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一卷敬启天马我也已经十三岁,是个优秀的淑女了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马,真想让你看看成长后,我这优秀的淑女样。

    但明明就是这么可爱的淑女,不知道为什么却被一些人说是魔女。

    真的是太令人伤心了。这是为什么呢?

    伯特和库雷特也是一见到我就在说教。我应该还是个男爵千金没错吧?

    啊啊,库雷特的话是之前也提到过的,那个从自己国家逃出来的移民的男孩子喔。年龄好像和伯特差不多。

    他在自己国家,好像从早到晚都被逼迫务农,只要稍微偷懒就会被鞭打。我,害怕到不停颤抖。

    看著这样的我,你知道伯特对我这个颤抖著的淑女说什么吗?

    ————索菲大人,你的眼神很恐怖唷。这眼神就像现在就想把家伙给杀掉一样。

    你不觉得很过份!?

    不去关心颤抖的少女就算了,竟然还说我的表情很恐怖!

    都和伯特认识这么多年了,他却还是对我有著误解。

    这是多么地令人悲伤啊。

    不过没关系,至少艾力克和莎妮都说我是完美的大小姐。

    虽然被伯特和库雷特说是异端的大小姐,但艾力克和莎妮也说了我是完美的大小姐,所以应该是平手对吧?

    好了,今天也要充满精神地工作喽!

    写完早上的日记,我和侍女的莎妮一起打开莉尼艾路商会的大门后,职员们全体起立低头向我敬礼。

    父亲也就算了,对小女生索菲没必要这样敬礼,我这样说了很多遍但大家还是不听。甚至还有人一脸正经地说「不是的,是因为我们不向大小姐行礼就无法开始这个早晨」。早晨是醒来就开始的东西吧,不过他却给人不是说笑的感觉。

    一开始对明明是贵族千金却还在莉尼艾路商会露脸的我面有难色的职员相当地多,不知为何现在全变成『吾等乃索菲大人的奴仆』这样的态度。

    觉得不可思议的我曾经去问过伯特,但却被笑著打发过去。但之后伯特小声的「还不是因为你太异端了」自言自语,索菲并没有漏听。

    (真是的,对如此注重营养和美容的可爱女性,说的也太过分了吧!)

    光是回想起来就让索菲嘟起嘴巴。索菲就保持这个表情,进到作为自己个室使用的房间。房间来客用的沙发上,坐著一个面有怒气的男人。

    「早上好,大小姐。」

    「早上好,库雷特。」

    尽管生气却还是礼貌地打招呼的库雷特,索菲微笑著回礼。但微笑的效果似乎并不明显,打招呼完的库雷特马上移到了说教模式。

    「大小姐,虽然我也不想说,但是不是有点增加过头了啊!?为什么来到王都,就马上捡了这么多孤儿回来!」

    索菲在库雷特眼前坐下,而莎妮则默默站在身后。莎妮的表情也没因为一直以来的光景,有任何一丝改变。

    「哎呀,库雷特是在生气吗?」

    「啊啊,就是在生气。谁让你净捡些脏兮兮的小鬼回来!」

    「嘛,当时你倒在路边的时候也不是干净的唷?」

    「那件事和现在没关系!」

    库雷特是在路夏王国的荒野中倒在地上,被索菲保护起来的男孩子。

    在开始改良从亚露那拿到的『亚麻涅』之后,怎样都想要熟知亚麻涅种植方法的人的索菲,就这样亲自前往了路夏王国。

    途中捡到的少年就是库雷特。

    现在已经成长到足以称为青年的年纪,长高的他是个适合西装的男性。

    「因为大家都说要把灵魂卖给我。普通都会买的吧?」

    「不,一般的贵族千金才不会说这么无血无泪的话,然后也绝对不会买」

    被如此断言,索菲像是惊讶般地「嘛」并用手摀住嘴巴。

    对这装傻到底的大小姐,库雷特抓了抓头。

    「而且库雷特不也在说人才不足?要是有比起读书更喜欢活动身体的孩子,我想拜托你教导那些孩子正确的农作物种植方法。」

    库雷特平常是在索菲长年度过的保养地,栽种以亚麻涅为首的众多农作物并加以管理。

    在路夏王国从早到晚都看著田地长大的他,对于这方面有著相当丰富的知识。

    肥料的品质还有使用量,栽培的方法,就连品种改良都有著十足的贡献。

    作为负责管理的权力者,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了。

    「都是因为大小姐弄什么周休二日才会人手不足!为什么一周有必要要休息两天啊!?工作时间又短,轮班制又都是什么啊!?」

    在库雷特的祖国随处可见的黄土色头发被整齐地剪短,配上同样颜色细长双眼,外表十分清爽的青年,语调却是十分粗暴。

    但早已习惯的索菲带著笑容回应。

    「库雷特,塔利斯作为夏天的保养地虽然很棒,但冬天可是比王都还要寒冷的唷。在那种冻死人的寒冬让大家长时间劳动可是鬼在做的事情。所以每周才要休息两天让身体回复,保持精神。要是身体坏掉,就算想工作也没办法工作了喔?」

