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虽说是放假, 可春节也算一年中最忙碌的日子之一。

    自从年二十八晚上到家,郑书意基本没休息过, 被爸妈拖着做大扫除,置办年货, 还抽了一天去看望了病中的亲戚,直到大年三十这天晚上才真正地闲了下来。

    傍晚,爸爸在厨房里忙碌年夜饭, 客厅里放着电视,春晚预热节目播得热火朝天。

    王女士坐在沙发上, 嗑着瓜子儿, 时不时瞥一眼一旁摆弄手机的郑书意。

    “天天就看手机, 早晚要钻进手机里!”

    郑书意“啧”了一声, “给领导发新年祝福呢。”

    “那你还挺贴心。”王美茹有意无意地说, “那你给人家喻游发新年祝福了吗?”

    “发了,我祝他新年大吉财源滚滚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怎么样,够有诚意吧?一个字一个字打的。”

    王美茹显然知道她在敷衍,“你不如约他吃个饭,当面祝福他,我觉得更有诚意。”

    郑书意正想反驳一下,突然看了一眼手机,立刻起身往房间跑去。

    “你又干什么!要吃饭了!”

    “我知道!”

    过了一会儿,郑书意掐着吃饭的点从房间里出来了。

    饭桌上那两位还在聊喻游。

    “他工作忙,赶着今天才到家, 现在年轻人工作真辛苦。”

    “让人家多休息两天,回头带上姑娘一起吃个团年饭。”

    “我不去。”

    郑书意忽然出现在饭桌边,怡然自得地端上饭碗,嘴角还挂着笑,“你们别撮合了,我跟他就不来电,而且……”

    郑书意挑了挑碗里的米饭,慢悠悠地说:“我对自己的感情是有安排的。”

    王美茹哼了声,满是不以为然,“回回这么说,也没见你真的安排个什么。”

    郑书意埋头吃饭不说话,嘴角却隐隐翘着。

    好一会儿才嘀咕道:“回头让你见到吓死你。”

    一开始她的爸妈确实没把她的话当一回事儿,直到初三晚上。

    “怎么每天到这个点就溜出去打电话了?”

    王美茹拽拽郑肃的袖子,“是不是真有情况啊?”

    这三天他们家每晚都去不同的亲戚家拜年,然而每到六七点,郑书意就开始心不在焉地盯着手机,没一会儿,人就握着手机出去了,好一会儿才回来。

    郑肃捧着茶杯,往阳台看了一眼,“瞅瞅去。”

    露天的阳台上,郑书意靠着围栏,头发被风吹得乱乱地,脚尖却有一下没一下地碾着地面。

    “明天就参加婚礼啊。”

    “我大学的学长。”

    “是叫学长啊,怎么,你上学的时候没人叫你学长?”

    门后,郑书意的爸妈对视一眼,眼里流露出一丝嫌弃。

    “打个电话语气怎么这么做作。”

    “就是。”-

    然而电话一挂,郑书意眉眼却垮了下来。

    说起明天的婚礼……

    郑书意揪掉绿植的一片叶子,在手里搓揉。

    不去是不可能的,既然要去,那必须艳!压!秦!乐!之!

    郑书意在这一方面的行动力向来惊人,第二天一早就起来洗澡洗头敷面膜,在梳妆台台前足足坐了两个小时。

    王美茹第三次推开门,见她还在摆弄头发,忍不住说道:“你是新娘子吗?”

    郑书意拨弄着发尾的卷儿,低声说:“你不要管我。”

    既然今天的婚礼她只能一个人出席,那就必须拿出不输两个人的气势来。

    按照郑书意参加婚礼的经验来说,主人家一般都会把来宾按照关系分桌,大学那一圈儿自然是安排在一桌的。

    但陈越定显然有专门为郑书意考虑,把她安排到了自己亲戚那一桌,还吩咐表姐表妹门好好招待客人。

    然而天不如人愿,郑书意刚到,大学那一桌有几个眼熟的人就看见了她。

    大家不明情况,自然是觉得郑书意要跟她们坐一桌的,便热情地招呼,反而把她跟陈越定弄得有些不好处理。

    不管怎样,这是同学的婚礼,郑书意也不想多添麻烦,只好坐过去。

    这一桌坐的虽然都是财大的同学,不过大多数也就是点头之交,跟郑书意算不上熟,之所以这么热情,也只是本着对当年校花同学的近况好奇的心理。

    她一坐过去,大家就七嘴八舌地聊了起来,一会儿问问工作,一会儿说说生活。

    本以为话题就这么过去了,突然有个女生想起往事,说道:“诶?我记得你男朋友是咱们专业的学弟吧?跟陈越定关系也挺好的啊,你们没一起来?”

