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马尔克斯曾说过,当一个女人决定泡一个男人时,就没有她越不过去的围墙,没有她推不倒的堡垒,也没有她抛不下的顾虑,事实上都没有能管得住她的上帝。

    那么郑书意现在面临的是铜墙铁壁吗?是刀山火海吗?是上帝的愤怒吗?

    都不是,只是他一个小小的拒绝而已。

    ok的。

    她闭眼吸了吸气,调整好心态后,一边整理领口一边往外走。

    推开更衣间门时,开阔的旷野映入眼帘,风吹草就动,几匹马悠闲地垂头拨弄草地。

    郑书意扣好纽扣,一抬头,看见云散雾开,太阳已经落到地平线以下,万道霞光撑开天际。

    浮金阳光下,时宴站在一匹红棕色的马旁,他黑色骑士服优雅且充满张力,马的皮毛被打理得像缎子般闪亮。

    如画一般的场景,有一股协调的韵律美。

    郑书意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换好了?”关向成牵着一匹马走过来,手臂靠着马鞍,上下打量了郑书意一眼,“还挺合适的。”

    说完,他拍了拍马,回头朝时宴招手。

    三人离得并不远,这边的一举一动时宴都能看到。

    他松开缰绳,朝他们走过来。

    当他走近了,关向成说:“这匹马是最温顺的,让时宴教你骑一下吧。”

    嗯?

    郑书意立刻看向时宴。

    他停下脚步,低头整理着白手套,没有做声。

    关向成说完便走了,不一会儿,郑书意便听见了马蹄奔驰的声音。

    而时宴戴上了手套,走到马旁,特有闲情逸致地顺毛,却没有下一步举动。

    其实在之前的短暂聊天中,郑书意大概摸清楚了时宴和关向成的关系。

    并不是亲戚,只是关向成与时宴的父亲有一定交情,而今天时宴就是专门来陪他打发时间的。

    时宴这样一个人,能专门来陪他打发时间,可见其在时宴心里的地位。

    不是绝对的亲昵,更多的是敬重,所以他势必会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在他面前。

    于是郑书意轻咳了声。

    时宴抬头看向她。

    “时总。”郑书意腼腆一笑,忐忑地看着时宴,“那麻烦您教教我啦。”

    “好。”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语气给郑书意一股不怀好意的感觉。

    或许是错觉吧。

    郑书意给自己做了做心理疏导,能把她怎么样呢?还能拿她去喂马不成?

    于是她抬头笑道:“那谢谢时总啦。”

    时宴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郑书意也不是一个娇气的人,有健身的习惯,也有舞蹈的基础,所以上个马对她来说不是难事。

    穿着的马术裤服帖柔软,她轻松利落地跨了上去,甩了甩头发,抓着马鞍,低头看向时宴。

    时宴手握着缰绳,看了她一眼,向后走了一步。

    郑书意眨了眨眼睛,难道不该是走在前面牵着马吗?

    去后面干嘛?

    她还没想通,身后一股温热涌来,马鞍下沉,马匹向前扑了几步。

    由于惯性,郑书意往后一仰,靠上了一个人的前胸。

    电光火石间,空气似乎停止流动。

    郑书意上半身完全僵住,一动不动,反而加剧了感官的敏锐,清楚的感觉到时宴的气息慢慢包围了她全身。

    时宴伸手拉住缰绳,双臂将郑书意环绕在了怀中。

    郑书意:“……”

    好像倒也不必如此教学。

    时宴似乎发现了郑书意的僵硬。

    “怎么了?”

    他语气很淡,但郑书意似乎听出了一丝嘲讽的感觉。

    她的紧张肯定已经毕露无遗了,这会儿再遮掩也没意思。

    “没事。”郑书意咬着牙,一字一句道,“第一次骑马,有点紧张。”

    时宴“嗯”了一声。

    但莫名的,郑书意觉得自己后背凉凉的。

    为什么连一个“嗯”字都让她觉得哪儿哪儿不对劲。

    在时宴的动作下,马慢慢走了起来。

    余晖洒在马身上,随着马背的抖动,光晕格外晃眼。

    时宴不急不缓,也不说话,散步似的就这么走向跑道。

    郑书意感觉自己的呼吸已经不顺畅了,甚至有些热,在马走动时带起的上下起伏会让她的头顶碰到时宴的下巴。

    郑书意总觉得哪里不对。

    虽然她跟时宴才接触了几个小时,但他的性情已经可见一斑,不应该是这样的。

    正想着,早已骑到远方的关向成回头朝两人挥手,示意他们跟上。

    郑书意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回应,身下的马突然震了一下,随即飞奔起来。

    “啊!”她没控制住惊呼了一声,在颠簸中抓紧了马鞍。

    马跑得很快,身下的马鞍一下又一下撞上来,硌得她两腿间生疼,加上极快的重力加速,没几下就颠得郑书意头晕目眩。

    而且时宴似乎有意和她保持一定的肢体距离,手臂并没有箍着她,所以每一次颠簸,郑书意都感觉自己要掉下马了。

    “慢点啊!”她紧紧攥着马鞍大喊,“慢点慢点!”

