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周四下午。

    毕若珊:决定要去了?

    郑书意:去啊, 克伦彻论坛,换你你去不去?

    毕若珊:换我我当然去!

    毕若珊:不过你们真的是去参加会议还是去约会?

    郑书意:[咧嘴][咧嘴]

    其实时宴提出克伦彻论坛的当天晚上,郑书意便决定要去了, 只是到了今天才有空跟毕若珊说起来。

    至于同吃同住什么的, 郑书意知道这无非也就是时宴顺嘴那么一逗她。

    郑书意还不至于当真以为他要怎么样,那可是克伦彻论坛。

    跟毕若珊说完,郑书意便收拾收拾桌面, 去唐亦办公室打个招呼。

    “克伦彻论坛?”唐亦惊得手里的笔都没拿稳,“你要去?你怎么去?今年我们没有名额啊。”

    郑书意摸了摸鼻子, 小声说:“时宴带我去。”

    “时宴?”唐亦手里的笔直接掉桌下了,“他带你去?”

    郑书意点点头:“对啊,就是你听到的这样。”

    唐亦把郑书意从头打量到脚,又从脚打量到头,看得郑书意心里毛毛的。

    “那……你去吧……”唐亦跟她挥挥手,可真等郑书意掉头了,她又叫住她, “等等,时宴为什么带你去?你跟他什么关系啊?”

    郑书意回头,见唐亦两根食指对了对,“那种关系吗?”

    这动作还挺萌的,郑书意噗嗤一下笑出来,“你想问就好好问, 做什么小动作?”

    唐亦收了手, 严肃地说:“所以是吗?”

    郑书意叹了口气,抿着嘴, 小幅度地摇头。

    想说“还不是”,结果她还没开口, 唐亦就说:“悖我就说怎么可能嘛。”

    郑书意:“……”

    唐亦挥挥手:“好了,那你去吧,记得走个OA审批请假。”

    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郑书意便关了电脑,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你去哪儿啊?”孔楠看了眼时间,“有任务?”

    孔楠问的时候,秦时月也抬头看了过来,一股也想要提前下班的跃跃欲试从她眼里冒了出来。

    “你不能早退。”郑书意指了指她的额头,再回头跟孔楠说话,“我有点事,请了一天假。”

    孔楠顺嘴就问:“什么事儿啊?”

    办公区的格子间一个挨着一个,郑书意并不想张扬这事儿,便随口说道:“我爸放假了,过来看我,我陪她玩几天。”

    本来这几天也不是很忙,孔楠便没多想。

    郑书意赶在高峰期前打车回家,简单吃了个晚饭,然后收拾这几天出行的行李。

    由于时间不长,郑书意就翻了一个二十寸的小箱子出来,装了两身换洗衣物以及日用品,便给时宴发消息。

    郑书意:我准备好啦!

    郑书意: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时宴:下楼,司机来接你。

    郑书意立刻拉着行李箱出门。

    还没走出小区,便一眼看见了那辆停在路边明晃晃的劳斯莱斯。

    行李箱在石板路上碾出咕噜噜的声音,郑书意脚步飞快,走出小区大门,正要过马路,突然听见有人叫她。

    “书意!”

    这声音乍一听有点陌生,仔细辨认,又觉得很熟悉。

    郑书意回头。

    保安亭开了探照灯,岳星洲站在冥冥光线里,头发被灯映得偏黄,垂了几缕在额前。

    看起来有些颓然。

    郑书意只看了一眼,便要迈腿往前走,岳星洲立刻小跑两步上前拉住了她。

    “干嘛?!”

    郑书意想甩开他的手,奈何力量悬殊太大,根本没有用。

    岳星洲手上越握越紧,“我……一直在这里等你,有话想跟你说。”

    “但我不想听你说话。”郑书意看了一眼对面的车,不耐烦地说,“你放开我,我有事!”

    “你就给我几分钟吧书意。”他声音竟然有些微微颤抖,握着郑书意的手也开始发烫,双眼透着一股执着。

    “你……”郑书意停下挣扎。

    倒不是心软,只是不想在大街上闹得太难看。

    “行,给你两分钟,有话快说。”

    又像往常那样,郑书意开门见山了,岳星洲反而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直到见郑书意一口气提上去,又要走了,他才连忙道:“你交男朋友了?”

    郑书意猛然顿住,不解地看着岳星洲:“关你什么事?”

