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时宴话音落下的那一刻, 郑书意懵了一瞬间。

    偏偏时宴的脸就近在咫尺,气息缠绕在她身旁,某种难以言喻的东西把这宽敞的办公室充盈得满满当当。

    慢慢的, 郑书意脑子里的画面就开始朝不可描述的方向一去不复返。

    八匹马都拉不住。

    心理活动的变化, 也无法遏制地展现在脸上。

    具体表现就是,郑书意脸红到发烫了。

    她自然也能感觉到肌肤带来的灼热感,就连呼吸都变成了热浪。

    可她潜意识里觉得, 这个时候不能慌。

    盯着时宴看了半晌,郑书意终于眨巴眨巴眼睛, 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

    “哇――哦――”

    时宴:“……”

    郑书意:“好期待哦。”

    时宴:“……”

    明明脸已经红成红富士苹果了,还强逼着自己说出这种话来撑场面。

    也不知道到底是图个什么。

    时宴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他指腹一动,捏了捏郑书意的下巴。

    “还害不害臊了?”

    郑书意:“……”

    时宴松了手,慢悠悠地坐直,戴上了眼镜。

    郑书意摸了摸还有一些酥|痒感的下巴,小声嘀咕:“那还不是你自己先说的。”

    “嗯?”时宴手臂抻直,搭在沙发上, 半歪着头看她,“我说的话你都听吗?”

    “听啊……”郑书意顺嘴接下去,“您说什么我不听呢,这不是叫我来加班我就来了吗?”

    身旁的人再次靠近。

    却不像之前那样呼吸交缠一般的近,他俯身,手臂正好绕过郑书意后背。

    “那我现在还真有点饿了。”

    郑书意:!

    她双眼睁大, 看了看四周, 结结巴巴地说:“这大白天的……这是办公室……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食色,性也。”时宴又凑近了一点, “谁规定白天,在办公室, 就不行?”

    郑书意的手指瞬间抠紧了沙发,“你这么说,那我就有急事要去一趟卫生间了。”

    “卫生间?”时宴眯了眯眼,“你有这癖好?”

    郑书意脑子里嗡嗡一阵,天人开始交战。

    一步到位,是不是太快了点?!

    不过她瞧着时宴这色相,自己好像怎么也不亏,就是这场景着实刺激了些。

    原来小说里写的办公室paly不是杜撰,总裁圈子里就好一口。

    看见郑书意眼神定焦在半空中,果然开始发散思维了,时宴终于泄了那股要逗她的意思,手背抵着半弯的唇角起身,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把你面前的东西收拾好,吃饭了。”

    郑书意:“啊?”

    “啊什么啊?”时宴靠在桌边,居高临下地睥睨坐着的郑书意,“你们公司不允许白天在办公室吃饭?”

    郑书意:“……”

    愣了半晌,她干笑两声,带着点恼意,把面前的资料推开。

    “我们公司制度比较严明,还真不准在工位吃饭。”

    没几分钟,门铃声果然响起。

    有人送进来了两个正正方方的餐盒,并且利落地摆在会客桌上。

    郑书意看着那些一样样摆出来的饭菜,眉眼耷拉了下来。

    加班、资料、工作餐。

    还真是充实的一天呢-

    桌旁还摆着一大堆资料,郑书意估算了一下,工作量不小,所以便多吃了几口。

    坐着吃的时候不觉得,饭后站起来去他办公室里的卫生间漱口时,郑书意才感觉到胃有些撑。

    出来正想着怎么消化一下,时宴却起身道:“我去开会,你自己待着。”

    他说完便直接往办公室大门走,刚要跨出去,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着正慢慢踱步的郑书意,说道:“你饭后习惯吃小蛋糕吗?”

    郑书意:“嗯?”

    时宴:“想吃的话……”

    郑书意反应了过来,面无表情地说:“不吃。”

    时宴笑了笑,没说什么,走出去后,办公室的门自动合上。

    而郑书意还看着那扇门,好半晌,才缓缓收回目光,浑身一松,瘫坐到了沙发上,拿出手机给毕若珊发消息。

    郑书意:我觉得现在事情的走向好像跟我想象中不一样。

    毕若珊:怎么了?

