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郑书意:然后你猜他说什么?

    毕若珊:嗯?什么?舍不得让你一个人吃火锅?

    郑书意:他说舍不得让我进精神病院:)

    郑书意:当时他还盯着我, 说了句“奥斯卡遗珠”???说的是人话吗???

    毕若珊:臭男人,嘴硬。

    毕若珊:谁会舍得丢下我们人类美学启蒙者郑书意呢?

    郑书意:你说得对。

    毕若珊:结婚记得给我发请帖。

    郑书意:好的,不会忘记你的。

    郑书意回完毕若珊消息的时候, 车正开向大路。

    她抬起头, 看了一眼驾驶座的时宴,正想说什么,时宴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郑书意只好收了手机, 低头看手指。

    窗外的绿植路灯飞速后退,车速很快, 时宴看着路,恍若没有听到手机铃声,任由它响铃。

    “那个……”

    等了一会儿,郑书意手指蠢蠢欲动,指了指放在中控台的手机,“你电话一直在响诶,你要是没空接的话, 那我……”

    时宴抬了抬眉梢,随口接道:“我外甥女。”

    郑书意话锋一转:“就帮你挂了吧。”

    “……”

    时宴偏了偏头,轻飘飘地看了郑书意一眼。

    郑书意一脸坦然,还眨了眨眼睛。

    时宴不动声色地打量她,说道:“你好像对我外甥女很有意见?”

    “怎么会呢?”郑书意笑着别开脸,看向车窗, “我都不认识你外甥女, 怎么会对她有意见呢?而且你的外甥女,一定跟你一样好看吧?我向来最喜欢长得好看的人了。”

    时宴轻哂了声, 正好停在红路灯路口,捞起了电话。

    “嗯。”

    “随你。”

    时宴就说了三个字, 电话那头的秦时月却像是得到了强有力的支撑,一下子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事情是这样的。

    她第一次给时宴打电话时,“车祸”现场已经有了不少围观的人。

    本来秦时月是真的挺害怕的,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脑子也转不过来,整个人被紧张慌乱的情绪淹没,以为自己撞死人了,已经能够预见自己的下半生要活在这件事的阴影里。

    当时老大爷躺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腿和肚子痛苦的呻|吟,秦时月手足无措蹲在他旁边问:“怎么回事?我就倒个车怎么撞到你了?”

    老大爷只管嗷嗷叫,秦时月又慌乱地拿出手机,“救护车、救护车呢?交警呢?”

    她正要把电话拨出去,老大爷一手拍掉她的手机,说道:“我不去医院!我进医院就不能呼吸,你、你给我五千块,这事儿咱们私了了!”

    秦时月懵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

    直到有围观的路人嘀嘀咕咕一阵,然后插话道:“怕不是看小姑娘你开几千万的跑车,故意来碰瓷了。”

    秦时月一愣,张了张嘴,似乎明白了什么-

    所以陈盛接到时宴的通知赶到现场时,画面就跟他想象中不一样。

    本以为秦时月会可怜巴巴地躲在车里,等着他来解救,结果人家好好地站在台阶上,一手拎着她的爱马仕,一手指着地上的老大爷,指甲上的亮片比路灯还闪。

    “不可能!你休想!”

    “对,本小姐有的是钱怎么了,但你休想从我这里讹诈一分钱!”

    “还五千?!五毛钱都别想!”

    “本小姐愿意花钱的时候花五百万买垃圾都不眨眼,但你想讹本小姐五千块?!做梦吧你!”

    “随便你报警!我今天就跟你死磕!”

    陈盛头疼,揉了揉太阳穴,想说五千块而已,打发打发得了,可秦时月偏偏拦着不让。

    “凭什么给他啊?!一分钱都不给!我们家的钱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秦时月倔强起来,陈盛是真的拗不过她,偏偏电话打到时宴那边去,时宴的态度还是依着她的。

    那陈盛无法,便只能陪着折腾-

    第二天早上,夜里下过雨,地面未干,空气里带着湿冷的气息。

    加上临近元旦假期,所有人都无心工作,整个写字楼里都弥漫着一股躁动感。

    快十二点了,秦时月才拖着沉重的步伐踩进公司。

    还没到工位,便被人事处主管拦下来训了一通。

    而她脸上写满了疲惫,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活脱脱一副站着就能睡着的模样,对于人事主管的话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敷衍地“嗯嗯哦哦”应着。

    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人事主管心情不好,眼看着要发脾气了,郑书意连忙过去把人拉走。

    “我说她我说她。”郑书意把人拉住往身后拽,又指指后面的茶水间,“陈姐你等的热水开了。”

    主管给郑书意个面子,便不再说什么,蹬蹬蹬地踩着高跟鞋走了。

    秦时月随着郑书意回到工位,把包一丢就趴桌子上睡觉。

    郑书意不解地戳了戳她的头:“你昨晚偷牛去了?一个月迟到八次,是真不想过实习期了吧?”

