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为盛望悄悄溜来租的房子这边了,结果开门却发现对方并不在。屋里倒是多了些东西,飘窗上铺了毯子,塞了两个靠枕。客厅一角多了个可以高位截瘫的懒人沙发。墙边粘了个篮球框,玄关还摞了几个没拆封的盒子。

  江添拆了快递,里面是成对的水杯、拖鞋、牙刷、毛巾等等,也不管他们有没有,统统都买了,充分体现了大少爷的阔气和兴奋。

  他把这些东西一一摆放好,又把饮料塞进冰箱。然后拎着空了的纸箱扔到楼下垃圾桶,给盛望打了电话。

  “人呢”江添问。

  盛望大概听到了经过的小电驴喇叭声,嗓音带着得逞的笑意“你在学校北门”

  江添不想承认自己抓人失败,半晌才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

  “我去那边收了几个快递就走了。”

  “看出来了。”江添往小区门外走,一边看着往来车辆,一边把听筒换成耳机,“现在在哪”

  盛望身边似乎还有人,他低声问了别人两句,给江添发来了定位“有点远,你要来吗”

  “嗯。等我。”江添说。

  某人平时有点什么恨不得在他鼻尖下显摆。这次一反常态,挤牙膏似的语焉不详,手段堪比钓鱼执法,显然就是为了把他往那个地方骗。这都看不出来,他这个男朋友就可以换人了。

  盛望发来的位置确实有点远,在边郊大学城。地铁要转两条线,过去得一个小时。江添没想明白有什么礼物一定要在那里准备。

  今天过了零点就是1月27号,他生日。傻子都知道大少爷在折腾什么。但为了配合对方想制造惊喜的效果,他只得纡尊降贵地拉下智商,假装自己是个二百五。

  有点傻x,但他乐意。

  江添原以为那会是某个店面或者餐厅,到了地方却发现居然是大学学生宿舍旁的一栋小楼。盛望发着语音给他指路“进来上二楼,左手边第三个房间,写着活动室的那个。”

  江添顺着楼梯上去,看到那个房间门口挂了个木牌,上面写着来访请先敲门,谢谢配合。

  他有点纳闷,还是抬手敲了两下。

  门从里面打开,他找了一下午的人就站在那里,手里献宝似的举着个小东西,弯着眼睛对他说“哥,给你看个宝贝。”

  他手里的小东西极度配合,细细地叫了一声。

  那是一只奶猫。

  看到它的一瞬间,江添恍然有些出神。因为它长得跟当初梧桐外的那只太像了,就连左耳多出来的那团斑纹都一模一样。

  有那么几秒钟,他差点以为那只叫“团长”的小猫时隔十二年,又来找他碰瓷了。

  盛望把猫往江添面前送了送,说“我问过了,给摸。就是年纪有点小,不能太用力。”

  江添僵立了一会儿,有点无从下手。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看到这样的小猫崽子依然是相似的反应,半点儿长进都没有。还是盛望轻轻踢了一下他的鞋,他才抬手挠了挠奶猫的耳朵根,小东西立马眯起眼睛呼噜噜地哼了起来。

  “你跑这么远就是来摸猫的”江添手指陷在奶猫细软的毛里,指尖碰着盛望,低声问道。

  “来拿领养单的。刚签完字填了表格,它现在名义上归我们了。”盛望冲身后抬了抬下巴。

  活动室里放着很多猫窝和爬架,墙角搁着喂食喂水的盆,三只年纪偏大的母猫蜷在光照好的地方晒太阳,肚皮上趴了几只花纹各异的小猫,一看就不是同窝的。

  靠窗的地方放着一张办公桌,桌边夹着一沓表格,盛望指的就是那个。

  “这学校搞流浪猫救助,生下来的小猫可以领养。其实这种花纹的还有四五只。你微信头像角度太单一了,我也不太确定,就要了几个视频让丁爷爷看,他说这只最像,简直跟团长一模一样。”盛望说完,搂着小猫看向他“像么”

  江添点了点头。

  “本来想明天拉你过来的,但人家救助协会的人要回去过年了。帮忙看猫的大爷又不管领养,我怕晚了被人抢先,就今天来签了。那个副会长去复印材料了,我在这里等他。”盛望解释了一长串。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江添安静地看着他,过了片刻问道“找了多久”

  野猫随处可见,宠物猫店里都有,但要找一只连花纹都这么相似的无异于大海捞针。不知道这人费了多少心思。

  盛望却在满嘴跑火车“还行,之前就有在留意,后来又偷了你的头像出去悬赏,找起来就很容易。”

  他说完静了几秒,问道“这个生日礼物你喜欢么”

  “喜欢。”江添说。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他其实一直是个恋旧的人,也许是记忆力太好的缘故,总会对一些遗憾耿耿于怀。就像他始终记得“团长”是怎么慢慢长大的,又是怎么渐渐变老的。但印象最深的,却总是它趴在窝里停止呼吸的那一幕。

  老头在耳边说“已经没了,别看了。”

  他却固执地在那蹲了一天。

  老头说“把你那手机头像换了吧,总看着心里不堵得慌”

  他却一用就是好几年。

  老头还说,猫老了就回不来了。可是

  看,有人把它送回来了。

  窗外,太阳矮矮地垂挂在远处的树枝上,深金色的光斜照进屋内,给抱着猫的男生镀了一层毛茸茸的边。

  江添不擅表达,说不出什么好听话。他垂眸看了一眼小猫,问盛望说“送给我当儿子么”

