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氏出身普通百姓之家, 平时大多和住在这巷子里的人打交道。

    与这种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下人来往不多,之前是胡家,后来是赵家。两相对比, 很明显,胡家的下人要高傲些, 衣着也要?利落些。

    可面前这位, 明显比胡家的看起来还要?懂礼,那是一种让人说不出的韵味。杨氏心里胡思乱想, 面上一派笑颜:“这是林家,姐姐找谁?”

    婆子颔首:“敢问你家可是有位姑娘正当妙龄?”

    这一听就是上门提亲啊!

    杨氏心下大喜:“对, 姐姐进来说话。”

    婆子踏入林家院子,不着痕迹地左右观望一圈:“你女儿的八字,能告诉我吗?”

    还要?八字!

    杨氏心里更有了底,也没多问, 进屋去取了一张泛黄的纸出来双手奉上:“您看看。”

    婆子讶然,又想着这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八字没有大户人家那般重视, 伸手接了仔细看过, 颔首道:“刚好。”

    闻言, 杨氏收回八字, 好奇问:“姐姐打听我家姑娘的八字, 这是……”

    “我家公子体弱, 恰逢道长算命, 给了一张生辰八字。说只要找到上面女子娶回去, 公子的身子就会越来越好。”

    听到这里,杨氏已然明白,这是把人接去冲喜。

    若是赵家那边还要?上门提亲, 她可能要考虑一二。可现在赵家婚事不成,看这婆子的模样,也不像出身普通人家。她心里立刻就打定了主意:“请问府上是?”

    “东家姓陈。”婆子补充道:“说起来,和你们家未来亲家住同一条街。”

    胡家住在祥玉街,凡是住在那条街的人,都是这城中有头有脸的人家,一般人去不了。

    至少,赵家就没能搬进去。

    杨氏心下大喜,又怕面前婆子骗人,疑惑问:“这婚事你能做主?”

    “自然不能。”婆子笑容宽和:“我只是来打听姑娘的八字,等我回禀后,夫人会亲自上门与您商议婚事。”

    说实话,杨氏见?过几个大户人家的下人,从来没哪一位给她的感觉是谦卑。以前不觉得胡家下人的态度如何,宰相门前七品官,高傲些正常。可和面前这位婆子一比,那压根就是看不起人嘛。

    下人代表主子态度,下人都看不起她,主子……杨氏不敢细想。含笑送走了面前的人,转过身看到屋檐下的楚云梨后,顿时眉开眼笑:“果然不愧是我亲生,跟你哥哥一样出息。没了赵家,还有陈家!你们兄妹俩都是过好日子的命。”

    眼中满是笑意,哪儿还有刚才的嫌弃?

    楚云梨若有所思。

    她知道陈子沨待自己不同,可这么快上门提亲,明显不太对。

    还有什么八字相合,一看就有问题。

    想到她和陈子沨见面时胡家兄妹就在旁边,她心下隐隐明白,这陈家是胡敏玉给林阿妹挑的另一个火坑。

    不过,这火坑楚云梨还真就跳了。只是这结局……未必会如胡敏玉所愿。

    大概是陈家听说了林家险些和赵家结亲的事,翌日早上,陈夫人就带着媒人和小定礼上了门。

    先?上下打量楚云梨,见?她容貌秀雅,性子文?静,颇为满意地点点头:“你过来,我好好看看你。”

    杨氏怕女儿倔,伸手推了一把,咬牙道:“快点。”

    楚云梨缓步上前,陈夫人观了半晌,拔下手上镶红宝的金镯放在桌上推到她面前,眼中满是急切:“林姑娘,收下这镯子,你就是我儿媳了。”

    杨氏怕上一回的惨剧重演,伸手就要去拿。

    陈夫人做当家主母多年,哪里看不出杨氏眼中的势利?飞快将镯子取回,对着楚云梨伸出手来,面容柔和:“我帮你戴。”

    边上杨氏看得焦灼不已,生怕女儿再摔了镯子,红宝可比玉镯贵重得多,这若是摔了,林家可赔不起!

    镯子稳稳当当戴到了楚云梨手上,陈夫人忍不住笑了,意有所指:“正好,戴上也好看。以后别取下来。”

    楚云梨应是。

    陈夫人在来之前,很有些不情愿这样一个出身普通的姑娘做自己儿媳。不过,在看到真人后,观她规矩和言行,比起那些出身好的姑娘也不差,那些不甘愿瞬间去了大半。

    儿子的病越来越重,今日从街上回去还晕厥过一回,大夫也说,再这样下去,兴许熬不到明年开春。

    道长的话她不太相信,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而已。

    送走了陈夫人,杨氏拉着女儿的胳膊看那枚红宝镯子,笑吟吟道:“陈家大方,一下子送来一对。”又嘱咐:“你平时要小心些,万一摔了,我们家可赔不起。”

    林父远远地看着镯子:“我跟你娘养你长大不容易,你嫁人之后,可别忘本!”

