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一天,盛望的手机6点就开始嗡嗡震动。

  他眼也没睁,带着一脑门的起床气,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往枕边摸。结果手机没摸到,震动却自己停了。

  盛望睡蒙了的脑袋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他正处于宿醉过后短暂的断片儿中,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人在哪里,也没能立刻想起来昨晚经历了什么。他只是在过每天早上机械的流程——闹钟响了,他得关掉起床。

  结果今天不用他关,闹钟自己就消停了。然后有人抓住他在枕边乱摸的手,塞回了被子里。

  温暖包裹上来,意识又开始不坚定地往下沉。他趴在枕间迷糊了几秒,忽然意识到不对劲,诈尸似的抬起头。

  窗帘没拉开,看不出来外面天色如何,屋里倒是一片温暖的昏暗。

  江添似乎也刚被弄醒,眉宇间还有惺忪睡意。盛望看见他从床头柜拿来手机,扫了一眼屏幕说:“6点05,你有工作?”

  他嗓音很低,带着困意未消的沙哑。说完像是怕某人记不清日子一样,又补充了一句:“今天元旦。”

  其实江添平时起床也就这个点。天气好会晨跑,阴雨天就早早进实验室。不过北京的深冬妖风阵阵,厉害起来能把小姑娘吹倒退,所以他这些天早起归早起,并不会去风里找虐。

  今天是难得的例外,不是起不来,只是想把某人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习惯养回来,比如假日的懒觉。

  盛望露出了一丝茫然,他的眼珠在昏暗中也依然很亮,一眨不眨地看着江添,像是在缓慢梳理昨天到今早的来龙去脉。

  几秒过后,他又趴回到了枕头上低声答道:“没有工作。”

  某种程度而言,他跟他那只猫儿子真的有点像。惊醒的瞬间会警觉地炸起毛来,发现没什么事,又会慢慢软化下来瘫回窝里。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能睡个懒觉,绷起的神经放松下来,任由困意卷裹上头。

  “本来是有事的。”他声音沙沙糯糯,像是不愿多动舌头,话语间的停顿很长,像半梦半醒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客户不做人,我本来要出七天差,把元旦假全给占了。”

  江添很享受这种久违的抱怨,没有说“我听说了”,只是“嗯”了一声,任盛望懒懒地往下说。

  犯困的人思维是断层的,内容也很跳跃。他说完了“本来”,呼吸轻缓下来,像是已经睡着了。

  过了几秒,他忽然又说:“那客户长得像徐大嘴你知道吗,我看到他就想藏手机。”

  江添沉沉笑起来。

  盛望的反应已经跟不上说话内容了,他抱怨完才想起来该问一句“政教处徐大嘴你还记得吗”。听到江添毫无停顿的低笑,他翘起的神经枝丫又放了下来。

  原来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总惦记着附中的日子,他记住的,江添也记得。

  时间并没有在他们的聊笑中插入沉默、茫然和停顿,就好像那些年他们从来都是并肩走过的。

  直到这一瞬,盛望才真正全然地放松下来。他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半闷在枕头里瓮声瓮气地说:“我两天就做完了一周的事,所以今天休息。”

  他感觉江添揉了一下他的后脑勺,弄乱了头发,但他不想动弹,很快就睡着了。

  等到两人真正起床,已经将近10点了。

  盛望坐起来的时候,发现他失散多年的猫儿子正睡在被子上。它在两人之间挑了个缝隙,把自己填在里面,睡成了长长一条,宛如夹缝中生存。

  盛望没有真正养过猫,被它的睡姿弄得根本不敢动:“我要是挪一下腿,它是不是就被挤死了?”

  “不会。”江添掀开被子下床:“它会把人蹬开。”(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猫被两人的动静弄醒,一脸迷糊地抻直了脖子,耸着鼻尖跟盛望脸对脸。盛望看它翻滚了两下,挂在床边摇摇欲坠,忍不住捏住它一只爪子:“我要松手它会掉下去么?”

  “不会,没那么傻。”江添又说。

  盛望松了手,猫咣当一下掉在地板上。

  江添:“……”

  他的表情跟吃了馊饭一样,傻儿子一骨碌翻起来窜出房间,盛望笑得倒在了床上。

  江添绷着脸去洗漱,又从冰箱里翻了两个鸡蛋出来敲在煎锅里。他对吃的一贯不挑,要求只有两样——熟的、没毒。所以在国外生活那么久,厨艺却长进缓慢。思来想去只有煎蛋不容易砸,能应对某人极挑的嘴。

  盛望在他的指点下找到了新牙刷和毛巾,洗漱完便抱着猫在厨房边转悠。

  江添瞄了他好几眼,终于忍不住道:“你是打算吃煎蛋配猫毛么?”

  盛望听着就觉得嗓子痒。他默默走远了一点,手指插进猫毛里撸了一把,果然撸到一手猫毛。

  “你怎么跟蒲公英一样。”盛望拍掉手里的毛,从沙发旁拖出一只扫地机器人,开了让它吸毛。

  不一会儿,他儿子挣扎着跳下去,蹲在了机器人上开始巡视疆土。

  他忽然想起自己小时候拽着外公去大街视察的模样,摸了摸鼻子心说还真是“亲生的”。

  只是这亲生的玩意儿实在有点重,扫地机器人挣扎了一会儿,死在原地不动了。

  盛望冲猫招了招手,想把它叫下来,张口却发现自己还不知道猫的名字。

  他转头冲厨房道:“它叫什么?”

