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添视线落在自己被拨弄的手指上,安静了好一会儿。

  “为什么会问这个?”他抬眼看向盛望。

  “不知道。”盛望后脑勺抵靠在墙上,下巴微微抬着,目光便顺势垂落下来,看着尘埃在光里悬浮,他伸手朝那些东西捞了一下,却抓了个空。

  “就觉得有点飘,上不去下不来,两头够不着。”他又懒懒地垂下手来,搭在膝盖上,“这么讲好像很矫情,毕竟——”

  亲都亲了。

  他顿了几秒,跳过了他们心知肚明的东西,又抿了一下微干的嘴唇,说:“反正……挺奇怪的。你不觉得么?”

  又过了一会儿,江添的目光才从他身上移开。

  虽然盛望说得模模糊糊,但江添知道意思,他一直都知道,一直都很清楚。他只是没想到盛望会问。

  准确而言是没想到会这么早问。

  他以为在这件事情上他们是默契的,已经达成了一种心照不宣,就像之前的无数个瞬间一样。但他同时又知道这种所谓的“心照不宣”其实根本无法长久维持下去,注定会被打破,注定会有人忍不住。

  毕竟没有什么东西能长久地闷在黑暗里。要么爆发,要么消亡。

  所以这个问题来得突然,却又理所当然。江添其实也早就想好了答案。他早在潜意识里预演过很多遍,当盛望提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会说:再等等。

  等到集训结束,等到离开这座封闭式的学校,离开乌托邦和永无乡。等到周围重新站满了人,充斥着想听或不想听的吵闹,如果你依然想问这句话,我可以把答案说给你听。

  如果不想问也没关系,只要没有郑重其事的开始,就不需要刻意说一声结束。退路一直都给你留在那里,毫无阻拦和顾虑,没有谁会难堪,连台阶都不需要铺。

  这是冲动包裹下最理性的办法了。

  但是阳光太亮了,照得身边的人太暖和了。只要看到盛望含着光的眼睛,看到他矜骄着期待又忐忑的样子,江添就说不出“再等等”这句话。

  所有潜意识的准备都被全盘打乱,他回过神来,问盛望:“你是不是不高兴?”

  “不是。”盛望摇了一下头。“挺高兴的。”

  他顿了顿,索性抛掉面子补了一句:“特别高兴。”

  然后他听见江添说:“那就好。”

  盛望怔了一瞬,忽然明白那种上下不着的悬浮感来自于哪里了。

  就是这句话,就是这句“那就好”。

  他潜意识里其实始终在担心这一点。

  江添棱角锋利,有时候会给人一种错觉,好像他在某些情况下也是有少年冲动的。但盛望知道,那其实不是冲动,是傲。

  盛望清楚地知道江添有多冷静。连季寰宇那样的人、那样的事横在前面,他都能把阴影圈在一个最小范围里,跟自己和周围其他人达成和解,所以可想而知。

  他很傲,但从不冲动,更别提在感情上了。

  于是这几天,在春风得意的间隙里,盛望偶尔会想:他们两个为什么会突然走到这一步?他当然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但他不知道江添。

  是因为自己不加掩饰么?有时候期待得太明显,有时候失望得太明显,他在这忽而前进、忽而后退,忙得团团转,所以他哥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拉了他一把。

  他只是潜意识里担心,那些暧昧和亲昵不是因为耐不住的悸动,只是他跑得太急太近了,江添怕他失望难堪。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开心亢奋都让他一个人占了,太霸道也太不公平了。

  这本该是两个人平分的。

  盛望沉吟良久,笑笑说:“那你做那些事都是想让我高兴么?”

  “哪些事?”江添说。

  “挺多的。”盛望一个个数着,语气有点懒,像是并不过心的闲聊,“看着我瞎改你的备注名、陪我提前过生日、容忍我灌你的酒、到处找照片做相册,还有——”

  他搭在膝盖上的那只手玩笑似的配合着,数一个便曲起一根手指。数到最后一根时,他停了好一会儿,才说:“还有接吻。”

  房间里安静了很久,久到盛望忍不住看向江添,才听见对方开了口。

  也许是在配合他的闲聊,江添也弯着手指数了起来。

  他说:“备注名是,提前过生日是,灌酒是,找照片做相册也是。最后一个不是。”

  盛望很轻地点了一下头,舔了舔发干的下唇。

  他其实很少会紧张,不论什么场合、面前站着或坐着多少人他都很难感到紧张。唯独在江添面前,那些与生自来的得意与矜骄会短暂地消失一会儿。

  “那最后一个因为什么?”

  他等着答案,拇指无意识地摩挲着食指关节,直到磨得那处皮肤一片通红,才听见江添哑声说:“冲动。”

  “定力不足。”

  “情不自禁。”

  盛望摁着关节的手指顿住,良久之后终于放松下来。就好像他抱了满怀的欢喜干站很久,终于被人捧走了一半,于是他终于卸下负重,纯粹地高兴起来。

  他问江添:“你也会冲动么?”