    这话杨氏赞同:“对,这女子嫁人之后,能不能在夫家挺直腰杆,全看娘家。等你哥哥娶了胡姑娘,我们林家也不容小觑,你若要和我们断亲,那也是你吃亏。若是不愿回来,以后在陈家过得不好,也别回来哭。”

    林父不悦,斥道:“住口。”他看向楚云梨,面色缓和:“你娘胡说,别听她的。不过,也不乏道理,你自己回去多想想。”

    屋中满是喜气,林简安好奇问:“娘,陈家有说何时成亲吗?敏玉可跟我说过,她不喜欢小姑子,在她进门之前,阿妹得嫁出去。”

    杨氏挥挥手:“陈家那边等着冲喜,肯定比咱们还急。”

    果然很急。

    就在上门提亲的第三日,陈夫人再次上门,这一次的礼物带了许多,顺便下聘。

    “婚期定在五日后。”陈夫人指着带来的那堆东西:“我们不要?嫁妆,这些算是帮儿媳偿还你们的养育之恩。等到成亲后,如非必要?,你们别上门找她。”

    那堆东西里除了常见的点心红枣,还有两套首饰和许多衣料,都是值钱东西。

    尤其对于如今的林家来说,特别需要?这些东西妆点门面。

    林家夫妻有些不喜陈夫人这仿若断亲一般的语气,可大堆好处在前,便也捏着鼻子认了。

    再说,骨肉至亲,岂是说断就能断的?

    婚期定下,杨氏催楚云梨送陈夫人。

    到了门口,楚云梨忍不住问:“夫人,公子他最近好么?”

    这人以前对她可不是这般冷淡的性子。

    既然没来,应该是来不了。

    听到这话,陈夫人眼圈一红:“不太好。”她用帕子按了按眼角:“我聘你过门,就是给他冲喜!”

    说到这里,她哽咽难言,用帕子掩住脸上神情,急匆匆上了马车离开。

    楚云梨站在巷子里,看着马车走远后,垂眸看向地上的一滴水渍。

    若没记错,这应该是陈夫人的泪。

    她若有所思,边上的人却议论开了。

    林家最近跟唱大戏似的,一开始是儿子和富家姑娘定了亲,女儿也即将高嫁……可在提亲时不小心摔了小定礼,还伤了未来婆婆,婚事作罢!后来好像有人说和,要?再次上门提亲,可还没上门呢,又拒了。

    好多人暗地里看林家的笑话,半日不到,又有另一户富贵人家上门提亲。

    这林家的祖坟当真是冒了青烟啊!

    无论众人心里怎么想,面上都一派和善冲楚云梨道喜。

    婚事定下,楚云梨不便出门,杨氏也不让她出。最近正忙着置办嫁妆。

    林家想和陈家做长久亲戚,这嫁妆自然不能太简薄。家里凑不出银子,又让林简安去胡敏玉那儿试探。

    也是因为最近这段时日胡家对林家几乎是有求必应。所以,也让林家夫妻养成了有困难找胡家的习惯。

    胡敏玉愿意出银子,还亲自上门。

    她来的时候正值午后,彼时楚云梨正闲得趴在床上午睡。

    那张绣品交了,即将成亲,她没有再接。至于嫁衣,陈家早就说了由他们准备好送过来。所以,楚云梨只能闲着晒太阳了。

    “恭喜。”

    听到声音,楚云梨懒洋洋侧头看向门口的胡敏玉,翻身坐起:“多谢。”

    胡敏玉缓步进门,从头到尾鼻子上的帕子就没拿下来过,精致的绣鞋也像是无处落脚一般踮着脚走。

    楚云梨看了都替她难受:“既然这么嫌弃,何必上门?”

    胡敏玉蹙眉:“你这是对我说话的态度?”

    楚云梨从善如流道歉:“抱歉,我出身普通,不懂规矩,不会说话。嫂嫂别生我的气。”态度随意。

    见?状,胡敏玉愈发?生气:“还未成亲,你别乱喊。”

    “咦,婚期就在半个月后,现在不是,也很快就是了。”楚云梨笑看着她:“这么嫌弃我,何必嫁进来呢?”

    胡敏玉怒瞪着她:“你说这些话,你爹娘知道吗?”

    楚云梨扬眉:“知道了又如何?”

    成亲在即,他们才不会蠢到对她动手。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风筝小说网,网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