  “你等下。”盛望一只手搂着那小崽子,拎起尾巴认真看了一眼猫屁股“对,儿子。”

  江添偏开头沉沉笑了起来。

  “笑屁。”盛望说,“这总比饺子好吧”

  “嗯,好不少。”江添转回去“那它跟谁姓”

  盛望“”

  副会长拿着复印好的材料上了楼,盛望终于从他哥的闷骚话里回过神来,他说“名字还没取,你慢慢想,反正暂时带不回去。”

  副会长就听见了最后一句,走过来把材料递给盛望说“对,这猫还没满1个月,得跟着母猫喝一段时间的奶。再等一个月多吧,我们把前几针疫苗打了,到时候喊你们来领,太小了带回去很难养活。”

  “行。”

  “那我到时候联系谁”副会长问。

  盛望想说联系谁都一样,反正也是一起来接。结果副会长已经点开微信二维码,让江添也加一下好友。

  “那个”盛望下意识出了声。

  副会长一脸茫然地看过来“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他只是忽然敏感了一下,觉得加两个人的微信不是个好兆头,好像他们谁不能来似的。但这话说出来就显得很奇怪,于是他笑着摆了摆手说“算了,没什么。”

  江添在返程的地铁上收到了赵曦的语音,对方问他和盛望晚上有没有时间,出来吃顿饭。

  “我们明天的机票走,想避开腊月最后两天高峰期。而且明天不是你正生日嘛,家里人什么的总要给你过的,我跟林子就不霸占了。”赵曦说。

  江添因为礼物心情正好,回复他说行,我来请吧,楚哥刚给我转了账。

  辅导班的楚哥很上路子,念着要过年了,把第一批课件的报酬提前结了,还给江添额外发了个大红包,希望他年后再费点心思,课件里加点竞赛初级难度的东西。

  江添从里面划了一部分出来转给江鸥,说季寰宇给的。

  但是直到他们从梧桐外地铁站出来,江鸥都没有任何回复,这让他有点纳闷。

  “怎么了”盛望注意到他皱着眉看了好几次手机。

  江添说“我妈没回。”

  江鸥手机不离身,对江添的消息回复得尤其快。以往这种信息发出去,不出几秒就会收到回音。今天都快一个小时了,实在有点反常。

  盛望脚步顿了一下。

  江添注意到他脸色的变化,又说“我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个正忙,估计没看到。”

  盛望点了点头“忙什么”

  江添沉默数秒“发请柬。”

  说是发请柬,其实没那么正式。盛明阳和江鸥打算在江添生日后一天请吃饭。在这之前,他们已经跟朋友们打过招呼了,只是今天再统一联系一遍,显得礼貌尊重。

  他们邀请的朋友成分比较复杂,有些确实交情深,一个电话打过去不可能三两句就挂,总要聊上一会儿。有些则是有生意上的往来,这种就更不容怠慢,连寒暄带说笑又要花上不少时间。

  一来二去,整个下午都耗在上面了。

  江鸥这几天有心事,精神一直恹恹的,想到儿子要过生日了劲头才足一点。可惜老天仿佛有意要逗弄她,先是倒水的时候走神烫到了手,接着换衣服不小心弄断了项链。下午安排人给几个客户寄新年礼品的时候又发混了信息。

  其实这些都源于她的心不在焉,但总给人一种流年不利的错觉。盛明阳接过剩下那点事,让她靠着沙发歇一会儿。

  江鸥咕哝说“不知道是不是更年期综合征,心慌得厉害”。

  盛明阳跟她开玩笑“没见过脾气这么好的更年期,估计还是这两天睡眠不好。”

  江鸥嗯了一声,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她歇了一会儿又坐起来,回了几条朋友微信,顺手刷了一下朋友圈。

  没翻几下,就看到了杜承下午发的状态。

  他说头疼使人精神错乱,感觉自己什么事都做得出。配了一张自嘲的玩笑图。

  江鸥皱起眉,她连划几下,略过了那条朋友圈。然后冲厨房忙碌的孙阿姨说“孙姐,银耳汤还有么我想喝点热的,不太舒服。”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有的,我给你盛。”

  孙阿姨舀了一盅端给她,江鸥伸手去接的时候,微信突然震了一下。

  她眼皮莫名一跳,垂眸去看手机屏,杜承的微信头像从底下翻到了最顶上,旁边显示着消息内容。

  他说最近一直睡不着,老是想起以前。可能亏心事做多了,死都死不顺当。我知道大过年的,说这些丧气话挺败兴的,但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过完这个年,索性仗着现在脑子不清不楚,冲动错乱,一鼓作气给你道个歉。

  他说我混账,不是东西,恶心龌龊。我跟寰宇对不起你。

  碗底忽然灼烫,江鸥手一缩,满满一盅银耳汤掉落在大理石,当啷一声,白瓷四分五裂,迸溅一地。

  江添本想借这顿晚饭给赵曦和林北庭好好送个行。赵曦也本想趁着酒兴,在临行前点破一些事,跟这两个弟弟聊几句。

  可惜一切并不总是那么尽如人意,事情来的时候往往仓惶迅急,并不会先喊一句321。

  江添在席间给江鸥拨了几次电话,等候音响了几十遍始终无人接听。他正纳闷的时候,江鸥给他回了一条微信。

  她说这几年的钱真是季寰宇给的么

  这顿晚饭最终没能吃完,草草收场。江鸥一直不接电话,盛望情急之下给盛明阳拨了几遍,最后一个终于接通。

  盛明阳说“我们在省立医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