    她这么一说,大家都想起有这么一回事儿。

    “分手了。”郑书意淡淡地说,“我不知道他今天来不来,也没什么关系的。”

    话音刚落,郑书意旁边的女生往入口处看了一眼,嗑瓜子儿的动作突然顿住:“额……”

    一桌子人,包括郑书意,都朝入口看去。

    鲜花包裹的拱形门下,新娘新郎正在迎宾,岳星洲一身正装出席,笑着跟陈越定说话。

    而挽着他胳膊的秦乐之也跟陈越定握了握手,随后目光往里面一瞥——精准地锁定在郑书意身上。

    两人一出现,不用旁边解释,这一桌的人都明白什么情况了。

    刚刚还聊得热火朝天的这一桌子瞬间卡了一下壳。

    不过这桌人也没有跟郑书意或者岳星洲的交情特别好,不存在偏帮谁的道理,都自然地转移了话题。

    只是既然知道了这一茬,气氛难免就变得僵硬起来-

    岳星洲是带着秦乐之走过来时才注意到郑书意也在。

    他以为,她不会来的。

    又或者说,就算来了也会避开跟他见面。

    可是……

    在他面色微妙的时候,秦乐之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跟桌上的人点头示意。

    再一转头,正正地看着郑书意。

    而郑书意靠着椅子,面无表情地玩儿手机。

    原本想跟岳星洲聊聊近况的同学们一时为了避免尴尬,都没跟他说话。

    一桌子人都在聊天,只有这三个人默不作声,仿佛在另一个次元,气氛变得越来越奇怪。

    好在她们来的不算早,很快婚礼正式开始,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台上的新郎新娘吸引,有了正当地缓解尴尬的理由。

    一系列流程下来,司仪卖力地调动现场气氛,来宾们或鼓掌或起哄,一时热闹无比。

    最后,新娘在司仪的安排下,背对嘉宾席,高高举起了捧花。

    下面的单身男女们都站了起来,摩拳擦掌准备蹭一蹭喜气。

    随着现场的哄闹声,捧花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然后在众人的目光下,稳稳地落在了郑书意手里。

    突然天降一物,郑书意也愣了一下,捧着捧花,在鼎沸的人声中有些不知所措。

    “恭喜这位幸运儿!”司仪非常尽责,两三步走过来,朝着郑书意喜气地喊,“来,话筒递给这位美女。”

    手里又被塞了一个话筒,郑书意迷茫地站了起来,对上司仪那迸发着光彩的目光,有些不知所措。

    “这位美女有男朋友吗?”

    原本是流程里的一个问题,可被问的人是郑书意。

    岳星洲想到了什么,立刻抬眼看着郑书意。

    秦乐之也是如此,尽管她想到的和岳星洲不同。

    见这样的情况,一桌子的同学又嗅到了什么奇妙的气息,一时更安静了。

    郑书意抬了抬下巴,笑道:“我有啊。”

    她就是十年没见过雄性生物了这时候也要说自己有男朋友!

    可是岳星洲却变了脸色。

    同样的,秦乐之浅浅地扯了一下嘴角。

    “这捧花果然是天意啊!美女跟您男朋友一定修成正果!”

    司仪又说了许多好彩头的话,郑书意才抱着捧花缓缓坐下来。

    席间又归于平静。

    郑书意看了对面两人一眼,就当着他们的面,笑吟吟地拿手机给捧花拍了一张照片。

    然后发给时宴。

    她什么都没说,就发了这么一张照片。

    很快,时宴回复:婚礼好玩吗?

    郑书意皮笑肉不笑地打字:不好玩。

    时宴:?

    郑书意:遇到了讨厌的人,很不爽,不开心。

    郑书意:挠头.GIF

    发完这条消息,正好新郎新娘来敬酒,郑书意便放下手机,端起杯子起身。

    一口果汁下肚,宾客们自便。

    秦乐之坐在郑书意对面,一会儿让岳星洲给她盛汤,一会儿又让剥虾,嗲声嗲气地,搞得一桌子人天灵盖都在发麻。

    这种情况,或者男的感觉不到小九九,敏感的女人却能get到秦乐之的刻意。

    大概是出于同理心,有人就见不得她刻意秀恩爱,故意大大方方地问郑书意:“诶,书意,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话音一落,岳星洲敏感神经被抓住,剥虾的手一顿,眼神闪烁,注意着对面的回答。

    郑书意突然被cue到这个问题,没做好应对方法,只能干笑着说:“还没考虑这个问题。”

    “应该也快了吧。”女生又说,“你男朋友这次没跟你一起啊?是外地人吗?”

