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立医院”盛望朝江添看了一眼,急忙问道“江阿姨怎么了为什么去医院”

  “没生病,不是生病。”盛明阳那边似乎一团乱,听得出来他正陷在突如其来的纠纷中,言语匆忙,又不想让盛望他们跟着心慌,“有点事,你跟小添小陈去跟护士打声招呼。”

  他话说一半,急急向身边的人交代了一句,这才又对盛望说“你跟小添一会儿自己回家。爸爸这边”

  “不回。”盛望斩钉截铁地说“我们现在过去,房号多少”

  “算了,903。”盛明阳的声音夹在嘈杂中,还不忘叮嘱一句“注意安全。”

  盛望生怕江添担心,挂了手机立刻安抚道“别着急,江阿姨没事,没生病。估计有别的什么事”

  “季寰宇。”江添打断道。

  “什么”

  “是季寰宇找她了。”

  江添脸色很难看,压着火气。说话间已然拦了一辆路过的出租车,大步过去拉开了车门。盛望愣了一下,跟赵曦和林北庭匆忙打了声招呼便紧追过去,跟着钻进了车里。(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司机大概被催过,门一关,车子就直冲出去。

  江添的家事很复杂,扯上“季寰宇”这个名字就更是一团乱麻。这点赵曦还是知道的,也清楚这是江添的雷区和忌讳,所以没有贸然掺和。只是给两个弟弟各发了一条微信说有什么需要就给哥打电话。

  江添这一路异常沉默,手机界面停留在江鸥的聊天框,一眨不眨地盯着最末端。看到江鸥那句问话的瞬间,他就知道瞒不住了。

  他花了这么多年砌的一堵保护墙,被人抡了一记重锤,功亏一篑,轰然倒塌。

  一定是季寰宇跟江鸥说了什么,否则她怎么会忽然起疑心。

  江添心想。

  省立医院是之前丁老头住的那家,离梧桐外并不远,三公里而已。司机把车开成了游蛇,在夜晚拥挤的道路上钻行,愣是不到10分钟就把人送到了目的地。

  他们在903门外见到了季寰宇。

  他敞着大衣外套从拐角过来,眼下两团青黑,下巴还带着没剃干净的青茬。衣冠还在,风度全无,紧拧的眉心里满是烦躁和厌恶。他抓着手机差点撞上来,匆忙说了句“抱歉”才看清自己撞的是谁。

  “小添”

  季寰宇刚张口,江添就攥着他的衣领一拳挥过去。周围响起一阵惊呼,走廊里顿时混乱成片,避让的、拉架的、劝解的吵成一团。他脑中嗡嗡作响,连砸了对方几下,才被人从背后抱住拉拽开来。

  “哥别在这里。”盛望箍着他,“别在这打。”

  “小添”盛明阳和小陈的声音也夹在里面。

  护士医生都赶了过来,四周全是人,男女声混成一片,尖锐地扎着大脑,像浅池里聒噪的蛙。

  “我跟你说过别找她”江添带着一身低气压,满脸阴郁。

  “我没找她”季寰宇踉跄着站直,脸色同样很难看,“我没找过她”

  “不是你还有谁”

  “我”

  他欲言又止,少见地在人前爆了一句粗,擦着嘴角磕破的地方低着头无声骂了句“操”。

  “小添进去再说,先进去。”盛明阳横插过来抓住江添胳膊,盛望在后面半抱半拽着,把他拉进了903。

  江鸥就站在那里,一贯扎得齐整的头发松散着,垂落了几缕在脸侧。她垂着目光,拉着嘴角,眼下微微浮肿,不知是哭过还是单纯太过疲惫。

  江添想叫她一声,还没张口就看到了扶着床栏的人。

  有一瞬间,他觉得这人陌生又眼熟,陌生在于对方病入膏肓的模样,眼熟在于对方抬眸看过来的神态。

  他愣了两秒,终于认出来。这是那个跟季寰宇在昏暗卧室里纠缠不清的男人。

  江添不记得那人的脸。幼年时期长久的排斥让他遗忘了长相,像刻意打上去的马赛克,但他记得对方惊愕的眼神,那一刹那的对视令他恶心了很多年。

  以至于再次见到的这一刻,那种翻江倒海的反胃感又来了。

  江添脸色瞬间冷下来,下意识摸向后颈的疤。这个动作落在江鸥眼里,她僵了好一会儿,慢慢抬起头哑声问“小添,你认识他啊”