    岳星洲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似乎接下来的话非常难以启齿。

    “你可以交新的男朋友,我没资格管,但……你……你是不是跟有妇之夫……”

    他期期艾艾地说不完整一句话,好像还挺痛心疾首。

    “你有病吧?!”

    郑书意被他这圣人一般的样子气笑,“我以为我跟你家那位有一样的癖好?!抱歉,那让你们失望了。”

    她觉得秦乐之和岳星洲这两个也是好笑,自己当了婊|子,反而立一块参天的牌坊来教育她。

    是嫌脸不够疼吗?

    岳星洲怔怔地愣住,一时不知道如何接话。

    昨晚秦乐之跟他隐隐透露,郑书意好像跟他们公司的财务总监走得很近,又零零散散说了一些细节。

    站在岳星洲的角度,他觉得秦乐之没必要去诋毁郑书意。

    可到底是心有疑虑,所以他今天背着秦乐之,偷偷来这里等着郑书意。

    “岳星洲,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还挺善良的?”郑书意紧紧握着行李箱的拉杆,以控制自己不会一巴掌扇上去,时不时还要看看时宴车子的动静,“还来劝诫我?你先把自己洗干净吧!让开!人家在等我,我要走了没工夫跟你在这里叽叽歪歪!”

    因为郑书意频频往那边看,岳星洲自然也发现了那辆车的存在。

    那个标志,那个车牌,他怎会认不出。

    “他……”

    看他紧紧盯着那辆车,郑书意忍不住翻白眼,“看什么看?没见过豪车?”

    岳星洲眼神在郑书意和对面那辆车上来回逡巡,吞吞吐吐地说:“他不是……你们……”

    “对,那才是我正儿八经的准男朋友。”

    郑书意晃了晃脑袋,“怎样,这个你也要管?”

    岳星洲震惊得说不出话,好一会儿,才难以置信地吐出几个字:“书意,你怎么、怎么会跟他……”

    “怎么了?我们情投意合男才女貌,还得您审批一下?”

    说完,郑书意彻底没心思搭理他了,直接迈腿就走。

    岳星洲的话却像一记重锤落了下来。

    “书意,你是不是在报复我?”

    郑书意脚步一顿,愣怔片刻,才缓缓回头,嘴角带着些讥诮,“岳星洲,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她顿了一下,又说:“哦,不过你确实早晚得叫我小舅妈,以后大家就是亲戚了,你最好最对长辈尊敬一点,别动不动就拉拉扯扯的。”

    说完,她拉着行李箱,直奔对面而去。

    岳星洲眼睁睁地看着司机下来给她开了车门,然后将行李箱搬到后备箱。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岳星洲一动不动地站在小区门口,看着那辆车开走,尾灯闪烁,尘埃扬起,脑子里还一直回荡着那句“小舅妈”-

    然而时宴并不在车上。

    “时总有点事,今天中午就过去了。”司机说,“这边我把您送过去。”

    莫名被岳星洲缠了一阵,郑书意心情本就不好,再知道这个事情,情绪愈发低落。

    她还以为时宴跟她一起过去呢。

    “嗯,知道了,谢谢。”

    她应了一声,便靠着车窗不说话了。

    抚城并不远,三小时的车程,直接开车反而是最方便的。

    路上无聊,司机便找着话题跟她聊了两句,发现她不太有性质,便闭了嘴,给她放了轻缓的音乐。

    郑书意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一路顺畅,终于在晚上十点到达酒店。

    司机陪着她办理入住后,酒店大堂经理又亲自把郑书意带到了房间。

    既然时宴主动提出带郑书意过来,酒店自然也是他的秘书订的,郑书意两天前就收到了短信。

    独自入住这间套房,也在郑书意意料之中。

    要真住一间房,那还不是时宴这个人了。

    只是她有些好奇时宴在哪里。

    郑书意:我到酒店啦!

    两分钟后。

    郑书意:你在哪里?