    郑书意垂下眼睛,点了点头。

    岳星洲晃神,本该把虾放进秦乐之的碗里,却丢进了渣盘里。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p;秦乐之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你男朋友做什么的啊?也是咱们这一行吗?”

    郑书意“嗯”了一声。

    “挺好啊,同行有共同语言,平时工作上还能帮帮忙什么的,诶,也是记者吗?”

    “不是。”郑书意轻声道。

    “啊,那是金融圈的吧?挺好的,金融圈的男人都学历高,条件好。”

    女生本意是想帮郑书意找找场子,故意这么说的。

    秦乐之又怎会听不出她的意思,憋着气很久了,终于在这个时候冷声开口:“是啊,我认识呢,岂止学历高,各方面都很优秀呢。”

    话音一落,假装没吃瓜的人都一齐看向了秦乐之。

    这、这是什么场面?

    包括岳星洲也懵了。

    秦乐之搅拌着汤勺,不咸不淡地说:“海外名校本硕毕业,上市公司高管,年薪高得吓人,性格也很好,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几乎没有缺点呢。”

    她每说一句话,郑书意的脸色就沉一点。

    到此刻,郑书意已经猜到她要说什么。

    一抬头,果然见她耸了耸肩,一字一句道:“就是年龄老了点,并且有个家庭而已。”

    “……”

    沉默。

    席间死一般的沉默。

    原本那些帮衬着郑书意的人也不说话了。

    毕竟这种事情,人的本性就是倾向于相信更坏的那一面,而不会在别人言之凿凿的情况下去设想一个反转出来。

    最先出声打破沉默的是岳星洲。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秦乐之也不反驳,笑了笑,“你就当我胡说吧。”

    而郑书意没有秦乐之想象中的气急败坏,只是缓缓抬眼,不偏不倚地对上她的目光。

    “饭可以乱吃,话是不可以乱说的。”

    秦乐之笑着点点头,“这个道理我比你懂。”

    “是吗?”郑书意拳头攥紧了,却笑道,“破坏别人关系,插足感情这件事,你确实比我懂,我至今还没学会呢。”

    “……”

    这话说出来,谁还不懂这之间的关系。

    原来……岳星洲竟然是出轨分手的。

    席间气氛一度僵硬到令人窒息。

    周围的人看似默默埋头吃饭,实则尴尬得脚趾快在地上抠出一座精绝古城了。

    郑书意还死死地盯着秦乐之,谁也不退让,光是目光的较劲就已经剑拔弩张。

    “好了!”岳星洲出口打断秦乐之,“别说了!”

    也是此刻,郑书意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时宴的来电。

    郑书意神思倏忽间闪动,心头莫名狠狠跳动,然后僵硬地接起。

    电话里传来他熟悉的声音。

    “不开心就别待了。”

    “下来,我在楼下。”

    郑书意的手僵持着不动,瞳孔却骤然缩紧。

    短短几秒,各种情绪像藤蔓一样在心里攀爬,交织成密密麻麻的网。

    片刻后,郑书意忽然起身,神色不复刚刚那般淡定。

    “我有事先走了,你们随意吃。”

    有人想叫住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诶!这、这……”

    “郑书意是不是哭了?”

    “这么多年同学,闹什么呢。”

    “跟出去看看吧。”-

    郑书意不知道为什么,控制不了自己走路的速度,踩着高跟鞋也忍不住两三节地下台阶。

    她走得很急,短短几分钟的路程就出了细密的汗,却越走越快。

    直到推开酒店大门,看见时宴就站在喷泉边。

    孑然一身,却让郑书意突然有了安心的感觉。

    可就是这样的“安心”,反而像一块石头重重压在郑书意心上。

    这块名为“安心”的石头里,挟裹着更多的复杂情绪。

    有那么一刻,郑书意的心揪在了一起。

    违背了自己初衷的念头在胸腔里爆发。

    为什么偏偏是你。

    为什么风雨兼程赶过来的人是你。

    她站在那里,虽然不出声,可是满脸都写着委屈。

    时宴不知她心里正在进行天人交战,抬了抬眉梢,两步上前,朝着台阶上的她伸手。

    郑书意看着那只手,指尖微微发颤,没来得及思考,就紧紧握住。

    随后,她皱着眉,另一只手也攀了上来。

    时宴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任由她挽着自己,带她朝停车的地方走去。

    司机连忙下车,为他们打开车门。

    上了车,郑书意还是一言不发,却一直紧紧抓着他的手。

    时宴上下打量她一眼,似笑非笑地说:“参加个婚礼都能被人欺负,白长年龄。”