    索菲认为这是相当正当的雇用条件,也确保了足够的资金在人才养成和维持上。

    然而索菲下面的人大多都是孤儿,因此许多人都有著自卑感。

    要让他们成长到可以自己撕去孤儿这个标签,不仅知识和技术,报酬也是必要的。

    制服也是其中之一,负责管理的库雷特和伯特一样,有发了好几件高级的西装给他。现在穿的就是其中之一,乍看之下就好像一流企业的年轻王牌一样。

    「既然连灵魂都买了,就让他们工作到魂都没了啊」

    「嘛,要是连灵魂都没了就只是空壳而已。我不是在使唤奴隶,是雇用职员。人才从零教育起是很花钱的,要是被人拉拢走了我会很悲伤的。」

    「想多了,这之上的待遇,就算找遍全世界也找不到的!」

    特别是孩子们,彻底到中午前让他们去学习读写和计算,午后才开始工作数小时。而那数小时的工作也有算薪水。当然这待遇不是莉尼艾路整体商会都有,是只有在索菲下面的职员才有。

    索菲经手的事业几乎都有成功,资产已经多到难以计算。

    对一名十三岁少女来说,这资产已经太过多余了。

    而索菲将这些资产用在下个事业,以及维持和人才的费用上。

    她想要的不是高价的宝石,也不是绢制的洋装,更不是流行最前端的靴子。

    她更加贪心。

    她想要的是『发展』。

    想要的是这个国家,这个国家国民的发展。

    这种有趣的女性,世界究竟哪里会有呢。在她下面的人,就连一个人都没有想过要转换职场。

    「有几个擅长体力工作的孩子说想要做农业,所以面试我想交给库雷特」

    「啊啊,那些家伙吗?每次我要带他们去塔利斯时都抱怨东抱怨西的,有够麻烦的」

    「哎呀,对雇用型态有什么不满吗?是对什么不满呢,我马上处理。啊啊,不过如果是不想离开的话,就很难处理了呢。毕竟王都不太适合种植农作物。」

    王都比起长年居住的保养地,水和土都太脏了。

    完全不是可以种植重要农作物的环境,要种就得在干净的地方种。

    「这种肮脏的王都肯定是想早早离开啊。但是大家都不想离开你的……」

    「喂,给我闭上你那张嘴」

    门被打开的同时,进来的伯特便飞来一句斥责。

    库雷特小声地「烦人的来了」嘟嚷。

    「伯特,你来的正好。那孩子没事吗?」

    「烧降下来还要一点时间,不过已经给她吃药,所以没问题了。医生是这样说的。」

    「是吗!太好了!」

    「又捡了吗!?」

    库雷特的声音回响在房间内。

    「哎呀,还不知道吗?伯特,我不是拜托你先帮我对库雷特道歉了吗?」

    「只是因为那男人昨天没回到宿舍而已。是去哪里玩了吗」

    「哎呀呀……!」

    「什么!别对大小姐乱说好吗!我昨天只是在研究所和艾力克讨论品种改良的事情而已!」

    「真是的,热心工作是好事,但库雷特和艾力克也要好好休息喔?你们是管理者,所以请照我定下的雇用时间工作,不然要是连下面的孩子们都学你们要怎么办。过劳什么的绝对不允许唷」

    「为什么最后我还是被生气啊……」

    无视不满的库雷特,伯特拿出一封信递给索菲。

    「索菲大人。从哈鲁斯子爵那收到了今晚餐会的招待状。」

    「今晚?还真是急呢」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当主和夫人也被收到了招待,所以可能有些难拒绝」

    「原本就不打算拒绝了喔。在耕地上面也受了哈鲁斯子爵不少关照。」

    为了种植亚麻涅,请哈鲁斯子爵通融了相当大的耕地。

    虽然也有在道谢,但就算不看这个以礼相待也是贵族的义务。

    索菲一边想著今天餐会的装扮该怎么办,一边开始今天的业务。

    考虑到餐会而提早回家的索菲,娇小的绅士递出了一轮蔷薇。

    「姊姊,欢迎回来!这是今天在庭院摘的花!」

    「谢谢你,米卡露,今天的花也很漂亮呢」

    对著每天送上最漂亮花朵给姊姊的弟弟,索菲不禁笑颜逐开。

    提早几年回到王都的弟弟米卡露已经五岁了。

    要回去王都的时候,米卡露因为不想离开一个人留在塔利斯的索菲而嚎啕大哭不停撒娇。被养成这样最喜欢姊姊的他,比谁都还要开心又可以和索菲住在一起。

    像父亲一样,最喜欢母亲和姊姊的米卡露,紧紧贴著索菲微笑著。在本家的宅邸里可以说是片刻不离。

    半年前可爱的妹妹莫妮卡出生,被可爱弟妹包围的索菲感到非常幸福。

    不过看著五岁的米卡露天真的样子,索菲偶而会反省一下。

    索菲六岁后回想起记忆的发言,看著现在的米卡露也是异常。

    就算女孩子成长得再快,那些大人般的言行果然还是有点异常吗?虽然也不是没有想过,但事到如今也早已没办法了。

    (呼,不能被过去所囚禁,必须看向前方才行!)