  江添恰好端了两盘煎蛋出来,他把盘子搁在餐桌上,朝这边看了一眼,不知为什么含糊其辞:“随你怎么叫。”

  盛望:“?”

  说话间,门铃忽然响了。

  盛望站起身,下意识走过去开门。

  来的是江添的博士同门,饭桌上问“你有老同学你怎么不早说”的那位,盛望努力回忆微信名片,想起来他好像叫陈晨。

  今天元旦假期,北京又下了雪。陈晨他们几个商量了一下,本打算去西山滑雪,再请教授好好吃一顿迎接新年。结果说了半天也没见江添在群里冒头,便干脆过来串个门问一声。

  他们算是师兄弟,都知道江添习惯早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从不例外。所以来摁门铃的时候并没有多想,谁知开门就看见一个年轻帅哥穿着宽松的白色T恤和灰色运动长裤一脸懵圈地看着他。

  陈晨第一反应是:“对不起,走错门了。”

  他自顾自阖上门,再抬头一看……不对啊,是这间啊!

  他默默又把门拉开,就见那个帅哥干笑一声说:“陈博士,来找江添吗?”

  陈晨从茫然中抓回一点神智,盯着帅哥的脸看了几秒,终于意识到这是那天饭局见到的那位青年才俊——江添老同学。

  他还记得自己说错话时满桌尴尬的场景,还有江添和这位同学之间僵持又莫名的氛围。

  这会儿再一看——

  现在是上午9点多钟,外面大雪纷飞,应该不会有什么普通朋友闲得蛋疼不畏风雪来做客。

  而这位老同学还穿着江添惯常在家穿的衣服,头发还没完全打理过,裤子上沾着猫毛。

  理性分析完,陈晨心里只剩一句“卧槽”。他总算明白那晚席间这俩的氛围为什么那么微妙了。

  这哪是老同学见面啊,这是旧情难忘天雷动地火吧!

  他们这群所谓的师兄早就习惯了江添冷冰冰的性格,舞会不去、联谊不去,同门近亲难得吃个饭,那么多活泼有趣的师姐师妹冲他表露好感,他都无动于衷。偏偏有些姑娘愈挫愈勇,越是撩不动,越是前赴后继。

  就这样,这么多年都没谁能把他拿下。

  万万没想到……

  陈晨在门口魂飞天外,盛望就略有点尴尬了。好在猫儿子终于巡视到了附近,不忍留他一个人,飞奔过来救驾。

  盛望把猫捞起来抱在怀里,江添终于洗了手从厨房出来了。

  “谁来了?”他走过来,看到了傻站着的陈晨。

  面前忽然多了一猫一人,陈晨终于回了神。

  江添问道:“你怎么来了,项目有事?”

  陈晨立刻摆手说:“没!项目哪有什么事,今天国假。就是没见你晨跑,有点纳闷,过来看看。”

  江添默默往窗外扫了一眼,白雪茫茫:“这种天晨跑?”

  陈晨:“……”

  他生平第一次觉得情商真他妈是个好东西,可惜他没有。陈晨四下瞄了一眼,最后干笑两声,摸了摸盛望怀里的猫说:“我来撸一下猫不行吗?是吧望仔?”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其实他从来没撸过江添的猫,他怕死了这种带毛的动物,就连名字都是从教授那边听来的。但是能救命的猫就是好猫,于是他跟猫打完招呼便说:“好了,我真就是来看看,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说完他脚底抹油跑了,还不忘替江添关上门。因为跑得太快,甚至没发现他喊完“望仔”之后,屋里两个人都没了音。

  盛望搂着猫站了一会儿,转头问江添:“他刚刚是喊猫么?”

  江添垂眼看他,动了一下嘴唇。看得出来他内心很是挣扎了一会儿,终于破罐子破摔,瘫着脸扭头就走。

  那一瞬间的表情像极了他少年时候偷偷表示善意,转头就被人当面拆台的模样。

  盛望忽然弯着眼睛笑起来,不依不饶地跟在他后面,像个甩不掉的尾巴:“哎你别跑啊。”

  “哥。”盛望故意不放过他。

  江添已经聋了,径自从冰箱里拿了一盒牛奶出来往厨房走。

  “江添。”盛望又溜溜达达跟进了厨房。

  江添掏了两个玻璃杯出来,把牛奶倒进去。

  “江博士。”盛望还在后面招魂。

  江添把纸盒捏了扔进垃圾桶,端着两个杯子回到餐桌。

  “我都跟猫同名了,我还不能要个解释?”盛望又顺势跟过来,在旁边要笑不笑地逗他。

  江添搁下杯子,看着他开开合合的嘴唇,凑过去堵了个严实。一直吻到盛望抱不住猫,伸手抓住椅子,他才站直了道:“你还是话少点吧。”

  盛望被亲得腿软,在心里自我唾弃了一下。嘴上却道:“做梦。”

  两人闹着的时候,盛望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他心思都在江添这,没看来电名就按了接听,话音里还带着笑,“喂”了一声。

  对方似乎被他的笑意弄得愣了一下,片刻后才道:“在干嘛这么高兴?你这两天在北京么?爸爸刚好过去有点事,出来吃个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