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考对附中学生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一个学期下来更是接近于麻木。

  考前一天,各班就开始例行公事地清理书桌。A班的学生不爱把书摞桌面,一般上什么课当天就带什么东西,书包一兜桌子就干净了。但B班不同。

  不知道谁开的头,B班喜欢把一学期要用的所有书本讲义都立在桌上,两边书架一夹就是一道天然屏障。

  平时是很轻松,往来学校只要带几张卷子,上课睡觉或者干点坏事也不会一览无余,但周考前就很痛苦,得整摞整摞搬到教室后面去。

  B班女生数量多,一到这时候只能请男生帮忙。“女生请谁帮忙”和“男生主动给谁帮忙”并不那么简单,往往藏着各种小心思。

  盛望第一次直接参与这个过程,还没反应过来呢,就看见一个男生从后排走出去,一声不吭搬起一个前排女生的书,咣地放在教室最后。

  全班静默几秒便炸了锅,开始拍桌子起哄。然后男生故作镇定地走回座位,实际上脸都憋红了,女生红得比他还厉害。

  盛望:“……”

  手机嗡嗡在震,头顶一阵千军万马的脚步声,那是A班下课了。

  江添问他结束没,他回说快了。

  店庆:得亏徐大嘴不在这

  店庆:不然一抓一个准

  店庆:我连人都没认全,光看他们搬书,就知道了班上所有情侣

  店庆:精准狙击

  某某:……

  某某:B班班主任说过他们全班都傻

  店庆:老张原话明明是“我们全班都比较单纯”

  他跟江添刚吐槽完,身边的史雨就大摇大摆地出去了,不仅给贺诗把书搬了,还带了她的空水杯到教室后面接满了水。

  本着一点舍友情,盛望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也可以理解,这种时候肯定喜欢谁帮谁。

  这句发完一抬头,四个女生推推搡搡结伴过来问他:“盛望,能帮忙搬一下书吗?”

  盛望:“……”

  靠,话说早了

  江添正跟高天扬一起往楼下走,刚走两级,忽然收到某人发来的新消息,内容就四个字:我喜欢你。

  江添不知道对面那少爷抽的哪门子疯,一头雾水发了个问号,结果收获了一排跪着哭的小人。

  “嗯?”高天扬突然提高音调发出了一声疑问。

  江添转头看向他,却见对方从他手机屏幕上慌忙收回视线。

  “我好像看到了一句话……”高天扬求生欲极强地说:“我先声明!我不是故意偷看的,就是想跟你说事情不小心扫到了一眼屏幕,你看我马上就自首了。”

  “什么话?”江添垂下手来,拇指摁熄了屏幕。但他刚摁完就觉得自己这反应还是有点此地无银了。

  果不其然,高天扬瞥了一眼他垂着的手,表情瞬间变得贱兮兮的。他左右瞄了一眼,搭着江添的肩膀把他挤到楼梯角落,清了清嗓子促狭地问:“添哥,我刚刚是不是看到哪个女生的表白现场了?”

  江添:“……”

  那一瞬间,高天扬感觉他添哥的表情非常麻木——冷漠之中透着一丝迟疑,迟疑之中还有几分一言难尽。

  他单方面把这认为是冰山的害羞,因为江添麻木地盯了他几秒后,居然“嗯”了一声承认了。

  其实不承认也不行,毕竟他高天扬火眼金睛,一眼扫过去就抓到了重点,看到了那句“我喜欢你”。(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他观察了一下,觉得江添情绪尚可,于是狗胆包天继续试探道:“一般人跟你表白你会搭理吗?肯定不会。但你刚刚动手回复了!”

  江添依然维持着那副一言难尽的模样:“……所以?”

  高天扬怂了半秒,眼一闭腿一蹬地下了结论:“所以我觉得那女生有戏。”

  江添听完沉默片刻,然后答了声:“哦。”

  高天扬一脸诧异:“你说哦???你居然说哦???”

  他以为不管自己说得对不对,江添肯定会否认,他都做好了被嘴硬和嘲讽糊一脸的准备了,没想到对方居然认了!

  江添说完就径自下了楼,高天扬傻了几秒飞奔着追了过去,两人一起到了B班门外。

  他们最近出现在这里的次数很频繁,尤其江添,每天午饭、晚饭都来等盛望一起。

  B班的老师喜欢拖堂,他们有时候得在后门外站上了好几分钟。即便这么频繁了,B班女生看到江添过来依然会有骚动。

  这会儿B班教室里没老师,都在忙前忙后地搬书。骚动起来的一瞬间,江添发现某人的座位是空的,他在教室里扫了一圈,才在过道里看到搬着书的盛望。

  他看着斯文帅气并不壮实,手劲倒是大得出人意料。那么长的一摞书他拿得稳稳当当,倒是旁边的女生一直在说:“是不是很重?要不要歇一下?”

  “没事还行。”盛望弯腰把那一摞书杵在教室后面,直起身拍着手上的灰问:“还有别的东西么?”