    找到适合的借口后,索菲嗅了嗅从米卡露那拿到的蔷薇。

    甜美的花香,让我索菲不禁微笑。米卡露也很开心。

    索菲每天配戴利欧送的蔷薇形状的发夹,并把伯特第一次送给自己的花做成压花书签,每次看书时都拿来用。或许是因为这样,这个可爱的弟弟以为姊姊最喜欢花了。会每天送一朵盛开的花也是这个原因。

    虽然索菲并不是特别喜欢花,但也没有夺走弟弟的每日作业,每次都开心地收下弟弟送上的花朵。

    「今天我也保护好妈妈和莫妮卡了喔!」

    一副绅士模样的报告,是想让索菲称赞自己。

    当然,好好夸奖弟弟,也是索菲作为姊姊的每日作业。

    开心地跟著姊姊走的弟弟,以及还是可爱小婴儿的妹妹,发色都是遗传母亲的柔顺的黄绿色头发,不过眼睛则都和索菲一样颜色。最重要的是姐弟三人都长著和母亲一样可爱的五官。母亲虽然身体虚弱,但基因似乎相当强大。父亲虽然体格壮硕,三天通宵工作也很健康,外表还像个鬼军曹,但基因却彻底落败。

    看著这对夫妇的孩子们,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称赞虚弱的母亲竟然可以产下三个这么可爱的孩子。

    最近像是想仿效一般,每天都有像山一样多的招待信送来母亲的地方。

    但因为母亲在索菲取回记忆前身体虚弱,几乎没有进到社交界的缘故,所以即使现在身体变好了也还是只拜访以前就有交流的人家。

    上流阶级可以说是倚靠社交界成立的。不出席社交界的夫妇,很容易就会变成谣言的标靶被人轻视。但母亲身体原本就虚弱,再加上与现在被称为富商的莉尼艾路家对立,无疑是自讨苦吃,所以才被容许了。

    但就算这样,和母亲关系良好的贵族还是有几个,其中一个就是哈鲁斯子爵家。哈鲁斯子爵的夫人,和结婚前的母亲一样是子爵家,是母亲姊姊一般重要的人。而且哈鲁斯子爵本身也给了许多方便。

    父亲也受过其恩惠,并也同样对等地回礼。

    今天要拜访的就是这个子爵家,所以洋装可以不华丽,但一定要够高级才行。

    (头发就弄成希腊式发型,垂下来的头发再绑成辫子,搭配的宝石用珍珠应该是最没问题的吧?)

    「姊姊,今天想要你念这本书!」

    双眼充满期待的米卡露这样要求索菲。他似乎以为索菲提早回来是因为工作已经结束的关系。

    对可爱的弟弟说明事情,告诉他今天不能一起玩之后,他便以快哭出来的表请点了点头。虽然眼泪已经快要滴出来,但还是忍耐著的样子实在是惹人怜爱。

    (啊啊,真是的!亚露,不能和你讨论弟弟的可爱竟是如此的难受!)

    回想起小时候遇见的奇异护卫,偶尔会莫名地想见他。

    主要是在弟弟可爱到爆炸的时候。

    恋恋不舍地进入自己房间后,索菲和莎妮开始挑选起今天的洋装。沐浴后决定发型,在换上洋装就花掉不少时间,完全没有时间放松。

    「女性,还真是辛苦啊……」

    一边用全身镜确认总算自己总算整理好的身子,不禁用了佑视角这样嘟嚷。

    回过神后慌张一下,但看入迷索菲打扮后样子的莎妮并没有听见。

    最近偶尔在想,以莎妮为首,以前就认识的伯特、艾力克、库雷特都有点过保护,而且还不输自己双亲的偏袒自己。

    只要像这样打扮得比平常更漂亮,就会一脸认真地说『我的大小姐果然是世界第一可爱』。

    似乎就算是异端的大小姐,但可爱也还是世界第一。索菲也有自觉自己有著和母亲一样的可爱长相,但实在不觉得自己世界第一可爱。顶多也就像个第三者觉得『是个和前世平凡男性有著云泥之差的美少女!』而已。

