怎么谈论自己话题的友人。他的身份是什么、住在哪里、兄弟姊妹有几个、将来描绘的蓝图长怎样……。这些关于友人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也没有想过要去知道。可能是不想说的事情,又或者是等到了能说的时候他就会自己对我说。但就算那个友人不说自己的事情,只要在一起就能明白他是个温柔的人。只要这样,我就十分满足了」

    真挚地倾听索菲话语的友人。

    这样就够了。所以没必要去探听这之外的事情。

    索菲也对克莉斯汀娜有著和这同样的感情。索菲就是如此打从心底为克莉斯汀娜这名贵族千金所心醉。

    优雅美丽,拥有生命光辉的克莉斯汀娜・威林。

    甚至让人觉得没有人会不被她夺走内心。

    她的美丽不仅仅是外表而已。

    索菲也是受过淑女教育之身,从教养礼仪到餐桌礼仪,一举一动都受过家庭教师严厉的指导。

    对前世只有在意过拿筷子方式的她,可以说是相当艰辛了。

    上课时间自不用说,每天一有空闲便不断练习才终于有了今天这样子。

    正因为如词,她才明白克莉斯汀娜举止的美丽是多么不同凡响。

    就连累积了多少的努力都看不出来。

    「为什么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会选中我作为『妹妹』,这理由怎样都行。就算里面含有恶意,您将我选作『妹妹』这件事,仍舊让我感到无比幸福。而且无论从谁的角度来看,我配不上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妹妹』的资格也是明明白白的。这我也相当清楚。」

    克莉斯汀娜的表情没有变化,然而索菲还是继续下去。

    「所以我才想要成为配得上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妹妹的人。想要成为这之后,也一直能被您称呼为『妹妹』的那种人。为此我会不断努力,所以还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与克莉斯汀娜立场的不同,以及身份上的差距,这些是怎样无法消除的距离。但索菲还是可以祈求能更加接近。能为了缩短距离而不停努力。

    索菲不是祈求克莉斯汀娜牵起自己的手。她所希望的,是用自己的力量爬上去。

    不管是放弃还是等待,又或者是祈求谁来帮助自己,索菲都已经厌倦了。

    像是幼时与友人约定的一样。

    索菲要用自己的脚,直直地向著自己内心指引的方向前进。

    索菲的话语让克莉斯汀娜转向前面。

    那嘴唇微微颤抖,却又马上紧紧缩起。

    比任何人都更加美丽的她小声地「是吗……」这样回答后,便保持沉默没有再开口过了。

    然而索菲并不讨厌流倘于两人之间的沉默。

    甚至对现在逝去便无法再重来的这时间的一页,感到无比的怜惜。

    然而这沉默最终还是被拉娜欣喜的声音给打破。

    「哎呀!这动物真是可爱!」

    走了一段路的地方,有类似从者的人在等著。

    索菲从葛尔身上向来,赶到拉娜她们身边。

    那里有著一匹被马车的货车所载来的动物。

    「……弩格?」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异国的动物。

    弩格是有著大眼睛像是鹿一样的生物。巨大的角和体格都和鹿很相似,但脚力便相差许多。可以背负壮硕成年男子的弩格,在异国是被当作马的替代交通工具。但因为也比马来的凶暴,所以不是可以简单习惯骑乘的生物。

    「这是异国献上给父亲的生物,我也觉得很可爱,所以拜托父亲帮我运到了这里!」

    看来在这里等待的从者似乎是莉莉娜家的人。

    奥兰德王国相比周边诸国算是比较繁荣的,因此为了取悦这边的贵族,其他国家献上些东西并不稀奇。而这弩格大概便是其中之一。

    「在异国这似乎被当作类似马的代步工具,还请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也骑乘看看!我也在这孩子被运来的当天试乘过,虽然比马矮了一些但骑起来简单许多,而且脚力也相当强!」

    老实说,为什么会是弩格呢,索菲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献上这动物。

    献上当天肯定有指导骑乘方式的人在吧,但在现在没有指导者的情况下,弩格可不是随便就可以骑乘上去的生物。

    弩格既不是好养的生物,也不是好骑的生物。

    「用和马一样的感觉骑乘就行了吗?」

    「是的,没问题!」

    莉莉娜充满精神地回答克莉斯汀娜的疑问。

    (等下,是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要骑吗!?)