    这两条消息如同石沉大海,一直没有回应。

    郑书意在酒店里呆坐了半小时后,心里终于憋出一股烦躁。

    事实上,从她一个人站到抚城这个陌生城市时,整个人就有些落寞。

    明明是时宴要带她来,却把她一个人孤零零地丢在酒店里。

    况且――

    郑书意摸了摸肚子。

    她连晚饭都没得吃!-

    此时此刻,烟雾缭绕的包厢里,酒过三巡,依然有服务员不停地更换碗碟,添上新酒。

    这两天世界各地业内人士云集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城,自然少不了有人蹿局应酬。

    席间觥筹交错,推杯换盏,话题不断,橄榄枝四处交投,所有人都应接不暇。

    偏偏在座的都是重量级人物,或多或少都有利益关系,无人会在这时候分神。

    直到十点多,席间有人出去上厕所,时宴才抽空问陈盛郑书意到了没。

    陈盛朝他点点头。

    抬眼间,时宴应了对面一位合作方的话,同时看了眼手机。

    近一个小时内,郑书意断断续续给他发了几条消息。

    郑书意:唉,有的人在大鱼大肉,有的人却饥肠辘辘。

    郑书意:我没问题的,我可以的。

    此刻身旁的服务员又往他面前的杯子里添酒。

    时宴快速打了两个字:在忙。

    随后,放下手机。

    “抱歉。”时宴突然站了起来,声音打断了对面人的交谈,“我有点事情,先失陪了。”

    说完,他举杯饮尽新添的酒,便转身走出包厢。

    走廊上人少,时宴正侧头跟陈盛说着话,突然迎面遇见先前去上厕所的人。

    这位跟时宴私下关系交好,说话也随意得多。

    只是他此时有些醉意,脚步不稳,见时宴离席,便问道:“走了啊?”

    时宴说是,“有点事。”

    男人又问道:“什么事啊?”

    时宴往电梯处看了一眼,神色淡淡:“喂猫。”

    “什么?”男人以为自己喝多听错了,“你出差还带猫?这么粘人?”

    时宴不欲与他再缠,迈腿前行,但也不忘回他的话。

    “嗯,有点凶,饿了没喂要挠人。”-

    临近春节,即便已是深夜,抚城的街道依然火树星桥,不少人冒着冷风也不愿早早归家。

    而陈盛知道时宴今天喝了不少酒,刻意提醒司机开慢点。

    “不用。”

    时宴坐在后排,低头看手机,随口道,“正常速度就行。”

    说完,他拨通了郑书意的电话。

    “在干什么?”

    电话那头有些吵闹,传来郑书意不甚耐烦的声音。

    “我在逍遥快活!”

    时宴看了眼手机屏幕,再次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在逍遥快活!”

    随即,郑书意挂了电话。

    ――路边烧烤店,路子摆在门口,孜然一撒,大火一烤,香味刺激着最原始的味蕾,确实挺逍遥。

    但郑书意没想过会在室外待这么久,穿着铅笔裙,一双小腿暴露在风里可就不那么快活了。

    “多加点辣椒。”郑书意伸出手,一边借着炉火取暖,一边指指点点,“别别别,不要葱!”

    她撑到快十一点,没等到时宴的回应,又饿得肚子直叫,这才反应过来,她干嘛眼巴巴地像个弃妇一样等着时宴。

    于是一个翻身起来,套了件外套就出来觅食。

    许是她运气好,走出酒店没几步就闻到一股扑鼻的香。

    寻着香味找来,竟是一家生意极好的烧烤摊。

    听见火炉的声音和四周的喧哗,郑书意食指大动,当即便走不动路了。

    只是她在这儿等烧烤的时候,里面一桌喝酒划拳的男人频频看了她好几眼。

    夜半三更,酒意上头,几个人一撺掇,就有人真的上头了。

    郑书意在那儿好好站着,就有个穿着单衣的男人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有事?”

    郑书意回头看他一眼。

    男人一脸横肉,手上还纹着看起来很吓人的图案,人一笑,肉挤得眼睛都看不见。

    “美女一个人啊?”

    郑书意没理他,往旁边靠了靠。

    “一起啊。”男人拉了拉她的袖子,“大冷天的,一起喝一杯暖暖呗。”

    “不用了谢谢。”

    郑书意拍开他的手,继续往旁边靠。

    却不想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那桌另外两个男人也走了过来,堵住了郑书意的退路。

    周身是连呛人的烟味都遮盖不住的酒气,被火一熏,莫名让人恶心。

    “美女一个人出来玩儿啊?”