    「莎妮?」

    「欸?啊,在!不好意思!」

    虽然莎妮为失态道歉,但在接待室等待的两亲还有弟弟,以及作为从者同行的伯特和库雷特也都有一样的反应。

    平时也作为淑女努力著,希望那边也能称赞一下。索菲如此心想。

    来到访问的子爵家,子爵夫妇亲自出来迎接。原本关系就很好的哈鲁斯子爵夫人和母亲马上就开始谈笑。

    伯特和库雷特和护卫不一样不能进到房间内,所以被带到了其他房间。

    因为有借耕地的事情,考虑到讨论这话题的场合才把两人带来,但话题始终是在闲话家常。

    然而过了一小段时间之后,哈鲁斯子爵正面面向索菲开口。

    坐在一旁的夫人虽然也露出欣喜的表情,但总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夫人的笑脸,不知为何和想让姊姊开心而躲在花后面靠近过来的弟弟重叠在一起。

    「索菲,你有听过『蔷薇的选定』吗?」

    「恩」

    虽然来到王都的生活还不长,但有听说过『蔷薇的选定』。

    奥兰德王国有只有贵族千金才能入学的女学院,通称『女王的蔷薇』。而所谓『蔷薇的选定』,就是可以推荐一人入学『女王的蔷薇』的权力。

    『女王的蔷薇』并不是贵族就谁都能进。只有地位、品格、知性全部均优于常人,并受到选定者推荐的人才允许入学。

    「那么,我是被允许进行『蔷薇的选定』的贵族呢?」

    「不好意思。这我就没有听说过了」

    被允许进行『蔷薇的选定』,便代表比其他贵族更加优秀的意思。即使同样有著子爵的地位,地位也完全不同。

    「允许进行『蔷薇的选定』的贵族,有著推荐一名贵族千金的义务,而我觉得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人了」

    「……您是说我吗?」

    终于明白夫人笑脸的理由了,还有这突然餐会的目的也是。

    (不不不,普通贵族千金可能该开心没错,但我可没有去那种学院的空闲啊!)

    索菲还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以及很多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王都居民的生活如何,缺少什么需要什么,在以购物为名的现地调查途中,索菲没有漏看王都贵族街以外地方的不卫生程度。

    污物直接倒入河水,水污染相当严重,病情蔓延也只是时间问题。

    郊外的农地地区的作物则是直接使用这水来灌溉,说实话,这只能让人感到可怕。

    这在其他国家也是一样,水净化的设备完全不够给全国国民用。

    贵族可以去买饮用水,贵族街有著能保持清洁的设备,然而这些平民都没有。上水道、下水道的整备必须尽早进行才行。

    水相关的事务,不只索菲,也是佑所描绘过的未来蓝图之一。

    前世辞掉原本的工作,也是为了进大学去研究水的缘故。

    佑六岁的时候,被亲生母亲丢在山中。母亲肯定是要佑死掉吧。但又无法弄脏自己的手,所以才丢到山里。

    被丢在无人深山中的六岁孩子只是低著头不断等待。因为被说了不能乱动,所以没办法移动。

    愚蠢的孩子拼命地遵守抛弃他的母亲所说的话。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然后期望著,这样她就会来接自己回去……。

    结果,过了一整天母亲也没来接他。

    季节还是夏天,所以没有因为寒冷而冻著。但喉咙很渴,肚子很饿。

    想说一点点就好,佑以摇摇晃晃的脚步走著,找到了从山渗出的山泉水。他拼死地用手接住,然后一口喝下。接著,佑流出了眼泪。

    水是生命之源。

    摄取生命支援的身体,让佑有了想要活下去的想法。

    被母亲抛弃,以及真的想要自己死掉的事实,其实佑都明白。

    佑比同年龄的孩子都还要聪明。

    因为不这样就活不下去,只是天真无邪的话是活不下去的。

    所以佑知道,要实现母亲愿望的话就不能这样挣扎著活下去。

    即使这样,佑还是好几次喝干山泉水,希望可以活下去。

    一边哭得唏哩哗啦,一边拼命喝著水。就算肚子已经装满了水,还是拼命地喝。

    ————想活下去。我想活下去,我不想死。

    就好像神明在注视著一般,几个小时后佑被刚好来山上的山地所有者给发现,让佑捡回一条命。山地所有者已经好几年没有进入山中,这次好像只是为了确认土地的境界线,而和附近土地的拥有者一起来而已。

    人没有食物便无法存活,但没有水更不能存活。

    喝下山水,重新获得的生命。佑想把这重新获得的生命献给水。

    找到值得尊敬的教授,用存下的钱上大学进行研究。

    但愿望没能实现……。

    因为水而重新获得的生命,最终以遭到船难事故的方式消失在海中。

    更甚者,因为水而刻下的恐惧,还使恢复记忆前的索菲痛苦著。不过在记忆回复后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再怕水了。

    讽刺地,有著溺死的清晰记忆的现在,反而没有对水的恐惧。

    为了不要再溺水,在贵族专用的浴场一个人练习无数次的成果,也是帮忙减少了恐惧心。

    (我还有想要做的事情,才没有空去贵族的女学院!)

