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郑书意觉得, 自己但凡有一点骨气,这个时候就应该狠狠地拒绝时宴。

    谁要你送?我没腿吗?你刚刚不是搭讪得很开心吗?嗯?

    但她一转身, 看见时宴的脸。

    以及后面的车,立刻改变了主意。

    最后, 郑书意是怀着“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的心情上的时宴的车的。

    小不忍,则乱大谋。

    可是她还是很气, 坐在最边上,看着窗外, 拿后脑勺面对时宴。

    给你发短信你不回, 给你彩虹屁你生气, 你反而跑去勾搭一个看见你就紧张得出汗的女人。

    是我不够美吗?

    是我不够努力吗?

    还是说总裁都喜欢“女人, 你很怕我?”这一款?

    没意思。

    郑书意气得呼吸都重了写。

    可是转念一想, 自己又有什么立场在这里生气呢?

    郑书意叹了一口气,脸上的忿然作色悄然消失, 眉眼耷拉了下来。

    她才是在“争取”的那一个,又不是时宴。

    唉。

    那这口闷气就暂且咽下去吧。

    车窗里映着郑书意的脸,每一个表情,都像电影放映一般,在玻璃上一帧帧地变化。

    时宴眼睁睁看着她一会儿气鼓鼓,一会儿愁眉苦脸,一会又纠结万分。

    他目光流转,看向后视镜的时候,轻轻地笑了一下。

    好几分钟过去, 郑书意把自己彻底说服。

    她慢吞吞地扭头,偷偷看了时宴一眼。

    这人不知什么时候摘了眼镜,低眸垂首,看着手机。

    余晖从前排车窗洒进来,冥冥光影在他脸上浮动,衬得他轮廓更加深刻。

    自从上车之后,时宴一直沉默,没有要跟郑书意交流的意思。

    仿佛就真的只是想单纯地送她回家。

    郑书意不动声色地朝他身边凑近了一点,然后踌躇着,思考要说些什么话题。

    有了灵感后,郑书意食指轻轻点了点下巴,正要小心翼翼地开口,时宴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立刻闭嘴。

    听到时宴在电话里说得似乎是工作上的事情,她又默默开始往角落里挪。

    时宴感觉到她的举动,换了一只手拿手机,手肘靠着车窗,微微侧眼。

    郑书意落入他的视野里。

    她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车里空调很轻的风,也能将她脸颊边的头发吹起。

    几根很柔的发丝在浮动,随着她的睫毛轻颤。

    一会儿皱眉,一会舒展,路上流转而逝的灯光映得她脸庞忽明忽暗。

    “时总?”电话那头的人突然问道,“您在听吗?”

    “嗯。”时宴收回目光,“你继续。”

    这通电话很长,直到车停在郑书意住的小区门口才结束。

    时宴挂了电话后,身旁安安静静的,没有响动。

    他转身,看见郑书意靠在背椅上,头侧歪着,睫毛轻轻颤动。

    又睡着了。

    还睡得很香。

    迷迷糊糊之间,郑书意不知道梦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头,整个人慢慢地朝侧边倒去。

    就在她不稳的时候,时宴突然伸手,拖住了她的侧脸。

    她的底妆很淡,没有脂粉的油腻感。

    掌心触及的肌肤细腻柔软,还有些温热。

    时宴动了动手,把她扶回原位。

    即将抽离手掌时,她呢喃了两句。

    双唇红润,饱满,竟然能用眼睛闻见一股甜腻的味道……

    时宴的拇指动了一下,轻轻从她唇上划过-

    郑书意缓缓睁开眼时,意识还有些模糊。

    她揉了揉脖子,慢慢坐直。

    余光瞥见身旁的时宴时,她手上动作一顿,瞬间清醒。

    那一刻,后悔、无语、烦闷,几种情绪瞬间涌上心头。

    怎么又睡着了!

    车上是多么好的独处机会啊!!!

    就这么被错过了!!!

    郑书意懊恼着,扶了扶额头。

    “你等我很久了吗?”

    怎么不叫醒我……

    她说完,看见时宴的眼神,于是默默吞下了后面那一句话。

    时宴的眼神,仿佛就是写着“你知道我的时间多金贵吗不要自作多情了ok?”

    果然,时宴淡淡道:“不久。”

    郑书意不知道说什么,动作也变得很磨蹭。

    车里沉默了几秒。

    直到时宴开口:“不下车是打算住在这里?”

    郑书意:“如果可以的话……”

    时宴打断她:“郑书意,我很忙。”

    “……”

    麻溜下车后,郑书意拉着车门,朝他笑道:“那谢谢你送我回家,我先走了哦。”-

    郑书意站在路边,看着车尾灯闪烁,脑子里渐渐理清了一件事。

    刚刚在车上,她听见司机询问时宴要去哪里。

    时宴要去的地方和她家不顺路。

    他很忙,还专门送她回家。

    所以,难道时宴的行为,是在哄她?

