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添的座位在主席台最边上,他其实发完言心思就飞了,但扭头就走实在不合适,愣是被何进摁到了下一个流程开始,才逮住机会离开。

  他几乎是大步跑回明理楼的。盛望终于搬回了a班,他占了很久的座位终于能还回去了,从此往后他不用抬头就可以看到对方的影子落在他的书桌上。

  可当他跑到顶楼,扶着后门门框刹住脚步,却并没有在教室里找到盛望的身影。

  教室氛围很奇怪,从他进门起嗡嗡的嘈杂就被摁了静音键,所有人都抬头望向他,却没人说话。

  江添愣了一下,走回自己座位边问高天扬:“盛望呢?”

  周围人的表情瞬间古怪起来,就连高天扬也僵了一下。江添抬起眼,发现鲤鱼和小辣椒在前面欲言又止。

  那个瞬间他心脏忽地一沉,仿佛有所感应。

  “看什么看,自习呢!”高天扬冲周围喊了一句。他扔开一字未动的卷子,有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拉着江添出了教室。

  “盛哥去政教处了。”高天扬说。

  “为什么?”

  “打架。”高天扬迟疑片刻,又补充道:“因为齐嘉豪说你们……”

  他声音蓦地低下去,“同性恋”这几个字说得异常含糊,总觉得当面说这个就像给江添直直捅了一刀,血淋淋的。

  而当他说完再抬眼,江添已经大步下了楼梯,眨眼便消失在了视野里。他只记得对方跑过楼梯拐角的时候,嘴唇紧抿,脸色一片苍白。

  奔往政教处的路上差点撞到人,但江添已经记不清了。他满脑子都是盛明阳从礼堂前排猫腰离开去接电话的一幕。他不敢想象两者之间的联系,就像他不敢想象盛望孤零零地站在政教处的办公室里。

  而当他直闯进那间办公室,却只看到徐大嘴插着腰愁眉不展地站在窗边。

  被推开的门“砰”地撞在墙上,他在木门的颤动声中张开口,嗓音艰涩:“老师……”

  徐大嘴转过身来,神情复杂地看着他,说不上来是想骂他还是想叹一口气。

  江添努力压着呼吸,问道:“盛望呢?”

  “走了。”徐大嘴说。

  有那么一瞬间,江添皱着眉,似乎无法理解这两个字的意思。他脑中嗡然一片,像是浸没在了冰河里,一阵一阵冷得发麻。

  “什么走了?”他听见自己不解地问了一句。

  徐大嘴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被他爸爸带走了。”

  “去哪了?”

  “我哪知道呢?”徐大嘴拧眉看着他,“江添……”

  他刚说完这两个字,就见门口的男生垂下眼。他似乎终于绷不住了,弯腰撑着膝盖,鼻息粗重,像是跑了几万里。

  徐大嘴忽然就说不出什么了。他不是没处理过这种情况,正是因为碰到过,才更想叹气。

  中学里面没有秘密,只有不胫而走不知真假的流言,就算他告诫过知情人,有些东西也依然会传遍四处,甚至要不了几分钟。

  徐大嘴看见江添撑在膝盖上的手指捏缩起来,攥成了拳,拇指死死掐着关节。

  看得连他都感觉到疼了,江添才站直身体哑声问了一句:“打他了么?”

  徐大嘴哑然许久,回答道:“没有,没打。”

  江添点了一下头,走了。

  徐大嘴看见他跑过窗下,穿过楼后堆满枯叶的花坛,直奔往三号路……不知道要去哪里找。

  其实有一瞬间,盛明阳是想打的。盛望说“别查了”的那一刻,谁都看得出来他这个口口声声说“不可能”的父亲有多无地自容。他手都已经抬起来了,又在最后关头垂了下去,手指颤得像痉挛。

  他在那站了很久,最终只是强压着情绪对徐大嘴说:“老徐,我带他出去一下,就不占用你时间了。”