    郑书意:我好像已经偏离了小舅妈的轨道,正朝着炮友的方向狂奔。

    毕若珊发了条语音过来,惊讶地说:“你们这么快就上床了?”

    郑书意:?

    郑书意:想什么呢。

    郑书意:但我觉得他……

    她断断续续地打字,没什么逻辑,也没组织语言,乱七八糟地把今天在办公室发生的事情说了。

    也不知道毕若珊能不能看懂。

    这会儿估计毕若珊也在忙工作,一时没有回。

    郑书意等了一会儿,饭后的困意上来了,便抓了一个抱枕,就这么靠着沙发,打算小眯一会儿。

    办公室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不一会儿,郑书意便睡了过去。

    才不过两点,太阳便被云层慢慢遮住。

    窗帘投下的阴影正好晃在郑书意脸上,带来几丝凉意,不知不觉中,时间在睡眠中悄然流逝-

    时宴从会议室出来,邱福带着两个中层管理跟在时宴身后,拿着文件夹,准备去他的办公室开个小会。

    门一开打,入眼却见一个女人半倚在沙发上,睡得很熟。

    他们之所以一眼就看见这一抹风景,是因为女人穿着一条红裙子,在这冰冷色调的办公室里太过于扎眼。

    更抢眼的是,她双腿随意地交叠垂在沙发边,露出一截纤细的小腿,以及高跟鞋未包裹住的脚背。

    办公室门口场面氛围有一瞬间的难以名状。

    几乎是刹那的思忖,邱福就本着非礼勿视的态度立刻扭开了脸。

    另外两个中层管理也随即九十度转身。

    一转身发现两个中年大男人面对面,又立刻一百八十度转身看看公司的风景。

    时宴看了他们一眼,似乎很是瞧不上他们这一股慌张劲儿。

    “稍等。”

    随后才不慌不忙地走进去,并关上了门。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p; 邱福:“……”

    你不慌你关什么门。

    时宴进来的脚步轻,踩着沙发旁的地毯,低头看了眼郑书意。

    她身子半歪着,摆了个奇奇怪怪地角度把头托着。

    刚睡着的那一会儿不觉得,这要是醒来,就算脖子不断,腰也得僵个半天。

    时宴半蹲下,手臂绕过她的后背和腿弯,轻轻一推,便让她安安稳稳地躺在了沙发上。

    小小的动作到底还是打扰到郑书意了。

    她皱了皱眉,没睁眼睛,扭了扭脖子,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继续睡。

    可几分钟后,她才渐渐意识到自己好像被人动过。

    睁开眼的那一瞬间,面前却什么都没有,之间绿植的叶子轻微晃动。

    郑书意有些懵了,慢慢坐起来,环顾四周,终于确定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意识还有些涣散,郑书意看了眼手机屏幕,正正好下午三点,她竟然一不注意就睡了一个多小时。

    手机里还有几条未读的毕若珊发来的语音消息。

    午睡过后,人反而更疲惫。

    郑书意连呼吸都变缓,懒懒地靠在沙发上,点开了这几条语音。

    毕若珊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办公室里显得特别清晰响亮。

    毕若珊:“其实我早就想说了。”

    毕若珊:“我觉着吧,就算不图那啥哈,光图这个人,你也不亏的。”

    毕若珊:“岂止不亏,简直赚大发了好吗!”

    毕若珊:“姐妹加油,我真情实感盼你嫁入豪门暴富。”

    直到最后一条语音播放到一半,郑书意终于想起这是在时宴的办公室。

    就算他人不在,放出这个也怪怪的,于是连忙掐断了语音。

    与此同时,办公室里响起一阵潺潺水声。

    郑书意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朝旁边的卫生间看去,同时屏住了呼吸。

    一秒、两秒、三秒……

    片刻后,水声停止,门被从里面打开,时宴拿着纸巾,一边擦手,一边走出来。

    果然是他。

    郑书意提到嗓子眼儿的心重重地坠了下去,连话都说不出来。

    就这么看着时宴擦了手,走到办公桌后,扔掉纸巾,才看向她。

    “睡醒了?”