    『女王的蔷薇』是定在十四岁到十七岁的三年间。

    而且和许多贵族男性在学的『王之剑』不一样,『女王的蔷薇』不在王都,而是建造郊外的山区。也就是全宿生活。『王之剑』也是全住宿生活,但在王都的学院和在郊外山上的学院距离上就差太多了。

    (难得准备万全地来到王都,竟然马上就要离开三年………)

    这里只能在不伤到善意推荐自己的哈鲁斯子爵情况下,想办法尽量委婉地拒绝『蔷薇的选定』了。

    学生时代怕生到可以说是没有天马以外朋友的佑,在就职之后就不一样了。在用薪水高低选的职场,为了提升实绩和奖金,佑事前看了几十本自我启发相关的书籍,并模仿天马的姊姊,凉香那八面玲珑的个性。佑最终学成的笑脸和话术,已经是所有知道他学生时代形象的人都认不出来的等级。

    连天马都评价『真不舒服……』的商业话术,现在正是发挥的时候。

    「这是何等光荣呢。不禁让人怀疑是不是一场梦。」

    首先,要尽可能表达自己的喜悦。述说的表情也要像是心醉的少女一样。

    「……可是,不熟悉世间,又没和其他贵族千金一起参加或举行过茶会的我,实在是能力不足。光是想到自己有可能会伤到哈鲁斯子爵的名声,我就相当不安……」

    接著在以颤抖的语调吐露复杂的思绪,并像是害怕般缩起身子。和前世不同现在是少女之身,不能忘记这重要的一点。

    少女可怜的颤抖身姿,让哈鲁斯子爵夫人担心地抵著嘴唇。然而最重要的哈鲁斯子爵却因为男性的迟钝,把这当作谦虚理解了。

    「不会的。在你为了耕地一事拜访我的时候,你的聪明、洞察力、行动力,全部都让我赞叹不已。虽然可能有些失礼,但你生为女性真的很可惜。如果是男性,我都想收你做我的养子了。」

    养子这词,让父亲的脸颊一瞬间抽动了一下。

    对比自己性命更看重妻子和孩子的他来说,这已经是玩笑也不能开的话语了。

    不过该说真不愧是父亲吗,除了那一瞬间外,其他都没有任何变化。

    (那不都是些贵族千金失格的行动吗,没问题吗?)

    普通的贵族千金不会发挥行动力在商卖上吧。伯特以及库雷特为什么称呼自己异端的大小姐,索菲也还是明白的。

    哈鲁斯子爵因为算是熟悉所以才能这样正面看待,但其他贵族又会怎样去理解呢?

    回复记忆后,索菲便决定要作为淑女生活下去。然而结果有点脱线。要这样的自己,飞入真正的贵族千金的花园,索菲完全没有自信。

    「哈鲁斯子爵大人……」

    这样就只能发动总攻击了!下定决心的索菲张开可爱嘴唇的瞬间,响起餐具落下的声音。

    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发现是呆然的母亲的刀叉落在盘上发出的声音。礼仪作法一向完美的母亲发生这种事情还真是稀奇。

    「母亲大人?」

    我不禁这样搭话,回过神的母亲用颤抖的两手摀住嘴唇开心著。

    「这是何等美好。我的索菲竟然能进入『女王的蔷薇』………」

    「母、母亲大人?」

    母亲陶醉地做著美梦的眼神,就好像少女一般。

    「入学『女王的蔷薇』,可是全奥兰德王国贵族千金的梦想啊!对我来说也像是梦一样!索菲竟然可以和米莉亚姊姊大人进到一样的学院!」

    米莉亚是哈鲁斯子爵夫人的名字。

    「我也,其实是想和艾娜在同一个教室一起度过的。但你虽然有资格身体却太过虚弱……。我啊,当时一直在想要是艾娜也在这里就好了。」

    哈鲁斯子爵夫人的话,让母亲露出喜悦却又悲伤的眼神看向夫人。

    (欸?……欸?)