  哪怕盛怒之下,他也没有生拉硬拽弄得一团狼狈,父子两个都不是这样的人。他只是拍了一下盛望的肩,示意他往外走。

  临出门前,他又刹住脚步,转头冲一脸愁容的徐大嘴说:“有什么错我替他认,小孩不懂事,我这个当爸的也一塌糊涂,给你添麻烦了。”

  他微微躬了身,像那些明明事业有成、对着老师却卑微恭顺的家长一样。

  那个巴掌明明没落下来,盛望却感觉自己重重挨了一下,从脸一直疼到心脏。他想说“你别这样”,但造成这个场面的恰恰是他自己,他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可是他真的错到这个程度吗?他明明……就是喜欢一个人而已。

  那个瞬间,盛望难受得想弯下腰。但他最终只是沉默地跟着盛明阳往外走。

  他以为盛明阳会直接把他带回家,他知道对方需要一个没有外人的地方,但盛明阳没有。

  车直接上了绕城高速,速度极快,跟盛明阳一贯的开车风格完全不符。不知过了多久才踩下急刹,盛望被安全带勒得生疼,又重重磕回椅背。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车停在郊区某个产业园区不知名的偏道上,周围无人往来。这个角度刚好正对太阳,无论驾驶座还是副驾驶都被扎得睁不开眼。盛明阳伸手想拿墨镜,但最终又垂下手来烦躁地拉了手刹。

  他开不下去了。

  盛望的眼睛被光线刺得一片酸涩,但他没有闭上,只是一直盯着那个光点,盯到世界变成一大片空白,才听见盛明阳开口:“什么时候的事?”

  他嗓音里面带着火气,在车里响起来却闷得压抑,像稠密的水草层层缠绕上来,又一点点勒紧。

  “不记得了。”盛望说。

  四个字就把盛明阳的火气全勾了上来,他重重地拍了一下方向盘:“什么叫不记得了?你们哪天开始鬼——”

  他可能想说“鬼混”或是别的什么,但话到一半自己就说不下去了。他揉摁着眉心深呼吸了几下,默然很久,才竭力放缓了语气:“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小添他——”

  “不是。”盛望打断道。

  那个瞬间他感觉到了巨大的荒谬。

  他想说你知道季寰宇究竟给江添留下过多大的阴影吗?你知道他被缠绕在那些根本不该他承受的东西里有多痛苦吗?你知道他花了多少时间才从那些事情里挣扎出来吗?

  而你们就这么武断地、毫无根据地把所有问题都归到他的身上,就好像他生来就该是那样的。

  就好像他根本不会难过一样。

  “我追的。”盛望说:“我喜欢的,我先开的口,我想尽办法勾的他,我还因为他不给回应把自己砸到了b班,又因为想跟他待得久一点拼命考回来了,你看不出来我平时绕着他转的时候有多开心么?”

  盛明阳脸色难看极了,盛望每多说一句,他的表情就狼狈一分。好像被曝光示众的那个人是他一样。

  他皱着眉,终于找到间隙打断道:“别说这些!”

  盛望停了话,脸色同样很难看。过了片刻他才生涩开口说:“你问的,你让我说实话。”

  “爸爸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没那些毛病。”

  “你不知道。”盛望说:“你不知道,我自己最清楚。我喜欢我哥,我是同性恋。”

  盛明阳还在试图讲道理:“我知道你现在这些话有点逆反心,纯粹为了气我——”

  “我没有。”盛望垂下眼,“我没想气你,我一边高兴一边难受,很久了。”

  车内一片死寂,盛明阳像被人打了一巴掌。盛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刚刚说的所有都只是在强找理由。他就是不想承认儿子变成了这样。(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盛望垂眸坐着,余光里他爸的手指攥着拨档器,无名指和小指微微抽动着,像不受控制的颤抖。如果手边有什么东西,如果他是独身一人,可能已经砸了一片了。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但他只是攥了一会儿,冷下脸说:“断掉。”

  盛望抬起眼。

  “你不用回学校了,晚点我给老徐打电话。”盛明阳说:“给你办转学。”