    郑书意:“……”

    她抬头,眉头紧蹙,瞪着时宴。

    “瞪我干什么?”时宴偏了偏头,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道,“欺负你的人是我吗?”

    郑书意几欲开口,话在嗓子眼吞咽好几次,最后什么都没说。

    只是她缓缓转头时,却发现酒店门口站了不少人。

    岳星洲、秦乐之、陈越定,还有两三个同桌的人。

    他们站在那里,表情各异,显然是出来有一会儿了,刚刚的一幕全都看在眼里。

    时宴随着郑书意的目光看过去,落入他眼中的却是岳星洲。

    他皱了皱眉,眼神沉了下来。

    而身旁的郑书意却已经降下车窗,直勾勾地看着秦乐之。

    她吐了口气,收起自己刚刚委屈的神色,讥笑着伸出手,朝她勾勾手指。

    “看什么呢?见到长辈不过来打招呼?”

    时宴轻轻地睇了郑书意一眼。

    而那边,秦乐之如坠冰窖一般,脑子里嗡嗡作响。

    怎么会……她怎么会跟时总……

    秦乐之眼神飘忽,不敢去看时宴。

    可是……

    她目光再落到前排,驾驶座的司机也是诧异地看着她。

    长辈……?

    郑书意她什么时候知道她跟司机的关系的?

    秦乐之看了一眼司机,又瞧见郑书意那嚣张的表情,终于慢慢懂了。

    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

    知道她是时宴司机的外甥女,所以等着高高在上地羞辱她。

    可是……

    秦乐之往时宴那一瞟,瞧见他那具有压迫感的眼神,后背一阵发凉。

    脚下像灌了铅,却还是一步步走过去。

    她不敢不过去。

    待她走了几步,还没反应过来情况的岳星洲才恍然回神,立刻跟了上去。

    不过十来米的距离,秦乐之在车前站定,脸上的表情已经挂不住,却始终开不了口。

    直到司机探出头来,一脑袋雾水地问:“乐乐,你怎么在这儿?”

    秦乐之面如土色:“小舅舅,我、我来参加婚礼……”

    正一脸跋扈的郑书意:?

    她脸上的表情正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剧烈变化,一脸愣怔,久久回不过神,一寸寸地转动脖子,看向司机,试图用尽大脑的所有容量来理清这段关系。

    半秒后——

    我日????

    叫谁小舅舅????

    司机才是你小舅舅???

    与此同时,追上来的岳星洲正好也听见秦乐之那声“小舅舅”。

    他另一只腿都还没收,就僵住了。

    小舅舅?

    他迷茫地看着秦乐之和司机,又机械地转头去看郑书意,回想起她那天说的话。

    半晌,岳星洲一脸疑问地开口:“小舅妈?”

    郑书意瞳孔地震,一口气没提起来,差点当场窒息。

    “谁是你小舅妈!!!!你他妈别乱叫人啊!!!!”

    她腿像弹簧一样蹬了一下,整个人猛地往车座里面一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一个人的手。

    下一秒。

    郑书意怔怔地回头,对上时宴的目光,脑子像被重物砸了一下,“砰”得一下炸开。

    你不是她的小舅舅吗??

    怎么变成了你司机???

    时宴看见郑书意呆滞的目光,很是不解,掀了掀眼,“这些人是谁?”

    郑书意连眼睛也不眨了。

    我也想问你又是谁???

    你不是她的小舅舅吗??

    我这几个月到底在干嘛????

    在郑书意满脑子问号打群架的时候,时宴看了一眼四周,目光淡淡地扫过神色各异的众人,最后落在郑书意身上。

    她脸上已经没了血色。

    时宴感觉到她的手冰凉,稍微用了些力,安抚性地捏了捏。

    郑书意却又像个弹力很好的弹簧一样抽开了自己的手。

    看着时宴,呼吸凝滞。

    玩球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