    “别提了。”秦时月猛然抬头,双眼空洞无神,“我昨天在交管所折腾到两点多才回家。”

    郑书意问:“怎么了?”

    秦时月大致把事情经过讲了,听得四周的同事都不知道一时该怎么评价。

    只能说,人家有钱,或许是有道理的。

    不乐意花的钱,那是一分也别想从她手里抠走。

    众同事散去,郑书意才低声说:“你该跟我说一声的,提前请个假,也免得挨骂。”

    秦时月揉了揉脸,长叹一口气,“对哦,下次再被碰瓷我先跟你请假。”

    郑书意:“……”

    倒也不必这么咒自己。

    “那你爸妈呢?”郑书意问,“没来帮忙啊?”

    “我爸妈都在国外呢。”秦时月耷拉着眉眼,声音越来越无力,还带了点委屈,“我舅舅也不来管我。”

    “太过分了吧!”

    郑书意想着,秦时月虽然娇气了点,但小姑娘遇到这种事情还是很害怕的,没个长辈坐镇的感觉她能理解,简直感觉天都塌了,“怎么也该去一趟啊,不然人家看你一个小姑娘就指着欺负你了,这当的什么舅舅啊,真是的……”

    秦时月冷哼了声,“可能是被小妖精缠着吧。”

    呵,男人。

    “那就更过分了。”郑书意也嘀咕,“有什么能比自己亲外甥女重要?这放古代,那就是被祸国祸民的妖姬迷得晕头转向的昏君。”

    说完,秦时月没有回应,已经趴着睡了过去-

    午后的时光在绵绵睡意中被拉得漫长又闲散。

    郑书意也在桌上趴了一会儿,没有睡意,一动不动地看着面前的手机。

    实在无聊,她打开微信,点进时宴的聊天框,发了个毫无意义的表情包。

    没想到很快,时宴居然回复了。

    时宴:机场。

    郑书意:嗯??

    时宴:我在机场。

    郑书意:去哪儿啊?

    时宴:美国。

    郑书意莫名有些失落,长长地叹了口气,无意识地打了几个字。

    郑书意: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时宴:怎么?

    郑书意想都没想,就打了四个字过去。

    郑书意:想你了呀。

    一大片小星星从手机屏幕上坠落,并不逼真,特效甚至有些廉价。

    时宴却看着手机,亮晶晶的星星在眸子里闪烁,直至慢慢消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br />     郑书意:诶?有小星星?

    郑书意:我再试试。

    “要起飞了。”

    陈盛突然在他耳边提醒。

    “嗯。”

    时宴松了松领带,最后看了一眼手机。

    郑书意:想你了。

    郑书意:真的有!

    一片小星星再次缀满屏幕。

    他无声的笑了下-

    松散的节前工作日不紧不慢又无聊地过去,到了最后一天,已经不少人提前请假出门游玩。

    郑书意是公司里走得最晚的一批人。

    她没有出去旅游的计划,倒是毕若珊提前跟她约好了,这三天假期来江城找她。

    到了五点,郑书意才收拾东西前往江城国际机场接机。

    这种节气,机场总是格外拥挤,连接机口也人山人海。

    恰好飞机延误了一会儿,郑书意找了个角落站着,端着杯热可可,一遍遍地看航班信息。

    等到天快黑了,毕若珊终于拖着行李箱走出来。

    两人远远地就挥手,一路跑向对方,都没急着走,站在机场就叽叽喳喳地聊了起来。

    直到一波又一波的旅客涌出来,两人才回神般往外走。

    “先把行李放我家里去。”郑书意兴奋地说,“然后我们去吃大学外面那家火锅。”

    “好好好!几年没吃到了,可馋死我了。”

    两人走得飞快,但到到达层的出租车停车点时,还是被排队的人数给惊住。

    “怎么这么多人?”

    郑书意一眼望过去,一片人头黑压压的,预计至少得等四五十分钟。

    “无语,真的无语。”毕若珊叉着腰,“这些成双成对的大过节的在家滚床单不好吗?一个个地出来凑什么热闹。”

    四周人来人往,郑书意瞥了毕若珊一眼,默默咬了咬吸管。

    说起情侣,毕若珊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你的大事业进度如何了?”

    郑书意:“什么?”

    毕若珊:“小三的舅舅啊!”