  虽然是个问句,但她的语气却是笃定而麻木的。

  江添摇了摇头,幅度小得仿佛只是动一下。

  “你认识他。”江鸥又说了一遍。

  江添这次没再否认,而是陷入了沉默。

  “你怎么认识他的”江鸥声音很轻也很慢。明明只是站着,却好像极费力气,“是见过么在附中那个老房子里”

  过了半晌,江添才拧着眉含糊应道“嗯。”

  “所以”江鸥咽了一下,像是在把某种翻涌的情绪摁下去,又像是在努力压着恶心,“所以你知道了你知道他跟你爸他跟季寰宇什么关系”

  “嗯。”

  那个瞬间,江鸥感觉有点心疼。但巨大的荒谬感铺天盖地淹没过来,以至于她挣扎在其中,忽略了那点酸软的刺痛。

  她说“所以就我不知道。就我一个人、跟傻子一样、什么不知道。”

  “小鸥”季寰宇叫了一句。

  “你别叫我”江鸥声音快破了。她平日里总是温温柔柔的样子,从来没有用过这样尖锐的音调,“你不要叫我,我恶心”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其实来医院之前,她觉得自己是可以保持理智的。杜承给她发了很多消息,她坐在沙发上一条一条地看,每个字都看得很清楚,没有崩溃也没有混乱。只是觉得冷,从胸口到四肢冷得打颤。

  杜承说“寰宇打给小添的钱全都被退回来了,一分没收,他一直觉得自己没尽到义务。”她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大脑还没有变成空白,甚至还给江添回了一条微信。

  她以为自己可以冷静的,没想到只是情绪太浓了,堵在了路上,直到这一瞬间才汹涌爆发。而当她意识到的时候,她浑身都在抖,眼圈瞬间就红了。

  她说“我真的觉得好恶心啊季寰宇。我18岁就跟你在一起了你知道那是多少年吗我这一辈子就一次18,你能还我吗我因为你跟我妈吵过多少回架你数过没她年纪大了记不清人了还抓着我跟我说,你别一门心思惦记着那个男生,妈比你识人。我哄过她多少回我跟她说了多少次放心我妈到走都没放过心。你能把她还我吗你当初跟我说,儿子你会照顾,你照顾了吗我把他接回去的时候,睡着了帮他盖个被子他都躲你知道吗”

  季寰宇僵在那里,形容狼狈。既像被迫游街示众又像反省。既恼怒又羞愧。

  “你不知道,你只知道跟杜承混在一起。”江鸥说。

  她第一次这样言语直接地戳向某个人,一个弯都不打,怎么尖锐怎么来,像是崩溃前的歇斯底里“小望”

  盛望突然被叫到,愣愣地看向她。

  江鸥指着病床边的男人说“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么”

  盛望动了动嘴唇,他有点心疼江鸥,想让她别这样。因为她每一句话都是双向的,既扎了季寰宇,也扎了她自己。但他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劝阻,不止他,这里谁都没有资格劝。

  “他是阿姨的中学同学,就坐阿姨后面。”江鸥认真地说,“阿姨把他当最好的朋友之一,有了孩子我当干妈的那种朋友。”

  “这么好的朋友,跟我丈夫滚到一张床上去了。”江鸥话还是跟盛望说的,目光却盯着季寰宇,垂在身侧的手一直在抖,“男的跟男的,是不是很恶心”

  她知道季寰宇好面子,不喜欢在任何一个外人面前暴露不堪。所以她偏要说,还偏要挑他最没关系的人说。

  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季寰宇身上,所以没有发现,在她说完那句话的时候,盛望的脸色变得煞白一片。