    时宴就跟没听见她的话似的,反而越来越快。

    就他妈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

    马也越来越兴奋,跨越栏杆的时候就差没来个180度旋转,晃得郑书意眼前一花,一阵阵地眩晕。

    -

    “你慢点啊!”

    “这马是疯了吗慢点啊啊啊!”

    几圈下来,郑书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尖叫多少次,只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疼,头发被风吹得乱糟糟地糊在脸上。

    她大概是去了半条命,而时宴却连呼吸都还是那么平静。

    眼看着前面又是一道栏杆,马正在极速冲过去,郑书意整个人不好了,心悬到了嗓子眼儿,眼睛瞪得老大。

    “你慢点!”她一把抓住时宴的手背,叫喊声带上了哭腔,“求你了!慢点!求求你了!”

    温热的掌心贴上来的那一瞬间,时宴低头,恰好看见贴在他胸前,郑书意的脸已经没有血色,比耳垂上的珍珠还要白,只有鼻头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红,眼睫毛上似乎还挂着水汽。

    郑书意没有感觉到后面的目光,只知道在这样颠下去她能变身人体喷泉,给时宴展示一下她中午吃了什么。

    然而就在她胃里一阵翻涌时,身前的缰绳突然一紧。

    ——马在冲刺时停下来。

    惯性冲击力极大,郑书意整个人往前匍匐,就要撞到马脖时,后背的衣服忽然被人紧紧拎住。

    耳边呼啸的风停了,狂奔的马温顺了,连阳光也变得柔和。

    郑书意再次确定了一下,是的,拎住。

    不是抱住、扶住,而是拎住。

    然而此时的郑书意没有心思去气愤这个动作有多荒唐,一见到马停稳了,她立刻翻了下去,也不在乎自己的动作有多狼狈,脚碰到地面的那一瞬间,她仿佛活了过来,连连后退好几步。

    时宴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好整以暇地把玩缰绳。

    “不学了?”

    “不、不了。”郑书意两眼涣散,胡乱地薅了薅刘海,“我体验体验就行了。”

    不远处关向成停了下来,朝这边张望。

    时宴“嗯”了一声,下来牵着马朝关向成走去。

    看起来温和极了,似乎刚刚干出那种事的人不是他一样。

    郑书意看着他的背影,情绪始终无法平复。

    她第三次试图调整自己的心态。

    ——几分钟后,调整失败。

    恶劣,这个人是真的恶劣。

    马尔克斯说的不一定对,至少她连面前这个马鞍都越不过去。

    我不玩儿了拜拜吧您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与此同时,远处的两人不知说起了什么,关向成望过来,看着郑书意笑着摇头。

    随即——如果郑书意没看错的话,时宴似乎也笑了一下。

    是笑了一下。

    她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又默默退了几步。

    在这之后,时宴只顾陪着关向成,两人没再往这边来过。

    -

    回去的路上,她依然坐的时宴的车。

    两人如同来时一样坐在后排。

    骑马的心理阴影在郑书意心理久久无法散去,她贴着车窗,抓紧扶手,和时宴中间隔着八百米,生怕这车开着开着也颠簸了起来。

    但今天的经历实在耗费了她太多的经历,汽车开在十八弯的山路上仿佛变成了摇篮,很快,她便靠着车窗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时,车里只有司机。

    车就停在她家楼下。

    下车后,郑书意跟司机道了个谢,便转身往小区里走去。

    只是没几步,她摸了摸耳朵,发现左边空荡荡的。

    离开马场时她还确认过自己的耳环还在的,这会儿消失,肯定是落在车上了,于是她立刻回头。

    “喂——”

    车已经开出去很远。

    算了。

    郑书意懒得管这对饰品店买的五十元耳环。

    -

    第二天早上,郑书意到公司时,脚步都是虚的。

    她刚刚走到办公区,孔楠就跟她使眼色。等她坐过去了,孔楠急吼吼地转过来,低声道:“你没看手机?怎么没回我微信?”

    “群消息太多,顶下去了。”郑书意一边开电脑,一边说,“怎么了?”

    孔楠四处看了看,把声音再次压低,机关枪似的叭叭叭:“我今天早上去主编办公室,看见许雨灵交稿,我寻思她这两天没采访任务啊交什么稿子呢?我就偷偷去看了她的稿子,你猜怎么着?她昨天居然跑去采访时宴了!”

    一听到“时宴”两个字,郑书意就脑仁疼,再掺和上许雨灵的事情,她头都要炸了。

    郑书意揉了揉眉心,打开电脑:“我知道。”

    昨天她也跟唐亦说了。

    “我猜你肯定也知道了。”孔楠又凑近了点,“最可气的是什么,你的提纲不是给我看过吗?然后我看她的稿子,提纲都完全是抄你的啊!”

    “……?”

    郑书意的手突然握紧了鼠标,瞪大双眼:“你确定?”

    “我确定。”孔楠严肃地说,“我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你的提纲我帮忙看过,我记得清清楚楚的,不可能看错,每一个问题都一模一样。”

    “……”

    难怪啊,昨天采访时宴的时候,他会对她提出的问题露出那种匪夷所思的表情。

    郑书意砸了一下鼠标,“砰”得一下仰到椅背上,盯着电脑的双眼几乎要冒出火。

    最近是水逆了吗怎么一个个小人都往她身上冲?