    「我从丈夫那听说这事情的时候,也觉得相当美妙。你的女儿,在我曾经的学院,也是你曾经梦想的『女王的蔷薇』度过每一天。光只是想像,我就感觉自己好像回到那个时代一样。」

    像是拥抱过去一般说起话的哈鲁斯子爵夫人和母亲,表情像是完全回到少女时代一般地聊了起来。

    眼前绅士地微笑著的哈鲁斯子爵,以及思绪已经徜徉在少女时代的哈鲁斯子爵夫人。旁边则是打从心底为女儿入学开心,就好像自己梦想实现而开心的母亲,还有泪流满面守望著母亲的父亲。

    (啊,不妙……这是拒绝不了的节奏)

    ◆◇◆◇◆

    夜幕深沈,伯特在莉尼艾路家的一个房间里面。

    伯特和库雷特,还有艾力克都有被给予宿舍的一间房间。但除此之外也都在莉尼艾路家的本宅有自己的房间。

    今晚回来的时间太晚,所以就决定在本宅这边住下。

    莉尼艾路本家的宅邸宽广且豪华。考量到莉尼艾路家的资产这也是当然的。但是莉尼艾路家的当主忙于工作,夫人又不喜欢太张扬的事情,所以不怎么举办宴会。明明有的贵族每天都举办。

    伯特在的房间,是莉尼艾路商会的管理层级,或者执事才能使用的房间。

    铺有淡茶色的绒毯,摆放有著木雕职人所雕刻的木桌和沙发,房间里面甚至连吧台和藏书都一应俱全。房间的宽广程度甚至比起哪里的贵族接待室还要大也说不定,并且还摆放著相应的装饰品。房间里还设有暖炉,劈哩啪啦地温暖著没有人在的房间。

    伯特没有坐在铺有茶色绒毯的沙发上,而是站在暖炉前,将上衣口袋内的卡片丢入火中。

    「怎么,不答复人家吗?」

    「你呀……」

    库雷特从背后搭话。他也一样从口袋拿出卡片丢进火中。

    卡片是今天拜访的子爵家里面女仆争先恐后递给他们的。给库雷特的卡片上面写著名字和住处,还有各种甜言蜜语。

    莉尼艾路的管理职,光是这样对那些女性来说,两人便是不能再好的结婚对象了。而且两人又有著一张端正的脸孔。外表与收入都兼备的男性可不是随处都有,所以女仆们这样拼命也是相当正常的。

    「只是在莉尼艾路商会任职,就愿意搭理我们是让人很开心。但要是知道我是倒在路边,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只要现在好,不在意过去的女性不也不少吗?」

    不如说不少女性会可怜过去的不幸,并称赞现在出世就像童话故事一般吧。

    库雷特自己要是没被索菲捡到肯定就死了吧。完全笑不出来。被捡到之前的事情更是不愿去回想。

    看著暖炉中燃烧的卡片,库雷特空虚地笑了。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伯特从储藏库拿出酒瓶并倒进杯中,递给这个有著比在孤儿院长大的自己更严酷过去的男人。