  “我不转。”盛望说。

  “要么你走要么他走!”盛明阳终于没压住火,吼了一句。吼完他颤着手指发动了车子,眼也不抬地说:“我有的是办法,你自己选一个。”

  车子直窜了出去,盛望像被摁死在椅背上,片刻后又蓦地松开。他在不断的急走急停中感到无力和反胃。

  他还记得江添生日那晚他为了哄人开心说的玩笑话,没想到一语成谶。

  “爸你知道快小高考了么?”他在晕眩中闭上眼,牙关咬得死紧。忍了片刻他才继续道:“你有想过现在转学有多大影响么?你每次去办那些手续的时候想过这些么?想过我有可能追不上么?想过我有可能这一次就真的适应不了,然后一落千丈么?”

  “你自己想过么?”盛明阳面无表情,“你但凡多想一点,都做不出这种荒唐事。”

  “我不觉得荒唐。”

  “你真不觉得?你不觉得荒唐为什么怕被发现?不觉得荒唐为什么一边高兴一边难过,你难过什么呢?不是应该理直气壮么?”

  盛望张口结舌。他想说不是这样,但那个瞬间他忽然找不到反驳的词汇了。就好像人在暗处走久了,连自己都会摸不清路。

  盛明阳看也不看他,“你现在去告诉所有人,你跟你自己的哥哥搞在一起,你看看别人什么反应!”

  他气到几乎口不择言,说完自己先闭了一下眼。车身跟着抖了一下,盛望却并不觉得惊心,只是胸口冰凉一片。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固执地说了一句:“我不断。”

  盛明阳沉默地握着方向盘,很久之后点了点头说:“你这话别跟我说。”

  那跟谁说呢?盛望有一瞬间的茫然。

  车子在山林弯道中呼啸而过,开进了郊区公墓里。这个时间不早不晚,整个公墓陷落在冷清和寂静中,白色的大理石像结了厚霜,冷得人心口发麻。

  盛望被拽进那座苍白的建筑里,穿过一排排同样苍白的照片,然后在其中一张面前停下。

  盛明阳拽着他,指着照片上笑着的人,卡了许久疲惫地说:“你跟你妈说,来,望仔。你看着她,说,你要跟你哥在一起,你是同性恋,说!”

  江添跑到三号路的尽头,顺着学校西门出去,在盛明阳停车的地方刹住脚步,那里早已换了人停。

  他在原地转了一圈,又匆忙跑向梧桐外。

  丁老头和哑巴两人在屋内摘菜,一个只会比划,另一个却看不大懂,只能沉默无趣地对坐着。

  老头在家闷了一个假期,成夜成夜地琢磨着江鸥季寰宇那些事。人老了就是这样,每时每刻都在操心。他有时会半夜惊醒,有时干脆就睡不着觉。也许是天太冷了,人也变得沧桑迟钝起来。

  以至于江添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有几秒没反应过来,许久才“哦”了一声,亮了眼睛说:“小添啊?今天不是开学么?”

  江添扶着门框喘气,“嗯”了一声。直到这时他摸向口袋,才发现自己去礼堂开会没带书包,手机还藏在包里。

  “跑这么急干什么?”老头颠颠过来。

  江添低下头,他咬了一下牙关,才把那股酸涩的感觉咽下去。问老头:“盛望来过么?”

  “没啊。”

  意料之中。

  江添点了一下头,动作却生涩艰难。他跟老头借了手机,给盛望打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被接起,他心脏瞬间活了过来,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高天扬在那边说:“添哥……”

  他心脏又砸回了地底。

  “盛哥书包在教室里。”高天扬低声说。

  江添挂了电话,在老头的通话记录里翻找到了盛明阳,又拨了过去,对方已关机。

  他又叫了车冲回白马弄堂,屋内空无一人。孙阿姨临走前打扫过,整个房子里漂浮着洗洁剂的味道,因为潮湿未散的缘故,空旷得让人发冷。

  他把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一无所获。最后抱着微乎其微的希望跑到附中北门那个一天也没住过的出租屋。