    先前的对话让索菲有点犹豫是否要进言,但果然还是不能不说。

    「请等一下!弩格虽然外表看起来可爱温驯,但也有突然暴走的时候」

    即使在异国,能自在操纵弩格的也就每天一起生活的游牧民而已吧。

    在草原生活的女性和贵族的女性,身体能力本来就有著天差地别。

    「就算被当作不敬,我也要阻止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骑乘!」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强烈的语气让克莉斯汀娜一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但随即变回平常的微笑。

    「索菲都说到这种地步的话,那还是容我婉拒吧」

    克莉斯汀娜的拒绝让莉莉娜脸色大变。她生气瞪眼地对索菲反驳。

    「弩格才不会突然暴走!我骑乘的时候,弩格都有好好听我的指示动作!」

    那大概是因为长途旅程而疲倦了吧。弩格生长的地域和奥兰德王国有著相当的距离。就算生气也已经累到没有力气生气。

    「就让我自己来证明给你看!」

    宣言完,莉莉娜便立刻激动地跨上弩格的背上。

    「莉莉娜大人!」

    弩格和马不同,不能这样激烈地骑乘上去。

    必须要慢慢地,在不去惊吓到弩格的情绪下骑乘上去才行。

    「欸……呀啊!」

    果不其然,弩格因为惊吓而乱动起来,强而有力的双腿踢起土,就这样置索菲等人于原地,载著莉莉娜跑走了。

    「那个……没问题吗?」

    拉娜瞪大原本橙色的眼眸,哑然地指著莉莉娜离去的方向。

    怎么可能没问题。弩格彻底暴走了。

    「我去追她!」

    「索菲!?」

    克莉斯汀娜发出制止的声音,但索菲没有理会地跨到葛尔的背上。

    弩格的速度很快,不快点的话,就算是马也追不上。

    「葛尔!让我看看你如同名字一样的疾驰吧!」

    像是理解索菲的话语一般,葛尔提升速度到像是要切开风一样。

    完美的疾驰,和至今骑过的马都不一样,这速度让人感受到了天赋的才能。

    (这样就还来得及!不过不快一点的话,前面那边就是悬崖了……)

    弩格是连悬崖都能轻松飞跃的生物。要是让牠过了崖,马是绝对追不上的。

    冲上悬崖的时候,要是莉莉娜松开缰绳掉下去,那肯定没办法平安无事。

    多亏葛尔的疾驰,索菲马上就看见莉莉娜她们的身姿,但这里才是最大的问题。

    「莉莉娜大人,来我这边!」

    就算索菲伸出手,莉莉娜也还是用尽全力紧抓著弩格的身体。

    以颤抖的声音,发出「做、做不到」的声音便已竭尽全力了。

    只要莉莉娜伸出手的话,就总有办法把她拉过来,但现在并排奔驰的状态下,要莉莉娜放开一只手也会带来极大的恐怖吧。

    (不妙,再前面就是悬崖了!)

    距离剩下数十公尺。让弩格冲上悬崖的话,就真的没有手段了。

    (虽然不想让莉莉娜大人更加惧怕,但也没办法了)

    下定决心的索菲大叫。

    「莉莉娜大人,我等一下会跳到你那边去!请你紧握著缰绳,不要乱动!」

    「欸?」

    不等莉莉娜回答,索菲让葛尔接近弩格到最近距离,并就这样跳过去。背部突然受到冲击的弩格似乎更加生气,但这边也没有在乎弩格的余裕了。

    「欸欸欸欸欸!?」

    索菲从后面跳过来的惊吓,让莉莉娜的嘴唇发出不知道是惊讶还是哑然的悲鸣。

    索菲从莉莉娜手上夺下缰绳,想要去操控弩格。但充满怒气的弩格完全不听使唤。

    (果然不行吗!)

    紧要关头,怎样都会变成祐的思考。虽然想要不管何时都保持索菲・莉尼艾路,但现在不是反省这个的时候了。

    就算是冬天,耐寒的植物和杂草依旧茂盛。透过弩格冲刺的感觉,也能明白土地的柔软。

    (大概能行。嘛,也就大概……)

    但没有时间迷茫了。悬崖就在眼前。

    「莉莉娜大人,我一定會保护你的,所以还请忍耐一下!」

    已经完全不明白什么是什么的莉莉娜濒临失神,连回答都不行。但这样反而刚好,索菲抱紧因为恐怖而无力的莉莉娜,就这样投身地面而去。

    冲击使得两人在草原上滚了好几公尺。索菲护著莉莉娜的身子和自己的头。受到撞击的主要是背部肩膀还有脚。而且不幸中的大幸,草皮和软土作为软垫缓冲了不少冲击力。如果是石铺路肯定就免不了重伤了。