    “他啊……”

    毕若珊一说起来,郑书意仔细回想,时宴应该已经走了一周了,怪不得她觉得最近的日子尤其漫长。

    郑书意看着夜空,有亮着灯的飞机正在缓缓飞来。

    “去美国了,应该今天回来吧。”

    “谁问你他在哪啊,我问你什么进度了。”

    郑书意认真去想这个问题。

    几秒后,她皱了皱眉。

    “难说。”

    两人又在队伍里叽叽喳喳了一阵。

    郑书意手里的热可可喝完了,离开队伍走向垃圾桶。

    丢了杯子,一抬头,目光被远处国际到达出口的人影吸引住。

    时宴似乎也有感应一般,停下脚步,朝这边看过来-

    十分钟后,司机帮忙把毕若珊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

    而毕若珊站在这辆劳斯莱斯旁边,有些忐忑,有些紧张。

    她看了眼坐在后座的时宴,又看了眼郑书意,非常懂事地坐上了副驾驶。

    “陈助理呢?”郑书意没话找话,“他没跟你一起回来啊?”

    郑书意想着,时宴出国是公事,那陈盛跟着也一起的。

    见他一个人回来了,倒是有些奇怪。

    时宴看了她一眼,“怎么,想他了?”

    郑书意:?

    车里气氛突然沉了下来。

    郑书意的手机适时地滴滴两声。

    她打开看,是前排的毕若珊给她发的消息。

    毕若珊:你愣着干什么?!

    毕若珊:他在吃醋!

    毕若珊:吃飞醋!你感觉不到吗?!

    郑书意抬头,和后视镜里的毕若珊对视片刻,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睛。

    她慢悠悠地转过头,手指搅动着发丝,问道:“你吃醋了呀?”

    毕若珊:“…………”

    什么叫硬撩?

    这就是教科书一般的答案。

    果不其然,时宴无声哂笑,毕若珊心如死水。

    毕若珊:姐妹,这你他妈能搞到手,我当场剁头。

    郑书意也瞬间清醒。

    又大意了。

    时宴这个人,可是千万不能戳破他的。

    车里的沉默似乎要无限蔓延下去。

    好在毕若珊是个受不了尴尬的人,上大学那会儿就是气氛组组长,不论多陌生的人她也能一秒聊嗨。

    更何况她本身也是财经新闻专业出身,现在虽然没有做这一行,但还时不时关注着行业动向,随随便便就找了个话题跟时宴聊了起来。

    一开始郑书意还有些担心,毕若珊这么热情,要是冷场了,那就太尴尬了。

    但时宴今天心情似乎还不错,对毕若珊的回应虽然算不上多热情,但比起平时那副能只说一个字就绝不说两个字的模样,已经好多了。

    而毕若珊是一个非常妙的人,非常懂如何把话题扯到郑书意身上,让她参与度最高,于是怎么也算有来有往地聊了一路。

    夜里八点,车停在小区门口。

    毕若珊不好意思只睁眼看着人家司机帮她搬行李,于是早就下车走到后备箱处连连道谢。

    郑书意慢悠悠地解了安全带,正要下车,手腕突然被人从后面抓住。

    她开门的动作停下,回过头。

    “你怎么不早说你朋友过来了?”

    时宴看着她,声音很低,像挠痒痒一般拂过郑书意耳边。

    她倏地愣住。

    车里光线昏暗,也安静,毕若珊和司机道谢的声音被隔绝在外。

    郑书意:“嗯?”

    突然,车后传来后备箱关上的声音。

    时宴松开手,别开了脸,看着手机。

    “没事,回去吧。”-

    今晚的风特别刺骨,但并不影响人们出来过节的兴致。

    即便是小区门口也比平常热闹,小摊贩全都出来了,还有不少卖气球、彩灯发箍的。

    情侣恋人一路卿卿我我,也有不少小孩子出来玩,蹦蹦跳跳地,跨年的气氛已经提前充斥着这座城市。

    毕若珊搬下了行李箱,和郑书意站在路边。

    司机回到驾驶座,车慢慢启动。

    毕若珊热情到底,对着后座挥手,笑道:“麻烦时总了,今天车多,路上注意安全!”

    说完,她扯了一下正在发呆的郑书意。

    这一动,郑书意回神,车窗里时宴模糊的身影在她眼里逐渐清晰。

    也是这一刻,她终于反应过来,时宴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于是,她迎着风一笑,朝他挥了挥手,随后,十分做作地了一个飞吻。

    毕若珊:“……”

    她的笑容僵在嘴边,用力扯郑书意的衣角。

    “姐妹,姐妹,过分了啊,太浮夸了啊,收一收求你了。”

    “有吗?”郑书意摸了摸脸,看着时宴的车渐渐远去,“还好吧。”

    车窗缓缓升了上去,走马灯一般倒映着路边万物。

    而郑书意做作的身影像刻在玻璃上一般,久久不散。

    光影闪过,时宴看着车窗,倏地垂眸轻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