  里面一片冷清,他知道没人,他也没带钥匙。但他站在那里,还是忍不住敲了门。仿佛多敲几下,会有人从里面开门迎他进去似的。

  因为他记得有人说过,不会把他关在门外的。

  可他敲了很久也没人来开。

  他从小到大都习惯扮演着类似成年人的角色,照顾丁老头,照顾江鸥,照顾他自己。他把所有能扛的不能扛的都背在身上,虽然很累,但他一直觉得自己承担得来。

  以至于有时候会产生一种错觉,好像他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担得起,他无所不能。

  可当他18岁,真正迈入成年,才发现有太多事情是他顾不全的。他像个拙劣的瓦匠,拆了东墙补西墙,左包右揽却捉襟见肘。到头来,他连跟盛望站在一起这件最简单的事都做不到。

  他也才意识到,他跟盛望之间的牵连密密麻麻,却细如发丝,全都握在别人手里,只要轻轻一松,就会断得一干二净。

  城市那么大,人来人往,周围密密麻麻的面孔模糊不清,他怎么跑、都找不到想见的那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章写得有点伤,速度慢,久等了。感谢在2019-11-1917:41:08~2019-11-2110:22: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折溪岚、监考官tn、初初初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吃饭团的曳总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yaoke7个;过门广播剧出了吗、如此、希卡、澜水白川、omiya3个;奇迹停停在线说法、半倚深秋2个;林秋秋、白玖纡、金色湖畔的涟漪、许丞以、七羡、逸鱻鱻鱻鱻鱼?鱻?、环树旅行者、lethe冥、颜酥叽、燕笙、轻叶叶叶叶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可爱的小咸鱼5个;_槿2个;我又把刘海剪坏了、湛湛生绿苔、冬浔、球球球球球球球可、39489374、奇迹停停在线说法、盐水鸭不甜、啃了一口的馒头、轻叶叶叶叶、拿命安利全球高考、果冻么么哒、司小南卷饼、aboab-、喝一口、亦如初止、冬雪的十四行诗、巴巴喝甜旺、雨宫妹、黄暴荷、添望大礼包、wnamelessw、煜川、罐装望仔好添~、啥也不说爱太太、岳明辉的鹦鹉大白、过门广播剧出了吗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二离子43个;可爱的小咸鱼19个;人间盛望9个;木苏里你好狠7个;布丁5个;是纯真不是纯甄吖、变奏小星星、言4个;白鲸、灵灵不磕cp会死、某丞、夏木森森、楚慈的南南、flying3个;特别好看的池映雪、江添、奇迹停停在线说法、肖山哥哥、町疃鹿场、头丢丢丢啦丶、君离笑、lastthewilds、彼岸无花、添望大礼包、熬不得夜、影影咋芥末可爱、清昼亲木叽、星港灯火、老九门张家子、小飞侠、过门广播剧出了吗、江江江眇予、罚酒饮得2个;噗几个柚、久居深海、30069855、旺仔小添、29994488、歪歪、嘲风风风风风哥.