    郑书意愣怔片刻,点点头:“你怎么在这里?”

    时宴一副觉得好笑的样子,“这是我的办公室还是你的办公室?”

    郑书意的话卡在喉咙,一个字都吐不出。

    半晌,她才喃喃说道:“你刚刚……”

    “洗了个手。”时宴问,“怎么了?”

    见他神色十分正常,郑书意也慢慢恢复了平静。

    卫生间的门关着,他应该什么都没听见。

    “没什么,就是吓了一跳。”

    “哦。”时宴迈步走过来,直勾勾地看着她,“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胆子这么小?”

    郑书意抿了抿唇角,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直到时宴指了指桌上的资料,“把我办公室当酒店了,不干正事?”

    “哦。”

    郑书意立刻发开了一本财务报表。

    等到时宴走出了办公室,她才松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找毕若珊。

    郑书意:吓死我了!

    郑书意:你刚刚说的话差点就被时宴听见了!-

    办公室门打开,时宴走出来后,又自动合上。

    他脚步没停留,直朝前方走去,冷冷地丢下一句话。

    “去三号会议室。”

    邱福不明地看了他一眼,身后两个下属也面面相觑。

    前前后后不过几分钟,怎么这人的情绪就转了一个大弯儿?

    想到接下来还有单独的会议,几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时宴这一场小会开了两个小时,回到办公室时,桌上的资料摆得整整齐齐的,显然已经过了一遍。

    而郑书意站在窗边,正在接电话。

    “周六吗?应该还好,年底了也没什么加班的。”

    “两天周边游啊,可以是可以,不过我得戴上电脑,说不定就有突然的工作。”

    电话那头的人是郑书意曾经在报社实习是认识的女孩子,两人从那时关系就不错,虽然现在各自在不同的公司任职,但联系一直没断过。

    这种她本来打算跟男朋友去周边玩,但是对方突然有事鸽了她,但她民宿都订好了,门票什么的也网上买了,不想就这么错过,所以打电话问郑书意要不要跟她一起去玩。

    郑书意听她说了一阵,点头道:“嗯嗯,我明天去公司开了例会确定了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再答复你呀。”

    刚说完,身后突然响起时宴的声音。

    “你有事。”

    郑书意:?

    她倏地回头,看见时宴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带着一丝慌张,郑书意跟电话那头说:“我现在有点事,先挂了。”

    随后才问时宴:“什么?”

    时宴经过她身边时,瞥了一眼她握得紧紧的手机,说道:“下周五到周天,抚城举办克伦彻高峰论坛,你不去吗?”

    克伦彻高峰论坛,源起西方,届时行业大佬云集,风云际会,是业界一年一度的盛事,郑书意当然十分想去。

    只是今年只有电视台记者拥有入会资格。

    郑书意如实说道:“我没入场资格的。”

    时宴:“那你现在有了。”

    郑书意:?

    见她懵懂的样子,时宴一步步走来,逼至她面前。

    “你不想去?想去跟你那什么老朋友周边游?”

    “不是,我……”

    “你去不去?”

    时宴紧紧盯着她,试图从她眼里捕捉到一些情绪。

    “克伦彻论坛对你都没有吸引力了吗?”

    郑书意很认真地想了下,随后,眼里迸发出期待与喜悦。

    克伦彻论坛对她当然有一定吸引力,但更大的吸引力是――

    “那我是全程跟着你吗?”

    时宴没有立刻接话,细细地打量着郑书意,带着一丝探究。

    看得郑书意一阵发怵。

    许久,他才收敛的目光,叹了一口气,却又说道:“嗯,全程,包括吃住,你看怎么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