  “没了没了,其他我都可以自己搬,谢谢啊。”女生朝窗外指了指说,“江添来了。”

  这话刚说完,女生感觉自己面前扫过一阵风。下一秒,盛望已经大步走到窗边了,他扶着窗框对外面的人说:“有几个女生实在搬不动书,问我能不能帮忙,等一下,马上就好。”

  江添总算明白之前那句“我喜欢你”是抽的哪门子风了,估计刚说完“喜欢谁帮谁”,就被女生给围上了。

  他想起那排跪着哭的小人,有点想笑,于是问盛望:“还有几摞?”

  “两摞。”盛望说。

  江添点了点头,扫了一眼B班进出自由的乱象,直接从敞着的后门进了教室。

  “你干嘛?”盛望愣了一下。

  江添把袖子撸上去露出小臂,眼也不抬地说:“帮你。”

  他们离开教室的时候,那个被江添帮忙的女生还有点晕。毕竟没想到这种好事还有买一送一的道理。

  盛望在楼底的自动贩卖机里刷了三瓶饮料,给另外两人一人递了一瓶。

  “老高想什么心事呢?”他拧开瓶盖,然后弓身让了一下。细白泡沫“呲”地一声在瓶口迅速堆积,顺着缝隙往外溢,在地上落下星星点点的痕迹。

  高天扬朝江添瞄了一眼,用眼神示意道:我能说吗?

  江添倒是很直接:“我封你嘴了么?”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那我说了啊。”高天扬斟酌了一下,转头对盛望说:“我怀疑我添哥动凡心了。”

  盛望力道一个没控制好,不小心拧开了整个瓶盖,饮料顿时喷出去一小半。

  高天扬连退两步才避免了被喷一裤子的悲剧:“卧槽盛哥你偷袭我?”

  “手滑。”盛望抿了一下拇指沾的饮料,跟路过的一个同学借了纸巾。

  他捂着瓶口问高天扬:“你刚刚说什么东西???”

  “我说——”高天扬开了个头,“算了,这么说吧。刚刚下去B班之前,我瞄到有人跟添哥表白。”

  “表白?”

  “对,说我喜欢你什么的。”高天扬语气带了玩笑的促狭,接着又迅速转为遗憾,“不过添哥拇指刚好挡着,没看到那个女生的头像。”

  “没看见?”盛望表情微妙地“噢”了一声。

  他跟江添分别站在高天扬的两手边,隔着高天扬瞥了对方一眼,然后仰头灌了一口饮料。

  高天扬对此浑然不觉,他看向右手边的江添试图套话:“所以添哥。”

  “嗯。”江添应了一声。

  “那女生是我们认识的么?”高天扬问道。

  江添:“不知道。”

  “不知道?”高天扬跟盛望对视一眼,试图在盟友眼里找到同样的反应,可惜只看到了对方对于八卦的麻木。

  “那就是可能认识可能不认识咯?”高天扬反应过来,“我知道了,肯定是你们去参加集训期间碰到的。”

  这次江添“嗯”了一声。

  一看他居然还有问有答,高天扬顿时劲头更足了。

  “诶添哥。”他拱了一下江添的肩,问:“漂亮么?”

  江添的目光不知从哪处一扫而过,又淡定地垂下眼喝了口饮料,“嗯”了一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高天扬总觉得他在“嗯”之前嘴角动了一下,不知道是笑还是什么,但这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添哥都说漂亮那肯定漂亮疯了!”高天扬转头就勾上了盛望,说,“盛哥,集训营里有漂亮疯了的人么?”

  “漂亮的不知道。”盛望低头掏着手机,说:“疯了的倒是有。”

  “谁?”高天扬的注意力一引就跑。

  “你猜。”

  “……”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你先八卦,我发个微信。”盛望说。

  高天扬接了圣旨便没再打扰他,转头继续旁敲侧击地磨江添去了。

  盛望这边拇指动得飞快,江添的手机在兜里嗡嗡连震,但碍于高天扬正在好奇的兴头上,他一直没看。

  直到午饭吃完回到教室上午休,他才掏出来看了一眼。就见某人先拷问了一句:漂亮????

  然后给他刷了十来个表情包,每个都在舞长刀,刀刀见血,有的一刀串了三四个,有的一刀串了七八个,很凶。

  光这样还不过瘾,他把头像换成了大白眼旺仔,局部放大到只有白眼,昵称改成了:你再说一遍

  半个小时的数学练习,江添花25分钟不紧不慢地做完了,剩余5分钟里他看某人撒泼撩架看了4分半钟,然后在最后半分钟里把自己的微信昵称也改了。

  都说谈恋爱的人在某些时候会变傻,还会在潜移默化中跟对方越来越像,比如口头禅、比如某些习惯。

  江添在这一刻深有体会。

  他一边觉得幼稚,一边把注册以来从没变过的昵称改成了:哦

  没过几分钟,盛望就发现了这个变化。

  你再说一遍:?

  哦:。

  真的很像情侣名,闷骚的那种,不动声色又一目了然。

  ……还很嘲讽。

  盛望一边觉得爽,一边想找他哥打一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