、初蔻、松子醒醒、31780656、陌肆肆肆、meruku优君、池宥、、沐沐、更好更圆的月亮、、**happens、江瑜、static、阿陌墨、mako喵、长清、九、长安jx、爱看书的宝宝、六水、苏衣、kryqiqi、城桉、干煸扁豆、淋雨的带鱼、桃夭周南、一只古月、今天江添盛望破镜了吗、冰琼、深呼晰是真的叻、青樹、二肥、想想叫什么呢、慕雨、黑枸杞盐汽水、捻丹枫、锦鲤阿俞、望添啾惑、littlemonster、求不虐、盗版叉叉、茯藏、凭小阑、花枝.、酒酒、汤圆、看看(^w^)、侧脸、19196242、xiuchigaiming、原谅不美好、a考官的耳部挂件、子芥、苍梧谣、千歧、lhcyd、筱柠小仙女、苏丘傅、添哥的甜旺仔prprpr、软毓、40128119、齐烟九点、福西西阿呆姆0616、ju花残满地伤、玖零、若虞、哈哈酱、宗吾、拉拉、安安崽、潇潇~、小佳是个美少女呀、换牙的小乐宝、青柑、孟冬巳、添哥望仔赶紧谈恋爱、恭喜玩家江添获得旺仔、盐姜葱花鱼、不二臣、清莳鬼、刘奶奶找牛奶奶买榴莲、beeu、lan、点三口、41124697、冰摇桃桃乌龙茶、栗子味羊驼、妍^w^、木秃里我爱你、费嘟嘟的酒柜、孟凡姣、嘿、你需要净化吗、絔絡又没了、蓝音、碳烤辣白菜、热情似火菊花茶、许丞以、sauthey、浪里个浪泡芙猫、吱吱、钟情。、sodeno、turtledove、荒芜、跟游惑偷情被江停逮住、魇、狂笑姬、林子真是大了、鱼鲤、楚辞、纵年横月、添添喝旺仔、川酱想和十三载谈恋爱、洛洛微雪、小莉、陶瓷、如麑皛翛、长白山的神木、廿八、收留各种写文超棒的太、庄庄、谨知、阿唐没脑子_、喜欢肖战、星河鹭起-、甜党、13778848、洛上白川、旺仔小馒头、南鸢、40593138、鹤律律律律律、祇言、四月、巴巴喝甜旺、一方鎏白、今天也是辛辣食物、apigpan、chaos、东方镜君、不知有冬夏、墨一点、北苏.、以乌、相约ao3、39335215、添望百年好合!!!、沐雩不是木鱼、小添旺仔到阿姨这儿来、可爱小张、niseusagi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蔚蓝120瓶;二向箔90瓶;洛洛微雪70瓶;四忘木65瓶;ohio58瓶;小乖56瓶;靖轩、脆桃、试上自予50瓶;江江江眇予48瓶;添哥望仔今天重圆了吗43瓶;迟迟谌、许丞以40瓶;aboab-39瓶;懒得不想起名字、喵喵、寂沐、洛书、苍梧谣、狂笑姬、颜酥叽、板车夫妇30瓶;添望百年好合!!!29瓶;月27瓶;晓山青、歪叉嚏25瓶;3616781324瓶;棉花糖好甜呀23瓶;南城21瓶;歌凉、祁神的小可爱已上线、木泽野、五九、jerome的白手套、?_(ツ)_/?、黄色枫叶、顾侯爷、姑苏1997、反骨、20670119、那只兔子?、沐沐森、having、叮零零okk、别回头、栎栎不秃、39489374、豆浆油条、三尺20瓶;cohr18瓶;青山撞入怀、就这样吧、蓝桥君归17瓶;你饿不饿、我超好看哒哒哒16瓶;闻人流若、原田实矶井来是真的、子芥、香蕉牛奶15瓶;鱼鱼改名不太成功、花开庭院前14瓶;墓晗13瓶;2333333333、安安崽12瓶;白鸟沙罗、soralll、磨磨叽叽11瓶;月巴her、29119149、江流石不转、南隅、lronyx、我是不是傻、相约ao3、24412306、jokerrrrrrr___、逸鱻鱻鱻鱻鱼?鱻?