    知道她看见他搭讪秦时月不高兴了,所以哄她?

    对,就是这样。

    想到这里,郑书意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她的高兴来得太明显,走路的脚步也变得轻快,连遇见了平时非常讨人厌的一个邻居都主动打招呼。

    可是这一点高兴紧紧维持到她进门。

    手指按开密码锁,“滴”得一声,仿佛是大脑智商开关钮响了。

    她握着门把手,愣了一下。

    时宴前脚搭讪了秦时月,回头又来哄她?

    靠,渣男想脚踏两只船??

    卧槽!

    郑书意气得七窍生烟。

    她重重摔了门,两三步跨进客厅,把包扔在沙发上,然后抱着臂膀来回踱步,脚步急促。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

    她走着走着,被沙发脚绊了一下,栽下去的那一刻,也不挣扎了,直接倒进柔软的沙发里。

    躺着,睁眼看着天花板,郑书意抓了一个抱枕,压住胸口,试图给自己做心理疏导。

    默默地想: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对,就是这样。

    什么锅配什么盖吧。

    郑书意呼了一口气,翻身,盯着地面看了几眼。

    “砰”得一下,她把抱枕扔出去,砸倒了一个相框。

    虽然我对你别有用心,可是我也没同时撩别人。

    我对你一心一意专心致志好吗!

    非常专一好吗!

    这天晚上,第二根铭豫银行赠送的签字笔被折断-

    第二天,办公室里所有人都能感觉到郑书意情绪不太好。

    具体表现是,在会议室相遇的时候感觉冷冷的,在茶水间相遇的时候感觉冷冷的,就连在卫生间相遇她都像是来做科研任务一样。

    下午的周会,全部门参加,总编说了个事儿。

    郑书意发表的时宴采访稿已经刊登发售,销量翻倍,电子版量也暴涨。

    这篇文章内容大开大合,精确犀利,在圈内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会议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给足了郑书意面子。

    可她的笑容也不是真的快乐。

    异样归异样,这一天的忙碌中,除了亲近的同事,也没人有时间去关心她的情绪。

    只有秦时月坐在工位上,隐隐约约听到郑书意在泡咖啡的时候,用勺子使劲戳杯底。

    嘴里还碎碎念着,语气不好,但没一句包含了“时宴”两个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得不说,秦时月有些震惊。

    她小舅舅居然这么护短,是又做了什么事情让郑书意这么讨厌他吗?

    秦时月微微皱眉。

    时宴会不会稍微过了点啊。

    偏偏有人不知道是神经不太敏感,还是故意往枪口上撞。

    到了下午,孔楠出去做采访了,许雨灵走到郑书意旁边,坐了孔楠的座位。

    “书意,你今天怎么了?”

    “感觉你不高兴啊。”

    “写了篇大红文应该开心才对啊。”

    “我们晚上聚餐一起庆祝庆祝呗。”

    她说话声音不大不小,连秦时月都听得一清二楚,郑书意却仍然对着电脑打字,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听见。

    许雨灵脸色不太好了,继续道:“听说你跟你男朋友分手了,是不是因为这个心情不好啊?”

    其实郑书意没有刻意隐瞒过她分手的事情,有些同事最近没见岳星洲来接她,都有问过。

    所以她分手的事情,在关系近的同事这里不算秘密。

    传出去也不奇怪。

    但郑书意还是没搭理许雨灵。

    秦时月本来在专心的玩手机,听到这里,不由得轻声嗤笑了下。

    虽然郑书意不理她的时候很讨厌,但是看见许雨灵明显一副来八卦的样子被忽视,莫名就觉得好笑。

    这边,许雨灵不耐烦了,用力敲了敲郑书意的桌子。

    “郑书意,我在跟你说话呢。”

    郑书意恍然回神,抬头看向许雨灵。

    随后,秦时月看见她撩起头发,摘下了两个无线耳机。

    “你在跟我说话吗?”郑书意的语气还算客气,“我带了降噪耳机,频率开得大,又比较投入,听不见的,不好意思啊。”

    许雨灵脸色不太好看,但还是僵硬地笑:“没什么,关心关心你,看你今天心情不好,想问是不是跟男朋友分手了。”

    郑书意闻言,变脸如变天。

    上下打量她一眼,冷声道:“关你什么事?”