  他很轻地眨了一下眼睛,朝后撤了一步,又被江添抓住了手腕。

  季寰宇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江鸥,满身痛处都被戳了个遍。那点愧疚瞬间消失,被恼羞成怒填塞满了。他深呼吸了一下,克制着语气说“小欧,我从来没有想要故意恶心你。我发誓,当年跟你在一起是真心的,我”

  江鸥闭了眼睛,一副把他屏蔽在外的样子。她在季寰宇身上吃过太多亏了,她已经被搞怕了。以前她试着信他每一句话,现在她一个字都不想信。她甚至陷入了一种惶恐不安的境地,觉得周围谁都有问题,谁都不说真话。

  “好,不说这个,我知道说了你也不信。”季寰宇咽下话头,又试着解释道“我答应过小添,不找你、不给你添堵。小添不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也没脸找你,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心、龌龊。但是杜承不一样,他一直以为你是知道的,只是时间久了看开了。杜承他”

  “你在帮你的出轨对象跟我解释吗”江鸥说,“还是你本来就是同性恋,你们高中就在一起了,我才是那个横插进去的”

  季寰宇有些烦躁“不是,我只是”

  江鸥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这句话本来是为了刺激季寰宇,可是说出来的那一瞬,她才意识到这句话刺激的是她自己。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真是活得一塌糊涂。没做过一次正确选择,从头到尾都瞎了眼。

  她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脚有点站不住了。于是她白着脸对季寰宇说“我不想听你说话,我看到你们这样的人就想吐。”

  “我们这样的人”季寰宇的耐心终于告罄,他冷下脸来尖刻地问“哪样跟男的在一起同性恋”

  他性格很极端,气急了也依然口不择言,只想把箭都扔回去,专挑对方的心口扎。江鸥的心口大概只剩一个儿子。

  于是季寰宇朝江添这边看了一眼,敏感地捕捉到了他跟盛望之间那点微妙的东西。季寰宇嗤笑一声,对江鸥说“那你记得也提防提防儿子,搞不好跟我一样。”

  江鸥和盛明阳下意识朝江添看过来。

  在他们目光落下之前,盛望把手从江添指间抽了出来。

  江添攥得用力,他抽得也用力。

  其实只是为了遮掩而已,但江添手指从他腕间滑落的时候,他心脏重重一落。就像站在出了故障的电梯里,脚底突然一空。

  江鸥的错愕只有一瞬,下一秒,她就站直了身体,甩了季寰宇一巴掌。

  她幼年乖巧,少年活泼,人至中年反倒柔弱怯懦起来。四十多年从没跟人动过手,这是第一次。

  她把江添挡在背后,对季寰宇说“你放心,小添跟你没有一点相似之处,永远不可能跟你一样。”

  这一个巴掌一句话仿佛用了江鸥所有力气,打完之后她整个人都在晃,几乎就要站不住了。盛明阳眼疾手快扶住她,转头叫了护士。

  一群人手忙脚乱地涌进来,又带着江鸥他们涌出去。

  盛望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跟着离开的,只记得所有人脸色都很差、脑子也乱,像被打散的鸟群。等到一番折腾完回到家,盛望在沙发里坐下来,才后知后觉感到掌心一阵刺痛。他低头一看,两只手掌被掐出了一片红印,几乎破皮见血。

  他攥得太紧了

  孙阿姨这天夜里没回去,在盛家忙前忙后。屋里的氛围沉闷而压抑,所有人说话都是轻而慢的,有种精疲力尽的意味。

  江添靠在沙发上,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许久,盛望转头看过去,发现他抓着手机不知不觉睡着了,眉心却是皱着的。

  盛望茫然地盯着手机时钟,看着指针一格一格挪着,终于挪到了0点。

  他想亲一亲江添,跟他说哥,生日快乐。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但他说不出口,因为江添根本不可能快乐。

  一点也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