  江添:“会。”

  “哪些时候?”盛望又问。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很多。”江添说,“意志力不强的时候。”

  盛望“噢”了一声,忽然说:“那你现在意志力强么?”

  江添看了他一眼又收回视线,片刻后说:“不强。”

  “那问你个问题。”

  “说。”

  “对外我一直都说你是我哥。”盛望犹豫几秒,看向他,“对内能换点别的么?”

  “怎么样叫对内?”

  “关上门的时候。”因为压得很低,盛望的声音也有点哑,“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你想换成什么?”江添问。

  “可以换成什么?”

  也许是因为那句明确的“意志力不强”,盛望好像忽然没了束缚,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他抬着下巴想了想,转头问道:“换成男朋友行么?”

  江添后脑抵靠着墙,半垂的眸子很轻地眨了一下。他刚要张口,盛望又补充道:“你要是说不行,我就上嘴了,亲到你说可以为止。”

  江添的目光从眼尾瞥扫过来,倏忽一落又收回去,说:“那就不行。”

  盛望脑子里轰地着了一片火,烧得人耳朵发红。他眨了一下眼,转头吻了上去。

  江添非常克制,任盛望青涩又毛躁地触碰着,直到对方试探着舔了一下他的唇缝,他才偏开头避让开。

  盛望眯着眼,看见江添凸起的喉结滑了一下。

  片刻后,江添才转过头来说:“你真的想传染是吧?”

  “谁让你说不可以。”盛望有点意犹未尽,蜻蜓点水还是不够亲昵。

  “现在可以了。”江添说。

  “哦,那庆祝一下。”盛望得逞地笑起来,然后舔了舔下唇又去闹他。也不知道乱七八糟亲了几下,江添终于被闹得有点耐不住了。

  他微微让开一些,右手顺着盛望脸侧和下颔骨滑落下来,抵着下颔的拇指拨了一下,让盛望侧过头去,然后吻在对方颈侧。

  克制又情不自禁。

  盛望不轻不重地抓了一下他的头发,呼吸都在颤。

  他知道这样不传染,但是……

  我靠。

  *

  少年意乱情迷时候的意志力都是摆设,最终结果就是江添的发烧在当晚退净,但不幸又转化成了更为拖沓的感冒,而盛望在第二天早上连打三个喷嚏后也光荣就义,加入了感冒大军。

  好处是破罐子破摔不用怕传染了,坏处是两个人嗓子都哑了还伴随着咳嗽,十分影响演讲的发挥。

  尽管评分老师都知道他们原本的水平,也知道生病是意志力以外的因素,打分的时候应该稍稍考虑一下。但最终效果毕竟摆在那里,也不能闭着眼睛包容所有问题,所以盛望和江添断断续续感冒了一个多礼拜,pk分数也上上下下起伏了那么久。

  这期间最矛盾的就是卞晨了,他10天里狂扫了7次pk分,一边激动高兴,一边又觉得有点趁人之危。

  反倒是盛望自己看得很开,对他说:“有得必有失,应该的。刚好提醒我正式决赛要加倍努力。”

  后面半句很有道理,前面“有得必有失”和“应该的”,就超出卞晨理解范围了,属于玄学。反正他没看出盛望“得”在哪里,又为什么说自己“该的”。

  不知不觉集训已经走到了尾巴,正式决赛的考场并不在这所学校。集训营的老师安排好了行程,40个学生都要北上。

  临出发前,盛望终于得空去了一次山后的长街顶头,那家因为装修歇业好几天的店焕然一新。他把手机里那张合照导了出来,一共洗印了两张。

  其中一张给了江添,另一张他要放进那本相册里。

  他刚满17岁,一共有18张照片,最后这张是一场意外也是最大的惊喜。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相册每页都是洒金硬纸做底,上下两块透明膜。他把这张合照塞进透明膜之前,忽然生出一些想法。

  他问江添:“照片右上角的年份是你写的么?”

  “印的。”江添说,“这个纸面哪那么好写。”

  “行吧。”盛望又问,“那我要是想写点字呢?”

  江添想了想说:“写反面吧。”

  “反面往里一塞就看不见了。”盛望说。

  “你要写什么?”

  江添这么一问,盛望愣了一下又失笑道:“哦对我傻了,本来也不是写给别人看的。”

  他抓了一支笔,把照片翻过去,迎光看了一下人影轮廓。在他自己背后写了一个字——我。

  然后在江添背后写上了剩下的字——我喜欢的你。

  我和我喜欢的你。

  江添就站在旁边,看着他认认真真写下这句话,忽然觉得自己之前那些挣扎、反复以及所谓的理智都太傻了,傻得像他又不太像他,倒不如放肆一点。

  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我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以至于差点忘了,我17岁,这个年纪里整个世界都是我的。不需要犹豫也用不着权衡。

  我无坚不摧,也无所不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