    这句话的语气太冲,四周或多或少的同事都听见了,现场的气氛突然变得很僵硬。

    许雨灵脸一黑,竟不知道如何接话。

    郑书意也没管她,戴上耳机后,又开始写稿子。

    许雨灵在四周微妙的气氛中,脸色青白。

    偏偏郑书意若无其事地继续打字,她有气都没处发,只能甩着手大步离开。

    现场最近的围观者,秦时月,没注意许雨灵走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她满脑子都是郑书意戴的耳机。

    并且开始回想,第一天上班,她几次叫郑书意,对方没理她,是不是也是因为耳机没听见?

    越想越觉得是。

    再回想这段时间的相处细节,虽然郑书意对她算不上多热情,但还算和气,也不找她事儿。

    倒推一下,似乎也不是那种高傲的人。

    所以,好像还真是她误会了。

    其实误会了也就算了。

    重点是,她跟时宴卖惨了。

    时宴好像又把郑书意弄得很惨了。

    秦时月挠了挠头,再一次陷入人生难题。

    既然知道了自己的误会给郑书意造成了伤害,她心里不可能没有愧疚。

    但是她这一辈子,因为身份背景,一直站在最高处,还没有向除了长辈以外的人低过头。

    让她去突然开口说出自己做的事情,更是做不到的-

    是夜,郑书意下班后去理发店修剪了点头发,顺便又在外面吃了饭。

    晚上回到家里,再洗完澡,已经夜里十一点半。

    她敷面膜的时候,下意识就拿出手机,翻到短信箱时,却犹豫了一下。

    今天早上就没有发,因为她被气到了。

    但是经过一整天的心理调整,她又开始动摇。

    换位想一下,她作为乙方,甲方有多个选择是正常的。

    哪儿有乙方怪甲方货比三家的到底呢。

    想通了后,郑书意恢复了元气,立刻给时宴连发四条短信:

    今天没有晚安。

    因为我很不安。

    我现在睡不着。

    你如果加我一下微信,我就睡得着了。

    没等到时宴的回应。

    郑书意想了想,可能要下一点猛药了:

    其实是因为我又有东西落在你那里了。

    你看见了吗QAQ

    发完这几条短信,郑书意还是决定抱着希望等一会儿回信。

    但是等待太枯燥,所以她开始简单地整理房间。

    收拾柜子时,她看见了两张宋乐岚的演唱会门票。

    这本来是她当时收着时间点抢来准备跟岳星洲一起去的,现在物是人非,这票倒是可惜了。

    不过一看见票根上写的时候,就是明晚七点,郑书意眨了眨眼睛,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

    她记得,时宴家里也有宋乐岚的专辑。

    那如果他们能够一起去看演唱会,对于关系的进展那就是质的飞跃!

    郑书意蹲在地上,看着那两张门票,无数构思已经开始发芽。

    这时,桌旁的手机响了一下。

    郑书意抓起手机快速地瞄了一眼屏幕。

    锁屏提示,收到“不会打字的文盲”短信。

    郑书意的心脏突然猛跳了两下。

    梦里那个“TD”对她造成的心理阴影太大,她这会儿,竟然产生了一种类似“近乡情怯”的奇妙感受。

    她害怕时宴真的给她回复一个“TD”,所以她宁愿收到的是垃圾信息。

    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后,郑书意打开屏幕。

    不会打字的文盲:又落?

    “呼……”

    郑书意吊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不是“TD”就好。

    她笑了笑,打字:嗯,比上次的嫁妆还重要。

    不会打字的文盲:什么?

    郑书意:是我的心(//▽//)

    对面直接没回了。

    郑书意:“……”

    她摸了摸脸颊,又懊恼了起来。

    是不是骚过头了。

    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挽回局面了,郑书意打算跟其他朋友请教一下。

    她打开微信,盯着通讯录界面,寻思着找谁时,“新的朋友”那一栏突然跳出一个红色的“1”。

    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郑书意立刻点开,看见是一个叫做“sy·lucky”的微信好友申请。

    sy。

    ——时宴!

    终!于!加!上!微!信!了!

    就是没想到,时宴还挺少女心,后面跟的后缀这么骚。

    头像倒是正常,是一只柯基的普通照片。

    所以刚刚并没有骚到时宴,他似乎还挺吃这一套的啊。

    郑书意捧着手机乐颠颠地给他发消息:

    终于等到你加我微信了。

    转圈圈.jpg

    片刻后。

    sy·lucky:……

    她趴在床上,双腿翘着晃悠,摇头晃脑。

    郑书意:你要睡了吗?

    sy·lucky:还早。

    郑书意笑了笑,立刻把演唱会门票拍下来发给时宴。

    郑书意:刚刚看见了这个,正在想要和谁一起去。

    sy·lucky:?

    郑书意:你明晚有空吗?

    对方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

    sy·lucky:有的。

    郑书意笑着用手捏了捏枕头。

    郑书意:那明晚我们一起去?

    又是片刻的等待。

    sy·lucky: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