    看著头顶的蓝天白云,放下心的索菲大大地叹气。

    「身体有受伤吗,莉莉娜大人?有哪个地方会痛吗?」

    索菲的上面是完全僵住的莉莉娜,对她搭话也完全没有反应。

    (剛才似乎让她吓得不輕,这样之后或许就不会再来找我搭话了……)

    沈浸在即使脱离危险依旧正常运作的祐思考,索菲想将莉莉娜抱离开身体,然而却被莉莉娜强烈地反抗并死死抓住自己。

    「莉、莉莉娜大人,已经没事了喔?」

    所以请你放开我,不要黏得这么紧。

    要说为什么的话。

    (唔……!胸、胸部碰到了!)

    莉莉娜丰满的胸部碰到索菲的身体。

    丰满的胸部丰满到只是稍微靠近都会碰到,但现在被这样紧紧抓住已经不是碰到而是整个压过来的等级了。

    (好、好柔软啊!这也太柔软了吧!这什么!?这是放了什么在里面!?要放什么才能如此柔软!?)

    「没事了,莉莉娜大人,已经没事了喔」

    拼命地以阳光的声音如此传达后,莉莉娜总算看向索菲这边。

    然后就马上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起来。

    (拜托、拜托了……放过我吧,一边哭著一边这样把胸部压过来,我已经要坚持不住表情了啊啊)

    明明上个瞬间才在克莉斯汀娜眼前宣示要成为配得上她『妹妹』的人,绝不能下一秒就这样变成变态千金。

    一边斥责自己,索菲一边将心中一切化为无。

    无心的索菲像是索菲母亲对索菲一样,一边用右手轻抚莉莉娜的背,一边用左手摸头让她冷静下来。

    不停地对莉莉娜『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喔』这样安抚,莉莉娜的哭声也逐渐跟著变小。

    索菲因此放下心的瞬间,克莉斯汀娜赛琳骑马赶了过来。

    「索菲!你们两人没事吧!?」

    骑在马上的克莉斯汀娜和赛琳是那么地美,尤其现在从下向上仰视更是使那美丽更加神圣。

    (真想就这样在这份神圣中逝去……)

    被丰满的胸部削弱精神到这个地步,果然自己还是没办法成为配得上『妹妹』的人,想要撤回前言去忏悔。

    不过一旦到了克莉斯汀娜面前,却又像贵族千金一样收起负面感情『是的,我没事』回答。明明直到刚才都还被丰满的胸部玩弄于手掌之中。

    自己似乎不想在克莉斯汀娜面前脱下可爱『妹妹』的假面。就算有些虚假,也想让她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

    牵著莉莉娜手的索菲,对自己稍微有些失望。

    学院内有著保健室,并且时常有医生常驻。索菲以防万一还是请医生诊疗了。

    莉莉娜姑且不说,索菲因为几乎没有感到疼痛所以曾拒绝过一次,但在克莉斯汀娜的强烈要求下,最终还是没能拒绝。

    直到医生说了骨头也没有异常,克莉斯汀娜才终于安心似地轻轻吐出一口气。

    发现自己让克莉斯汀娜如此担心,索菲感到非常抱歉。直到医生说没问题前,克莉斯汀娜的脸上都无法窥见生气或是悲伤的表情,所以索菲才没能注意到。

    回到自己房间,看到莎妮的脸,索菲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疲劳也随之而出。

    「好累……恩,真的是累透了」

    主要是和丰满的胸部的战斗。

    累透的索菲请莎妮帮忙更衣,并在泡澡后稍微小睡一下。再这之后去吃晚餐,这才终于恢复一点活力。精神一些的索菲开始反思今天发生的事情。

    (仔细一想,既然都是女性同胞,就算多少有一些肢体碰触也不会不自然。稍微碰一下应该也没关系吧?不行,不能这样做索菲。那是侵犯不可侵犯领域的行为。今天的那只是侥幸。是神赐予我的侥幸!)

    在床上陷入沉思的索菲,过了一会儿便又起身移动到书桌前,拿起了羽毛笔。

    打开放置在书桌上的日记,写下敬启天马的文字。

    索菲有件事情怎样都想传达给她亲爱的亲友。

    主要是生气的方面。

    就这样,事件『名为丰壤的恩典所赐予的祝福』就这样落幕了。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