    「这酒是能喝的吗?」

    像是突然被索菲附身,库雷特看向高脚杯和酒瓶。

    「啊啊,索菲大人让我们喝完再向她报告味道」

    「哼嗯」

    库雷特以熟悉的动作倾斜酒杯,嗅了嗅香气。在这时间点,他便已经注意到这和其他葡萄酒有著决定性差别。喝了一口,库雷特瞪大眼睛。

    「唔哇……这是相当高级的货色吧。其他国家来的?」

    「似乎是用塔客夏王国稀少的果物做成的水果酒来著。」

    「比今天子爵大人喝的东西还高级许多啊这」

    「在王都好像只有王族等级才喝得起唷」

    「……为什么这种东西,我们现在会在喝呢?」

    沉默流倘于两人之间。

    答案很简单,男爵夫妻并不怎么喜欢酒,而索菲又还不是能喝酒的年纪。因为这样,所以两人被任命去判断酒的好坏。

    当家的执事也会管理,但索菲买的或是送给她的,都是由两人来试尝。然而原孤儿随意地喝著王族等级的酒品,虽然有些事到如今,但回过头来看还真是奇妙。

    「真的可以全喝吗?」

    「如果品质没问题的话,索菲大人似乎想列入贸易品之一」

    「能买的贵族应该相当有限喔?」

    要买这个肯定需要相当大的金额。不是相当高等的贵族一定没法简单买下手。

    「对面似乎不是想要钱,而是想要砂糖作为交换代价。」

    「塔客夏王国不是能采取到砂糖原料的作物吗?砂糖应该比其他国家还多了吧?」

    「啊啊,砂糖确实是有。但索菲大人所抽取出来的砂糖不仅不纯物少品质也更加地高。」

    伯特这样说明价值的差异后,库雷特才明白似地点头。

    「从选择高品质的砂糖作为代价这边,感觉对面也很重视与大小姐的关系呢」

    「这当然」

    除了捡到库雷特的路夏王国,索菲也去过炎热之国,塔客夏王国。那时认识的商人看穿了年纪还小索菲的慧眼,从头到尾都保持郑重地接待索菲。

    「真不愧是大小姐」

    回想起少女外表像是妖精一般可爱的脸庞,库雷特不禁发出感叹。随即就又被伯特给瞪。

    「你对索菲大人的口调也差不多该给我改改了」

    「好好好」

    库雷特已经被伯特念了好几次要他改一下对索菲的说话方式。

    但库雷特当然是故意不改的。

    只要有考虑时间地点,索菲并不讨厌这种不礼貌的口调,反而会因为像以前对待自己而感到开心。所以库雷特才不改。

    不做到这样,就没办法与敬爱少女身边最近的男人,伯特做出区别化。绝不是自己看不起索菲。

    库雷特在王都会换穿上西装也全都是为了索菲。库雷特自己是喜欢穿的更轻便去农地做事,但在王都可不能穿成那样给大小姐丢脸。所以对外,库雷特姑且扮演著一个好青年的样子。

    伯特也是完全明白库雷特的想法,却还这样对他碎碎念的。

    是伯特自己先舍弃掉直呼其名,没有敬语的时代。

    丢弃名为友人的关系,作为侍奉者接待。单膝著地,假装没有看见少女那有些寂寞的表情。这才是正确的。如果想一直待在她的身边,这才是正确答案。为了最重要的少女而划清界线的男人,羡慕并忌妒明白却不这样做的男人。

    打破流倘于两人之间沉默的,正是他们敬爱少女用力甩门的声音。

    「我输了!就算用上我长年培养的话术也赢不了!母亲那闪闪发亮的眼睛实在是太作弊了!这次真的是让我痛感自己的无力!啊啊,真的是对自己太失望了!」

    明明夜已经都深了却还是十分精神的索菲,快步走到两人面前,随著势头重重地在沙发坐下。

    「索菲大人……」

    「大小姐,你的举止……」

    「现在该注意的地方不是那边!」

    不不不,那很该注意。两人同时在心中这样想。

    这里是佣人专用的房间,不是贵族千金该来的房间。就连这宅邸全部主人的当主,都不会随便进去佣人的房间了。

    「莎妮,不好意思,可以帮我泡茶吗。因为也叫了艾力克,所以记得他的份还有你自己的份。现在要开始作战会议,你们……。哎呀,那个酒美味吗?」

    看见放在桌上的水果酒的酒瓶,索菲一转刚才失落的态度,充满期待地询问感想。

    「那个呀,大小姐」

    库雷特像是要说教似地张嘴,然而在这之前伯特便对莎妮再追加两人份的茶水。看来认识许久的伯特已经早早放弃,都这样了再说也没有用。库雷特闭上才张开的嘴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们喝酒也行唷?」

    「不是要举行作战会议。那就不是该喝酒的场合了」

    「不过我也想听一下酒的感想」

    已经十分熟悉索菲举止的伯特,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淡淡地叙述感想。

    「相当美味唷。味道属于比较清爽的那边,应该会比较受妇女层欢迎」

    「库雷特呢?」

    「……不纯物、色调、香味都无可挑剔。甚至想知道他们果物是如何栽培的了。」

    索菲对两人所言点了点头。虽然刚才还摆出小孩闹脾气般的态度,但现在却是企业家的脸孔。这突然变身,就算习惯了还是很容易被吓到。

    「你们两个都说到这种地步,那就开始交易也不错吧」

    真的不禁让人怀疑这大小姐,是否真的是年仅十三的少女。

    在从相遇之时便如此奇特的大小姐眼前,两人默默地收起酒杯。

    过了一会儿,被命令去带艾力克过来的马夫打开门扉。

    打开门进来的艾力克,虽然大晚上的被叫出来却很开心的样子。

    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只要是被索菲叫来似乎都很开心。

    索菲对这么晚还驾驶马车带艾力克过来的马夫道谢,并给了他一瓶酒。虽然和刚才喝的水果酒价值差了一大截,但也是平民没办法简单入手的高级货色。马夫相当开心的样子。

    有妻子的他,应该会在休息的日子和妻子一起享用吧。所以索菲才顺带再给了一些高价甜点。这大小姐真的是没有死角。有好好顾虑到明天一早就又要工作,却又被拘束到这时间的马夫。