、凤、40856430、茗柒、ggad、东吴夜奔、39123349、染白白白、小满、苦夏、千木、刘星云、灵歌和阿辰哥哥私奔了、阿桑萌萌哒、公子连城°、土土豆豆土豆豆土土豆、愿无岁月可回头、verwirrt、故思、鸭鸭呀、铱陌、某学家、阿昨、添添爱旺仔、旺仔有点甜、二离子、楚慈的南南、你是光i、鴦姎婸、肾虚少女、嘻嘻吉吉、苏兮君、爱吃小鱼干的喵、……、茌粢、哈哈啊啊呜呜怪、蓝樱、鸭吖、38855964、考官a睡了我、同学你的鸡排掉了、葉葉click、木青w、前來懺悔、oo、君兮、穆酱、山水一程`、东南、听说我就是天上掉下来、朝暮、慕筱梦、小宝、等九曜的日子、萌萌妹抖、ellen、时音、旺仔小馒头、漫笙歌、戏中逢尔、37783897、葛笙、todoroki、小佳是个美少女呀、甜党、34390628、今天江添盛望破镜了吗、捻丹枫、千歧、恰个小甜饼、偷猫的欣、帝国少女七念、木村启析、pepsi、vcairui、陈先先、醒醒、逐光等待安年、未末、l、幽鱼、並肩於雪山之巔、月下三兄贵、也茶、闲者自咸、齐烟九点10瓶;横枪纵马、青鸟不至、浮生梦荒凉、豆奶书虫、kele9瓶;咸鱼鱼、倦梳、合资赶紧结婚8瓶;lloyds、连尘、没钱!真的没钱!!、珺小璟、墨小白echo、77777777瓶;祇言、mrs.l、pikapika、8521773、小森唯、ag、目睹究惑亲亲的高齐、筱柠小仙女6瓶;辰落落落落、client、八月、pennyday、uio先生、沐风zncu、湮彻、生米煮成熟鸡蛋、时光、s他举起右手点名、miao、诺娘、柠檬糖、井字六格、哥哥.、叶小鱼sama、三叶草、芒果最爱的猕猴桃、弯弯okok、凌查、画染绝、lfzdyg、阿多多、羽成、某某的旺仔、bunny、32398879、莲莲莲、pikachu_monx、温微、卿颜染、小小温温、原来主角们都喜欢姓顾、萧冬云、39783736、东隅、妄想吃星星、长安jx、_蓝芜_、景池是池塘的池、机智的猫川神无、万里雪飘、橘柚、心心君、青山雨暮、恩皖5瓶;欧阳瑾璇、大侠饶命、勿谓言之不预、啊!、小二、南筱、飞起來也要吃巧克力4瓶;嘻嘻嘻w、嫦娥的胖兔子、zhuxk、未生、kitty、湫风、宋火火、祈陌、背单词!!!、小猪3瓶;山里有只小麋鹿、凭伍、末末、小脊椎、哥斯拉啦啦、一叶障目、c、旺仔牛奶、二战狗今年要上岸啊、西木、嘻嘻二字、易寒、来看鱼、木小小心、魔晚睡、锦奕、乔治、落雪、日天日地日俞哥、十六、菽、若澧、不能吃的稻米、嘻嘻2瓶;momu、南乡子兰、uni_、丫丫、阳阳妈妈、顾寒晚咕咕咕、30373462、阿斯蒂蒙斯、玥是小乖乖、涌泉之翼、请叫我丞哥、你再说一遍、苏一一、马甲君、想吃黄焖鸡、斐昕、花开半夏mc、江添准老婆、叶落方知秋、#北城、雾月~、闪了个闪、林将军和工程师001、添盛一对、见昧、四月、寻寻觅觅寻寻、明河共影、九世魁、吾生、柚子、冰璃、思达会发光、敲爱吃芒果、pinkchen、sauthey、小圆、一二三、黑金喵、柳惜夕、暮霭沉沉楚天阔、店庆!、咩~、源来的兴、drego、七夜、大吉、梅子不萌、钓雩执法、金朵、今天看完更新了吗?、洛yoooooo、♡.、玖零、烟渚、code5555、柏万千、南笙无涯、你弹琴才跑调、susama、自闭王境泽、azrael7744、落翎、漠然流年、7醉youth、花无妄、sa银镯、微哈哈、南南耶博、木子丰、诗三百、不知故里声、旺仔、大木瓜一只、torta、是姜辞呀、雪の恋、精神小伙、江停在我旁边睡觉、年糕村最靓的崽崽、皎洁呐、时恩、陆二一二一、永无乡never、云深何处、超级可爱大宝贝儿、打个哈哈、添哥爱喝望仔牛奶、空将酒晕一衫青、红烧五花肉佩琦、一西、夏习清的圈外女友、酒桶、顾初、民政局、南柠、木木_lin、江鹤-、ing、换牙的小乐宝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