    “现在唐主编也知道了,看她怎么说吧。”孔楠拍着郑书意的背给她顺气,“你昨天是不是知道被截胡之后气得没睡觉啊?你看看你多憔悴。”

    郑书意转头,看见另一旁的许雨灵,端着一杯咖啡,正站在窗边跟行政部的主管闲聊。

    她神采飞扬,新做的指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差点刺瞎郑书意的眼。

    郑书意喝了一大口水,压下火气后,才说:“我只是通宵写稿子了。”

    约好的采访都能被人截胡,她不加班加点,难道等对方的稿子都登上去了再屁颠屁颠地交稿吗?

    “啊?”对于郑书意通宵写稿,孔楠见怪不怪,但是这句话的另一个信息重击了她,“意思是你还是采访到时宴了?”

    “是的,而且我今天早上也交稿了。”

    “哎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吃哑巴亏了。”孔楠顿时笑了,开开心心地转回去忙自己的事,突然想起什么,又回头说,“这么说起来,时宴人不错啊。”

    郑书意放在鼠标上的指尖顿了顿,冷哼一声。

    -

    而后的几个小时,唐亦回复了邮件,却始终没有联系郑书意,办公室门口一直挂着忙碌的提示。

    郑书意心里也明白,这种徘徊于潜规则边缘上的事情从来就没有规章制度来约束,事情既然没有闹大,唐亦也不想在业绩季花费太多时间处理这种事情。

    直到五点,郑书意终于收到了唐亦的返稿意见,批注跟以往的风格一样,丝毫没有提其他事情。

    现在的问题是,虽然郑书意也交稿子了,但是许雨灵用了她的提纲,写了同样的内容。

    不排除一种可能,唐亦或者总编觉得许雨灵的稿子写得更好,所以最后还是会刊登她的。

    郑书意回头看许雨灵,她正坐着翻杂志,神情悠闲,似乎很淡定。

    那郑书意就不淡定了。

    明明是她的采访,凭什么现在要担心会不会刊登别人的稿子。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郑书意这边没什么动静,但许雨灵却进了唐亦的办公室。

    “我去上个厕所。”郑书意指了指唐亦办公室,跟孔楠说,“你帮我注意注意,有什么情况给我发个消息。”

    孔楠比了个“ok”,郑书意立刻站了起来。

    其实她动作不大,腿轻轻碰了一下桌角,但还是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怎么了?”孔楠回头,“你小心点啊。”

    “没事。”

    昨晚她回家开始写稿,直到天亮,浑浑噩噩地洗了个澡,也没注意腿上的情况。

    这会儿这么痛,看起来肯定是被马鞍磨得淤青了。

    进了厕所,郑书意低头一看,果然如此。

    郑书意扶着门,咬紧了牙,心里第十八次问候时宴。

    当她正打算出去时,厕所门被人粗暴地推开,响动巨大,郑书意下意识缩回了准备打开隔间的手。

    紧接着,进来的人说话了。

    如果评选一个公司最容易生出是非的场所,第一名非卫生间莫属。

    比如现在,郑书意一听那声音就知道是谁。

    “她真的不是偏袒郑书意吗?”

    水池边,许雨灵拿着手机,不知道是在跟谁通话,“自从郑书意空降金融组,她分走了我多少蛋糕?前年我拿到三个主版,去年两个,今年可好了,年底了我还一个都没有!唐亦她敢扪心自问没有偏袒郑书意吗?!”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许雨灵更生气了,“别提了!我也是倒霉,郑书意得到的信息量比我大得多,这么一对比我的稿子,时宴就跟随便打发我似的!”

    嗯?

    郑书意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片刻。

    所以她昨晚整理记录本时,脑容量差点爆表,不是她的错觉。

    突然间,腿上的淤青好像不是那么疼了,脚步也不是那么虚浮了。

    许雨灵吐槽得上头,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门没人推开了。

    “天知道她给人下了什么降头,什么关键点都跟她说了。”

    “我没有下降头哦。”

    许雨灵后背一凉,抬眼的一瞬间,从镜子里看见郑书意就站在她后面,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这一刻,许雨灵遭受的不止是做坏事被当面抓包的心虚,更多的是灵异层面的惊吓,脸色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她手一抖,手机“砰”得一下砸到地上。

    郑书意向前走了一步,看着镜子里的许雨灵,往她脸边凑过去,“人家时总就是比较喜欢我而已。”

    同时还眨了眨眼睛。

    说完,她扬长而去,轻轻关上了门。

    -

    在回工位的路上,郑书意一直在笑。

    孔楠跟看神经病似的看她,她也不理,仿佛刚刚升官发财。

    不过坐下的那一瞬间,她的大腿还是一阵抽痛。

    “嘶——”

    郑书意扶着桌子,低头看向自己的腿,那个被她打消的念头又卷土重来。

    这点痛算什么。

    吃得苦中苦,方为小舅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