    “给哥哥个面子呗,一起吃宵夜,叫个朋友。”

    “对啊,这不还早嘛,吃了一起去唱歌。”

    这几个人大概是地痞混混一类的角色,烧烤店老板看了两眼,想劝说几句,又怕大晚上得闹事,最终还是算了,只好赶快把郑书意的烧烤打包好。

    “姑娘,你的东西好了。”

    郑书意懒得理这群人,拿上外带盒就走。

    却被团团围住。

    “别走啊,说了一起交个朋友,先坐下啊。”

    有人直接去拿她手里的东西,郑书意侧身一躲,火气上来了。

    “你们――”

    “滚开。”

    郑书意话说到一半,突然愣住。

    刚才那声音……

    她回过头,时宴就站在店外半米远的地方。

    灯光随着不稳的电频倏忽闪烁,照得时宴双眼时而凛冽,时而晦暗。

    像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围在郑书意身边的人自然就退开了。

    郑书意还愣在那里,时宴垂眸看了一眼她紧紧抓着的外带盒,难以言喻地皱了皱眉,拉着她就走。

    走出去几步,那几个男人才反应过来。

    “你他妈谁啊――”

    时宴侧头,目光扫过来,出声那人便自动闭了嘴,甚至还有些后怕地退了两步。

    不需要说话,来自不同阶层的压制感便催化了油然而生的畏惧感-

    一路无话。

    郑书意被时宴紧紧拽着。

    他腿长步子大,似乎也没管郑书意是不是跟得上,只管大步朝酒店走。

    郑书意一路踉踉跄跄地,火气也上来了。

    把她叫来抚城,却又丢下她不管,连个面儿都不露,发消息等了半天也只回个“在忙”。

    这会儿突然出现,一脸死人样儿地拖着她走,还一句话都不说,郑书意越想越气。

    直到进了电梯,郑书意挣开时宴的手,揉着自己的手腕,不满地说:“你干嘛呀!”

    时宴低头看她,语气比外面的风还冷。

    “你大晚上的一个人出门干什么?”

    “我出门找吃的啊。”

    郑书意把烧烤盒往他面前晃了一下,“这都不行吗?”

    时宴:“找吃的需要穿成这样?”

    郑书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除了裙子短了一点,哪儿哪儿都很好看啊。

    “我穿什么样了?不好看吗?你连这都管?”

    她生起气来,声音像小机关枪似的,听在耳里,像猫爪似的挠人。

    “是好看。”时宴冷着脸打量郑书意,却勾了勾唇角,声音骤然沉哑,“自己有多招人不知道吗?晚上穿这样出去给谁找麻烦呢?”

    郑书意没接话,抬头望着时宴。

    沉默片刻后,她眼里有狡黠笑意。

    “你是夸我还是骂我呢?”她笑着问道,“那我,招到你了吗?”

    时宴嘴角抿紧,盯着她看了很久。

    久到郑书意闻到了他身上隐隐的酒气。

    很奇怪,同样的酒精散发的气味,这一刻,郑书意却不觉得难闻。

    不知是不是酒精的原因,郑书意觉得,时宴那隐在镜片后的双眼有倏忽的光亮闪烁。

    像平静海面下翻涌的暗潮。

    电梯门缓缓合上,似乎将除了两人以外的世界也隔绝在外面。

    有什么难以名状的东西,在这间电梯里涌动。

    郑书意的心跳突然便得很重。

    她伸出食指,小心翼翼地戳了一下时宴的胸膛。

    “你想好了再回答哦。”

    突然,食指被温热的手摁住,紧接着,整个手掌都被时宴按在了他的胸前。

    时宴的目光慢条斯理地逡巡在郑书意脸上,扫过她鼻尖一下的位置。

    因为仄逼的空间密不透风,更显得两人之间的距离微乎其微。

    在郑书意眼里,时宴的脸越来越近,直到带着酒气的呼吸拂到她唇边。

    “感受一下不就知道了?”

    说完,他微偏头,让两人唇间的距离消失。

    电梯里的空气似乎在这一刻被抽尽。

    稀薄得让人缺氧。

    ――即便他只是浅尝即止,含了含她的唇瓣。

    像逗|弄一样,并不攻城略地,那股濡湿的触感勾勒了一圈唇齿之间,便稍纵即逝。

    他抬头,眼睛黑得像深渊。

    然后按着郑书意的手,低声问:“你觉得呢?”

    意识还没回笼,只能抓住最浅表的感受。

    郑书意没感觉到他的心脏是否狂跳。

    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