    被这大小姐捡到四名原孤儿,一边品尝著被捡到的幸福,一边等待最为敬爱少女的话语。

    索菲重新坐下后,道出今天发生的一连事情。

    「发生不得了的问题了。我再过几个星期就不得不去女学院了!」

    说明完自己为什么会必须要进到『女王的蔷薇』的事情由来后,本来以为四人会更惊讶,但他们却都没有疑问或者困惑还是不安的样子。

    「……你们,不惊讶吗?」

    「因为早在预料之中了」

    「为什么!?」

    反倒是索菲被伯特的回答所惊讶。

    「要说为什么,『女王的蔷薇』不是优秀的贵族千金上的学院吗。那我们的大小姐不去还有谁去?」

    被如此断言,索菲张著嘴哑然。

    没想到对自己偏心到这种地步,索菲实在是没有想到。

    「伯特……。你平常不都说我是异端的大小姐吗!」

    「索菲大人虽然异端,但同时也是完美的大小姐没错」

    这啥帅哥发言……。

    忍不住,前世从来没能说出这种发言的佑就要因为忌妒跑出来『人帅不要连话也这么帅!』这样说了。

    「但是有三年唷!三年可是很长喔!」

    这个世界所有学校的入学都是在秋季。到秋天索菲就已经十四岁,从那之后到毕业可整整有三年的时间。即使指出时间之久,四人的表情却还是变都不变。

    「实际上,只要索菲大人给出指示,现在的人手就已经足够运作了。维持现状的话,就算没有指示也可以毫无滞碍地进行。要开展完全没有碰触过的事业就有些困难了,不过这三年后再进行不也行吗?您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会尽可能做好准备的」

    伯特语不停歇地这样说。

    「对对。『亚麻涅』以及其他农作物都可以量产了。提炼出来的砂糖品质也相当良好。贩卖管道也已经定下,所以不用担心这边也没关系」

    管辖塔利斯的库雷特也轻松地说完,喝了一口红茶。

    「索菲大人在意的『黑之珠』、『黑之滴』也都已经有可以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接受的味道了。塔利斯的人们对味道也是赞赏不已。就算是王都,只要在产品展示时演示几种使用范例,就能收获相当的利益。」

    平时不怎么说话的艾力克,谈到商品开发的时候就比平时饶舌许多。『黑之珠』、『黑之滴』分别是味噌和酱油,味噌会叫『黑之珠』是因为做成球状来卖。现在定位不是像味噌汤那样大量使用,而是作为提味秘方来推广,等味道被人们所熟悉之后再来推行味噌汤这种作法。

    「你们几个……」

    索菲眼瞳感动似地湿润,看向三名男性,张口大叫。

    「给、给我再不舍一点呀!!你们这群笨蛋!」

    对著明明没有喝酒,却像喝醉一样发酒疯的贵族千金,伯特敷衍地安慰起她。

    光是看不见你的脸就够我受的,这种内心真正的想法怎么可能说得出口。也绝对不会说出去。

    「索菲大人,无论何时莎妮都会待在您身旁的!」

    男性三人的视线一同聚焦在微笑这样宣言的莎妮身上。

    就算是『女王的蔷薇』,也可以带几名侍女进去的。

    所以对莎妮来说只是奉侍的场所改变,可以一直待在索菲身旁的立场则还是一样。羡慕这个的男性们则有些不开心。无视因为莎妮话语而感动地不停颤抖的索菲,伯特再次开口。

    「索菲大人,比起这个。请您在『女王的蔷薇』一定要老实一点。实在是不要再有像那时候的骚动了」

    「那时?」

    索菲疑问地歪头后,伯特才厌恶地说出某个盗贼团的名字。

    「嘛,那件事是错在对面不是吗」

    数年前,从外国回到塔利斯的途中,索菲等人遇上了盗贼团。

    由于这些盗贼在那附近相当知名,知道盗贼会出没的索菲等人,为了自卫多带了不少护卫。然而不幸的是对面有个头脑转很快的男人,因此陷入了苦战。

    「我只是想说在这样下去大家就危险了,所以才『嘿!』地努力一下而已」

    「才不是那么可爱的东西吧,那个东西!」

    索菲『嘿』的一声丢出去的,是和艾力克一起试作的黑色火药。

    「只是稍微威胁一下而已,又不是对著人丢」

    在火药不为人所知的这个世界,那完全是未知的异物。

    被那声音和威力惊吓到的盗贼团跑了一大半掉,对著认为无事便是福的索菲,伯特相当刻意地叹气,并这样低语。

    「让盗贼团吓到哭出来,是哪个世界的稍微啊……

    「恩?你说了什么吗?」

    索菲似乎打算装死到底。因为这也已经是日常的一幕,所以伯特早早地放弃。但还是不忘再叮咛一下。

    「总之,真的不要再添麻烦事了!」

    「不用那么担心也没问题的唷。『女王的蔷薇』可是女学院喔。女学院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情」

    「在这层意义上,我完全不信任您」

    「哎呀,伯特,你果然还是误会我了。找个机会好好谈一下吧,只要好好谈过一次,我相信我们一定能互相理解的。嗯嗯,一定能。」

    「洗脑的话容我拒绝」

    对著直接断言是洗脑的伯特,索菲装作伤心的样子向莎妮哭泣。而不管什么事情都是大小姐第一的莎妮则瞪向她的哥哥,不过被瞪的哥哥却无视那视线,淡定地喝干妹妹泡的红茶。

    就这样,夜晚更加深沈。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